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主夫人美如画 主角: 张筱雨, 东方夜轩

庄主夫人美如画 主角: 张筱雨, 东方夜轩

第1章 穿越

张筱雨第30次睁开双眼,眼前还是那个破败、灰暗散发着一股霉味的小破屋。

房间除了自己身下的木板床,没有任何一件称得上家具的东西存在。

地面是泥做的,对,你没看错,就是泥做的地面,而且还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地面。

窗户就一扇木头做的,一个木框,上面竖着几根光滑的圆木头,外面钉上一块纱布,把窗钉死,这就是一扇窗了。

而且是这个家唯一的一扇窗,小小的,坐落在墙上面,靠近屋檐的地方。

这个家只有两间房,里面一间,外面一间,而这扇窗就在里面一间,里面和外面一间之间有一道门连通,外面一间的门才是通往外面的唯一的出口。

两间房都是用泥堆砌而成,屋顶是茅草。

整个家,没有厨房,没有茅房,除了这两间屋子,一无所有。

张筱雨叹了口气,真是悲催啊,可悲可叹哪!

她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刚来的时候,她还不相信,以为是做梦呢,可是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过去了,她依然还在这里。

“小雨?小雨?你起来了没有?你哥他们都下地去了,太阳都晒屁股咯!”这是她梦里?

不是,是她现在的娘,姓赵,叫赵群,42岁,听说是她爹,也就是我姥爷,希望家里什么都可以成群结队,所以取了这么个名。

“哎!好嘞,我马上就起了。”张筱雨大声应到,不,不叫张筱雨,而是叫张小雨,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在一个下雨天生的,所以取名张小雨,今年10岁。女主小名叫张小雨,但是外出办事用的都是张筱雨!

她刚来的时候,张小雨因为淋了一场雨,感冒受寒了,这一病就差点见了阎王,之所以是差点,当然是因为她来了,占据了这个身体,活了下来。

记得她刚睁眼看到这个家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以为是做梦,“小雨啊,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娘可怎么办啊。”赵群哽咽着,眼泪淌在那粗糙泛黄的脸上,赵群怕小雨难过,赶紧用袖子擦擦。

嗯?这人是谁啊?干嘛哭啊?是在演戏吗?

“饿了吧,娘给你弄了点吃的。”赵群蹒跚着脚步,多日憔悴担心下,身体都有些受不住了。

赵群马上就端着个粗碗向小雨走来,“来,小雨吃点吧,娘给你做了好东西。”赵群把小雨扶起来靠坐在床上,把碗递给小雨。

小雨疑惑的看着这个头戴布巾,身穿补着补丁却很整洁的青色衣裳的妇人,她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她好像没见过啊,为什么叫‘娘’呢,这个梦好真实!

她正好有些饿了,不管是不是梦,都吃点,胃都快饿抽了。

“谢谢你。”小雨接过后,对着这个阿姨道声谢。

谁知妇女担心的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嘞,看来一会儿还得熬点药,杨大夫开的药还能再煎一次。”赵群自言自语的嘀咕。

第2章 有爱的母子俩

小雨尴尬的笑笑,正想看看碗里是什么好东西时,就进来一个十来岁的,身穿黑色破洞短打衣服的少年。“妹妹,你可醒了,我们都要担心死了。你要再不醒来,娘都要哭瞎了。”少年关心的上前说道。

“去去去,别胡说八道,那个哭瞎了。”赵群推攘少年一把,打笑道。

呵呵呵,这对母子的关系真好,就像她和她妈妈一样,打打闹闹的,像朋友一样。

小雨把碗凑近,正想吃,就看到是玉米面和着青菜叶子熬得粥,虽然熬得稠稠,可这是猪才吃的东西啊,怎么能拿这样的东西给她吃呢?

“哐当”一声,把碗砸在地上,“我不吃。”小雨怒气冲冲的说道,就算是在梦里,也不能给她吃猪食吧。

“小雨,你在干什么?这可是娘从早上就起床给你专门做的,里面还加了面粉,熬得稠稠的,就为了给你养身子,这可是咱家最后的粮食了。”张小泉大声斥责小雨,“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这面粉还是给李大娘家借的,就这么点,全给摔了!”

赵群默默掉眼泪,慢慢的蹲在地上,把干净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捡起来放进嘴里,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真香啊。

“娘,你别捡了,都脏了。”张小泉想把赵群拉起来。

“可惜了,这点粮食不容易,别浪费了。”等把带着泥土的菜叶子也吃了,赵群才把碎碗捡起来,“小泉,别说你的妹妹了,她身体不好,就是发点脾气,没事的。”

擦擦眼泪,才微笑着对小雨说:“闺女,家里就这点东西,你就先吃点,等以后好了,娘就给你做好吃的,啊。”

小雨心里有点难受,好想哭,这个梦什么时候才结束啊。

“你看你,家里本来就没钱,爷爷家又和我们家分家了,为了给你治病,娘把家底都抄了,爹爹天天去给大户人家打短工,又去做石匠,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你还这样,太没良心了。”张小泉眼眶通红,语气哽咽,随即转身跑了出去。

“我……我又不知道。”小雨埋着头,低声嘀咕,谁知道做个梦也会这么惨?

她刚刚不是在逛街吗?怎么会在这儿?肯定是做梦,张筱雨心里默念!

一会儿,赵群又端来一个破了个小口的碗,上面架着一双筷子,筷子上还有一个混着面粉做的面饼。

轻轻坐在小雨旁边,慈爱的看着她:“吃点吧,妞妞,不吃身体怎么会好?”看着面黄肌瘦的闺女,赵群心里真不是滋味,都怨他们做父母的没本事,孩子才吃不饱,穿不暖!

赵群没有骂她,也没有说她,还这么温声细语劝她。

小雨突然大哭起来,“呜呜呜呜,我……我错了……”就算是梦里也不能糟蹋别人的粮食,还是那么好的人家。

赵群赶紧把碗放下,“妞妞,妞妞,你这是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快告诉娘啊。”关心的给小雨到处检查,就怕小雨哪里再出点什么问题。

第3章 家徒四壁

“没……我没不舒服,就是饿了。”小雨不好意思的说道,太热情了,她还是吃东西吧。

小雨郑重的接过碗,小小的一块白色汤饼,闭上眼睛咬了一口。

哇,好难吃啊,好想吐,可看到赵群微笑怜爱的目光,小雨怎么都吐不出来了,嚼吧嚼吧囫囵吞下去,赶紧喝口汤顺顺,咦,怎么是苦的,小雨好想哭,可又不得不吃完,因为赵群就这么看着她,她不吃完,好像就特对不起她,是个大罪人一样。

晚上,张大牛带着余晖回来了,身上灰尘扑扑,身上头上都是泥土和碎石灰。

当看到张大牛小心翼翼从怀里拿出20文钱给赵群,赵群开心的说,“这次怎么这么多?不是都10文一天吗?小雨病还没好全,我正想再给她买一副药吃嘞。”

张大牛不自觉的动动胳膊,每次上下抬的时候,都会停顿一下。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赵群立刻就发现了,赶紧把张大牛扶到凳子上坐下,“要不要紧,我去给你请杨大夫来。”赵群正要冲出去,就被张大牛拉住了。

“没事,别花那冤枉钱,就是闪了一下,养养就好了。”张大牛小声的和赵群说,“因为我受伤,老板多给了点,别让孩子听见了,让他们伤心。”

赵群又想哭了,赵群小心的扑到张大牛肩膀上低声哭泣,张大牛就低声安慰。

小雨在里屋还是听见了,喉咙不自觉的哽咽,特别想哭,这个家虽然穷,但是他们都很相爱。

……

这样过了一天,两天,三天……小雨依旧在这里,场景没有换,人也没有变,小雨才相信自己是穿越了。

好了,言归正传。

张小雨利索的收拾好自己,走出了房间,她娘在外面的院子里呢。

来这一个月了,张小雨还是无法接受这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的日子。

当然,这个村虽然小,但也不是哪家都和她们家一样穷的,大部分的人家都盖有厨房、茅房之类的。

她们家用的茅房是公用的,对,没听错,就是公用的。就是挨着的几家搭伙用的,是个四面围住,上面随便盖了些玉米杆,没有门,门上挂着一块破布,其实都不能说是布,反正不知道是什么,轻轻一扯就会坏。

里面可没有抽水马桶,也没有便池,也不是什么砖头堆砌的那种,而是就在一个坑上面,随便搭了两块长长的木板,底下全是粪水,站上前还晃晃悠悠的,不注意都得掉下去。

张小雨看着面前的茅房,再次深吸一口气,这才小心的踏上木板,解决了五谷杂粮的轮回之事。

上厕所的时候,还得小心点,因为这是男女共用的,一般来上厕所的女人都会叫自家人在门外守着,免得有人闯进来。

而一个人的时候,听见有人的脚步声,就会咳嗽两声,提醒外面的人,里面有人了。

张小雨回到自家院子里,她娘正砍柴烧水呢,屋檐下整整齐齐的放着许多木柴。

第4章 一贫如洗

院子里有两个火灶,一个是用泥切的,洞口小些,是平时炒菜做饭用的;另一个是石头切的,洞口大些,是平时用来煮猪食的时候用的,当然,也可能做些别的时候会用到。

“娘,要我做什么吗?”张小雨看着她娘忙进忙出的,出声询问道。

“不用了,你大病初愈,就坐在火边烤火就好,看火小了就添点柴。”她娘拿个盆,在那里择野菜嘞,把能吃的,好的选出来,不好的就给猪吃。

她娘穿着青色粗布衣服,上面还缝着几个补丁,虽然衣服破旧,但是却洗得干干净净的,腰上围着个围兜。

张小雨坐在火边,火烧的旺旺的,照得她脸也红红的,现在才早上8——9点左右,虽然是夏季,还是凉飕飕的,可是张小雨坐火边却暖乎乎的。

她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一个中国古代没有出现过的国家,叫白索国,而她所在的这个村叫白村。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到现代,想着现代的自己被车撞了,结果不是植物人一样的躺在床上,应该就是已经火化了。

“唉!”张小雨又叹了口气。她宁愿活在现代当个菜鸟,也不愿意在这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小雨啊,你叹什么气呢?”她娘听到张小雨叹气就问道。

“啊?”张小雨想起她娘问的话,可怜兮兮的回答:“哦,就是在想什么时候才可以吃饭,我都饿了!”娇俏的声音,听的人心都软了。

“还早嘞,等你爹他们回来了才能开饭,你要是饿了,我给你弄个饼子吃吧!”她娘关心的说道。

“不用了,娘,我等爹他们回来再吃吧!”张小雨看着眼前的娘,就想到了想到爸妈来,她要是回不去了,他们该多伤心啊,幸好她还有个哥哥,可以照顾他们,虽然她哥也没什么大本事。不过性子好,不会亏待了爸妈。

唉!张小雨心里又叹了口气,她贸然占了人家的身体,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不过还好,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不然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主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好些记忆都是模糊的,可能是年纪太小吧。

这里就是个小山村,也就百十户人家,她家虽然穷,可也没有虐待了他们,她除了有个哥,还有一个姐,她姐已经嫁人了。

中午,她爹和哥回来了,走在前面扛着锄头的,就是她爹张大牛,45岁,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因为胳膊还没好,就没去做工。

后面一个拿着水壶的,是她哥,叫张小泉,15岁,从小跟着他爹种地,皮肤黑黑的,偶尔还跟着他爹一起去给地主家干活换钱嘞。

“爹,你们回来了?”张小雨开心的和她爹打招呼。

“恩,好些了没有?”他爹也关心的问了张小雨一句。

“好多了,不难受了。”

“恩。”然后她爹摸摸小雨脑袋,什么都没说,放下锄头,走到凳子上坐下。

第5章 难以下咽的饭菜

她哥张小泉对着张小雨笑了笑。

张小雨帮着她娘把菜端上桌,一个大盆里装着主食——就是玉米面混合野菜煮的粥。

说粥都有点夸张了,准确点说,应该是野菜汤——就是一把玉米面混着野菜煮成的一大锅汤。

一个大碗里放着四个成人拳头那么大的,隔水蒸熟的番薯。

还有一盘炒萝卜,其实应该是水煮的才对,因为里面没油没盐的。

你问为什么不放?因为穷啊,至于盐这种东西,说了大家可能都不信,那就是块石头,放在锅里和菜一起炒了,在把石头捞起来,这就是盐了。

虽然日子艰苦,大家还是过得有滋有味的。

可是,小雨想,既然她已经在这儿了,大家又对她这么好,她一定要想办法带全家一起奔小康,过好日子,至少要吃饱穿暖吧。

她打算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等赚了钱,就可以换个有厕所的房子,最好一人有一间。因为这个房子小不说,还是租的,这怎么行呢。

吃完饭,张大牛和张小泉就下地了,张小雨帮着收拾碗筷刷洗,打扫屋子。

赵群则是在一边凳子上坐着绣花,小雨看过,绣的可好了,她娘绣的这些个帕子荷包的,可是要去镇上换钱的。

可惜她天生没那个细胞,拿不了绣花针,她娘也就不为难她了,她也不为难自己,还是另想办法吧。

张小雨将家里收拾好之后,就准备出去走走。这些天,她过得是水深火热啊,就躺在床上,赵群也不让她下床,跟坐月子似的。“娘,我去给爹爹他们送点水,晚点回来啊?”

来了一个月,因为生病,每天病怏怏的,最多就走到院外看看,不敢走远,身体没力,走远了怕走不回来。

“好的,你去吧,累了就歇歇再走,早点回来!”赵群抬起头,对小雨嘱咐道。

“哎,我知道了,娘!”小雨手里提着水壶,一晃一晃的走出赵群视线。

……

赵群是个温柔可人典型的江南女人类型。做事细心,事情安排得井然有序。和人也不起冲突,不过人家欺上门来,也会直接面对,不会忍气吞声,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

张大牛不是个精明能干的,但是憨厚、老实。你对他好一分,他能翻倍还你。你要是坑他,他也不怨你,就是再也不深交。

张小泉就是个大男孩,心思纯洁,继承了张大牛的憨厚,又有赵群的细心,体贴、懂事。

……

张小雨这还算是穿越来之后第一次出门,看着远处被分成一块一块的土地,上面种植着作物,绿油油的,还有人在里面劳作。

这个小山村是个四面环山,大家都居住在山下的平原处。

张小雨慢慢走在小路上,都是泥路,幸好不是下雨天,要不就得满是泥泞。

“小雨,身体好了?好久没见你出来了呢!”这是村里的李大娘,丈夫死了。家里还有一个13多岁儿子,她独自将孩子拉扯大。

第6章 得知家里情况,想法子赚钱

家里还有一个13多岁儿子,她独自将孩子拉扯大,家里虽然也不富裕,不过人不错,谁家有点什么事都愿意帮忙。上次的面粉就是在她家借的。

“是啊,谢谢李大娘,我已经好多了,这不是今天天气好吗,就出来走走。”张小雨仰着头,笑着和李大娘打招呼。

“是啊,天气好,就是这天天的大太阳,要是干旱就不好了。”李大娘担心的自言自语。

不会吧?她刚来就闹旱灾?她又不是灾星降世,走哪哪就是灾难!

和李大娘说了两句,李大娘就回家了,张小雨继续慢慢悠悠的向自家田地的方向走去。

她家的地离家很远,在村里南边的山脚下,家却在北边,之间隔着起码两里路。

路上碰到好些村里的人,都有和张小雨打招呼,张小雨也开心的对答如流。

走了许久,张小雨觉得脚都有点疼了,才看到自家的地,张大牛和张小泉都在地里忙着。

他家这块地怎么说呢,正在山脚下被树阴着不说,地里也有好些大石头坐落在地里。而且一看就是非常贫瘠的,她家怎么会有这么一块地啊?

蹦蹦跳跳的走过去,“爹,哥哥,喝点水,休息一下吧!”张小雨把水壶放在地上,倒了两碗水递给张大牛他们。

张大牛接过咕噜咕噜两下就喝了,张小泉走过来坐下:“小雨,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们送水啊!哥哥,我问你个问题,咱们家的地怎么在这个地方啊?”又远,又差劲。

张小泉挠挠头,憨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这是爷爷他们分给咱们家的。”

啊?

“那咱们家还有地吗?”不会就这么点吧,看着就一小块,怎么养活家的?

“哦,还有一块。”张小雨答道。

“在哪呢?”我说呢,原来还有一块啊。

“咯,在那不是。”张小泉给张小雨指着,离这块不远处,更靠近山下的地方,而且更小。

张小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确认的问道:“哥哥,你确定吗?那块是我家的?”

“对啊,我天天都在咱家地里忙活,还会认错不是?”

我的个天,这才多少点啊,别说一亩了,怕是连半亩都没有吧。

我命休矣,这下还怎么搞,她本来还说,如果她家地多的话,就可以种点别的东西,或者种植果树什么的,发家致富。这下别说是给她做实验了,这一家的口粮够不够吃还另说呢。

“爷爷们呢?”不怪张小雨问啊,实在是她来这么久,就没听到谁提过一句,她还以为爷爷什么的都死了呢。

“我听娘说,她和爹刚成亲没多久,就给分出来了,这块地就是爷爷他们分给爹的。然后他们就不和咱们家来往了。”小泉淡淡地说道。

“没事,不来往就不来往,我们也没饿死不是?”

“对了,我们住的房子不是租的吗?怎么这么差?”不会是被坑了吧?小雨觉得,不能给钱还住破房子啊。

第7章 进山

“哦,你说房子啊,那是跟隔壁张大爷家租的,原来是他家养牛的,后来他家牛死了,爹就把它租了过来,一年得一贯钱嘞。”

张小雨暗想,难怪她老是觉得屋里有股味道呢!

那这意思就是说,她爹娘被分出来的时候就得了这块地,算是净身出户的意思呗。那她爷爷家得多穷啊,才这样做。

“那爷爷家很穷吗?我都不记得爷爷他们什么样了。”

张小泉这才有点犹豫,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恩……爷爷家穷不穷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经常看到二伯家的小胖和三伯家的小宝吃糖,可是我没吃过。”

看着张小泉有点难过又有点羡慕的模样,张小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从张小泉的话里,她大概都听出些来了。

她还有个二伯和三伯,但是应该没有和爷爷他们分家,就她爹被分出来了,而两家的小孩经常有糖吃,张小泉却没吃过,爷爷家至少是不穷的。

唉!这明显就是被坑了啊,那老家伙肯定是比较喜欢他的两个小儿子,要不怎么就她爹被分出来了呢?

……

张小雨今天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家里是没粮食了,连放粮食的缸底都铺不满,就连番薯也只有一点点了。再不想办法,就得饿死了。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她虽然会很多现代的知识,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什么都要起步资金的。

唉!真是烦人,张小雨敲敲脑袋。

想她一个大学生,新新人类,居然什么事都做不了……

不,不行,在现代她都没有认输,在古代她更不会认输,她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回事。

突然看到面前的山,有了……

张小雨站起来拍拍屁股,她虽然不会什么打猎的本事,也不会什么绣花帕子换钱的技能,可她是一个学食品营养的,自然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什么东西不好吃,什么东西有毒,什么东西没毒,什么东西营养好,什么东西对身体好……

她还是个吃货,平时没事,就喜欢捣鼓好吃的,现在虽然条件有限,可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就是山,总会有办法的。

“哥,你还有事吗?要是没事,陪我去山上看看怎么样?”张小雨当然不会一个人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别没遇到狼,倒是被丢哪儿找不到路,可就不好玩了。

张小泉看看地,又抬头看看天,这才把目光看向张大牛。这地也没多大,他们就是除除草而已,现在也已经差不多了,太阳又大……

张大牛看了两人一眼,敲了敲烟杆,微笑着:“去吧,小心点,别进深了,注意看着点小雨。小雨,有事就大喊,爹爹就在这里,能听见的。”

“嗯,谢谢爹爹,那我和哥哥去了。”张筱雨蹦跶着开心的答道,这个爹爹人真好。

“哎,我知道了,爹。”张小泉兴奋的拉着张小雨的手就往林子里窜。

张小雨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哥哥,果然是个15岁的男孩子,就喜欢爬山下河这种游戏。

第8章 狗屎椒

张小雨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哥哥,果然是个15岁的男孩子,就喜欢爬山下河这种游戏。

张小泉走在前面,把树枝什么的扒开,张小雨就在后面轻松的穿过,“哥哥,这里面会有大家伙吗?”

张小泉一边走一边说,“那当然了,这里面有狼,有熊瞎子,还有野猪,上次村里的王大郎就和他兄弟猎了头野猪,有两百多斤嘞!听说拉倒镇上去,卖了2两银子呢”张小泉话里止不住的羡慕,他也想学打猎,可是他爹娘不允许,怕他受伤。

张小雨心想:两百多斤的野猪,才卖了2两银子,不是他们这里物价低就是被坑了。

突然,张小雨看到一颗小树,树上长着红紫色的小颗粒,张小雨走近一看,这不是花椒吗?不,也不完全是,应该叫狗屎椒,因为花椒是家栽的,香味浓烈,麻味持久。这狗屎椒是野生的,没有花椒香,有点怪味,但也能代替使用。

在现代的时候,街上卖的花椒里面就掺杂的有这狗屎椒。

“哥哥,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张小泉摘了点,学着张小雨凑在鼻前闻了闻,“呸,这是个什么怪东西,别是有毒的。”一把扔下手里的小颗粒果实。

咦?他们这儿的人都不吃花椒的吗?“哥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啊,”

“那大家都不吃花椒的吗?”张小雨疑惑的问道。

“花椒又是什么东西?没吃过。”

不会吧,难道这个世界的人还不知道有这东西的存在?可是这里已经有番薯和玉米了啊,这个听说可是番邦传进来的呢!怎么感觉历史太混乱了,哎,不管了,如果真的没人知道这些东西的话,她就知道怎么赚钱了。

“哥,你帮我把树上的小颗粒红果都给我摘下来,我有用。”

“你要这东西干嘛,又不能吃不能玩的?”

“哎呦,你帮我摘就行了,费什么话,到时候告诉你哦!”

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小雨要干嘛,虽然嘴里说麻烦,可手里却不停的帮小雨摘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红果。

摘了一手,张小雨才发现没有袋子呢,出来太匆忙,什么都没有准备。四处看了看,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张小泉身上,“哥哥,你把外套脱下来给我放东西吧,好不好?”

“什么?不行,万一把衣服弄破了怎么办。”张小泉眉头皱了皱。

“哥哥,你就帮帮我吧。”张小雨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拉着张小泉的衣袖撒娇道。

看着小妹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好吧,只此一次哦!”

可惜啊,对于张小雨,他只会一次又一次无法拒绝。

将树上的狗屎椒都摘下放到了衣服的一边衣袖里,衣袖的口已经被扎住了,装了小半只衣袖。

“哥哥,我们在往里面走走,看看还有没有。”

张小泉拉住张小雨的手,“我们不能再往里走了,遇到大家伙就不好了。”

庄主夫人美如画 主角: 张筱雨, 东方夜轩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709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