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能够打败世界顶级杀手,但在秦北墨面前,墨心儿只能用一个字形容:怂!

第1章 一定要活下去!

好痛!全身的骨头仿佛都碎裂了一般。

郊外破败的废弃工厂里,女孩躺在满是灰尘的水泥地上。

猩红的血水从头部底下溢出,精致的小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同样十五六岁年纪的女孩从破旧的楼梯上跑下来,看着女孩,有些心虚的说道:“墨心儿,这可是你自己摔下来的,我可没推你,怪不着我啊!”

女孩薄唇轻启,想说话,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墨心儿,梁思然眼底原本的害怕心虚之色逐渐被一抹狠戾得意所代替。

嘴角噙着贪婪的笑意,一条挂有蓝色吊坠的项链从梁思然的指尖垂了下来,她两眼放光的盯着项链末端的蓝色吊坠。

真好看啊!像是宝石里装着星辰大海似的,一定是个宝贝。

欣赏完项链,梁思然撇了一眼墨心儿:“我们家好心收养你,供你吃穿,你不知回报也就算了,不过拿你一条破项链而已,就不依不饶的,真是没良心!”

墨心儿目光看向梁思然的手中的项链。

那不是破项链,那是她爸爸妈妈留给她的!

分明是梁建明害死了她的父母,侵占了她的家产,还装模作样的收养她,人前对她百般好,人后却是连条狗都不如。

梁思然平时喜欢抢她的东西也就算了,如今连她父母留给她唯一的遗物都要夺走,她当然不愿意。

梁思然笑嘻嘻走近墨心儿,项链垂在她面颊上方荡来荡去:“想要吗?想要就自己拿哦。”

墨心儿努力的想要抬起手拿回自己的东西,可她的骨头就像是碎了一般,除了手指轻微的动了两下,手臂一丝力气都用不上。

“哈哈.......”梁思然开心的大笑:“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那就归我喽!以后别再跟我要了。”

梁思然收回项链戴在自己脖子上,拿出手机自拍。

看着自拍照,摸着蓝色吊坠,梁思然满意的笑了笑,撇了一眼脚下的墨心儿,冷哼一声:“等死吧你!”说完,便转身蹦蹦跳跳的离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墨心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灵魂仿佛在与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抽离。

不,她不能就这么死掉,她一定要活下去!

这样想着,她的身体像是忽然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四肢挣扎着翻过身,趴在地上,全身的力量凝聚于手臂。

娇小瘦弱的身影一点点向前挪动,所过之处留下血迹斑斑,即使浑身疼痛到麻木,她也没有一丝停留。

从废旧工厂出来,又爬过草丛,终于爬到马路边,此刻已经是夜幕降临,空旷的马路上来往的车辆极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无尽的绝望中,终于有一辆黑色越野,从不远处行驶而来。

女孩暗淡的眸子闪动出一丝光亮,她努力的抬起纤细的手臂在空中无力的挥舞。

终于车在路边停下,后车窗缓缓下沉,一张轮廓分明立体的侧脸出现在墨心儿眼前。

她仰起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艰难的开口:“救我,请救救我。”

男人狭长的凤眸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路边狼狈的小女孩,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全身血迹斑斑,惨白的小脸粘着污垢,没有让人觉得难看,月光下反而显得凄美动人。

睨了一眼她身后断断续续的血迹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破旧的工厂里,显然她是从那里爬出来的,女孩看上去似乎已经奄奄一息,眸底顽强的光却比星光还亮。

秦北墨下意识的打开车门,下车走近她,高大英挺的身影如同天神般逆着星辰月光而立,墨心儿这才看清这个及时出现宛若神邸的男人。

五官深邃立体,俊美绝伦,她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比漫画中的男主角还要好看百倍千倍。

墨心儿看着男人逐渐向她走近,他是要救她吧?

她张张口很想说声谢谢,却在那张完美的脸近在咫尺时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

第2章 黑栋大楼怎么了

两年后。

C国,御景园。

情报信息室,偌大房间里安装着全世界最先进,最顶级的电子设备。

“不行!心儿,九爷如果知道了……”时天话未说完,便被墨心儿打断。

“你都黑进M国中情局了,我黑栋大楼怎么了,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九爷是不会知道的。”

墨心儿完全不理会时天的劝阻,把超薄电脑装进自己的小书包里。

看着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片子,时天推了推眼镜,无奈的摇了摇头。

九爷是谁!

帝国第一大家族,第一大财团的掌权人,秦北墨!

因是第九任掌权人,所以人称九爷,年仅27岁,便坐拥亿万资产,旗下产业涉及众多领域,分部更是遍布全球,几乎掌握着整个帝国的经济命脉。

手眼通天,什么事能瞒的过他!

墨心儿心里想着九爷整天那么忙,哪有时间管这些小事,拉好书包拉链,背在自己的小香肩上,胸有成竹的往外走。

两年前,秦北墨救了她,醒来后墨心儿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

秦北墨把她留在御景园,格外照顾,半年后她恢复记忆,却不想再回梁家。

御景园里能人济济,她要留下来,学习本领,要强大,直到有一天,她有足够的能力,去把属于她的一切全部夺回来!

少女澄澈的眸子蕴着寒冰,坚定不移,梁思然,梁建明,我们很快会见面的!

盛世繁华俱乐部。

帝都最奢华的娱乐会所,绚丽的霓虹闪烁,到处充斥着奢靡的气息。

墨心儿站在大楼下,仰望着整栋大楼,精致的小脸露出一抹邪肆的笑,随即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向盛世繁华对面的大楼走去。

到达顶层的天台上,墨心儿找了舒服的位置坐下来,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按照时天教她的本领,熟练的操作起来。

不过两分钟,轻轻按下回车键,只见对面闪烁的灯光在瞬间熄灭,整栋大楼漆黑一片。

哇!墨心儿抱着电脑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要知道盛世繁华的网络安保等级算是国内等级非常非常高的,她竟然真的顺利黑成功了。

与此同时......

盛世繁华的顶层VIP贵宾室里。

秦北墨几人正在议事,却意外停电!房间里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气氛一瞬间尤为诡异,在坐的都是帝国重量级的人物,难不成是恐怖分子袭击!

纷纷拿出手机,一边照亮,一边准备随时呼叫救援。

秦北墨则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从容不迫,一副稳如泰山的气势,淡然开口:“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身边的人应声正要出去。

灯光忽然又全部亮了起来,没过几秒,又黑了!还反反复复好几次!

贵宾室的门忽然打开,总经理慌张的跑进来:“九爷,有人黑进了我们的供电系统,切断了整栋大楼的电源。”

“席烈,立刻去查是什么人在恶作剧,马上抓过来。”秦北墨俊眉紧锁,冷然开口,幽深凌厉的眸子蕴上一层寒霜。

只是玩弄电源,没有其它动作,显然可以确定这只是一场单纯的恶作剧,并非什么阴谋行动,不过,他到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在他的地盘上闹事!

第3章 抱大腿,我错了

对面天台上的墨心儿对于自己的操作正在沾沾自喜,玩的不亦乐乎,抱着笔记本开心的大笑,熟不知自己已经大祸临头!

终于玩够了,墨心儿合上电脑装进书包里,背在肩上离开。

刚从大楼里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

席烈!

秦北墨身边的第一护卫,万年一本正经的冷酷冰山脸从不会笑,但却十分厉害,就像日本动漫里的执事,似乎无所不能。

当然,比他更非人类的是他的主人秦北墨!

更是一个逆天般的存在!

“席烈,你怎么在这?”墨心儿看着席烈问,他不是一直都在九爷身边吗?

“九爷在盛世繁华议事,刚刚突然停电,九爷让我来抓恶作剧的人。”席烈一本正经的回答。

什么!九爷今晚居然在盛世繁华!

这下完了!

不,她一定不能承认是她!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简直活腻了啊,那个......席护卫,你赶紧去抓人吧,我就先回去了。”墨心儿一本正经的转身就要走。

席烈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挡住她的去路。

“席烈,你干嘛挡着我?”墨心儿有些心虚。

看着席烈那笃定的眼神,不用说,席烈已经猜出是她了。

他们主仆二人比孙猴子都精。

跑!简直是天方夜谭,没有人能从席烈眼皮子底下逃跑。

“心儿小姐,走吧。”席烈再次开口。

席烈看着墨心儿,出来之前他还在猜测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个本事居然能黑进盛世繁华,没想到竟是心儿小姐,着实有些意外。

墨心儿想到秦北墨那南极冰山一样的脸,抱着胳膊打了个寒颤。

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席烈一起走进盛世繁华,两人乘专梯直达顶层,随后墨心儿被带到贵宾室,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刚一进门,众多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表情各异!

卧槽!确定没抓错人!

刚刚黑进盛世繁华的居然是个小丫头!看样子也就刚成年吧!

长得还挺漂亮!只是可惜了......

另一人摇摇头,一脸惋惜的看着墨心儿,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权势滔天,狠辣无情的秦北墨,怕是要香消玉殒了!

秦北墨如帝王般笃定的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带着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高贵与霸气,深潭般的眸子注视着墨心儿,灯光下冷俊绝美的脸简直帅破天际。

他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小东西黑了他的大楼。

长本事了!

目光锁定在她精美的小脸上,一抹隐藏的笑意一闪而逝,幽深的眸子似古老的银河系,深沉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墨心儿只感觉自己仿佛再向一座冰山靠近,周围的空气都结了冰。心跳越来越快,几乎要从她的心脏里窜出来。

秦北墨身旁坐着是顾郗辰,秦北墨的好朋友,帝国三大家族中第二大家族的继承人,一位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整天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此刻,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墨心儿。

秦北墨忽然站了起来。

墨心儿心下一惊,不管了,豁出去了!

心一横,迅速向秦北墨冲过去,双腿一弯,跪在秦北墨面前,抱住他的大长腿:“九爷,我错了!”

众人!!!

这是神马操作!!!

第4章 乖顺的小白兔

一旁的顾郗辰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墨心儿把头埋在秦北墨的大腿上把脸遮住,笑就笑吧,秦家家规,做错事情可是要受罚的,这时候尊严可没有保命重要。

秦北墨却很是淡然,垂眸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脚下的女孩。

“起来。”云淡风轻的语调,震慑力却让人无法忽视。

“不要!”墨心儿两只手臂更用力的圈住怀里的大长腿,仰起小脸,望着头顶上方气场凛冽的男人:“除非你保证你不生气!”

说着,美眸蕴起盈盈泪光,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

只是这样的动作,这姿势……

秦北墨全身的神经不由得紧绷,眼底隐着一丝异样的情绪。

顾郗辰慵懒的坐在一旁,阴阳怪气的戏谑道:“心儿,你这样撒娇九爷会受不了的。”

墨心儿内心长叹:我这是撒娇吗?我这明明是在保命好不好!

秦北墨忽然大手一伸,一把拎起了墨心儿捞入怀中,墨心儿一动不敢动,像只乖顺的小猫儿窝在秦北墨怀里,任由他抱着大步离开。

墨心儿满脸绝望,眼神里显示的只有两个词,救命!饶命!

众人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都在暗暗猜测此女孩的身份!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见有人敢这样跟秦北墨撒娇,真是活久见啊!

车上,秦北墨并没有把她放下来,而是继续抱在怀里。

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女人,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墨心儿的下巴,低沉清冷的声音,不怒自威:“说,该怎么惩罚你,嗯?”

墨心儿抬眸,对上那张帅破天际的脸,虽然已经看了两年,但每每猛然对视,还是会被震慑到,正常人怎么会帅到这种地步,妖孽!一定是妖孽!

此刻此刻,居然还敢走神,秦北墨狭长而锐利的眸子一眯,寒光乍现,手上的力道加重。

墨心儿吃痛才从神游中清醒,呸呸呸!这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花痴!

两只小手扯着男人的袖口,美眸泛着莹莹泪光,粉嫩的小嘴微微轻启;“九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知道你今晚在盛世繁华。”

“这招已经没用了!”秦北墨冷然开口。

墨心儿小脸一囧,像是谢了气的皮球,完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惩罚轻一点了。

车子开进御景园,穿过一片绿植,以及一片侧楼,停在主楼前。

御景园的年轻管家苏恒站在门口立刻上前迎接主人。

打开车门后,秦北墨竟抱着墨心儿一起下了车。

进入大厅,看了一眼主人怀里的墨心儿,苏恒道:“九爷,为心儿小姐定制的礼服到了。”

礼服!什么礼服?墨心儿还在九爷怀里,露出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

“拿上来。”秦北墨未做停留,丢下几个字,抱着墨心儿大步流星的上楼。

苏管家身后七八个女佣,抱着礼服跟随着上楼。

苏恒边走内心不禁感叹,九爷对这个女人可真好,这礼服可是皇家定制版,一套礼服的钱,能让普通人家花几辈子了。

二楼整层都是衣帽厅,堪比商场,外厅里秦北墨坐在沙发上,墨心儿乖顺的站在一旁,犹如一只乖顺的小白兔。

苏管家和佣人拿着礼服有序的进来。

“去试一下。”秦北墨直接发号施令。

墨心儿看看礼服又看看秦北墨:“这是给我的?”

苏恒站在一旁解释道:“心儿小姐,下个月16号是三少的订婚宴,这礼服可是九爷为您专门定制的。”

不仅是专门定制,还是皇家定制的限量款!

三少,墨心儿大脑快速运转,终于想起来了,秦北墨二叔家的儿子,秦家排行老三的秦三少,她之前见过一次,似乎大学还没毕业,就要跟某位市长千金联姻。

可是关她什么事!

“九爷,这三少的订婚宴我去不太合适吧。”毕竟她只是个外人,虽然九爷收养了她,可终究她跟秦家没有任何关系。

狭长的凤眸直视着墨心儿,语气更是毋庸置疑:“合不合适我说了算。”

墨心儿:“......”

第5章 不该以身相许吗?

墨心儿乖乖去试礼服,七八个女佣紧随其后。

折腾半小时后,才从化妆间里走了出来。

灯光下,墨心儿一席过膝,抹胸白色小礼服,长发烫了微卷随意的披在身后,娇嫩的肌肤白的发亮,精致完美的五官略施粉黛,便美的不可方物。

秦北墨看着眼前的女孩,她长大了,不再是两年前那个瘦弱嶙峋的小女孩,微熟玲珑的娇躯,出落的越发娇美与灵动。

苏恒看到女孩的瞬间怔住,虽然墨心儿平时也很漂亮,但是算不上有女人味。

所以,他完全不能把眼前的女神跟平时总是一身运动装,风一般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想想墨心儿这个女孩的确不错,漂亮,聪明,性格也好,这么多年九爷没对哪个女人上过心,却偏偏对这个丫头不一般,只可惜是个没有背景的孤儿,无权无势,注定做不了这御景园的女主人。

“出去!”秦北墨冰冷的声音穿透苏恒的耳膜,让他瞬间从自己的神思中惊醒。

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他刚刚竟然一直在盯着主子在意的女人看,这么不要命的举动他是怎么做出来的!

“是,九爷!”苏管家连忙鞠躬,转身带着佣人匆忙出去,似乎晚一秒命就没了。

墨心儿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穿,感觉好像还不错的样子,美眸弯弯着看向沙发上的男人问:“九爷,好看吗?”

“不好看。”语气冷冰冰的。

“.......”

闻言,墨心儿小脸一囧,小声嘀咕:“会不会聊天?难怪都快三十岁了还没女朋友。”

“你说什么!”男人再次冷冷的开口,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墨心儿甜甜一笑:“我说,九爷说的对,我也觉得不好看。”

“过来。”秦北墨修长的双腿交叠,慵懒的倚靠着沙发,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哦。”墨心儿走过去,乖巧的坐在秦北墨身边。

秦北墨盯着眼前佯装乖巧的小兔子问:“是时天让你去黑盛世繁华的。”

闻言,墨心儿连忙摆手:“不是,是我自己要去的,九爷你千万不要怪时天,他拦我来着,是我不听他的,你要罚就罚我吧.......”

墨心儿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她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虽然盛世繁华是九爷的产业,但九爷名下还有那么多商场,酒店,度假村什么的!怎么今晚偏偏就在盛世繁华呢!

早知道应该先黑进席烈的电脑查一下九爷的行程,再行动。

千万不要连累了时天师傅才好。

秦北墨当然想不到,这个胆大的小东西,开始算计他的行程了。

深邃的凤眸注视着眼前乖顺的女孩,低沉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做黑客好玩吗?”

“九爷,我不是为了玩,我是想多学习一些本领,不管是撒打射击这些,我都是想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不再被任何欺负,强大到可以保护你。”

墨心儿解释的语气十分认真,她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当初她想要留在御景园就是因为这里人才济济,而且都是世界顶尖的人才,她可以学到很多本领。

闻言,秦北墨眸底蕴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看着墨心儿,这个小东西还想保护他!

不说他的秦北堂中个个都是顶级高手,以他自身的能力,这世上又几人能伤他!何时能需要她的保护!

墨心儿捕捉到秦北墨眼底的笑意,猜测九爷肯定是嘲笑她说大话~

“我知道九爷身边高手如云,我就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我不会忘了是九爷救了我的命,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报答你。”

秦北墨深潭般的眸子注视着面前女孩良久,薄唇轻启:“救命之恩不是该以身相许吗?”

墨心儿:“......”!!!

第6章 一个穷鬼而已!

反应了一会,墨心儿白皙的小脸布上一层红云。

“九爷,人家可是认真的。”

“我像是在开玩笑?”九爷的表情更加认真!

墨心儿:“.......”!!!

好像不太像......

墨心儿回到房间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失眠了,滚来滚去到半夜才睡着。

早上,困得迷迷糊糊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墨心儿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杯咖啡,继续往学校走。

艾林学院。

校门口,三个女孩挡在一个女孩面前,站在中间的女孩正在对着一位女孩大发脾气。

“蠢货,你没长眼吗!”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鞋子多少钱我赔你。”女孩低着头小心翼翼的道歉。

一旁的女孩冷笑:“哼,赔,你赔的起吗?一脸的穷酸相,你知道我们凌悦这双鞋多少钱吗!”

另一女孩附和道:“就是,说大话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这可是限量款。卖了你们全家都赔不起!”

艾林学院,虽然是贵族高中,但是每年也会有几个特招生的名额。

站在中间的沈凌悦鄙夷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嘲讽道:“学校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搞什么特招生,什么垃圾都能往里进!快成了乞丐收容所了!”

自从沈凌悦的姑姑沈青柔嫁给了秦北墨的三叔,沈家跟秦家攀上亲,沈家生意便如日中天,越做越大,沈家人都跟着嚣张起来。

沈凌悦作为沈家的小女儿,更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

女孩低着头,一声不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拼命的忍着。

沈凌悦冷哼一声,接着道:“说吧,怎么办啊!”

女孩低头说着对不起,眼泪止不住的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她拼尽努力考上这所高中,学费都是父母好不容易凑的,她吃饭都得省着,哪里有钱赔给这些有钱人。

这马上就要毕业了,如果在这时候出了事,她父母的心血,她自己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正当女孩举目无措时。

沈凌悦的目光,忽然转移到她身后刚进学校的墨心儿身上,转瞬,眸底的鄙夷更加浓烈!

看着墨心儿越走越近,沈凌悦粗鲁的推开面前的女孩,开口趾高气扬命令道:“墨心儿,你过来,我的鞋脏了,给我擦干净!”

说着,还把自己的一只脚往伸了出去,白色的鞋子上沾了一些污痕,是女孩不小心踩到的。

墨心儿知道沈凌悦又在欺负人了,黑白分明的眸子精光闪烁,笑笑说了句:“好啊。”

回应着,便朝沈凌悦走了过去。

另外两个女孩嘲讽的笑着,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一个没钱没势的穷鬼而已,竟敢觊觎他们的校草大人。

全校谁不知道沈凌悦喜欢校草,墨心儿上周竟敢在图书馆勾搭校草,得罪了沈凌悦,看她怎么死!

沈凌悦趾高气昂的看着墨心儿,墨心儿走到沈凌悦面前垂眸看着她的小白鞋,摇了摇头。

转头对刚刚被欺负的女孩道:“你走吧,我会给沈小姐把鞋清理干净的。”

女孩抬起头看着墨心儿,有些犹豫,墨心儿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女孩说了句“谢谢。”不得已转身跑开。

第7章 不会再任人欺负

“你还不快点!”沈凌悦没好气的再次喝道。

墨心儿嘴角勾起,手一松,手中的咖啡准确的砸中沈凌悦的脚,咖啡全部洒在她白色鞋子上。

本身只有一点点污渍的鞋子,瞬间变得惨不忍睹!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墨心儿嘴上说着抱歉,面上却一点歉意都没有。

“啊!”紧接着一声尖叫!

沈凌悦当然知道她是故意的,当场气的完全不顾形象,指着墨心儿大骂:“墨心儿你这个贱人!你敢这么对我!”

说着扬起手向着墨心儿白皙的小脸打过去.......

墨心儿当然不会任凭她打,沈凌悦手在半空中便被墨心儿轻松的攥住。

晶莹的美眸弥漫着一抹玩味,靠近沈凌悦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睨了一眼沈凌悦的被自己牵制住的手,再次看向沈凌悦那张震惊的脸。

她确定沈凌悦不敢再拿她怎样,便放开她。

沈凌悦恨恨的看着墨心儿咬牙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猜?”墨心儿轻笑。

她不过是前两天黑进了沈凌悦的电脑,无意中发现了她的一点小秘密而已。

虽然不知道沈凌悦最近为什么会针对自己,但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一条命,她怎么会再任人欺负!

墨心儿转身离开。

沈凌悦站在原地气的直跺脚,恶狠狠地瞪着墨心儿的背影。

她早就查过墨心儿的档案了,档案里显示她是孤儿,哼!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酸下贱货,也敢威胁她!

还勾搭她喜欢的男人!

一旁的曲梦然诧异的看着沈凌悦:“凌悦,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轻易就放过那个小贱人了。”

沈凌悦咬牙切齿:“闭嘴。”

曲梦然看的出沈凌悦是真生气了,不知道墨心儿说了什么能让沈凌悦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曲梦然道:“凌悦,不是我说,你可是堂堂的沈家二小姐,对付这种下等人何必你亲自动手呢!”

沈凌悦看向沈梦然:“什么意思?”

曲梦然露出一抹奸笑,小声道:“学校外面那些小混混,随便给点钱,他们可是什么都愿意干!”

闻言,沈凌悦嘴角勾勒,眼底涌起一道邪恶的光。

随即对曲梦然道:“你这件事你去办?最好让她从我们学校彻底消失!如果办好了,我会让我爸爸投资曲氏的。”

曲梦然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妈妈让她讨好沈凌悦果然没错。

“凌悦,你放心吧,我一定替你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小贱人,替你出了这口气!”

........

下午临近放学,墨心儿偶然听到班里爱好计算机的男同学在悄悄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盛世繁华居然被黑了!”

“当然听说了,黑客圈里都传开了,盛世繁华可是帝都最奢华的象征,那可是商界大佬和政界大佬们的聚集地啊!防御系统可是世界顶级的!”

“听说昨天整栋大楼变成了闪光灯!”

“究竟是谁这么牛逼!”

“关键是你说那位黑谁不好,非得黑盛世繁华!那幕后老板可是咱们帝国第一大家族的掌权人秦九爷,敢在他的地盘上造次,肯定是活不成了。八成,不!十成,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

第8章 小妖孽

男生一声叹息:“靠!这么牛逼的一位大佬就这么折了,真可惜!”随即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墨心儿汗颜!

不在人世!要不要这么夸张!好吧,其实也不算夸张,墨心儿亲眼见过秦北墨是怎么惩罚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的!

手段之残忍,普通人根本难以想象!她忽然想到御景园花园后面院子里那些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狮子,不禁打了寒颤!

手机突然想起来,吓了墨心儿一跳,竟然是九爷打来的电话。

墨心儿手扶着额头,一声长叹,她没想到,她的一个举动,似乎闹的整个帝都都知道了。

不知道会不会给秦北墨造成什么麻烦,对盛世繁华会不会有影响。

墨心儿看着来电显示,咬着粉嫩的嘴唇,心道:这下死定了!

秦北墨电话里说要亲自来学校接墨心儿放学,墨心儿站离学校门口比较远的位置等着。

她住在御景园的事学校没人知道。

她从未跟任何人说过,也不想引起太多关注。

不久,一辆劳斯莱斯停在路边,席烈高大的身影从驾驶室下来,为墨心儿打开车门。

上车后,墨心儿乖巧的坐在秦北墨身边,车一路向前开着。

气氛沉默良久,墨心儿开口:“九爷,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狭长而深邃的凤眸睨了一眼墨心儿,秦北墨轻笑一声:“不用太高估自己,你还没达到给我制造麻烦的能力。”

墨心儿:“.........”!

什么嘛!

人家可是自责了一天,还以为会给盛世繁华带来什么不良影响,可是看九爷这怡然自若的神情,似乎的确没什么!

哎!白担心了一天。

晚餐过后,墨心儿立刻跑到信息室。

“师傅,师傅,你没事吧。”墨心儿在偌大的信息室跑来跑去到处找时天的身影。“我当然没事了。”时天拿着一个迷你飞行器从其中一个房间走出来。

“还好,还好。”墨心儿拍拍心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昨天真是吓死我了,没想到九爷居然在盛世繁华,我还被席烈抓到了,真怕他一生气就把我们两个喂老虎了。”

“你想多了,要喂老虎的话也是你一个人。”说着,还不忘摆弄着自己手里的飞行器。

切!墨心儿白了一眼时天,随后目光被他手中的迷你飞行器吸引。

眼中精光闪烁,声音甜甜的:“师傅,这又是什么新发明啊!”

时天警惕的看着墨心儿,也不知道九爷从哪捡回来这个这个小妖孽,学习力和领悟力都超强。

不到一年的时间,几乎把他的本领都学了去,再这样下去,他在御景园的地位都要不保了,绝对不能再教她任何东西。

绝对不能!

“师傅,师傅,你想什么呢?”精致无害的小脸疑惑的看着时天问。

把时天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时天干咳两声,佯装严肃:“没什么。”

随即转身走进办公室,不一会,从里面拿了一份文件教给墨心儿:“你一会回去的时候,把这份文件拿去交给九爷。”

墨心儿接过文件,抱在怀里:“好哒。”顿了顿又道:“那师傅,你这个新发明什么时候给我讲讲啊!”

灯光下,墨心儿渴望的小眼神望着时天。

 
明明能够打败世界顶级杀手,但在秦北墨面前,墨心儿只能用一个字形容:怂!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26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