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幻小说-傲视魔域-主角: 墨思, 郑漪晴

玄幻奇幻小说-傲视魔域-主角: 墨思, 郑漪晴

第1章 变故

烈日当空,一片荒芜的岛屿之上,上千奴隶面朝黄土背朝天,挥舞着手中的铁镐,而在边上,不少穿着盔甲的士兵,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中拿着皮鞭,不时挥舞叫骂着。

这里是一座矿岛,更是流放之地,被称之为地狱,只要进入了地狱岛,绝对没有出去的可能性,只能在这里累死,或者是被活生生打死。

想要老死,都是奢侈!

“妈的,给老子快点挖,信不信抽死你!”

皮鞭落在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一个中年人士兵趾高气扬,满脸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大声的叫骂着。

少年蓬头污垢,任由皮鞭落在他黝黑的皮肤上,仿佛没有感受到任何痛楚一样,一双眸子沉静至极,实在难以想象,明明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怎么会拥有这样的一双眸子。

“啪!”

皮鞭再一次无情的落下,这一次的力量明显增加了不少,少年再也没有办法保持冷静,龇牙咧嘴,背上皮开肉绽,可他却不出一言,只是咬牙硬挺着。

“找死!”

中年人见他似乎是不为所动的样子,顿时恼了,怒喝一声,皮鞭再一次落下,但是这时候,一个四五十岁的奴隶连忙冲了过来,将少年挡在怀中,皮鞭无情的落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官人,小孩子不懂事,你就别为难他了,我这就去好好挖矿!”

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满,他反倒满脸赔笑,点头哈腰的说道。

“墨老鬼,我不为难他,为难你么?”

中年人依然不依不饶,连连挥动手中的皮鞭,抽打在他的身上。

那个被他称作墨老鬼的奴隶,咬紧牙关,但是却不敢开口叫痛,因为他知道,求饶是没有用的,只会满足这些奴役者的变态心理。

“轰!”

中年人打起起劲,地狱岛的另一边,却是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卷起阵阵烟尘,打破了地狱岛的平静,其中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让人感到心悸。

再也顾不得抽打老奴,中年人面色一变,身形如电,向着爆炸声飞了出去。

“爹,是我不好,又让你受苦了。”

等到中年人离开,少年才扶着老奴,愧疚的说道。

“思儿啊,是爹不好,把你带来这个流放之地,是爹不好啊……”

老奴名为墨尘,说着说着,满是皱纹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

他原本是大家族墨家一个分支的族长,只是因为无意间得罪了墨家主族的一个长老,夫妇二人直接被打入了地狱岛,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折磨日子。

后来,他的妻子生下了一儿一女,儿子,就是眼前的少年墨思,女儿却在十年前刚出生时便被地狱岛中的管理者掳走。

原因无他,正是她出生时满天光辉的异象,令她从一出生起,就失去了待在父母身边的权利。

墨蝶珍,是他女儿唯一的线索,而这线索,代价却是妻子的生命!

摸着怀中的一块碎布,这是墨尘妻子临终前交在他手里的,嘱托他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们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现在的墨尘,只想要好好将自己的儿子抚养成人,反正对于地狱岛的生活他早已经麻木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儿子了。

轻轻的抱着怀中的墨尘,墨思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他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只有无尽的折磨,但是他不敢说出来,因为他曾经说过一次,墨尘直接用镐子将他打得下不了床,那次之后,墨思再也不敢提起了。

另一边,一道黑影在半空中穿梭着,瞬间便斩杀了几个地狱岛的士兵,但是那黑影的状态似乎并不好,半空之上,鲜血如涌泉般落下来。

“吼!”

陡然间,一声怒吼自半空中传来,犹如困兽一般,充满了愤怒,那一刻,整个地狱岛的声音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陷入了失神中,更有不少人直接被镇杀于这一声怒吼中。

回过神来,哪里还有黑影的身形,如果不是地上还躺着不少的尸体,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整个地狱岛立刻陷入一片慌乱中,岛主身影蓦然出现,声音暴戾至极:“动用全岛奴隶,务必要将那个人找出来,不然的话,你们都得死!”

岛主的威严大家都知道,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在地狱岛中,他就是阎王,没有人敢惹他!

岛主声音刚一落下,岛上幸存下来的奴隶都动了起来,在这地狱岛上展开地毯式的搜查。

“思儿,一切小心!”

叮嘱了一声墨思以后,墨尘被士兵拉走,朝着另一个方向找寻而去,在这里,墨尘对儿子的关心,也仅仅只有两句空口白话而已,他根本无力护他周全。

答应了一声,少年朝着一个偏僻的矿洞走了进去,一出生便在这个恶魔岛里面,他早已经学会了怎么照顾自己。

而现在,墨思要去做的并不是搜寻恶魔岛岛主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他要找个地方休息一番。两天没有吃过东西的他,早已经浑身无力,若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被中年人士兵所鞭打。

这个矿洞十分隐蔽,因为里面的矿被开采完毕,已经无人来此,平常在里面偷懒,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

墨思走到洞口俯身钻了进去,他只是想做做样子,至于寻找?那等人物,岂会让他找到。

“难道岛主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想到方才那人的威势,墨思心底还是忍不住涌现出一股强烈的羡慕。

自打有记忆以来,墨思见过不少人被押入恶魔岛,更见过无数人死于那些残忍的士兵之下,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人用这种方式,强行冲入恶魔岛中。

他能够感受到那一道黑影的强大,如果可以,墨思甚至想要借助他的力量,帮他逃出这个该死的地狱岛。

大约行走了一刻钟,地上突然出现了一处还未彻底干涸的血迹。

这是……

墨思双眼蓦然闪过一抹亮光,心跳猛然加快,呼吸也急促起来,脑中突然掠过一个荒谬的想法。

方才那人影,该不是真的在这洞中吧!

若是自己能得到他的帮助……

墨思心底止不住地激动起来,这是他的机会!

父亲在地狱岛中已经变得麻木了,五岁时,妹妹又被掳走,母亲倒在血泊中的情景,历历在目,在地狱岛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所有人都是悲剧收场。

墨思虽然小,但是身处这种环境之下,他心中想的事情却极多,其中想的最多的,自然就是离开地狱岛!

只有离开这里,才有资格说人生。

矿洞内十分黑暗,越靠近里面,可见度就越低,到最后可以说是摸黑前进了。

“哎哟!”

突然,墨思的脚下被什么绊倒,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地面之上,声音荡响在矿洞,久久不绝。

彻底的适应了眼前的黑暗以后,墨思回过头去,却发现在矿洞的路中央,躺着一个人。

“死了?”

想也能想到,这个人就是不久前闯入来的那道黑影,但是墨思却又有点不愿意相信,毕竟他的实力如此强大,如果就这样死去,墨思想要离开地狱岛的想法,也随之东流了。

“喂,你应我一下!

轻轻的用脚碰了碰那人,那人却纹丝未动,墨思不死心,缓缓的爬到了他的身旁,将手轻轻探在他的鼻息之上。

“真的死了!”

鼻息之上,没有丝毫动静,确定此人死了以后,墨思瘫坐在矿洞之内,惋惜的叹了一声。

刚看到曙光,又要被黑暗吞噬,这种感觉的确不太好受。

或者是天色太黑,又或者是墨思的心思根本就不再尸体的身上,他没有注意到,在他的手指之上,一缕缕黑气渗入了尸体的身体内,而那具已经死去的尸体,此时手指竟然微微动了动。

“下一次……还会有人闯入地狱岛么?如果有,会是什么时候?”

墨思在矿洞内轻声的呢喃,但是他手指上的黑气,却越来越强盛。

“嗯……”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个痛苦的哼声,墨思猛地跳了起来,惊疑不定地看向那具尸体。

过了一会儿,再没有声音响起,墨思噎了一口口水,缓缓靠近尸体,再次确定他死了以后,才开始缓缓的观察起这人的容貌。

这是一个面容刚毅的中年人,此刻面色苍白,但是眉宇之间,却有着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一看便知道气质不凡。

他的致命伤就在胸膛之上,一个大洞自胸前到后背,触目惊心,即便此刻血液已经凝固,但是内脏却还是流了出来,十分的恶心,看上去让人作呕。

就在这时,那黑影双眼陡然睁开,幽黑的瞳恐直直地看着墨思,墨思脑中立刻一片空白,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彻骨的寒意。

“啊!”

半响以后,反应过来的墨思破口大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人自眉心中爆射出一道乌光,直接没入墨思的脑袋之中。

惨叫声戛然而止,墨思惊骇地后退数步,身子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第2章 黑色晶体

乌光没入墨思的脑袋,黑衣人的眼睛再次闭上,再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墨思的脑袋却突然产生了阵阵的强烈的疼痛,倒在地上抱着头不断翻滚着。

“那道乌光是什么东西,我不会年纪轻轻便死在这里了吧!”

墨思口中喃喃自语,本来还想借助这神秘人的力量,离开恶魔岛,可是现在,自己的性命都要交待在这里了。

疼痛不止,但是他的惊叫声,已经传到了外面,不一会儿,只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无数士兵涌了进来,不由分说,抬手就是一鞭子抽打在墨思的身体之上。

“过去检查一下!”

领头的士兵吩咐一声,两个士兵来到墨思的身边,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神秘人。

“死了!”

那两个士兵沉声的说道。

“将他的尸体带走,这小子,押到岛主那里!”

中年人说了一句以后,直接带头离开了矿洞,而墨思,则是被带上了手铐,带了出去。

脑袋的疼痛减少了几分,墨思在心中暗道一声不妙,脸上却不敢表露出什么,只能听之任之。

“思儿!”

远处,墨尘的声音突然传来,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地狱岛士兵压住,身后还抬着一条尸体,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了过来,低头哈腰地求道:“大人,墨思只是一个小孩子,你放过他吧!我只有他一个孩子了!我……”

“滚!”

中年人一把将墨尘掀翻在地,连连踹了几脚以后,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

“大人,你放了他吧!你带走我好了!十年前你带走我女儿,打死我妻子,我都毫无怨言!如今我只剩下他一个孩子了!大人……”

看到中年人快要离去,墨尘连滚带爬,稳稳的搂住了中年人的腿,苦苦哀求。

“我再说一次,放手,否则,我就杀了你!”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语气也冷了下来,沉声的说道。

“爹,你快放开!我没事的!”

墨思的喉咙仿佛塞了铅一般,只挤出了这几个字。

他知道,中年人说的绝对不会有假,他们生性残暴,根本就不会顾及奴隶的性命,反正总会有源源不断的奴隶被送进来。

墨尘仿佛没有听到墨思的话一样,撕心裂肺地哭嚎起来,跪着身子苦苦哀求着。

十年前,妻女生死离别,这样的事情,他不愿意再次经历了。

想当初,他也是一族之长,何等的威风,但是这一切,在地狱岛中都不存在了。

他被废了修为,丢弃了尊严,只想保自己儿子的一条性命。

“来人,给我往死里打!”

中年人怒吼一声,那些士兵立刻便站了出来,拳脚相加,疯狂的打在墨尘身上,瞬间鲜血便染红了地上的黄土。

阵阵血腥味扩散开来,墨思睚眦欲裂,疯狂地挣扎着哭喊。

“爹!爹!你们停手,你们快停手!我跟你们走!停下来……”

墨思眼中泪水肆意流淌,在脏兮兮的脸上化作两道污浊。

他想挣脱士兵对他的束缚,用他的躯体去抵挡那些落在父亲身上的拳头,但是十四五岁的少年,力量弱小至极,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打得口吐鲜血。

足足打了一刻钟,墨尘被打的头破血流,奄奄一息,眼神空洞手指都发着抖,口中喃喃有词:“别……别带走我儿子……”

“死老鬼,真当自己还是什么人物啊!”

中年人横扫一脚,直接将墨尘踢飞出一边,想了想,还不解气,狠狠的在他胸膛之上踩了几脚,墨尘的胸膛都在那几脚之下,直接凹陷了下去,鲜血如涌泉般喷了出来!

“思……思儿!”

仿佛用尽了所有力量,墨尘挣扎着扭头看向墨思,可却只来得及说完这句话,便脖子一扭,生机断绝。

“爹!”

墨尘凄厉地嘶吼,直接挣脱了士兵的束缚,一把扑在了墨尘的身上,泪如雨下,他拼命的晃动着墨尘的身体,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十年前,他还是一个孩子,要亲眼目睹母亲被这些魔鬼打死,十年后,他的父亲又死在他眼前,眼神的绝望令他心颤。

那一刹那,墨思的世界仿佛崩塌了一般,只留下一片荒芜的废墟。

父亲对他的关心,他是知道的,只是处于这样的环境里,他没有机会说出口,如今阴阳相隔,想说出来,却已经迟了。

“带走!”

墨思的哀嚎在中年人的眼中一文不值,他再次被恶魔岛的士兵钳制住,慢慢向着远方走去,而墨尘的尸体,则是留在那里,没有人上前,也不敢上前去理会一下。

人命如草芥,死了就丢弃在岛上做了肥料,早已经成为常事。

……

大厅内,墨思被士兵如丢死狗一样丢在了地上,在他前面的,是地狱岛岛主。

这岛主面容肃整,一双眼眸阴沉至极,沉声说道:“说吧,你知道些什么!”

墨思渐渐止住抽泣,提起精神简单的将他遇到神秘人的过程说了出来,当然,对于那道乌光的事情,他隐瞒了起来。

在这里,任何悲伤都无济于事,他只能顺从。

“你说的,可是事实?”

地狱岛岛主将墨思的头颅抬起来,四目对视,想要从墨思的眼眸中看出一点端倪。

可惜,墨思虽小,但是在地狱岛中,早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面不红,心不跳,只是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地狱岛岛主,说道:“是真的。”

地狱岛岛主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将身上的气势完全释放了出来,宛如苏醒的雄狮猛兽一般,全数落在墨思的肩头之上,眼眸中的目光也越发凶狠。

墨思乃是一介凡人,哪里承受得起这般威压,直接便吐出了一口鲜血,浑身颤抖着,这种气息,实在是太过让人恐惧了,未接近死亡,却胜似死亡。

“听说,你父亲被他们打死了,你想不想报仇?”

并没有问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岛主收起了身上气势,倒是说起了墨思的父亲。

“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一转脸,看着站在一边的中年人,墨思目光中露出深刻怨恨,身周无形中一股怨意缭绕,让岛主也是目光微动。

以前,他可以隐藏,但是现在他连自己最亲的人都失去了,一无所有,不会再有任何的顾忌。

与其在岛上苟且偷生,还不如一吐而后快,即便是死了也值得!

这十几年来,他忍得太辛苦了。

“哈哈哈……可惜,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岛主张狂的声音传来,丝毫不将墨思的怨恨放在眼中,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来人,将他放回岛上吧!”

“岛主,不杀了他?”

说话的是中年人,墨思扬言要杀了他,他心中自然想要弄死墨思,对于岛主的决定,不由得有些疑惑。

“留着还有用,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难道你还害怕他取了你性命?”

显然地狱岛岛主知道中年人心中担忧着什么,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他,缓缓说道。

“是,岛主!”

中年人揭开墨思的手铐,一把将他揪起,向外走了出去。

“我发誓,有一天,我绝对要杀了你,帮我父亲报仇!”

和杀父仇人相隔如此之近,墨思心中恨意滔天,牙关紧咬,狠声说道。

“如果你不想死,好好挖矿,否则,你没杀死我之前,我便让你去见墨老鬼了!”

冷笑一声,中年人大手一扬,直接将墨思丢了出去,还朝着墨思的地方狠狠的吐了一口痰才转身离去。

失魂落魄的回到墨尘的尸体旁边,墨思挖了一个大坑,将父亲埋葬在里面,叩了三个响头以后,墨思才缓缓开口说话:“爹,黄泉路上一路走好,你以后也不用受苦受累了!放心吧,我一定会逃出去,找到妹妹,然后替爹娘报仇的!”

抬起头,泪水已经布满了墨思的脸庞。

找到失踪的妹妹,是他父母的心愿,母亲死的时候,他还小,但是母亲死前的声音,却一直回响在他的脑海中,就算母亲的容貌逐渐在脑海中退却,那个执着的声音也不会退却。

在墨尘的身上,墨思找到了那一块沾血的碎布,以前是他母亲换来的,如今又在染上了父亲的鲜血,从今以后,这一块碎布便是墨思思念父母亲的唯一物品了。

擦去脸上的泪痕,墨思收起了自己的软弱,再次加入了挖矿大军中。

没有了父亲,他需要更加小心,才能在地狱岛中生存下去,直到他找到机会,找到妹妹,为父母报仇!

被神秘人闹了一天,地狱岛大乱,夜色降落下来以后,岛主下令晚上停止挖矿,全岛休息。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墨思便躺了下来,肉体和精神上的劳累折磨了他一天,终究是小孩子,很快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夜色寂静,天上星宿点点,微风轻吹,劳累了一天的奴隶都陷入了沉睡,而此时,墨思的脑海中,却发生了一丝变化!

神秘人射入墨思眉心中的乌光,在此刻再次汇聚,凝聚在他的脑海中,化作一个通体黝黑的晶体,很难想象,一个黑色的晶体,此时却和晶莹剔透挂上了关系。

不仅如此,黑色晶体散发着丝丝黑光,从大脑开始涌入四肢百骸,天地间蕴含的灵气也在缓缓的朝着他的身体汇聚,和黑气相辅相成,逐渐改造着他的身体和经脉。

第3章 修炼!

在天方大陆,流转着天地灵力,能够将天地灵力纳入体内,转化为力量的人,叫做御灵师。传说,修炼到了极致,御灵师能够与世长存,成就永生。

正因为这一点,无数人想要成为御灵师,趋之若鹜,成为御灵师,更是每一个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地狱岛并不阻止奴隶修炼,相反,如果修炼出色,还有可能从地狱岛脱困而出。

这些年来,墨思的同样在修炼,只是可惜他天赋甚低,父亲传授的吐呐之法,到了蕴灵三重以后,便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蕴灵期分为九重,这个境界还算不上真正的御灵师,只要突破到九重,在体内将本命灵宝锻造出来,才是真正的御灵师。

可以说,蕴灵期的修者只是比普通人强大一点,但是,却是最为重要的一环,有人穷其一生想要突破到蕴灵九重,到死了也没有办法实现。

这就像一道分水岭,踏过去就是人人尊崇的御灵师,踏不过去,一辈子都只能是奴隶,永无翻身之日。

第二天,地狱岛的警钟响起,这是他们开始新一天劳动的信号!

墨思睁开眼眸,一醒来便发现了脑海中的黑色晶体,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神秘人射中他眉心中的乌光,但是当他想要沟通黑色晶体的时候,黑色晶体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不仅如此,内视之下,墨思发现丹田内流转的灵力似乎也增加了不少。

两年前他体内的灵力便达到了自身资质的巅峰,无法再增加,如今因为神秘的黑色晶体,却增加了几分,虽然不知道黑色晶体到底是何物,但是能够汇聚天地灵力,对墨思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知道有了修炼的希望,墨思面上却不动声色,加入了挖矿的队伍中,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以后,没有休息,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盘坐了下来,继续吸纳天地灵力。

如他所想,以前丹田内的灵力总会流失,但是这一次,却慢慢的增加着,一缕缕流光萦绕在丹田内,流光溢彩,绚丽至极,对于墨思来说,这些灵力就是他逃出地狱岛的唯一希望。

以前他妹妹出生的时候,天生异象,显然就是有着极好的修炼天赋,才会被带走,如今墨思可以重新修炼,他学会了隐藏,这是他父亲教他的!

丝丝天地灵力通过皮肤融入他的经脉中,最后收归于丹田,墨思盘坐在地,如老僧入定,心神完全沉醉于修炼。

此刻,墨思的丹田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般,不断的吸纳着天地灵力。

“轰隆隆……”

阵阵雷鸣声自丹田内传来,越演越烈,那些灵力也在暴躁的翻滚着,奔腾着,宛如翻腾的江河一般。

他知道,这是要突破到蕴灵期四重的象征,这样的情况,他早已经不知道在梦中梦过多少次了,熟悉而又陌生。

“蕴灵期四重,我来了……”

强行按捺下心中的狂喜,调整气息,继续吸纳着天地灵力,仿佛感受到了墨思的渴求,天地灵力更加迅速的汇聚在他的丹田之内,一次次的压缩着,反复淬炼。

这天晚上,积蓄了两年的蕴灵期三重终于突破,成就蕴灵期四重以后,他的丹田得到了扩充,灵力也浑厚了不少。

第二天,墨思一如既往的加入挖矿的队列中,突破到蕴灵期四重以后,他却得到了地狱岛士兵的注意,因为他们都知道,墨思停留在蕴灵期三重已经两年之久。

“小子,是不是父亲死了,伤心之下才取得突破?”

一个满脸胡须的士兵来到墨思的眼前,眼眸内全是取笑之色,不屑一顾的说道。

的确,对于他们来说,蕴灵期的修者不过是蝼蚁而已。

并没有理会士兵的取笑,墨思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铁镐,继续手上的工作。

眼前这些身穿盔甲的士兵,不过是衣冠禽兽而已,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会挥舞手中的皮鞭,所以墨思干脆不搭理他们。

“哼,一个死剩种而已,还装什么!”

士兵眼眸内闪过一丝狠毒之色,皮鞭一下子便落在了墨思的身上,口中还在不断的叫骂着。

墨思咬紧牙关,没有反抗,任由皮鞭落下,眼中噙着泪水却没有留下来,现在已经没有父亲为他遮风挡雨了,他要面对的事情更多,即便身上已经被抽得皮开肉绽,他也不会软弱给这些走狗看!

上百鞭落下,墨思背后已经是鲜血淋淋,士兵仿佛打累了,终于停手,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晚上墨思依然没有停止修炼,强忍着伤势,继续吸纳天地灵力,对于这样的毒打,他早已经习以为常。想要脱离这种生活,不能有丝毫懈怠,他需要更加努力,在最短的时间里成长起来,因为两个月以后,杀生战便要开启!

所谓杀生战,可以说是一场屠杀,也可以说是一个逃离地狱岛的机会!

实力弱的,会在杀生战中死去,实力强的,会被送到天方大陆修炼。

正因为有杀生战的存在,不少奴隶都在疯狂的修炼,想要脱颖而出,谋求那几个可怜的名额。

日复一日,挖矿的日子在继续,修炼的日子也在继续,两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墨思更是接连突破,达到了蕴灵期第六重。

但是,墨思能够重新修炼的事情,却被地狱岛中的管理员知道了,此时,岛主大厅中,四五个小队长正在商议着杀生战的事情。

“岛主,墨尘的儿子墨思,如今已经突破到了蕴灵期六重,要不要暗中杀了他?”

说话的正是那个硬生生打死墨尘的中年人,杀生战商议完毕以后,他沉声的说道。

地狱岛岛主眉头轻轻一皱,定定的看着中年人,开口说道:“刘归,不就是一个墨家的小子吗,至于你这么惦记?”

讪讪一笑,中年人继续说道:“不是,我是怕他在杀生战中取得好成绩,被送到天方大陆,如果发生什么变故,可就不好了。”

“蕴灵期六重而已,那些低等的奴隶中,可是有好几个是蕴灵期七重的!”

顿了一下,地狱道岛岛主再次开口:“而且,你我心知肚明,即便被送到天方大陆,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何必多此一举?”

“岛主英明!”

中年人不再说什么,他一直想要杀墨思,就是因为墨思当初说过,只要有机会,绝对会杀了他,他不想任何对他有杀意的人留在世间之上。

可惜,这两个月以来,墨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想要杀他都找不到机会,乖张无比。

在地狱岛,人命贱如草芥,但是无缘无故想要杀奴隶,奴隶之间会相互帮助,墨思蛰伏起来,就是不想有人找到机会杀了他。

“林勇叔叔,杀生战三天以后便开始了,祝你好运!”

这天晚上,墨思并没有修炼,而是和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在聊天。

林勇和墨尘的关系比较好,墨尘死了以后,林勇多次照顾墨思,而且他也是蕴灵期六重,这一次的杀生战,很有可能会脱颖而出。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墨思除了修炼和挖矿,还会经常找林勇切磋,增加实战经验,灵力的浑厚程度固然重要,但是实战经验同样不可忽视,很有可能就是决战的关键。

“嗯,你也加油,我们一起离开地狱岛,到了天方大陆,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妻儿,来这里五六年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仰望着天上的明月,林勇眼眸中全是向往之色,他原本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如果不是挂念着妻儿,在地狱岛中的生活,早已经将他压垮了。

“好!我一定要离开地狱岛,一定!”

墨思坚定的说道,这两个月以来,他受到的折磨数不胜数,甚至比十几年加起来的还要多,继续留在这里,恐怕连性命都会丢掉了。

所以,这一次,是他的机会,更是他唯一的机会。

杀生战前三天,全岛奴隶停止了挖矿,搭建出一个巨大的比武场以后,便进入了休息状态。

这是地狱岛中的规矩,也是一年下来,难得的一次休息,说是要用最好的状态迎接杀生战。

但是墨思却知道,这几天的时间,却是不少人一生中最休闲的三天。

因为杀生战过后,能够存活的奴隶,不足五成,也就是说,有五成以上的奴隶,会死在杀生战里面。

杀生战对于奴隶来说,是希望,但是对于地狱岛岛主来说,却是一个清理孱弱劳动力的活动。只有这样,才可以让更多新鲜的劳动力,源源不断的送入地狱岛中,挖取更多的矿晶。

不少奴隶知道死期将至,歌舞升平,或者对他们来说,这会是一个解脱。

但是墨思却躲在了矿洞中修炼,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同时将林勇教给他的博斗技巧梳理了一番。

他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绝对要在杀生战中取得一个好成绩,离开这个灰暗的流放之地!

第4章 杀生战!

三天以后,地狱岛中的奴隶全都集中在比武场之下,比武台上,站着的是地狱岛岛主和所有地狱岛士兵。

“今天或者会是你们重生的一个开始,也或者是你们生命的终点,我宣布,杀生战,开始!”

说完以后,比武台上的众人升上半空之中,这是御灵师的标志,御空飞行,只要突破蕴灵期九重,真正成为御灵师,便可以做到!

“杀啊!”

喊杀声震天,无数奴隶涌上了比武场之中,瞬间便鲜血四溅,这里没有规矩,只有厮杀,能够站到最后的,才有资格进入下一轮复选,争夺离开地狱岛的名额。

墨思拳头紧握,和林勇走在一起,背靠着背,抵抗着四面八方涌来的攻击。

这是他们一早便商量好的,单枪匹马难以走到最后,只有互相帮助,才有走得更远的可能性!

“喝!”

轻喝一声,墨思一拳将眼前的一个奴隶打飞出去,鲜血自他口中喷了出来,直接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动弹。

墨思并没有杀了他,他不过是在装死而已。

在杀生战里面,有三种人,一种是想死的,一种是想杀人的,还有另外一种,是想装死蒙混过关的!

拳头与拳头的碰撞,逐渐激发了墨思心中的胸热血,压抑已久的情绪,逐渐被他释放出来,此刻,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杀杀杀!”

一个飞踢将直冲而来的一个奴隶踢飞出去,墨思仰天怒吼,眼眸内覆盖着一层血色,这句杀,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跟半空中的人说的,还是跟他身边的奴隶说的。

墨思的年龄虽然不大,但是力量却大的吓人,又有体内灵力的支撑,气势如虹,基本上是一拳一人,犹如修罗一般,肆意杀戮。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思的身体被鲜血染红,周围已经倒下了无数奴隶,整个比武场就像是地狱一般,鲜血横流,能够站住的奴隶,仅剩下三成而已。

“林勇叔叔,你没事吧!”

几个错步将一个奴隶击退,墨思回到了林勇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林勇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毕竟已经三四十岁了,体力并没有那么持久,如今已经是其气喘吁吁。

“我没事,还可以继续战斗!”

站起来,抹去眼眸中的鲜血,林勇坚定的说道。

他努力了这么多年,就是等一个机会从地狱岛中走出去,看看他的妻儿。

就在这时候,五六个奴隶一同走了过来,将两人包围在中央,他们身上同样浑身是血,但是能够战到现在的,绝对不会是弱者。

墨思和林勇相互配合,斩杀了上百个奴隶,实力不容小视,早已经引起了其他奴隶的注意,所以现在,他们要合力解决两人!

“不得不说,这两个月以来,你的进步神速,但是今天,我只能杀了你,才能走的更远!”

一个奴隶沙哑着声音,开口说道,他名为曹猿,身形壮硕,和墨思同为蕴灵期六重,而在他身后的奴隶,则是在蕴灵期五重境界。

“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

墨思和林勇背靠着背,沉声的说道。

这种情况,他早有预料,面对这几人的围攻,墨思并没有主动进攻,而是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

下一刻,曹猿将丹田内的灵力调动了起来,萦绕在拳头之上,砂锅大的拳头一拳轰出,直面而来,于此同时,曹猿身边的奴隶也动了起来,挥舞着拳头,铺天盖地的朝着两人攻来。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会动用灵力,拼的就是肉体的力量,但是如今杀生战快要结束,灵力也在这个时候被施展了出来。

“先杀弱的!”

林勇压低了声音,轻声说了一句以后,一个矮身,扫出一脚,将一个奴隶扫翻在地,强行承受了两拳,吐出一口鲜血以后,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一步。

灵力加持之下,拳头之上的力量被提升到了极致,没有丝毫的犹豫,林勇出手如雷电一般迅速,一拳轰在地上奴隶的头颅之上,鲜血和脑浆四溅,极为残忍。

这里本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战场,想要活下去,只有斩杀更多的人,地狱岛,不需要仁慈!

同样的,墨思眼眸冰冰冷,一脚踢出,和曹猿的拳头撞在了一起,双方连连倒退上两步。

趁着后退,一个翻身,来到另一个奴隶的身后,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灵力传入了双手之中,一用力,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六人瞬间便死去了两人!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面,墨思不单单跟随林勇学会了格斗技巧,还练习过合击之法,如今,他们的战斗行云流水,默契无比,这些临时组建起来的团队,又哪里会是两人的对手?

“可恶!”

曹猿大喝一声,面色更加疯狂,拳头挥舞得极快,疯狂的朝着墨思狂涌而去,一时之间,墨思被他缠住,再也拖不开身,另一边的林勇被其他三人围攻,同样陷入了困境里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墨思在心中说了一声以后,面对曹猿的攻击,竟然没有闪避,直接让他的拳头落在了胸膛之上。

“噗!”

一口鲜血吐出来,染红了曹猿的脸庞,同时,也阻挡了他的视野。

这是墨思专门卖的一个破绽,他知道,如果不抓紧时间解决曹猿,他们两人都会死在这里,所以拼着受伤,也要创造一个机会出来!

“不好!”

曹猿心中一沉,但是已经迟了,墨思化拳为掌,大掌仿佛化作了一柄利刃一样,锋利至极,带着凌厉的气势,一刀劈下,直接断掉曹猿的一臂。

“啊!”

伴随着曹猿惨叫声响起,鲜血飞溅,墨思去势不止,大掌直接插入了曹猿的心脏之上,惨叫声戛然而止,曹猿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胸膛之上鲜血如涌泉般流出来。

如果是正面战斗,墨思不会是曹猿的对手,但是可惜,长久的奴隶生活,已经让他丧失了思考,死在了墨思的算计之下。

没有时间停留,墨思立刻赶了过去帮助林勇,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剩下那三个奴隶也死在了两人的手下。

“咳咳……”

两人再次负伤,大口大口的鲜血喷出来,和地上的已经凝固的鲜血融合在一起,拼命的喘着粗气,调息着体内血气。

放眼望去,偌大的比武场中,剩下的人仅仅只有几十人,而这几十人脚下踩着的,是一具具尸体。

“很好,现在站着的人,三天以后,参加复选!”

夕阳西下,岛主的声音传来,他丢下一句话以后,凌空而去,宣布着今天的杀生战到此结束。

“噗通!”

熬过了第一关,墨思直接倒在了血泊中,呆呆的看着空中的晚霞,如地上血染的土地一样,荒凉,悲壮。

“爹……娘……放心吧,我一定会走出去的,谁也没有办法阻拦我!”

轻声呢喃,墨思第一次觉得离梦想中的事情,是如此的接近。

但是他同样知道,三天以后的战斗,将会更加残酷。

能够进入复选的,全是强者中的强者,复选之上,既分高下也决生死,所以他不但不能松懈,反而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一战损耗了太多体力,就连墨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缓缓睡了过去,和一具具尸体相伴。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天上明月已经高挂,恢复了几分体力,他没有选择继续休息,而是直接盘坐了起来,闭目凝神,凝聚心神,沟通天地,将灵力收纳于丹田之中。

而深夜的这一切,都被刘归看在了眼中,他阴笑了一声,随后冷冷的说道:“墨思,你想要离开地狱岛?我要你永远的留在这里,和你的父母葬在一起!”

说着,他的身形向着另外一边飞了出去。

因为杀生战,第二天的地狱岛看起来有些荒凉,随便吃了点东西以后,墨思一刻不停,继续沉醉于修炼。

虽然临时抱佛脚并没有什么用处,但是隐隐之间,墨思能够感受到了蕴灵期七重的召唤。如果他能够在这三天里,突破到蕴灵期七重,那么他从复选中脱颖而出,基本上是铁板上的钉子了!

可惜的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并不会因为给你一个惊喜,三天的时间如期而至,而墨思却没有取得突破,依然停留在蕴灵期六重。

“墨思,祝你好运!”

参加复选的大约有五十个奴隶,林勇和宁川站在一起,沉声的说道。

“嗯,你也一样!”

点了点头,墨思衷心的说道。

对于林勇,他是感激的,如果这两个月没有林勇鼎力相助,即便他有一身灵力,也没有办法通过初选,可以说,林勇是除了他父母之外,唯一对他好的人!

“安静!”

岛主站在高台之上,冷冷的扫了一眼墨思,继续说道:“今天,就是决定你们命运的时刻,是生还是死,掌握在你们的手中,现在开始抽签!”

玄幻奇幻小说-傲视魔域-主角: 墨思, 郑漪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0340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