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小说-王者情卫-主角: 韩重, 凌馨儿

都市情感小说-王者情卫-主角: 韩重, 凌馨儿

第1章 韩三哥

“盒饭盒饭,五块一份,五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五块钱你买不了上当,却是可以享受一次帝王般的口感待遇。”在花城一处影视基地的路边,韩重一边用手紧了紧他那常年不离身的‘宝贝’军大衣,顺手挖了一下鼻孔,然后拿着身前的一盒盒饭卖力的大叫着,只是双眼却一直盯着前面几个剧组的门口,心中却是在计算着剧组下班时间。

韩重,曾是华夏一代兵王,被人称韩三哥,而在他退役之后,却是毅然选择在花城这个影视城之中摆起了地摊,做着坑蒙拐骗的卖盒饭这一光荣职业。

“要饭的,你这盒饭多少钱一盒来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挺着大肚子,且穿着一套整齐的西装一脸高傲的对韩重不屑的问道。

“喂喂喂,你说谁臭要饭的呀?怎么说我韩三哥也是混娱乐圈的不是。”被对方这么一说,韩重顿时不满的反驳道,一脸硬气。

“哈哈,你这要饭的,倒是有几分意思,不过你这似乎更像是在娱乐圈旁边卖饭的……”

“卖饭的怎么了?卖饭的怎么说也是自己创业当老板,而且我就在娱乐圈旁边卖饭,这不是在混娱乐圈么?”韩重有些不快的对眼前这位大胖子争辩道。

“我买你一份盒饭,给你十块钱,当然,前提是你得承认你是要饭的。”中年胖子不慌不忙的对韩重说着。

“我就是臭要饭的,老板要不多来两份盒饭怎么样?”一听见人家出十块钱一份,韩重双眼都直,口水也险些流了出来,而那张刚毅的脸庞之上,之前的硬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哈哈哈,不错,小伙子,有前途。”中年胖子将十块钱递给韩重,然后拿了一份盒饭便是直接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剧组缓缓走去。

而就在他刚走开不久,韩重手中忽然拿出一个钱包来,一脸奸笑道:“让你个死胖子调侃你韩三哥,你这个钱包我韩三哥就勉强收下了,算是调侃费。”

说完,韩重迅速打开钱包,望着里面红花花的几张大钞,眼睛几乎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不过在这个胖子买了一份盒饭后,因为剧组的人还没有下班,所以韩重只能在这里继续吆喝着了,好在的是旁边不远处,就有着一个剧组正在拍摄一段激情片,倒也不至于让韩重显得无聊。

此时,一个女演员正躺在一片小树林之中,上身的衣服微微有些凌乱,而在她身上还有着一个长相颇为猥琐的青年男子,正不断卖力对这位女演员用强。

“呀买碟……不要……不要……”女演员那张还算有几分清秀的脸庞上,一脸潮红,红唇轻启,不断的叫着,而那犹如水蛇一般的腰肢在猥琐男身下也是不断的扭动着;这一幅激情戏倒显得是女方主动,而不是被强了。

“啧啧,这个女演员,胸有点大,应该是32D的,至于臀部就略显不足了,因为不够翘,所以在扭动的时候,显然力道不足,不过这一声呀买碟倒是听着挺不错的……”韩重一边盯着这场激情戏,一边眯着眼评头论足。

“三哥,三哥!”就在韩重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瘦的几乎像一根竹竿的青年男子一脸慌乱的朝着韩重跑来,或许是因为速度过快,刚到韩重面前,就跌了一个大跟头。

“我说小红帽,你这么咋咋呼呼的干啥呢,而且一到三哥面前就行这么大的一个礼,要是还让外人看见了,还以为三哥我讹诈你呢;有什么事儿起来慢慢说;而且三哥以前不和你说过么,我们是一个大集团,遇事不能慌张。”韩重看着眼前这个一头红毛的瘦竹竿,不慌不忙的教训着。

闻言,可怜的小红帽一脸委屈的望着韩重道:“三哥,火都烧到眉毛了,我怎么能不着急。”说道这里,小红帽微微一顿,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这才继续道:“我们的人在三角区那个什么‘雪山飞孤’剧组讨收这个月的盒饭尾款被人堵了。”

“啥?我们的人竟然被堵了?你个混蛋王八羔子,这种事情不早点告诉三哥,快说,对方有多少人,实力情况怎么样?”一听见小红帽的话,韩重屁股下像是被点了一个炮仗一样,刷的一下就蹦了起来,一脸怒意的盯着小红帽。

看着韩重一脸怒容,小红帽心头不由憋屈道:刚刚不是你让我不要慌的么……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对韩重说出来,否则的话,一顿拳打脚踢都是轻的。

“对……对方是一个人!”

“你大爷的,一个人就吓成这样了,老十四呢?”此时的韩重,很想胖揍一顿小红帽,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被一个人给吓成这样,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让他怎么在这一片混下去。

老十四和小红帽都是韩重当初刚来到花城收下的两个小弟,老十四人高马大,适合当打手,而小红帽则是人比较机灵,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两人一直都是韩重的心腹。

“十四哥也没揍了,那……那个人还说,要是三哥去了,他一样胖揍。”说完,小红帽抬起眼皮,有些担忧的朝着韩重看去。

果不其然,一听见这话,韩重顿时炸了,怒声道:“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走,干他娘的,连我三哥的人都敢揍,我倒是要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

十分钟后,当韩重裹着绿皮军大衣赶到一条小巷子里面,看着一个身高约莫两米左右的彪形大汉正对着三人拳打脚踢,而地上的这三人,显然就是韩重口中的盒饭集团所有成员了。

“住手!”韩重见他的集团成员竟然被人揍成这样,怒喝一声。

“三哥来了,三哥来了!”地上那三个被揍成猪脸的家伙一看见韩重,脸上立马露出几分笑容,而刚刚还要死不活的,现在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一个空翻,瞬间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跑到韩重身旁有些畏惧的盯着前方那个彪形大汉。

“三哥,我要点猪头饭!”

“不,三哥,我要点麻辣全家桶!”

……

“喂,我说哪个大个子,你是要猪头饭还是全家桶?”韩重对身旁几个小弟点了点头,然后上前几步,来到彪形大汉身前,轻笑道。

“啥?现在揍了人还有免费的大餐提供?”彪形大汉一听见韩重的话,那双牛眼大小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韩重,有些激动道:“那就来一份全家桶吧,以前一直听说外国人最喜欢吃这种大餐了,今天我也尝尝。”

随着这个彪形大汉的话刚刚落下,韩重带着一脸笑容,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记勾拳,快准狠;直接狠狠砸在这个彪形大汉的下巴处;紧接着,又是一记直拳落在他的小腹上。

“啪啪啪……”一顿胖揍,可怜这个彪形大汉都还没有从大餐之中反应过来,不一会儿的时间,全身上下都传来一阵钻心般的疼痛。

“全家桶一共一百六十八,顺带将你们剧组的尾款结清一下吧。”说道这里,韩重见对方那张肿的像猪头一样的脸颊上,从原本的牛眼变成如今的眯眯眼,满是茫然的望着他。

“哦,不好意思,刚刚忘了给你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韩重,江湖人称韩三哥,而我就是这一片卖盒饭的老大,你们剧组还欠下我们一些尾款没结清。”韩重抬起脑袋,一脸高傲的模样,双手还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这模样在韩重的心中,显然是最帅的,只是很可惜,在大家的眼中,却是十足的一个骚包男。

当然,此时在韩重身旁的都是他的小弟,自然不会将心里话说出来给韩重听的。

地面上这个彪形大汉,到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他这一次不仅被揍,而且还被讹诈,只是眼前这个人,实力是太强了,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彪形大汉有些可怜兮兮的对韩重说道:“我……我也没钱……”

不等他说完,韩重直接朝着身旁的小红帽使了一个眼神,小红帽会意之下,一脸奸笑朝着这个彪形大汉走来,一通翻身倒柜,终于从彪形大汉口中掏出一百五十块钱出来。

“真是个穷鬼,出门也不知道多带一点钱,算了,全家桶就算打折卖你了,但尾款的事情……”韩重一脸不满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彪形大汉说着。

听着韩重的话,彪形大汉心头也不由松了一口气,暗道:还好今天出门没多带钱,否则全部便宜这个王八羔子了,让你揍小爷,小爷会让你后悔的!

“大……大哥……”

“叫三哥!”小红帽正了正衣领,提醒道。

“是,是,是,三哥,我真没钱,你刚也看见了,如果三哥想要结清尾款的话,就只能去我们剧组要了……”说完,彪形大汉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阴冷之色。

“也罢,我去拿尾款,小红帽,这一百五十块钱你先拿去给兄弟几个看病。”说完,韩重有些心疼的将刚到手的一百五十块钱递给小红帽,为了不让他自己后悔,韩重说完就朝着彪形大汉所在的剧组快步走去。

第2章 捡了个女明星

雪狐剧组半个月前就来到了花城进行一部影视的拍摄,而韩重在这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几乎都每天为雪狐剧组提供盒饭;只是韩重作为这个盒饭集团的老大,这种事儿自然是小弟出手了,但因为雪狐剧组上次结算盒饭的时候,还欠下一些尾款,加上今天刚好事出,所以韩重就顺手过来讨要尾款了。

只是对于这个雪狐剧组,韩重却是隐隐感觉有些奇怪,从他们剧组到花城之后,就一直在三角区那边的鼓楼开工,每次开工几乎都是换着一个个姿色上等的女主角试镜。

转眼之间,半个月已经过去,而雪狐剧组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工,这不禁让韩重感到有些好奇和疑惑。

“难道是情景剧?但这也有些说不过去呀,都半个月的时间了……”

一边琢磨着,韩重来到鼓楼前伸出手重重的敲了敲门,而屋内依稀可以听见一些沸沸腾腾的吵闹声,只是根本就没人鸟他而已。

作为一个债主,遇见这种事情,韩重自然急了,眼看着天色就要黑了,在不赶紧要完钱,回到家,估计连热水都没有了。

韩重双手一翻,身体犹如鲤鱼一样,瞬间来到鼓楼的一道破旧的窗户前,一番捣鼓,很快韩重就来到鼓楼大厅。

听到一扇屏风后有人声传来,韩重立刻就凑了上去,拉开屏障,视线绕过几个摄像头屏幕的阻挡,就明显看到了五六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正围着一个手脚被麻绳绑住的女人团团转。

女人穿着一身古雅白色缀杏旗袍,年级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发披肩,皮肤白嫩,五官和韩重平日里见多了的女明星都要精致不少。

这是一个水准极高的美女。

扫了一眼周围整齐的摄像仪器,韩重断定,这一定是在拍摄“古装感情动作”戏码没错了。

“现代影视作品编剧,十场有八场都要安排出这些戏码。三哥我只想说,他们真的是太理解观众需求了!”

韩重顿时在心里碎碎念了一句,接着,见到一个应该是男主演的汉子在解开古装美女领口纽扣时,因为怎么都解不开,犯难的挠起了头来。

韩重看不下去了,说道:“猪啊,你们服装师就没教过你,这种定做式旗袍的纽扣,需要从下往上解?”

“好像真是这个解法没错……”

“男主演”在听到了韩重的建议后,恍然醒悟的挠了挠了头,但很快却又反应过来,回头目光阴狠的盯紧了韩重,怒声道:“外人?”

唰唰唰!

顷刻间,屏风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了韩重身上,尤其是大汉们围着的古装美女,看向韩重的眼神更是如同春水一般灵动深情。

“怎么,你们不会是看中了三哥我的星范儿,想让我友情出演这场戏份吧?”

韩重半眯上了眼睛,一副得意的样子:“好,我们先来谈谈出场费……”

但是还没有等他说完……

“男主演”就愤愤然的大吼出声了,“又来一个瞎眼的主儿?你们管什么吃的!”

他刚一说完,“唰唰唰!”的,屏风后的所有光膀汉子都齐齐的从裤腿里抽出了各式各样的砍刀,围向韩重。

“别动手,他是我男朋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原本被绑住的那个水灵灵的大美女美眸之中带着几分焦急之色,对着众人大声叫道。

随着她这一句话落下,场中所有人面色微微一滞,只是下一刻,那位“男主演”面色顿时变成一片猪肝色,对着旁边那些大汉怒吼道:“你们他妈眼瞎还是耳聋啊,给我弄死他!”

听见这位男主演的话,韩重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面色微变,双眼落在这位男主演身上,冷声道:“你们不是在拍电影?”

“是不是已经和你没关系了!”感受到韩重眼中那凛冽的光芒,犹如尖利的刀锋一样,落在他的身上,竟然让他的身体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喂,我说各位大哥,我可不是她的男朋友来着,我只是一个卖盒饭来问问上次尾款的事情,不过倒不是我说,你们这拍电影,也不是这样拍的,特别是在解开女人旗袍扣子的时候,更应该这样子……”忽然,韩重那张凛冽的脸庞露出几分讨好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中华烟朝着男主演走来。

在烟盒里面抽出一根烟给这位男主演点上的时候,韩重眼中明显露出几分肉疼之色,这保养还是前几天老十四他们发了工资孝敬他的,平时韩重自己都舍不得抽,现在转眼之间这包烟就让这个家伙破.处了,韩重心头自然不爽。

“小子,看你这么懂事儿的份上,今天就饶过你,以后没什么事儿就别往这儿瞎晃悠。”这位男主演抽了一根韩重的烟后,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韩重如此‘懂事’。

“谢谢大哥,今天是小弟的不对,小弟给你赔不是了。”韩重一边弯着腰,犹如一个哈巴狗一样对这位男主要赔着不是。

“重儿,难道你不要我了么?我……”被绑着的那个女孩看着韩重的模样,心头不禁怒骂的同时,在面上却是流出两滴眼泪,一脸深情款款的看着韩重。

凌馨儿知道,她今天想要逃出魔爪,恐怕只能借助眼前这个恶心的哈巴狗了,否则的话,她将会一点机会都没有。

随着凌馨儿的发话,场中所有人再次一怔,毕竟凌馨儿此时的模样,俨然就像是被韩重抛弃了的小媳妇一样,更何况这位男主演以前就听手下说过凌馨儿似乎有一个人高马大的男朋友。

转过身看了一眼韩重,感受到对方的目光,韩重口中不由低骂道:“草,三哥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韩重知道,这个时候他就像是黄泥巴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韩重很清楚,所以不等眼前这位男主演反应过来,韩重立马从地上随后操起一块板砖,另外一只手掐住这个男主演的脖子,对众人叫道:“将她身上的绳子给解开,否则的话,我这一板砖就落他头上了。”

“这……”一时之间,所有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小子,算我李宗看走眼了,本来以为你只是一个小瘪三,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勇气英雄救美,不管你是不是她男朋友,你死定了!”李宗被韩重抓住脖子,面色有些微红,双眼之中却升起几分愤怒之色。

“三哥我可是一项被人称之为无敌大坏蛋的,所谓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更何况三哥我前几天还去算过一命,说三哥我最近要走大运!”韩重处变不惊,轻笑着对李宗说道。

“按照他说的去做!”李宗瞪了一眼有些傻眼的手下,心头不禁骂着这些没用的家伙,但他也担心小命,如果韩重一个想不开,将板砖真的砸下来了,那可就不好玩了;虽然他有些不甘心。

“重儿,你终于来了,他们是一群大坏蛋,根本不是拍戏的!”凌馨儿被松绑后,立马来到韩重跟前,双手死死抓住韩重的手臂,而她胸前那一对浑圆更是毫不在意的压在韩重身上,这一压,险些让韩重身体打了一个趔趄。

“啧啧,这妹纸估计有着36D吧,真是太爽了。”在心头,韩重不断的YY着,不过他倒是没有忘记正事儿。

“你们退后,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过他的,不然的话,你们是知道我手中的板砖。”说话的同时,韩重还故意扬了扬手中的板砖,手肘却是不断的在凌馨儿胸口前磨蹭着。

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那种惊人的柔软,还是不断的传入到韩重的神经系统之中。

“照他说的做!”李宗冷冷的对身前的那些手下命令道。

见状,韩重嘴角挂起几分笑意,带着韩重和凌馨儿便是迅速退出鼓楼,只是很可惜,在他们刚退出鼓楼,凌馨儿便是松开了韩重的手臂,这让韩重心头也升起几分遗憾之色。

“可惜了呀,这等美女,而且身材还这么好,要是我是那位男主角才爽歪歪呀。”心头念叨的同时,很快三人便是来到一个公园门口。

韩重看了看,四下无人,直接一个板砖落在李宗脑门上,李宗甚至都还未反应过来,直接闷哼一声,倒地昏迷过去。

“你……你杀人了?”凌馨儿望着倒地的李宗,那张精致且带着几分苍白的脸颊之上,升起几分惊恐之色,纤细的小手轻掩红唇。

“只是昏迷了而已,放心吧,待会儿会有人找到他的,倒是你,我和你非亲非故,你干嘛要陷害我?”韩重耸了耸肩膀,有些郁闷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人凌馨儿问道。

第3章 玩大发了

“你家里有热水么?我想洗个澡。”一听见韩重说不会出人命,凌馨儿顿时镇定下来,鹅蛋脸颊上升起几分冰冷,对韩重冷冷的问道;和刚刚一脸害怕的模样,完全就是两个人,这不禁让韩重微微一愣。

“有,长安街五十四号。”韩重下意识的就对凌馨儿回答道,甚至他连家的具体住址都一并告诉了凌馨儿。

望着凌馨儿那有些单薄的身子缓缓朝着前方走去,韩重这才反应过来,口中不禁呢喃道:“看来书上说的还真没错,女人翻脸比翻书都还快,等等……我干嘛要将她带到我家里去啊,这明显就是一个红颜祸水来着……”

回到韩重的家中时,天色已经逐渐开始暗淡下来,当韩重打开他租下的一间单间大门的时候,凌馨儿直接大步踏入房间,站在门口嗅着空气之中有些潮湿的气味,柳眉微蹙。

“我说这位大小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今天你害的我得罪了那个看起来有几分权势的家伙,我都还没有找你算……砰!”不等韩重说完,凌馨儿直接将房门给关上,顺带还给反锁了。

“我先洗个澡,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听着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韩重望着眼前紧锁的大门,顿时傻眼了。

“这好像是我三哥的家吧,怎么现在倒像是变成她的家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看在之前吃了你豆腐的份上,三哥今天就当一回好人!”韩重站在门口,有些郁闷的说着。

等了好一会儿的韩重,见凌馨儿迟迟没有出来,刚好肚子又有些饥饿,韩重索性就出门打包了两份面条回来。

“喂,我说你洗完澡没有啊,三哥我累了一天,也要洗澡呢!”韩重手中提着两个纸盒打包的面条,敲着自家的房门。

随着他的话刚落下没多久,随着房门发出一阵吱呀的声音缓缓打开,望着站在门口的凌馨儿,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披散在双肩上,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衣,下身却是穿着一条宽大的长裤,显然这衣服和裤子应该都是韩重的。

鼻息之间嗅着淡淡的沁香,韩重望着眼前的韩馨儿,那张精致的脸庞上,不施任何粉黛,却别有一股风情,只是凌馨儿眉宇之间,却是微蹙,美眸里面带着几分高冷之色静静的凝视着韩重。

“额……我打包了两份面条,你应该还没有吃饭吧?!”本来心头韩重还有些不爽的,但此时一看见凌馨儿冻的有些瑟瑟发抖的身体,他的心也软了下来,带着笑容对凌馨儿缓缓说道。

凌馨儿让开身形,等到韩重走进屋子里面后,望着阳台上凌馨儿将她自己的衣服全部都给清洗掉之后晾上,特别是那精致的蕾丝内衣和小内内,韩重整个眼睛都看得有些发直。

“你在看什么呢!”凌馨儿似乎是察觉到韩重的目光,那张有些冰冷的脸庞上升起两朵红晕,怒视着韩重问道。

“那啥,谢谢你帮我将那件外套给洗了啊。”被凌馨儿给发现,韩重那张老脸也是一红,不过脸皮够厚的他,却是根本没提他刚刚那猥琐的眼神,只是看了一眼晾在阳台上他的那件外套,对一旁的凌馨儿说着。

只是凌馨儿对于韩重的道谢,却根本没有理会,双手来回搓着,她也不想将她私密的内衣等东西晾在上面,但没办法,谁让韩重这个小破屋就只有这么一间屋子呢,而阳台就在屋子前面。

“你穿上吧,大冬天的,也怪冷的,而且这件衣服也是我早上刚穿的。”韩重看了一眼凌馨儿的模样,立马将身上的军大衣脱下来递给凌馨儿。

没办法,韩重家中只有两件外套,除了被凌馨儿洗掉的那件外套之外,就剩下他身上这一件了,毕竟人家一个美女都帮他洗衣服了,他身为一个男人,总要有点绅士风度不是。

看着韩重递来的衣服,凌馨儿深深的看了一眼韩重,只是当她闻到军大衣身上散发出来那浓厚的男人气味,凌馨儿柳眉微蹙,只是这大冬天的,要是没有一件外套的话,恐怕接下来她就得感冒了。

穿上韩重的衣服后,凌馨儿眼角的余光看着韩重身上只有一件衬衣,不由皱眉道:“你不冷么?”

“我没事儿,我都习惯了。”听见美女关心,韩重裂开嘴唇,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对着凌馨儿微笑道。

“对了,赶紧吃面条吧,要是冷了的话,就不好吃了。”韩重还不忘对凌馨儿提醒道。

看着凌馨儿在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露出那洁白的胳膊,上面还有着几道绳子捆绑的红印。

“你先吃着,等我一会儿。”将面条递给凌馨儿,韩重立马走到一旁,拿起一个烧水壶,麻利的烧了一壶开水;然后又从床下找出一个小玻璃瓶,将其洗干净倒满热水。

“将这个放在你手臂上烫一会儿,痕迹就会消失,不然的话,晚上休息的时候,你就会感到非常的疼痛。”韩重将玻璃瓶递给正在吃面条的凌馨儿手中。

闻言,凌馨儿抬起眼皮,深深的看了一眼韩重,然后便是接过玻璃瓶,继续吃着面条,等到两人吃完后,凌馨儿一边用玻璃瓶敷着伤痕,美眸却是落在窗外。

看着凌馨儿的模样,韩重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他本来只是去要钱的,没想到却白白捡回来一个大美女,因此还得罪了人,这都算什么事儿。

“他的名字叫李宗,在娱乐圈之中是一个大导演的儿子,而雪狐剧组不过只是一个噱头而已,李宗空头骗取大家来试镜,其实是为了与女演员发生关系,然后进行录像,这样一来,女演员也只能忍气吞声,任由他摆布。”凌馨儿忽然开口,面色呆滞,没有了之前的高冷,此时脸上尽是一片疲惫之色。

看着凌馨儿眼角划出两滴泪水,韩重一下子慌神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笨手笨脚的扯出两张卫生纸递给凌馨儿。

对于韩重那有些笨手笨脚的动作,凌馨儿噗嗤一笑,笑脸如靥,一时之间,让韩重也看的一呆,或许是察觉到韩重眼眸之中那异样的目光,凌馨儿连忙收回目光,继续凝视着窗外。

“我当初也是被他们给骗来的,今天如果不是你刚好出现,恐怕我也已经遭受到他的毒手了。”

“为什么你们不报警?”

“报警?他家有钱有势,即使是报警,吃苦头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女演员。”说道这里,凌馨儿自嘲一笑。

听到这里,韩重面色微变,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李宗那个家伙家中连警察都能够搞定,而他现在得罪了李宗,临走之前,还给了李宗一板砖,显然李宗是不会放过他的。

“看来这次我真是跟着你倒霉了。”韩重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也是,你们男人一旦看见漂亮的女人,脑子里面想的全部都是怎么将女人哄到床上去,难道在你心中,一点慈悲心都没有?”凌馨儿听见韩重的话,忽然转过头,冷笑着对韩重嘲讽道。

“不错,我韩重的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也仅仅只是一个卖盒饭为生的普通人而已,你高傲、你女神,但同样的,在那个时候,你为了自己的性命却不顾别人的性命,这就是慈悲心么?”韩重面色带着几分平静之色,不冷不淡的对凌馨儿说道。

随着韩重的话落下,凌馨儿面色微微一滞,瞬间沉默了下来,想起刚刚韩重的话,凌馨儿这才反应过来,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和韩重没关系,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为了自己着想将韩重拉下水了而已。

“如果你明天将我送到李宗手上,我想他应该不会在找你的麻烦。”凌馨儿沉默片刻之后,便是对韩重冷声道。

闻言,韩重嘴角却是挂起一丝笑容,饶有兴趣的望着凌馨儿问道:“在雪狐剧组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叫虫儿?看来还真是巧,当时看见你的模样,我只觉得你像一只虫子一样恶心,见到对方人多,立马就怂了,没想到你还真叫这名儿。”对于韩重有些天马行空的思维,她一下子没跟上节奏,只是反应过来后,却是讽刺的对韩重回答道。

“喂,我说你这小妞,怎么说我三哥也好歹救了你一命吧,怎么说话呢,告诉你,三哥我的名字叫韩重,韩三哥,不是什么虫儿鸟儿的!”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被凌馨儿这么侮辱他的名字,韩重立马不爽的对凌馨儿大声解释道。

“算了,不和你争这些没用的了,看你今天也有些累了,应该也受了不少的委屈,好男不和女斗,今天晚上你睡床上吧,我就睡地上。”家里忽然多了一个女人,韩重也担心凌馨儿乱想,也没有去洗澡,直接拿出几张报纸贴在地上,顺手在用几张报纸裹起来当作枕头。

做完这一切,韩重直接将灯给关上躺在地上,背对着凌馨儿开始休息了。

“我叫凌馨儿,这件衣服给你。”凌馨儿坐在床上,看着背对着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躺在地上睡觉,凌馨儿沉默了一会儿,在黑暗之中对韩重轻声说道。

第4章 麻烦找上门

次日一大早时间,凌馨儿正在做着噩梦,梦中她正被李钟五花大绑的绑在一张大床上,而李宗已经脱光了她的衣服,就在李宗打算提枪上马的时候,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一脚将房门给踹开,然后将李宗暴揍一顿,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就在凌馨儿双眼冒着星星盯着这一道高大的背影时,忽然对方转过身,直接呈现在凌馨儿眼中的赫然就是韩重那张嘴角挂着淡淡坏笑的脸庞。

这一个有些古怪的梦直接将凌馨儿给惊醒,只是等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看着就站在她面前的韩重,嘴角还是挂着那一丝有些欠扁的笑容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凌馨儿忽然想起梦中的情况,俏脸微微一红。

“你在看什么呢?”凌馨儿有些厌恶的对韩重蹙眉问道。

“我在看你做梦的时候,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是不是梦见大帅哥了。”韩重见一大早就吃了一个闭门羹,悻悻的说道。

而韩重哪里知道,他这随口一说,竟然还真猜对了,凌馨儿瞪了一眼韩重,不等她开口,韩重便是从身后拿出一道衣服递给凌馨儿。

“喏,这是我刚刚出去给你买的,花了我好几百大洋呢。”韩重有些肉疼的将衣服递给凌馨儿。

凌馨儿看着韩重递过来的衣服,竟然连内衣和小内内都包括在其中,凌馨儿本来有些寒霜的俏脸上,忍不住再次浮现出一抹红晕来。

“得,我知道了,我立马出去,不过你速度倒是快一点,待会儿还要出去吃早餐呢。”韩重举起双手,似乎是知道凌馨儿的性格一样,顺势之下,他便是打算出门。

“不……不用了,我去卫生间换。”凌馨儿面色犹豫了一会儿后,便是抱着衣服走到一旁的卫生间之中,很快在卫生间里面就传来一阵穿衣服的稀疏声。

“真不知道像凌馨儿这样一个大美女换衣服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模样的,还好昨天三哥我去的及时,否则的话,这么好的一个水灵灵大白菜就被猪给拱了。”在心中,韩重忍不住呢喃道。

片刻之后,凌馨儿换好衣服之后,刚出门,就看见韩重那一双贼眼不断的在她身上扫荡着。

“衣服还合身吧?我只是按照你大致的身体情况去买的,具体合身不合身,我也不清楚。”韩重看着凌馨儿这一套衣服穿在身上,虽然显得有几分土气,但在他眼中倒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谁让脸蛋就决定了一切呢。

一听见韩重的话,凌馨儿俏脸一红,她以为韩重说的是内衣和小内内合不合尺寸,也没有理会韩重,皱着柳眉便是将床上的被子给叠好。

怎么说韩重也给她买了一套衣服,虽然衣服很丑,但她凌馨儿至少也不能恩情仇报不是。

等到韩馨儿收拾完被子后,韩重便是带着凌馨儿出了门,走了一段时间后,两人这才来到一个路边的早餐店里。

“老板,给我来三碗豆花,外加一笼包子和一碗稀饭。”说完,韩重便是转过身对凌馨儿笑着问道:“你吃点什么?”

闻言,凌馨儿微微一愣,她还以为刚刚韩重点的那些早餐是包括她的呢,感情这仅仅只是韩重一个人的份量。

望着韩重人高马大的模样,凌馨儿摇了摇头,随意道:“就一碗粥吧。”

“能吃饱么?早上可是人体最需要涉及能量的时候,不过也是,像你们这样的明星,似乎也得注意保持身材,算了,随便你吧。”韩重对凌馨儿说完之后,便是对老板再叫了一碗稀饭。

等到早餐上来后,韩重也不管那么多,直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那速度简直可是和饿死鬼相比了;饶是凌馨儿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此时看着韩重的吃相也给吓了一跳。

可惜,好景不长,很快场中就来了一些不速之客;看见这些大汉,正在小口喝粥的凌馨儿面色之间顿时露出几分惨白之色。

“所有人要是没事儿的话全部滚蛋,我们要在这里拍戏!”在这些大汉之中,李宗双眼死死盯着韩重,脑门上还缠着一圈圈绷带,显然这就是昨天韩重的杰作。

在这个早餐店吃早餐的那些客人,看着李宗带着一群大汉气势汹汹的模样,他们作为普通人,哪里敢招惹李宗这样的人,很多人甚至连早餐都还未吃饭,就匆匆离开了。

转眼之间,原本人声鼎沸的早餐店,立马变得窸窸窣窣的几个人了。

凌馨儿转过头,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韩重继续吃着早餐,似乎对于李宗等人的到来,根本就未曾看见过一样。

只是韩重没有说话,凌馨儿哪怕心中再怎么着急,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毕竟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就只有韩重了。

“谢谢你昨天晚上的招待,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凌馨儿等了韩重一会儿,见韩重还是肆无忌惮的吃着早餐,那张苍白的脸颊之上带着几分苦涩,深深的看了一眼韩重,然后便是打算起身朝着李宗等人走去。

“如果我跟你们回去,你可不可以放过他,他和这件事情没有半点的关系。”凌馨儿走到李宗跟前,对李宗哀求道。

刚吃完早餐的韩重,不等李宗开口,直接扯了一张纸胡乱的将嘴巴擦拭了一下,迅速走到凌馨儿跟前,张开双臂,一只手直接搂住凌馨儿的腰肢。

“谁说没关系了,毕竟你作为我的女朋友,我这个当男朋友的自然不能让你受到欺负不是,不然的话以后传出去了,还怎么让我三哥混下去。”韩重看着凌馨儿那张茫然的脸庞,轻笑道。

“韩重,你还真将自己当英雄了?难道你以为我没有调查过你?你不过只是一个卖盒饭的而已,怎么可能会是她的男朋友,你也不看看你的口袋,比你的脸都还干净。”李宗望着此时韩重一只手搂住凌馨儿的动作,双眼之中闪过几分冷意,不屑的对韩重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那几个小弟,现在可能正在鼓楼挨揍呢,如果你今天将她交给我,然后乖乖让我揍一顿,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否则的话……”

“否则怎么样?而且你的话也不对,昨天我的确是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虽然她之前不是我的女朋友,但经过昨天晚上之后,现在就是了。”说道这里,韩重双眼微微一眯,眼底深处,却是闪过几分森冷之色。

如果说之前韩重还仅仅只是抱着和李宗玩玩的心态,那么现在李宗是彻底的激怒了他;李宗可以来找他的麻烦,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找小红帽他们几人的麻烦,龙有逆鳞,触者即死,而韩重的亲人和朋友就是他的逆鳞。

“好,好,好,凌馨儿,韩重,很好,我待会儿就会让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后悔的!”李宗那张满是怒意的脸庞死死盯着韩重和凌馨儿。

“馨儿,到一边躲着,看你男朋友待会儿怎么大发神威,将这些欺负你的坏人给狠揍一顿的。”韩重低下头,对凌馨儿露出一个微笑。

闻言,凌馨儿柳眉微蹙,张了张口,但看着韩重那一对有些冰冷的眸子,她硬生生将喉咙的话给憋了回去,乖巧的走到一旁,甚至都没有和韩重争论占她口头便宜的事情。

等到凌馨儿退到一边之后,韩重看着身边围拢的几个大汉,最终目光落在李宗身上,冷笑道:“待会儿你也会后悔的!”

随着韩重的声音刚刚落下,韩重直接一脚狠狠踢中身旁一个壮汉小腹上,瞬间,这个将近两百斤的壮汉身体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砸在水泥地板上。

李宗带来的这些壮汉显然也是一个个狠人,并没有因为韩重的一招就此退缩,反而是纷纷朝着韩重冲来。

眼看着一记拳头就要落在韩重身上了,韩重单脚踏出,稳住下盘,上身微微一侧,立马抓住这一只拳头,然后另外一只拳头直接一个勾拳,砸在这个大汉的下巴位置。

韩重的每一次攻击,几乎都是快准狠,而且每一击几乎都是对着人体最为致命的地方攻击过去,这样一来,每一次攻击之后,就能够让李宗带来的这些人之中少一个人的战斗力。

刚开始在一旁的凌馨儿还有些担忧,但逐渐的,韩重在这些壮汉之中游刃有余,面色没有半点担忧之色,而且每次都是对手受伤,对手甚至连韩重的衣角都没有摸到,逐渐的凌馨儿这才放下担心,脑海之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早上做的那个梦。

都市情感小说-王者情卫-主角: 韩重, 凌馨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985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