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成瘾:总裁转正请排队-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季斯垣, 温知茵

试婚成瘾:总裁转正请排队-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季斯垣, 温知茵

第1章 男才女貌

帝都。

盛大的世纪婚礼在世纪豪华酒店举行,帝都的顶尖人物云集一处。

新娘容知茵穿着一袭雪白的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浅笑,她经由新娘车上走下来。

明艳动人的脸庞,清丽雪白的小脸,看得宾客们纷纷赞赏不已。

“容家的大小姐,果真如传说中一样倾国倾城。”

“可不是,她倒与秦家公子很是般配,男有才女有貌!”

听着周围人的夸赞,容知茵奶白的脸蛋上浮出一抹醉人的酡红。

“咦?怎么没看到新郎?”有人突然不解地问道,“新郎没和新娘坐同一辆车子过来?”

容知茵听到这,脸色一僵,本来新娘都由新郎亲自迎接。

她牵着裙摆,冲着缤客们笑道:“淮得在里面,一会就出来,请大家稍等。”

说着,她踱着优雅的步伐,拖着长长的裙摆,像一个高贵的公主一般朝里间的化妆室走去。

化妆室外空无一人,她的脚步逐渐靠近。

“啊……淮得……你好棒……”突然而来的一道声音让容知茵的脚步立时一顿,刚刚还红艳的小脸蓦然浮上一抹苍白。

那个女人的声音,明显是她的妹妹容知晓的嗓音。

“知晓,乖,轻一点声。”而这声压抑着的男声,便是今日的主角之一,新郎……秦淮得。

容知茵的大脑霎时一片混乱,脑海中不断回响着嗡嗡的爆炸声。

“淮得,你怕什么?你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今天给我姐狠戾一击,让她丢尽脸面,然后与我结婚?否则,就凭她容知茵,哪有这么华丽的婚礼现场?”

那对狗男女的每一个音节都像似一把能够穿透灵魂的利剑,狠狠刺破容知茵的心脏,汩汩的鲜血狂流而出。

容知茵平复了好一会心情,才带着一张笑脸,一脚踹开连门都没有锁的化妆间。

几个健步冲进里间的换衣室。

“你们在干什么?”她的嗓音沙哑透了,眼前奢靡的画面让她连身形都稳不住,颤抖着双手指着那对正进入高峰期的男女。

“啊!容知茵,你……”容知晓的一声呻吟声被吓断,一张脸顿时灰白一片,她赶紧扯过自己的衣服遮住自己的裸体。

而秦淮得看到来人,脸上没有什何被抓奸后的尴尬,反而一脸的泰然自若。

他套上衣服,背着容知茵,将身上处理干净。

再转过身来时,恢复了他一贯的温润如玉,清冷的俊脸上半丝感情都没有。

嗓音更是机械得如同面对一个陌生人:“容知茵,既然被你撞破,我也没什么好辩解的。我实话告诉你,我和知晓是两情相悦,希望你能成全。”

在俩人说话间,容知晓已经穿好了衣服,恢复了她那副勾人心魄的妖媚样子,典型的狐狸精类型。

容知茵听完秦淮得的话,胸腔里瞬间奋战着怒意,那怒意快承受不住,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一只雄狮,狂涌着冲出来。

“好一个两情相悦?既然如此,在婚礼之前取消婚礼就是,为什么要演这一步?”

“因为,姐姐与自己的教授有染的事情,得在世人面前公布于众啊。”容知晓讥讽地盯着容知茵。

与教授有染?

是容知晓编造了这一切?

第2章 视频证据

容知茵颤抖着双手,一个健步上前,冲着容知晓的脸就是狠戾一巴掌……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容知晓,就被秦淮得狠狠推倒在地。

“容知茵,你别给脸不要脸?”秦淮得向前逼近一步,一手紧紧扣住容知晓的下颌,从胸腔里喷出嗓音,“知晓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打她也得看看我同不同意。”

“你的女人?”容知茵冷肆勾唇,自嘲地大笑三声。

秦淮得根本不在意她的发疯状态,眼神更暗:“你不但不能怀孕,在国外期间就与自己的教授有染,欺骗我在前,如今还有什么脸面与我并排站在神父的面前,宣听神父的誓言?”

“……”容知茵的笑容凝固,她不能怀孕?她怎么不知道?

这时,容知晓端着一张妩媚的笑脸,只不过,那笑容冷得像似冬日里盛开的冰花。

“姐姐,婚检报告都不敢拿给淮得看,你说你是不是在欺骗他?秦家怎么会要一个不会生育的儿媳妇?”

随着容知晓的话音落地,一张婚检报告砸在容知茵苍白着的小脸上。

上面明晃晃写着,容知茵,女,24岁,患有天生不孕不育。

容知茵看完婚检报告单,诡谲勾唇,缓慢从地上爬起来。

婚检报告她早就拿到,根本就不是这样。

她靠近容知晓,狠狠将婚检报告回敬到容知晓的脸上,在容知晓气得扭曲着脸时,容知茵艳红的唇轻轻蠕动:“容知晓,伪造一份婚检报告?就以为能伤害到我?也只能骗一些脑回路不在状态的人。”

容知茵意有所指的话让秦淮得放在她身上的视线瞬间回落到容知晓身上。

容知晓心虚地闪躲了一下眼睛。

既而,趾高气昂道:“容知茵,到现在,你还想欺骗淮得?这张婚检报告就是真的。”

“我的婚检报告,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容知晓,骗人也请找一个高明的借口。”

“容知茵,你意图篡改婚检报告,欺骗淮得。”

俩人的吵闹声很大,很快将客厅里的宾客都给吸引了过来。

见围着的人更多。

容知晓眸子里闪过一抹算计。

“姐姐,你怎么可以在婚前与自己的教授有染?你这么做对得起淮得吗?”

“……”众人脸色大变。

新娘在婚前与别的男人有染?

所有人看向秦淮得的目光开始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秦淮得脸色铁青。

“容知晓,乱说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容知茵薄唇紧咬,眸子里倒映着寒光,“事实是,你与秦淮得在我的婚礼上偷情,被我撞见,下不了台,找了这么一个烂借口。”

“哗!”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婚礼现场上如此劲爆?

姐妹共争同一个男人?

容知晓恶毒的黑眸凝上冰霜:“容知茵,你与教授有染我可是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话,你还是少讲吧?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容知晓将容知茵的话回击给她。

“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我立马起诉你。”作为律师的容知茵又岂是那么容易打发。

容知晓眸底恶毒的光更甚至。

她带领着众人朝婚礼大厅走去。

很快,大屏幕上出现两个人的身影。

女人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而她清丽绝俗的小脸上染着一抹红酡,迷魅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尤其魅惑人心,她大概是喝得有点多,突然伸手轻扯了一下衣服的前襟……

第3章 我的未婚妻

现场的男人看到这副画面,瞬间血液沸腾。

这时,一个男人伸手将衣衫凌乱的女人一把扣进了怀中……

画面就此黑暗。

但视频中女人的脸是最清晰不过的正脸拍摄。

所有人都看清了那张脸正是容知茵。

“……”容知茵大脑瞬间一懵,过去的记忆狂涌而至。

那一夜,她确实喝多与一个男人发生了旖旎的一夜,但那个男人并不是她的教授。

没想到,容知晓拿到的竟然是这个视频,无论里面的男人是谁,她……

“与自己的教授有染?简直侮辱容家的门风。”

“可惜了这张倾城的容貌,却是一张浪荡的贱人脸。”

之前的他们有多抬高她,此时这些话,就有多伤人。

都说毁掉一个人,从抬高她开始,果然如此。

容知茵的心脏痛到麻木,偏偏还有人不让她过。

“砰!”突然而来的一脚,狠狠踹到她的膝盖窝。

中年男人怒火中烧的嗓音同时飘来:“我们容家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给我立马向淮得下跪道歉。”

容知茵冷冷抬眼看向自己的父亲,那眼神寒得宛如千年寒潭里的雾气:“休想,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反而是他……”

容父黑眸凝上冰霜,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周围的宾客冲着容知茵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容知茵抬起的眼神刚好触上容知晓计谋得逞后的笑脸……这时……

“逆女!”容父抬起手,正要再一次挥向容知茵倔强的小脸。

“啊!”容父的手被一只突兀闯进的男人手狠狠拽住,疼得他倒吸口凉气。

容知茵先是感觉身上的威胁感消失,随即听到自己父亲的痛呼声。

视线跟着落在抓着父亲的那只手上。

白皙如玉,宛如艺术家的手,很适合弹钢琴。

那只手此时正握着父亲要甩她耳光的手腕,父亲的手背被他握出了青筋,可见他使用的力道有多重。

容知茵随着那只手往上看,瞬间撞进一双万年冰窖的黑眸中……

是他!

容知茵脸色一僵,他怎么会在来这里?

容知茵还来不及想得更多,男人的眼神忽然朝她扫来,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她身子抖然一颤,有一刹那间的错觉,她会在他的眼神中变成冰雕。

容知茵不自觉吞了一口唾沫,用力抽回与男人对视的视线。

只听周围妹子们的惊呼声响彻天际。

“天啊,那不是季斯垣季总?他怎么会来这里?”

季斯垣?

原来他就是AC集团的总裁

传闻他霸道腹黑、洁身自好。

容知茵扫了周围的妹子们一眼,从妹子们一脸花痴的眼神便可看出,她们被季斯垣身上自动散发的强性荷尔蒙气息给吸引。

她们这是被他这张俊美的人皮给欺骗了。

洁身自好?传说果然是传说。

容知茵又将视线落回季斯垣身上,刚好与他轻挑的眉眼相撞。

这一次,她与他直面相视。

确实,季斯垣有让人花痴的资本,他的五官极为精致,每一个脸部线条都如同由上帝之手雕刻而成。

身体就宛如行走的春.药。

突然……季斯垣伸手,一把将她拽进了他的怀抱。

第4章 母凭子贵

“啊!”容知茵被这突然而来的动作惊呆,随即尖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做出其它的反应。

只感觉周围唰唰唰,数十道眼神朝她的身上刺来。

妒嫉的光芒像似要将她射成筛糠子。

这时,季斯垣开口了,霸道的口吻充满了王者的戾气:“容知茵是我的未婚妻,谁再敢议论她,就是与我季斯垣做对。”

容知茵听到男人霸道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被季斯垣紧搂着,她眉峰蹙了蹙,有些不自然地想要挣脱开季斯垣的怀抱……

季斯垣见此,忽然倾身靠近她,霸道启唇:“若不想我当着所有人面吻你,你就好好呆着不要动,也不要说话,嗯?”

“……”容知茵被男人的话撩得脸红到脖子根。

想说“她不是他女人”的话在嘴里溜了好几圈,仍然没有溜出口。

如此,便不再动。

只是,她的视线不自觉朝站在距离她不远的秦淮得看去,只见秦淮得眸底的神色无比震惊,一张俊脸充满了不可思议。

容知茵长睫轻颤了一下,经过今天的事情,她已明白,或许,在秦淮得的眼中,她这样平凡家庭出生的人,是不可能与生物链顶端的男人有关系吧。

她自嘲一笑,分开三年,她早已不了解这个男人心里的想法。

而这时,容知茵眼角余光不经意间扫到,站在秦淮得旁边的容知晓忽然朝她和季斯垣走来,一张妖媚的脸蛋充满了妒嫉的黑光。

她靠近季斯垣,才将视线从季斯垣搂着她的腰身处抽回。

带着妒嫉的嗓音缓缓滑出口腔:“季少爷,容知茵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人,她行为不……”

容知晓话还未说完,季斯垣冷冷一个眼神扫去,容知晓吓得立马紧闭双唇。

容知茵心里嗤笑,刚刚还当着所有人面说她行为不检点的容知晓,现在季斯垣一个眼神的警告,她就紧闭双唇?

还真是欺软怕硬。

而这时,季斯垣突然搂着她的腰身往前走了两步。

“你带我去哪?”容知茵挣扎着问。

“闭嘴。”季斯垣嗓音里充满了戾气,线条优美的下巴紧紧绷成一条直线,能看出,他现在的情绪很差。

“还有你们……”季斯垣突然手指在场的记者,冷鹜警告,“谁敢胡乱写,后果自负!”

记者们吓得忙不跌点头。

季家大少,谁敢惹?

俩人的离开,后面跟随一堆羡慕妒嫉恨的目光。

……

走出婚礼现场,容知茵被季斯垣塞进他的豪华车内的后排座。

容知茵狠狠从季斯垣的怀里挣脱出来。

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个五年前的混蛋。

那一年,她在国外。

那一夜的错认……他就是男主角,是他毁了她的清白之身。

她看着他时寒眸冷戾:“你来做什么?我们说好,彼此不会干涉彼此的生活。”

季斯垣紧盯着容知茵的眼眸深谙不定。

咄咄逼人的气息喷洒在容知茵的脸上:“生了我季斯垣的儿子,还想和别的男人结婚?容知茵,你胆子倒是挺大!既然以前想母凭子贵进我季家门,现在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生孩子?

她什么时候生过孩子?

第5章 教授回国

胡说八道。

还……他给她这个走进豪门的机会?

浑蛋,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当年,睡了她,还耻笑她心机深沉。

完全是一个自大又霸道的臭男人。

她只想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对豪门不感兴趣。

她平静述说:“季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容知茵从未生过孩子。我还不至于昏沉得连自己有没有当妈妈都不知晓。”

季斯垣意味深长地锁定着容知茵奶白软腻的小脸,那目光像似在嘲笑她的无知和还想欺骗他的傻子行为。

容知茵被季斯垣的眼神看得心里一阵阵发慌。

过去那旖旎又错误的一夜在她脑海里旋转了好几个圈。

她只觉得耳尖处一烫,狠狠压下心里的烦闷,再一次启唇道:“季先生,我和你不会有任何关系,未来,也不会打扰你,希望季先生也如此,今天谢谢季先生替我解围,再见!”

容知茵说完话,不等季斯垣再开口说话,飞快拉开车门,飞快跳下车,飞快朝巷子里跑去。

直到确定季斯垣不会再找来后,她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人一旦安静下来,便会想到许多痛苦的事情。

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那俩人赤身裸体在她面前……上演活版岛国大片……

容知茵眸底只剩下一片受伤的痕迹,晶莹的水珠盈满眼眶。

她早该明白异地,不,是异国恋三年,怎么可能会有结果?

可当年,她受继母排挤,若不出国留学,又怎么能得到高级律师资格证?

万事没有绝对的好与坏……

容知茵只颓然了一会,便将所有的悲伤收起,无地方可去的她,坐上车去了闺蜜颜知的住所。

颜知因为有急事,还没来得及去她的婚礼,幸好她没去,让她不至于连最后一个避风港都丢失!

容知茵刚进颜知的家,颜知便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婚礼说取消就取消?”

“颜知,过去的事情,咱不提了,嗯?”容知茵朝颜知伸手要水喝。

颜知丢给她一个白眼,示意她自己去倒。

这时,容知茵的手机传来震动。

容知茵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神色蓦地柔软。“喂,教授。”容知茵咧开唇角,率先打了声招呼。

电话另一端传来男人知性的嗓音,丝丝滑得像似巧克力入嘴的感觉:“知菌,我准备回国发展。”

“真的吗?好,到时候我一定给教授接风洗尘。”容知茵简直不可置信,教授在国外发展得那么好,还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回国发展。

“说话可得算话。”男人的嗓音依旧动听。

“嗯。”

挂断电话的容知茵脸上还是那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笑容。

颜知见她笑得那么荡漾,八卦道:“知茵,说实话,你和教授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滚,我们是最纯洁不过的师生关系,颜知,你敢胡乱猜忌,小心我灭了你。”容知茵故意恶狠狠地露出一个恶魔的表情。

颜知嘲笑道:“瞧你这维护的样子,要说没有关系,才有鬼。”

“你还敢说,还敢说。”容知茵扑上前,挠颜知的胳肢窝。

俩女孩打闹了一会。

容知茵悲伤的心情被这样一搅,倒是好了不少,她知道,颜知是故意让她放松心情,很感谢闺蜜在这个时候不多问太多问题。

翌日一早,容知茵很早去了律所。

还好昨日的事情没有曝光,所里的同事表情一切正常。

只是,这种平静的工作氛围只维持了一会。

一个几乎可以谈得上家喻户晓的女人出现在所里,直截了当走到容知茵的办公桌前,微含着下巴开口:“容律师,有空单独聊一聊?”

容知茵听到女人的声音,放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到来人,微蹙了一下眉峰。

她将女人请到接待室。

“路小姐,不知您有何事需要咨询?”容知茵俏颜上露出一抹知性的浅笑,非常公式化的笑容看得路颜尔非常不爽,她开门见山道,“容律师,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很明确。离开季斯垣,他是我的,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抢走。”

容知茵听到此处,忍不住大笑了几声。

“路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律所,是讨论案子的地方,可不谈论男女私事。”

“容知茵,我尊称你一声容律师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更别以为自己生了个儿子就可以嫁进季家,我告诉你,就你这种身份,季家大门是不会为你敞开,明白吗?趁早远离季斯垣,也是为了你的未来好。”路颜尔似乎被容知茵的态度气得不行,胸前的波浪气得剧烈起伏起来,连带着嗓音都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

容知茵听完,眸底泛起一抹幽光,一个一个都说她生了儿子,简直是脑子出了问题。

她又没有失过忆,难道自己生没生孩子还不清楚?

容知茵本就对季斯垣不感兴趣,但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欺侮上门。

“路小姐,既然你也认为季家大门关得紧,何必要跑我这里来找存在感?你直接找季斯垣去即可,跑我这里来大吼大叫,实在失了你大明星的身份。路小姐若没有案件方面的问题需要咨询,麻烦离开。”

容知茵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眉宇间是一派的从容镇定。

半点都没有因为路颜尔的话伤到半分。

无关紧要的人,又怎伤得了她分毫?

路颜尔气得握紧拳头,手背的青筋立马浮现,黑眸里闪过狠戾:“看来,容知茵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路小姐,请!”容知茵仍然坚持送客。

路颜尔呵呵呵冷笑了几声,递给容知茵一个意味深长的嗜血眼神,一甩手,抬步离开。

还不待容知茵反应过来路颜尔那眼神的意思……

“咚!”

“咚!”

第6章 挑衅闹事

律所里连着传来几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容知茵暗道不好,立马冲出接待室。

眼前的画面便是路颜尔这个国民女神像一个泼妇一样,将律所内能砸的东西统统往地上砸去。

狰狞的面部表情,阴狠得像似来自地狱的女鬼。

每砸一下,还挑衅地看容知茵一眼,那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高傲神态,让律所内的律师尽数惊得睁大眼。

敢在律师事务所乱砸东西的人,还真是少见。

这可是会吃官司的。

“你疯了!”容知茵一把夺过路颜尔举在手里的律所震所之宝,清朝的青花瓷花瓶。

一颗心脏吓得起伏不定。

这个花瓶要是砸了,把她卖了她也还不起。

“看来,你很宝贝这个。”路颜尔邪恶一笑,直接朝后退了一步,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时,抬起脚,狠狠将容知茵手里的花瓶踢落在地。

容知茵紧急去抓……

“哗啦……”花瓶碎落的声音是那么刺耳。

“……”整个律所的人都惊呆了。

路颜尔见容知茵一双眸子死死盯着地上的花瓶不知道转动,满意收工。

“容知茵,别企图告我,我只会让你倾家荡产得更加凶。”路颜尔心里的恶气解除,潇洒离去。

“知茵姐,这可怎么办?所长回来,非骂死你不可。”容知茵的助理急得像困在鸟笼里的金丝雀,在原地来来回回回转动。

转得容知茵头都快炸了。

其他妒嫉容知茵的律师却是兴灾乐祸。

“小元,别转了。打扫一下吧。”容知茵菲唇开合间,无力的话语从嗓音里滑出。

事情已至此,除了赔偿还能怎么办?

可她……

容知茵边打扫着律所内的碎片渣渣,边想着解决之道。

容知茵提心吊胆了一早晨,所长都没来,这让容知茵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早死早超生。

下午下班,容知茵收拾东西走出事务所,一出门,就看到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停在路边,私家车的车窗下滑,驾驶座的一个陌生男人冲她招了招手。

容知茵奇怪的朝周围看了眼,发现没人,于是便指着自己的鼻子示意是不是在叫自己。

那人点了点头。

容知茵心想这里是事务所门口,再说光天化日之下也不可能忽然将自己掳走,于是大胆的走过去。

等走到车跟前,私家车后座位的车窗忽然缓缓往下滑,容知茵清楚的看到季斯坦英俊的侧颜。

季斯坦转头看着他,薄唇微张,声音淡漠带着命令:“上车。”

发现是季斯坦后,容知茵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转身就往前走,理都不理季斯坦,更别提听他的话上车。

季斯坦打开车门,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就将容知茵追上来,抓住她的胳膊,朝车的位置拽。

“你干嘛呀,你到底想做什么?”

季斯坦声音低沉:“你就不想看看你的孩子吗?”

容知茵抿着唇,用一副你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季斯坦,,讥笑道:“季斯坦,我能确定,我没生过孩子,如果你非要说我生过孩子,那我也没办法,我不会去看,也不会爱那个孩子的。”

季斯坦眸光阴沉,心中对容知茵的冷酷无情感到很不悦,抓着她胳膊的力气更大,容知茵用力的挣扎,但根本挣脱不了。

季斯坦强势的将她拖到了车门边,打开车门,将她硬生生塞进去,接着‘啪’的一声将车门关上,冰冷的对她道:“由不得你不去!”

容知茵一坐下来,立刻就去开车门,司机早就得了季斯坦的吩咐,车门一关上就将门给反锁了,容知茵根本打不开。

容知茵气冲冲的对司机喊道:“开门。”

司机充耳不闻,认真的开车。

容知茵知道这一切都是季斯坦吩咐的,气呼呼的看向季斯坦,没好气的道:“快让司机停车,我要回家。”

季斯坦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现在就是回家。”

容知茵狐疑的看向前面的路,根本不会回家的路,季斯坦明显是在骗她。

季斯坦补充了一句:“带你回去祖宅,见我爸妈。”

容知茵一听,吓了一跳,连连摇头,她才不要去见季斯坦的父母,不想招惹任何是非。容知茵挣扎的更厉害,拼命的拍打着窗户。

季斯坦不耐烦的大手一挥,揽住容知茵的腰,直接将容知茵禁锢在怀里,容知茵不断地挣扎着,季斯坦身体忽然紧绷起来,并拢的双腿更是紧紧地夹在一起。

他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嗓音里充满了戾气,线条优美的下巴紧紧绷成一条直线,他开口,声音冰冷而压抑:“别动。”

第7章 见到孩子

容知茵也感受到季斯坦身上的变化,脸瞬间涨的通红,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斯坦,无法相信,她只不过是在他腿上扭动了一下而已,竟然会硬起来。

容知茵连忙朝旁边挪去,身体贴着车门,眼睛警惕的看着季斯坦,生怕对方忽然化身为禽兽,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多年前在国外她就切身好好的体会了一把。

一路沉默到季家祖宅大门口,黑色的玄铁大门敞开,私家车一路开往里面,直到大宅门口才停下来。

司机下车给季斯坦打了车门,季斯坦上前拉住容知茵的胳膊,不顾她反抗的将人拉下了车。

容知茵扒着车门不肯走,季斯坦脸色一沉,厉声道:“走不走!”

容知茵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大声说道:“不走!”

季斯坦咬牙切齿的瞪着容知茵,伸出另外一只手,一根一根将容知茵的手指从车门上掰下来,接着用力拖着容知茵往前走。

眼看就要到门口了,容知茵心知今天逃不过,,心中又着实对季斯坦口中那个自己生的孩子好奇,便不再反抗。

季斯坦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好似在奇怪她怎么忽然不挣扎了。

容知茵瞪了季斯坦一点,不耐烦的说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我忽然改变主意了不行吗?”

季斯坦收回目光,也不说话,拉着容知茵走进房间大厅,一进门,就有女佣引着他们去了餐厅,并小声的对季斯坦道:“大少爷,先生、夫人、二少爷和小少爷已经在餐厅等着了。”

季斯坦微微扬了扬下颌,一言不发。

临到餐厅,容知茵有些紧张,虽然不是和季斯坦相爱才来见家长的,可到底是见别人的长辈。

餐厅里,季斯坦的父亲坐在首座,汤许芝和季斯鸣分别坐在季父左右两百年的首座,还有一个年龄很小长的很可人的小朋友坐在汤许芝的旁边。

季斯坦一进餐厅,叫了季父和汤许芝,接着对两人介绍了站在旁边的容知茵。

季父和汤许芝都对容知茵不冷不热,容知茵敏感的察觉到汤许芝对自己的轻蔑和不屑。

叫季斯鸣的青年却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并且彬彬有礼的站起来,对她伸出手:“你好,我叫季斯鸣,你可以叫我斯鸣,我是斯坦的弟弟。”

容知茵和季斯鸣握了一下手,心中对季斯鸣生出很大的好感,并不禁感叹同样是一个爸妈生出来的,怎么季斯鸣就这么温柔体特,而季斯坦冷的就像一个冰块一样。

不过最令容知茵惊讶的是,坐在汤许芝手边那个小小的可爱的小朋友竟然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扑到她身上,抱着她的腰,高兴地喊着:“妈妈,妈妈。”

容知茵错愕的瞪大眼睛,一脸尴尬,一边手足无措的将季小奕从自己身上推开,一边求救的看向季斯坦。

她觉得这家人是不是疯了,季斯坦口口声声说自己给他生了小孩,这个小孩还抱着她不撒手的叫她妈妈。

“回去吃饭。”

季斯坦发了话,季小奕不敢不听,依依不舍的看着容知茵,松开手坐回自己的座位。

季斯坦拉着容知茵上座吃饭,季家是大家族,有很多规矩,饭桌上的一条就是食不言寝不语。

容知茵艰难的吃完了这顿饭,期间‘享受’着季小奕时不时看过来的目光。

好不容易吃完饭,坐在首座的季父看向容知茵,沉声道:“容小姐,按道理说,你为斯坦剩下孩子,就是斯坦的妻子,我们季家的儿媳,只是我们季家一向将就门当户对,没办法让你做我们季家的儿媳,只是小奕一直哭着要妈妈,我们实在没办法,就只能让斯坦将你找回来。”

第8章 你会求我的

“我和你阿姨商量过,同意你居住在季家照顾小奕,直到小奕长大成人,你放心,我们季家不会亏待你的,等你离开后,我们会给你相应的报酬,这些报酬,足够你无忧无虑一辈子。”

容知茵眼皮一跳一跳,就知道季斯坦找自己,并将自己带回季家没什么好事,不过最让她觉得可笑的是,季家非要说自己剩下了孩子,而且还是面前这个差不多五岁大的男孩,并且让自己留在季家照顾孩子。

容知茵看着餐桌上目不转睛看着她的季父、汤许芝还有眼巴巴瞅着她的季小奕,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太可笑了。

容知茵想都没想,直接拒绝:“季先生,很抱歉,我想我不能答应。”

季父从来没被人这么直接的拒绝过,当下脸色一变,眸光冰冷的看着容知茵,厉声道:“容小姐,我这不是同你商量,也不是问你意见,只是通知你而已,而且我们虽然让你在季家照顾小奕,但也不会干涉你任何的私生活,如果你觉得照顾小奕成年时间太长,我们可以缩短到3年。”

容知茵虽然被季父严厉的话和像刀子一样的目光看的脊背发凉,可要她答应此事,容知茵是千万个不愿意。而且她也不是因为私生活或者时间太长的缘故,只是纯粹的不想招惹是非而已。

容知茵咬着下唇,努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恐惧,直直看向季父,咬牙道:“季先生,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同意。”

转弯,容知茵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要往餐厅外走。始终一言不发的季斯坦忽然开口,淡漠的声音中带着威胁:“容知茵,你真的做好决定了?”

容知茵脚步顿了一下,头也没回的点头:“对。”

季斯坦冷笑了一声,冰光冰寒的看着容知茵的背影,一字一句,缓慢的说道:“容知茵,你以后会来求着我照顾小奕的。”

容知茵垂下眼眸,望着光可照人的地板,心中有些不屑,她不会求他,因为她根本没有要求他的事情。

容知茵抬起脚继续往外走,坐在椅子上的季小奕再也坐不住,跳下起来追上容知茵,抱着容知茵的腿不让她走。

“妈妈,你留下来好不好,小奕想要让你照顾。”季小奕仰头看着容知茵,黑白分明的清澈眸子里盛满了晶莹的泪水:“别人总是笑话我说我没妈妈,是野种,妈妈,求求你留下来好不好。”

看着季小奕这个样子,容知茵有一瞬间的心疼,拍了拍季小奕的后背,差点开口就答应下来。然而,理智让她清醒过来,她狠下心来将抱着自己不放的季小奕从身上拉扯下来,转身飞快的走出季家祖宅。

她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生过小孩,如果真的生过,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觉得这一切大概都是借口,小奕不可能是是自己儿子,这一切都是男主用来欺骗的一个手段。

走出季家大宅后,容知茵就有些后悔了,季家大宅建在半山腰上,这里没有公交车,想要坐车就得到山脚。

容知茵一边咬牙咒骂季斯坦这个小气鬼因为这点事情不肯送她下车,一边快步的往山下走。

等回去颜知那里已经晚上快十点了,容知茵洗漱完,正准备上床睡觉,林如陌忽然打电话过来,容知茵脸上瞬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容知茵接通电话,咧嘴高兴地开口:“教授。”

“我明天就回国了。”男人声音温柔,仿佛上等的小提琴,每一次拉弦发生都让人为之沉迷。

容知茵心中一喜,惊讶道:“这么快,那明天什么时候,我去给你接机。”

“好。”林如陌温声将落机时间告诉容知茵。

容知茵谨记在心中,两人又聊了好一会,才挂上电话,因为这通电话,容知茵原本因下午在季家发生的那些事情不太好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挂了电话后,容知茵又打电话给所长请假。

所长已经知道自己的花瓶被打碎的事情,冲着容知茵大吼的教训了一顿,又听容知茵还要请假,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不行。”

试婚成瘾:总裁转正请排队-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季斯垣, 温知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