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爱殇情 主角: 黎心悦, 傅璟城

绝爱殇情 主角: 黎心悦, 傅璟城

第1章 下颌突然被他的指尖捏住

昏暗的房间里,冷风卷起窗帘,漏进一丝暗光。

黎心悦木然地看着男人冷硬残酷的面容,下一瞬,她的下颌忽然被用力捏住。

“放开。”

“放开?”

傅璟城低下头来,与她呼吸相闻之间,眼眸里却突然露出一丝鄙夷,“黎心悦,你是不是忘记了,曾经是谁不要脸面,不顾廉耻,天天缠着我?”他残忍地弯了弯唇,“黎心悦,你还是喜欢撒谎……”

黎心悦瞬间白了脸。

是呀,曾经是她不要脸地天天缠着他,才引狼入室,到如今的家破人亡。

父亲纵身跳下楼,那绝望的背影还犹似在眼前,三十多层的高楼,父亲跳得义无反顾,她知道他都是为了保全她与弟弟黎宇哲。

她红了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地迟迟不肯落下。

“傅璟城,我父亲害了你父母,你恨他,如今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黎家的公司也马上就是你的了,”黎心悦嘲弄地扯了扯嘴角,“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别想着逃跑,更别想着死,”他居高临下的冷睨着她,“要知道你死了,你在美国的那个弟弟也活不久。”

“呵,”她自嘲地笑了声,“我也死了,不是正合你心意?”

傅璟城脸色沉了沉,声音冰冷得刺骨,“黎伯言聪明,选择了自杀,可这些远远不够,你的命还有别的用处,江颂还等着你的肝……”

江颂……

听到他提起这个名字,黎心悦突然剧烈地笑了起来,笑得泪水都出来了。

半响,她才停止了笑,看着他,忽而问道,“傅璟城,你爱过我吗?

“爱?”他扔开了她的下颌,哼笑了一声,眼底却一片冰冷,“或许吧,至少你这具身子我还是很满意的,想想黎伯言如果泉下有知,自己亲女儿当初是怎样一步步爬上仇人的床,出卖公司,出卖他,”他漫不经心地捏着袖口精致的镶钻袖扣,像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我想……他应该会死不瞑目吧,只可惜,”他眼眸微眯,冰冷的声音透出丝许彻骨的恨意,“他死的太快。”

她早知道他会说出如此狠毒又羞辱人的话。

但她就是要听他亲口说出,她就是要他最后亲手在她心上狠狠插上一刀。

他爱她,这样的一个梦,她做了三年了,该醒了……

傅璟城转身离开。

在门口,他顿住脚步,目光在黎心悦身上扫了一眼,冷声道,“黎家欠傅家的债,我会一点一点收回来,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房门被砰的一下关上。

昏暗的房间里恢复一片死寂。

她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神呆滞,直到佣人推开了房门,喊了她一声,她才回了神。

“小姐,您二叔来了,在楼下客厅等您……”

她挣扎着爬了起身,一言不发,低头朝外走,佣人有些担心,忙跟了上去。

下了楼,远远的她就看见自己二叔一脸不悦的坐在沙发里,抿了抿唇,她走了过去。

结果刚走到他的跟前,一声“二叔”还没喊出口,“啪”的一声,她的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

第2章 你竟然有了傅璟城的孩子

父亲去世两天,她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昨晚傅璟城的肆意,她脚下一软,便摔倒在地,半张脸火辣辣的疼,连带着一边的耳朵都嗡嗡作响,甚至小.腹也开始隐隐作痛。

“你父亲才刚去世,你都做了什么不知廉耻的事?!”

她愣了愣,木讷的抬起头,半张脸已经肿了起来,嘴角渗着血丝,看起来格外骇人,一张报纸被丢到她的脸上。

封面上的男女亲密的相拥着,是她和傅璟城,这是她父亲出事前,两个人被偷pai到的。

但却现在才被放出来,白底黑字的标题文章,写着,“富家千金为爱痴狂,逼死生父……”

她拿着报纸,遍体生凉。

她终于知道傅璟城口中的才刚开始是什么意思了,他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她万劫不复。

“二叔……”

“别喊我二叔,我们黎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明知道傅璟城狼子野心,你还上赶着贴上去,害死了你父亲不说,现在整个家族都因为你沦为了B市的笑柄,黎心悦,你简直是丢人现眼……”

她的腹中越来越痛,头也一阵阵眩晕,二叔恨铁不成钢的咒骂不断在耳边萦绕,她终于承受不住,崩溃哭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该死的人是我……”

她趴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一旁的佣人心里不忍,伸手想要将黎心悦扶起来,可一低头,却看到她白色的裙子下,有大片的血渗出来……

她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血……小姐,你流血了……”

黎心悦低下头,看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裙子,怔愣了一瞬,随即脸色一白。

她想站起来,可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连抬抬手指都觉得异常艰难,下.腹又是一阵剧痛,神智也渐渐模糊起来。

她挣扎着抓住佣人的胳膊,低声道,“我怀孕了……”她闭了闭眼,强撑着一口气,嘱咐道,“快送我去医院……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

她知道她不应该要这个孩子,可是现在只有保住了这个孩子,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傅璟城会放过她,还有宇哲。

“你竟然有了傅璟城的孩子!”二叔气的直发抖,“你,你简直是糊涂至极……”

身.下的血止不住地蔓延开来,她抬头看着自己气的脸色铁青的二叔,摇了摇头,她想反驳,可是她真的好累……

黎心悦醒来的时候人在医院。

病房里空无一人,头顶的点滴瓶已经空了一半,窗外下着雨,天气闷的让人透不过气。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伸手按下了呼唤铃。

不多时,病房的门被推开,可是进来的却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而是……傅璟城。

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好,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黎心悦料到了他会来,但是没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抿了抿唇,她看着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走到了她的病床前。

“傅璟城……”

话没说完,她就被他钳制住了下颌,一阵生疼。

“黎心悦,你可真是好手段啊!”他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腹上,脸上透出一丝阴翳,“看来,是我小瞧了你,怎么?以为肚子里怀了这个贱种,我就会放过你?”

第3章 黎心悦,你可真是好手段

她下巴疼,肚子也疼,可却及不上他一句“贱种”带来的锥心之痛。

“贱种?”黎心悦心里仿佛被刀狠狠扎了一下,她眼眶里溢满泪水,却是笑了起来,“傅璟城,这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他一把甩开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双泛红的双眸,冷笑道,“黎心悦,你以为我会留下他吗?”

她一怔,顾不上肚子疼,一把抓住了他西装的下摆,声音发颤,“傅璟城,虎毒不食儿,他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

他没有说话,可是脸上冰冷得让黎心悦心里发寒。

“明天,我会让人给你安排手术。”

“傅璟城,”黎心悦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她没想到他这样绝情狠心,“不要,”她绝望地哀求他,“傅璟城,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做,即使你恨我父亲,恨我,恨整个黎家,可这是你的孩子啊,你不能这么做……”

听黎心悦提到她父亲,傅璟城眼神霎时变得阴沉而冷冽,当初她父亲对他父母做的那些狠毒事情,他傅璟城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只要一想到眼前这个女人是黎伯言的女儿,他就觉得厌憎,他怎么会让害死他父母,抢夺他家公司的仇人的女儿怀着他的孩子。

他不允许,他绝不允许!

“黎心悦,你给我闭嘴!”他一手掐住她的脖子,冷冽的黑眸里全是厌憎与仇恨,“这不是我的孩子,你肚子里的和你一样,流着的是黎氏最肮脏的血,他不折不扣就是个孽种,还有,”他顿了顿,“江颂的肝移植手术也等不了你生这孽种。”

“江颂?”黎心悦盯着傅璟城,咬牙冷笑,“如果她等不了肝移植手术,那她去死好了!她那个上赶着当小三的妈,当初是怎样害死我母亲,我黎心悦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我凭什么要为了她,害死我的孩子,傅璟城,”她咬牙地恨道,“我这辈子都不会给她移植肝,啊……”

话没说完,她的下颌便再一次被他掐住。

“黎心悦,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他声音冷漠得没有任何感情,“明天的这个时候,会有医生来安排。”

说完,他狠狠甩开了她,像是甩了一件垃圾,黎心悦无力地被他重重摔回病床上。

傅璟城看着她狼狈地被摔在病床上,头发散乱,似乎因为疼痛,一张煞白的脸全皱在一起,他心底那种难以控制的情绪又涌起,下一瞬,他回过神,却猛然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地竟然已经伸出手想去扶起她。

他一定是疯了。

他猛地收回手,双手紧攥,愤怒又厌恶地背过身。

这会,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皱了皱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躺在床上的黎心悦,从他的侧脸瞧见,此刻,他的神情少了刚才的冷冽。

他冰冷的嗓音也变得温和不少,“我马上回去……”

第4章 你答应过阿姨会娶我的

她知道这是江颂的电话,黎心悦抱着肚子听着他温柔低沉的声音,心里发痛,和他一起的三年,他什么时候待她如此温声细语过,从来不是冷冰冰,就是不理不睬。

她以前很多时候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如今才总算知道,原来是为了报仇,也终于明白了他一直对她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的态度。

傅璟城又安抚了电话里的人两句,看了黎心悦一眼,收了手机,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

他冷声嘱咐一旁的佣人,“看好她,别出了岔子。”

“是,傅先生。”

傅璟城回别墅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

江颂来了别墅,坐在客厅里等他,明亮的灯光下,她一身纯净洁白的连衣裙,更显得身子单薄瘦弱,如风中摇曳的花骨朵,不胜可怜。

“璟城哥,你回来了?吃饭了没……”

傅璟城看着她迎上来,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到了医院里的黎心悦,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明明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而至,只是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抓了一下,阵阵闷疼,迂绕在心头,怎么也挥之不去。

皱了皱眉,他看向江颂,“下次太晚,就不用过来了,你身体不好,折腾什么……”

“我……”

江颂咬着唇,一双眼睛微微泛红,“我只是有些担心你,如果你不高兴,那我……下次不来就是了。”

傅璟城没有说话,看着他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庞,江颂心底越发不安,她感觉到最近他对她越来越冷漠了,她从十岁被傅家父母收养,接到傅家,他从没有对她这么冷漠过。

如今他看她的眼神几乎只剩疏离与淡漠。

“璟城哥,黎伯言死了,叔叔阿姨的仇也算报了,我们……”她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有些不安,但是她不甘心,让她如何甘心,终于最后她还是说了出来,“我们能在一起了,对不对?你说过的,你和心悦姐姐一起,只是为了报仇,你们现在已经分手了,你答应过阿姨,会娶我的……”

为了报仇……

傅璟城看着她,微微发愣,是呀,一切都只是为了报仇。

而且江颂身体也很快只撑不住了。

“黎心悦……”傅璟城神色冰冷,“颂颂,她只是你的肝源,等匹配结果出来,她就捐肝给你。”

然而他终究是没有再提起当初他母亲临终前他在病床前许下的承诺。

江颂渐渐地开始害怕与不安。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傅璟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眼底滑过一丝异样,看了一眼江颂,“别瞎想了,去坐一会儿,我叫司机过来接你。”

“可……”

江颂的话没说完,他已经按了接听,绕过她,朝客厅的壁橱走去,“是我,她又怎么了?”

江颂站在那儿,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微微颤抖,她自然知道傅璟城口里的“她”是谁。

指尖深深陷进掌心,她看着傅璟城的背影,原本泛红的眼眸透出了一丝狠厉,她和傅璟城之间,只要黎心悦存在,就永远有跨不过去的鸿沟。

傅璟城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听着电话里医生的报备,皱了皱眉,“别让她出事,至少在江颂肝移植手术前。”

“可……黎小姐的情绪并不是很稳定,两次出血,这个孩子怕是不好保住,重要的是,一旦她再受到什么刺激,出了差错,只怕大人也要出事……”

第5章 他烦躁地松了松领带

电话里停顿了下,傅璟城有些疲惫地仰头,攥着电话的手指微微收紧,良久,他才沉声道,“我知道了,你们做好你们的本分就是了。”

挂了电话,他抿着唇没有说话,突然胳膊上多了一只纤细白皙的手。

“璟城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侧过脸,就见江颂一脸担忧的瞧着他,不知为什么,瞧着她这副模样,他便想起了曾经的黎心悦,也是这样,小心翼翼地讨好他。

和黎心悦一起的那三年,他总是不大理会她,每每见了她便觉得厌烦,她却总对他笑,露出一口细腻白牙出来,让人不禁想起了明眸皓齿这个词来,但他却更是生厌,总不给她好脸色,她便会更加小心翼翼地去讨好他,讨他欢心。

他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频频想起黎心悦,他烦躁地松了松领带。

他看着江颂,不着痕迹抽回了自己的胳膊,沉声道,“我要出去一趟,你早点回老宅。”

江颂愣了愣,就见他已经拿起外套朝外走去了,她上前跟了几步,腔部便隐隐作痛,不得不扶着桌子停了下来。

眼前的房门被关上,江颂脸色变得雪白,她猛地拿起桌上的玻璃杯狠狠的丢了出去,顿时碎片扑了一地。

就像是她的心。

“黎心悦,我一定要毁了你!一定!”

黎心悦这一次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了过来。

昏昏沉沉,她慢慢转醒,突然想到什么,她猛地睁开眼睛,抚摸上小腹,微微隆起的弧度才让她渐渐松了一口气。

如今,黎家的亲戚大多嫌她丢人,加上现在黎家破产欠了银行一大笔钱,所有亲戚朋友都避之不及。

她在医院养了几天,除了佣人定时来送饭,没有任何人来看她,包括傅璟城。

直到她快要出院了,才等来了另一个不速之客……江颂。

上次两人见面,也是在医院,黎伯言自杀,她在傅璟城的陪同下来的医院,但不是吊唁,而是看笑话。

如今黎心悦知道傅璟城要自己捐肝给她后,再看到江颂,心里的厌憎感更甚了。

“黎心悦……”江颂放下手里的百合花,看向黎心悦,嘴角微微扬起,“或者是说,姐姐,听说你住院,我特地来看看你?”

听到江颂这一声“姐姐”,黎心悦无比恶心。

小时候,江颂她那个不要脸的小三妈江怡欢带着她上门,笑盈盈地让江颂喊她姐姐,说江颂也是她父亲的女儿,那会她差点就让佣人打死了那两母女。

不过因为江怡欢本来就不是什么洁身自好守本分的好鸟,他父亲根本不相信,暗中让人国内外多家医院做了几份DNA验证,结果发现江颂只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根本不是他的女儿。

父亲一怒之下就赶了她们两母女走,甚至还断了江怡欢的后路,以致于后来江颂被江怡欢抛弃,扔进孤儿院。

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江颂后来会被傅家收养。

“江颂,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副假惺惺的样子,真的让人很倒胃口。”

第6章 看笑话

“啧,”江颂似乎半点也没有被黎心悦的话气到,依旧好心情笑盈盈地看着她,“姐姐,你怎么这样说话,你和我怎么说也曾经做过姐妹一场,这也是缘分,姐姐你住院,做妹妹的来看一看,也是应该的,而且,”江颂笑容愈发愉悦,“璟城哥说了,你的肝要给我,哦,这么说吧,”江颂的笑容渐渐变得森冷阴毒,“你,黎心悦,是我,江颂的肝源。”

江颂一边伸手去插花,一边继续说道,“等你的肝给了我,我的病好了,璟城哥就会和我结婚,这么算起来,我来看望你,怎么能是假惺惺的呢?”

“江颂,你做梦!”黎心悦气得浑身都在发抖,“这辈子,我就算是死都不会给你捐肝……”

“我做梦吗?”江颂插花的手指一顿,洁白的百.合被掐断,她看向黎心悦,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了,你怀孕了,所以觉得自己可以借肚子里的贱种,然后让璟城哥放过你?”

江颂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了,黎心悦心里升起一丝不安,她紧紧咬着牙关。

“黎心悦,我今天来就是想好心地提醒提醒你,黎伯言那混蛋虽然死了,可璟城哥的恨没有完,黎伯言当年陷害傅叔叔,又害死傅阿姨,让傅家家破人亡,你以为璟城哥会因为你有了这个孽种,就会放过你,就会善罢甘休吗?”江颂指尖轻轻抚了抚裙摆的皱褶,讽刺地轻笑了声,“黎心悦,做人呐,还是不要太天真了。”

她将花瓶放好,勾了勾唇,眼底尽是鄙夷,“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的肝,我想拿,你就躲不了,而你肚子里这个孽种,”江颂眼底闪过一丝怨毒,“你更留不住!”

“江颂,你这个贱…人…”黎心悦还没说完,她又感到肚子一阵隐隐作痛,医生说过她要保持心情平和,不能情绪激动,否则孩子就保不住了。

她心里害怕,顾不上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江颂,连忙伸手想要去按呼唤铃喊医生,结果却被先一步按住了手。

“贱人?”江颂死死掐住黎心悦的手,一脸怨恨,“黎心悦,谁让你出现,谁让你去勾.引璟城哥,如果你不出现,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在你没有出现前,璟城哥就已经和我定下了婚约了,你为什么要出现!黎心悦,你为什么不去死!”

“江颂,你个疯子,你,”黎心悦疼得脸色发白,额头冷汗层层,“你放手。”

“急什么,”江颂阴森地冷笑,“哦,我好像忘了没告诉你,来之前我跟璟城哥打了电话呢。”

黎心悦不知道江颂又想玩什么诡计,“江颂,你到底又想怎样?!”

她没有回答黎心悦,而是低头瞧着她,冷声道,“姐姐,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说着,她朝病房门口看了一眼,“很快,璟城哥就会到,我们就看一看,究竟谁会赢,好吗?”

黎心悦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扣住了肩膀,紧接着,膝盖处一痛,她和江颂两个人同时重重的朝地上摔去。

这一下摔得厉害,她顿时疼的蜷缩在了地上。

不多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落在黎心悦泪眼模糊的视线里……

第7章 她很会演

她怔了片刻,终于明白江颂这个所谓得赌是什么意思了。

“璟城哥,我…好痛,她,她……”

黎心悦看着江颂躺在地上,捂着胸口,仿佛真的是身体受到巨大的伤害而剧痛不已,她脸色都煞白,声音虚弱得更是随时都要晕厥过去一样。

果然,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仿佛是已经痛得力竭,眼睛一闭就昏死过去了。

呵,真是好演技,国际影后的演技都及不上她的万分之一。

看着江颂这样堪比国际影后的精湛演技,黎心悦真的很想笑出来,但是腹下疼得她身子都几乎抽搐痉挛,完全说不了话。

她已经完全不敢不指望傅璟城了,只是奋力地挣扎着,向病床边出的呼唤铃爬去。

傅璟城瞧江颂晕了过去,立刻沉了脸,医生说江颂如果再一次晕倒,身体因损耗而太过虚弱,就很可能无法支撑到肝脏移植。

他抱起一旁已经昏厥过去的江颂,眸中全是萧瑟的冰冷,“黎心悦,不要再在我跟前演戏,你以为我会信?你还真不愧是黎伯言的女儿,一样狠毒,我告诉你,江颂如果出了任何事,我要你的命。”

黎心悦原不断在挣扎艰难向前爬去的身子猛然顿住,眼前被雾水模糊了视线,没关系的,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她只不过是他复仇的对象,所以他这样对自己太过于正常,所以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惨白的嘴唇倔强地上扬着,但是泪水却控制不住地汹涌而出。

傅璟城抱着江颂匆匆离开的脚步声回响在耳边,腹是一阵阵刀绞般的剧痛,她蜷缩在冰凉的地上,终于是无力再挣扎。

鲜血一点点从身下流出蔓延开来,浸润了衣裤,染红了地面,她无力的闭上了眼,泪水从眼角滑落,这个孩子终究是保不住了。

保不住就保不住吧……

傅璟城抱着江颂大步出了病房,刚跨出病房门,恰好有路过的护士。

他正要开口,护士立刻注意到他怀里昏厥过去的江颂,急忙上前询问,“病人怎么了?”

傅璟城却没有回答护士的问题,而是说道,“病房里面的病人摔倒了。”语气里有掩藏不住的焦急。

说完,他才抱着江颂匆匆往急救室方向跑去。

江颂被医生和护士推入了抢救室后,傅璟城却没有停留,大步又往黎心悦所在的病房折返回去。

回到黎心悦所在的病房,才知道她也已经被推进手术室。

手术室的大门紧闭,傅璟城沉默地站在大门前,他抬手捂了捂额心,心里忽而有种无力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里面在做手术的是他傅家的仇人。

而明明江颂刚才的情况那样危急,他更应该呆在急救室外等待江颂出来。

但是刚才,在他抱着昏迷过去的江颂时,他的脑子里却全都是刚在黎心悦在地面上艰难挣扎的痛苦模样……

第8章 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他明明那样厌恶她,那样恨她。

他更加厌恶看见她那个狼狈模样时,心下那莫名的抽痛,还有无来由的焦急,那样难以控制,到让人感到害怕。

猛烈的阳光自窗外照进来,滋滋地烤着透明的玻璃窗户,他烦躁地掏出了香烟,但是却又想起了这里是医院,只得又忍耐下来,将烟放回去。

黎心悦昏昏沉沉,一直陷在无边的梦魇里,仿佛没有尽头,梦里父亲浑身是血,面目全非,一边头都砸扁了,形容惨厉,他骂她简直不知廉耻,上赶着倒贴傅璟城,害了家里,又害了他。

突然,江颂又冒了出来,她拿着手术刀,尖锐的刀刃泛着寒光,笑盈盈地对她说,她的肝是她的。

在江颂举起刀子的瞬间,却猛然瞧见傅璟城抱着一个血淋淋的孩子,面若寒霜,跟她说,贱种是不能留在这个世界的。

她拼命地嘶叫哭喊,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回来救她,疼爱她的父亲已经被她害得跳楼,相依为命的弟弟被软禁在国外,再也没有人会来救她,她该死,这一切都是她活该的。

就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却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身上有她最熟悉的味道,一时间,所有的不安、恐惧与难过都因这个温暖的怀抱而瞬间得到了安抚。

她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只能紧紧抓住来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昏睡的人终于变得安稳,傅璟城怕吵醒了她,醒了,她应该又会跟他大吵哭闹,他的动作很轻,将她从怀里小心放回病床上躺着。

静默地站在病床边,瞧着病床上的人,她一张脸惨白没有一点血色,还带着一丝病态的蜡黄,只是短短几天,从前还有点婴儿肥的脸庞都瘦得微微凹陷,异常憔悴。

他伸出手想要抚上那憔悴到令人心疼怜惜的脸庞,只是在半空中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收回了手。

刚才医生对他说,孩子没有保住。

他很清楚,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也只能应该是这样的结果。

他绝对不可能要一个流有他们黎家的血的孩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空荡荡的,像似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他没再看病床上的人,转身大步离开了病房。

待傅璟城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一直暗藏在拐角处的江颂才走了出来。

她死死咬着唇,直至满嘴都是鲜血的腥甜。

在她与黎心悦之间,当傅璟城抱起她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赢了。

可是,到最后才发现,她竟然是彻头彻尾地输了,输得一败涂地,一塌糊涂。

如果他喜欢的是其他的世家名媛,她或许还能好受些。

她和他是一起长大的情谊,却竟然比不上他仇人的女儿。

这对她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样叫她怎么甘心!

这样叫她怎么不恨!

这样叫她怎么可以放过那个贱女人!

绝爱殇情 主角: 黎心悦, 傅璟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9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