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甜心,老公不是人-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觞轮回, 苏豆豆

绝宠甜心,老公不是人-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觞轮回, 苏豆豆

第1章 太不靠谱了

“让我相亲,哼,我不给你搞砸了,我就去见鬼!”苏豆豆褪下所有衣物,站在水气氤氲的浴室里,打开莲蓬头,而脑子里却琢磨着刚才和姑姑的电话。

刚才肯定让姑姑很生气,苏豆豆都能想象到姑姑现在脸上的神情,不由得学起了姑姑生气时咬牙切齿的挥舞拳头的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敞开的浴室窗外,突如其来的一片云影,瞬间暗淡了星与月,更没有注意到,她背后的水气里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英俊的不像话的男子。

那男子不发一语,深邃的眸子却灼灼的看着红果果的苏豆豆,莲蓬头下的她正洗澡,但是由于还在想着姑姑说的话,所以洗澡的动作和打太极拳似的。

刚才姑姑在电话里一个劲的抱怨她,一到节假日就往乡下这个外公生前留下的孤零零的祖屋里跑,外公生前是有名的风水大师,苏豆豆是来研究外公留下的那些手稿的,当然不是为了成名,是为了一个叫做周朴的男子。

姑姑一听周朴的名字就来气,说人都死了一年多了怎么还惦记他,她给苏豆豆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安排他们下周周末一起吃饭,由于苏豆豆父母死的早,是姑姑将她带大的,所以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苏豆豆只能答应,不过去是去,她肯定会让那个来相亲的人后悔的。

“就算周朴已经死了,我还是喜欢他!”苏豆豆十分坚定的抓过一旁的大浴巾裹住自己,准备去找电吹风把头发吹干,刚一转身,就看到了那个伫立已久男子。

有那么几秒苏豆豆呆立当场,明眸中瞳孔瞬间放大,石化一般,但很快——

“啊!见鬼了!”苏豆豆的惊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这还没有去相亲呢,怎么报应来的这么快?

而那个男子对这尖叫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依然冷漠的站在那里,而身上却渐渐散发出金色的光芒,整个浴室瞬间充满阴冷的气息。

刚才的太过突然让苏豆豆吓了一大跳,但是身为风水大师的外孙女,什么没见过,所以现在她一点也不紧张。

仔细观察,发现这个男子有淡淡的影子投影在不甚明亮的浴室灯光下,而鬼是没有影子的,这个男子充其量也就是个金色的人形生物罢了。

“就算是鬼我也不怕,更何况是你!算你点背,遇上了我。”苏豆豆竟然笑了,而且笑得贼兮兮的。

她双脚轻轻移到一旁的墙边,那里挂着一个盘子大小铁八卦,她伸手悄悄摘了下来。

外公生前说过,他一生看风水,定地脉,这个铁八卦跟了他一辈子,已经有一些灵气了,能克制很多古怪东西。

“嗨,那个谁,你吃夜宵了吗?我这里有夜宵,要不要一起吃一点?”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她说话,苏豆豆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面颊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一面嘻眯嘻眯的笑着,一面将铁八卦藏在身后,没事人似的走到那个人形生物跟前。

“你去死吧,敢偷看我洗澡,我打你个形神俱灭!”苏豆豆猛然爆发,跳起老高,抡起手臂用尽力气将铁八卦砸向那个人形生物的头顶。

原本以为能一下子打碎那个人形生物的头,但是苏豆豆只听到了“当啷,当啷”清脆的落地声。

铁八卦碎成了无数小碎块,落在地上的声音还很好听,而那个人形生物的头还好好的。

“外公,你玩我啊,你怎么这么不靠谱啊!”苏豆豆精致的小脸上欲哭无泪。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形生物微微侧了侧头。

刚才只看了个轮廓,现在近距离下苏豆豆才看清了这个人形生物的样子,黑色的发凌乱在金黄色光芒中,刀锋般雕刻出来的坚毅面庞,英俊的不像话。

而他一双乌金般闪亮的眸子迸射出金灿灿的光芒,正灼灼的看着苏豆豆,苏豆豆忽然有种被燃烧了的感觉。

“那个,我不是有意打你的,我,嘿嘿,你发型不错哦,哪里设计的?我现在也去修理一下我的头发。”苏豆豆想笑,伸手不打笑脸人啊,但是比哭还难看,一边说一边想要开溜。

但是那人形生物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了她,她只迈出了一小步,他却朝着她跨出了一大步。

“啊!”他那阴魂不散般的气息扑面而来,英俊的面孔逼近,苏豆豆彻底的害怕了。

她吓得身子不停的抖动,因为抖动,那裹住她的唯一的大浴巾忽然散了开来。


第2章 妖孽出场

在这个人形生物所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的映照下,苏豆豆纤细的身材一览无遗。

“你,你,你想干什么?”看到他紧盯着她,身子还慢慢倾向她,苏豆豆吓得小脸刷白,说话开始结结巴巴。

不是吧,保守了二十来年的纯洁要毁于一旦?而且还是毁在这个不是人的生物手里?

就算他这么英俊也不可以!

想到此,苏豆豆头皮发麻,脚趾头更发麻。

但是他那阴森的气息中,还带着天下霸主的气息,让她动都不敢动,只能任由他的身子慢慢的靠近。

他金芒的目光仿佛要看穿她的灵魂,他身子上散发着的光芒笼罩了不/着一/缕的她。

但是角度偏了。

“噗通”一声,这个金色人形生物没有扑到在苏豆豆/身/上,而是倒在了她身边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魁梧的身形撞击在地面上时,苏豆豆觉得脚下颤了一颤。

“嘿嘿,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离开了他灼灼目光的注视,苏豆豆发觉自己能动了,赶紧抓过自己的衣服套上,然后狗腿似的很关心的上前观察。

“我就说嘛,铁八卦可不是假冒伪劣,你怎么能完好无损呢?”一边说,一边俯下身看他到底怎么了,最好因为他弄碎了铁八卦,遭到了报应,最好是他死了!

苏豆豆发现他一身金色的长袍,黑发凌乱,趴在地上,双眸紧闭,没有任何反应,后背上有一个黑色狭长裂口,正在向外流淌着金色的液体。

“原来不是铁八卦的功劳,他到这里之前已经受了重伤,现在这是伤重身亡了吧?”苏豆豆大着胆子,用小脚丫踢了他一下,他依然没有反应。

“咦,这是?”那人形生物后背伤口处流出的金色液体在落到地面上的时候,凝结成了手指头大小的黄金豆。

苏豆豆轻轻捡起一个来,轻轻放在嘴边咬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哇,居然是真金!

“这下发财了!”苏豆豆双眼放光,将所有的黄金豆都捡起来,一颗,两颗……一共十二颗,然后等着他流出的液体继续凝结。

但是很快那个伤口就凝固住,不再往外流出任何液体了。

“喂,你死都死了,怎么也要多流点金色血液给我啊?不能这么小气吧?”苏豆豆极其愤愤不平的抱怨。

可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伤口等了半天,他都没有再流出金血来。

“我让你偷看我洗澡,我让你吓唬我,害我掉了浴巾,你死了也会长针眼!”苏豆豆一边骂一边不解气的一脚踢在他/身/上。

“呜呜呜,痛死我了,你是什么材料做的啊?都死了还这么硬?”刚才的那一脚踢上去,就像是踢在了一块钢筋水泥板上,苏豆豆跌坐在地上,抱着脚丫揉。

因为专心的揉着脚丫,苏豆豆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形生物的眸子动了一下,缓缓睁了开来。

“啊——诈尸——救命啊!”直到他的一种硕大的金色的手钳住了她另一只脚踝,苏豆豆才反应过来。

很小的时候她就跟着外公到处看风水,什么都见过,但是大家一直可以平安相处愉快玩耍,但是她能确定,眼前这个人形生物不是以前她看到的那一类,而且还在死后诈尸了,肯定是个恐怖级别的存在!

可是,苏豆豆心里清楚,外公生前是个不合群的人,祖屋远离小镇,最近的邻居也要走上半个多小时,她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回来救她。

但是,喊和不喊的结果还是不一样的,不喊永远没有人来,喊了虽然没有人来,但是有其他的东西来。

浴室内忽然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一个白亮的人形出现在室内的窗子边。

苏豆豆一边想要挣脱先前那金色生物的大手,一边捂住自己的眼睛,那道白光刺的她流眼泪。

当白光渐淡后,苏豆豆才开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

白色长袍飘逸,莹蓝色长发无风自动,流线型的俊逸面庞,五官精美到妖孽,尤其那双蓝色眸子,像是盛夏时候的夜空般深邃。

但是他身上散发着幽冥般的气息,苏豆豆打个寒颤。

“原来你跑到这里泡妞来了。”那道白光生物嘴角一个不屑的微笑,音质华丽柔和,眼神中满是玩味。

“我们再战!”地上的那个金色生物忽然发出磁性浑厚的声音,松开了苏豆豆的脚踝,站了起来,虽然后背上有伤,可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是很大的浴室中,一道白光如妖孽,一道金光如神袛,两道光芒像是宇宙的两个极端一般对立着。

“原来你们都会说人话啊,这就好办了,喂,两位大哥,咱们商量个事好不好?”会说人话就好办,苏豆豆深吸了一口气,一双大眼睛轱辘轱辘转,想要和他们聊聊。


第3章 哪里来的美男

“有意思,一般人类见到我们都会吓昏过去,你居然还能清醒着,小美女,想聊什么?”白色妖孽一样的男子看了一眼苏豆豆,嘴角一个浅淡的微笑,浑身散发着一种唯美的冷逸气息。

“嘿,嘿嘿,两位大哥,我这厢先有礼了。”见这个白色妖孽肯和她说话,苏豆豆赶忙江湖气的拱拱手,然后嬉皮笑脸的站起身来走到这两个生物近前。

但是那个金色生物对她视而不见。

白色妖孽只略微点了点头,那姿势唯美的让人想要落泪,但是苏豆豆忍住了,这让他不由得怔了一下,还没有哪个女人见到他不想献身给他的,除了眼前这个身材相貌都很平常的女孩子。

“两位大哥,这里是我外公辛苦了一辈子才盖得房子,我一个穷人要什么没什么,就这个破屋子勉强挡风遮雨,还请二位高抬贵手,要打架的话,到外面去好不好,前面不远就是这个镇子的镇长家,他家里宽敞又明亮。”苏豆豆连说带比划的,想把这两个瘟神送走。

虽然还不清楚他们是什么生物,但是能无声无息的进来,肯定是会法术的,那个镇长一直鱼肉乡里,她最看不惯,最好这两个瘟神能去他家里折腾一下,也算是为民除害。

“越来越有意思了。”白色妖孽看着苏豆豆的目光中满是玩味,似乎看透了她的用意。

苏豆豆被他看的嘴角抽筋,身上已经换了长裤和保守的T恤,但一只小手还是下意识的抓紧了领口。

“啰嗦。”那金色生物忽然开了口,像是天神在颁下旨意。

苏豆豆感到一阵阴幽的冰冷,吓得后退一步。

紧接着,金色生物健硕的手臂一扬,苏豆豆就被一道金芒打落到浴室的一角,都来不及呼痛,就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倒也知道怜香惜玉了,没有下重手。”白色妖孽悠然说道。

金色生物看都不看他,双目中陡然射出两道炙烈的光芒,击向白色妖孽,带起来的劲风一下子将窗子击碎了。

白色妖孽唇畔总是含着一个唯美的笑,十分轻松的一挥手,一层白色光幕笼罩住了自己,同时阻挡住了那两道光芒。

金色和白色交汇发出砰然一声震天响,一天星光洒落,屋顶碎了。

那声巨响让昏迷中的苏豆豆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屋顶的灰尘飘了她一头,整个人立刻灰头土脸。

“我的房子!”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痛心疾首啊!

但是她的声音淹没在两个生物的激烈打斗中,打斗的气息扑到苏豆豆身上,她忽然感觉整个人在慢慢的爆裂一般疼痛。

虽然她刚才那一声的分贝很小,但是金色生物是听到了的,他忽然一回头,看向苏豆豆。

“那个,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说。”苏豆豆忍着身上的剧痛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这个时候惹恼了他,简直是找死,虽然看今天这样子难逃一死,但是能多活一会是一会,没人嫌命长,而且她也被他那道凛冽的目光吓得忘记了疼痛。

哗,金色生物那道看过来的目光为她撑起了一层淡金色的光幕。

“哇,金子,这么大一个光罩要怎么收起来?”在光幕下的苏豆豆瞬间感觉不到刚才那样的剧痛了,但是财迷本性难改,又打起了这金罩的注意,小手轻轻敲了一下金罩,质地清脆透明,还流动着莹莹光辉。

就在金色生物分心的这一刻,白色妖孽看准时机,一只手优雅的拍出,幻化做一个硕大的练练白华的大网,铺天盖地的罩向金色生物。

金色生物仓促应战,身上的金色光芒凝结出一张灿灿生辉的顶天立地的石碑迎了上去。

至阴至柔的白玉网,至阳至刚的金石碑,两者相撞却迸发出了石破天惊般的巨响!

整座房屋迸裂成一片片枯叶似的,飞散在夜空中。

苏豆豆在金色光罩里虽然毫发无伤,但是眼看着从小到大住惯了的家灰飞烟灭,欲哭无泪,心血流成河,差点背过气去。

而这一次碰撞也对两个生物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白色妖孽似是受了很重的伤,踉跄着化作一道白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天而去,消失在夜幕中。

而金色生物在看着白色妖孽逃走后,才仰天栽倒在地。

在他栽倒的同时,笼罩住苏豆豆的光幕也消失了。

“你大爷的!我的房子啊,我的手机啊,我的……”苏豆豆哭天抢地的扑到金色生物跟前,屋子里所有的家具物品都随着房屋飞散的不见了,她怎么能不吐血。

金色生物双目紧闭,身上原本笼罩着的金色光晕也消失了。

“这下应该死了吧?你大爷啊,你死还拉上我垫背,把我的家还给我!”有了上次的教训,苏豆豆不敢再踢他,捡起地上的石头砸他。

石头砸在他身上有清脆的金属一样的声音,“石头啊,你疼了吧,这个家伙不是人,也不知道疼。”苏豆豆想泄恨都找不到方式了,根本不记得刚才是这个生物为她撑起的光罩救了她一条小命。

“你——”不能打他,骂他一顿出出去吧,可是当苏豆豆点指着这个躺在地上的生物的时候,忽然结巴起来。

现在才真正看清楚他的样子,除了坚毅的面部线条,五官挺立,英俊的不像话,身材魁梧健硕的和健美教练似的,这样的一个结合,躺在那里却没有了刚才的杀伤力,就像是一个新生的赤子般恬然入睡。

“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舍不得骂你了,天下的男xing生物我都不放在眼里!你这个——”苏豆豆刚好开骂,忽然发现这个金色生物睁开了眼睛。

“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这次真的诈尸了!”苏豆豆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但是,和上次不一样,这个金色生物此时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杀伤力,目光纯净的像是宗教里才有的那种单纯,浑身上下也没有了戾气,就像一个英俊的邻家大男孩一般。


第4章 使劲忽悠

“喂,你怎么样了?”苏豆豆见他不再散发那种杀伤的气息,大着胆子靠近前来。

不管他是个什么生物,反正只要能呼吸就证明还活着,就算诈尸,也得赔她的家。

那金色生物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只见她巴掌大的小脸,皮肤白皙,大眼睛黑白分明,瘦瘦的好像风一吹就会飞的样子。

“你看我干什么?没见过美女啊?”苏豆豆见他看自己,毫不示弱的看了回去,瞪着他那赤子般清澈的眸子。

“你是——哎呦,头好痛!”只要一用力想什么,金色生物就会忽然头痛欲裂,眸子中满是挡不住的痛苦。

但是他说话的声音充满了磁性,通常情况下,只有那些非常有魅力的男子才具备这样的音质。

“你还会痛?少骗人——不过,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一个恶少同学被车撞到后就脑震荡了,你该不会是——”苏豆豆歪着小脑袋,同时也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看这里看这里,喂,你知不知道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刚才都做过什么?”苏豆豆蹲下身,伸出小手在金色生物眼前晃了晃,吸引他的注意力。

果然,金色生物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吸引了过来,眼神跟着苏豆豆的小手左后摇摆,但是眸子里一阵的茫然。

“我,不记得了。”金色生物用力的想了一下,头痛的落下大滴的冷汗,然后迷茫的摇了摇头,很诚实的回答,那份无知的样子让人好心疼。

“哈,哈哈,哈哈哈,毁了我的家,这下遭报应了吧……”苏豆豆见他这样子,不仅没有怜悯之心,反而笑的肩膀抖动,笑的坐在了地上,笑的一双大眼睛变成了弯月亮,“我那个被车撞了的恶少同学不仅脑震荡,而且还失忆了,跟个白痴似的,原来你也……哈哈哈……”

金色生物先是看着这个笑的没有一点矜持的女孩子,然后慢慢的不知不觉中他的嘴角也扬起了微笑。

“你笑什么笑?难道不仅白痴了,你还花痴啊?”苏豆豆笑的揉着肚子。

“你笑的样子真好看。”金色生物老老实实的回答。

“……”苏豆豆差点当场石化。

长这么大,别人形容她笑的样子,基本用词都是缺魂,这还是第一次被夸好看。

“看来你现在比我还缺魂。”苏豆豆对金色生物的现状做出了最权威的判定。

“什么是缺魂?”

“你个弱智!”

不过,苏豆豆在骂出这一句后,用手托着自己的小下巴,鼓着小腮帮,明亮的大眼睛开始轱辘轱辘的转,“这倒霉家伙虽然失忆了,智商好像也下降了,不知道他那一身厉害的法力……”

刚才金色生物和白色妖孽的大战她可是亲眼目睹的,简直是骇人听闻啊,那一次天崩地裂似的法力撞击,把他自己都弄成这样了,可见他是神一般的存在着。

“这个家伙或许可以利用。”苏豆豆想到了自己一直在研究的星罗盘,看着他的眼神开始有点贼眉鼠眼。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确定他的法力还在不在。

“喂,你刚才说我笑的样子很好看是不是?”苏豆豆忽然狗腿似的亲近到他的面孔前,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倒亏她有能耐,一点也不被他好看的不像话的样子所动,若是换做别的女孩子早就将他扑倒了。

“是。”金色生物像个乖娃娃似的点点头。

“是不是觉得我很和蔼可亲,非常值得信赖?”苏豆豆现在笑的山花烂漫了。

“是。”金色生物居然对她露出一个最坦诚的笑容。

“那,你看,我也觉得像我这么好的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既然你能遇到我,这就是你的福气,所以,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我说什么你都会照做,是不是?”苏豆豆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他,好期待的样子。

“额,是。”她眨眼睛的速度让他眼花缭乱,金色生物不由自主的回答。

“那好,现在我告诉你啊,其实你是我养的一个宠物,刚才你很淘气,所以被我打了一下,然后你就忘记以前所有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开始你不要淘气了啊,我是你的主人,今后你必须听从我的吩咐,遵从我的意志,必须保证我要开心——”苏豆豆一边口若县河,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金色生物的反应。

这个金色生物先是一脸愕然,然后慢慢的点头,看他望着她的眼神,好像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如果,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不要你了,我告诉你,路边有很多被主人丢弃的流浪狗,吃不饱睡不暖,还整天被欺负,遇到坏人就被送到汤锅里去了,你想不想也那样啊?”苏豆豆见他开始认同自己说的话了,觉得有必要先恐吓一下,免得一会他不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做。

不过苏豆豆忘记了一件事,这个生物在正常的时候是多么的恐怖,如果什么时候他恢复了记忆,她又会是什么下场。

“不想!”金色生物眼中忽然闪现出恐惧,好像苏豆豆说的那一幕发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正在一个大锅里被凄惨的煮着。

“这就对了,这才乖,那个谁啊,你——”苏豆豆见自己的教导很有成效,便很有成就感的站起来,用手点指着他说。

“那个谁是谁啊?我叫什么名字?”金色生物一脸希冀的希望主人能告诉他。

“对哦,我差点把这个忘记了,你啊,你叫傻大个!”苏豆豆对起名字不是很在行,但是这名字倒也贴切,他魁梧健壮,现在又傻傻的,真的很对得起这个名字。

“傻大个,现在主人我吩咐你做一件事!”苏豆豆颐指气使的说道,现在是考验他还有没有法力的时候了。


第5章 法力依旧

“什么事?”金色生物坐在地上仰头看着苏豆豆。

“喂,我是你的主人啊,我有事吩咐你,你要马上站起来,屁颠屁颠的来到我面前,然后笑着请示,主人又有何吩咐,小的一定办到。”苏豆豆对他刚才的态度很是不满,比手画脚的教育他。

“哦,我知道了,主人有何吩咐,小的一定办到。”金色生物站了起兰,但是他不会屁颠屁颠的,只是像座山一样的屹立在苏豆豆面前。

轰!

苏豆豆只觉得一个高大的黑影压在了自己面前。

“唉,长这么高的个子,真不知道你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你看,那边有棵树,傻大个你去把那棵树拿过来给我。”苏豆豆拍拍金色生物的的肩膀,指着不远处一棵参天大树说。

那棵大树已经有很多年了,虽然只有七八米高,但是很粗,要两个人合抱着才能包拢,以前苏豆豆小的时候,放了暑假就跟着父母从城里来到这里的外公家过暑假,曾经在那棵树下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

金色生物听到命令后,看一眼那棵树,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这金色生物果然听话,苏豆豆说“拿”,他当真就伸出一只大手,看似漫不经心的扣在树/身/上,但是一道金芒从他手中射出,将树身围住,然后像是拿起一片树叶般轻巧的“拿起”了那棵树。

大树被轻巧的连根拔起,金色生物将树轻松的拿到苏豆豆面前,“给,你要的树。”金色生物说话的样子很是憨厚淳朴。

轰!

苏豆豆只觉得头顶上树叶子哗啦哗啦的响,树根上带出的泥土气息扑鼻。

金色生物手上的那道金芒还禁锢在树身上,整个树身都熠熠生着金色宝光,他和这棵树就像两座大山一般。

“……”苏豆豆瞠目结舌。

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不错不错,这倒霉傻大个的法力还在。

“孺子可教也,主人我还算满意,以后你要更加努力,知道了吗?”苏豆豆仰着小脸,踮起小脚丫,伸手拍了拍金色生物的头,和拍个听话的小狗似的。

不过,他那看似一头凌乱的黑发手感很好,充满了生命力和弹性。

“知道了,主人。”金色生物略低头,英俊非凡的脸上一双乌亮的眸子深邃又单纯,正看着苏豆豆那明亮的大眼睛。

而苏豆豆看着他的眼神却没有那么单纯,大眼睛开始轱辘轱辘的转。

“这家伙法力还在,这一点可以放心了,不过,似乎,在办大事之前,应该让他做点别的,不然都对不起我自己。”苏豆豆收回拍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小鼻子,立刻有了主意。

金色生物则像孩子似的看着苏豆豆,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说傻大个。”苏豆豆叫他。

“我在。”金色生物立刻回应。

这让苏豆豆心里乐开了花,长这么大,不论念书还是现在在那个繁华的海滨都市里打工,她苏豆豆都是被别人呼来唤去的一个,今天有这么个应声虫,这感觉,爽!

“现在,看那边。”苏豆豆伸出小手指向前方。

金色生物立刻顺着她的小手看过去。

苏豆豆所指的是几里地之外的一座大山,现在虽然是半夜里,但是夜空群星璀璨,能隐约看清那座山上乌压压的到处都是茂盛的树木。

“这就是咱们的目的地,现在,出发!”苏豆豆像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很有气势的一声令下。

但是,刚迈出没几步路,苏豆豆就哎呦一声停住了脚步,傻大个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她停住了脚步。

苏豆豆正歪着头咬着牙瞪了他一眼,一张小脸几乎都扭曲了,但是金色生物还是觉得很好看。

然后苏豆豆的大眼睛往下看,金色生物的乌亮眸子也跟着往下看。

四道目光都落在了苏豆豆的小脚丫上。

原来,苏豆豆在沐浴后一直光着脚,没有穿鞋,刚才站在打没了的家的地面上,还不觉得,但是走出几步后,踩在外面的碎石头小土路上,只几步路,光洁白皙的小脚丫就被划破了好几个口子,血迹斑斑。

而最要命的是,当苏豆豆想打骂金色生物的时候,偏偏不能说,生怕他回想起自己谁谁来。

打落门牙肚里吞,苏豆豆好惨呐。

“喂,傻大个,你脚上那双金色的鞋子好像不错,脱下来给我穿。”苏豆豆一眼看上了金色生物的鞋子,他把她的家打的不复存在了,她拿他一双鞋子,这不算过分吧?

而且,那双鞋子造型高贵简洁,散发着淡淡的莹莹光辉,“嘿嘿,一定是宝贝。”苏豆豆嘴角一个很缺魂的微笑,她忘记了一点,别人的鞋子可以乱穿,别的生物的鞋子可不一定能乱穿。

“噢,给你。”金色生物脱下自己的鞋子,一双大脚踩在石子路上却丝毫无损。

苏豆豆大模大样的伸出一只小脚丫,踩进鞋子里,虽然鞋子很大,但是她当拖鞋穿也比光着脚强。

但是,小脚丫刚一伸到鞋子里,“啊——”苏豆豆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媲美花腔女高音。


第6章 不许顶嘴

“你的鞋子为什么会这么烫?和着了火一样!”苏豆豆惨叫着丢开鞋子,对金色生物怒目而视。

但是她的小脚丫上已经烫的起了好几个水泡。

“可是,主人,我穿的时候很正常,一点也不感觉烫。”金色生物一脸的无辜。

然后,他穿上了鞋子,果然没有丝毫异样,

“真是活见鬼,不过——”苏豆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他不是人类,他的伤口上能凝结出金豆子,鞋子自然也和常人的不一样。

一想到金豆子,苏豆豆才想起来他的伤口,悄悄看了一眼。

他背后,金色袍子上的裂口还在,但是那道伤痕一直没有再流出金色液体,而且好像那伤口比她捡金豆子的时候要小了一些,像是在渐渐愈合的样子。

不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可是这倒霉的家伙在受伤后哪里不好去,偏偏来她家里,还偷看她洗澡,还引来了那个白色妖孽,更把她的祖屋给毁了,想起来苏豆豆就咬牙切齿。

“主人,我们还要不要去你说的那座山?”金色生物一脸憨厚的恭敬问道。

“去,必须去!”苏豆豆咬着牙说,无论如何都要去。

但是,前面的路本来就是碎石子的,她脚伤又起了泡,每走一步都像在受刑一样。

“主人,你怎么流了好多汗?你是不是很热?”金色生物看她一张小脸刷白的,面目都有点扭曲了,不由得好奇的问。

“你个白痴,没见我脚受伤了吗?哎,慢着慢着,你,蹲下来。”苏豆豆忽然贼兮兮的笑着吩咐金色生物,眸子里满是得意。

“噢,是。”金色生物不明就里的蹲下身。

苏豆豆拍拍小手,然后得意洋洋的爬到他背上,“好了,起来吧,现在你背我去那座山!”

真是太聪明了,连自己都佩服自己。

而且,这个倒霉家伙的背很宽,趴在上面很舒服,苏豆豆还得意的拍了拍他的头,实在喜欢他头发上带有的那种生命力。

“噢。”金色生物很憨厚的答应一声,站起身来。

然后,金色生物并没有走路,而是轻巧的腾身而起,跃上夜空。

苏豆豆吓得险些惊叫出声。

在璀璨星光的湛蓝夜空里,他黑发张扬,金色袍子飘飘,宛如浮游在夜空的神袛一般。

而他背上的苏豆豆则垮着一张小脸,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的后脑勺,小手几次狠狠的做了个想掐死他的动作,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她怕真的打起来的话,他会把她扔下去,从这个高度看下去,那座山就和个玩具似的,要是摔下去,不用想,肯定成肉饼了。

很快,金色生物就来到了苏豆豆指定的那座山的山巅,夜风正吹着满山的树,树叶哗啦啦的响着。

“傻大个,你再蹲下来。”当苏豆豆脚踏在实地上后,朝着金色生物勾勾小手。

金色生物很听话的再次墩身,没有察觉到苏豆豆眼底里一闪而过的那抹戾气。

“啪,啪,啪!”

苏豆豆狠劲的在金色生物的头上连拍了三下,小时候犯错误了,姑姑一直这样打她,今天总算找到了出气的对象。

“傻大个,你个魂淡!你会飞你不早点说,害我的脚受伤了!你说你该不该挨打?”打完之后,苏豆豆还指着他的鼻子教育他。

“可是,主人你没有问过我会不会飞啊。”金色生物似乎很委屈,这样一张英俊的脸上显现出委屈的样子来,换做别的女人,早就母性本能大发的将他搂在怀里安抚,并且趁机揩点油了。

除了苏豆豆。

啪!

“你还敢顶嘴?你记住,我说你错了就是你错了,不能还嘴,知道了吗?”苏豆豆又在他头上一记爆栗,不肯承认是自己忘记了问他。

“知道了。”金色生物只能闷声闷气的回答,但是那俊脸上的深邃眸子里却有着很纯洁的光辉。

“喂喂喂,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虐待你似的,像我这么好的人,世界上绝对没有第二个,现在,我给你个可以弥补你刚才过失的机会。”苏豆豆大言不惭的指手画脚。

她最见不得他那样纯净的目光了,在马路上见到个流浪的小猫小狗,或者小乞丐什么的,她都要给他们找点吃的,虽然没有能力收养他们,但是能让他们少挨饿一会是一会。

“主人有什么吩咐?”金色生物不知道她刚才在想流浪猫狗,只看到她那双明眸中忽然暗淡了一下,而他忽然不想看她这样失落,于是很尽职本分的请示主人。

“没看到这山上有这么多树吗?看这棵,这棵,还有那边几棵,都像你刚才在山下给我‘拿’树一样拿过来,不过这次,要把树上的树杈啊枝叶啊什么的都清理干净!”苏豆豆小手一挥,指着山顶上几棵参天大树,嘴角一个得意的小小微笑。


第7章 你没听见吗

金色生物丝毫没有犹豫,十分听话的朝着那几棵树走过去。

和在山下的时候不同,在山下,只不过是一棵大树而已,而这山上则到处是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

在夜幕下,乌压压的树干仿佛张牙舞爪一般,这里绝对是属于树木的森林王国。

苏豆豆目测他的身高大概一米八九的样子,那些大树都是二三十米米高,本来相差如此悬殊的高矮,此刻却颠倒了过来。

金色生物一步一步的走向树木,看似漫不经心,但却像是行走在宇宙初始的茫然混沌中,他就是开创宇宙的主宰一般。

此刻,那些树木都只不过是臣服在他脚下的微尘一般。

金色生物手指间流转出莹莹的金芒,金芒禁锢了那几棵大树。

轰!

轰!

接连几声树干震颤的巨大声响传来,大树被连根拔起,让本来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的苏豆豆也不由得倒退了几步。

“不过是有点傻力气而已,臭美什么啊,不用摆poss了,傻大个,赶紧的清理枝叶!”苏豆豆镇静下来后,吸吸鼻子,朝着金色生物嚷。

“是。”金色生物大手幻化为金色掌刀,一掌劈出,原本只是手掌大小的掌刀迅速扩大,在接触到树干的时候,已经像一块不朽丰碑毅力于天地间一般。

那些张牙舞爪的树枝和叶子摧枯拉朽一般的从树顶脱落。

“咦,怎么会有个包包和树枝一起落下来,这个包包怎么这么眼熟?”在扑啦啦的枝叶掉落中,苏豆豆有所发现。

“我的包包!”在那个包包掉到地面上后,苏豆豆忽然眼前一亮,扑了过去。

划拉开那些树枝,捡起一个墨绿色的双肩背包,苏豆豆眉开眼笑。

“果然好人有好报,我的包包原来被弄到这里来了,还好还好,我的信用卡啊,手机啊,身份证啊,都放在包包里。”苏豆豆立刻打开包包,拿出手机按了一下,虽然山上没有信号,但是这花了几百元买来的二手破手机还真结实,没有摔坏,她立刻开始感谢天感谢地,否则身无分文她要怎么回城里?

“主人,我都弄好了。”就在苏豆豆抱着失而复得的包包兴奋不已的时候,金色生物已经利落的砍掉了大树上所有的障碍。

苏豆豆听言,转头看去。

星空下,林立的大树中,有那么几棵/光/溜/溜/的无枝无叶的树身立在那里,金色生物还周到的把树皮也给剥掉了,浅黄色的树身在一大片乌压压的树木中鹤立鸡群。

“现在,你把这些树都给我弄到刚才咱们来的山下去,不过记得要回来接我啊。”苏豆豆看看这里到祖屋的距离,金色生物要是扛着这些树,可能不能飞行,走一个来回可能要半个多小时吧,她生怕他搬运几趟树木就累的把她扔在这里不管了。

可是,苏豆豆又想错了。

金色生物答应一声,站在那些/光/溜/溜的树身旁边,一只大手扣住树身,轻轻用力,那棵大树就被他托在了手上,然后他就像以前苏豆豆在大学里摆弄玩具飞镖一样,接二连三的将大树准确无误的投了出去,那位置不偏不倚刚好是苏豆豆祖屋的位置。

“主人,都做好了。”金色生物很尽职尽责的报告。

“……”苏豆豆长大了嘴巴,刚才的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之间,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金色生物就那样老老实实的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张的大大的嘴巴。

良久,苏豆豆才反应过来,用很奇怪的目光看了看金色生物,然后挠了挠自己的头,最后才用自己的小手将自己合不拢的嘴巴给捏到了一起,总算是闭上了嘴。

“蹲下。”苏豆豆努力深呼吸了好几次,总算平静下来,发号施令的口气明显比上山来的时候要缓和了许多。

金色生物依言墩身,苏豆豆爬上他坚实的后背,他自然就明白了要做什么,腾空而起,在夜空中踏步,很快就回到了祖屋那里。

“傻大个,现在,你按照我给出你的尺寸,将这些树都给我弄成木板。”回到山下,苏豆豆一刻不停的从包包里翻出了记事本和圆珠笔,这是她随身携带惯了的,列出了很多数字来,外公一生研究风水,也非常熟悉建筑,当然只是最简单的盖房子,苏豆豆自由跟着外公,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一些。

关键在于这金色生物太给力了,只几下就变魔术似的弄好了一摞一摞的木板,苏豆豆又吩咐他将木板怎么用。

很快,在天色刚刚亮的时候,金色生物就像玩积木一样,一座简朴的小木屋就在原来祖屋的位置上建好了。

“重建家园成功,欧耶!”苏豆豆拿着手机,在木屋前面来了张自拍,还摆了个“V”字型的手势。

金色生物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笑的有点缺魂的笑容。

“看什么看?没见过什么叫一笑倾城啊?”苏豆豆发现金色生物在看自己后,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

金色生物立刻收回了视线,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而此时苏豆豆却没有收回刚才瞪着他的视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乌亮的黑发凌乱着,坚毅的面部曲线,健硕挺拔的身姿,一身金色长袍,一点也看不出他又是砍树又是盖房子的做了这么多辛劳的事情,反而倒像是刚刚睡饱了起来晨练的人。

“脱。”苏豆豆忽然走到金色生物面前,下了这样一个命令。

“干什么?”金色生物听言,不敢相信似的抬起头,正看到苏豆豆闪烁的明眸。

“什么干什么?主人我让你/脱/衣服你没有听见吗?”苏豆豆立刻横眉立目,小手指着他身上那件随着清晨的风而摆动的金色长袍。


第8章 苏豆豆吃亏了

“额,是,主人。”金色生物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这才乖,主人让你做什么,就马上去做,不要等到我发火再做,否则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快点脱啊。”苏豆豆抱着肩膀,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金色生物似乎有点害羞,侧着身解开了袍子上的带子。

“我说傻大个,你还真以为你长得好看一点,所有女孩子就都想看你脱衣服啊,人呢,要有自知之明,啊当然,虽然你不是人,但是作为一个能说人话的生物,你也要——”苏豆豆一边看着他脱下袍子,一边教育他。

可是,当袍子落地的那一刻,苏豆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这个金色生物,除了张着一张英俊非凡的面孔,那身材,那xiong肌,那腹肌,那全身上下无懈可击,幸好只是在这里,否则就连健美冠军啊,当红明星啊,见到他都想自杀了。

穿着袍子的时候,他宛如一个邻家大男孩一般俊朗,在脱下袍子后,他豁然变成了一个最xing感的邪魅男子,不管是一头凌乱黑发,还是不经意的一个眼神,甚至每一次的呼吸都在无意中增添了那份魅力。

“主人,主人?”金色生物见苏豆豆傻呆呆的,便下意识的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却在举手投足之间带着男xing特有的气息,虽然他不是人类,只是长了人类的外表,可是比人类的任何男子都好好看。

“唔,皮肤不错,挺有弹性的,肥瘦刚好,要是卖到夜店去——”苏豆豆在“惊艳”之后,情绪平复下来,一巴掌拍掉他伸过来的大手,而后伸出自己的小手在他xiong口拍了拍,不由得又打起了主意。

“主人,这个要不要脱?”金色生物被她那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的更加难为情,但是主人有命令让他脱,他便将手放在了身上仅剩的一条金色内ku上,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内ku,紧紧包裹着他健硕的身形,非常让人想入非非。

“喂喂喂,傻大个,你想干什么?”苏豆豆连忙捂住眼睛,生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脏了眼睛。

“是你让我脱衣服的啊,这个也是衣服。”金色生物眼神迷茫的解释,这个主人是怎么了,一会一个主意。

“这个,这个不是衣服,所以不许脱!我告诉你啊,你给我乖乖在这里站着,我有事要离开一下,但是你一步也不许走开,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必须还站在这里。”苏豆豆从手指缝里看到他听话的没有再脱,这才敢松开小手,捡起他放在地上的袍子,一边吩咐他,一边挥着小拳头威胁。

“是,主人。”这个曾经在昨夜那样神武的和白色妖孽大战的生物,现在就像一个世界上最听话的孩子。

苏豆豆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他果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然后苏豆豆开始研究他的那件袍子,不是纯棉,也不是丝绸的,感觉不出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但是手感非常舒适,并且也有柔韧性,或许以后可以留着卖钱,于是这件袍子就被苏豆豆据为己有了。

“唉,真的不是我财迷,他虽然帮我重建家园了,但是我的精神损失谁来赔偿?那个是外公的祖屋啊,我不过拿了他几颗金豆子一件袍子而已,算起来,还是我吃亏了呢。”苏豆豆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祖屋的位置背山面水,景色秀丽,只是比较荒凉,附近没有人家,也没有人会来这里,这里距离小镇上有一个小时的路,苏豆豆慢慢悠悠的溜达打了小时候就熟悉的小镇,凤凰镇。

镇上正是热闹的时候,这里虽然离城里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还延续着朴素的生活方式,青石板的小姐上,摊位满满的,都是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东西。

幸好找回了自己的包包,里面的钱包里有现金,苏豆豆买了一些衣物和吃的,然后才返回祖屋那里。

倒不是她不带傻大个来,那傻大个穿着一个金色袍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现代人,那副装束一旦出现在小镇上,恐怕会被当成外星人,她可不想这么照耀,她还要利用那个傻大个帮她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呢。

“傻大个,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当苏豆豆兴冲冲的回到祖屋的时候,本来想在他面前炫耀一下,但是却发现那个傻大个不见了!

“魂淡啊,都是我太心软了,早知道就让你脱光了,看你敢luo奔着到处走!”苏豆豆气的咬牙切齿的呼呼喘,她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呢,这个看着老实巴交的魂淡居然逃跑了。

正在气的冒烟的时候,苏豆豆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只大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绝宠甜心,老公不是人-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觞轮回, 苏豆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