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又黑化啦 主角: 唐嘉, 乔暮晟

快穿:男主又黑化啦 主角: 唐嘉, 乔暮晟

第1章 重生归来

天空乌云密布,很快便开始下雨,周围狂风大作,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又恢复了平静。

【你死了,你死了,你死死死死死死了……】

嗡嗡嗡……

脑海里一直有个呆萌的声音在重复一句话,就像是复读机一样,吵得她皱紧了眉头,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坐着,看着眼前这躺在床上的男人发懵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你死了,你死了,你死了,你真的死了……】

我这是在哪里?我不是死了吗?被那对狗男女灌酒最后导致酒精中

抢救无效而亡,而她财产和公司股份全被那两个贱人转移了。

【看来你喝酒喝的断片了,让本系统来帮你恢复恢复记忆!】

嗡嗡嗡……

许多破碎的片段零零散散的涌进了脑海,那画风瞬间简直凌乱不堪。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还绑定了一个系统君,她这是重生了吗?

迅速的从床上坐起来,她的手上还扎着针此刻正在输液,耳边传来跑步念口号的声音非常整齐。

她现在的名字叫唐嘉,是被继父扔进部队锻炼男子气概的,她随妈妈嫁入唐家,他们总是说她弱不禁风的像个娘们,还特意嘱咐部队领导狠狠的操她不用客气。

然而她就在大热天的跑步跑到中暑进了医务室……

死而复生,她该不会变成男人了吧?想到这里是部队完全有这个可能性。

“啊……”

唐嘉一声惊呼,迅速的拔掉手上的针跳下床摸着自己的胸.部,平的?OMG?

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裤腰带脱掉外.裤和小内.内,唐嘉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额头上都开始冒冷汗了。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她不自觉的又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好家伙居然女扮男装在军营里鬼混,还没有被人发现?她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啊?

想她当红四小花旦之一的女星,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偏偏脑海里的记忆告诉她不能离开部队,更加不能让人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解开迷彩服的口扣子,唐嘉看见缠在胸口的白布条,绑的这么紧也难怪这家伙会中暑,简直就是在自作孽!

咚咚咚——

随着敲门声走进来一名皮肤黝黑的小兵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冰水,“小唐你醒啦?赶紧把这冰水喝了解解暑,队长说了如果你没有大碍的话,一会继续绕操场把三十圈跑完!”

“谢谢你啊!”

唐嘉接过水杯猛地灌了几口冰水,舒服的用手豪爽的擦了一下嘴角

目送这名小兵离开医务室,她又不是脑子秀逗了没事跑出去找虐?

中暑昏倒多好的借口啊,她要去睡一会,天大的事等她睡醒了再说……

医务室里弥漫着一股西药味,这边唐嘉刚刚躺到病床上准备美美的睡一觉,那边房间门就被人粗鲁的踹开了跟着就听见那皮鞋走路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碰……

一个黑皮鞋印落在了唐嘉的臀部,就这样毫无预警的被踹到了地上,刚想要发飙却看见来人黑着一张脸,她顿时变得比兔子还乖,身体本能的畏惧眼前这个男人。

第2章 服服帖帖

乔暮晟性子冷脾气暴18岁就服兵役,两年前空降到苍穹营,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升为苍穹营的执行长,期间受的辛酸和努力完全无法想象,当年多少个小兵对这个空降来的人心存不服?还不是个个被这个活阎王整的服服帖帖的?问问现在营地里还有谁敢对他说个不字?

“乔爷……我……”

“没死就给我去操场跑步”

“是,我这就去!”

看着男不男女不女的小兵,完全没有一丝男子气概可言,叔叔把这家伙丢给他操练,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了?

唐嘉一路从医务室跑到操场,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脑子里传来很多关于这个长官的严厉操兵手段,她本能的打了一个冷颤,这个人虽然是个大长腿帅欧巴,可是也只能骗骗那些步入青春期的小妹妹好吗?

【叮咚……系统君友情提醒你宿主,你的生命值还剩下三天,是否要接主线第一个任务?】

“啥?”

唐嘉气喘嘘嘘的停下脚步,双手掐腰站在操场上,脑海里出现了一连串蓝色字体,她不是重生了吗?为什么还有接任务这么一说?

“混蛋,既然让我活了,为什么我的生命要通过做任务才能继续生存下去?你别逗我了行吗?”

【宿主,说话请注意礼貌,没有本系统君你现在已经躺在火葬场了,哪里还有机会在这跟本系统我大吼大叫的?】

嘘嘘嘘……

系统君的声音刚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一连甚是刺耳的口哨声音。

“喂……那个谁……前面的新兵蛋子……说你呢!愣着干啥?就是你……不要挡着我们跨越400米障碍!”

嘘嘘嘘……

唐嘉微微蹙眉用右手的小拇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转过身惊觉自己挡着别人了,看着那一个个男兵盯着自己,着实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对着前面队长敬了一个礼给对方让了一个道出来继续跑她的步……

“那个谁系统君……我现在没功夫理你,我还有29圈没跑呢!跑不完你给我饭吃啊?”

【……】

经过两个小的慢跑,唐嘉跑完步以后已经是傍晚了,此刻的她香汗淋漓腿脚发软上气不接下气,强烈的饥饿感使她跑向部队的食堂,远远的就看见前面排着队等待开饭的人起码有几百号人……

更让她感到吃惊有趣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拿着一个锅铲,胸前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围裙,指着前面一只只黑色的狼狗喊着名字,“雄雄,LUCKY,艾莉卡不要插队……”

说也奇怪,这位大叔刚刚说完,那三只警犬便迅速的叼着自己的饭盆跑到最后面依次排队去了。

“这才对嘛……你们都是部队里的精英,狗粮和饭菜管饱,不像隔壁那些小兵,去晚了可就没得吃……咯!”

听出大叔的言下之意,唐嘉连忙站起来屁颠屁颠的跑到了食堂里,发现这里的食堂真的不是普通的大,几百张圆桌上大约都放着三菜一汤,小兵们有的拿着馒头啃咬,有的端着米饭埋头猛吃,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

第3章 太过分了

酱油干炒辣椒,西红柿炒鸡蛋,一盘炒青菜外加一大碗紫菜蛋汤,这些菜看着就没有食欲,为什么这些人吃的这么香?

排队好不容易轮到唐嘉,打饭员面前的竹筐里就只剩下两个白面馒头了,旁边的饭锅里只剩下几粒米饭……

就在这时候竹筐里出现一只手想要插队抢馒头,唐嘉眼明手快的抢到了一个馒头,跟宝贝似的护在自己的怀里,深怕被人抢了去……

排在最后的两个新兵蛋子用哀怨眼神看着唐嘉,肠子都悔青了!

食堂里只有吃饭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说话,别说部队里的纪律真不是普通的严。

唐嘉拿着馒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看着那些桌子都坐满了人,她拿着一双筷子可怜兮兮的想要凑进离她最近的桌子夹一口西红柿鸡蛋来吃,却被旁边站着夹菜吃饭的士兵挤到了一边,气的她想要揍人。

“喂,你干嘛挤我?”

唐嘉不甘落后的用自己瘦弱身体想要把那两个壮硕的小兵挤走,可惜却忽略了她小女子的力气对人家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

几番努力之下唐嘉惨败,其中一名新兵卷起自己的袖子,拍着自己胳膊上的肌肉,一脸怒容,扯着嗓门粗声粗气道,“怎么?你有意见?”

“我……我……野蛮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夏日的晚上实在是有点闷热,训练了一天,新兵们难得有点时间自由活动,大伙跑进自己的宿舍就是呈大字形一躺,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有的甚至开始抱怨起来了!

“为什么我们国家18-30岁之间男子都要服兵役,我的人生都要葬身在这里了……”

“瞧瞧这里一个妹子都没有,全部都是些大老爷们,日子了无生趣哦……咦?小唐你回来了啊?走……哥几个一起去洗澡!”

唐嘉刚刚回到男生宿舍,就被几个室友架着走了出去,这不看着他们拿着内衣裤要去洗澡,吓得急忙想要拒绝他们的邀请。

“不不不……几位大哥……那个……要不你们先去洗吧!这会儿人多,我怕挤!”

“哦……哦……哦……怕什么,人越多顺便打个水仗,多爽快?咱们是打不死的小强,要在逆境中寻点乐趣!”

几个穿着迷彩服的新兵蛋子起哄的将唐嘉架到了水房,看着那一个个光着膀子,穿着小裤衩的男生正在洗冷水澡,唐嘉瞬间脸就红到了脖子。

别说她纯情,上辈子就算身在复杂的娱乐圈,她也是洁身自爱的小雏菊,这会看到那么多男生只穿着一个小内内,那腰腿间的勃起真是令人害臊。

其中一个挺阳光的男兵拿着自来水管就往唐嘉身上喷水,一脸的兴奋。

“你们太过分了,说了我怕挤,要洗你们自己洗!”

唐嘉用手拍着身上的湿衣服,怒视这几个室友,感觉他们是不是外星人还是怎么滴?听不懂人话吗?气的她跺着脚就往外走,搞的那几个男兵一脸懵逼。

“我怎么了?哪里惹他了?他不是罚跑一下午吗?我帮他冲澡也有错?”

第4章 立正稍息

“啧啧啧,本来就长的像娘们,他刚刚那样扭捏跺脚的样子,看的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男兵放下自来水管开始脱迷彩服露出健硕的胸膛,听见室友的抱怨,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想开点吧!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长不到一米七已经是一级残废了,你在说他娘娘腔,积点口德吧!”

出了水房,唐嘉坐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繁星,周围有几个班的小兵正在操场的路灯下唱军歌,歌声在整个军营里缠绕……

一直到大家兴致勃勃的离开,唐嘉才回宿简单的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偷偷摸摸的去了后山。

苍穹营的后面紧挨着一座大山,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形成这里独有的地理环境,根据脑海的记忆熟悉来到山后面的一处山泉池,唐嘉看了看周围,迅速的脱掉衣服下了水!

泉水碰触到她那细嫩的肌肤时,真的是来了个透心凉,瞬间将一天的烦闷都化为虚有。

“啊……舒服……终于可以洗掉身上这黏黏的汗渍了……”

在水中解开胸前的束缚,一圈,两圈,三圈……当释放出胸部的两只玉白兔时,那种憋闷的感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唐嘉靠在一块岩石上,用手往肩膀脖子处撩水!

哗啦啦……

清泉水顺着山岩的缝隙一直从山顶流淌下来……

放松了神经后,唐嘉不知不觉靠在那块突出的岩石上睡着了,头部枕在胳膊上,胸部以下都浸在水中,隐约能看见那小蛮腰和纤细的双腿。

其实对于女人来说唐嘉的身材比例可谓是非常完美,几乎没有一丝赘肉,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就太过于单薄,个子只有一六五!

朦胧的月光下,远处的树林里窜出了几十几名身穿迷彩服戴着墨绿色头盔的老兵,他们的肩部背着各种任务工具,迅速的在草地上整齐的排列好,这个时候从一旁的竹林里走出一位身穿灰黑色迷彩的男子。

乔暮晟目光逐一盯着部队的前排精英,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精光,长而浓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让人遐想连篇……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月光下他那修长的身影印草地上,别看他不说话,霸道冷漠的气质让人不自觉的感到不安。

“全体队员,立正,稍息,你们都是部队里的精英,在这里不需要废物,前面的山顶插着十面小红旗,是时候考验你们的夜视能力,拿到旗子者可以参加上面安排的秘密任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不管,我只看结果!”

“是,执行长!”

“是,执行长!”

雄厚的男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空,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的山脚下跑去,十面旗子分散插在不同的地方,这个是非常考研大家的夜视能力的,只有准确的掌握方向才能顺利的脱颖而出!

陡峭的山壁上生长着一些珍贵的药材,岩石上长着许多青苔,二十几名士兵迅速的拿着从悬崖上垂下来的麻绳扣在腰间,然后迅速的往上爬,中途有个几个士兵因为脚底打滑掉了下来,还好有腰间的绳子保障安全,这才捡回一条小命,但是相较于其他人这几个就落后了很多。

第5章 堪称尤物

即使是这样,这几个小兵也不甘落后,抓起绳子继续往上爬没有丝毫懈怠,那些已经得到旗子的士兵纷纷抓着绳子顺着崖壁往下爬,眼见所有的旗子都被人拿在手中,崖顶上却出现了令人诧异的一幕。

十几个人抢夺一面小红旗那是怎么样一个场面?

“放手,这旗子是我先拿到的!”

“别开玩了,没听执行长说吗?用什么方法得到小红旗并不重要,他只在乎结果!”

“就是,谁抢到这旗子就归谁!”

崖顶上,争夺之声不绝于耳,大家谁也不让谁,那九个率先拿到旗子的士兵纷纷站在下面昂着头替那几个人干着急。

“喂……你们干什么呢?还不快下来,这样太危险了!”

“就是,快点下来……有什么比命重要的?”

一时之间山脚下呐喊声不断,终于将正在泉水池里泡澡的唐嘉吵醒了,只见她伸出柔荑揉了揉惺忪的双眸,忍不住朝着声音的源头望去……

这一望可不得了,这里啥时候多了这么多人了?

唐嘉的脸色顿时煞白,两只手胡乱的在水中把白布条搓洗干净,哪里还顾得上是不是湿的?赶紧将自己的胸部包裹住……

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正在滴水,唐嘉这边刚刚穿上短裤和迷彩服,就听见几声嘶吼。

“啊……”

“啊……”

三名小兵在抢夺小红旗的过程中不慎从崖顶上掉了下来,不过好在他们的腰间系着安全绳,以至于就这么倒挂在山体上来回摇晃着。

“那个……战友能否帮帮忙,把我们几个放下来?”

唐嘉还没来得及穿裤子,就看见几个人在她面前晃悠,吓的她咬紧了自己下唇,才勉强阻止自己惊叫出声。

“哦……好……你们等等!”

穿上军靴的唐嘉好心的把这三个部队精英放下来,完全不知道此刻背后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她瞧,而且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

本着好奇的心里,乔暮晟最后也走到这里,那些小兵本能的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额……”

“额……”

最前面的几个士兵不堪诱惑,当场就开始流鼻血,看见他们的执行长过来了,连忙昂起头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脸色绯红!

这个……那个……实在是太丢脸了……

其实真的不怪这几个小兵把持不住,因为唐嘉此刻外衣半敞露出了她的小香肩,白嫩纤细的双腿让人一览无遗,最要命的是她的头发还在滴水,较好的容颜此刻因为救人来回跑有些微红,剧烈奔跑使她粗喘着气,胸前剧烈的起伏着。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乔……乔爷……我……我……洗澡……”

唐嘉看着黑着一张脸的乔暮晟,赶紧低着头,咬着自己的唇瓣,双腿本能的夹紧,阵阵凉风袭来,她忍不住动了动腿,殊不知这样的举动多么的喷血。

“这不是新来的小兵吗?瞧瞧这身材要是女人简直就是魔鬼身材!”

“啧啧啧……尤物尤物啊!”

第6章 扭扭捏捏

“我以为在外面才能看到身材这么火辣的美女,没想到咱们苍穹营还真是卧虎藏龙,虽然不是女人,但看看也解渴啊!”

耳边不时的传来调。戏的言语,乔暮晟眯起眼睛厉声呵斥,“全部给我后退十米,抱着头转过身去蹲在地上,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回头,否则军法处置。”

“是,执行长!”

“是,执行长!”

众人齐刷刷的后退至十米,乖乖的抱着头蹲在地上,乔暮晟看着自己的是手下,满意的转过身盯着这个烫手山芋,看见她咬嘴唇扭捏样子就跟女人似的,完全没有一点男人的阳刚之气!

“不许咬嘴唇!”

月光下,唐嘉抬起右脚鞋尖着地点了几下,两只手背在身后互相拽着手指,有怨言也不敢发作,憋屈的松开自己的唇瓣,瘪着嘴巴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不许哭,跟个娘们似的,你继父把你交给我,你皮给我仔细点,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里来洗澡,破坏我军营的风气,明天给我去营地里浇菜,不浇完不许回来……”

夜风呼呼的吹着,唐嘉感觉一阵阵冷风直袭她的小内内,连忙夹紧腿用手及时的按住自己的迷彩服,一脸害羞的抬起头看着乔暮晟,现在的她没有穿裤子,完全没有一丝安全感。

她真的害怕乔爷一言不合就罚她脱光衣服裸.跑,那她是女人的这个秘密可就穿帮了!

乔暮晟看着唐嘉的动作,顿时用手揉着发疼的额角,这家伙从里到外,无论是气质还是言谈举止没有一点男子气概,他当兵这么多年可以说第一次训这样的兵,看着就让人来气。

“赶紧穿好裤子给我滚回去!”

“是,乔爷!”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微妙,唐嘉弯腰从地上捡起迷彩裤,左脚踩着右脚的鞋跟把鞋子脱掉,中间不忘看看乔暮晟……

她居然当着黑阎王的面穿裤子,整个小心脏都在颤抖,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这边刚刚穿好裤子,准备穿鞋子的时候一脚踩到了裤角,整个人就这样失去平衡重重的向前栽去……

“啊……”

随着这一声惊呼,十米开外的精英士兵纷纷抱着头侧过身朝后张望,这一看可把他们的魂都吓没了。

那个不男不女的小子居然扑倒了他们的执行长,最可怕的是嘴唇还好死不死的亲在他的脸上,这不一个个全都站了起来只想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瞧个够本。

“这也太重口味了吧?”

“刚刚我就觉得这小子男生女相,我看他十足十的就是个同性恋,可惜了咱们执行长,这次牺牲也忒大了点!”

“你胡扯什么?要是被执行长听见小心你的屁.股,咱们长官肯定是被迫的!”

远处的草地上,唐嘉整个人都压在乔暮晟的身上,纤细的双手按在乔爷的胸膛上!

胸膛紧实的触感让她有那么一丝的闪神,这乔爷的身材真不是盖的,可能是长期训练的缘故,身上居然没有一丝赘肉,绝对完胜外面那些小鲜肉!

第7章 柔软触感

想归想,此时她的脑海已经出现了无数种可能,她怎么就这么蠢呢?乔爷会不会扒了她的皮啊?

笨拙的想要起身,却发现她的裤子勾住了乔爷的皮带,她越挣扎想要摆脱他,这身下的裤子越拽不出来。

柔.软的身体与之摩.擦,唐嘉急的都快哭出来了,突然发现身下的人某处渐渐有了变化……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乔暮晟收敛目光,双手紧紧的扣住唐嘉的双肩,一时竟忘记了将她推开,士兵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全被他听见了,头一歪投以犀利的目光,吓得那些小兵赶紧转身瑟瑟发抖的抱头蹲着。

该死的!

四目相接,乔暮晟这一刻真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家伙身上有一种特有的体香呢?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还有手下那柔软的触.感,居然比女人的身体还要令人热血膨.胀!

脑海里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沉沦在这家伙的温柔中,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男人怎么可能对男人感兴趣呢?

活了二十几岁,他自认为自己的性取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看?还不赶快从我身上下去?”

“啊……是……我这就把裤子拽下来!”

唐嘉以闪电般的速度坐在乔暮晟腹.部,扒拉着手中的裤子,顿时惹来他一阵闷哼“恩……”

停下手中的动作,唐嘉一脸无辜的盯着躺在她身下的人,不太确定的问道,“乔爷,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这对话是不是太令人遐想连篇了?瞧瞧后面那一个个士兵嘴巴张的老大满脸懵逼,他们的执行长是多么厉害的人物?

不,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他们眼花看错了,耳朵也幻听了……

乔暮晟简直有点受不了眼前这个人了,粗鲁的推开唐嘉,瞬间造成他的裤子破了一个大洞,像是掩饰自己的情绪般,他烦躁的站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脚揣在唐嘉的臀.部,顿时她的白色小内内就出现了一个泥土脚印。

“磨磨蹭蹭的干嘛?还不快滚?”

“是……乔爷,我马上就走!”

再也顾不上裤子是不是破了一个大洞,唐嘉拧着裤子就委屈的往军营里跑去,嘴巴里还不时的嘀咕。

“真是的,我又不想裤子勾住你的皮带!”

“跟你单独相处,都不知道要死多少细胞!太他妈悲催了!”

风呼呼的吹着,周围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看着唐嘉狼狈的背影,乔暮晟一甩刚刚抑郁的心情,转过身掐着腰走到十米开外,将那背对着他的二十几个精英小兵全部踹在地上。

“叫你们蹲着,还敢给我起来?”

“漠视军令,全部给我排成一圈蛙跳,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

“是,执行长!”

“是,执行长!”

翌日,天刚蒙蒙亮,军营里就出现一连串口哨的声音,大家穿衣梳洗也就几分钟的时间,纷纷将自己的被子叠成方块被,很有秩序的从床头拿着帽子就跑了出去。

第8章 太瘦弱了

整整十分钟的时间,教官就站在操场上点名,新兵这次一共招了一百多人,唯独叫到唐嘉的时候没有反应。

“唐嘉,唐嘉呢?你们谁和他是一个宿舍的?”

“唐嘉,唐嘉呢?你们谁和他是一个宿舍的?”

队伍中一个穿着迷彩服戴着帽子的新兵上前一步敬了个礼,说话甚有底气“报告教官,执行中罚唐嘉今天在菜园地那边浇粪!”

教官拿着签字笔在本子上画了个圈,指着队伍说,“行了,你归队吧!”

苍穹营北面菜地园——

一大早唐嘉先把自己的裤子缝补好,早饭都没吃就去了菜园地报道,刚进那道铁门就听见一位大叔拿着锅铲指着菜园地附近的空地上指挥着。

咯咯……咯咯咯……

“你们几个小兵,赶紧的把这几只鸡给我抓了,今天咱部队终于能见到一点荤腥了,都给我利落点!”

“是,老班长!”

“是,老班长!”

要说这位老班长以前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只是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伤了腿,部队念他有功并没有辞退他,这不就留在这帮军营种种菜烧烧饭啥的,日子过的倒也不错!

一进菜园地,唐嘉看着那么大一片菜地傻傻的站在原地懵圈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浓的鸡屎味,差点没给她整吐了,赶紧用手捏住鼻子走到那位老班长的面前,“大叔,执行长让我来帮忙浇菜的!”

郭老班拿着锅铲双手环胸,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新兵,啧啧啧……太瘦弱了……也难怪执行长会把她安排到他这里锻炼,长官真是用心良苦啊!

唐嘉被这个大叔盯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为什么这个大叔看她的眼神有点儿不对劲?

“执行长跟我说过了,进了我的菜园地就要好好干活,如果让我发现你偷懒,哼哼!”

碰——碰——

随着两声巨响,老班长拿着锅铲将旁边的木桌拍的凹进去一块,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唐嘉想想都觉得肉疼。

“报告大叔,保证完成任务,保证不偷懒!”

“很好,那你去那边的公厕的后面抬粪水来,把这边的菜都给我浇了……”

话音刚落,一个姓杨的小兵挑着两个粪桶放在唐嘉的面前,嬉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的得意,”哥们走,我带你去挑粪水……

唐嘉默默的跟在这个小兵的身后,她好像说自己跟你没那么熟好吗?

来到部队的公厕后面,那是一个大型的粪池,离的几米远都能闻到那股臭味,唐嘉顿时就捂着嘴开始干呕,难受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呕……呕……”

“小子一看你就是从城里来的吧?这粪水咋了?咱在乡下的时候,种菜全靠它,你以为大伙吃的菜为啥长的那么好?还不都是这肥料灌溉来的?”

唐嘉看着这小兵拿着长杆子舀子从粪水池里舀上来倒进粪桶里,真的有点儿佩服这个小兵不怕脏不怕累的精神,她也有样学样的首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蒙住口鼻,然后从地上捡起另一个舀子开始往自己的桶里舀粪水。

快穿:男主又黑化啦 主角: 唐嘉, 乔暮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157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