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农家女 主角: 叶晓莹, 季晏之

医品农家女 主角: 叶晓莹, 季晏之

第1章 穿越

“娘子,你方才不说饿了么?饭好了,快些吃呀!”

叶晓莹默默盯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内心充满了不可思议。

面前这个叫做李铁柱的男人,是她如今这个身体的相公。而她,是一个魂穿者,完全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好伐?!

她其实是昨晚穿越的,穿越过来的时候,两人正在做不可描述地事情,她成功地被吓得当场昏迷。

天可怜见地,她贵族贵了三十年,连小手都没和男人拉过,一穿越就来限制级的,你让她如何承受这生命之重?!

她不就是大晚上的吃宵夜被噎到了吗?至于眼前一黑,醒来世界都变了么?!叶晓莹内心悲伤逆流成河。

作为一个把手机当老公,电脑当男朋友,空调当儿子的现代单身贵族女性,在这个没有任何与电有关的世界,要怎么活?!

更过分的是,这里太!穷!了!

叶晓莹的视线默默移开,停留在破旧的屋顶以及……上面的蜘蛛网上。只觉得世界对她充满了恶意。

她现在觉得,老天怕是和她有仇吧。她又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子了,成天幻想着穿越。她在现代过得好好的,每天上上班,放假旅旅游,多好的日子!怎么就穿越了呢!?

叶晓莹欲哭无泪。

穿越就算了,居然一穿越就成功的从女孩变成女人!

李铁柱一看叶晓莹要哭的样子,心下一急,连声问:“娘子你是哪里不舒服?给俺瞧瞧!”

瞧什么啊瞧!

叶晓莹内心吐槽,却是懒得开口说话。

这具原身是死了,你说你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都能把一个女人弄死,你得多强悍!这身体能舒服才有鬼了!

叶晓莹表示自己现在这么坐着,屁股很疼!

没听见叶晓莹的回答,甚至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李铁柱心都揪起来了,抬手就去拉着叶晓莹的手,“娘子,你快让俺瞧瞧。”

“没事。”叶晓莹躲开李铁柱的手,视线移到桌上,瞬间没了胃口,“这玩意儿人能吃?”语气里都是嫌弃。

桌上排放着一碗清粥——清得能看见碗底那种,和一张饼——看着就咯牙。

李铁柱僵硬道:“娘子你先将就。”

叶晓莹也很想说服自己克服一下,但是她做不到,“我不吃了。”说完,起身回房,脚下一歪撞到了门框,灰尘糊了她一脸。

叶晓莹:……

这房子真的能住人?别半夜一阵风直接把她给埋了吧!

思及自己以后就得在这儿住了,叶晓莹脸色简直不能更难看,她很想选择狗带。

李铁柱看着自己娘子进屋,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吃食,脸上都是落寞。

他知道昨天累坏她了,所以特意和隔壁李大婶儿换的,可是她还是不喜欢。还是留着吧,万一娘子想吃了呢?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叶晓莹之前还做了一番剧烈运动。感受到肚子的强烈抗议,叶晓莹不情愿地爬起来。

出去之后,却是没有看见李铁柱,想了想去了厨房。然后再一次感受到了世界对她的恶意。

矮小的土灶,堆放的柴火。打开碗橱,只看见两只碗和两双筷子。其中一只碗和一双筷子是新的,显然是新添的。

这家是有多穷?最值钱的就是她身上这身衣服了吧?她一早就注意到了,李铁柱的衣服很久,还有很多补丁,但是她身上的衣服是新的。

叶晓莹在厨房四处走了一圈,硬是什么吃的也没看见,内心充满了绝望。忽然她看见灶台里的锅还盖着锅盖,怀着最后的希望她打开了锅盖,看到了之前的清粥和饼子。

叶晓莹:……

再三犹豫,叶晓莹认命地拿起饼子咬了一口。然后脸僵了。

这也太难吃了吧!叶晓莹直接吐了出来,端起清粥一口灌下去,“这玩意儿真的是粥?不是白水?”

叶晓莹看了一眼只咬了一口的饼子,狠心忽略自己叫得格外惨烈的肚子,出了厨房。

“李铁柱到底跑哪儿去了。”叶晓莹皱着眉,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不满道:“他这是打算饿死我?省一笔钱?”

话音刚落,就看见李铁柱推门进来了。

李铁柱完全没想到一回来就对上自家娘子那张怨念深重的脸,默默打了个寒潮。

“娘,娘子,你咋起来了?”

叶晓莹可没注意他说什么,就盯着他的手了,一见他两手空空,整个人更不好了——她中午又没得吃?!

看见她的脸色一瞬间更加难看,李铁柱赶紧走过去要扶她,叶晓莹立刻躲开。她才不要他扶!不,她根本就不想他碰她一下!

“哎哟喂,丫头你这还傲气上了,都不准铁柱碰了。”这人是隔壁周兰,是个寡妇,丈夫叫李大阳,死得早,哪里耐得住寂寞?

之前的清粥和饼子都是李铁柱跟她换的。周兰知道李铁柱是特意换给叶晓莹吃的,所以怎么难吃怎么做。

李铁柱老实巴交的,完全没注意。

叶晓莹在现代商业战场和人打交道多年,识人的眼神不说一等一的好,那也是看得准人的,再说了,都是些乡下人,也不懂什么藏不藏的。叶晓莹一眼就看穿了周兰对李铁柱有那么些意思。

要说平时还好,但偏偏今天她心情奇差,开口就怼,“我想咋做就咋做,管你屁事!婊.子!”

“你说谁呢?”周兰立刻变脸,瞪着叶晓莹。

“呵,我说谁心里没点儿数?”当她叶晓莹眼瞎?看不出来她那眼神儿老往李铁柱那里溜?

“铁柱,你媳妇儿这么欺负我,你就不管管?”周兰转头就冲李铁柱撒娇,那声音甜腻地让叶晓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李铁柱看看周兰,看看叶晓莹一个音也发不出。

“就说你婊.子,瞧你现在这样子。”叶晓莹冷笑。

“你!”周兰气急,怒道:“往后你们甭想再在我这儿换任何吃的,饿死了干净!”说完,扭头就走。

听周兰这话,李铁柱一慌,立刻就要追上去。

叶晓莹更加不爽,冷冷道:“你要是敢跟出去一步,今后也甭回来了!”

第2章 关我啥事

李铁柱脚下一顿,看向叶晓莹,嗫喏道:“张大婶儿很生气。”

“她生气关你什么事?”叶晓莹觉得自己简直要气炸了肺,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当着自己娘子的面还敢去关心一个寡妇?就算身体换了一个灵魂,也还是他媳妇啊!

“她生气了,就不给换吃的,娘子不能饿肚子。”李铁柱眼神委屈地看着叶晓莹。

叶晓莹一怔,将方才周兰的话一结合,立刻就明白了,“今天那吃的是跟她家换的?”

“是啊。”李铁柱点点头。

叶晓莹视线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疑惑道:“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你用什么跟她换?”问到这儿,叶晓莹的视线忍不住移向李铁柱的某个部位。

李铁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俺会编箩筐,拿那个换的。”他指了指墙角的箩筐。

李铁柱这么一指,叶晓莹才看到被自己忽视的箩筐,走进了看更是吃惊。没想到这个男人手还挺巧,编得还挺好看。

不过这么好的箩筐就只能换那么一碗跟水似的清粥和一个咯牙的饼子?是被坑了吧?这要是拿去现代,不说能卖多少钱,那至少一碗二两的面条也是有的好吧!

叶晓莹看向李铁柱,确认,“你一个箩筐就换了一碗清粥和一张饼?”

“是啊,咋了?”李铁柱点头,奇怪地看着自己的媳妇,不明白为啥她更加生气。

叶晓莹觉得自己气得快吐血了,“你这么败家?!你媳妇不是被你做死的,而是被你气死的吧?!”

“啊?”李铁柱愣愣地看着叶晓莹,不明白,“娘子你说谁死了?”

叶晓莹:……

她给忘了,她现在就是他的媳妇。

“没谁!”叶晓莹默默咽下心头一口血。

李铁柱担忧道:“娘子,你是不是哪里不好,要不俺带你去看看大夫?”娘子嫁进来才几天,他了解的也不多,却觉得今天的娘子格外不一样。

比之前有活力了,就是太凶了。

“别,咱家还有钱去看大夫?”叶晓莹无语,“你让我静静。”但是长时间没吃饭,又发了这么一通火,叶晓莹力气都没了,脚下一软就摔了。

李铁柱赶紧过去将人抱进怀里,本想抱着娘子去看大夫,但是娘子的那句“钱”回响在耳侧,李铁柱动作一顿,抱着人往屋里去。

叶晓莹没想到李铁柱会直接一个公主抱,条件反射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本以为男人身上会有难闻的味道,没想到靠近了才发现男人身上很是干净,只有太阳的暖暖的味道。

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李铁柱想将自己娘子放在床上,却发现娘子抱着自己不肯松手,立刻红了脸,“娘……娘子。”

被李铁柱的声音惊醒,叶晓莹“刷”地一声放了手,瞪着李铁柱,“我说过不许碰我!”

“娘,娘子,俺……”李铁柱涨得满脸通红,硬是连句解释都说不出来。看李铁柱的样子,叶晓莹忽然有点愧疚,自己穿越过来霸占了人家娘子的身体,还对人这么凶……

而且李铁柱也只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这么一想,叶晓莹也没了怪罪李铁柱的心思,直接躺下窝进被子里。

“娘子,你先歇歇,俺去做吃的。”李铁柱说,心想娘子早上就没吃饭,肯定饿坏了。

“嗯。”叶晓莹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

李铁柱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去了厨房。

走进厨房,李铁柱就看见只咬了一口的饼子,想了想,拿起饼子咬了一口,下一秒就吐了出来。

太咯牙了。

难怪娘子不吃,明明以前味道还不错的。李铁柱虽然老实,但也不笨,一想就明白肯定是张大婶儿搞得鬼。

只是这是他拿箩筐换回来的,就这么丢了太浪费了,而且家里也没其他吃的了。

想了想,李铁柱又出了门,摘了一些野菜回来。

叶晓莹在床上窝了一会儿,又坐起来,整个人烦躁的不行——太饿了!她要是再这么饿着,铁定要挂!虽然她不想穿越,但也没打算把自己饿死啊!

她得去找点儿吃的。

想到这儿,叶晓莹起身打开房门出去。谁知一出来竟然闻到了一股香味,而且这香味还是从厨房飘过来的!

叶晓莹快步走到厨房,正要进去,就看见李铁柱挽着袖子,在灶台边上忙活,头上都是汗水。

叶晓莹愣住了。她曾经幻想过自己脱离单身狗行列之后,家里面会有一个男人,为她做饭,对她好。

和现在一样。

即使时代换了,可感觉是一样的。

李铁柱一回头就看见自己娘子愣愣地看着自己,脸又红了,对叶晓莹道:“娘子,你身体不舒服,就别这儿站着了,去屋里坐着,饭马上就好了。”

也不知那一刻在想些什么,叶晓莹点点头,当真出了厨房到桌边坐下了。

没过多久,李铁柱捧着那个新碗小心翼翼地从厨房出来,把碗放在了她面前,“娘子快吃,热乎的!”

碗里的东西,就是那张咯牙饼和着野菜煮的。那野菜叶晓莹没见过,不由疑惑那能不能吃。

李铁柱挠了挠头,说,“娘子,这野菜还挺好吃的,你快点吃啊!”

听李铁柱这么一说,叶晓莹不再犹豫,拿起筷子就开始吃——她真的快饿死了!

这么一吃,叶晓莹惊喜的发现味道真的挺不错的!而且这野菜的味道和她在现在吃的空心菜味道还挺像!

李铁柱看叶晓莹吃得香,不由暗暗吞了口口水,他也是啥都没吃,现在饿得不行。但是不行,不能吃……

但是肚子可不会体会自家主人的心思,咕噜咕噜的叫得欢腾。

听到李铁柱肚子叫的声音,叶晓莹动作一顿,看向李铁柱,“你没吃饭?”

李铁柱憨笑道:“我吃了,娘子你多吃点儿。”

“骗谁了呢你?”叶晓莹白他一眼,起身去了厨房舀了剩下的给李铁柱,“我当是只有这一碗你才不吃的,怎么锅里还有你不吃。”

“俺怕你吃不饱。”李铁柱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叶晓莹咽下口中的食物,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个男人应该是很喜欢这个女人的了,既然这么喜欢,又怎么舍得她死?里面莫非有什么隐情?

第3章 不知道为好

叶晓莹很头疼,别人穿越,记忆金手指,简直不要太多,她穿越,除了一个老公和破房子啥都没有,连原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其实叶晓莹还是不知道原身怎么死的比较好。因为……丫头还真的是被……做死的。

“吃!”叶晓莹回神,却见李铁柱没动,直愣愣的看着她,皱眉命令道。

李铁柱收回视线,内心暖暖的——娘子这是在关心他呢!

李铁柱拿起筷子开始吃。

李铁柱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手却是格外粗糙,半分不像他如今的年纪该有的。叶晓莹觉得现代三四十岁的男人都比李铁柱的手要好得多。

但这也侧面证明了李铁柱很勤快吧?勤快的人总不会真的饿死了。

李铁柱和叶晓莹一样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叶晓莹好歹还喝了一碗白水似的的清粥,李铁柱就真的只喝了白水。

这个时候,热乎乎的吃食落进嘴里,哪里还管得住?叶晓莹看李铁柱吃饭那个凶狠样,都怀疑这人是不是难民了。

“慢点吃,会噎到。”叶晓莹提醒了一句。

听到叶晓莹关心的话,李铁柱咧嘴笑得傻兮兮地,再吃东西斯文了许多。

热乎乎的食物下肚,人都精神了几分。

李铁柱吃完就坐在一旁默默看着叶晓莹吃,叶晓莹被看得很是不自在,几口扒拉完剩下的几口。见她吃完,李铁柱捡起碗筷进去厨房洗碗。叶晓莹一时没事做,不由开始打量起房间。

这家虽然穷,但是房子倒不是很小。用现代话来说,那就是一室一厅带厨房柴房。她之前已经看过了,那个柴房比厨房还要大一点,看起来是打算用来豢养什么,但是现在里面堆满了柴火。

“唔,”叶晓莹微微皱起眉,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她好像……吃多了。

叶晓莹冲进厨房,急匆匆问:“哪儿能上厕所?”

“啊?”李铁柱茫然地看着叶晓莹,没明白她口中的那个“厕所”是什么。

叶晓莹扶额,她怎么忘了,在古代上厕所不叫上厕所?叶晓莹再次开口,“我是问如厕的地方在哪里。”

李铁柱指了指房子后面,道:“娘子你是说茅房吧?就在咱家屋子后面。”

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叶晓莹半点没迟疑,捂着肚子就冲了出去。

站在所谓的茅房面前,叶晓莹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这就是一个大坑,周围那竹条编制了板子挡着之外,啥都没有,在这儿上厕所,确定不会掉下去?

只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上厕所了,她总不能跑到林子里面露天拉翔吧?叶晓莹一脸绝望的脱裤子蹲下。

上完厕所,叶晓莹一脸恍惚地走回去,正好看见李铁柱从屋子里面出来,看见她就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

“娘子,俺出门干活了。”

“去哪儿干活?”叶晓莹还有点儿懵。

李铁柱老实回答,“去山里去砍几根竹子。”

叶晓莹这才注意到李铁柱手里还拿着一把弯刀,之前都没见过,但这不是重点,“你去砍竹子干嘛?”

李铁柱挠了挠头,憨笑道:“俺不是会编箩筐么?俺编好了之后拿去卖。”之前他一个人住,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反正箩筐能换吃的,就懒得自己拿去卖了。

但是现在娘子来了,他不能让娘子跟着他过苦日子,再则说了,娘子不喜欢张大婶儿,他就不和张大婶儿换东西了。

想到自己今后要在这里生活,怎么也得熟悉一下,叶晓莹就提出和李铁柱一起去。李铁柱没想到叶晓莹会提出这个要求,愣住了。

见李铁柱的反应,叶晓莹瞪他,“怎么了,我还不能出门了是吧?”

“没,没有。”李铁柱怕她生气,立刻否认。

“那就走吧。”叶晓莹懒得取理解这个男人的思维,略过他出了门。李铁柱赶紧背起一个背篓跟上去。

走在前面的叶晓莹看见他只是随手把门拉上,不由问了一句,“不锁?”

李铁柱不好意思的小声道:“家里面也没啥东西值得别人惦记。”

叶晓莹:……

屋里确实没啥钱。叶晓莹只觉万分悲伤。

抹了把脸,叶晓莹让李铁柱带路,自己跟在后面。

隔壁屋子里,周兰看着二人出双入对的,心中泛酸,白了两人一眼,关上了窗。

去山里的路上,李家村的村民都在干活,忙碌自己的事情,看到李铁柱跟叶晓莹出门,不由纷纷打趣。

“嘿,铁柱,媳妇儿这么娇滴滴的,带着一起干活儿你不心疼啊?”说话的是个大叔,黑黝黝的皮肤。

“哎哟喂,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在摘菜的妇女看着二人,眼神暧.昧。叶晓莹商场摸爬打滚十几年,哪里听不出这妇人的意思,皱着眉瞥了人一眼。

李铁柱也不答话,就傻笑着,直到出了李家村才说话,“娘子,他们说啥你别放在心上。”

叶晓莹不由多看李铁柱一眼,没想到这男人看起来傻,其实并不傻,就是太老实,脾气也太好了吧?

“嗯”随口应了一声,两人都没在再说话。

两人走了好一会儿,叶晓莹却是没看见竹子的影子,她停下脚步,皱着眉,道:“你不是说去砍竹子吗?怎么连竹子的影子都没看到?你该不会是骗我吧?”

“是,是啊。”李铁柱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说,“有竹子的那片区离李家村有点远。”

“你怎么不早说?”叶晓莹郁闷,生气。

李铁柱看见她生气,低着头,不说话。其实出门的时候他是想说的,但是娘子一脸你不带我去,我就生气的样子,他不敢说。

叶晓莹默默闭眼,压下心头的那股气,想到如今已经出了李家村,再一个人回去不太好,只得无奈道:“算了算了,出都出来了。快走吧。”

李铁柱偷偷看她一眼,继续带路。

走了大半个小时,叶晓莹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了竹叶,恰好这时李铁柱也开口了,“娘子,就要到了。”

两人加快脚步,竹子就完整的出现在了叶晓莹的眼里。看到这些修长的竹子,叶晓莹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总算是到了。

第4章 终于笑了

看到叶晓莹终于笑了,李铁柱也偷偷松了口气。

“对了,我看到咱家屋子后面也种了竹子的,怎么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砍竹子啊?”叶晓莹不解地问道。

李铁柱愣愣地看着她,觉得自己娘子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注意到李铁柱的视线,叶晓莹有些不自在,“你看我干嘛?”

“娘子好奇怪,感觉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李铁柱脱口而出。他之前明明已经跟娘子说过了,屋子后面的竹子是不能砍来编制东西的,怎么现在还要再问一次?

叶晓莹被戳中心思,不免心虚,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叶晓莹恶狠狠的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你太气人了!”

说完,大步往前走,一点都不想再理李铁柱。

看叶晓莹这个样子,李铁柱一阵懊恼——他又说错话惹娘子生气了,以后还是多做事少说话吧。老是惹娘子生气是不对的。

跟在叶晓莹的身后进入竹林,李铁柱放下背篓,拿起弯刀对叶晓莹说,“娘子,你坐在这儿休息,俺去砍竹子。”

叶晓莹看到李铁柱拿弯刀,脑洞大开,还以为李铁柱终于发现了不对,要铲除妖孽了呢!听到李铁柱的话,一阵黑线,对自己无语了。

“嗯,你去吧。”知道自己之前无理取闹了,叶晓莹此时语气也好了一些。李铁柱正要走,又被叶晓莹叫住,“等等,现在是几月份?”

李铁柱不明白自家娘子为什么会问这个,但还是很快回答,“二月。”

听到是二月,叶晓莹忍不住笑起来。李铁柱虽然奇怪她为什么忽然笑了,但是怕自己开口又惹得娘子不开心,就啥都不问,拿起弯刀去砍竹子了。

看到李铁柱已经去砍竹子了,叶晓莹也没乖乖的坐着,而是起身在竹林转悠起来,但是走了好几圈,硬是没有看见哪里有竹虫的痕迹,眉头不由皱起。

“怎么会没有呢?明明二月份就是竹虫孵化的季节啊。怎么会没有?”叶晓莹皱着眉,不断查看。

不远处,李铁柱一口气砍了好几根竹子,站着歇息的时候不由看叶晓莹,就看到叶晓莹围着竹子转,嘴里还在嘀咕什么。

叶晓莹忽然看向李铁柱,李铁柱一惊,拿起弯刀就开始砍。

叶晓莹:……

他这是在怕她?

叶晓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走向李铁柱。看到她走过来,李铁柱又停下动作,搓了搓手,声线崩得有些紧,“娘子有啥事儿?”

叶晓莹问道:“你经常在这儿砍竹子是吗?”

李铁柱点点头,不明白娘子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

叶晓莹眼里浮现一丝喜悦,问道:“你在竹林里看到过虫子没?就是那种成窝的小虫子。”说着,她还比划了一下。

李铁柱点头,“咱家屋子后面的竹林里就有的。”

“那这里的呢?你看到过没有?”叶晓莹有些兴奋,问道。

“没有。”李铁柱摇摇头,奇怪道:“娘子你找虫子干嘛?”

那么恶心的虫子,娘子找它干嘛?他见到都是直接拿火烧干净的。叶晓莹要是知道他这么干,一定会说这个搬家男人!

以前叶晓莹也觉得这个虫子恶心,但是有一次她吃了之后觉得特别好吃,就特意问了一句。然后那人告诉她,只有二月八月的竹子才会有。她那时还以为所有竹子都会有呢,现在才发觉不是的。

想到这个,叶晓莹有些遗憾,不过再遗憾,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晚上吃什么。想到这儿,叶晓莹开口问道:“我们晚上吃啥?”

李铁柱微微皱眉,“娘子你别担心,俺不会让你饿肚子的。”就算他自己饿肚子,他也不会让娘子饿肚子!

“问题是,咱们吃啥?”叶晓莹扶额,吃,和吃啥,不一样好伐?她问的是吃啥,而不是能不能吃。

李铁柱挠了挠头,说,“这样,一会儿回村,俺去跟大熊借一点米。”李铁柱口中的大熊叫李熊刚,是李铁柱的好朋友。

听了李铁柱的话,叶晓莹松了口气——晚上的饭有着落了。

“嗯。”叶晓莹点点头,关于这一方面她只能靠李铁柱,毕竟她穿越过来,对这儿啥都不知道,只能靠这个名义上的相公了。

看见叶晓莹点头,李铁柱继续弄竹子。他砍了四根,现在把竹子的枝丫叶子都剃干净了。叶晓莹看着,皱起了眉,“这竹子我可扛不起,咱们要怎么弄回去?”

李铁柱嘿嘿憨笑,“娘子别担心,俺扛得起。俺再挖点儿竹笋。”说着就开始刨竹笋。

叶晓莹看他刨竹笋,就去一旁把背篓拿过来装。看见她帮忙,李铁柱笑得傻兮兮的。

足足装了一背篓,李铁柱才停手。

叶晓莹主动拿过弯刀,“我帮你拿。”

李铁柱笑得更开心,他把背篓往背上背好,然后将四根竹子往肩膀上一丢,扛了起来。还很轻松的样子。

叶晓莹目瞪口呆,“厉害了我的相公。”听到叶晓莹的称赞,李铁柱有些脸红,“娘子,咱们回家。”

叶晓莹走在李铁柱身后,心里还是担忧——那个背篓就已经重得要死了,还要再加上那四根竹子。这人要是半路倒了,她可拖不动他。

叶晓莹打量着李铁柱,看着李铁柱身上满是补丁的单薄衣服,心中奇怪。今天气温有点低,这个男人穿着衣服就不冷吗?

还是说他身体壮实不怕冷,还是因为太穷,买不起衣服?但是她身上的衣服不仅是新的,穿着还暖和舒服。

这对比是不是太大了?

叶晓莹只觉得回来的路程要近些,没多久就到了李家村。进了村子就有人打招呼。

“铁柱,又去砍竹子回来啦?”说话的是个大爷,手里还握在一把葱,看见跟在后面的叶晓莹,很是高兴,“铁柱,你媳妇儿吧?看着就是个贤惠的。”

“是我媳妇儿。”李铁柱高兴道:“叫丫头。”

叶晓莹是不满意丫头这个名字的,虽然在现代好多女孩子觉得男人叫自己丫头很宠溺的样子,但是她表示很俗气。

听到李铁柱和大爷说完,她立刻道:“大爷,我今后不叫丫头了,叫我叶晓莹。”

李铁柱和大爷都愣住了,李铁柱先开口,“娘子,你真名是叫叶晓莹?”

第5章 这名字好听

大爷是知道的,前段时间李铁柱在村子外边捡了一个好看的女子回来,虽然说不知道啥身份,但是样貌是真的好看。因为不知道女子叫啥名儿,李铁柱就给取了个名字叫丫头。

这女子也不知想了啥,忽然说要嫁给李铁柱,李铁柱自然是高高兴兴的答应了。这事儿就成了。

此时一听,觉得就是嫌弃铁柱取的名字不好听,忍不住笑了,“叶晓莹这名儿好听,听起来就是大家闺秀样子。以后就叫这名儿了。”

不知为什么,李铁柱觉得有些不高兴,“娘子,咱们快点回家吧,俺饿了。”

叶晓莹和大爷看着李铁柱,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就不高兴了。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叶晓莹礼貌地和大爷道别,和李铁柱回家。

后面一路,李铁柱板着个脸,跟看不见周围人似的,直冲冲往家走。这样的李铁柱无疑是反常的,村里人不由都打量起二人。叶晓莹只觉得万分不自在,好在很快就到了家。

回到家,李铁柱将竹子和背篓都放下,然后对她说,“俺去找大熊。”说完推开门就又出去了,叶晓莹什么都没来得及说,眼睁睁看着他走出去。

叶晓莹瞪着还在摇晃的门,郁闷,“他怎么忽然就生气了?”

“哼,一定是你哪里惹做错了,才惹他生气了。”周兰幸灾乐祸地看着叶晓莹。

叶晓莹完全不看到这个女人,翻了个白眼,径直进屋。

见到叶晓莹不搭理她直接进屋,周兰不爽,正要开口,忽然看到了院子背篓里的竹笋,眼睛一亮,走过去就抱了两个在怀里。

叶晓莹进屋之后想起竹子和背篓,打算收拾一下,于是又出来了,正好对上了周兰的眼睛。

周兰压根儿没想到叶晓莹还会出来,被抓了个正着,尴尬不已。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叶晓莹看看周兰,又看看她怀里抱着的竹笋,下一秒叫了起来,“有贼啊!快来人抓贼啊!”

周兰听见这声,瞬间就慌了,丢了怀里的竹笋就要去阻止叶晓莹继续喊。但是叶晓莹的声音用的大,周围隔得近已经听见了,纷纷跑了过来。

“哎哟喂,张大婶儿这是干啥捏?瞅着人家男人不在家,就来欺负人大牛媳妇儿?”说话的这人是张麻的媳妇儿王瑶。

这王瑶娘家人有书生气,比一般的农家人多读书,也识字。

以前这周兰勾.引过张麻,结果被王瑶给发现了。这两人打了一架,王瑶贤淑的名声给毁了,张麻也不敢乱来了。至此,两人就成了死对头。

看到王瑶,又听她讽刺,周兰毫不犹豫就讽刺回去,“干你屁事!还是先管好你家男人吧!”

王瑶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就变了。周围的人也不由笑了起来。

叶晓莹不是个傻的,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之间有过节,说不定还不轻。

叶晓莹看了一脸凶相的周兰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人,想到周围这么多人,周兰也不敢真的动手,嚷嚷道:“这女人溜进我家院子偷我家竹笋,结果被我逮住了不说,还想打我!你们大家给评评理!”

“你胡说!”周兰恶狠狠地瞪着叶晓莹,气得脸都红了,好像叶晓莹真的在胡说一样。

但是在场的人都了解周兰,一个男人打趣道:“周兰你这是又偷人又偷东西,厉害!”

男人的媳妇儿白了男人一眼,抬手就扭了他耳朵,男人“哎哟哎哟”的叫唤,惹来众人一阵笑声。

李铁柱远远就看见自家门口围了一群人,近了还能听见哄笑声。心里不由担心,脚下也加快了脚步。看到李铁柱回来,围着的人纷纷给他让开了一条道。

叶晓莹看到李铁柱回来,心中松了口气,正要开口,就听周兰先一步叫起来,“李铁柱,你可不能偏袒你媳妇儿!”周兰瞪了叶晓莹一眼,“她冤枉我偷东西,还说我打她!我周兰哪里是这种人!?”

李铁柱看都没看她一眼,一把推开她快步走到叶晓莹面前,脸上都是焦急,“娘子,你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

李铁柱力气大得很,他那一推,直接把周兰推到在地,周兰发出一声惨叫。周围人看见周兰这个狼狈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周兰觉得很是丢脸。

“娘子,你伤着哪里了?”没听见叶晓莹的回答,李铁柱急了,想要去查看,但是想到叶晓莹不喜欢自己碰她,又忍住了。

看李铁柱这个样子,叶晓莹觉得心里一暖,回答,“她没打着我。”

李铁柱松了口气,这才看向周兰,冷声道:“你以后要是再敢欺负俺媳妇儿,俺就抽你,俺可不管你是不是女的。还有,俺家不许你再来了。”

听李铁柱这憨实的话,叶晓莹没忍住笑了。那些围观的人也忍不住笑起来。身为当事人的周兰一点儿都笑不出来,黑峻峻的一张脸,爬起来凶神恶煞地挤开围着的人回了自己家。

看到当事人都走了,热闹也没得瞧了,其他人纷纷离开。

直到院子里都空了,叶晓莹才注意到李铁柱手里还提着一个麻袋。叶晓莹转念一想,就知道了,问道:“铁柱,你借到粮了?”

“嗯。”李铁柱把麻袋搬去厨房,对叶晓莹说道:“俺借的不多,但是够媳妇儿吃好几天了。这两天俺就编制箩筐拿去卖,俺们就有钱了。”

叶晓莹以前也在乡下待过,有些事儿还是知道的,她问李铁柱,“咱们家难道没地?”

“有的。”李铁柱动作僵了一瞬,叶晓莹没注意到,继续问,“那种了粮食没有?”

李铁柱挠了挠头,不敢看叶晓莹,“俺之前没娶媳妇儿,也不打算娶。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就懒得弄。平时就是拿猎物和箩筐这些换吃的,要是农忙的时候就帮人干活儿。”

闻言,叶晓莹有些无语,但是也看得出来李铁柱不是个乱花钱的,想着应该还有存钱,于是问道:“那你赚的钱呢?”

“俺,俺买酒了。”李铁柱忍不住偷偷瞟她,很是心虚,“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喝酒。”而且还是一次性喝个够的那种。能攒得下钱才有鬼了。

“那你的猎物呢?”叶晓莹觉得有些心累,但还是继续问。

“俺,俺送人了。”李铁柱更加心虚了。

第6章 心累

叶晓莹什么都不想说了,这男人真的是太败家了吧!算了,她去喝口水降降火气。

看到叶晓莹要倒水喝,李铁柱赶紧道:“娘子,没水了。你进去歇着,俺给你烧水。”

心累的叶晓莹确实不想自己烧水,把茶壶递给李铁柱,自己进了屋子。

盘腿坐在床上,叶晓莹撑着下巴思考自己要怎么改变现状——她可不想每天这么贫穷的过日子。还是邓爷爷说得好,全面奔小康才是!

就现在来说,他们拥有房子,还有土地。李铁柱会打猎会编制,赚钱应该不难。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她真的要和李铁柱一起过日子?虽然说她现在的这个身体确实是李铁柱的媳妇儿,但是灵魂不是啊!真要让她更一个陌生男人那啥,她真心做不到!

可是拒绝的话,会很奇怪吧?要是让人知道这具身体灵魂换了把她当妖怪给烧了咋办?

叶晓莹叹气。

其实她以前也是谈过恋爱的,但是她的每一任男朋友都是打着把她拐上.床的主意。而且新闻上那么多搞大了女朋友的肚子就将人抛弃的渣男,她怎么都无法相信男人。甚至觉得恐惧。

李铁柱烧好了水,就提着茶壶进屋,本来想敲门,但是怕打扰到自家娘子的休息,就把茶壶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则开始剥竹笋。

虽然背回来那么大一背篓,剥完之后却是没多少,好在还是可以吃个几天的。

剥完竹笋,李铁柱就拿着竹笋去了厨房。叶晓莹从屋里出来就看到了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出来。

摸着碗烫得很,叶晓莹只好放下,等会儿再喝。她看到一旁的竹笋壳,想了想,转身去厨房里。

进了厨房,正好看到男人把竹笋倒进沸水放窝里。叶晓莹好奇道:“你这是做什么?”叶晓莹虽然会做饭,但是都是一些简单的家常菜,并不知道竹笋该怎么做。

听到叶晓莹问话,李铁柱说,“这是给竹笋去涩味的。”

叶晓莹这才知道做竹笋还要这么一道工序。看李铁柱忙,她问道:“要不要我给你帮忙。”

“这些事儿俺能行!”李铁柱嘿嘿笑道:“俺爹说,媳妇儿要宠着,不能让媳妇儿干粗活。媳妇儿你还是去休息吧。”

叶晓莹失笑,不过她不是什么好吃懒做的人,看李铁柱这么忙,自己却在一边休息,哪里好意思,走到灶旁边说,“我帮你烧火吧。”

“娘子,真的不用。”李铁柱看她已经过去了,走过去拉她,“娘子这么娇弱,累坏可怎么办。娘子快去休息,俺能应付。”

叶晓莹这时也看见了灶台里的情况——里面都是燃烧的木棍。知道自己确实帮不了什么,无奈道:“那好吧。我出去等着。”

李铁柱点点头,叶晓莹出了厨房。看到地上的竹笋壳,就蹲下去捡。李铁柱大概是不放心她,就跟出来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她在捡竹笋壳,然后拦住她,说,“娘子,这个碰了会很痒的,你别管。就这么晾着,晾干了是可以当柴烧的。”

叶晓莹一愣,她完全不知道。

李铁柱看自己娘子不动,还以为她又在想可以帮什么,就说,“娘子,家里这些活儿俺一个人就能干,你身子娇弱,休息就行了。”

又一次听到“娇弱”二字,叶晓莹有些无语,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李铁柱的话。她这具身子娇娇弱弱的,皮肤滑嫩,一看就知道肯定从小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但是这样一个大小姐怎么会到这么个村子,还选择嫁给李铁柱呢?

她现在是不知道的,也许以后有机会知道。

知道李铁柱是担心自己,叶晓莹无奈点点头,“好吧。我去休息。”说完,就进屋去了。

看到叶晓莹真的进去休息了,李铁柱露出满意的笑——虽然显得有点儿傻,然后进去厨房继续干活儿。

叶晓莹可不打算真的乖乖休息,她打量着屋子,打算找点儿事儿做,但是屋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东西也都整理的很整齐,她真的一点儿事儿都找不到。

叶晓莹无奈叹气,只能乖乖躺在床上休息了。这么一躺,就躺到了晚上。睁开眼看到天都黑了,叶晓莹愣愣地坐了一会儿,然后爬了起来。

出了门就看到李铁柱在院子里劈竹子,旁边已经放了好多竹条。看到她出来,李铁柱放下手里的弯刀,将身上的竹屑拍掉,走过去,“娘子你醒了。”李铁柱傻笑起来。

叶晓莹无语,她肯定是醒了啊,没醒怎么站在这儿?叶晓莹看了看竹条和弯刀,知道他在做啥,就没问。

李铁柱说,“娘子你饿了吧?厨房里留了吃的,就在锅里,俺拿柴火温着的,还是热的。俺去给你拿。”

“不用,我自己去吃。你先忙吧。”叶晓莹说,然后去厨房。

李铁柱虽然担心叶晓莹,但是也没把人当瓷娃娃,也就听了叶晓莹的话,过去继续劈竹条——他想早点弄好竹条,明天就可以开始编制了。

编制了箩筐卖钱,他就可以给娘子买好吃的,还能买新衣服。想到这人,李铁柱干劲十足。

进了厨房,叶晓莹揭开锅盖,一阵热气冒了出来,果然如李铁柱所说还是热的。叶晓莹还没看清里面有什么,就闻到了一股肉味。

叶晓莹愣愣,挥散水雾,果然看到了肉。她把锅盖盖回去,走出厨房,“铁柱,咱家哪里来的肉?”

李铁柱愣了愣,回答,“俺跟人换的。”

叶晓莹皱起眉,她今天已经将这屋里里外外转遍了,最值钱的就是那些半新的箩筐,他拿什么去换?

“咱家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你说你能拿什么去换?”

“一只山鸡。”李铁柱回答。

叶晓莹简直要被气笑了,“李铁柱,咱家哪里来的山鸡?你就算要撒谎,也别撒一个明晃晃都是漏洞的谎!”

看到叶晓莹生气,李铁柱急忙解释,“娘子,俺真的没撒谎,俺明天去山上打一只山鸡,然后就还给人家。”

叶晓莹一愣,没想到李铁柱是这样做的。

第7章 好的留给媳妇

叶晓莹看李铁柱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唯恐自己生气的模样,倒是真的气不起来了,柔软了态度,“你吃了没有?”

“俺吃过了。”李铁柱憨笑着。

“真的?”叶晓莹怀疑地看着她,前科可还是有的。

李铁柱挺起肚子,说,“娘子要是不信可以摸摸,俺的肚子圆滚滚的咧。”

叶晓莹看到李铁柱的肚子确实是圆的,也就信了,转身进了厨房。却是不知道李铁柱吃的是野菜竹笋汤,连肉沫都没沾。因为怕娘子不够吃,所以全留下了。

而且因为粮食不多,她连米饭也没吃,都留着了。

叶晓莹不知道这些,以为这些菜李铁柱都吃了的,所以便放开了吃。她来这里快两天了,都没吃过饭和肉,这个时候吃起来只觉得分外香甜。

很快,叶晓莹就把饭和竹笋炒肉给解决了,仅留下小半碗竹笋。叶晓莹感叹这个男人厨艺还不错,比现代一些大厨的厨艺都好吃。

叶晓莹摸了摸下巴,心道其实这个男人还不错。有手艺糊口,有厨艺做饭,不会饿死,还能享受美味。除了穷。但是她穷是因为爱喝酒,戒酒之后就能存钱了,也就不穷了。

一边想着,叶晓莹一边把碗筷和锅给洗了,然后想给自己烧水洗澡。结果一看,缸里几乎没水了,小小的郁闷了一下,叶晓莹走出去冲李铁柱喊道:“铁柱,缸里没水了。”

李铁柱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从院子的角落拿起两个旧水桶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对叶晓莹说,“娘子,你等等,俺这就去打水。”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

看到李铁柱拿着桶出去,叶晓莹有些忧心,这村子里该不会就村子中央的那口井水吧?

这里过去可是有些距离的。

不知为何,叶晓莹有些后悔自己跟李铁柱没水了,但是李铁柱已经出去了,她也只能等人回来了。

想着缸里还有点水儿,叶晓莹进了厨房,把剩下的水全部倒进锅子里,烧水。但是点火的时候叶晓莹傻眼了。

“铁柱,这么晚还出来打水啊?”

李铁柱回头看到李大伯,点头“嗯”了一声。

村里人都知道李铁柱不爱说话,所以李大伯也没在意。只不过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李铁柱大晚上的出来打水呢,估计是为了她那个新进门的媳妇儿吧。

不过她挺担心铁柱的。那个新媳妇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估计是什么高门大户,要是不能吃农家的苦,累的都是铁柱。

李铁柱不知道李大伯的担心,将自己的水桶打满了水,就伸手去拿李大伯的,李大伯赶紧道:“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大晚上的跑来打水肯定是急用,你还是快些回去。”

李铁柱拿过水桶就开始打水,“没事的。”李铁柱三两下就给打满了。李大伯笑着道:“多谢铁柱你了。”

两人道别,各自拎着水桶回家了。

李铁柱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娘子在门口等着。叶晓莹是担心李铁柱,看到人回来,松了口气,别扭就上来了。她也不看李铁柱,撇开眼进去了。

李铁柱觉得自家娘子这个样子真好看,心里也有些愧疚,觉得自己让娘子等久了。

李铁柱拎着水桶将水倒进缸里,回头就看到娘子红着脸。叶晓莹不好意思道:“那啥,我不会生火。”太丢脸了。

李铁柱说了一句“俺来”,就走过去生火。避免自己下次还遇见这么尴尬的情况,叶晓莹跟过去看着。

李铁柱拿了一些艾草,然后一手拿铁片一手拿打火石。铁片打火石相互碰撞了好几下,挨着的艾草就燃了起来。

叶晓莹惊奇道:“你怎么做到的?”

李铁柱说,“就是两个一起敲,力气大点就可以了。”闻言,叶晓莹郁闷了,明明她就是这么做的,结果不行。

李铁柱生好了火,把柴放进去。放的都是大块的柴,也就不用一直守在灶前了。

做好这一切,李铁柱才问她,“娘子你烧水干啥?”

“洗澡。”说起洗澡,叶晓莹才想起自己压根儿就没看到可以洗澡的地方,想到这儿,她问道:“铁柱,洗澡的地儿在哪儿?”

李铁柱摸了摸头,小声道:“就在咱家院子。”他对这个不讲究,通常都是拎一桶水到院子里面直接洗。

娘子可不能在后面洗,要是有人不小心看到……

李铁柱道:“娘子在屋子里面洗吧,院子里面凉。”叶晓莹无语,就算她不说,她也不可能在院子里面洗的。露天的地方,要是有人忽然闯进来就走光了。

“对了,铁柱,洗澡的盆子呢?”

李铁柱更加不好意思了,“没有盆子,俺洗澡都是用桶的。”

叶晓莹脑海里浮现出李铁柱拿桶洗澡的样子,胃里立刻翻涌起来。

看到叶晓莹脸色忽然难看起来,不由担心的问道:“娘子你怎么了?”

“唔”叶晓莹应了一声,捂着嘴跑到门外,干呕起来。

李铁柱眼里浮现担忧,也走到门口,正要开口问要不要喝点水,就听见周兰嘲讽的声音,“哎哟喂,这才几天呐,孩子就有了?”

一听这话,李铁柱的脸色黑沉的跟天色似的,她走过去,直接当着周兰的面“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周兰退得不及,差点儿被撞到鼻子。

周兰呸了一声,转身回家了。

正在干呕的叶晓莹也被李铁柱这关门的声音的吓了一跳。叶晓莹想了想周兰的话,再看李铁柱难看的脸色,心道原身和李铁柱在一起的时候估计并非完璧之身。

想到这儿,叶晓莹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铁柱看到她已经没有吐了,眼神复杂,但什么都没说,只道:“娘子,水俺给你送到屋里。你快去吧。”

叶晓莹哪里没听出来李铁柱的语气不对劲?她看着她,努力平静地开口,“你也觉得我怀孕了?怀的还不是你的孩子?”

李铁柱没说话,避开她的眼睛。

叶晓莹忽然觉得很无力,因为她没有原身的记忆,她也不知道原身做过什么。但是她必须把事情给弄清楚。

第8章 不用去

叶晓莹道:“你要是这样觉得,咱们明天就去看大夫,看看真假。”

李铁柱摇头,“不管是不是俺的孩子,俺都当亲生的。不用去看大夫证明。”

叶晓莹翻了个白眼,“就说你傻。大夫是一定要看的,你爱去不去。”说完,她就回了房间。

虽然在李铁柱面前表现得很平静,但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憋屈。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王妃,混得风生水起。轮到她这儿,穷得没饭吃就算了,还是个不清白的女人!

她自问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看到乞讨的人还会给吃的喝的,怎么就落得这样的结果?

越想越郁闷,心里的一股气上不去下不来,她扑到床上,将自己整个埋进去,穿越两天了,第一次哭了起来。

李铁柱站在门口,听见屋里传出压抑的哭声,心情也很是沉重。

都怪她!李铁柱一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嘴欠!

李铁柱想敲门,但是听着里面的哭声,最终还是没有敲,转身去了厨房。这时候锅里烧的水已经沸腾了,李铁柱拿水桶装了一些热水,再兑上冷水,感觉可以了,就提着水桶往屋里走出。

“娘子,水烧好了。”

听到李铁柱的话,叶晓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开门。李铁柱见她开门,把水桶提了进去,然后拿起自己洗澡的布巾递给她,说,“娘子,这是俺的。等俺赚到钱了,给你买新的。”

叶晓莹接过,觉得还挺干净,就没嫌弃。

李铁柱让她小心水烫,然后就出去了,还把门也给她关上了。

看到李铁柱出去,叶晓莹松了口气,走过去把门关好,这才开始脱衣服洗澡。

李铁柱在外面就着月光继续弄着竹条,但心思压根就不在竹条上面,他想起叶晓莹干呕的样子,就觉得心神不宁,很是烦躁。

他嘴上虽然说着不介意,也会把她的孩子当做亲生孩子来养,可心里面到底是有个坎是过不去的。

他很喜欢很喜欢叶晓莹,早就把娘子当做了生命的一部分,丢掉就会要他的命。这要如何舍弃?

因为心思不在竹条上面,李铁柱一个不小心就在手指上划了个口子,血流了出来,他放下刀和竹条,用手指按住伤口,等到不流血了才将手移开。

李铁柱重新开始修整竹条,这一次他没有再想其他的,专心致志的修整着。

叶晓莹简单的洗了一遍,就起身擦干之后换上原来的衣服,然后打开了门,“李铁柱,我洗好了。”她喊道。

李铁柱听到叶晓莹的声音,放下手上的活儿走了过去。看见叶晓莹打算自己去提水桶,他赶紧走过去说,“娘子,这种事儿俺来就可以了。你好好休息。”说着,李铁柱就提起了水桶。

叶晓莹愧疚想要自己提。但是李铁柱已经提起水桶往外走,李铁柱道:“这种粗重的活俺来干就是了,娘子身体重要,还是好好歇息吧。”叶晓莹抢不过李铁柱,只好看着他将水桶提出去,自己进了房间。

而进了房间,叶晓莹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儿——房间里面的床只有一张,睡觉的房间也只有一个,也就是说她必须要和李铁柱一起睡。

但对于她来说,李铁柱就是一个才认识的,让她和他一起睡,怎么可能睡得着?

叶晓莹有点儿崩溃。让她和一个才认识的男人一起睡一张床,她怎么都做不到,想着这些,叶晓莹决定去跟李铁柱商量一下。

她走出房间就看到李铁柱还在弄着竹条,李铁柱看见她有些奇怪,问道:“娘子你还不休息,是还要有什么事儿吗?”

叶晓莹犹豫道:“铁柱,我有件事儿要跟你商量一下。”

李铁柱看出她有一些不自然,心中有些忧虑,忽然不想听叶晓莹想说什么,但他还是道:“你说吧。”

叶晓莹说道:“我们今后可以分开睡吗?”

李铁柱愣住,手指又被划了一道口子,疼得他轻轻“嘶”了一声。鲜血流了出来,李铁柱伸出手按住。

看到李铁柱这个样子,叶晓莹心中觉得万分过意不去,她低头,道:“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吧。”说完转身回到了房间。

李铁柱低着头,眼神凝视着伤口,一颗心沉到了海底似的,冰凉的。

耳边是一些虫鸣风吹的声音,以前他觉得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但是今天他只觉得万分烦躁。

他很想什么都不管,蒙头大醉一场。但是手上的活儿还得干,不然的话明天不能编织箩筐,那么等到后天的赶集,他也就没有东西卖赚不到钱。

他想,也许是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娘子有点没适应,也许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好了。这样安慰了自己一番之后,李铁柱就没有那么烦躁,继续手上的活儿。

房间里面叶晓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盯着门口,很是纠结。盯着盯着就盯出睡意来了,不知不觉,叶晓莹就睡着了。

等到李铁柱干完活儿,已经是亥时了,他把四根竹子都修整好了,堆放在院子的一角。然后他去厨房打了半桶的凉水在院子里冲了一下。

二月的天还是有些冷的,但是李铁柱早就习惯了,也没觉得冷。洗完澡,李铁柱把桶放到院子的一角,就往房间走去。走到门口,却是犹豫了。

半晌他才慢慢推开了房门,进去之后就看到自己的娘子抱着被子躺在床上,被子只盖了一角。他微微皱起眉头,走过去把被子给她盖好。

也许是做了一个好梦,李铁柱看到自家娘子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犹豫了一下,他才脱下鞋子躺在了旁边,但是他离得很远。

第二天早晨,叶晓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辰时了,李铁柱已经不在屋子里面了。

叶晓莹换好衣服出来,并没有院子和堂屋里面看见李铁柱。叶晓莹想了想就去了厨房,厨房里面也没有人,但是水缸是满的。

叶晓莹愣了愣,知道李铁柱肯定是一大早就去打水了。灶台里的锅还盖着锅盖,下面灶肚里的柴火还带着一点火星。叶晓莹揭开锅盖,果然在里面看到了饭菜,她摸了摸还是温热的。

医品农家女 主角: 叶晓莹, 季晏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074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