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小说-上门神兵-主角: 陈峰, 关熙雯

都市情感小说-上门神兵-主角: 陈峰, 关熙雯

第1章 租个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租用合同:甲方每月向乙方支付30000元薪酬,乙方自愿入赘甲方家族,成为甲方名义上的丈夫,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皆属于甲方,乙方无权分割。”

“在甲方租用乙方期间,乙方需履行如下条约,第一:乙方必须保持手机24小时开机,保证甲方随叫随到。”

“第二租用期间,乙方不得以任何名义接触甲方的身体。”

“第三:乙方必须全力配合甲方的要求,扮演一个合格的上门女婿,且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第四……”

江东市,一家幽静的咖啡馆内。

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身材姣好的女子坐在靠窗的雅座上,一丝不苟的宣读着手中的合同。

女子五官精致,气质优美,容貌比之许多家喻户晓的玉女明星都毫不逊色。

反观坐在女人对面的男子,却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浅蓝牛仔衫,踩着一双人字拖,皮肤黝黑,除了坚毅的面容和匀称的身材外,实在没有丝毫出彩之处。

“合同签署人,甲方,关熙雯,乙方,陈峰……”

读完手中的上门女婿租用合同后,关熙雯抬头看了陈峰一眼,见陈峰态度认真,关熙雯俏脸划过一丝满意神色,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是她临时从酒吧找来的,但目前看来,还算靠谱。

“合同的内容就是这些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关熙雯将合同放在桌上,抿了一口咖啡,问道。

“有!”陈峰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关小姐,合同的其他条款都没什么问题,但这个第二条,乙方不得以任何名义接触甲方的身体,我觉得很不合理。”

“不合理?”关熙雯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疑惑问道:“哪里不合理了?”

陈峰没有回答,而是笑了笑反问道:“关小姐以前没有交过男朋友吧?”

关熙雯表情平静,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如果关小姐以前交过男朋友的话,就会明白,一对男女,当关系亲密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是必然会有身体上的接触的,如果没有,那只能证明,这对男女的亲密关系,是假的!”

“嗯,然后呢?”关熙雯脸色依然平静,心底却认可了几分陈峰的说法。

“然后,关小姐,我现在扮演的,是你丈夫,你觉得,在公共场合,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形同路人,别人会信我是你丈夫吗?”陈峰嘴角上扬,问道。

关熙雯柳眉皱了起来,陈峰说的在理,一旦让大伯他们看出来,她的丈夫是‘租’来的,公司的继承权,可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那你说怎么办?”关熙雯不禁开口。

陈峰微微一笑:“我建议关小姐去掉第二条款。”

“不行!”关熙雯想都没想就拒绝,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整个江东市,追她的男人可以从江头排到江尾,虽然眼前的陈风面相看上去很老实,但关熙雯不敢保证,在失去法律约束后,陈风会不会得寸进尺,对她动手动脚,那样的话,她宁愿公司的继承权旁落。

“关小姐信不过我?”陈峰问道。

“是。”关熙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陈峰脸色不由一黑,我看上去就那么像坏人吗?虽然他刚才这样说,的确是存了占关熙雯便宜的心思,但他也没想到,关熙雯会拒绝的这么彻底。

“这样吧,第二条,我可以改一下。”似乎是觉得自己这样做的确有点为难陈峰,关熙雯不由开口。

“关小姐你说。”陈峰又恢复了笑容。

“在公共场合,你可以跟我有身体接触,但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而且你我的身体接触仅限于牵手,除了牵手,其他都不可以。”关熙雯表情严肃,这已经是她可以做出的最大让步了,从小到大,除了父亲,从来就没有第二个男人可以牵她的手。

陈峰嘴抽了抽:“腰都不可以搂?”

“不可以!”关熙雯的态度很坚定。

“好吧。”陈峰有些无奈,自己这‘老婆’,可真够保守的。

“如果你能接受的话,现在就签字吧,工资我会打到你卡上。”关熙雯声音清冷,又恢复了之前的高冷模样。

陈峰也不犹豫,拿起笔便唰唰的将自己的名字印在了合同上。

虽然要扮演的是一个不怎么光彩的上门女婿,但三万块的月薪,足以让所有不光彩去见鬼了。

见陈峰签字,关熙雯不禁松了口气。

“老婆,我现在是跟你回家还是?”陈风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但关熙雯俏脸却不由一冷:“不准叫我老婆!”

见陈峰一脸疑惑的盯着自己,关熙雯脸色黑了下来,道:“以后私下里你只准叫我关总,那个称呼,我让你叫的时候你才能叫。”

陈峰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连过过嘴瘾都不行吗。

“我希望你明白,你我之间只是雇佣关系,我是你的上司,你是我的员工,除了工作,我们不谈其他,你最好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关熙雯表情依旧冰冷,就仿佛万年玄冰一般让人难以亲近。

陈峰眉头皱了皱,心里有些不爽,这小妞,还真拿我当吃软饭的了?

不过不爽归不爽,陈峰倒也没有和关熙雯置气的意思,他毕竟是一大老爷们,犯不着那样。

“先跟我回家吧,我带你去见我家人。”关熙雯起身,将桌上的合同装进了包里。

“对了,关总。”关熙雯刚走了没几步,身后便传来了陈峰的声音。

“怎么了?”关熙雯开口,疑惑的看了陈峰一眼。

陈峰指了指桌上的两杯咖啡,笑容有些羞赧:“关总,能不能把帐结一下,我身上钱不够。”

关熙雯脸色一僵,差点栽倒。一个大男人,身上连一百块都没有?!

自己这是找了个什么奇葩‘老公’。

关熙雯深吸一口气,付了钱之后,便踩着高跟鞋哒哒的离开,陈峰紧随其后。

半个小时后,关熙雯的玛莎拉蒂驶入了香山别墅区,这里是江东市最有名的富人区,随便拉出来一个住户,都是上过江东财经日报的大人物,非富即贵。

你身家过亿想住在这里?抱歉,没有资格!

关熙雯自是有这个资格住在这里,无他,只因关熙雯有个江东首富的爷爷,关太秋!

老人家在九十年代,靠着一艘渔船发家,只用了短短二十几年,便从一介白身变成了江东船王,坐拥数百亿资产,在江东的运输行业里,关太秋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但两个月前,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却让这位名震江东的老人陷入了昏迷状态,至今未醒。

一时间,偌大的关家群龙无首,关太秋的三个儿女,皆想借此掌控关家。

这些消息,是陈峰自己在网上查到的,不过看完之后,陈峰也差不多能猜到,关熙雯为什么会让自己当上门女婿了。

关熙雯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陈峰很自觉的换上拖鞋,但随即转身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傻眼了。

他看见了一个美女,确切的来说,是一个衣着寸缕的美女。

美女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蛋,模样与关熙雯有几分相似,与关熙雯的冷艳不同的是,美女给人的感觉更加清纯可爱一些。

不过此刻要命的是,这个姿色与关熙雯不相上下的美女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丁字裤,两条白嫩修长的美腿正在半空中来回摆动。

美女上身虽披着一件粉色浴袍,但依旧有大片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外,冲击的陈峰心神失守,口舌干燥。

美人!

此时,陈峰脑海里只有这两个字!


第2章 他是你姐夫

“关幼鱼!”下一秒,关熙雯一声尖叫,终于惊醒了躺在沙发上悠闲玩手机的美女。

被唤做关幼鱼的美女这才注意到,别墅里多了一个陌生男人。

“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后,关幼鱼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陈峰傻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捂自己眼睛干什么??

关熙雯无奈抚额,自己这个妹妹,真的是傻到没救了。

“你还不转过身去!”见陈峰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妹妹,关熙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陈峰却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该看的都看到了,这时候转身有什么用。

心里虽是那样想的,但陈峰身子还是转过去了,不过脑海里,美女魔鬼般的性感身材却是挥之不去。

“关幼鱼,你在家为什么不穿衣服?”关熙雯冷声质问道,要是她一个人看见还好,关键是现在多了个陈峰,陈峰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关幼鱼的姐夫,这要让别人知道,姐夫刚进门就看光了小姨子,那关家的脸往哪儿搁。

关幼鱼有些委屈:“姐,家里就你和我,我平时都不穿衣服的,谁知道你今天会突然带个男人回来。”

背对着两人的陈峰嘴角一抽,这个竟然是自己的小姨子?!要死了要死了。

关熙雯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关幼鱼平时的确有这个习惯,今天是她疏忽了。

“对了,姐,这个臭男人是谁啊?”关幼鱼将目光移向了陈峰,关熙雯从来没有带男人回过家,今天还是第一次。

关熙雯目光复杂,半响才道:“他是你姐夫。”

“姐夫?!”这下轮到关幼鱼震惊了。

“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关幼鱼满脸的不可思议,平日里,追姐姐的不是市委大院的公子哥,就是超级财阀的继承人,这些追求者,无一不是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

但姐姐却从未拿正眼看过他们。

然后一转眼,自己却多出了一个姐夫,而且又黑又丑还没衣品,看上去就跟个民工一样,这让关幼鱼如何能接受。

关熙雯摇了摇头,神色平静,合同的事情,除了陈峰和自己,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哪怕关幼鱼是她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姐,我不信,是不是这个王八蛋用什么卑鄙手段胁迫了你?”关幼鱼目光不善的看着陈峰,她实在看不出来陈峰能有哪点配上自己的姐姐的,长相一般,穿着还寒酸,完全属于那种扔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

但自己的姐姐,十六岁被斯坦福商学院录取,二十岁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证,回国后,用了不到两年,便为关家赚到了近十亿的资产,在江东商界,关熙雯是当之无愧的商场女王!

这样两个身份地位天差地别的人,是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但偏偏……

所以由不得关幼鱼不怀疑。

“没有,幼鱼,他真是你姐夫。”关熙雯摇了摇头,声音有些疲倦。

关幼鱼咬了咬嘴唇,眼眶有些红润:“姐,我知道爷爷昏迷后,大伯他们给了你很大压力,但你也不能这样委屈自己啊,你看看这个王八蛋,浑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连一百都没有,他有什么资格当你老公。”

陈峰眯了眯眼,得,被自己的小姨子看扁了。

“幼鱼,你姐夫他……人很好的。”关熙雯有些无奈的看了陈峰一眼,事实上,她也不知道陈峰有什么优点,若不是三天前陈峰偶然在酒吧救了她,她觉得陈峰人品不错,也根本不会有那一纸合同。

一旁的陈峰已经无力反驳,刚被小姨子看扁,又被‘老婆’发好人卡,能给点活路不?

关幼鱼摇了摇头,道:“姐,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承认他是我姐夫的,除非,他有本事证明自己。”

关熙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她很清楚关幼鱼的性格,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怎么说都于事无补。

“砰砰砰”

这时,一道密集的敲门声传来。

关熙雯眉头皱了皱,打开了门。

门口,一个满脸富态的中年男人和一个戴着江诗丹顿的帅气青年并肩而立,不过两人的神色皆是冷的可怕。

“大伯,你怎么……”

“你还有脸叫我大伯?!”关熙雯话还没说完,但中年男人却冷哼一声,直接蛮横打断。

关熙雯语气一滞,不由有些气愤:“大伯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中年男人冷冷看了关熙雯一眼,呵斥道:“丢人现眼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我们关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关熙雯俏脸一阵青红,饶是她的脾性很好,但被人当面训斥,也有些下不来台。

“大伯,我姐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这样骂她?”一旁的关幼鱼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开口。

“做错了什么?”中年男人还未说话,他身后的帅气青年已经阴阳怪气开口:“幼鱼,你还不知道吧,你姐今天早上随便找了个野男人结婚了,而且她还把这件事捅到了江城日报上,现在,整个江城都在等着看咱们关家的笑话。”

关幼鱼一脸惊愕,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她还是没想到,姐姐会这么狠,直接把自己结婚的事情发到了江城日报,整个臭混蛋,究竟给姐姐灌了什么迷魂汤?

中年男人和帅气青年顺着关幼鱼不解的目光看去,两人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第三个男人。

“你是谁?”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咳咳。”陈峰看了两人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我可能,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野男人。”

中年男人关守余愣了好半响,方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就是自己侄女招进门的,让关家丢尽颜面的上门女婿!

回过神之后,关守余脸色顿时铁青的可怕,他本以为,关熙雯再不济,也会找个能上的了台面的男人做关家的上门女婿,但眼前这个男人,这是个啥?

人字拖,牛仔裤,花衬衫,皮肤黑的跟挖煤的一样,这种货色,连做关家佣人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是关家的女婿!

“你……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眼睛是不是瞎了,这样的货色也敢往家里带,你是嫌家里还不够乱吗?”关守余快要气炸了,说着便抬起了巴掌,朝关熙雯的脸上扇去。

但他的手还未落到关熙雯的脸上,手腕便被一只大手死死钳住,出手的人自然是陈峰,作为关熙雯名义上的老公,陈峰这个时候出手理所应当。

“放开!你想死吗?”关守余愤怒的宛如一头雄狮,他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下贱的东西,尽然还敢动手!

“放开我爸!”帅气青年也一脸怒气,挥拳朝着陈峰的鼻梁骨砸去。

陈峰冷笑一声,随意一脚,直接将帅气青年踹翻在地。

“老东西,当着我的面儿打我的老婆,也太不把握陈峰放在眼里了吧。”陈峰淡淡开口,关守余羞辱他无所谓,但打自己的老婆,哪怕是名义上的,也不行!

身后关家两姐妹早已目瞪口呆,她们都没想到,陈峰就跟个社会小混混一样,直接就对关守余父子动手了,他还想不想在关家混了?

“你,你……”关守余气得身子直抖,他活了大半辈子,向来到了哪里,都是被人奉为座上宾,礼遇有加,谁曾想今天,被自家的上门女婿给欺负了。

“陈峰,放开他。”这时,回过神来的关熙雯忙忙开口,她要再不阻止陈峰,恐怕陈峰这个二愣子,真会打关守余一顿。

“好嘞,老婆。”陈峰这一声老婆叫的很自然,不过这时候,关熙雯也没心思和他计较。

“好,好,好样的!老二真是生了个好闺女!”关守余却是被气得直哆嗦,他都有些怀疑,陈峰出手,是自己这个侄女指使的了。


第3章 你要废掉我?

“大伯……”关熙雯还想解释,不过关守余却完全不给她机会:“别叫我大伯!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女!”

“还有你!”关守余怨毒的目光又转向了陈峰:“你个下贱东西,敢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峰眉头挑了挑,这老东西,还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了?

“旭儿,让外面的人进来,我要废了这个杂种!”关守余脸色狠毒,谁敢丢了他的颜面,他就要谁的命!

帅气青年忙忙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

关熙雯的脸色则是变了变,大伯竟然带人来这里了,这下麻烦了,关熙雯目光下意识的朝陈峰看去,却见陈峰一脸淡然,没有丝毫惧色。

他哪儿来的底气?都这个时候了,他难道不怕吗?就在关熙雯疑惑的时候,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耳麦的大汉气势汹汹的涌了进来。

“大伯,你想干什么?”关熙雯下意识的将陈峰护在了身后,冷冷问道。

关守余叫来的这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保镖,都是关家花大价钱从安保公司雇来的,随便一个,单挑五六个普通人根本不是问题,陈峰这小身板,欺负一下常年养尊处优的关守余还可以,但对上这些人,恐怕会被打的找不着北。

“你个贱人!给我滚开!再护着这个杂种,别怪我连你一起打!”关守余此刻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完全失去了理智。

关熙雯脸色一变再变,但脚步却依旧坚定,没有挪动一步,就这样护着陈峰。

关幼鱼小脸上虽然满含泪水,但也倔强的走了出来,站到了关熙雯面前。

这一刻,陈峰心中不由一暖,脸上出现了一抹罕见的复杂神色,已经好久,没有人这样护着他了。

就在气氛冰冷到零点的时候,一只大手落到了关熙雯的肩膀上,“老婆,让我来吧。”陈峰笑眯眯的站了出来。

关熙雯僵硬的肩膀不由放松下来,不知为何,陈峰的声音让她很安心,甚至关熙雯有一种错觉,这个自己雇来的‘老公’,真的有解决眼前困境的能力。

关幼鱼小嘴也张了张,显然没料到,陈峰敢直面这么多大汉,看来这个臭男人,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一无是处啊。

两姐妹神情各异,陈峰却是没管那么多,他径直走到关守余面前,淡淡扫了一眼关守余:“你要废掉我?”

这一刻,陈峰的眼神很平静,但关守余脊背上却升起一股莫名的凉意,不知为何,他从陈峰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令他心颤的冰冷气息,就仿佛是在面对死神一般!

不过关守余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更何况他身后还站着八个从黑水公司雇来的特技保镖,这可都是见过血的狠人,他还不信,他们对付不了眼前这个民工打扮的杂种!

强压下心头的那抹不安后,关守余冷哼一声开口:“废掉你?你想的倒是挺美!敢得罪我关守余,满门尽灭都是轻的!”

“呵。”陈峰不屑一笑,真是水浅王八多,到处是大哥,一个小小的江东富二代,竟然敢扬言灭人满门,这口气,比脚气还大。

关守余并未看到陈峰脸上的不屑,依旧自顾自的嚣张道:“不过你要是识相的话,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陈峰似笑非笑:“怎么个识相法?”

“跪下,扇自己十个耳光,然后和这个贱人离婚,滚出关家!我便饶你一命!”关守余神色阴鸷,这才是他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关太秋在昏迷前,曾将关家的资产拆分成三份,三个儿女皆有资格继承,关熙雯的父母早在十年前,便因为车祸双双身亡,所以他们的那份资产,自是落到了关熙雯头上。

但关熙雯想继承关家的资产,却是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关熙雯不能外嫁,想结婚?可以,找个男人入赘关家,总之,关家的资产,不能被外人染指!

所以整个关家,关守余是最希望关熙雯嫁出去的,因为关熙雯一旦嫁出去,他就可以将属于关熙雯的那份资产掌控在自己手中,关家三分之一的资产,那可是足近百亿!

百亿,由不得关守余不眼红,在这笔钱面前,什么亲情,早被关守余抛到了脑后!

关熙雯紧咬着红唇,已经对陈峰不抱什么希望。

她很清楚,自己和陈峰之间,只是利益关系,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夫妻,在生死威胁的面前,利益关系就是个玩笑,哪怕是真正的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所以,在她看来,只要陈峰不蠢的话,是必然会选择向关守余屈服的。

但下一秒,陈峰却用行动告诉她,这世上有些人,的确是愚蠢的。

“砰”

陈峰出拳,碗钵大的拳头砸在了关守余的鼻梁骨上,“咔嚓”,清脆的骨折声响起,关守余满脸茫然的腾空,然后倒地,自己……这是被打了?

这个杂种……他想死吗?他难道看不见自己身后有人吗?关守余的脑海里有一连串疑问,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陈峰还敢出手。

疑问过后,是愤怒,无尽的愤怒!

满脸是血的关守余踉跄着站了起来,表情狰狞而又怨毒,宛如从地狱爬出的厉鬼一般。

“你敢打我?”关守余声音嘶哑,仿佛要生吞陈峰一般。

“我这人命硬,弯腰都学不来,你还叫我下跪,你这样为难我,我不打你,似乎有点说不过去。”陈峰表情平静,似乎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小事一般。

但身后的关家两姐妹此刻却是震惊的不能自语,关幼鱼兴奋的粉拳紧握,这一刻,她发现眼前的陈峰,一点都不丑,甚至还有点小帅!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对陈峰的印象。

关熙雯心底的震惊比关幼鱼更甚,因为场内唯有她知道,她这个“老公”,是她花三万块雇来的,但这个雇来的‘老公’,却在面对生死威胁的时候,站在了她这边。

这让她怎能不惊?陈峰傻吗?从之前的表现来看,他一点都不傻,那究竟是什么,促使这个男人选择了她?关熙雯的心底,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好奇……

“我要他,生!不!如!死!”关守余嘶吼一声,身后八个神色冷冽的大汉身上骤然散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如猛虎般扑向了陈峰。

关熙雯俏脸上划过一抹紧张之色,虽然陈峰刚才的选择让她很感动,但这一刻的危机,却是陈峰实打实要面对的。

眼看着八个身形魁梧的大汉朝自己包夹而来,陈峰不仅没有退后,他踏前一步,微微一笑,只觉一股久违的热血在体内鼓荡,爆炸性的力量游走在全身各个部位。

冲在最前面的黑西装大汉顿时被一股凌然的气机包围,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只漂泊在无尽大海上的帆船,而眼前的陈峰,却像是铺天盖地的滔天巨浪一般,朝他席卷而来!

窒息!

一股强烈的窒息感包围了黑西装大汉!

黑西装大汉甚至还没来的出手,便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只大手钳住。

然后,让全场石化的一幕出现了。

身高近一米九,体重足有二百三十斤的黑西装大汉,竟然被陈峰像捏小鸡一般,捏住脖子一只手举了起来!

“嘶”

其余七人倒吸一口凉气,身形瞬间止住,他们满目震骇,在保镖行业浸淫了十几年他们自然能明白,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什么。


都市情感小说-上门神兵-主角: 陈峰, 关熙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1213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