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帝妃摄天下 主角: 夜零, 君墨炎

天命帝妃摄天下 主角: 夜零, 君墨炎

第1章 黑衣少女

轰隆隆!

天雷滚滚,夜色渐沉,乌压压的云层布满了整个天空,阴暗的光线在浓密的山林中增添了几分压迫感!

一道惊雷闪过,耀眼的白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森林。

一眼望去,浓密的山林中,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在森林中间,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少女被几名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年男子围在中间,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枪正对着她。

少女浑身狼狈,脸色苍白,看的出来,现在的她身受重伤。

但这伤并没有将她身上那股傲气减轻半分。

她嘴角微勾了一下,一张精致的脸庞上布满了慵懒,嘲弄的视线将周围的人扫视了一圈,没有丝毫惧意:“怎么,为了杀我,弄这么大阵仗?”

“夜零,老板说了,只要你交出这次任务得到的东西,你依旧是他最信任的人。”为首的人声音冷冽,看向少女的眼中充满了警告。

夜零慵懒的抬了一下眼皮,漫不经心的很:“是吗?可魔邪剑已经被我卖了,怎么办?你们知道的,我很缺钱。”

那人的眼角抽了一下。

恐怖组织第一杀手会缺钱?说出去谁会信。

“夜零,你就将魔邪剑交出来吧,不然你真的会死的!”夜零身后一名长相清秀,面冠如玉的男人略微焦急的开口。

夜零不为所动,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语气轻缓:“我交了,才会真的死。”

魔邪剑是上古神剑,K得到它,是为了毁灭天地。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这个世界,她都不可能将魔邪剑交出去。

更何况……

上次得到魔邪剑时,被它不小心割伤之后,那家伙就成了她手腕上一个印记。

就算是她想交出去,也交不出去了。

“可你不交的话,半个小时内必死无疑!”面如冠玉的男人焦急的不行,“他们的子弹中都淬了剧毒,没有解药的话,你不可能活下去的。”

剧毒吗?

夜零唇角不屑的勾了一下。

怪不得身体越虚弱了,原来是它捣的鬼。

“夜零,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为首的男人抬起手瞄准了她。

夜零却用行动回答了他。

砰砰砰!

几声枪响,又有几名黑衣人倒地!

但同时,她能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值在流逝。

原来中了毒的她,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既然都要死,那就同归于尽吧!

夜零嘴角的那抹笑容越来越妖娆,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型的机关炸弹,在看到炸弹的那一刻,她的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

记忆中,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在她面前的时候总是坦诚真实的:

“夜小零,这可是本姑娘熬夜跟你赶出来的东西,你是不是该拿出你一半的财产来感谢我。”

“夜小零,你不在的时候夜月他们欺负我。”

“夜小零,我终于见到你了。”

“夜小零,我可能再也不能陪你了。”

“夜小零……”

“白夏,等我。”

夜零盯着手中的东西,默念了一句,随后直接按动了开关。

“是白夏制作的MS17,杀伤力巨大!快跑!”

第2章 魂穿异世

人群中,忽然有人看到了夜零手中的东西,脸色顿变,撒开脚丫子就开始疯狂的往森林边缘跑去。

轰!

一声巨响!

暗黑的森林中一片火光,所有人被炸成了一片粉碎!

没有人知道夜零被炸碎的身体中飘出一道红光,飞向了漫无边际的天边。

……

临月大陆。

元帅府夜家。

偌大的元帅府内,本该是布满威严的地方,但此刻,却充满怒斥声和哀泣声。

“全部兵力派出去给我查!到底是谁将我孙儿弄成这样的!”

庭院内,一大群人围在一起。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满是愤怒的看着躺在床上浑身是血,满身伤痕的少年,对着站在旁边的其中两名将军下着命令。

“老将军,皇上放了话,若是没有他的旨意私自调遣兵力的话,就当……谋反处理。”长相严肃,五官端正的常将军犹豫的开口。

夜老将军横眉怒目,眼中冒着熊熊怒火:“老夫管他什么狗屁旨意,现在我孙儿平白受害,老夫查下怎么了,有本事他就来将我抓起来!”

夜零听着四周传来的声音,身体的疼痛让她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但脑袋中的那抹刺痛却让人感觉几乎承受不住的崩溃,好在她意志高于常人,才能继续保持清醒。

她没死吗?

按理说白夏制作的东西,她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还有,孙儿,老将军,皇上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她疑惑之际,脑袋中再一次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刺痛,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不属于她的记忆碎片就出现在了脑袋中。

等接受完这一切信息之后,夜零也总算明白了一个问题。

她穿越了。

而且,还是穿越在了一个架空大陆——临月大陆。

原主是陵国夜家夜老将军夜擎天唯一的孙儿夜零,也是夜家唯一的一个孙子辈人。

夜老将军夜擎天是陵国的开国元勋,与当今皇上的父皇是拜把子的生死兄弟,可以说,在陵国,夜家是一家独大。

但有着这样身世的夜零,却是一个十足十的浑球,三天两头往赌场跑,经常将那些世家小姐少爷打的缺胳膊少腿。

饶是脸皮比较厚的夜老将军,也尝尝为此而感到头疼,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大儿子夜战北唯一遗留下来的孩子,即便是再生气,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因为,陵国大元帅夜战北,是整个大陆人人敬佩的军魂人物,是夜家的继承人,但是却在一场战乱中不幸身亡。

想到这些东西,夜零下意识的甩了甩脑袋,想将脑海中的有些杂念甩出去,但是刚一动,就听到有人开始大叫了起来!

“老将军!少爷刚才动了一下!”站在夜擎天身边的一位青年忽然惊呼开口。

夜擎天本来还想继续和两位将军蛮不讲理的,但是听到青年说的话之后,急忙来到夜凌的身边,忐忑不安的看着床上惨白虚弱的少年。

夜零睁开眼睛,入眼的就是和二十一世纪欧式古典风格装饰相差无几的房间,抬眸望去,便看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正紧张不安的看着自己,在老人的身后围了好几个丫鬟小厮。

第3章 重伤原因

站在门口处两位将军,此时正面色不善的盯着她,就好像她做了什么穷凶恶极的事情似的。

“零儿,你身体是不是很疼?”

夜擎天这么一位威严了一生,震慑了大江南北无数人的领军人物,此刻,却焦急的如同一个孩子。

夜零张了张唇,刚想说话,但是喉咙沙哑的厉害,让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夜擎天一见她皱眉头,整个人瞬间就变得暴躁起来,转头就对着常将军怒吼:“大夫怎么还不来!死在路上了吗!”

常将军的额头上明显的掉了两根黑线:“老将军,您刚派人去请,现在恐怕才刚刚请到。”

话落,常将军将视线落在病床上的夜零身上,冷硬的脸上此时冰冷一片,说出来的话,也是毫不留情:“小少爷,你现在已经十四岁了,不应该让老将军再为你操心,这么多年来,你哪次闯祸不是老将军为你擦屁股,摆平事情,如今……”

常将军的话还没有说完,夜擎天就非常不悦的打断了:“常胜南,零儿是我的孙子,就算是他将天捅下来了,我也会跟他补上!”

夜零听着夜擎天霸气而窝心的话语,一直冷然淡漠的心忽然就动了一下,一股暖流在心间流淌。

刚想开口,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劲。

少爷?孙子?

指的是她?

搜索了一下记忆,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个身体本身是个女儿身,不然,就算淡定如她,此刻,恐怕都会做出什么激烈的事情来。

伸出手,抓住了夜擎天那布满老茧的手掌,沙哑的嗓音极慢的开口:“爷爷。”

夜擎天本来一肚子的火,但感觉到抓着自己手掌的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之后,心也渐渐的就平静了下来。

坐在床边,焦急而担心的开口:“零儿,你怎么会伤的这么重?你不是跟我说你只是出去玩儿玩儿吗?怎么弄成这样回来?”

夜零眼皮跳了一下,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下一刻记忆涌上来的瞬间,夜零的眼角抽了抽,连带着心也凉了凉。

夜零,你还真是……

斟酌了一下语言,环顾四周,轻咳了两声之后,才缓慢的开口:“出去玩儿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常胜南闻言,眼中带着冷光,显然是不相信夜零的话。

夜擎天对此倒是深信不疑:“意外?什么意外?”

“在和温时贤去赌场的路上,看到一个美男,忍不住调戏了一下,然后,就变成这样了。”夜零的嗓音清淡无比,就好像在说出去玩儿的时候,去茶馆喝了一杯茶一样。

常胜南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

身后的一群丫鬟和小厮眼眸瞪的如铜铃一般。

唯一还算镇定的就是有夜老将军了。

“你调戏了他,他就将你打成这样?”

隐隐的,夜零从夜擎天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一丝怒气:“嗯。”

“去给我查!今天少爷看上的男人是谁,查到了不用给老夫汇报,直接绑回来!”夜擎天眼中带着熊熊怒火,似乎只要是关于夜零的,他的情绪都很容易带动。

第4章 影王殿下

夜零眼中带着温暖,但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爷爷,你绑不回来的。”

夜擎天对夜零的话很不赞同,刚想开口反驳,就听到夜零再次说道:“那个人是君墨炎。”

君墨炎!

除了夜老将军之外,所有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浑身都忍不住的颤了颤。

夜老将军虽然没有失态,但是僵住的神色却也出卖了他的情绪。

夜零的唇角露出了一丝无辜。

这个原主夜零调戏谁不好,偏偏去调戏人人避而远之的君墨炎,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说起这个君墨炎,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界见惯了形形色色大人物的夜零,此时也忍不住的对他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

年仅十七岁,就已经立下了赫赫战功,若不是皇帝有意削弱他的势力的话,只怕现在已经成为第二个夜战北这样的人物了。

君墨炎,陵国皇帝君悦的三儿子,长相妖孽俊美,矜贵淡漠,被皇帝册封为影王殿下,为人淡漠,毒舌,善于谈判,功于心计。

最重要的是,年仅十七岁的他,已经成了圣阶强者!

当然,对君墨炎的了解,夜零也只能从原主的脑袋中想出这么东西来,毕竟,原主的脑袋,不是用来记录美男,就是用来算计打架赌博的。

“那个零儿,你确定你调戏的人是君墨炎,皇上册封的影王殿下?”夜老将军僵硬了半天之后,才有些忐忑的开口。

夜零很诚实的点了点头:“嗯。”

夜老将军一瞬间就苦恼了,虽然说君墨炎每次见到他都是无比的尊敬,但是现在……

饶是脸皮厚的夜老将军此刻也有些为难,君墨炎是他为数不多欣赏的人之一,但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他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个零儿啊……”

夜老将军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就跑进来一个侍卫,单膝跪在地上,脸上挂着一丝迫切:“老将军,门外有人求见。”

常将军问:“是谁?”

“影王殿下。”侍卫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崇拜和激动之意。

夜零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她还说等她伤好了去会会这个君墨炎呢,没想到现在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夜老将军闻言,和常将军对望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丝复杂的神色。

“将影王殿下带到大堂,我们稍后便过去。”

“是!”

侍卫利落的转身走掉,夜老将军看了一眼常将军,又看了一眼常将军旁边的周将军,最终,才将踌躇不安的视线落在了夜零的身上。

“零儿,爷爷去一趟大厅,很快就回来,你躺在这里别乱动,大夫马上就过来,知道吗?”

“嗯。”夜零慵懒懒无比惬意的回应了一句。

现在确实不是见君墨炎的好时机,毕竟她身上还有伤。

就原主这身体,即便是有她的身手在,只怕也会一秒钟不到,就会被君墨炎揍成猪头。

她从来不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当然,穿越了也不例外。

不过话说回来。

她怎么会穿越?

是因为魔邪剑还是因为白夏制作的东西?

第5章 夜家的痛

夜零将手腕抬起放在眼前,一个黑色剑图标的印记便映入眼帘。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看印记的时候,沉浸在她丹田里的魔邪剑冒出丝丝红光,感知到这抹气息的那些强者,全部都乱了!

魔邪剑出,天下大乱。

夜零对此却浑然不觉。

此时,大堂。

夜擎天看着站在大堂中间那道身长玉立的背影,脸上的愁容更甚一分。

跟在他身后的常将军却恭谨的行了礼:“影王殿下。”

君墨炎闻言转过了过来,一身紫金长袍的他看起来俊美不已:“嗯。”

“不知影王殿下今日前来是有何事?”夜擎天故作严肃的走过去。

君墨炎找了个位置坐下:“我为何事而来,想必夜老将军您是最清楚的。”

“这……”夜擎天精神矍铄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墨炎,怎么说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零儿这事儿就算了吧,反正你也没吃什么亏。”

常将军眼中闪过一抹怪异。

君墨炎薄唇轻启:“他被我打了一身伤,自然是算了。”

夜擎天:“……”

你打我孙儿一身伤你还得意!

要不是看在你是君墨炎的份上,今天老夫就将你绑到零儿的床上去!

“夜老将军。”君墨炎墨澈的眸子里一片深黑,“有一点我要提醒你。”

“你说。”夜擎天还有些生气。

“夜零是夜元帅唯一的孩子,您难道就打算让他一辈子这么荒唐的混下去?”君墨炎话语沉沉,“您护得了他现在,但护不了他一辈子。”

“我知道。”夜擎天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他又何尝不知多年后会无人护他。

但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不想他有大成就,只想他开开心心的活着。

“当初战北出生的时候,我就想他做一个有出息,有所作为的男人。”夜擎天缓缓说着,浑浊的眼睛充满了缅怀,“后来他也的确大有出息,但……”

后面的话,夜擎天没有说出来。

常将军的也垂下了眸子。

一代军魂人物战死沙场,这不仅仅是夜家的痛,更是陵国所有人的痛。

君墨炎没有多说,意思传达了之后,就告辞离开。

几日后。

夜零身上的伤全好了。

碍于上次被某人揍成猪头的仇,她决定去报了!

虽然现在她还没搞懂这个大陆的修行方式,但她可以确定,近身作战,她不会输!

黑夜来临,天空一片暗沉。

夜零一袭黑衣穿梭在影王府的屋檐之上,凭借着独一无二的隐匿手段,很快来到了君墨炎歇息的寝殿。

她终身一跃,毫无声响的落在了房间里。

视线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见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猫着腰往里走。

“殿下,各个势力都有人往都城这边来了,这次魔邪剑……”

“有人。”低沉的嗓音打断了汇报情况的人。

汇报情况的人眯了眯眼睛,对着君墨炎做了一个请示之后,便悄无声息的进了房间。

夜零对此毫无察觉,依旧在房间里找着人。

她明明感觉到了房间里有人的气息,但找遍了整个房间后连人影都没看到。

“锵!”剑出鞘的声音陡然响起!

第6章 教我修炼

夜零心中一凛,浑身的汗毛都在这一刻竖了起来!

竟然有人能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拔剑。

看来,这个世界的人,比起二十一世纪的人,警觉性要强很多。

“嘭!”夜零迅速的闪躲,一个回旋踢踢中了拔剑的人。

然。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本来准备逃离的她,却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禁锢了身体,让她不能动弹半分!

这是什么?竟然这么强!

“殿下。”男人单膝下跪,对进来的男人行了一个礼。

君墨炎一袭紫金长袍,身影挺拔的他看起来格外具有压迫力,他那双幽深的眸子盯着夜零,寒意顿现。

夜零浑身紧绷。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你是谁,谁派你来行刺殿下的。”青衫男人拿剑指着她,眼中带着杀意。

夜零看了看他,又将视线落在君墨炎的身上,最终用眼神示意自己现在不能说话。

青衫男人眼中一片诧异:“你不能说话!”

夜零眨了一下眼睛,算是回答了他的话。

“哪个没脑子的人竟然派一个连灵力都没有的人来刺杀?”青衫男人忍不住吐槽。

夜零:“……”

君墨炎深邃的眼睛看着她,好半晌后才解开了围绕在她周身的灵力,薄唇吐出几个字:“夜零?”

“是我。”恢复了自由的夜零开口说道。

如果她知道对方这么强大的话,说什么都不会今晚来偷袭。

看来,她还是太骄傲了。

自以为在二十一世纪没有对手,在这里也一样。

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刚到异界就被人重新上了一堂课,这感觉还真是……

“来找死?”君墨炎举止投足间都散发着君临天下的气场。

夜零知道这人不会杀她:“教我修炼。”

青衫男人:“……”

君墨炎:“……”

“教我修炼,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夜零许下承诺。

青衫男人忍不住奚落:“你一个气海不通,毫无灵根的人竟然还想修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夜家小少爷是个修炼废材的事情,整个陵国的人都知道。

“气海灵根?”夜零呢喃一声,发出疑问。

“气海不通,毫无灵根的人注定只能当凡人,不能修炼。”青衫男人眸光话语讥讽,“不过你也不用伤心,反正你已经浑浑噩噩过了十多年了,再浑浑噩噩几十年也没什么。”

夜零拧眉,视线越过青衫男子落在君墨炎身上:“我真的不能修炼?”

“是。”君墨炎嗓音低沉。

虽然不知夜零为何性格大变,跑来偷袭,但想要修炼,终归是好的。

夜元帅若是知道,也不会太过寒心。

“我想修炼。”夜零眸光坚定的看着君墨炎。

直觉告诉她,他会有办法让她能够修炼。

青衫男人开口讽刺:“修炼这种东西,不是你想就能行的,没有灵根,你就算苦修一百年也没用。”

“那你信不信,我这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在你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能将你打趴下。”夜零勾唇一笑,独属于她的慵懒重现脸上。

第7章 属于夜零的骄傲

青衫男人根本不信:“你要是能将我打趴下,我自废灵根!”

“自废灵根就不必了。”夜零唇角含笑,整个人似乎又恢复了第一杀手的自信,“以后看到我的时候,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少爷就行。”

青衫男人眼中带着不屑:“夜少请吧。”

夜零点了点头,跟他一起去了院落。

君墨炎拧了一下眉梢,双手负立身后,眸光直视的看着院落里的两人。

“请。”青衫男子行了一个礼。

夜零微微一笑,唇角勾起一抹慵懒至极的笑容。

在青衫男人动的那一瞬间,她消失了。

整个院落里看不到她任何一丝一毫的影子。

青衫男人皱着眉梢,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思索间,他的手掌开始凝聚天地灵气,准备根据气息的波动将人给找出来。

“影柯。”君墨炎嗓音冷冽,眸光深沉。

影柯心中一颤,灵力瞬间溃散,背脊瞬间升起一股凉意。

他一个堂堂六阶武者,竟然感觉不到一个凡人的位置。

这个浑球少爷,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嘭!”

影柯被夜零一脚踹翻,她捡起地上的剑,横在了他的脖颈上:“服不服?”

“不服。”影柯冷光闪过。

“哦?”夜零不慌不忙的收回剑。

“你肯定使用了什么特殊的灵器让自己隐身了,这不公平。”影柯气愤的不行。

夜零挑眉,也不解释:“那你想怎样?”

“不准隐身,面对面的跟我打。”影柯提出自己的要求。

夜零将剑扔到了他的面前:“可以。”

本来想着一招解决你少受点皮肉之苦,但既然想找打,那她就满足一下他吧。

两人正式开战。

一开始的时候,影柯似乎占了上风,但一息时间不到,战局就发生了变化。

不管影柯出什么,夜零都能在瞬间给他破掉。

所谓见招拆招,不外如此。

影柯从一开始的不屑,到现在的震惊和恐惧,已经让他彻底改变了对夜零的看法。

这还是那个废柴少爷吗?

怎么这么厉害?

“嘭!”

夜零最后一击,将人踢倒在地。

本想准备过去问他服不服,一道强劲的风却在此刻陡然袭来,让她的脸颊产生了几分疼痛感。

君墨炎!

第8章 暗灵根

在她将影柯打倒后,他加入了战局。

砰砰砰!

一连几十招下来,夜零都跟君墨炎打的不相上下。

一个闪身,反手一拧,横脚踢。

招招致命。

几百个回合下来,身手上不能分出胜负,但体力……

“砰!”

夜零重重的倒在地上,浑身瘫软无力。

君墨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墨黑眸子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影柯少。

前几天他还在跟夜老将军说这事儿,今天夜零就给了他惊喜。

难道,他一直在藏拙?

“君墨炎,就算本少爷那天调戏了你,你也不用下如此狠手吧。”夜零站了起来,笑得十分欠打。

君墨炎眸子发黑,浑身的气息冷的吓人。

片刻后,他将视线落在夜零的身上,眼神幽深:“跟我来。”

夜零轻佻了一下眉梢,迈着步子跟了上去。

只是……

这浑身的伤,还真特么疼啊。

看来君墨炎还真没留手。

夜零跟着他进入了一个房间,随后就见他拿出了拳头大小的玻璃球放在她面前,压低嗓音说道:“手伸过来。”

夜零照做。

“放在上面。”君墨炎盯着玻璃球。

夜零放了上去,却开口问了:“这是什么?”

“天赋测试球。”君墨炎薄唇吐出一个字,棱角分明的俊脸好看不已。

夜零轻佻了一下眉梢:“不是说我气海不通,毫无灵根吗?”

“闭嘴。”君墨炎低喝一声,神情间的冷意像是结了一层冰!

夜零轻佻了眉梢,抿唇不语。

算了。

在没有实力的时候,还是不要去撩这个人了。

“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君墨炎神情严肃,气场依旧很强。

夜零耸耸肩:“吃饭算吗?”

君墨炎无视她,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紧紧盯着天赋测试球,眸中像是有什么在波动一样。

“怎么了?”夜零忍不住问。

“你气海全通,五行灵根俱全,最重要的是,你比所有人多出了一根暗灵根。”君墨炎眸中掠过一抹复杂,俊美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冷意。

夜零对此全然不知:“这代表什么。”

“夜零。”君墨炎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夜零看着他:“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什么都能接受。”

一个死过的人,是不会再惧怕任何事情的。

“暗灵根是唯一可以承载魔邪剑魔气的灵根,也是天下人最渴望得到的灵根。”君墨炎冷冽的脸上有些凝重,“若被人发现,你必死无疑。”

“这么说,杀了你,就没人知道了。”夜零开着玩笑。

君墨炎气息陡然一冷,提着她衣领就往元帅府掠去。

元帅府。

“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少爷都看不住!”夜老将军气得不行!

整个元帅府乱成一团,四处都有人跑来跑去。

君墨炎看了一眼自己拎着的瘦弱少年,轻嘲开口:“夜小少爷的闯祸能力还真是一如既往。”

夜零勾唇笑了笑,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老将军!少爷找到了!”

“少爷找到了!”

看到君墨炎提着夜零后,下人们全都激动的汇报着情况。

夜老将军疾步赶来,他的身后跟着的,依旧是常将军。

“零儿!”夜老将军疾步赶来,精神矍铄的脸上担忧一片。

夜零摸了摸鼻尖,脸上闪过一抹歉意:“爷爷。”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去哪儿了?”夜老将军着急的问。

夜零刚刚开口,君墨炎就向前迈了一步,气势强大:“老将军。”

“影王殿下?”夜老将军此时才注意到夜零身旁的人,顿时一阵警惕,“你是不是又想揍我们家零儿?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别想揍。”

君墨炎:“……”

简单的沉默后,君墨炎在四周布下了结界,开口说道:“夜零气海已通,五灵根俱全,最重要的是,她有暗灵根。”

“什……什么!”夜老将军身体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君墨炎眉心轻微一拧,眼中掠过一抹情绪。

夜老将军依旧失态:“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有暗灵根……”

天命帝妃摄天下 主角: 夜零, 君墨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