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世蛊妃传 主角: 沈芙芙, 慕容龙辰

惑世蛊妃传 主角: 沈芙芙, 慕容龙辰

第1章 过气嫡女大小姐

“芙芙,这肉噬蛊已经侵入了你的四筋八脉,以后这世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会蛊了。”

“我们本就师承同门,你却处处跟我作对,去救那些死穷酸货!你以为你能有什么出息!”

沈芙芙脑中千转百回了,师姐梁雪月用蛊杀她的画面在脑中循环播放着,直到一股钻心的疼袭来时。

沈芙芙才猛的坐起来。

入眼看到的是素雅干净的刺绣纹帐,牙床四四方方,身上的被子素色雅致,而她抬起手一看,这手上也没有半点伤痕。

沈芙芙觉得见鬼,她扭头一看身边那满脸褶皱,一身长袍裹着臃肿身材的老嬷嬷手中拿着粗长的一根针,凶目怒视着她。

反了她了还!

以前敢如此看她的人,早就身上爬满食肉虫,成了骨架子了!

“大夫人,你说的果真没错,这小贱-人就是在装晕。”

那老嬷嬷见沈芙芙醒了,立即禀告了坐在一旁,十指红色艳丽染豆蔻的美妇人。

沈芙芙看了看周围,脑中如电流划过般,一瞬千万画面涌入。

让她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这原壳是这沈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但是自幼柔弱不能自理,被这后娶进来的续弦后母欺压。

沈芙芙捏紧了干净素雅且单薄如丝的被单,她看着向她缓缓走来的美艳-妇人。

这不是害死她的好师姐梁雪月的脸吗?

这也是跟她一道穿了?

“大小姐,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嫁还是不嫁!这是关乎到我们侯府的名声和威望,你爹好歹养了你十五年,你竟如此不肯为了侯府着想,你这不嫁,我的若霜,若华以后怎么嫁上好人家,娶得上良配!”

秦安阑咄咄逼人道,还扯上了侯府举家上下的前程。

沈芙芙扭眉,她很想抽这侯府夫人两巴掌,就冲着这张脸!

但是现在她手中没有药,也没有银针,这四周还有四五个腰粗膀子圆的婆妈子,反抗那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于是,沈芙芙继续装着柔弱,“大夫人,咳咳~是芙儿不好,这事你容我再缓缓。”

“不行!你的婚事我已经给你定下来了,就在下月初三,芙儿,你听母亲给你细细品,那大王爷多么尊贵,是先皇上的大儿子,要不是因为大火烧毁了容貌,变成了痴傻,不然这等好事怎么会落到你的头上!”秦安阑一把抓着沈芙芙的手,给她权衡着利弊。

言外之意不过就是告诉沈芙芙,她如今也只配许个傻子!

沈芙芙忍着胃中的翻江倒海,强颜欢笑道:“那是,之前是芙儿不好,但是母亲你容我在想想,我想母亲一向都是大度宽容,定然这等好事为我考虑,待我如亲娘一般,绝对不会折损了我。”

秦安阑听了沈芙芙心惊,脸上闪过几种表情。

她惊的是这病秧子居然敢拐着弯骂她,当真是长本事了!

但是为了她当家主母的慈母典范,秦安阑只是勾着笑,抚摸着沈芙芙的脑袋,撇开的脸。

脸上又是嫌弃不藏,显露无疑。

秦安阑叫来这院子的丫鬟,“紫菀,好生来看着你家姑娘,孙嬷嬷我们走吧。”

第2章 那大王爷人傻钱多

这伪善白莲一走,沈芙芙抚着胸口做出呕吐的动作。

急忙进屋的紫菀看见沈芙芙那样子,就拿了袖中的手帕,再端来痰盂,放置在床榻前。

紫菀揪心道:“小姐,这大夫人太过分了,这逼着你嫁给那又傻又笨,还毁容了的大王爷,这天都知道小姐嫁过去那就是守活寡,熬到老的命数!”

沈芙芙口中也吐不出什么,就收了身,半躺在床上。

她看着眼前的丫鬟,知道她是原壳子最忠心的丫鬟。

她倒是不担心过来就嫁人,虽然她上辈子也没有嫁过人。

但她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婚礼,份子钱随了不少。

算是见过猪跑了没吃过猪肉了。

沈芙芙圆溜溜的眸子一动,她扯着紫菀的衣服,打探道:“那大王爷有钱吗?”

紫菀啼笑皆非道,“小姐你足不出户是不知道,虽然当今皇上是三皇子当上的,但是太后却是大王爷的亲姑姑,那大王爷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且大王爷又傻又笨,是皇上的大哥,当然有钱!”

“那我嫁!”沈芙芙两眼放出紫光,她别的没有注意。

就听到这大王爷肯定是人傻钱多的主儿!

“小姐!你说什么傻话,那可是个傻子,多少姑娘都不愿意嫁进去,你今个儿早上听到皇上赐婚的消息,还气的撞了柱子晕了过去呢!”

紫菀瞪大了眼睛看着最自家小姐。

而沈芙芙摆摆手。

悠然自在道:“你家小姐我仔细想了想,在这侯府没啥出路,你不说那大王爷有钱吗?我们在这里当小姐处处受尽欺压,不如去做王妃,到时候把王爷哄好了,就有银子进兜里了!”

紫菀心中还是不安,她觉得小姐好像跟平日里不一样。

但紫菀心底单纯,她关心的询问:“小姐你饿不饿,奴婢好给你拿吃的去。”

不说还好,这一说,她还真的有点饿了。

沈芙芙吩咐道:“行,顺便给我捉点蜘蛛,蚯蚓回来。”

紫菀身子颤抖起来,“小姐平日里不是最怕那些东西吗?怎么现在……”

“不是拿来吃的,我拿来用的,你放心我断不会再轻生了。”

沈芙芙第一爱命,第二就是爱财。

她的核心思想就是,留着小命发大财!

她不过就是救了几个因为被人恶意下蛊的人,结果没成想那蛊就是她师姐下的,师姐为了圈钱。

就专挑那些有钱人下手,发这种不义之财,沈芙芙看不过去了,顺手救了人家,结果就被师姐给害了!

都怪她大意了,可是她知道师父传下来的肉噬蛊明明是让人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师父一直明令禁止她们使用此蛊害人。

师姐一向对她不友好,这回因为耽误了她圈黑心钱,更是用这种恶毒的招数害她。

但是没成想,她居然穿越了!

原来师父也不知道这肉噬蛊的真实作用!

由此看来她那个师傅成天瞎哔哔自己是活了万儿八百年的名头定是吹的!!!

紫菀去而复返后,一手提着放饭的盒子,一手拿着一个小竹笼,紫菀先把竹笼放下。

掏出绣帕先擦了擦手,才将饭菜给端出来摆在小桌上。

“小姐,过来用饭吧。”紫菀说完就走过来,要扶沈芙芙。

沈芙芙当然没有柔弱到不能自理的程度。

第3章 这地方居然有同行

当她站起来是,被针扎的地方这才疼的厉害起来。

疼痛让沈芙芙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缓了一会儿,沈芙芙才向饭桌走去。

腹中空空的她,不说二话就开始吃饭,紫菀就在一旁侯着。

“小姐,这是小厮抓来的蜘蛛和蚯蚓,这些玩意儿脏人眼,小姐你要来干什么?”紫菀看着竹笼,忍不住的发问。

吃饱了后,沈芙芙才拿起竹笼,拔开软塞,看着里面的蚯蚓和蜘蛛正在互相残杀。

她嘴角沾着饭粒勾起一抹弧度,沈芙芙再将塞子盖上。

在屋子里左顾右盼,看到放在铺着纯白色毛毯的软榻小桌上正飘着袅袅薄烟的香炉。

沈芙芙兴奋的走过去,熄了香炉里的残香,抱走香炉,对着紫菀道:“这屋里可有什么夹子?”

“哦,伙房里还有火钳。”紫菀心思通透,她知道小姐定是要夹取这些恶心的玩意儿。

沈芙芙:“那你快去伙房拿来,算着时间也刚好。”

紫菀不是很懂沈芙芙的话,但还是照做再跑了趟伙房拿了火钳来。

这拿火钳倒是比拿蜘蛛蚯蚓来的轻松,毕竟就是块儿铁,也不会咬你一口的死器,紫菀当然不怕。

手脚麻利的紫菀很快就又折返回来。

沈芙芙接过火钳,看了看,觉得新奇,这火钳看着就像超大版的剪刀,两只大耳朵一双大长腿。

把玩够了后,沈芙芙就用火钳夹出蜘蛛,丢进满是香灰的香炉里,如此反复将蜘蛛都夹出来后,盖上香炉盖。

再找了层布,裹在香炉外面,只撕开通气缝隙,就放置在了阴暗的柜子底下。

这手法是简单的制蛊,要选用蛊的媒介之前要用有毒的虫子堆放在一起,让其互相残杀,留到最后的毒虫方能制成蛊,便可以使用。

而蚯蚓是地龙,这龙不管天上地下的都是有灵性的。

等香炉里最后存活的蜘蛛活下来时,让蜘蛛吃了这些灵物,滋养灵性,可以控活物。

她如今只身在这里,没啥亲人,还不得做点看家的东西自保。

做完第一道工序以后,沈芙芙在紫菀惊奇的目光下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沈芙芙拉着紫菀坐下来,眼神真挚的看着她。

“紫菀,现在我再相信的莫过于就是你了,你是我娘亲挑给我的丫头,你要记住你刚才看到的一切不能对外透露半个字明白吗?”

紫菀一愣一愣的点头,但好奇心使她多嘴:“小姐,你做的这个是什么?”

“是蛊!”

此言一出,吓得紫菀全身魂儿都抽离了一般,惊恐万分的看着身芙芙。

“小姐!这制蛊师可是流云国第一大禁忌,除了神医商大人,没人敢做蛊啊也不会做蛊,这要是被商大人抓着还好,但是被旁人举报了,那可是要……”紫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眼里透露着对沈芙芙的万分担忧。

同时也好奇自家小姐平常是琴不离手,墨染衣袖的文静女子,怎么平端的就会做这个新奇玩意儿了。

沈芙芙听闻这个世界还有个神医也会制蛊,不由的来了兴趣抓着紫菀追问道:“那商大人会制蛊?那他祖籍是哪里的?”

第4章 忠心听话的美貌丫鬟

紫菀边想边说道:“商大人既不是流云国人,也不是朱雀国,青凌国,楼兰国的人,但他模样十分俊俏,如今可是咱们流云国第一美男子呢。”

提起商大人,紫菀脸上两颊就染上绯红的红晕。

沈芙芙只知道楼兰是西方古国。

但是她和紫菀所着的衣裳都是鲜艳的刺绣,中衣轻薄莹白。

那她来到到底是哪个时代?

这流云国也不曾出现在史书之中。

莫不是她来到了架空的古国?

师父曾经跟她说过,他不是华夏族人,他活了上万年。

但是沈芙芙觉得不可能,因为到她前世死的那一刻算起来,师傅怎么可能活了上万年。

师父说他爱了一个女人很久,他一直在等那个女人的转世。

所以服用了长生蛊,活了很久走了很久,一直在寻找。

沈芙芙想起师父就定了神,紫菀说了一大堆夸赞神医商大人的话。

自然都是没进沈芙芙的耳朵,紫菀见神芙芙出神了,就闭口不讲了,开始收拾碗筷。

沈芙芙一把摁住紫菀的手腕,“可有什么法子带我出去,我想去见见你说的那位商大人。”

“小姐!这话不能乱说,咱们身为官家内眷,私自出去会见男人名声可不好听!”紫菀惊出一身冷汗。

她这小姐怎么说话做事都如此大胆,还要去见商大人。

紫菀虽然也想去,可是她一个丫鬟出去定是见不到。

但官家小姐一出去,没有家中男伴形同那就跟通-奸一般定论了!

沈芙芙瞧见紫菀话中也没有挑明出不去的意思,那转换一下就是可以出去的意思咯!

她既要嫁给大王爷,那她又不知道那大王爷是圆是扁的,出去会会其他人。

攒下人脉与财力,找那个会制蛊的商大人会面研究是否有再次穿回去的蛊有何不可。

他那个二货师父要是没了她这个便宜徒弟,铁定又要睡大马路上新闻了!

紫菀心中动摇,她也想去瞧上两眼那举世无双的神医商大人。

如今,自家姑娘像是开窍了一般有胆识有本事,那是定能出去看两眼的。

色令昏迟的紫菀,提着裙摆到门外看了一圈,对着门外守着的两个丫鬟说到:“你们去给后院扫一下落叶,记得手脚快点儿,等会儿还要找你们做事。”

“是。”两丫鬟齐点头,鞠着腰低着头走去后院。

紫菀在看了看远方,确定没人后,紧闭门窗。

她回到沈芙芙身边。

“小姐,这要出去是行的,以前小姐也经常出去,幸得奴婢与小姐身形相似,这么久才没有被发现,但是这次出去,奴婢可否与小姐同去,这段时间,四小姐正在仁德堂勤俭休学,大夫人说给小姐两日休息,是不会来咱儿院里的。”紫菀兴致冲冲的说了一大堆,那清秀的脸蛋上染着丝丝红晕。

杏眼里如清水点过一般的眸子沁人心脾,半点朱唇粉嫩,梳着服帖的双丫髻,发丝柔顺,一阵弱风就能卷过一缕。

沈芙芙觉得这丫鬟跟那些电视剧沦为陪衬的不一样,她觉得这丫头心眼多,但听话。

沈芙芙对着紫菀一挑眉头,“行!今晚咱就走!”

“啊?今晚??”紫菀又给吓着了。

第5章 这货咋长的跟他二货师父一模一样

清风楼。

两个鬼鬼祟祟,行为略猥琐的男子走了进来,那群穿的跟身上开染坊的姑娘立马贴了上去。

沈芙芙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以为要在诗性雅会上找那什么神医,结果是来青楼!

还要是流云国最大的青楼,清风楼!

沈芙芙同边儿上的紫菀道:“这第一美男子要什么美女找不到,干嘛非得来这里。”

莫非这里的姑娘都有高超的技艺不成?

紫菀懂些门道,她如实说:“这小……公子你不甚来,怎么会知道,这清风楼坐上半宿便是十两银子,找姑娘,打赏小厮这么几道工序下来就哗哗流出去几百两银子,所以这流云国的达官显贵都觉得来清风楼商榷生意买卖是面上有光的事儿!”

沈芙芙推开黏在她身上的一名女子,从袖中掏了枚指头大小的银子给女人。

给完,女的就识趣的走了,而沈芙芙一脸肉疼。

她啥时候也能像这里的败家爷们儿一样大手大脚花钱找乐子!

沈芙芙心中有些小郁闷的接了紫菀的话茬,“这里谈生意的确容易谈成,以色待人的快活地,哎,怕是紫菀你心头想口中念的商大人现在正在……”

“小姐胡说,这商大人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怎会与那些纨绔子弟一般。”

“哟,说你心上人两句还不乐意了,啧啧啧,女大不中留。”

紫菀耳根都红的滴血,她娇羞的推了一把沈芙芙,口中似怒似喜:“小姐!”

这一推,是沈芙芙没料到的,她没定身站住。

就往了一边倒,沈芙芙正准备来个帅气的劈叉,让自己不那么丢脸时。

一只大掌袭来,捞起沈芙芙的水蛇细腰,沈芙芙还傻的已经伸直了腿。

这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活像个耍杂技的。

当她看清男人的容颜时,沈芙芙惊讶的脱口而出,“师父?!”

商陆扶正了沈芙芙,礼貌又优雅的斜唇一笑。

“公子为何出口便称我师父?鄙人无才无德,空有个医者的身份,却还出师于门。”

沈芙芙呆了,眼前的男人对她全是陌生人的疏离与淡漠,他们就像从未认识一般。

而她那个二货师父出去玩久了,回来见她,都会卖萌耍赖,抛弃自身那帅的无法无天的脸,大哭大闹跟她要吃的。

严重时,还要抱着她的大腿,求着她带他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吃棉花糖。

但是面前这俊美的不染凡尘的男人,就长着和她那二货师父一毛一样的脸啊!

沈芙芙咽了咽口水,兴许是她刚来不久,这人有相似吧。

她砸吧砸吧嘴,尴尬又不失礼貌道:“没什么,就是阁下长得很像我家师父,但是我仔细想来,是在下认错了!”

沈芙芙说完低头就要走。

商陆觉得眼前这女扮男装的小姑娘真有意思,他神医的名头不过天下人谬赞之称。

想当他徒弟也却是不在少数。

但是像这位姑娘,一上来敢如此直接叫他师父的还是头一个。

他拦住沈芙芙的去路,打开手中折扇,半掩俊美的容颜,只露了一双好看的凤眼在外。

隔着折扇,不急不徐道:“既公子与我当真有一面之缘,那不如上座,我正同至交好友论事,公子可否商量同去?”

第6章 追星族真可怕

沈芙芙摆手拒绝:“在下不识大字几个,怎配去呢,小菀你快跟我走,家里头还有事儿要紧。”

这第一面认错人,沈芙芙已经找不着台阶,还跟着去。

她不要面子的吗?

紫菀却当起传说中的卖主求荣的人,“我家公子就是专程来找商大人的,她会制……蛊……唔呜~”

沈芙芙急忙捂着自家丫头的嘴,对着商陆露出一口白牙笑到:“我家这小子,最近想着出门讨媳妇想疯了,这烟柳之地我们俩就不呆了,家里管得严。”

分明听到制蛊两个字的商陆眼里染上一丝清明。

这四国之间,会制蛊的也就他一个,他也才从古籍中拿到残卷,会得一两点简单的药蛊。

商陆这下更不能放人走了。

“家里管的真严的可不入不了这个地儿,月城,阳城把这二位公子请上去。”商陆宽袖一摆,折扇敲打掌心两下。

嘴角含着笑,转身走上那红艳的花楼雅阁之上。

沈芙芙没辙,被两个魁梧的大男人给请了上去。

她瞪了身边还在窃喜的紫菀一眼,“得意吧你,再乱来,小心我把你的小金库都败在这里!”

紫菀听了后,伸手掏出一粉色荷包,“紫菀不怕,若是小姐怕花不够,我这里还有这个月的月银。”

沈芙芙:“……”

她身边这丫鬟就是现代的追星族吧,还求着她氪金见偶像!

沈芙芙最大的毛病就是,别人给她钱,她就没有不收的道理,她接过紫菀的荷包往兜里塞。

而在主仆后面的月城,阳城不由的嘴角一抽。

到了一间雅致的上房,里面装饰秀美大气,上到窗棂,下到地板,每一处都精挑细选。

踩上去就跟着踩着金子走步似的。

沈芙芙推开门正要进去。

嗖!

一柄飞剑疾驰而来,沈芙芙连忙拉着紫菀躲闪,飞剑被月城徒手抓住,剑刃锋利,那修长的大手顿时往外汩汩冒血,但月城一声不哼。

还抽出帕子,不去包伤口,反倒先擦了剑身的血污。

沈芙芙抬眼望去里面对坐的两个男人,一个是俊美如谪仙,三千发丝挽于脑后的青色袍子的商陆。

而第二个,脸上带着骇人的面具,一手还持着剑鞘,身着黑色玄袍,周身缭绕着森森寒气。

沈芙芙心中暗暗记下那个面具男人,在这里她不好发作。

等她新蛊制成后,老娘让你尝尝什么叫,装.逼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居然敢拿剑试探老娘!

沈芙芙面色沉着,带着紫菀坐下。

“奴才不能坐,站着就成,少爷你可有什么想吃的。”紫菀谨记着自己身是奴籍,不敢逾越。

沈芙芙扭眉,她硬拽着紫菀坐到商陆身边,商陆扭头对紫菀微微一笑,也道:“来者既是客,都理应入座。”

沈芙芙把紫菀安置到那边。

眼下也就只有这面具男身边有个位置,她福神拘礼:“请问公子,在下可否坐你这里。”

“嗯。”面具男淡淡的沁出声音,但是这声音却好听的醉了耳朵一般。

沈芙芙一时竟然恍惚。

好半天才坐下来,商陆提起那精致的瓷壶单耳,给四个小杯斟满茶水。

第7章 此处应该有波666

商陆客气的举了一杯茶给沈芙芙,由此打开话匣道:“我刚刚听闻公子你可会制蛊,那你练蛊手艺师从何处?到达几般境界了?”

师从何处,还不是师从跟你这个盛颜美男一毛一样的某二货傻缺那里。

沈芙芙小口抿着茶水,醇厚绵柔,入口先甘后甜。

而她的头顶上飘起一朵小白云,回忆着他那二缺师父把她捡来后。

用蜈蚣尾、蝎子脚掺进糖果里,哄她吃下,然后再在她半死不活的时候再医好。

她就这么被骗着吃了老久的毒药,练成了万毒体质,这么想想,沈芙芙骤然觉得二货师傅是又可恨又可爱。

但她不能对这个跟师父长着一样容颜的男人说。

她原本其实是个小白鼠,奈何命大被毒着毒着就学会如何连制蛊的吧。

于是,沈芙芙搬了套高大上的说辞:“我的师父与阁下长得极其相似,但是他早已仙逝,我练蛊……有些时候了,大概就能练些药蛊,治治小病小痛还成。”

商陆被这姑娘聪明警觉给逗乐,这一副防着他偷师的小模样不要太可爱。

“那便好,既然我与令尊师长相有同,我们便是缘分大了,我也就会些医术,药蛊是炼化不出,这是大……咳~大公主的侍卫,刚才我没同他说清楚,他习惯了保护公主就掷了剑,让公子受惊了。”商陆先据后恭,显然没把沈芙芙当做其他人看待。

沈芙芙很喜欢这如花俊俏的美男子能用如此眼光看待她。

不像她身边这面具男,半天了,要是刚才说了一个嗯字,她还会以为这货是哑的!

沈芙芙见商陆都没跟她客气了。

那她再端着就过分矫情造作了。

于是,她明口说到:“我也是听说了商大人的医术高明,我想请问你这人傻了还能救得回来吗?

这个问题你若是觉得为难,那搁下也行,第二我想问这流云国可有专门倒卖肉虫,药材之处?”

商陆眼里划过一丝皎洁。

他用折扇轻的拍打着一髻青丝,说着:“这人药材倒卖之处多的是,价格各不同,至于这人傻,敢问公子要说的那人已经到如何程度了?”

“是我一个朋友,眼见着要嫁给一个傻子,她很是不愿意,她父亲知晓我会些医术,问我这痴傻可有得治否,我这个人为医专喜欢挑些难得治,所以我打定主意决定帮我那个朋友一把。”

沈芙芙扯起慌,那是眼睛都不带眨的。

可当她说完了以后,身边的面具男却突然出声。

“公子身上的面料不俗,想必是官家男子,与好友结交那想必是其他位高权重的大家女子有着亲缘。”面具男说话声音冷硬,但是架不住磁性低醇,好听的紧。

面具只露出的一双浩瀚星眸里游荡着寒气,他看向沈芙芙再言:“官家女子少有下嫁之例,那再往上的,流云国内也就只有那大王爷是个傻的,公子可说的是沈家三小姐?”

看似这面具男瞎几把扯扯了一通!

但是最后还分析出来了,沈芙芙鼓掌道:“厉害,真是厉害!”

第8章 嗯,我的王妃

面具男再撇了沈芙芙一眼,轻蔑道:“没得治,求他也不行,你可以走了。”

寥寥几句就下了逐客令,沈芙芙也知道见好就收,起身拍了拍腿。

商陆见人要走,急得出声:“如果以后公子还要找我,那便来这里,向刚才接剑的月城报我名讳即可。”

沈芙芙点头,拽着自家丫鬟就走。

等沈芙芙走远后,商陆打开折扇,掩面大笑。

“哈哈!这丫头好一个无中生友,有趣,果真有趣!”

慕容龙辰摘下面具,那一张脸上有道狰狞的横疤,占据了大半的容颜,但是如若去掉这疤,那风华便是商陆也自愧不如的。

慕容龙辰给自己斟了热茶,“我也觉得有趣,足不出户的闺阁小姐会制蛊?”

商陆听出慕容龙辰的话里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就笑的更厉害了。

“那断断是没法子了,不是你打听到这沈三小姐最为柔弱,所以你要娶过来当个掩护,日后待你大仇得报,看的顺眼就留着,不顺当就给人家完璧送回去,不影响人家嫁娶这回子事。”

“那今日才求了圣旨赐婚,这不过戌时正点,我就顺手一救,都能救到你未来的王妃,这是天定缘分。”商陆美滋滋的品茗着香茶。

突的,银色光芒砸泄,锋利的剑刃横出剑鞘置于商陆眼前。

“嗯,我的王妃!”慕容龙辰眼里卷起俨然不苟的坚定。

商陆只得投降,“得得!你的王妃,你的王妃!

哼!不知道是谁之前提起这个王妃就一脸嫌弃,你这会儿这么在意,怕是想把她拉进来吧,人家一介弱女子,拉进来怕是不妥,给她个安定生活就成了。”

慕容龙辰不语,他起身,走到窗户外,看着外面月光洒落到一跳小道上。

小道上的一婢一主正拉拉扯扯,慕容龙辰看着那活蹦乱跳的沈芙芙,冷硬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

两日很快便到了,沈芙芙这两天没闲着,把家里的情况打听了一遍。

家里一共两子两女,除了她以外,其他的三个均为这原身偏心爹娶的续弦所生。

这流云国有个规矩,那就是后娶进来的续弦地位可以比夫家矮上大一截,所以即使成为了大夫人,只要原配所生子女没有夭亡的。

那便头底下的就是庶子庶女。

而秦安阑是早就和沈侯勾搭上了,两个儿子都比沈芙芙大,沈芙芙的生母一死后,她就磨准时间进了门。

沈芙芙就从大小姐变成了三小姐,这沈侯府娶续弦,儿子却比原配生的大了那么多的事儿,朝中也有人议论。

所以沈侯因为作风问题,被搁置了好几年不得重用。

这回,原身因为去了趟花灯会,不明的被傻子大王爷一眼看上,皇上就做主赐婚,也补偿了沈家更多好处。

沈芙芙正儿八经的坐在堂厅里,自从这秦安阑成了沈侯府主母后,就未曾让原身来过了。

这会儿,赐婚圣旨才到几日,沈芙芙得地位就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坐在沈芙芙对面的沈若霜,看到沈芙芙那副清闲自在的模样就不爽,出口嘲讽道:“三姐姐真是好福气,这下眼看着就要嫁给大王爷了,大王爷虽说蠢笨,但是家财万贯,得了,跟你也是极相配。”

惑世蛊妃传 主角: 沈芙芙, 慕容龙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4456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