异世天才魔妃 主角: 南展明, 连明廷

异世天才魔妃 主角: 南展明, 连明廷

第1章 穿越异世1

一对淡蓝色的眼睛,慢慢地睁开。

浑身上下的伤痛让莫展明不得不接受眼前的境况,她穿越了。

麻木的忍受身上深入骨髓的痛,她的回忆里渐渐浮现出了一些片段。

她21世纪的旷世奇才A级特工队长—莫展明,穿越到了异次元的菲斯尼大陆上。東银国一个不受待见,受尽欺凌和侮辱的七公主—南展明身上。

而这仅只是因为这名公主和他一样,拥有一双蓝色魅瞳,便被世人视为不详的征兆。

由于从出生开始智力便低于同龄人、说话结巴。而且懦弱的很,更是受尽别人的欺侮。

而这次只不过是因为,把一点菜汤不小心洒在五公主南岳鑫的裙子上,便让她用沾过水的鞭子毒打。

而她,居然被自己最好的姐妹,骗至段稷山,然后乘其不备,一掌推下山崖。

被推下断崖的一瞬间,她听到了姐妹的丧心病狂地笑声。

“莫展明!只有你彻彻底地消失了,我才能得到你拥有的一切!”

真是讽刺!俩姐妹在一起出生入死十几年,最终换来的却是姐妹的背叛。

“秋菊,使劲打啊!发什么愣啊!”南岳鑫恶狠狠地怒声喊道,听着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五公主,七公主已经被打的昏了过去……再打下去,奴婢怕……”南岳鑫的贴身侍女秋菊,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动、满身伤痕的莫展明,担忧地说道。

虽说七公主不受待见,遭人排挤,但好歹也有个名分,万一真打出什么问题来,皇上怪罪下来,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你害怕什么,这种人,死就死了。父皇肯定不会怪罪的!”南岳鑫一脸鄙夷地说道,那语气就好像是在虐待一只小猫小狗一样。

“给你,拿我的鞭子抽,给我往死里抽!出了事,皇上怪罪下来,一切都有本公主担着。在这東银国里,有谁不知道,咱们的七公主是个一无是处的妖类。”说话间,南宫洺从腰上解下随身佩戴的鞭子递过去。端起茶水,啜饮一口,慢悠悠地说道。

“遵命!”既然四公主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侍女便不再犹豫,双手接过四公主递过来的长鞭。用力朝展明娇小的身体上挥去。

就在鞭子马上要落在莫展明身上的时,一只有力的手,稳稳攥住了侍女挥动鞭子的手。

秋菊吃惊地看着抓住她的那只手,那力气大得她有些难以置信。

莫展明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一双蓝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秋菊。

“你,你看什么看,在看把你两个眼珠子挖出来!你这个垃……啊……”秋菊的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阵风从耳边闪过。

眼前的光线突然黑掉……

秋菊双手捂着眼睛,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嘴里也不断地**着,腿蹬了几下,就再也没了反应。

只见莫展明右手握着刚刚从秋菊眼里,活生生摘出来的眼珠子,鲜红的鲜血沾满了她修长的双手。

南岳鑫和南宫洺,以及身后的一群宫女太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都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刚才的那个动作,恐怕不是像他这样一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人能做到的!

这,这还是从前那个软弱无能,浑浑噩噩,连斗气都聚不起来的七公主吗?

“南,南展明,你想造反吗,你竟敢杀了我侍女!我……”南岳鑫手指指着莫展明,哆嗦地说着,脸色还被刚才她的那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吓得微微发白。

“哦?五姐难道还想要这两个肉球?那我都送给你就好了!”莫展明的嘴角勾起一抹绝美地笑容,两手一挥。

两颗血淋淋的眼珠子,不偏不倚地落在南岳鑫喝茶的茶碗里。

“啊……”南岳鑫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惊慌失所地站起来,僵硬的往后退着眼睛一直惊恐的看着两只血淋淋的眼珠子。

南宫洺抿紧嘴唇,脸色煞白,她张开双手,一团金色地斗气在两掌之间凝聚了起来:“南展明,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如果你现在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本公主今天就饶了你这条贱命,今天的事情我也可以既往不咎!若不然……”

莫展明冷漠地看了她一眼,眼里充满了杀意,他不断打量着眼前这个受所有人宠爱的四公主—南宫洺。

虽然仅仅只有14岁,但却是東银国皇室血统中,最具有潜力的佼佼者。

她属雷系中级魔导师,七星斗士。

一头魔豹更是让她的实力超群,她的法宝就是刚才在她身上留下伤痕的蛇鞭。

据说这条鞭子是从一条千年蟒蛇抽出的蛇筋。是皇上在她十四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礼物。

第2章 穿越异世2

“若不然要怎样?四姐还想要再毒打我一顿?”莫展明的一双蓝眸盯着她,毫不在意地说道。

“你知道就好!你放心就好了,本公主亲自用法宝惩戒你,不会委屈了你的!”南宫洺手一挥,地上的蛇鞭便好像听到召唤了似的飞回到她的手里。

她紧紧攥住皮鞭柄端,虎视眈眈的望着莫展明。

莫展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刚才的动作,心里冷哼道。

不愧是一件法宝,无论距离多远,只要感应到主人的召唤,法宝都会回到她的手中。

“四姐,那你可要当心了,若是你的法宝被我一不小心弄坏了,可别怪小妹我手下无情!”莫展明嘴角微微扬起。

“废话少说!我今天到要看看,一个连元气都聚不起来的垃圾,如何能伤的到我的法宝!”南宫洺不屑地说道。

话音刚落,南宫洺扬起手中的蛇鞭,凝聚全身的斗气,用力一挥,向莫展明的面门直冲而去。

莫展明嘴角勾起,身形一晃,忽然消失不见。

南宫洺惊讶地回忆一下刚刚诡异的那一幕。

她是何时炼成如此高深莫测的技法的?

她不是人尽皆知,没有一丝战斗力的废物吗?不可能,一定是错觉

“四姐,看来你需要再好好修炼一下了!”莫展明站在距离南宫洺不远的侧边,满脸不屑地说道。

“哼!你能侥幸躲得掉我第一鞭,我不信你还能躲得掉我的第二鞭!今天我就要把你那张狐媚脸,给你弄花!”

她一直不停地安慰自己,刚刚一定是自己的错觉,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会那么强大的秘术。一定是错觉,一定是。刚刚她能躲开,一定全靠运气。

莫展明挑了挑眉,淡淡的说到道:“放马过来!”

南宫洺用尽全身力气,扬起长鞭,朝着莫展明的方向,又是一鞭。

莫展明身形一晃,再次轻松地闪到一边。

接连几次,南宫洺地长鞭结结实实地落在地砖上,把地砖击的粉碎。

身后的侍从,无不胆颤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若那一鞭落在自己身上,不死也是重伤。

“加油啊!四姐!”南岳鑫激动地喊道。

而此时的,南宫洺反应过来自己被她耍了,接二连三地对一个傻子甩空鞭子,一时羞愧气愤难当。

她单手唤起一团电雾,将元气凝结于整条鞭上,大喊一声:“南展明!我杀了你!电鸣闪!……”

莫展明冷哼一声,杀我?

若要是换成从前的南展明,说不定还有几分可能。

可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内个又蠢又笨的南展明了,是21世纪的莫展明。

是时候反击一下了!没那么多时间跟她瞎折腾。

莫展明闭上眼睛,展开双手,就在蛇鞭即将贴近她的时候,她突然伸手一把抓住。

蓝眸猛然睁开,强大的意念在眸子里迅速蔓延。

轰的一声。

蛇鞭上突然燃起了诡异的紫色火焰,一直蔓延到南宫洺的手心。

“啊……我的手……”南宫洺惊叫着扔下手中的蛇鞭,吃痛捂住被烫伤的手掌。

一扭头看到地上化为灰烬地千年蛇鞭,一时之间愣在了哪里。

南宫洺难以置信地瞪着莫展明,大声吼道:“南展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毁了我的蛇鞭,你要知道,这可是父皇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现在就去告诉父皇!”

“对!告诉父皇!让父皇给他定一个死罪!”南岳鑫赶忙跑到到南宫洺身边,有恃无恐地说道。

要知道在所有的皇子中,父皇最疼的便是南宫洺,只要是她想得到的,父皇都会满足她。

莫展明淡淡地笑道,“有本事你们就去告诉所有人,人尽皆知的废物七公主竟然能把千年蛇鞭给毁掉,你们觉得这样的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

南岳鑫木讷地点点头,的确是,七公主的废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莫展明撇了她们一眼,继续道:“还有,如果事情传出去,堂堂四公主的法宝,竟然被废物七公主给毁掉,那四公主的名声,明早就会传遍整个東银国。到时候丢脸的可不是小妹我了。”

南宫洺的脸色顿时变得,她说的没错,如果这件事情说出去,最后丢脸的一定是她自己。

“南展明,今天本公主就饶了了你!若是你下次再惹到我,我一定不会那么轻松放了你!玲珑,我们走!”南宫洺强忍着怒意,心疼地瞧了瞧地上成为灰烬的法宝,狠狠地瞪了莫展明一眼。

一甩手,愤然离开。

第3章 穿越异世3

身后的太监宫女,经过莫展明地身边,都觉得莫名感觉这个“傻子公主”的气场和往常大不一样。

莫展明心里一阵冷笑,如果不是她穿越时还带着前世的异能,她现在说不定会又一次命丧黄泉。

看来,这下是彻底把南宫洺惹毛了,下次她绝对会用更阴毒的法子来找自己的茬。

不过更毒的法子又如何,在前世什么样的折磨没有受过。

“公主,公主……”一个身女孩焦急地跑过来。

“红柚?”莫展明快速地搜索脑海里的记忆,来的人便是她的贴身侍女,红柚。

“公主,您还好吗?”红柚声泪俱下地说道。

刚才那一幕幕,她都看在眼里,只不过被四公主的侍从束缚住手脚,实在是无法上前解围。

看着展明后背还有手臂上的伤痕,她真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

莫展明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回去吧!”

红柚突然瞪大眼睛,一脸的诧异,惊讶地喊出声:“公主,您,您说话真的不结巴了?”

刚刚那么远,她听的不真切。现在这么近,看到公主和常人讲话一样,她心里无比欢喜。

莫展明一怔,忽然想到,她还是个结巴公主。

她摇了摇头:“我不结巴了!走吧!”

莫展明不理会红柚的惊讶,自顾朝别院走去。

红柚实在是太震惊了,公主不但不结巴了,就连曾经胆小的性格似乎都变了。

她可是亲眼看到公主将四公主的千年灵蛇鞭,瞬间化为灰烬。

那气势和胆识,是她未曾见过的。

“公主,您等等我……”红柚小跑着追着莫展明的步伐。

一座荒废的别院里,高墙上爬满了紫藤花,院子中央一棵几丈高的枫树,绿色枝叶正是茂盛。一口干枯的水井,角边长满了齐膝盖深的杂草。

这里,便是莫展明生活十二年的地方。

生下后没多久,她便被送到这里居住,过着与世隔离的生活。

除了偶尔在别院附近走动,便再不能走到更远的地方。

就像是一座冷宫,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身份是七公主,不是皇帝的妃子。

莫展明盘坐在床榻上,紫色的眸子紧闭。

双手覆于丹田处,在身体里面探寻,可惜这具身体里,除了空荡荡的器官,真的是毫无一丝斗气。

莫展明替这具身体感到一丝悲哀。

看来,想要在这菲斯尼大陆上生存下来,还得加快步子变强才行。

只有强者才会不会任人欺负,只有强者才是天生的王者。

而她——21世纪的天才异能特工,天生的王者。

怎敢忍受别人的践踏?

莫展明双手交叉,画出一道紫色光圈,在屋子四周设置一道结界。

启动意念,脑海中迅速出现方圆十里以内的所有资料。

这是她在21世纪拥有的其中一项异能。

紫色的眸子,虽然为她带来了很多困扰,但是带来的异能确让她一次又一次顺利完成任务。

很快,大脑里扫描到了她想要的讯息。

“皇姐,你说那个贱种怎么就突然变的那般厉害!就连说话都不结巴了?”南岳鑫双手插在腰上,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南宫洺坐在凳子上,一双凌厉的眸子,狠狠地紧盯着某处。

她怎么都没想到,一个沉静了十二年的废物,突然变得那么厉害。

居然一招就把她的千年灵蛇鞭给焚烧的一干二净。

她清楚了的看见那焚烧起来的烈火,不是普通的红色,而是紫色,如同南展明眸子般,妖艳的紫色。

南展明从生下来,便被祭祀大人观过斗气,所以说她根本就学不成任何魔法。

可是,今个那团火是怎么回事?

不行,她得好好查查,不能让那个杂碎钻了空子。

逮住一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报今日焚鞭之仇!

“皇妹,难道忘了么?这南展明本就是妖精般贱种,能突然变了样,定不奇怪!”南宫洺眯起眸子,丹寇的指甲,狠狠地刮着檀木深红色的桌子。

“可是,皇姐,你的鞭子没了。到时候父皇问起来,你要怎么回答?”南岳鑫怔怔地看着她。

南宫洺五指合拢,狠狠地砸在桌子上,咬着红唇,冷声道:“自然不能实话实说,不过这个仇!本公主是结定了!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皇姐您何必跟那只妖精较真,不过,皇妹这里有一个整治她的办法!”南岳鑫勾起一抹阴谋地笑容。

南宫洺来了兴致,眉头一挑:“噢?是何法子,皇妹只管讲!”

南岳鑫顿了顿,坐到她的旁边,揭开茶碗上的盖子,在桌子上,用正楷字体写了三个字。

第4章 修魔学院1

南宫洺一惊,脸色露出疑惑:“你是说‘幻魔城’?”

南岳鑫点点头:“对!就是幻魔城!皇姐可曾忘了,过几日便是我们修魔院一年一度,招收学员的日子。所有报名参加的学员,必定先要到幻魔城的星栖谷去历练,只有通过考核,才能成为修灵院的学员。”

“可是,这个跟那只妖精有什么关系?”南宫洺不解的问道。

南岳鑫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屑地说道:“皇姐,亏你还是修魔院的学生,你忘记那星栖谷里怪虫毒物甚多,去到那里的,生死不论,能活着出来的可都是五星斗者以上的人才。那南展明可是连一丝斗气都没有的废物,草包一个!去到那里,只有死路一条。”

南宫洺恍然大悟,点点头,“还是皇妹聪明,这样都让你想到了!”

“皇姐,玲珑哪里能跟你比呢!才14岁却已经是七星大斗师,再过不久,你可是离泠哥哥不远了!”南岳鑫羡慕地说道。

心底确有些鄙视,14岁过了七星大斗师又如何,还不是靠她的母后花了大价钱,用尽珍贵的灵丹妙药给冲上来的,说到底还不是绣花枕头一个。

“瞧你说的,我哪能跟泠哥哥比呢,他已经是咱们東银国水木双修中级圣魔。斗气更达到了斗宗五星。假以时日,泠哥哥必定有一番大作为。”南宫洺敬仰地说道。

“那是,我们都是父皇的儿女,哪一个体内没有斗气,除了那只怪物妖精!”南岳鑫不屑地说道。

在所有皇族的眼里,南展明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皇妹,咱们现在去母后那边看看,让母后把这事跟父皇说。”南宫洺兴奋地说道。

只要她跟皇后一开口,皇后一定能会尽全力帮她,谁让她南宫洺是皇后的心肝宝贝呢。

……

莫展明收起意念,便下了床榻,走到窗边,轻轻推开窗户。

她脸色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一双紫色地眸子遥遥看着远方。

“公主……”红柚推开门,打了一盆温水,放到架子上。将毛巾拧干后,递到莫展明的面前。

莫展明看了她一眼,静静接过来,擦着脸上的污渍。

“红柚,你可知道修魔院?”莫展明将手中的毛巾递给她。

红柚疑惑地看着她:“公主,您想去修魔院?”

莫展明浅淡地笑了笑,“有人给我安排好了路,我为什么不去?”

“天哪,有人让公主去修魔院?那可是好事啊!公主您一定要去!”红柚激动地说道,以至于手中的毛巾也滑落在地上。

莫展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说说,这修魔院是如何一个好事?”

便慢慢移到桌边,倒了杯茶,啜饮一口。

红柚双手背在背上,摇头晃脑地讲述着这修魔院、乃至整个菲斯尼大陆的修为划分。

开始的时候,莫展明没听明白,慢慢的了解到了。

菲斯尼大陆是个崇尚修神,以武为尊的地方。这里是斗气,魔法的世界。谁的能力越强,就越受尊重,以至于修为越高还可飞升成神的地步。

修魔院是東银国修炼魔法和斗气而开放的学院,一般进到这里学习的最起码都过了最基本的五星斗者。

斗气是最基本的修为,如果连斗气都没有的人,便是一无是处的废物。

每个人的身体里属性不同,固然学习的的东西自然不一样。

修魔院,每年都会向全国各地征收学员。

所有报名参加的选手,都会进入幻魔城中的星栖谷中进行历练。

只要取得令牌所要求的物品,历练便成功。

因为星栖谷中丛林茂密,飞禽走兽较多。

所以一般没有什么修为的人,进去只有送死的份。

每年报名的人很多,可是真正能从星栖谷平安走出的没有几个。

修魔院乃至菲斯尼大陆的职业分为:魔法师,斗师,剑士,武师,炼药师,召唤师。

院士会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及身体里特有的属性,而分配适合她(他)的职业。

莫展明听完这些,甚为觉得有趣。

照红柚的分析,那星栖谷自是危险之地。

看样子,南宫洺是想让她死在那里面,以解她心头之恨了。

真是够毒的法子,既然她盛情难却,她这个做妹妹的只有接招就是。

只不过这修魔院,莫展明是进定了。

在这异世,想要安全存活下来,没有一定的能力,绝对是不行的。

她一定会把这次危机转换为机遇。

上天安排她来到这异世,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定要好好活下来,她要比任何人都活得好。

从今天起,过去的她不再是21世纪的莫展明,而是七公主南展明。

第5章 修魔学院2

“公主?公主?”红柚轻声的喊道。

南展明怔了怔,收回思绪,淡淡道:“何事?”

“公主您似乎变了。”红柚抿了抿嘴,大了胆子说道。

“噢?变了不好吗?”南展明嘴角浅笑道。

红柚点点头,肯定地说:“好!当然好!奴婢觉得公主变得比以前灿烂多了,就连精神似乎也好很多!”

南展明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院子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公公模样的人。

清了清嗓子朝门里喊道:“七公主,皇上召见,速速见驾!”

南展明冷笑一声,没想到这南宫洺的速度这么快。

淡淡朝外面喊道:“请公公稍等,待我收拾一下便来!”

“公主,皇上怎么突然召见您,是不是刚才的事?”红柚着急的说道,心中猜想一定是四公主跟皇上告了状。

“没事,我去去就来!”展明安慰地说道。

“公主,奴婢担心……”红柚担忧地眸子起了层水雾。

“放心,你家公主福大命大。这次父皇召我去,定是好事,你就安心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展明浅浅笑了笑。

“公主,公主?快点啊!磨磨蹭蹭的耽误时间,到时候陛下怪罪下来,你担待的起吗?”院子里的太监似乎有些等着急了,不停的嚷嚷着,口气十分冷淡。

南展明眯起紫眸,冷冷射向窗外,居然连一个太监都敢用这样的语气同她说话,看来她这个公主做的还真是够窝囊。

南展明突然一闪,立刻闪到小公公的面前,眸光盯着膛目结舌的小公公道:“小小一个奴才,居然敢在公主面前叫嚣?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话,一把巴掌狠狠扇过去。

“贱种!你,你竟敢打我!我……”小公公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气得不轻。

话还没说话,另外一张脸又挨了一巴掌。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狗奴才!也敢辱骂公主!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序!”南展明彻底怒了,南岳鑫和南宫洺骂她是贱种,她日后必定会报仇。

可是这个小奴才算怎么回事,凭什么来骂?

真当她还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欺辱的七公主?

南展明十几巴掌下去,小公公的脸色瞬间肿得老高。

脸色青紫,嘴角淌着血迹。

“公主!奴才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小公公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错了?现在才知道错了?当初欺辱本公主的时候,胆识都去了哪里?嗯?”南展明冷冷地说道,莲花般的玉足狠狠踩在他的手掌上,一双紫色的眸子似乎要把他戳穿。

“奴才有眼不识泰山,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公主绕了奴才一条狗命!”小公公哪里会想到,曾经一无是处,废材般的七公主。

打起人来,居然一点都不含糊,下手又快,又狠。

南展明冷哼一声,怒声道:“若是下次再敢这么放肆,本公主定会要了你的狗命!滚!前面带路!”

“是,是,奴才遵命,奴才这就给公主带路!”小公公赶紧爬起来,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弯着腰,毕恭毕敬的引着路。

在南展明的记忆中,几乎从来没有走出过别院附近以外的地方,更别想像现在一样在大白天里出现在御花园里。

第一次看到古代时候的御花园,展明还是稍微有些震惊,什么叫万千嫣红,百花绽放,这里简直就是花的海洋。

展明淡淡地瞧了眼,便不再打量。

“七公主,朝凤宫到了,奴才就不陪您进去了!”小公公捂着脸,颤颤地说道。

展明睨了他一眼,心里冷笑道。

这个家伙估计是怕他副肿脸模样会惊了皇上,所以才不进去添堵了。

“下去吧!”南展明淡淡道。

“是!奴才告退!”小公公巴不得早点走,脸上的伤可是火辣辣的疼啊。

南展明上下打量眼这座宫殿,便抬脚朝里走去。

殿堂最上方,坐着身穿黄袍的男子,大概三十多岁,面容英俊,身形颇为高达。

对于记忆中这位父皇—南千阖,南展明没有一点记忆。

他的身边一个模样二十七八左右的女子,穿着金丝缕衣,头戴凤冠霞帔。一看便知就是当朝皇后,暮皖苏。对于她,南展明倒是见过几次。

关于这位皇后,南展明从记忆里面一点都不喜欢,甚至是讨厌。

第6章 修魔学院3

南展明前脚刚踏进大厅,南岳鑫眼尖地就瞧着了。

冷言热讽的声音便传来:“哟,还以为七妹妹不来呢!没想到这么快来了。这人也来了,居然不懂得一丝礼仪,难道不知道进来之前得先通报一声吗?”

“五皇妹,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七妹妹呀,天天住在小院子里,没个麽麽交代,自然不知道这些规矩!”南宫洺轻笑地说道。

“皇姐,这不懂礼仪没关系啊!见到父皇母后总得行礼吧!”南岳鑫看了她一眼,眼里尽是不屑。

南展明没有理会她二人的双簧,轻轻走上前,俯身拜了拜:“参加父皇,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哎哟,是展明啊!这许久不见了,模子又俊俏许多!您说是吧!皇上!”暮皖苏抬起水袖捂在唇边,轻声笑道。

南千阖淡淡扫了南展明一眼,上下打量一番。

这一打量却让他的神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有一丝柔情,还有一丝愧疚,还有一丝厌恶。

那复杂的目光,一一落尽南展明的紫色眸子里。

“坐吧!”南千阖面无表情说了一句,不再看她。

“是!”南展明浅淡地应了一声,坐在最后方的椅子上,一双紫眸盯着地面,看不出一丝波澜。

“展明啊,这段时间可好,身体还好吗?”暮皖苏关心地问道,柔柔的眸子含情脉脉。

“回娘娘,展明一切安好,有劳娘娘挂心。”南展明抬起紫眸看了看她,浅浅回答。

好?呵呵,当然好了,曾经的南展明已经被你的女儿折磨致死了,你说好不好呢。

“展明,你,你不结巴了?”暮皖苏做作地说道,一副惊讶的样子。

这一句疑问,就连南千阖也用探究的目光再次打量着。

虽然几个时辰前,暮皖苏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亲眼所见的时候,还是有些一怔。

这个南展明不但不结巴了,就连疏离、冷漠的表情都如那个人同出一撤。

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那种独有的气势,却已经让她有些心悸。

“是。”南展明轻声应了一声。

暮皖苏一时之间脸色有些不好看,勉强地勾起笑容,“展明,日后你还是唤本宫一声母后。你母亲在世的时候同本宫情同姐妹,现在她不在了,本宫这个做母后的定会好好照顾你!”

“母后!我不同意!这个贱种没有资格唤您!她身上流着的本就不是我们皇族的血脉!”南宫洺极不赞同的说道,双手抱臂。

南岳鑫轻笑地点点头,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放肆!这是你一个公主该说的话吗?”一直沉默不作声的南千阖,一章拍在桌子上,让在场的人,全都浑身一震。

就连南展明也是一怔,而她更加震惊的不是南千阖那一掌,而是南宫洺说的那句:她身上流着的本就不是我们皇族的血脉!

她,南展明身上的血液,真的不是皇族的?

呵!有意思,看来,这里面绝对大有文章。

“父皇,儿臣本来说的就是事实,她本就是那妖精的孩子,在外偷人生的野种!”南宫洺大声地对斥着,清亮、稚嫩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公主……”身后的嬷嬷胆战心惊地,悄悄拽了拽南宫洺的衣袖。

就连身后远远候着的宫女太监,纷纷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看来朕,真是太宠你了,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出来!”南千阖怒声呵斥道,脸上的神情非常不悦。

虽然他言辞威厉,可淡淡听的出,南千阖语气中的溺爱。

暮皖苏眼见不妙,暗自叹息这个孩子怎么不懂事,私低下说说也就罢了,居然在皇上面前这么说。

她扯扯皇上的衣袍,打趣地圆场道:“陛下息怒,洺儿一直都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这样的话定时哪个宫女太监嚼舌根,被雪儿胡乱听来的。洺儿快跟你父皇认错!”

南宫洺抿了抿嘴,生生得把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站起来福了福身:“儿臣错了,请父皇原谅!”

这还是父皇第一次责骂她,南宫洺难过地咽了咽苦水,生生地挖了一眼南展明。

“洺儿,展明是你的妹妹,做姐姐的应该拿出做姐姐的样子,若是让旁人看到,岂不是笑话我東银国的公主太没有教养?”南千阖继续柔声谴责道,语气里有丝丝的不满。

“是,儿臣记住了。”南宫洺咬着嘴唇,有些不太情愿,看了南千阖不悦的脸色。还是乖乖应承道。

南展明心里一阵冷笑,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幕。

“展明啊,母后今个把你叫来,是有事情吩咐的,再过几日便是修魔院招收学员的日子,本宫和你父皇商量过了,决定让你去报名参加。”暮皖苏微微笑道,声音清脆动人。

“是,一切全凭娘娘做主!”南展明淡淡道,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第7章 修魔学院4

暮皖苏满意地点点头,柔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毒,“展明,虽然你去参加入选,对你来说有一定难度,不过本宫会替你打点一切。只要能进修魔院,哪怕成不了魔法师和召唤师,但是可以成为一名炼药师。日后,凭你一个炼药师的身份,去到哪里,定然不会再受欺负!”

“谨遵娘娘安排!”南展明微微蹙蹙眉,淡淡应道。

“真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去吧!本宫还有事情要和皇上商量!”暮皖苏柔声说道,妩媚地眸子,闪着晶亮的光。

南展明站起身来,看了看上方的暮皖苏,道:“儿臣告退!”

那一双冰冷,毫无任何温度的紫眸,看得暮皖苏浑身上下不自在。

暮皖苏心里暗自叹到,看来,得尽早把她除去才行,留在身边,永远都是一个祸害。

回到别院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南展明一直站在院子里,双手负于背后,盯着院墙外面。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才短短一天的功夫,但是,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她似乎一点都不觉得陌生。

也许是这具身体里,本就保留着之前的记忆。

前世的自己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兄弟姐妹,面对的只有师傅魔鬼般的训练,和每天血腥的特工生活。

感情和亲情,在那一世是奢侈的东西。

做为一个特工,一个杀手,一旦拥有感情和亲情,便是最大的弱点。

而这一世,拥有亲人又能如何。哪怕自己拥有高贵的身份,可还是活的那么狼狈。

南展明忽然想到了在朝凤宫,南宫洺说的那番话。

虽然她很不想去了解南展明的身世,可毕竟自己穿越在她的身体上,就得为她这具身体负责。

所以,她决定了。

等到她入了修魔院后,便会追查她的身世。

等弄清一切后,她就会离开東银国,历游天下。

———修魔院———

每一年的夏天,荷花****之际,便是修魔院向全国各地招收学员的时候。

南展明到达学院门口的时候,大门口早已经汇集了不少人。

她在下马车,屹立在宏伟的学院大口,上下打量着。

门口一座高耸入云的石碑,赫然苍劲有力的刻着三个字‘修魔院’。

字体呈红色,充满威慑力,让人看一眼便望而生畏。

修魔院建在苍云山的顶端,需要爬上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才能看到修魔院的正门。

台阶两端均是苍苍阴绿的灌木,密密麻麻布满荆棘。

这时几辆马车的铃铛声传了过来,所有人纷纷见到后,便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

南展明此刻带着帷帽,穿一身浅绿色的罗衣长褂,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红柚认出了那几辆车的主人,轻轻在南展明的耳边诉道:“公主,是四公主和五公主。”

南宫洺和南岳鑫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上。

两个人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很让人眼前一亮。

南宫洺一眼就瞧见了,人群中带着帷帽的南展明,虽然不太确定,但是看到红柚在旁边,那这个人就一定是她不会错了。

“我说怎么老早就看不到人了,原来是七妹妹比本公主先到了门口了!”南宫洺走过去,轻笑地说着,眼里尽是不屑。

“是啊,咱们東银国的七公主,今日为何带着一定帷帽?难道是怕人看到你那妖艳的脸蛋么?”南岳鑫嘲讽地说道,字字讥讽。

人群中顿时噪杂出声,纷纷言论。

“啊?是七公主?那个废物七公主?”

“天呐,七公主今日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是和我们一样参加修魔院入学的试练?”

“不会吧!那星栖谷是何等地方,七公主可是举国皆知,聚集不了斗气的废物!去到那里,不是送死嘛!”

南展明勾起冷笑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紫眸中闪过一丝深邃。

南宫洺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她就是要一步一步打垮南展明的自尊心。

让她知道,她就是一个废物!一个一无是处,让人讨厌的草包!

“皇姐,是泠哥哥,泠哥哥来了!”南岳鑫惊讶的喊道。

只见远处一头吞天巨蟒从天而降,冷寒的蓝色顿时由四周散发出来,连空气都似乎变得寒冷许多。

他不是别人,正是南宫洺的胞哥,東银国的大皇子,当今的太子殿下—南黔泠,水木双修中级圣魔。

年纪16岁,已经是斗宗五星,在菲斯尼大陆实属罕见。

被大家誉为斗气天才。

南黥泠一身黑色巨蟒衣袍,冷傲的外面,高贵的气质,让人睁不开眼。

众人纷纷拜下:“参加殿下。”

“无须多礼。”南黥泠淡淡地说了一句。

第8章 修魔学院5

“泠哥哥,泠哥哥……”南宫洺朝人那头吞天巨蟒小跑过去。

“洺儿?”南黥泠疑惑的看向地上的人。

“泠哥哥,你怎么来了?”南宫洺甜甜地笑了笑,问道。

“本殿下可是今天的嘉宾,如何不能来?倒是你,后日才开学,你不好好呆在宫里,跑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速速回去。”南黥泠脸色微微不悦,又有一丝无奈。

“哼!我就是和五皇妹一起来看看热闹!”南宫洺嘟着小嘴,蹙着眉头。

南岳鑫走过来,福身拜了拜:“泠哥哥!”

“玲珑,和洺儿早点回去,外面这么杂乱,惊了玉体,父皇会责怪的!”南黥泠严厉的凝着眉,宠溺地说道。

“泠哥哥,今日是母后让我们来看的。”南宫洺搓着一双小手,心情有些不开心。

“噢?是母后?”南黥泠难以置信地看了她二人一眼,思索道。

“是呢,泠哥哥,母后让南展明参加入院试炼,特让我们姐妹前来观看。”南岳鑫笑嘻嘻地说道,指了指不远处,带着一定帏帽的南展明。

“南展明?”南黥泠一脸震惊,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

人群中,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褂,挤在人群中的小身子,看上去非常柔弱。她头顶带着纱帽,看不清容颜。

南黥泠只是依稀记得小时候,才几岁的南展明,那张楚楚可怜,呆傻木讷的表情。唯一让人震惊的便是她那一双淡紫色的眸子。

只是,南展明不是一事无成的废材吗?母后安排她来试炼什么?

“既然是母后答应的,那你们随我上去吧。”南黥泠嘘了一口,既然母后安排,就一切听从。

“谢谢泠哥哥!”南宫洺盈盈地笑了起来。

南黥泠再次看了人群中,那淡绿的一抹亮点,便腾起云雾,架起巨蟒朝山顶飞跃直上。

南宫洺口中低声念着咒语,眼前的空地上,很快便出现一头银光闪闪的豹子。

人群中再次唏嘘一片。

“是霹雳雷豹!”一个激动的声音想起。

南宫洺高傲地抬起下巴,轻轻跃到有两头骏马般大小的雷豹上。

“七妹啊,本想我搭你一程的,可惜此次的第一个历练便是徒步爬过这,九千九八九十九级台阶,方能参加星栖谷的试炼。所以,你要耐心爬哦!”南宫洺讽刺地说了声。

这接近一万的台阶,没有一身体力和耐力,没有斗气护体。

不累死,最后也会累趴下。

更别提,还有体力进入险象环生的星栖谷。

“七妹妹,我和五妹妹就先上去了。你可要快些上来,不要让我们等的太久哦!”南岳鑫也召唤了一头流云飞象,跳到上面。

讥讽地看了人群中的南展明一眼,便飞向山顶。

南展明嘴角勾笑容,轻哼一声。

八级的金系霹雳雷豹,七级的土系流云飞象,九级的水系吞天巨蟒。

呵,这些寻常的货色,可是入不了她南展明的眼。

总有一天,她会骑着上古神兽,站在所有人的面前,证明她的价值。

“各位!各位……来朝这边看!”大门口的一块空阔的台阶上,一个身穿蓝色法袍,风度翩翩,长相俊俏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纸做的扩声器,扯着嗓子喊。

众人听到听到声音后,纷纷朝那边走去。

“各位,在下穆秋炎,乃修魔院清慧门下入门弟子,今日受院士指派,特来接待试炼学员。”穆秋炎手中的扩声器,潇洒的一抖,随即变成一把两尺宽的大扇子。

他一举展开,扇面上四个大字‘风流倜傥’,映人眼帘。

人群中吸了一口凉气,瞧瞧人家的魔法。随手一抖就变成另外一个东西。

南展明嘴角抽了抽,敢情这是在表演魔术?

穆秋炎在人群中扫了扫,似乎是在找寻什么人。

最后终于把目光定在头戴白色轻纱帷帽的南展明身上。

诡异的笑了笑,穆秋炎将目光转向其他人,继续道:“各位,想必大家都清楚,入我修魔院的门,就得先过这万级台阶,方能进入下一个试炼。在此,我要先声明一点,所有参赛人员踏上这万级台阶,不可使用任何异术,必须要靠两条腿,爬上去。为了防止大家作弊,我们在每一千阶之处,设置令牌分发处。一共十道令牌。有这十道令牌的人,才有资格进入星栖谷。”

人群开始喧沸,有抱怨的,有不屑的,有无所谓的。

穆秋炎扇动着大扇子,一对性感的薄唇勾起满意的笑容:“既然大家都无异议,那么开始焚香!此香为两个时辰,时间一过,没有到达山顶的人,资格取消。”

异世天才魔妃 主角: 南展明, 连明廷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