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的戏精宿主 主角: 阮软, 妖妖

快穿:我的戏精宿主 主角: 阮软, 妖妖

第1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1

睁眼,粉色少女心爆棚的墙纸,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小图案。

阮软伸出手,颇为可惜道:“哎呀,翅膀不小心掉了。”

少女精致可爱的脸上,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眼底却是令人心惊的戾气。

【小可爱,在这里啦!走的时候我帮你带上了!放心吧!】

新晋系统妖妖在阮萌面前转了一圈,眼前的空气顿时数据化,一对高洁神圣的白色六翼翅膀缓缓绽开。

阮软的手轻轻拂过羽毛,带着微笑的面上,却是无尽的嫌恶。

“妖妖,你觉得它漂亮吗?”她忽然问道。

【很漂亮!很适合小可爱你啊】妖妖绕着翅膀飞了一圈。

她还从没有见过六翼翅膀,这应该是天使最高级别的天使才能拥有的吧?

阮软依旧笑着灿烂,只是在苍白的脸上反而显得有几分阴森。

她可不喜欢这种讨厌的白色,她的翅膀可是最好看的!

唯她一人拥有!

“既然这样,那这个就送给你作为见面礼吧。”阮软甜甜的笑着,甜美的笑容却犹如包裹着糖衣外壳的毒药。

话落,那对翅膀顿时缩小,一瞬间就和妖妖的身体契合了。

穿着小裙子的妖妖顿时感到不可思议的转了一圈,凑到阮软身边在她脸上“吧唧”一口。

【小可爱你对我最好啦,谢谢你的翅膀,我会好好珍惜的!】

这可是她第一次收到礼物,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阮软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喜欢就好。”

【小可爱需不需要休息一下再做任务呢?】

她摇摇头,“直接传记忆给我吧。”

原主乔然是乔家独生女,目前在第一高校上学。

乔然有个未婚夫,名叫慕夜然。

慕夜然跟乔然属于家族联姻,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但乔然却很喜欢他。

乔然为了慕夜然努力考上第一高校,虽然他不喜欢自己,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足够优秀,慕夜然一定会喜欢上她。

只是,新的学期里,她们班上来了一个转学生温灵语。

她转学的第一天就跟慕夜然来了个偶遇,两人虽然发生了一些误会,但后来误会解开的时候,慕夜然就发现了温灵语身上真善美的品质。

乔然作为慕夜然是未婚妻,最恶毒的一个女配,在两人中间不断作死挑拨,促进男女主的感情。

乔然遇到温灵语,不知道是不是女主光环降低智商的buff,她居然明面上对温灵语动手,让人把她绑架还想侮辱他。

最后惹怒慕夜然,乔家被针对,最后破产。

乔然对温灵语做的那些坏事被曝光,没了家族后台的她顿时成为众矢之的,被所有人欺负。

即使这样温灵语也没打算放过她,她用当初乔然对付她的手段去对付乔然,过分的是她还让人拍下了照片发到网上。

乔然身败名裂,最后在绝望之中跳楼自杀。

原主的愿望就是远离慕夜然,保护好乔家。

她不想报仇,这样的结果是她自己作出来的,她只恨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阮软勾唇一笑,虽说原主不想再去招惹慕夜然,但是他们非要跑来找死,那她也不介意做掉他们。

第2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2

一大早,阮软换上了第一高中的校服。

以往原主从来不喜欢穿校服,太过千篇一律而且不会引起慕夜然的注意力。

阮软可不喜欢那个男人。

她这个年纪,除了她这张极具欺骗性的外表,就是身上的这件衣服了。

蓝白色的校服穿在她身上顿时显得十分宽松,把她大半个身子都套在了校服里,但穿上却又不会显得太奇怪。

阮软的身形显得更加娇小,几分没有褪去的婴儿肥的脸红扑扑的,一双明亮的双眼十分精致漂亮。

看见她的小系统围着自己转了一圈又一圈,她笑道:“为什么你叫妖妖?”

这个名字让她介意很久了,总是会让她想起一些讨厌的人。

想到这里,她笑着眯了眯眼睛,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没有为什么呀?这个制造出来就有了,小可爱是想给我取个新名字吗?】

阮萌点点头,“以后你就叫小幺怎么样?”

小幺高兴的转了一圈,宿主能给她们取名字最好。

因为妖妖只是她的编号11,比起编号她当然更喜欢阮软取的名字。

【我最喜欢你啦!】小幺又是在她脸上吧唧一口。

阮软只是甜甜的笑着,一声不吭。

她没有跟以往一样去找慕夜然一起上学,反而是直接去了学校。

她来到这里的时间正是男女主解开误会,感情迅速升温的时候。

去了学校,阮软一本正经的拿起书,一头扑进知识的海洋里。

作为一只天使,她还是改不了爱看书的习惯。

“然然,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姜云雯眼底有些惊讶,她还以为阮软今天又是跟着慕夜然一起来的。

阮软被忽然出现的人打扰,忍不住皱了皱眉。

脑海迅速筛选出有关眼前的人的资料。

姜云雯,乔然的闺蜜之一,只不过是个塑料闺蜜。

平常没少挑拨事情,乔然经常脑子一热就跑去陷害温灵语就是因为这个人。

阮软面上不为所动,眼底隐隐有残忍的兴奋闪过。

毕竟只是说远离慕夜然,可这其他人怎么玩,就是她的事了……

原主平常跟着慕夜然经常出入一些公众场合,他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顺便利用乔然做他的挡箭牌。

“然然,慕少今天又跟温灵语那个女人混在一起,你可是他的正牌未婚妻,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姜云雯愤愤不平的说道,似乎是真心实意的为了她好一般。

阮软漆黑的眸子如墨一般化不开,她抬起头来,眼眶竟然已经红了。

“云雯,我知道,你不用再说了。”

姜云雯被她的眼泪下了一跳,顿时沉声道:“然然,他们这样欺负你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是温灵语那个女人故意的,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我刚才还看见慕少给她送礼物了,那是一条项链,是情侣款的,就是之前你跟我说你准备买下的那一条!”

阮软脸色猛的一白,仿佛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她猛的低下头来,连拿着书的手都有些不稳了。

姜云雯见刺激的差不多了,满意的笑了笑,安慰了两句便回了自己班上去。

第3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3

多余的话不用再多说,她只需要提两句,相信那个笨蛋肯定会去找温灵语的麻烦。

阮软脸上的表情一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得看的小幺都呆了。

她家小可爱似乎是个影后啊!

阮软拿着书认真的看着,虽然原主的记忆被她继承了,但是她对这个世界的知识非常感兴趣。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阮软准时上下学,愣是没再找慕夜然一次。

一开始,慕夜然还以为她是欲擒故纵,后来才发觉她是真的没有把他遗忘了一般。

他虽然发觉了自己对温灵语的感情,可现在温灵语暂时还不能暴露在众人面前,否则她会成为众矢之的。

于是,终于在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慕夜然屈尊主动来班上找阮软。

少女一个人坐在靠窗边的座位,昏黄的阳光照她的身上,隐约可见一层光晕。

整个人安静而美好。

慕夜然第一眼见到她,顿时愣了一下。

几个月不见,没想到她的变化居然这么大。

阮软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乔父打来的。

原主是单亲家庭,所以乔父对她更加宠溺,不过原主倒是没有因此长歪,就是比平常人单纯了点。

“然然啊,爸爸要去外地出差,这段时间你在家要乖乖的,知道没?”乔父嘱咐道。

“知道了,你别担心我,要照顾好自己啊。”阮软十分乖巧的回应道。

乔父跟她说了些事,就挂了电话。

见时间差不多,她收拾收拾东西就准备离开。

她其实早就看见了慕夜然,但是她就是不想理他。

阮软从后面准备下楼,慕夜然以为她没看见自己于是立即喊住她。

“乔然!”

阮软的脚步猛的顿住,浑身僵硬的转过身来。

慕夜然愣住,他在她眼底看到了太多情绪,惊讶、不舍、痛苦。

她在痛苦什么?

阮软站在原地没动,许久她才缓缓开口,“慕同学……找我有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慕夜然感觉她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完了这句话,他忽然没得由来的感觉到心底一酸。

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放柔了几分,“这段时间你怎么了?”

作为慕夜然,他有自己的高傲。

他是绝不可能问她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闻言,阮软略微惨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

“慕夜然,以后就这样吧。”

慕夜然一怔,她是什么意思?

让他别来找她吗!

阮软忽然迈开步子奔跑起来,迅速消失在了他眼前,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阮软跑出教学楼,确定慕夜然看不到她了她才慢了下来。

【小可爱,你的演技完美啊!】小幺忍不住惊叹。

她家小可爱有颜又有才!

“小幺,他真的很烦。”她微微垂眸,眼底是不加掩饰的恶意。

【有吗?我感觉还好啊,就是感觉人渣了点】

小幺疑惑的跟在她身边飞着,全然没看见她眼底的情绪。

阮软走出校门口,一路上都垂着头。

“嘶!”

她忽然撞到了什么,顿时朝着身后踉跄两步。

阮软疼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眼角顿时冒出生理性的泪水。

“你没事吧?”

第4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4

阮软向后踉跄两步,一只手忽然挡在她的脑袋后面帮她稳住身体。

邵瑜看着眼前的女孩抬起头,眼角微红,手捂着脸似乎很疼的样子。

“没事。”

她缓了会,睁开眼,看见面前跟她一般大的男生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看。

他长得很好看,剑眉星目,脸上的青涩还没有全部褪去,脸上流畅的线条却已经可以窥见他出众的样貌。

“怎么了?还有事吗?”她微微蹩眉。

“乔然!你在干什么!”

身后,慕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一眼就看见这个人的手放在阮软的头上。

阮软眼眶还微红,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以为这个男生是专门来安慰她的。

“离我未婚妻远一点!”

慕夜然猛的退了邵瑜一把,愤怒的像一头动怒的狮子,死死盯着他。

“未婚妻?”

邵瑜饶有兴致的看了阮软一眼。正好捕捉到她脸上的冷笑。

几乎是一瞬间,她顿时变脸,无措的拉住慕夜然,“不是这样的,我刚才不小心撞到他了,跟他没关系。”

阮软微微垂下了头,替他辩解着。

邵瑜唇角勾起,目光转向慕夜然。

这个人他认识,慕家的继承人,倒是没想到他的未婚妻会是这么有趣的人。

余光瞥见不远处等候的车,阮软看向邵瑜,匆忙道:“抱歉,我先走了。”

她转身迅速朝着那边走去,坐上车就回家了。

慕夜然见人都走了,知道自己是误会了,可他才不会道歉,顿时甩手离开。

邵瑜的目光追随着那辆车远去,脸上的笑意更深。

回到家,阮软进了洗手间就开始洗手,用来捏住慕夜然衣角的那只手洗的通红,连皮都快要被搓下来了。

真的是讨厌,干嘛要来找她。

浪费心情浪费表情。

身边的手机叮咚一声亮起,阮软点开,发觉是她要的东西到了。

看着照片上的两人,她笑了笑。

第二天一早,阮软刚吃完早餐下楼,就看见门口听着一辆不属于她家的车子。

但看起来挺眼熟的。

车窗降了下俩,后座上熟悉的面庞顿时暴露在阳光下。

阮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上车!”

慕夜然近乎命令的口气说道,不容拒绝。

阮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甜美动容。

“然然!”

陌生的声音忽然在身旁响起。

阮软转头一看,居然是昨天的那个人。

慕夜然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别人来接她。

邵瑜率先下车,伸手拿过阮软的书包,另一只手就牵着她往车上走去,全然当慕夜然不存在一般。

“乔然!你敢上他的车!”

慕夜然气恼的看着两人,她居然没有选择自己!

另一边,邵瑜已经护着阮软的头上了车,他回头对着慕夜然挑衅一笑,随后转身上车吩咐司机离开。

慕夜然原本是打算接阮软一起上学,却没想到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截了胡!

阮软低着头,没有说话。

邵瑜见她这幅模样,似乎也不在意。

“你叫什么名字?”他道。

“你不是知道吗?”

刚才下车的时候,喊的她然然,不过她可不记得原主认识这个人。

“我叫邵瑜,你记好了。”

第5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5

“我知道,你不喜欢慕夜然,所以你不用装了。”

邵瑜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她调查了个清清楚楚,自然知道她这段时间做了什么。

阮软垂下的眸子划过几分冷厉,却还是装傻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闻言,邵瑜似乎也不急着拆穿她。

见她一副迷惘无措的模样,他心思一转,变开口道:“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跟我订婚。”

“你……”阮软抬起头,看向他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你知道,我有未婚夫。”

邵瑜轻笑着,配合着她演戏。

“但是他不爱你,不是吗?他宁愿喜欢一个刚见面没几个月的人,也不愿正眼看你一样。”

“我对你一见钟情,但我不强迫你,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

下了车,阮软手里还拿着一枚戒指,那是邵瑜给她的。

她饶有兴致的看着离去的背影,眼底满是兴味。

这样的人接近她有什么目的呢?

他明明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演技,却依旧陪着她演下去。

阮软忽然笑出声,森冷的有些可怕。

既然游戏开始,可不要半途而废才好,不然她就把他们都变成人偶。

想到这里,阮软的心情更加愉快了。

慕夜然随后就到了,他几乎是迅速追上了阮软,伸手猛的拉住她,力道大的让手腕瞬间红了一圈。

“你这是什么意思?欲擒故纵吗?”慕夜然冷笑一声,一双黑眸阴沉的可怕。

阮软脸色煞白,想要抽开手,却不想被捏的更紧,她疼的到抽一口气。

“慕夜然,我说过,我们结束了。”她眼眶顿时一红,倔强隐忍的看着他。

慕夜然似乎是天生反骨,阮软这段时间的冷淡反抗成功让他对她上心。

“结束?我们还有婚约,你想都别想!”他猛的甩开阮软的手,她被这力道踉跄两步才稳住身体。

“慕夜然!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不好吗!”

阮软终于忍不住哭了,精致的脸上隐隐绝望,却又混杂着莫宁希望,明明是两种极端的情绪,却完美的体现在一个人身上。

滚落的泪珠如同滴在慕夜然心里,烫得他心尖一痛。

“你休想!别想我就这样放过你!”慕夜然有些恼怒,心底的情绪让他有些失控。

他烦躁的转身离开,留阮软一个人在小路上。

而在不远处的树下,一个温婉的女孩安静的站在那里,眼底尽是不可思议

阮软转头,俩人的视线正好在空气中相遇。

原本情绪复杂的小脸上顿时晴朗起来,她慢悠悠的朝着温灵语走去。

温灵语偷听被发现,下意识的有些手足无措,更何况她刚才听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事情。

这个女孩居然真的是慕夜然的未婚妻!

她看着阮软慢慢朝着自己走来,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此刻她居然莫名觉得朝着她走来的是个恶魔!

“你刚才……都听见了?”阮软笑着,笑意不达眼底,带着几分冷意。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听……”

“你就是温灵语吧?”

阮软打断她的话,眼神微微嘲讽。

“你听见了,我才是他的未婚妻,而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第6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6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我都知道。”

阮软笑得张扬,哪有刚才在慕夜然面前的脆弱模样!

温灵语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女人刚才是故意装给慕夜然看的!

“男人嘛,时间久了总会喜欢撩撩外面的野花野草,这很正常,只要过段时间他们就会知道谁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阮软的意思很清楚了,她不过是慕夜然一时兴起找来打发时间的人。

她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

温灵语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阮软是慕夜然的未婚妻的话,那她在他心里又算什么。

怪不得,怪不得他不肯将两人交往的事情公布,怪不得他总是对“乔然是他的未婚妻”这传言闭口不言!

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是真的!

温灵语顿时明白自己被欺骗之后,眼眶一热,喃喃着:“骗子,我不相信。”

结果她成了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了吗?

她似乎不敢面对这一切,转身就跑开了。

【小可爱,咋们这样是不是不好啊?】小幺见她哭着跑了,有点不理解阮软这么做的理由。

阮软甜甜的笑着,诱哄般的声音轻轻响起:“慕夜然还跟我有婚约呢,我不解除婚约,两人之间总会有瓜葛,会影响做任务的。”

她说的十分诚恳,理由充分,单纯的小幺一下就被忽悠过去了。

她点点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随后,小幺跟阮软聊了几句,就下线了。

阮软是她绑定的第一个宿主,自身能量已经不足,她需要暂时沉睡一段时间。

得到这个消息,阮软更加高兴了,迈着小短腿一蹦一跳的朝着教室去。

放学之后,邵瑜特地来班上等阮软一起回家,他不知道从哪知道了乔父不在家的事情,非要去她家里玩。

阮软拒绝也没用,他有几十种办法可以进乔家。

而此刻,慕夜然则是思考着关于阮软的事情。

他在思考,自己对于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明明只是个联姻对象而已,为什么他会如此在意她的情绪。

慕夜然当然不知道,阮软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他爱而不得!

对付不同的人,她有自己的那一套。

宰了慕夜然显然不是她的手段,她更喜欢看人愤怒、悲伤、绝望。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

邵瑜瞧着身边的少女一直笑着,似乎想到什么令人愉悦的事一般。

阮软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眼底深处却是一阵思虑。

到家之后,阮软可不打算招待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随便拆开一袋零食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手边还放着一瓶可乐。

邵瑜挑了挑眉,伸手就要去拿她手里的东西。

阮软忽然跟炸了毛似的死死护住零食。

“你干什么?要吃什么自己去买。”

她抱着零食袋子往旁边挪了挪。

邵瑜却笑出声,眼底染上淡淡的笑意。

“给给我吃?”

“不给!”

阮软暴露本性,都回家了还演个什么?

“是吗……”邵瑜垂眸,低喃一声。

“你信不信我跟你爸爸告状?”

阮软一愣,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

谁给他的勇气告状的!

第7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7

阮软瞪了他一眼,真不知道他作为一等世家的继承人怎么会如此厚脸皮。

邵瑜低笑出声,如海边的细沙磨人耳畔。

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他还从没见过有如此多面孔的女生。

家里没请佣人,所以乔父离开之后家里可就没人做饭了。

乔父原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稍微锻炼一下阮软,省得她以后出了社会就啥也不会了。

结果她倒好,买了一堆零食在家抱着啃。

做饭?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能学会了。

她只会在锅里下毒。

邵瑜自然也发觉了她不会做饭的问题,看着外面的天色忍不住皱了皱眉。

此刻,阮软却已经开始逐人了。

“你到底走不走?我家没地方给你住。”

她皱了皱眉,似乎是有些不喜。

邵瑜忽然间朝她靠近,仔细打量着她的眉眼,少女肤白如玉,透着健康的红润,脸上的绒毛透过光隐约可见。

还未褪去的婴儿肥让人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阮软眸光渐深,宛如黑夜中的一头饿狼,死死盯住了自己的猎物。

邵瑜捕捉到她眼底的情绪,心底忽然就升起了想要恶作剧的心思,原本捏着她的脸的手忽然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倒,整个人就压在了她身上。

阮软笑了,如同四月的太阳一般明媚。

落在沙发旁边的手里不知道从哪忽然变出一把手术刀,折射出一道刺骨的寒芒。

“乔然,不如你跟我试一下吧。”邵瑜却道。

低垂的眼睫下,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作为一个庞大家族的继承人,冷漠或许是常态,但在他身上却是一种病症。

对任何人感觉到不到任何感情,他的世界就像是一个白茫茫的空间,空荡荡的一片。

阮软是他十几年来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不一样的人,这种感觉很强烈,也很奇妙。

或许这可能就是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邵瑜不确定自己对阮软的感情,所以他想试一试。

看她是否真的特别。

“试什么?拍拖吗?”

邵瑜挑了挑眉:“你同意?”

“不结婚可以考虑。”

闻言,他皱了皱眉头,放开了阮软坐起身来。

几乎是一瞬间阮软手里的手术刀就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阮软看着他思虑的模样,刚才她那样说也只是一时兴起。

毕竟她这只可爱的小天使还从没有谈过恋爱。

也是,人都死光了还怎么谈?

“不行,你必须跟我订婚。”

想了半天,邵瑜只得到了这一个结果。

空气的温度仿佛瞬间降到了冰点,阮软眯了眯眼睛,不在看他。

要求这么多,真烦人。

“叮咚!”

门铃忽然响起了。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阮软眼睛一亮,她点的炸鸡翅到了!

她飞快的起身去拿了外卖,袋子里的香味一进屋子就散了开来。

邵瑜闻到这个味道顿时就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些不喜。

她怎么就吃这些垃圾食品?

他两步上前,一把夺过阮软手里的袋子,语气不容置否:“不许吃。”

他把东西往厨房上面的柜子一放,确定她拿不到之后,就开始在冰箱里找食材。

第8章 您的戏精已上线8

阮软的心情不太美妙,准确来说她现在有点生气了。

而她生气的后果一般都很严重。

转眼却见邵瑜居然清理起食材来,邵家的小少爷居然也会做饭?

看着邵瑜熟练的动作,原本准备给他一点教训的的阮软暂时收了手。

要是做出来的东西不和她口味的话,那她就给他下毒然后再丢到外面喂蚊子去。

阮软在客厅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他全部弄好了。

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只是很普通的三菜一汤,虽然其貌不扬但是闻起来很香。

她估计是饿了看什么都好吃。

阮软拿起筷子尝了一口他烧的鱼,手上的动作确实猛的一顿,看向邵瑜的眼神也染上了几分探究。

“怎么?不和胃口吗?”邵瑜见她停下筷子,忍不住问道。

他还是第一次给别人尝试自己的手艺。

说不期待都是假的。

阮软微微低头,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来。

“很好吃。”

轻声的回答中带上了几分沙哑,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他做的菜的确很好吃,也让她十分满意。

她倒是没想到,居然还能在尝到这种熟悉的味道。

阮软安静的吃完这顿饭,眼底肆虐的疯狂被垂下的眼睫敛住,垂下的手都忍不住颤抖。

看向邵瑜的眼神染上了不一样的光芒。

阮软站起身,小声道:“晚安。”

洗漱过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把门反锁了,浑身却是再也压制不住的复杂情绪。

真像!

太像了!

她居然这一刻才察觉到。

当初,也曾经有这么一个人的忽然出现在面前,救她于水火之中,屈尊纡贵照顾她。

最后……再亲手将她推进了深渊!

只不过现在,她不在水火之中,她的面前也不再有深渊。

因为她自己就是深渊!

阮软笑出了声,在格外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阴森可怕。

这个男人还真是有趣,她该拿他怎么办才好呢?

阮软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布偶,整个人倒在床上,挨着布偶的她睡得格外安心。

一觉起来之后阮软发现,邵瑜昨天晚上并没有留宿,他回家了。

她随手拿起冰箱里的面包牛奶,就背着小书包上学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邵瑜都会去她家里给她做饭吃,吃过饭之后就会离开。

对此,阮软并不排斥。

吃现成的还不好?

晚上,阮软照常吃着现成的饭菜,手机忽然亮起。她微微侧目瞥了一眼,勾唇一笑。

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第二天一大早,阮软去了学校之后,发现不少人都在刷着手机,姜云雯更是早早地等在了那里,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

这段日子阮软都是踩点上下学,她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阮软。

平时聊天的时候,阮软也只是回复学习忙碌。

姜云雯一见到自己,猛的起身就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她拉着阮软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她打开手机,划到一个页面,十分紧张的说道:“然然,温灵语公布跟慕夜然关系的这件事你看了没有?”

姜云雯把手机给了她,她看了一眼,浑身都僵住了。

“这……这不可能!”

快穿:我的戏精宿主 主角: 阮软, 妖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7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