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战妃倾城 主角: 沐雨晴, 战凌霄

重生之战妃倾城 主角: 沐雨晴, 战凌霄

第1章 都是骗人的

东陵国,玄武三十年,皇城沐将军府邸。

沐雨晴身穿一件白色云缎裙,发白的唇瓣早已干裂,抿唇间都能舐到血腥味。

尽管如此,她依旧对着那紧闭的房门不断的拍打着,叫嚷着,“放我出去!你们不能冤枉我爹!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们沐将军府!我要见诚王爷!我要见我夫君!”

她的喊声悲怆,拍打门的双手都在发抖,在一阵激动的摇晃间,她脸上佩戴的面纱微微扬起一角,尽是狰狞的疤痕。

沐雨晴被关在这柴房已经第四天了,门外连一脚步声都没有。她原本好看的眸子也渐渐的变得了无生机,犹如一汪死潭。

她多么渴望东郭诚出现,她想着只要见到他,他一定会帮她,帮他们沐将军府洗脱冤屈的!东郭诚可是她的夫君!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的男人!

沐雨晴此刻真的觉得很累,在她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只听“哐当”一声,门开了。

她的双眸蓦地亮了亮!

东郭诚的侧妃古紫烟被下人簇拥着走了进来。

她微微扬起下巴,嘴角勾起,眼底满是不屑。“呵!沐雨晴,你怕是没想到吧,最后的赢家是我,你彻底输了!你们沐将军府也玩完了!哈哈哈~”

她掩唇大笑,丝毫不避讳还站在门边的那些下人。

沐雨晴看着古紫烟这个样子,心里的恨都发泄在了唇上,血滴不断,可嘴角的疼远没有心里的痛。连她的情敌古紫烟都来了,东郭诚怎么还不来?

“古紫烟……是你!是你们古家陷害我们沐将军府邸!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我爹是冤枉的!”说完,沐雨晴心头一梗,喉咙腥甜涌起,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刺目的红。

她爹从从军开始,就一心为了东陵国,怎么会做出弑君的事情,可是皇上死了,还死在他爹随身佩戴的那把剑下……

这是一场阴谋!

还没等沐雨晴缓过一口气,一道熟悉的声音便在她的耳旁响起,“沐雨晴,你看看这是什么?”

抬眸间便看到她的堂妹沐娇儿走了进来,此时她穿着一身明艳的红色,和地面的血色一般,晃得沐雨晴一阵眼疼。

沐娇儿拿着一只玉扳指,扳指上还刻着细小梵文字迹。

这玉扳指是她在沐将军府邸被封,她被困在这之前趁乱交给沐娇儿的。

沐娇儿可是在沐将军府中她最相信的人了,她们一直以来都是姐妹情深的!

她当时还是含泪让沐娇儿把这玉扳指送出去,只有这样,沐将军府才会都一线生机,这玉扳指的来历并不简单,沐娇儿那时还信誓旦旦的,她信了,把全家的生命都寄托在这个堂妹的身上。

可是,玉扳指如今还在沐娇儿的手上!她并没有将玉扳指送出去给那个人!

“沐娇儿!为什么玉扳指还在你这!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帮我送出去的吗!沐娇儿!”沐雨晴红着眼,撕心裂肺的喊着,似是要把心中的愤怒都倾出去!

沐娇儿听着沐雨晴的控诉,眼底没有半分怜悯,她冷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沐雨晴,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没擦亮眼睛么?”

说着,沐娇儿猛地举起那玉扳指,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嘭!”的一声,那玉扳指便已四分五裂。沐雨晴看着那碎片,指甲都深深的掐进肉里。没希望了么?

“想救你爹?想救你们沐将军府?呵呵,今儿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六年前,你娘是我推到水里淹死的,你哥哥是被我烧死的,你的脸是我下的毒才毁的。”

沐娇儿往沐雨晴脸上瞥了一眼,继续道,“我原以为你在王府这些年,是越来越精明了,却没想到,到死还是这么蠢。不过也罢,正好送你们一家下去团聚。”

听着沐娇儿的话,沐雨晴忽觉得心口一抽,五脏六腑都好像拧巴成一团,痛到她快要窒息了!

此刻她才知道是她眼瞎了!竟然信了沐娇儿这么多年!如今她被困这,爹被冤过几日便要问斩,娘亲哥哥遭毒手早死,她真是可笑极致!

沐娇儿往前走了一步,踩在了沐雨晴的手上。

刚刚那玉扳指的碎片有些许落在沐雨晴的手边,她这一踩,沐雨晴的手掌顷刻间就扎在那碎片上。

“沐娇儿!你不得好死!我要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沐雨晴对着跟前的沐娇儿大声的吼道,眼里皆是怒火恨意。

沐娇儿却也不恼,手一伸,就把沐雨晴脸上的面纱弄掉,面纱下,那狰狞的面容触目惊心。“呵,就凭你这张脸,十八层地狱怕也不收你。”

沐雨晴血丝爬满眼珠,发狂的吼道:“我要杀了你!”

她恨啊!

第2章 他真的好狠心

沐雨晴伸手就想要抓沐娇儿的衣角!

沐娇儿眼神一凛,挥手就要往沐雨晴的脸上抽去!

谁知,她的动作在落下的那一刻堪堪停住,眼神也都快速的从憎恶到明媚,踩着沐雨晴手的脚也都放了下来。

就连在一旁看好戏的古紫烟也都微微低了低头,作出一副恭敬的模样。

沐雨晴心里“咯噔”了一下,顺着她们的视线往门口那边看去,果真看到东郭诚抬步走了进来。

东郭诚,东陵国的皇子,弱冠后被封为诚王爷,也是她的夫君。

沐雨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眸当中的泪水不停的打转。

玉扳指没了,她还有东郭诚,他就是她最后的希望!

她像是抱住最后一颗救命稻草般的猛地上前,死死的抓着东郭诚的裤脚。

“王爷,救救沐将军府!救救我爹!我爹没有弑君,他是忠臣啊!这一切都是古紫烟和沐娇儿谋划陷害的!王爷要帮我们沐将军府主持公道!”说完,她也都是紧紧的盯着东郭诚的眼眸的。

只不过,这一看,就看到东郭诚从始至终眼底里有的也只是厌恶,嫌弃。

他冷眼瞥了一下沐雨晴的脸蛋,一甩衣袖就刮在她的脸上,与此同时抬脚往她的心口踢去!

沐雨晴踉跄的跌倒在地面,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东郭诚。

谁料东郭诚接下来的话简直是一盆凉水泼在她的头顶,让她的心都死了。

“要是不借你爹的手弑君,本王怎么会提前登上皇位,他只不过是死后背上弑君的骂名罢了,也算是为了本王的江山牺牲,死得其所。”东郭诚说完,便径直的往古紫烟那边走去,眉眼传情。

沐雨晴双手不断的颤抖,眼神都飘忽着,脸上仅存的一点血色都没了。

“王爷很快就是这东陵国的皇帝,自然是要一位才貌相当的可人儿当他的皇后,那个人只会是我,而不是你这个丑八怪!留着你也是碍眼,你死了,你们沐将军府邸就剩下你那握着兵权的爹,自然是要清理干净,免除后患!”古紫烟笑着说道。

沐雨晴怔怔的摇了摇头,眼泪都顺着她眼角滑落。

她缓慢的往东郭诚那边挪去,白色的衣裙早已沾着通红的血迹。“阿诚,你答应过我会疼我一辈子,有你一天定会护我周全,还会照看沐将军府邸的,你绝对不会背信弃义的!”

东郭诚仰头冷哼一声,“呵!当初接近你这个丑八怪,不过是为了我的皇图霸业,你爹当时还百般阻拦,不就是看不起本王!我忍了这么久,你们终于得到报应了,可知我对着你这张脸,对着你爹那厌恶的表情,我有多反胃!”

沐雨晴浑身一僵,沉默了半刻,便像是疯了一般狂笑了起来,“哈哈哈,都是骗人的!都是虚伪的!我当真是眼瞎啊!看上你这个你狼心狗肺!我们沐将军府这么帮你,你竟反咬一口,把我们家全处死!爹!娘亲!哥哥!雨晴对不起你们呀!当初瞎了眼!是我害了你们呀!”

沐雨晴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随后一口血涌上心头,往前喷去,那血顺势溅飞到跟前的东郭诚的身上。

东郭诚愤怒的看着自己沾血的袍子,大声吼道,“来人啊!拖这个丑八怪下去!执行虿盆之刑!”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沐雨晴浑身都软了。那是把活人扔进布满毒蛇毒虫的窟里,受尽撕咬痛苦而死的狠毒刑罚!东郭诚居然要对她用虿盆之刑?!

还没等沐雨晴缓过神来,她就被门外的人给拖了出去,一阵刺鼻的血腥味瞬间充斥着她的鼻腔。

眼前,一片血肉模糊,沐将军府内的人都被就地处死了。

她看着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在眼前略过,心在滴血,干涩的眼角,竟也留下了血泪。

彼时包裹着她的,只有浓烈的恨意。

被带到那虿盆的时候,沐雨晴没有视死如归的闭上眼睛,而是含笑盯着底下的毒蛇毒虫,她要将此刻被撕咬的疼印在脑子里,待化成厉鬼,一一向他们讨还!

第3章 我又活过来了

“三小姐怎么还不醒!客人快要到了!老夫人都到前厅了!难道要客人和老夫人一起等我们‘金贵’的三小姐吗!还不快来人扯开被子,拉三小姐起来!”低沉的女声像是扯着嗓子在那说着,语气没有半分客气。

随后另外一道柔声响起,话语当中却满是坚毅,“你们谁敢?!雨晴可是沐府的三小姐,你们怎么敢以下犯上!难道就不怕沐府的家规吗!”

“喲,二夫人都会摆起架子来了,可是老夫人早就让三小姐到前厅去的了,如今三小姐还在这边躺着,我们叫醒三小姐,全是为了三小姐着想,二夫人可不要拿家规来吓人。”先前那人阴阳怪气的在那反驳着。

耳朵的争吵声让沐雨晴觉得一阵糟心,那两个人的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就好像上辈子听过的一般。

她撑开沉重的眼皮,眼见跟前那嬷嬷伸手过来就要掀开她的被子。

她只穿着单薄的里衣,门口那还站着两个小厮呢。嬷嬷这般做,根本就不顾她的清誉。

沐雨晴下意识就伸手打掉了这个嬷嬷的企图掀开被子的手,“啪!”的一声,异常清脆。

那嬷嬷没想到她会这般做,猛地就惨叫了一声,“啊~”

门口那两个小厮好奇的往里面打量,沐雨晴想都没想,瞪着门口的那两个人,大声吼道,“滚!”

那两个小厮被沐雨晴的气势给吓到了,连连后退,像极了那惊弓之鸟。这是他们头一次这般,第一次在二房这落荒而逃。

沐雨晴转眸就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人。

刚才那态度语气极差的是后院的管事孙嬷嬷,也是大房底下的人。

那一直护着她的,是她的娘亲,吴子嫣。

在确认了亮眼之后,沐雨晴的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心口莫名的疼。

她不是被扔进那虿盆被毒蛇毒虫撕碎了吗?跟前的人不是早就不在了吗?她怎么还和她们对上话了?

“三小姐你醒了就别在这装睡了,老夫人和客人都在前厅等着呢,都迟了这么多了,老夫人怕是要怪罪的。”孙嬷嬷趾高气扬的说着,完全没把眼前的人当成自己的主子。

吴子嫣欢喜的上上下下打量着沐雨晴,哽咽着说道,“雨晴醒了,醒了就好。”

此时此刻,沐雨晴只觉得脑袋一阵“嗡嗡嗡”作响。

她竟然没有死,还回到了六年前的这一天,她娘亲还在!

她记得,这个时间点,她爹爹去打仗了,听说那是一场大战,过半的士兵都牺牲了,她爹爹也都生死未卜,怎么都联系不上。

沐府里面的人都攀高踩低,想着她爹回不来了,就欺负他们,就是底下的下人都爬到他们头上来了。

在那之前,沐雨晴的哥哥忽然生了一场大病,药石无医。

吴子嫣听说南边有个神医,医术高超,能起死回生,她便咬了咬牙,带着生病的哥哥去求医,沐雨晴便暂时养在了大房那边。

吴子嫣当时也放心不下沐雨晴,可是那大房给她保证会照顾好沐雨晴,老夫人也都点头,她才走的。

谁知,回到这府邸,女儿对她不亲近就算了,还常常恶言相向,母女离心。

这一切都是因为大房那边的人对她煽风点火,里间她和娘亲之间的关系,也让她恨极了亲哥哥。

她信了他们的话,想着爹爹去打仗了,娘亲带着哥哥走了,全家人都不要她了,就剩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

所以这个时候她就更为依赖大房的人,从此和沐娇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沐雨晴脑海当中回顾了一下“前世”发生的种种,再次抬眸,眼里都是决然。

报仇!

第4章 三小姐有些不同

回到六年前的今天,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还是沐府的三小姐,并没有嫁给东郭诚,家里人还在,脸蛋还完好。

沐雨晴此时也都在想,是不是因为她被他们害得太惨了,亦或者是最后她的怨念太重了,老天都看不过眼了,才给她这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无论如何,她要好好把握!

东郭诚,古紫烟,沐娇儿!她一个都不会放过,让他们还“上一辈”的债!

“雨晴?雨晴,你可觉得还好,有没有见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娘亲给你找大夫来瞧瞧?”吴子嫣关切的查看着沐雨晴的情况,就怕她再一次晕过去。

刚才,沐雨晴明明赶着去前厅到老夫人那去的,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竟“晕倒”了,脑袋还“撞”到了地面,流了一点血。

只有“前世的”沐雨晴知道,这一切都是沐璇儿捣的鬼。

沐璇儿是沐娇儿的姐姐,是大房所生的嫡女。

这沐璇儿自生下来就嚣张跋扈,恃宠而骄,最大的爱好便是欺负她。

这一次也是沐璇儿的手笔。

她就是故意拿石头砸沐雨晴的脑袋,把她砸晕,想让她去不了前厅,使她让在老夫人面前留下坏印象,事后还窜通大夫,说成沐雨晴自己摔倒。

那会儿在路上的时候,沐雨晴身边的丫头都被各种理由叫走了,后来还是沐璇儿和她一起前往的。

后来沐雨晴“晕倒”,沐璇儿自己赶去前厅了。

老夫人叫她们去前厅,不为别的,只因今天家里来了贵客,酷爱书法。

老夫人便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炫一下她们几个人的书法。

虽然他们沐府算不上什么达官贵族,可也算是清流之臣,平时对底下的嫡女那都是会找先生教琴棋书画的。

老夫人在那之前就品鉴过她们的书法水平,自然是摆得上台面才敢在客人跟前“献丑”。

在前一世,她被沐璇儿砸晕,还被孙嬷嬷扯了被角叫醒,底下那两个小厮见着她那狼狈样,在之后都道人诟病。当然,这都归咎于有人大事宣扬的结果。

醒来之后,沐雨晴就急急忙忙的拿着之前准备好的书法作品到前厅去。

怎么知道……她先前写好的书法作品早就被沐璇儿掉包了,换成了一副歪歪扭扭字体的作品,展开的时候沐雨晴也是震惊无比,吓得都说不出话来。

口才不好的她更无法替自己辩解,老夫人勃然大怒,埋怨沐雨晴当着客人的面丢了他们沐府的脸面,让人拖她下去杖责,还关禁闭。在那之后沐娇儿便来“雪中送炭”,沐雨晴更是感激不已。

想到这,耳边不适时的响起一阵骂声,“三小姐还有空在这发呆?!怕是翅膀硬了,都不听老夫人的话了,老夫人现在还在前厅等着呢。”

孙嬷嬷白了沐雨晴一眼,眼底都是不耐烦。

沐雨晴收回了自己的回想,起身十分淡定的穿着鞋子,完全无视旁边那人的怒火。可谁又知道,她的心此刻激动到快要跳出来了!她重生了!

穿好鞋子之后,她微微含笑,不骄不躁,对孙嬷嬷说道,“穿好衣服我就会去前厅了,孙嬷嬷先出去等吧。”

孙嬷嬷一脸茫然的看着沐雨晴……她怎么觉得,此时的三小姐,有些不同了?

第5章 呵,女人

孙嬷嬷虽然有所狐疑,可还是微扬起下巴,不咸不淡的说道,“三小姐快点吧,老夫人可在前头等着呢。”

说完,她就大步往外走去,嘴上喊着沐雨晴三小姐,可心底压根就没把她当一回事。

沐雨晴暂时也都懒得好她计较,毕竟现在这孙嬷嬷还掌柜着后院的一切事务,顶头还有大房的在那罩着。

即使她想要反抗,也只不过是以卵击石。

如今,她最重要的是,谋定而后动。

等屋子里面的人走出去之后,沐雨晴也都麻溜的关上门,走到了一脸茫然的吴子嫣的跟前。

她嘴角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双手也都轻轻的抓着吴子嫣的手,就是吴子嫣都能感受得到,沐雨晴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

“雨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手怎么在发抖?”吴子嫣关切的看着沐雨晴,却见沐雨晴笑着摇了摇头,眼眶里面有泪花在打转。

“我没事,娘亲。让你担心了,真的对不起。”沐雨晴压抑着内心翻涌的情绪,回答道。

听着沐雨晴的话,吴子嫣也都控制不住的激动了起来,她回握着沐雨晴的手,问道,“娘亲……雨晴你刚刚,刚刚喊我什么来着,可以再喊一次吗?”

沐雨晴也都被吴子嫣这突然的话语给吓得怔了怔神,吴子嫣前一刻还温柔的说着话呢,刹那间就变声了。

就连外面的孙嬷嬷也都忍不住开口道,“客人都在前头等着我们的三小姐呢,三小姐可还有空在这闲聊?!”

孙嬷嬷说这话语当中满是不悦。

吴子嫣原本激动的心情也都因为孙嬷嬷的话而收敛了一些。可她还是满眼渴望的看着沐雨晴。

沐雨晴长舒了一口气,轻轻的拍了拍吴子嫣的手,再次喊道,“娘亲!娘亲!我叫你娘亲!”

说完,沐雨晴就环抱着吴子嫣的腰际,头挨在了吴子嫣的怀抱当中。在这一刻,沐雨晴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前一世,她被大房那群人挑拨离间,可是从没喊吴子嫣一声娘亲,直到吴子嫣淹死。如今的她可不会重滔覆辙了,她会好好的守护她们的母女情,会好好的爱她的娘亲。

吴子嫣先是一愣,随后也都抱着沐雨晴,泪如雨下,“你终于肯叫我娘亲了,这句话我等了好久了……”

沐雨晴也都觉得自己的眼睛酸酸的,但她强忍着,前厅那还有一群人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呢,她可不能让他们得逞。

她从吴子嫣的怀抱当中出来,一边帮吴子嫣擦干眼角的泪痕,一边在那说道,“娘亲,你能给我一副你写得最好的书法作品么?我的那副书法作品摔坏了。”

说着,沐雨晴的视线也都落在了一旁的那书卷上。

那是沐璇儿给她掉换好的“劣质”书法,在砸晕了她之后,依照是让人送回到这边。沐璇儿可是想着万一沐雨晴醒过来了,带着这“劣质”书法到前厅去,也是会让沐府丢脸,会让祖母嫌弃的。

在沐雨晴摔倒的时候,这书法的一角也都被刮到一角。

吴子嫣顺着沐雨晴的目光往那边看去,看到那一角的时候,她也都忽而一笑,抹了抹眼角的泪痕之后,就起身往那书法作品跟前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那劝说道。

“这书法作品只不过被弄了这么一角,没关系的,就是你祖母也都不会拿这个说事。娘亲也不是不给你我的书法作品,但……雨晴你现在的水平还没这笔锋,即使我们的字迹有点相像,还是会被人看出来的,到时候你祖母可是会怪罪的。”

吴子嫣也是为沐雨晴着想,才这般说的。

可当她打开那书法作品,看到上面的字迹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第6章 她都记着

这上面写的乱七八糟的,比鬼画符还惨烈的……是雨晴的书法作品?!

吴子嫣看了好几眼,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咽了咽口水,拿着那副书法走到了沐雨晴的面前,就等着沐雨晴解释。

沐雨晴瞥了那副沐璇儿特意准备的书法作品,勾唇一笑。

上一世,她被这副书法害的失去了祖母的庇佑,在府邸当中任人欺负,现在就是看着这副书法,沐雨晴都觉得自己的眼睛隐隐作痛。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吴子嫣的手中把这副东西拿到了手上,快速的收了起来。

“娘亲,还是给我一副你的作品吧,前厅那可有客人在等着呢。”沐雨晴故意转移到“客人”的身上。

吴子嫣想不明白,沐雨晴的书法虽然不出挑,但也不差,不至于写成鬼画符的样子。

现在前厅在催着,让沐雨晴带着这鬼画符前去,无异于是把她往火坑里面推。

吴子嫣一咬牙定下心来,就转身去翻找她平时写的书法去了。

沐雨晴平时先生上书法课的时候也都有写点什么,但一般她写完就用那些纸张来折东西,到现在也没留下的,如今要拿她从前的作品,也是无望。

要是她现在快速地写上一副,墨迹没干,别人会看出来就算了,关键是,现在的时间也不允许她等那墨迹干掉。

吴子嫣一直拧着眉头在那挑选着,她就想选一副稍微差一点的,比较切合沐雨晴的水平的,让沐雨晴蒙混过关就好了。

谁知道沐雨晴这会儿也都来到了她的身旁,在她准备拿那副书法的时候,沐雨晴已经先一步拿起了她刚才打开的那一副书法。

“就它吧。”沐雨晴满意的展开那书法作品看了看,卷了起来。

“哎?雨晴,这一副……”吴子嫣话还没说完,门外的孙嬷嬷又不耐烦的在那喊道,“还没好啊?三小姐你是穿衣服是要进宫吗?!”

“快好了!”沐雨晴应了一声,拿着那副书法就到衣柜跟前,随意拿了一裙子就套了起来,眼见功夫就已经穿好了。

吴子嫣依旧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沐雨晴拿的那一副是她自认为写的最好的那一副了……

沐雨晴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吴子嫣的跟前,抱了她一下,说道,“娘亲,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我回来。”

说着,沐雨晴就推门往外走去,全然不管吴子嫣此时的错愕。

推开门的时候,门外的孙嬷嬷还有两个丫鬟便在那候着,孙嬷嬷一见到沐雨晴出来,就翻着白眼说道,“三小姐可得抓紧了,别在路上又晕倒,这我可不好向老夫人交代。”

丫鬟红玉也都附和着说道,“就是啊,三小姐晕倒倒是没什么,只是会连累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可就不好了。”

这两人都是大房底下派过来的,对着沐雨晴这个作为主子的人也都毫无顾忌的说过分的话,沐雨晴也是看在眼里。

此时,另外一边的丫鬟绿萝则憋着透红的小脸,握紧拳头在那愤愤的看着嬷嬷和红玉,却并没敢开口。

沐雨晴把她们的表情都尽收眼底,随后开口道,“绿萝,你随我到前厅去吧,拿着。”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副书法作品递了过去。

绿萝受宠若惊的看了沐雨晴一眼,含笑应了一声,“是!”之后就接过了那副作品。

沐雨晴大步的往前厅方向走去,绿萝则紧跟随其后。徒留身后那满脸不解的孙嬷嬷和红玉在风中凌乱。

绿萝这个小丫鬟呀,她记得。

第7章 她也会装

绿萝还是第一次单独跟在沐雨晴的身后往前厅去的,以往这差事都是红玉的。

她有些不解的偷偷打量着沐雨晴,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沐雨晴走得很稳,但也很快速,刚才这一番折腾,她们已经迟到了很多了,再不赶去,祖母定会更责怪,而且客人也快到了。

感受到身后炙热的视线,沐雨晴也只是勾了勾唇角,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头去看绿萝。

有些事情,不要那般着急解释,时间会替她解答的。

她们快要到前厅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里头传来的欢笑声了,想来是她那堂姐妹们还有大房的那位逗得祖母很是开心呢。

想到这,沐雨晴便停下脚步,深呼吸了一口气,“绿萝,我们晚膳加菜吧。”

“啊?”绿萝听着沐雨晴的话,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三小姐怎么在这个时候说这话呢?

还没等绿萝回过神来,沐雨晴就缓步往前走去,步伐平稳,体态优雅。

才到门口,底下就有人在那说道,“三小姐来了。”

话才刚落下,沐璇儿就不咸不淡的在那说道,“三妹怎么现在才来呀,让祖母好等。我可是和三妹妹一起出门的呢,我都和祖母说上好一会儿话了。”

“璇儿~”大房夫人杜宛如,也就是沐璇儿和沐娇儿的娘亲轻喊了一声,看着是想要阻止沐璇儿在那挖苦沐雨晴的话,但她自己却又说了起来。“雨晴寻常也很少到母亲这来请安,怕是不怎么认得路,才让母亲等的,她定不是故意的,母亲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雨晴。”

原本沐璇儿见杜宛如驳了她的话,她还一脸的不高兴呢,谁知道,杜宛如又不动声色的说了沐雨晴的不是,她的小脸又爬满了笑意。

沐雨晴又怎么不知道杜宛如这是在给她挖坑。

迷路,不常来祖母这请安,扣帽子大一点就是暗示她没孝心,都不给祖母请安。祖母一听,必然会对她嫌弃,不满。

果然,当她往祖母那边看的时候,她脸都黑了。

此时祖母陈兰花坐在主位上,穿得很是华贵,首饰戴的是简单大方,可懂行的都知道,那是城中最好的首饰铺子订做的。

在陈兰花左右两边坐着的分别是大房杜宛如,三房罗锦绣。一蓝,一红,也是相当的惹眼。

另外在底下坐着的便是沐家大小姐沐璇儿,二小姐沐娇儿,还有三房四小姐沐映雪。

不得不说,就这般放眼看去,一屋子都是个顶个的美人,也难怪沐府的嫡小姐们在城里也相当出名。

沐雨晴这时候也都不恼,微微福身,对主位上的人说道,“雨晴给祖母请安。雨晴这几日一直苦练书法,想着祖母要孙女们带书法作品来,定不要让祖母失望才是。今儿也都早早起来,收好那副书法,赶着来拜见祖母,不想让祖母久等。”

“怎知雨晴这脚笨,为了见祖母走得太快了,不小心摔了一跤,这才耽误了一些时间,还请祖母责罚。”

沐雨晴说完,还一脸真诚的往陈兰花那看去,身体还是做着那福身的动作。

杜宛如被沐雨晴一套接一套的话给说得一愣一愣的,她没想到平时嘴笨的沐雨晴还能说出这番话来,话语当中全是为了祖母,就是陈兰花原先有气,听着都心里舒坦了不少了。

这不,陈兰花摆了摆手,就示意沐雨晴到一旁坐下了。

她并没有说点关心沐雨晴摔倒的话语,就连眼神也没往沐雨晴身上看多几眼,如今,陈兰花也没把沐雨晴放在眼里。

可沐雨晴一定要努力得到祖母的青睐,只有这样,在她父亲回来之前,她才能更好的保护他们这一房的人。

第8章 生人勿近的男人

沐雨晴这才刚坐下,沐娇儿也都担忧的问道,“雨晴摔倒了?可有伤着哪了?”说着话的瞬间,她也都准备起身,往沐雨晴那边走去。

谁知道,沐雨晴这会淡定的回复,“没事,多谢二姐关心。”

话语听着是那般的温暖,可无形之中却有几分淡淡然。

沐娇儿这半起来的身体也僵在那,此刻起来也不是,坐下也不是,忒尴尬了。

好在这时候门口那传来了一小厮的声音,“客人到了。”

沐娇儿才顺势站了起来,开口道,“还不快请人进来。”

说完,沐璇儿和沐映雪也都站了起来,等候客人。

陈兰花和另外两房的却依旧在这边坐着,脸上多了几分激动。

沐雨晴自然也都是随之站了起来,恭敬的在那等着。

经历过一世的她知道,现在来到这府邸的可是贵客,就连她的祖母都敬好几分的。

脚步声响起,便见到三个少年往这边走来,个个俊美不凡。

站在旁边给两人带路的是大房的嫡长子,沐迎帆。中间的那位则是当地四大世家之一华家的嫡幼子华宇。

重回六年前,在这个时候他们沐府还并没有搬到皇城,依旧是在南方一带,在当地算是有点小名望。

对于华家这样的大家,沐家自然是尽力巴结的。

沐迎帆有事没事都会陪华宇出去玩,随叫随到,这自然也都是沐家有意而为之了。

当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中间那个人身上的时候,就再也挪不开了。

此人剑眉星目,鼻梁挺翘,唇红如霞,皮肤比许多女子都要好上许多,犹如羊脂玉一般白皙。

他从进门到现在,脸上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见到屋子里面的人也没打一声招呼。

这人便是英勇侯的独子,战凌霄。

英勇侯是当年东陵国的开国功臣,战功赫赫。可惜负伤过多,战后又生了一场大病,撒手人寰。死后英勇侯那爵位也都落在了年纪尚小的战凌霄身上。

战凌霄弱冠后,便可袭爵,那也就是两年后的事情了。

就是陈兰花见到此人的时候,也都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即使没有往前走,却也都含笑说道,“凌霄世子,快快坐下。”

未来的侯爷,皇上跟前的红人,谁敢怠慢。

底下的人从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已经手脚麻利的搬了上好的凳子到旁边放下,还铺上了软坐垫。

战凌霄并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华宇“哈哈”的笑了一下,就领着战凌霄往座位上走去,“坐吧,冷木头。”

“妹妹们可是在讨论书法?正巧华兄可喜欢书法呢,说不准可以可以给你们指点一二。”沐迎帆很是上道的点到了今日的话题上去,避免了在场人的尴尬。

刚才随着陈兰花站起来的杜宛如和罗锦绣脸色也都白了白,这凌霄世子倒是和传闻一般,不喜说话。

不过人家有的是那资本,她们可不敢对这个人生气。

所以,等战凌霄坐下,她们也都一一落座了。

“娇儿,你的作品拿来给大家看看吧。”话题转移到这上面,陈兰花也是一脸的欣慰。

这沐娇儿的琴棋书画在这一带都是拿得出手的,她也是第一才女,可是时常给他们沐府增光的。

沐娇儿也不磨蹭,起身福身道,“是。娇儿这就给大家献丑了。”

说着,沐娇儿就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书法作品展开。

沐雨晴看着那副书法作品,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重生之战妃倾城 主角: 沐雨晴, 战凌霄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712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