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小说-医修狂少-主角: 叶小山, 周舟

都市情感小说-医修狂少-主角: 叶小山, 周舟

第1章 复发

“叶小山,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之前你说的地方真的就又疼又痒的。”杜嫣然靠在沙发上,一张极为精致的脸颊透着娇羞。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她也不会给叶小山打电话。几乎各大医院都去过了,始终对自己的病症无可奈何。

“当时我就跟你说了,你这个病除了我之外,别人治不好。”叶小山听着电话里杜嫣然酥心酥骨的声音,嘴角上勾勒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那现在怎么办啊?我去找你吗?”杜嫣然略显尴尬的说道,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他是怎么都不会给叶小山打这个电话的。

“来我家不太方便,还是我去找你吧。把你家的地址发到我手机里。”叶小山不紧不慢的说道:“一会我去找你。”

挂断电话后,杜嫣然自己家的地址发了过去。然后靠在了沙发,柔嫩的玉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轻轻的揉了揉。她对这个在马路上萍水相逢就说自己有病的男人没什么太好的印象,但现在她的身体确实是难受,而且和叶小山说的一样,去了很多的医院,都没检查出来到底是什么毛病。

几天前,杜嫣然出去逛街的时候,正在看一件衣服的时候,忽然就有一个男人凑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好半天。

杜嫣然当时以为遇到了流氓,也没想那么多,转身就走。

“美女,你最近身体不好啊。”叶小山拦在她前面,一本正经的说道:“是不是来例假的时候,小腹有一股胀痛感,浑身冒虚汗。”

“流氓,滚开。”杜嫣然白了他一眼,这一句就足以证明他是一个臭流氓了。

谁都知道女人在来例假的时候,都会有小腹不适,偶尔身体冒虚汗的症状。而且他不说别的,专挑女人隐私的事情说,简直就是太无耻了。

“别急啊。”叶小山挑了一下眉头,低头看了看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流氓。“除了这些我还能说出别的症状来……。”

“你敢再多说一句,我就报警。”杜嫣然直接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手机,俏脸微红,刚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走路的人有人听见,用那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两个人。

“你听我把话说完,你现在是不是胸有阵痛。还不太强烈,不过过几天就会越来越疼,这是毒素不祛和你经期调理不好造成的,别人看不了这种病。”叶小山信誓旦旦的说道。

他的直接和唐突让杜嫣然越来越尴尬,刚要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叶小山一把就把她的电话抢了过来,以最快的速度输入了一串号码,存好自己的名字。

把电话交还给杜嫣然之后,转身就有。大有一副雷锋做好事不留名的架势。

杜嫣然气的想要删掉他的电话号,不过想想还是没删。他说的症状自己确实是都有。

也幸好没删,这才有在自己身体真的顶不住的情况下,给叶小天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了短信,叶小山简单的打扮了一下,直接去了杜嫣然的家里。

这是一座很高档的小区,到处都透着有钱人的奢靡,一如杜嫣然的家一样,金碧辉煌,纯欧式的风格。

房间里弥漫着和她身体上一样的芳香,让人意乱情迷。

穿着一袭连体红裙的杜嫣然在沙发上正襟危坐,面色仍旧是透着几分红润。可能是想到自己病症的原因。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杜嫣然之后,叶小山暗自惊艳。红色的连体裙自不必说,总是能给男人很多的联想空间。那两条修长美白的长腿从裙中延伸出来,笔直的并拢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缝隙。

尤其是那精致五官上的一双眸子,媚的就像是大山里的狐狸一眼,对视之下,就能让人浑身都热血沸腾。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是一个媚到骨子里的女人。

叶小山喜欢用妖孽来形容最美的女人。显然,杜嫣然就是把女人的媚发挥到极致,祸国殃民的妖孽。

“除了隐约的疼和痒之外,还有别的感觉吗?”叶小山收敛心神,作为一个有道理有底线的医生,他不可能像是饿狼一样盯着人家姑娘。

“没了。”杜嫣然想了想,红着脸说道:“疼的时候倒还好一些,但痒起来的时候,真的是让人受不了。”

“恩,看来是毒素淤积的太久了,需要好生调理一下。”叶小山微微点头,看了她一眼:“把衣服脱了吧。”

“这,不。不好吧?”杜嫣然没想到叶小山会这么直接,一说到病情就要检查。

“我是一个医生。你在我眼里就是病人,不检查,我怎么知道你病到什么程度了?”叶小山义正言辞的抬起头看着她早已绯红的脸颊:“难道你是在怀疑我作为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吗?”

“我倒没那个意思。”杜嫣然想了想,还是慢慢的把手放在了裙子上,打算脱下来。

“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回房间换一套厚重点不透明的衣服,然后把里边的罩子脱掉。”叶小山摇摇头:“我有那么帅,让你一见到我就有脱衣服的冲动嘛!”

杜嫣然顿时俏脸潮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在他嘴里,自己倒成上杆子的了。

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叶小天就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掏出出了一套二十九路银针,打开,放在她面前。

叶小山的动作轻柔,银针顺着她的病灶慢慢深入,稳而准,却没给杜嫣然带来任何的疼痛。

“在我给你治病的这段时间,不用吃药。是药三分毒,用银针就能慢慢让你体内的毒素排出来。”叶小天一边施针一边说道:“尤其是要记住了,不能跟男朋友同房。”

摸着她的腿,叶小山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吹弹可破。

“我从来没……。”杜嫣然话说到了一半戛然而止,有些事情根本就用不着和他解释。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第2章 暴揍

因为杜嫣然正在扎针,行动不便。叶小山就只能充当起了临时管家。

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站在门口,满脸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看到叶小山的时候,笑容瞬间定格。警觉的问道:“你是谁?”

“你谁啊?”叶小山一看这个男人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从上到下都透着那种富贵人家的败家子气息。暗暗眯起了眼睛,眼神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丝阴冷。

“我是杜嫣然的男朋友。”男人盯着他说道。

“啊。”说完之后,叶小山直接就把门给关上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男人透着愤怒的砸门声越来猛烈。大有地动山摇的气势。

他可是杜嫣然的男朋友,对方不明不白的闯进了女朋友的家,在自己报明身份之后,他竟然啊了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这也太不把自己当做一回事了吧?

“有事儿?”叶小山再次打开门的时候,看着他那张怒气冲冲的脸,略显无辜的问道。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嫣然呢?”男人说着话的时候就要往里闯。

“我在给她治病呢。别人在不方便。”叶小山身子一横,挡住了男人。“等下我们还要继续扎针呢,有什么事儿,你以后再来吧。”

“滚开。”男人几乎是恼羞成怒,如今去自己的女朋友家,竟然要被一个自称医生的家伙拦着。心里很憋屈。而且这个家伙还一脸猥琐的说一会要继续扎针。换成是谁,都受不了这个。

“我没说明白吗?我们俩在忙。有什么事你等我给她扎完了再来。”叶小天说完之后就要关门。

“小子,你成心的吧?”男人恼羞成怒:“马上滚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可客气了。”

“你客气不客气我不知道,反正我对嫣然是没客气,正扎着呢。”叶小天淡然一笑。

“你找死。”男人越听越来气,盛怒之下,一拳就朝着叶小天砸了下去。

眼看着男人刚烈的拳风到了自己的面前,叶小天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随即猛烈出拳。

砰。

男人根本就没看到叶小山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自己的小腹处传开了一阵疼痛,然后身子就飞了出来,直接撞在了楼道里的墙上。

喘息,疼痛。

挣扎了几下,不服气的男人咬紧牙关再度冲了过来,一边冲还一边大喊大叫,至少在气势上有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

叶小天摇摇头,在他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抬腿就是一脚,身子前倾,在脚踹在他小腹上的时候,拳头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

轰。男人第二次重重的撞在墙上,眼前一片金星缭绕,甚至是显得呼吸困难。

叶小山走过去,蹲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惨白的脸颊,冷笑着说道“柳龙。感觉如何?”

“你认识我?”柳龙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可却牵动着全身疼痛,根本就站不起来。“你到底是谁?”

“我姓叶。你可以回去问问你们柳家的老爷子,当年是怎么偷走我叶家的《内经说》的,我这次来,是为了拿回属于我们叶家的东西,。”叶小山在他的脸上敲打了几下,抓着他的衣领把人给拽了起来,站稳。

叶小山慢慢松手,倒退了两步,随后脚下用力像是离玄的箭一样弹了出来。

厚重的肩膀直接撞在了柳龙的身上。

轰。

柳龙叫了一声,身体第三次撞在墙上,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起一样,趔趄了几下之后,颓然的倒在了地上。嘴角上一抹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和叶小山毫无瓜葛,为什么一上来就下这么重的手。

屋子里边的杜嫣然听到了两个人在门口说的话,微微皱眉,那可是自己的男朋友,叶小山竟然把他给揍了,还很挑衅的跟他说要和自己在屋里扎针,这是摆明了想要整柳龙的。

叶小山回到屋子,坐在她身边,继续很认真的施针,每一下的穴道和力道都刚刚好。

杜嫣然心不在焉的胡思乱想,直到他扎完针的时候才会缓了缓神,觉得全身心前所未有的轻松,不疼也不痒了。

苦恼了她很久的问题就这样解决掉了,在意识到叶小山的手不经意间触碰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急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好多了吧?以后每天坚持,半个月之后,我保证你的病情完全康复。”叶小山一边收拾着自己的银针一边说道:“你这种是罕见的三阴三阳综合症,所以别人根本治不好。”

“你到底是谁?”杜嫣然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

“我是叶小山啊。”叶小山收好了东西,看着杜嫣然:“你是想问我怎么认识的柳龙,又为什么主动来给你治病吧?”

“是。”杜嫣然点头,这就是她最关心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不说也罢,有些事原本就跟你没什么关系。”叶小山嘴角微扬,却透着几分阴冷。

杜嫣然身子一抖,把自己的目光挪到了门口的方向。她不敢和叶小山对视,感觉他的眼睛里似乎带着大山里野兽才有的光芒,不狰狞却能震慑人心。

那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毒。

第3章 古灵精怪

叶小山打开门的时候,柳龙在两个人的搀扶下怒视着自己。在被叶小山不由分说的暴揍了一顿之后,柳龙马上就打电话叫来了几个人。

此时除了扶着他的两个人之外,身后还站着五个人,都是彪形大汉,一个个都流露出了对叶小山的不削和轻蔑。

“老大,就是这个小兔崽子吗?”柳龙的身后马上就窜出来了两个人。

“长的这么白净瘦弱,也不知道能不能禁住我一拳。看来我还真不能太用力,不然一拳就会打爆这小子的脑袋。”另外一个人紧握着拳头,故意在叶小山的面前晃荡起来。

说完之后,其他的人哈哈大笑,很夸张,充满了浓重的嘲讽意味。

叶小山耸耸肩膀,淡然一笑,背着自己那个很标致的医药箱下楼。

“我先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其中一个人马上就走过来拦叶小山。

结果刚走到他面前,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脚腕上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滑,整个人就这么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你们还是干脆一起来吧,我那还有病人。打完了你们之后,我还得给人治病去呢。”叶小山一看这群家伙是打算和自己好好玩玩了,于是停下了脚步。

把药箱放在了一边,气定神闲的朝着他们勾了勾手指。

剩下的人都是一愣,还没人敢这个挑衅他们呢?区区一个小大夫竟然敢这么装13,于是一股脑的挤着冲了上来。

叶小山身子前倾,一推一拽间就把两个人扔下了楼梯,随后拳脚用力,不太费劲的又撂倒了两个人。

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都退回了柳龙的身边。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反而是很恐惧的看着叶小山。

人家就像是玩小孩过家家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撂了四个人,剩下的这几个应该的都不够叶小山塞牙缝的。

刚刚缓过来一些的柳龙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后退,紧贴着朱嫣然家的门,看着叶小山步步走来,眼里都是惶恐紧张,他没想到平日里在自己面前吹牛逼的这些人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嫣然,开门,快开门啊。”情急之下,柳龙拼命的敲着杜嫣然家的门,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把身边的几个人朝着叶小山推了过去,冲着屋子里喊道:“你再不开门就要出人命了。快开门。”

叶小山把剩下的仨人都干趴下之后,看着他钻进了杜嫣然的家里,嘟囔了一句孬种之后,没再理会他们,转身下楼。

不足八十平米的家里,叶小山刚放下药箱。就有人敲门。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后,这才转过身去开门。

“我看看屋子里边是不是藏着别的女人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开门?”周舟进来之后,一把推开了叶小山,开始挨个房间的排查,确定没有形迹可疑的人之后,这才背着双手扬着头站在了叶小山的面前:“算你有点良心,没金屋藏娇。”

“你别老是这样,容易让人误会。”叶小山有些无奈的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了一本医书翻看起来。

“误会才好呢。”周舟巴不得别人都误会自己和叶小山的关系,坐在他身边,一把挎住了他的胳膊晃荡了几下,撅着小嘴说道:“要不然你就从了我吧,你没发现其实我挺优秀的吗?而且很漂亮,你上哪找我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去。”

“说正事儿,找我干什么?”叶小山丝毫不为所动,仍旧是专心的看着书籍。

“两件事。”周舟朝着他皱皱鼻子,有些不满的说道:“第一还是想请你去我们医院的事情,你再好好想想,一去就是心外的医生,多少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这样的好事。”

“第二件事呢?”叶小山问。

“这件事你还没答应我呢。”周舟努力的朝着他眨了眨眼睛,轻咬朱唇:“你就去呗,到时候我每天都在你手底下做事,肯定是很有干劲的。”

“我说过,要是想去医院上班的话。也不用等到现在了。你就别在这浪费吐沫星子了。”叶小山放下了书,用手在她的头上划了划让她淡黄色的头发看上去略显凌乱。

“哎呀,都跟你说多少了,别弄人家头发。”周舟不满的在他身上蹭了蹭:“第二件事是院长想让你去会诊,医院遇到了棘手的病人。这个不许拒绝,要是你再不答应的话,我就不走了,在你家吃住,说不定哪天晚上趁着月黑风高就把你给拿下来了。”

周舟紧握着自己的小粉拳,做了一个征服叶小山的动作。

第4章 中医西医

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业内首屈一指的大医院。

禁不住周舟软磨硬泡和威胁,叶小山只好跟着她过来,站在门口看着眼前气势恢宏的建筑,苦笑一下,体制内的生活真的不是很适合自己,否则的话,以他的医术,想要找一个医生的工作应该不难。

叶小山还是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这次会诊,院方很重视,不仅请来了国外的三个专家,还把国内在心外领域首屈一指的两个教授也请了过来。

见识过叶小山医术的院长为此特意把古灵精怪的周舟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叶小山请过来。就算是不能当医生,也要让他过来参加这次会诊。

甚至是撂下了狠话,就算是色诱也要征服他。搞的周舟无可奈何,真要是色诱管用的话,她也不用潜伏在叶小山身边三年也没把他给怎么样了。

会诊室在十一楼。两个人上去的时候,五大专家已经在一起商议如何应付这个棘手的病人。

很显然,如果不是患者的身份特殊的话,也不至于让他们五大专家过来会诊。

听说还有一个会中医的年轻人要过来,五个人都是微微一阵错愕。

“院长,我们这几个人可是世界上心外科的顶尖人物,你竟然找一个毛头小子过来和我们会诊?是太抬举他了还是太低估我们的实力了?”一个操着不太流利的天朝话的黑人说道。

“而且还是一个中医。你要知道,现在的医院都百分之九十八都是西医。中医就是垃圾,根本难登大雅之堂。”另外一个外国人附和着说道。

两个人说完之后,相视冷笑,这种嘲讽的感觉让他们很爽。

“我看还是别让这个年轻人给我们添麻烦了。”同样是天朝人的一个医生瞥了一眼坐在最边上的叶小山,故意提高了嗓门,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年轻人,你应该懂点分寸,你瞧瞧这里坐着的都是什么人?是你能比的了吗?”

众人咧着嘴笑,没有人把叶小山放在眼里,都觉得他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周舟想要站起来反驳,结果被叶小山拉着坐稳。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就他们那点本事呗。”周舟撅着嘴,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瞅瞅他们一个个跟非洲大猩猩的嘴脸,我看着就闹心。”

“跟他们没什么好争的。”叶小山被她那个非洲大猩猩的形容给逗笑了。

“咱们还是开始会诊吧。”院长摆摆手,下意识的朝着叶小山笑了笑。

就在他们准备会诊的时候,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喘息着说道:“老爷子的状况不太好,看上去坚持不了多久了。”

院长脸色大变,叫上几个专家和叶小山直奔急救室。

经过检查,五大专家都束手无策,老爷子的病情很复杂,不能做任何的手术,更不能吃有针对性的药物,会刺激原本就不太好的肾脏。

“院长,我看这次是凶多吉少了。”黑猩猩摇摇头,还摊开肩膀,做了一个无能为力的动作。

“要不然让家属过来见最后一面吧。”有人附和着说道。

“怎么的了?怎么不治呢?你们不是专家吗?”周舟看着他们一个个很难看的脸色,马上就落井下石的说道:“什么狗屁专家啊,连这么简单的病都看不好。我看你们就是一群会搬砖的家伙。”

“这就没撤了?刚才不是一个个都说自己有多牛吗?那个谁,崇洋媚外那个家伙,瞅啥,就说你呢,你懂分寸,倒是治病啊?你看看你现在往那一出像什么。”周舟总算是逮着机会损他们一顿了,说完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

五大专家一个个都脸色惨白,一时间竟然没什么好说的。当着院长的面,被这么一个小护士给损成这样,难免面子上挂不住。

“叶先生,你看,还有办法吗?”院长鄙视的扫了一眼那几专家,在叶小山的面前弓着腰问道。

“有。”叶小山简单的一个字,像是一记记重锤一样敲打在那些专家的心里。

他们穷尽一生所学都束手无策,他年纪轻轻的小中医真的能有办法?

叶小山根本就不去管那么多,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包裹,将二十九路银针摆好,让周舟给自己打下手,开始在那个老人的身上行云流水般的施针。

一刻钟,老人大口的喘息了两下,一口血痰吐了出来。然后睁开了眼睛。

几个人都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那老人的脸色从惨白蜡黄逐渐恢复了红润的色彩,至少看上去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完全康复了,还得医院检查了之后才能下定论。

其实老人的病症也不是多复杂,郁结于胸,久而久之化成肚淤血,堵塞了血管和神经。

淤血一除,自然病情好转。

“看到了吧,别老说你们的西医怎么怎么样,你们治不好的,我老公手到擒来。”周舟继续鄙视几个专家。

叶小山一脸黑线,尼玛,我啥时候成你老公了?

第5章 出卖

给老人配好了中药之后,叶小山想离开医院,却被在院长怂恿下的周舟拽着不让走。说什么都想要让叶小山来医院上班,无论如何都想让他为祖国的中医事业尽一份力。

多少医生都憋着劲想进第一医院,筛选的程序很复杂,根本走不了后门,能进来的医生凭借着都是真本事,至少要有十年的从业资格。

而叶小山如今还没年满三十,真要不通过筛选直接进来,肯定会引起医学界的轩然大波。

第一医院和院长都愿意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只为能留下叶小山这个出色的医生。

最后,周舟把叶小山给拽进了院长的办公室里,堵着门,双手叉腰,开始威胁:“你要是不留下来的话,我就把你和柳家的事情说出去。你再也别想得到你们祖上留下来的医书。”

“行啊周舟,你都会威胁我了?”叶小山走到她面前,盯着她说道:“你可以试试。”

“人家这不是也是一时情急吗,你就别往心里去了。”周舟一看叶小山认真了,马上就挤出了一张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的笑脸,然后嬉笑着扑到了他的怀里,两只手缠着叶小山的脖子,娇笑着说道:“看你气的,要不然你拿奴家的身子泻泻火?”

“一边去。”每次面对这个小妖精,叶小山都是无计可施。

“你不生气了啊。”周舟挑了挑眉头:“现在你已经接触上杜嫣然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那是我的事儿,你别跟着瞎掺和,还有,以后不许乱说。”叶小山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抖了下去,目光阴沉下来:“我会让所有柳家的人都生不如死。”

周舟冲着她吐了吐舌头,没再多说。她比谁都知道这就是一头倔驴。他认准的事儿,几乎没人能改变的了。

看来,还得慢慢的折磨他啊,不能急在这一时。

时隔一天,叶小山再次来到了杜嫣然家里。

因为她的病症特殊,所以需要坚持治疗,当然,就算是不特殊的话,自己也会每天过来给她治疗的。

虽然是有了上次的经历,但杜嫣然还是有些羞涩,在叶小山来之前,换上了一身很厚重的运动装。想着是不是有必要让他继续给自己治病。

结果就在他进来的时候,胸又开始痛痒起来,那种很痛苦的情绪让她马上就放弃了不让叶小山给自己治疗的想法。

“白天有事,所以今天来的晚了点。”叶小山仍旧是让她坐在了沙发上,他蹲在地上,打开自己那个五六十年代用的小药箱,就跟走街串巷土郎中一样。

“没关系。”杜嫣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开始吧。”叶小山面无表情的说道。

杜嫣然羞涩的把头偏到了一边,尽管经过了昨天的磨合期,还是有点娇羞不已。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妇科病的范畴。

她现在只希望能早点把身上的病治好。以后也好摆脱掉叶小山了。

针灸之后,叶小山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杜嫣然家的门被人打开,两个男人走进来,在距离叶小山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分别从怀里掏出了刀子。

看着两个人的脚步,叶小山就知道这可比之前柳龙叫过来的那些人要强的多了。

“你叫来的?”叶小山继续低头收拾着自己的银针。

“不是。”杜嫣然急忙解释。

“那就是柳龙了。”叶小山站起身,看了两个人一眼。

“你猜的没错,就是龙爷让我们来的。”其中一个人说道:“龙爷说了,不用杀你,但至少要让你残废,可以是缺胳膊也可以是少腿。”

叶小山笑了笑,没有像那些牛逼小说里写的虎躯一震就把俩人给吓尿了,而是把自己的药箱小心的放在一边。

那个没说话的人,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手里的刀子泛着寒光带着呼呼的风声直接朝着叶小山的胸口刺了下去。

叶小山看着刀子越来越近,身子一偏,轻松躲过,随即一个侧踢正中小腹。疼痛下,那个人一咬牙,没有闪躲,反而是刀子一横,侧着扫来。

另外一个人趁着混乱,同样是拎着刀子冲了上来。借助着之前那个人的势,直奔对方的面门挑了过来。

叶小山后退两步,随即身子旋转,一记漂亮的飞腿,分别踢在了两个人的脸上。

巨大的冲击力下,两人应声倒地然后,叶小山像是虎狼一样冲过来,一拳一脚,直接就把两个人给打的没有反击之力。

他喜欢这种把人摧残到苟延残喘的看着自己,痛苦中又带着几分可怜的望着自己。等待着自己对他们命运的判决。

“不想让自己缺胳膊少腿的话,就带我去找柳龙。”叶小山蹲在其中一个人的面前。

“不去。”男人刚说完,就听到自己的胳膊上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响声,剧痛袭来。不断的惨叫。

“我带你去。”另外一个人看到了叶小山爆表的武力值之后,毫不犹豫的出卖了柳龙。

第6章 独霸舞台

夜里十点,正是人们在温柔乡里享受纸醉金迷的时候。绯色酒吧璀璨的灯光在城市中闪烁着跳跃的霓虹。

叶小山和那个人来到酒吧里,扫视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坐在二楼最好位置上柳龙。

因为家境优渥,柳龙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这种地方消遣,和老板经理都很熟,每次来的时候都是众星捧月一般。

这一次也不例外,来到这边的时候,马上就会有很多的小姑娘和一干人等过来捧场。

坐在卡包位置的柳龙左拥右抱,玩的不亦乐乎,如果自己心情好的,可以挑一个还算是过的去眼的开房一夜风流。

叶小山把男人推到了舞池中,独自一个人上楼。

见到叶小山的时候,柳龙明显一愣。

“这么快就见面了,没想到我会没事吧?”叶小山径直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是没想到。”柳龙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酒吧这种地方,总会有很多的保安,以防止别人闹事。

多数开酒吧的人都是那种黑白两道通吃的,他不相信叶小山敢在这里把自己给怎么样。

“咱们俩之间的账,应该算算了吧?”叶小山随意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把杯子放在了桌上。

“在这里?”柳龙皱了皱眉头,眼角中,能瞥见保安走了过来,三五个人一伙,逼了过来。

“你是想换个地方?”叶小山根本就是无所谓的表情,在哪儿都一个样。无论是酒吧还是在哪儿,该出手的时候,肯定不会含糊的。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柳龙嘴角一扬。眼看着保安都已经过来了,气势也就上来了。“叶小山,我倒是要看看今天你是怎么从绯色里出去的。”

“好。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叶小山看了看他身边的女孩子,打了一个指响:“你们几个不想被我从这里扔下去的话,最好站到一边的。”

几个女孩子看了看,觉得气氛不对,都乖乖的躲到了一边。

“谁要是把叶小山给我打废了,我奖励十万块钱。”柳龙也起身,闪到了一边。

听到有奖赏,又是在老板的示意上,马上就有几个保安冲了上来。其中两个一左一右的抓着叶小山的肩膀,准备直接把他从楼上给扔下去。

叶小山分别抓着两个人的手腕,手一翻,抬腿两脚将两个人给踹飞,身体欺身而上,迎着冲过来的其他保安打在了一起。

柳龙皱眉,心中暗自惊讶。这个叶小山简直就是疯了,为了找自己,竟然不惜得罪绯色酒吧。这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吗?

看着那些保安和叶小山缠斗中,竟然丝毫都没有占到上风。柳龙知道想要让他们挡住叶小山好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趁着人多还能纠缠住他的时候,干脆先一步下楼。

叶小山看着他朝着楼下走,冷笑了一下,打走前面的两个人保安之后,朝着他走了过去。

期间不断有保安迎了上来,却终究不是叶小山的对手,往往还没到他近前,就已经被打的跪在了地上。

他那种一招毙命的打法实在是太过于恐怖,每一下都是命中要害,简单扼要,不浪费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保安根本就不是对手,数量再多也没什么用。于是负责整个酒吧安保的负责人冲了上来。

论其武力值,负责人要比那些保安强的太多。在楼梯口的位置,足足阻止了叶小山近两分钟的时间。

一脚把负责人踹飞之后,叶小山小跑几步,在他的身体快要落下来的时候,用膝盖顶在了他的小腹上。

砰,负责人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一楼的地面上。

人群中开始传来了口哨声和吆喝声,这种现场直播的战斗实在是太难得见到一次了,而且又是叶小山以一己之力狂扁一干保安,甚至是连他们的负责人都被打的不省人事。

尤其是那个从楼梯上狂奔,猛顶负责人的动作太帅。

不少花痴的女孩子捂着嘴巴,满眼崇拜的看着叶小山。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和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简直就是加强版的许文强啊。

正是因为那个负责人的阻止,成功给柳龙争取了逃走的机会。

叶小山则是做出了一个很意外的举动,从人群中走过,站在舞台中间,冲着乐队师傅点了点头,伴随着灯光和音乐,一个人在舞台上跳了起来。

既然是闹,那就把这件事闹大。

偌大一个舞池,摇曳的灯光。只一个人,淡然起舞。在无数的惊艳的目光中,叶小山跳的很投入。

从绯色开始营业到如今,历时三年半,还从来都没有这种独一人舞的场面。太震撼,闪烁的追光中,某人,光芒万丈!

第7章 不属于你

酒吧里面的场面疯狂,几近失控。

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叶小山之前爆棚的武力,这个时候根本就没人敢凑上去和叶小山跳,光是那楼梯飞身踹人的动作就够震撼的了。这要是敢上去扰了人家的兴致,还不得直接让人给揍成植物人啊。

在场所有的女孩子都把目光都被叶小山吸引了过去。在这里,他就是最帅最拉风的男人,风头盖过任何的二世祖富二代。

一曲跳罢,叶小山从舞台上下来,顿时就有无数的女孩子蜂拥而至,有要联系方式的,有求包养的。

对于这些姑娘,叶小山看都没看一眼。

“我是绯色的老板,想和你谈谈。”出尽了风头的叶小山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人叫住。转过身,淡然一笑:“我终于等到你了,夜场皇后大青衣。”

林青衣暗自皱眉,看着叶小山转身,忽然想起了好像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那时,他们隔山而望。她偷走了他最宝贵的东西,从此开始了自己人生中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不再有贫瘠的山脉,也不见低矮到下雨就会漏雨的茅草屋。

到处都是纸醉金迷,满眼繁华。

“怎么是你?”

“如果换成是别人的话,闯了这么大祸早就跑了。”叶小山淡然一笑:“我知道绯色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这个大老板不可能不来的。”

“你在舞台上出尽了风头,惹的那么多小姑娘为你痴迷,却影响了我的生意。这样不太好吧。”林青衣苦笑一下,想不到两个人再见面的时候会是在这种地方这样的场合。

“你不觉得这是你欠我的吗?”叶小山低着头点上了一根烟,然后抱着自己的肩膀,在夜风中注视着林青衣。

这些年,她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一如当年,只不过是她身上的那一副妩媚已经深入骨髓,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让人怦然先动的性感。

“当年我是我偷走了你们祖上留下来的医书不假,可当时,我也是迫于无奈,希望你能理解。”林青衣面露歉意。

“我可不是来听你抱歉的。既然是我祖上的东西,我就要拿回来。”叶小山凑到了她的面前,盯着那张几乎会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脸颊,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会让我空手而归吧?”

“你的那本书被我卖了。柳家。怕是要不回来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尽量满足你。”林青衣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不敢直视叶小山的那双眼睛,微微偏移,盯着马路上来来去去的人群。

“我只要在柳家手里,也知道要不回来。但我可以抢。”叶小山说道:“你要配合我,就当是你为了当年的所作所为赎罪了。”

“叶小山,你别这么死板了行不行?”林青衣很无奈的摇着头:“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偷了你的书离开你吗?就因为你整天就知道守着那本破《内经说》。你想过我吗?我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我不想每次下雨的时候都爬到屋顶去修房子。不要每天窝在大山里和那些畜生打交道,不想一年到头都穿不上一件新衣服。我要的是锦衣玉食。现在,你也看到了,我有着本城最大的酒吧,日进斗金。别再把我卷进去了,好吗?”

“干什么说的这么委屈。归根结底还不是是见利忘义的人嘛。”叶小山也知道当年的自己很固执,想要把祖上的医术传承下去。但这绝对不是她可以欺骗背叛自己的借口。

“行,我见利忘义可以了吧?”林青衣耸耸肩膀,顿了顿说道:“我们重新开始,这酒吧,我分你一半,别再争什么了,放手吧。”

“你还是不了解我。”叶小山摇头,祖上的医书他一定会拿回来,而且也会让当初高价买下医书的柳家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太了解你了,还是这么固执。”林青衣也不知道该再和叶小山说点什么好。“你就非得把我卷进来吗?这些年,我很辛苦才有了今天的。”

“这些原本就不属于你。”叶小山很坚决的说道。“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林青衣看着叶小山越走越远,紧咬着嘴唇,良久之后,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如果我说我一直都没忘了你。咱们还有可能吗?”

叶小山似乎没听到她的话,径直离去。

叶小山从绯色离开,拐弯之后,在黑暗中悄悄的探出头,看着霓虹下的林青衣。

第8章 下山猛虎

叶小山从绯色离开,拐弯之后,在黑暗中悄悄的探出头,看着霓虹下的林青衣。

一袭红裙,月光下,似乎有些凉意的抱着自己的双肩,身子微弓,颤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颊逐渐模糊,一如当年。

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又拐了两个弯,在旁边的一条胡同停下脚步。

胡同里。一人拽着另外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不断拳脚相加,待走近后,一脚将拎着的男人踹倒在地,恭敬的走到叶小山面前:“老大,人抓来了。跟你想的一样,这孙子从酒吧里逃出来就想上车逃走,被我从车上拽过来的。”

“呜呜呜。”被堵着嘴的柳龙嘴里发出了一阵叫声。

那个黑衣人摘到了他嘴上的布,在柳龙的头上大了一拳:“不想死的那么痛苦,最好老实点。”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放过我。”柳龙此时根本就不敢喊也不敢叫,弯腰给叶小山磕头。

之前和叶小山打过两次交道,他深知眼前这个男人阴毒起来,就像是下山的猛兽一样。什么样的事情都干的出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保住自己的命。

“当年柳家花大价钱买的那本《内经说》在谁手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柳龙一阵愕然,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内经说》。

“那看来你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了。”叶小山摇摇头,黑衣人马上就冲过来要堵着他的嘴巴。

“等等等等。”柳龙急忙喊道,暗自擦了擦一头的冷汗。想了想,眼睛一亮:“你说的叶氏医书吗?是不是这个,是不是?如果是的话,我就知道在谁手里了。”

“对。”叶小山点点头,看来这个柳龙也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笨,知道自己姓叶,很快就联想到了叶氏医术。《内经说》因为也叶家数十代人的心血所著,所以又称叶氏医书。

“在我们老太爷的手里。那可是他的宝贝疙瘩。我也只是听说当年他从一个小女孩手里买的。”柳龙很识趣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以免遭受皮肉之苦。没准自己说的好,他一开心,就能放过自己呢。

“你能把那本书弄到手吗?”叶小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不能。那是老太爷的宝贝。之前他差一点就死了。就是因为在那本书里找到了方法去除病症才活到今天的,所以没人能把他的那本书给拿走。”柳龙苦着脸说道。

“九儿,把他拉走吧。”叶小山懒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对自己来说,就没太大的用处。

“别,我,我还有用。”柳龙从两个人阴森森的目光中已经察觉到自己被拉走之后会带来的后果。很用力的在水泥地面上磕头,砰砰作响。抬起头的时候,额上满是猩红的血迹。“我,我可以把杜嫣然给你。真的,给你,我还从来都没碰过她呢。原封不动的给你。”

九儿在一边看的一愣一愣的,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竟然把还没到手的女人拱手相让了。

“她本来就是我的。”叶小山笑了笑,蹲下来。看着想办法求生的柳龙,笑着说道:“真不明白,当初杜嫣然是怎么看上你的?”

“我知道我错了。叶爷爷,你饶了我。”柳龙开始扇自己的耳光,明明叶小山笑的很灿烂,可在他的眼里,那副笑容就像是死神一样可怕,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别着急,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你们柳家的人会一个个下去陪着你的。”叶小山托着他的下巴,声音冰冷:“用不了多久,你们柳家就会在下面阖家欢乐了,多完美的大结局啊。”

“你说什么?”柳龙一愣,顿时就感觉天旋地转,直觉告诉他,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但他又想不明白,叶小山真的敢杀人?他就是一个小屁郎中还敢与堂而皇之的杀人?

九儿点了点头,一把捂住了柳龙的嘴巴,硬生生的把他拖到了胡同的深处。期间,无论他怎么挣扎,都始终摆脱不了九儿如同钳子一样的大手。就像是用了什么强力胶水一样黏在了他的身上一样,挥之不去。

叶小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起头看了看夜空。

星空璀璨,皓月当空。

蛰伏了这么多年,叶小山终于破茧成蝶。接下来,是他对柳家疯狂的报复。直到整个家族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拿回自己的《内经说》。

都市情感小说-医修狂少-主角: 叶小山, 周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5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