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白月光-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江绵绵, 邵沉亦

我心中的白月光-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江绵绵, 邵沉亦

第1章 重生

S城江家的婚礼在小范围还算是轰动的。

除了江家是S城富豪榜上前三之外,还有几个比较博眼球的关键词。

比如新娘是大二学生,又比如新郎入赘!

七星级的酒店,新娘新郎送完宾客就入驻在了酒店,打算明天直接去蜜月旅行。

自带按摩和流动水柱的浴缸里,泡沫和花瓣安静浮在水面,突然,一人直接破水而出。

江绵绵被水呛着猛烈咳嗽着。

未着衣衫的身子,雪白又充满胶原蛋白的肌肤,她一把将贴在脸上的发丝抹到脑后,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茫然看着四周。

“怎么,怎么回事?”声音也是婉转动听。

她不是跳到海里了吗?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这里是哪里啊!

不明所以的情况,她害怕极了,赶紧站起来。水流顺着嫩滑的肌肤“哗啦啦”流下。

她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

前凸后翘,长发贴背,柳腰俏臀……这样的自己,是多少年前才有的呢?

自从经历结婚,流产,打小三,跟丈夫撒泼胡闹等等的事情……她哪里还有那个精力和闲钱去经营自己。身材?怎么样保养也不会比女大学生好,脸蛋?就算动刀子也没小三狐媚漂亮!

但是……

“到底,怎么回事?”明明就是自己,但为什么不是自己了。

至少不是那个活到二十八岁结果只能偷偷跳海结束生命的自己!

左右看了没找到可以蔽体的衣服,只有一件薄纱睡衣,顾不了这么多,她赶紧一拉之后套上就打开浴室门出去。

出了浴室映入眼帘得就是豪华的新婚套房!

新婚套房?

她心口“砰砰”直跳,记起来了,这不是她新婚之夜的酒店么?

当年还只有二十岁的自己!

八年前的自己!

不管是不是做梦,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赶紧逃。

“蹬蹬蹬”赤脚往门口跑,手碰到门把手,心中燃起无限希望的时候,她的胳膊被抓住了,对方只是一个用力,她就被拽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怀里。

“穿成这样要去哪里?不怕丢人。”语气虽然尽量掩饰,但还是听出来不悦。

江绵绵整个人僵住。

然后她结结实实倒吸了一口冷气。

真是邵沉亦!八年前的邵沉亦,才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就被她“拐来”结婚的男人!

“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邵沉亦不悦。

而这个男人,就算是不悦也是好看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米八以上的个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五官深邃却不失温和,浓眉大眼,挺鼻薄唇,不管是分开看还是组合在一起,都是不输给明星的外表。

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眸色比常人淡一些,好像可以从他的眸底看到璀璨星辰。

自然,他如果不是长的好,也不会被江绵绵看上,死活要嫁给他了。

他见她不说话,不悦转身走开去,拿了早放在一旁的白开水来喝。

江绵绵的脑中一根线突然就断了!

不能喝!


第2章 从头开始改变

那水里面是被下了药的,因为邵沉亦跟她结婚却说两人必须做几年“有名无实”的夫妻为条件才答应,江绵绵为了得到他,口上自然是答应的,但在别人出谋划策之下,她给他下药了!

“不要喝,不能喝!”她一个跳起来就扑过去要夺下水杯。

邵沉亦不防她有这种举动,而她因为太着急动作太大,将他连人带水杯直接撞倒,“哐当”一声,水杯落地,男人也背朝地倒下顺便拉了她一起,两人在地毯上滚作一团。

闷哼声从邵沉亦口中溢出。

“江绵绵,这就是你的目的?”男人低沉嗓音。

“邵沉亦!冷静点,我们谈谈!”她先让自己冷静,再赶紧好言相劝。

男人的俊脸就在一个呼吸之间,他在忍着,“谈什么?跟你这种人谈我才是白痴!你就这么想有夫妻之实?”

江绵绵是一直都知道他的意志力有多强得,所以在新婚之夜才想着还下药。

而她得逞了,也因为如此,之后的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她是他的合法妻子,还是她招惹得他……但同时,他的心却跟她越离越远。

直到多年以后,她才知道他有一个“明月光、朱砂痣”,但她从来不知这个女人是谁,因为他将那女子保护的太好了。

而也在多年之后,她才发现,这个江家都以为好欺负的邵沉亦却变成了在S市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他怎么办到得?她更不知道!

想法就在一瞬间,她现在就想要改变这关键的时刻。

“邵沉亦,我不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碰你!你,你先起来吧。”她不顾脸皮了,抖抖索索说出话。


第3章 离,必须离

现在还太混乱,不知道怎么会一切回归到了原点,如果是上天眷顾,为什么不回到还没有见到邵沉亦……或者,哪怕是还没有结婚之前也好!

但没有,她回到了已经结婚,已经让这个男人感觉被江家人侮辱又被江绵绵侮辱的时间点!

二十岁的自己到底为什么脑子会这么抽!这么作!又去惹不该招惹的人!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沉亦,沉亦!我喜欢你!我不会伤害你,你误会了,我们谈谈!真的,我江绵绵以我过世的母亲发誓,我绝对不会在你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动你一根手指!”

这番话简直是掏心掏肺!

他如果再不动摇,她就……哭给他看了!

就算他根本不待见她的眼泪,她也要撒泼打滚让他心烦。

好在,男人动摇了。

毕竟,江绵绵那过世的母亲,可能是这个女人唯一的“在乎”。

他推开她,看着她的眼睛不移开。

江绵绵不避不躲,按照她对邵沉亦的了解,这个男人绝对能够看穿别人内心的动摇或者小心思,所以她不能有任何迟疑。

邵沉亦看到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神中倒影出自己,知道她这次没耍心机,他放开她站起来。

“起来吧,有没有怎么样。”他沉着身子伸手要拉她。

江绵绵其实不敢碰触他,看吧,他到现在还在装呢,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还不足以跟江家为敌,能屈能伸的男人,如果让他成功了,是多恐怖的事情。

她低头,颤着身子还是把手递给了他,他将她拉起来。

“哎呀”一声,因为腿软她要倒,他扶住她,她就顺势扑入了他的怀里,把江绵绵吓得够呛,急忙抬眼解释,“我腿麻了,我发誓!我不是故意倒你怀里的!”

邵沉亦皱眉,这个女人到底怎么了?

他抿嘴,打横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

她赶紧一个翻身,用被子裹住自己然后只露出头,瞪着眼睛看着他,“沉亦,那啥……我知道我现在跟你说你可能会不相信,但我是真心实意的。我同意离婚。”

“……”邵沉亦去拿衣服给她穿的动作顿住,回头看她,表情不悦,“你不用这样试探我,既然我娶了你,就会遵守约定。”

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离!婚必须离!

就算她被人嘲笑,被爸爸骂,这婚也必须离!

“不是不是!”她到底要表现多真挚啊,“那这样,我先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等你跟我爸爸的协议日期到了,你就可以直接去民政局公证,这样就不怕我反悔了啊,对吧?”

“你怎么知道我跟你爸爸有协议?”

“……”糟糕!


第4章 不要去蜜月旅行

按照正常来说,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还是以后从邵沉亦的口中得知,他用残忍的语气告诉她,他会娶她根本就是江父“威逼利诱”所有手段都使用出来。

从江父的立场来看,是他爱女儿,女儿喜欢的东西他自然想帮女儿得到。

而从邵沉亦的角度来看,他简直是被江氏父女两人逼上婚礼现场!

她吓得快要哭了,“我也是刚刚跟我爸通电话才知道的,对不起!”

恨他吗?

在两人婚姻的八年里,后五年都是他对她的报复,让她现在想来都恨得牙痒痒。

但是也奇怪了,现在的她,心里却清亮得跟什么似得!

知道造成一切的元凶,还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强扭着要让他娶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鬼迷心窍一样喜欢他喜欢得发疯一样的话,更如果不是自己一次次各种冷嘲热讽或者无心之下对他造成了自尊上的践踏的话……

自己根本就不会是那个下场。

所以,恨他也恨自己!

而更多得是想重来一次,不要再走老路的“强烈愿望”。

“你不用揣测我的想法,你想,如果我是在计划什么的话,怎么样也不可能拿离婚协议来说事对吧?”真挚,一定要真挚。

男人眉头微挑,心里自然认为的确是如此,可是,她才去洗个澡的功夫,态度也变太大,他下意识就防备着,“好,这事等我们从巴厘岛回来就办。”

“巴厘岛?”

“怎么了?你还是觉得只去巴厘岛不高兴?”

哦,对了!蜜月旅行是去巴厘岛来着。他们的婚礼是趁着寒假给办的,所以蜜月旅行也选择热一点的地方,但江绵绵记得自己当时还发了脾气,说才不要去这么俗气的地方,想去欧洲之类。而巴厘岛已经是邵家能负担起最高端的行程了。

她想起来之后点点头,在他危险气息外露的时候赶紧又摇头,“没有,我没有不高兴!只是我想啊,你不是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吗?这个蜜月旅行就省了好了!”

邵沉亦后退了一步,眯了眼睛盯着她。

她知道,这是他在心里算计的时候的标准表情,把她给吓坏了!

是了,自己表现太出格了!肯定让他怀疑!

不好!

“哈哈,我开玩笑的。我是说,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的飞机好像时间有些早。”

她尴尬笑着然后在他的眼神注视中躺下装睡,她都要佩服自己的勇气了。

嗯,明天再说,明天随便找个理由,比如睡过头了,比如行礼还在家等等直接错过班机就行!

不过,也或者,闭眼睡醒之后,现在的状态只不过是她临死之前的南柯一梦呢?

也许……

她闭着眼睛缩成一团,极度的没有安全感。

还在床边站着的邵沉亦盯着她的后背,只是洗澡前后而已,她让他感觉好像不一样了。

“把头发弄干了再睡。”她到底,再搞什么鬼!

“……”江绵绵绝对不搭理。

安静的感觉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心口“砰砰”跳着,才不管什么头发是不是湿透了被子呢,想着他还会有什么动作?但结果只听到了他离开床边的脚步声而已。

讽刺勾了嘴角,觉得自己真是够傻,他怎么可能会在乎自己,他巴不得自己别缠着他!


第5章 逃不掉的

恍恍惚惚的一夜还是过去了。

没有拉上的落地窗帘,在早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让房间亮堂了起来。

江绵绵趴着睡着。

“绵绵,起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贪睡!”

有人在推她的身子。

江绵绵蹙眉睁开眼睛来,入目的环境让她发了懵。

她坐了起来,天然的微卷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洒落在背部,她伸了个懒腰,回头看去。

“终于醒了?……你看你这孩子,快穿上。”

说话的人是她的继母陶静,身边站着对她笑容满面的是继姐陶曼文。

陶静是她的高中老师,她很喜欢的一位老师,所以在知道自己的父亲要跟陶静结婚,两家人变成组合家庭的时候,她都没有表现出不悦来。

她缺母爱,陶静给了她这份母爱。

而眼前的陶家母女跟她最近记忆中的人不一样,也年轻了!

对哦!她昨天,重生了!

“陶姨!现在是几几年!”

“你这孩子,是想问现在是几点吧?”

她摇头,就执意要问她是几几年!

“怎么了,现在是2017啊。”

她脑袋轰一声,果然,果然是2017!她重生了,真的回到了八年前。

不是梦,也不是她死前的闪现。

“好了,我去给你把东西收拾好,你也赶紧起来别赖床了,沉亦去餐厅用餐,你们两人得赶飞机去。”

陶静说着话走开去。

江绵绵傻愣着没有动。

陶曼文走过来,俏皮眨眼,“看来昨晚成功了啊!”

她抬头,对了,这个跟自己同岁,有陶静带来的“姐姐”,就是帮她提出各种追邵沉亦点子的人。

连下药这种,也是她无意中点拨的她,告诉她像邵沉亦这种人如果不先“绑住”他,以后谁知道他心会飞到哪里去!告诉她,像她这种身材模样的女人,男人肯定会稀罕……

现在恍然隔世一样。

什么为了讨好邵沉亦要给他买好东西之类的话,她当时也听了,其实根本就是一次次在打男人的脸。

不是小白脸的男人,都不会喜欢江绵绵这种撒钱的行为,特别还是她完全不给他面子在外人面前也大嘴巴到处说。

她抬手压了太阳穴。

“怎么了?”陶曼文关心。

“没事,头有点疼。”她是头疼自己以前怎么这么像个傻。

为了一个男人,为了爱一个男人真是什么下贱的事情都做,还以爱情为名。还懊恼自己怎么耳根子这么软,什么话都相信!

怪不得邵沉亦会不待见她!自然,她是后悔也内疚的,但想到他在婚后对自己做的事情,也觉得够了。

既然两人在一起这么痛苦,就分开好了!

“头疼啊?这可怎么是好!”陶静正好听到有些担心。

什么怎么是好!正好!

“嗯,反正我行礼都还在家里,护照什么都没准备,现在又头疼,就不去了。”

“这怎么行!”陶静阻止她,“你要知道,邵家在这件事情上做了多少准备,你现在说不去的话,又该惹他们不愉快。邵家虽然不富裕,但做事有些傲骨,你刚结婚就让公婆不喜欢以后日子多糟心。”

因为这事之前已经惹得她的公公、婆婆不高兴,所以陶静的话是对的。


我心中的白月光-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江绵绵, 邵沉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6096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