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战不休,重生之美色惑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赵微凉, 聂擎

蜜战不休,重生之美色惑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赵微凉, 聂擎

第1章 含笑饮砒霜

暗恋是一种自毁。

含笑饮砒霜,终生不敢忘。

不会忘。

也不想忘。

过往的画面在脑海里如走马观花般划过,每一页都是代表着卑微的懦弱。

赵微凉拢了拢被撕破的长裙,凌乱的长发在夜风里飘飞,一双带着余惊和震颤的眸子看着遥远处的灯光。

就算是没有亲眼看到她也清楚的知道今天晚上市内最为豪华顶级的酒店里会是怎样的一番热闹的场景。

大封集团聂家和上官家的联姻,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妙偶天成,再加一个青梅竹马,几乎是在常人眼中天造地设的一对。

在灯光绚丽的顶楼,在上官集团代表是金钱和权势的大厅,那些香衣鬓影的人群,那些言笑虚假的浅笑,那些相互恭维的说辞……

今天的主角是自己这一生最为珍视的男人和另外的一个女人,赵微凉也曾经的幻想过也许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些,是不是也会有可能站在他身边的一天。

淡色的双唇轻轻的翘起微笑的弧度,唇瓣上已经干涸的血迹衬着极为白皙的皮肤更显凄清和悲凉。

赵微凉看着横亘在自己眼前无法跨越的距离,以及现在已经失去资格,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用过争取资格的自己。

她从来不知道就算是自己已经在极力的变得优秀,在他的眼里从头到尾的也不过只是个笑话而已。

从小到大的暗自陪伴,从国内到国外的暗自跟随,从学校到公司里的暗自努力……就是因为所谓的家世,所以自己无论怎么都配不上,就是因为所谓的亲情,所以就算是自己一退再退到最后得到的也不过是利益的出卖……

凉风中夹杂着从海面吹拂而来的水气,带着淡淡的腥气,赵微凉知道快下雨了,但是依然的呆坐在面朝着海面的小阳台,神情已经淡漠的看着自己不可能回去的方向。

像是深陷在无望的沼泽里,越是想要挣脱越是被无望的束缚,不给一点的喘息。

赵微凉酸涩的眼里是一片模糊的世界,她不知道怎么做,从来都不知道在他面前的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是对的。

每一次总是有机会靠近一点的时候就会被现实狠狠的打回原形,当众被扇过巴掌,被泼过酒水,被各种嘲弄,被各种鄙夷……像是那点自己从未公诸于世的想往不可原谅的罪大恶极。

就连唯一的生身父亲最后也亲自的教会了自己要怎样的认清自己的身份。

赵微凉从未感觉过的疲累,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凉意从皮肤丝丝缕缕的侵进身体,汇集在心脏的位置。

看着在海天之际翻滚的黑云,像是要吞天的巨兽一般可怖狰狞,海风呜咽,雨点落下。

赵微凉缩起孱弱纤细的身体,越来越大的雨滴砸落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深深的把自己抱在怀里。

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在寂静无人的深夜,在大雨滂沱的海边,在绝望无依的大雨里,从无声的苦笑,到声嘶力竭的大笑。

像是疯子一样的癫狂,那种像是映入灵魂的不甘散落在只有自己的世界里。

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上强迫的被留下别人的痕迹,再也无法抹去的痕迹,无论多大的雨都无法冲刷的痕迹。

赵微凉很久之前就知道,哭泣对自己而言是最无用、最多余的行为,但是也许自己真的还是很没用。

本来以为已经没有了的眼泪还是流出了眼眶。

像是黑夜里走丢了的孩子,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不知道被淋了多久,雨后的夜晚更加的寂静,风势却越吹越大,四周只有被包围的只有海水拍击石壁的撞击声。

像是已经没有知觉的赵微凉慢慢的站起来,身上穿着的白裙已经湿透的贴合在身上,黑发上也一缕缕的贴合在苍白的脸上。

坐在光滑的阳台上,晃荡着的小腿下面便是波涛汹涌的海面,幽深的蓝黑色像是张开嘴巴的凶兽。

赵微凉抬头看着暗无星辰的天际,双眸里最后一点微亮也惶惶然的消失殆尽。

“这下总干净了”。清幽空灵的声音轻轻的在响起,带着空洞的释然。

又一阵猛烈的海风吹来,白色的身影像是一片白羽的被吹落进无边无涯的大海……

第2章 重生

迎着晨光的手指,修长而白皙,是柔软的象牙白色,高贵又具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晨曦的光芒带着微小的热度,暖色的光影轻缓的附和在圆润的指尖上,可以清晰的看出来这是一双十分年少的手……

赵微凉怔愣的躺在床上已经很久了,盯着自己抬起来的这一双手也很久了。

陌生又熟悉的房间,赵微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最后清醒的印象还只是淹没口鼻的窒息感,但是下一刻睁开眼睛,自己竟然躺很多年前的房间里。

看着镜子里的模样,稚嫩是最为直观的印象,墨黑的长发披散在双肩和深厚,白皙的皮肤永远都是最为引人注目的色彩,漆黑幽静如星子的双眼,挺直的鼻梁下一双淡色的唇瓣。

赵微凉抬手摸上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的自己,拥有着真实的温度和触感……所以说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梦。

自己竟然真的重生回到了十数年前。

‘叩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赵微凉眼中难以掩盖的神色,转身看向没有经过自己同意便从外面推开的门。

“姐姐?……你醒了,我以为你还在赖床呢”,赵蓝蓝看着站在镜子前的赵微凉,杏眼里极快的闪过几分妒忌,明明也不过是一家人,偏偏就是需要别人三催四请的才肯下去,又不是高人一等。

“聂擎哥已经派人过来接我们过去了准备试礼服了,聂擎哥对姐姐真好,还特地的让自己的助理过来……姐姐?你怎么了……”。

赵蓝蓝看着自自己进来就一直看着自己什么话都没有说的赵微凉,对上那双看似平静的眼睛,赵蓝蓝的心头却有一种猛然一紧的感觉,就连脸上正常的表情都有点维持不下去的讪讪的看着站在原地的赵微凉。

“你先出去,我稍后就下去”,赵微凉转回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竟然是聂擎二十岁生日的那天。

这个时候应该是自己搬出聂家一年之后,给聂家当了几十年司机的赵达辉总算是熬出了头,借助着聂家的照拂,生意已经做得有模有样,西装革履的走出去也要让别人叫上两声‘赵总’了。

所以赵总转身就无比风光、正大光明、扬眉吐气的带回来三个人,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和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甚至比自己还要大上两岁。

自己叫了十几年的父亲指着被带到自家的三个陌生人,笑的开怀的为自己介绍。

和赵达辉长相相似的两个孩子,就算是没有人给赵微凉介绍,赵微凉也能一眼看出来这几个人的关系。

赵蓝城拉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赵蓝蓝,李颖笑的温和满足的站在赵达辉的旁边,看起来这才是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而赵微凉瞬间就成了那个多余。

刚开始的李颖还算是安分,赵蓝城那时候就已经跟在赵达辉身后跑生意,而赵蓝蓝也是一副见人先笑三分的乖巧女儿模样。

都说赵夫人温和亲切,赵家少爷勤奋能干,赵家小姐伶俐开朗,赵微凉呢?

没有赵微凉……想起后面这对母女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赵微凉真的不敢保证这张脸在这个时候继续停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不会上去扇几个巴掌。

“姐姐?”,赵蓝蓝尴尬的轻声叫道,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赵微凉却感觉极度的陌生。

赵微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看着还站在自己房间里的赵蓝蓝,委屈的样子又是在做给谁看。

“你先出去吧”,赵微凉最后还是放软了口气,面色坦然的任凭着赵蓝蓝暗暗的打量。

最后也看不出什么的赵蓝蓝暗自撇撇嘴的点头,“姐姐那我们在下面等你……”。

“等一下”,赵微凉看着走到门口的赵蓝蓝开口,“你这是第一次过去聂家,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聂擎不喜欢别人叫他哥哥,尤其是没有见过的陌生人,一会过去你要注意点”。

看着赵蓝蓝瞬间涨红的脸,甚至连表情都懒得掩饰的瞪了赵微凉一眼,轻哼了一声的就往楼下跑去。

赵蓝蓝的那些把戏,无非就是跑到赵达辉那边说三道四,也许上辈子的赵微凉会在意,虽然赵微凉也不是跟在赵达辉身边长大,但是那毕竟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父女之情肯定是有的,但是最后……

以前的赵微凉也许还会顾忌到赵达辉一忍再忍,但是明知道自己的退让换不来任何的转变的时候,忍耐反而就会让人感觉你懦弱好欺,最后的结果只会是变本加厉。

不过这一次赵微凉倒是很想看看那对母女到底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第3章 这才是开始

聂擎的第一个助理是聂夫人亲自挑选出来的,自聂擎小的时候就开始跟在身边了,虽然聂擎是聂家唯一的继承人,但是面对着这位助理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方叔。

过来接赵微凉肯定不会是方叔,而且这两年才跟在聂擎身边的白帆。

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赵微凉把黑发梳理在一起,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换了一件休闲的外套便走了出去。

白帆坐在客厅里,旁边是笑意满满的赵达辉和现在已经学会融进贵妇圈的李颖,赵微凉讨厌这个女人。

赵微凉的长相一点都不像赵达辉,和自己早早去世的母亲有点像,听母亲说自己最像的是自己的外婆。

都是这种清贵白净的皮肤,都是这样执拗倔强的性子。

“微凉小姐”,白帆看着走下来的赵微凉起身,对于这个虽然姓赵却是几乎在聂家长大的孩子,虽然聂家也没有表示出其他的意思,但是方叔既然也自己亲自过来接也说明了这位微凉小姐在聂家还是有点特殊性。

“微凉怎么才下来,让白先生等了好一会,下次可不能这个样了”李颖笑的委婉,说话的口气也像是带着疼爱的嗔怪,但是每一个字却都在说明着赵微凉的不懂事。

要是上一世的赵微凉会怎么做?赵微凉站定看着坐在一边的赵蓝蓝冲着自己笑,上一世的自己肯定会低头道歉,然后息事宁人。

也许每个不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都会有的心理,因为知道没有人会护着自己,所以总是下意识的远离麻烦,就算是最后知道赵蓝蓝平日开口闭口的两声‘姐姐’也不是想借着自己攀上聂家的这颗大树。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按照李阿姨这样说,我可是要给白帆陪个不是?”。

“微凉小姐现在还是喜欢拿小白开玩笑,小姐要是这样方叔还不得拆了我”,白帆后背一凉的说道,就连方叔见面都要叫一声‘小姐’的人,自己可惹不起的。

“微凉怎么这样说话”赵达辉看着李颖瞬间变了的脸色,赵蓝城也不阴不阳的往这边看了一眼。

“这样说不对,那李阿姨可真对不起,我昨天写论文睡得计较晚,你也知道我这几天在等国外的申请结果,说话语气就有点不好了,李阿姨应该不会怪我不懂事吧”。

赵微凉浅笑的看着脸色白兮兮的李颖,这才在赵家站稳一点就迫不及待的想给自己立规矩了。

就算是学规矩,赵微凉的规矩也轮不到她李颖教。

“姐姐你不要这样说,妈妈也是关心姐姐,刚刚还在说着让我跟姐姐学着点,妈妈没有其他的意思”,赵蓝蓝一副委屈求全的样子,上一世也是这样,无论自己做了什么只要对上赵蓝蓝,只要赵蓝蓝这个样子一出现就好像全都是自己的错一样。

“好了,别让小白先生在这里久等了”。

“不碍事的”,白帆连忙的摆手表示自己只想安静的坐着。

赵微凉看着现在对李颖还没有到达言听计从的赵达辉,明明都是相同的一个人为什么前后的反差会那么大,金钱和权势的新引力就真的那么的大吗?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李阿姨为这个家做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在心里,再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学的,智商问题不是想学就能改变的”,赵微凉语气平静的看着这一对一唱一和的母女真的是厌恶至极。

“爸爸,我们先走了”。

白帆跟在赵微凉的身后,赵蓝蓝恨恨的看了赵微凉两眼,最后还是起身的从佣人手里接过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赵蓝城走在最后面,面色也有点不满的看着前面一点都不知道为赵家维护颜面的赵微凉,竟然让外人看了赵家的笑话。

只是怎么不想一下,赵家的颜面又凭什么让赵微凉一个人来支撑,其他人也不是死的。

白帆拉开了车门,赵微凉先坐了进去,赵蓝蓝回头看了赵蓝城一眼,还是跟着赵微凉坐上了同一辆车子。

现在的还不到宴会开始的时间,她们要先去试礼服,然后才会到达聂家参加聂擎二十岁的生日宴会。

“姐姐你生气了吗?早上我不是故意吵到你的”,赵蓝蓝轻咬了下下唇,看着神情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赵微凉,心里一时也没有什么底,以往的赵微凉哪里用得着自己这般揣测心思的百般试探,只要自己的语气软一些,赵微凉根本就不会得寸进尺的计较。

要不是今天是要去聂家参加宴会,自己也用不着现在这么放低姿态的讨好。

“姐姐……”。

“我没有生气,下次不经我的允许最好不要直接走进我的房间,我不喜欢”。赵微凉看着窗外经过的风景,还是一成不变的钢筋混凝土楼群,还是一样的满路跑的铁皮箱车子,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各自匆匆而过的人群。

这是一个繁华的城市,异常的繁华的城市。

出人头地是每一个正常人对于自己的期望,只不过有的人可能在实现的过程中就完全的改变了本质。

赵微凉和赵蓝蓝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冲突,就算是赵达辉也会更疼爱赵蓝蓝一些,对于现在的赵微凉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不过要是赵蓝蓝再以为从自己身上还能获得一些其他的东西,赵微凉绝对会给赵蓝蓝一个至少深刻的回答。

“今天会过来不少人,不要冒失的得罪人”,赵微凉像是没有感觉到赵蓝蓝气氛的情绪,这点就受不了了?果然大家还都是小孩子呢。

“别忘了我早上的话,聂擎不喜欢别人叫他哥哥,你可以表现的礼貌,但不要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第4章 聂家

聂家的三代朝上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是怎么发家的了,聂擎这一辈,虽然父亲又兄弟三人,但是却只有聂擎一个孩子。

聂擎父亲是老三,接管的是家族的生意,聂擎的大伯是个军人,早前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很久以前就退下来安心休养,并没有结婚,聂擎的二伯是个满世界跑的艺术家,至于取得了哪些成就,赵微凉却没有听说过。

聂擎的母亲是书香门第,从爷爷的爷爷那辈起就是读书人,据说还曾经有一位是开国功臣,当然现在不兴说这个,但是作为聂家唯一的一个女主人,聂夫人绝对能当得起雍容典雅,大气当和这几个字。

那一身的气韵真的不是小家里能养出来的,清贵而疏离又不会让人感觉到蔑视。

赵微凉小时候见过聂夫人几次,那时候母亲还没有去世,聂夫人最喜欢母亲的插花只要在聂家便时常的过来看。

聂擎是聂夫人亲自养大的,自小就是出其的俊美,就是连聂夫人本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生出了一个‘艳压群芳’的儿子,虽然有点无奈,但是落在聂擎身上的眼神却是带着无尽的慈爱。

虽然赵微凉是在聂家长大,但是和聂擎相处的时间却不是像别人想象中的那么多,应该说赵微凉在聂家停留的时间要比这个年纪的聂擎还要久。

聂夫人不喜欢聂家的光环给自己的儿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经常带着年幼的聂擎外出,以至于当聂擎十八岁成年的时候,聂家的儿子才第一次正式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带着满室的惊艳,赵微凉想起聂擎第一次皱眉的时候,就是别人一直盯着他看。

聂擎的性子像极了聂夫人,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的不同,聂擎的长相太过精致,像是那种只能摆放在橱窗里的瞻仰的奢侈品,没有人能有资格独自的拥有,那种已经出离了性别的俊美,就连赵微凉都心存着自卑。

但是天性凉薄像是聂家人的共性,就算是加上上一世赵微凉都始终看不透聂擎到底在想些什么,自己能做的就只有拼命的追随,最后也真的把命都给拼进去了。

“微凉小姐……微凉小姐……”。

“嗯?”,赵微凉回过神,看着镜子里面已经做好发型的自己。

黑色的长发做了大卷,一半披散在身后一半做了娇俏的发式盘在脑后,露出一双充满着灵性的双眼,涂了淡粉色唇彩的双唇微抿。

“微凉小姐感觉怎么样”,站在后面的形象设计师是个看起来年轻的男子,但是能在这里做形象设计师的可没有年轻人。

“麻烦你,把头发全部挽起来就好”。赵微凉知道聂擎不喜欢拖沓的女孩子,无论是装扮上还是性格上。

设计师笑了一下便动手拆掉这个并不复杂的发型,饱满的丸子头是比较常见的发型,但是由出名的发型师梳理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干净利落又不会感觉到别捏,再加上那一枚别在发间的水晶发夹,简单优雅又不失朝气。

“很好看,我很喜欢,谢谢”,赵微凉起身离开。

赵蓝城在外面的位置上坐着,赵蓝蓝还没有出来,剩下的还有挑选礼服,只要换上就差不多了,按照赵蓝蓝的性子应该会打扮很久,赵微凉可没有等人的打算。

“你去哪里”,赵蓝城皱眉的看着越过自己走向,门口方向的赵微凉。

“会准时回来”,赵微凉丢下一句话就推开门离开了。

这是一座高达三十多层的综合性商场,聂家在本市重要的几大商场之一。

赵微凉坐在幽静的咖啡馆里,靠窗的位置,附近拜访的盆景成为良好的遮挡。

微苦的滋味在舌尖散开,赵微凉眯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瓷白的皮肤上投下一片的阴影,看着外面明媚的光线,蔚蓝的天空上被风吹佛而過的白云。

短短的一生,最美好的年纪里全部的都献给了唯一的人。

聂擎。

只要想起这三个字心头都会划过阵阵的苦涩,这个人充斥了自己整个的生命,想的全部是他,念得全部是他,自己早就已经卑微到尘埃里,但是最后都没有开出一朵花。

赵微凉想也许就是贪慕着不属于自己的惊艳,所以最后的自己才会有那么多的绝望,那么多至死都挣脱不开的绝望。

“姐姐你回来了”,赵微凉刚推开门进来,果然打扮的像个花蝴蝶一样的赵蓝蓝就已经迎了上来。

赵蓝城没有什么其他多余的装饰,不过是头发简单的打理了一下,换了一套能匹配上场合的西装。

赵微凉看了一眼穿着淡粉色裸肩礼服的赵蓝蓝,腰间镶嵌着层层叠叠的水晶珠子,在特定灯光的招摇下保证的光芒四射,而且几乎像是被换了一个人的妆容,赵微凉不语的收回视线。

该提醒的自己已经提醒了,至于其他的赵蓝城这个大哥都没有说什么,自己也要把人带过去就行了,至于后面的事,赵蓝蓝真的有本事那自己也无话可说。

第5章 宴会开场

礼服基本上都是贴身选的,所以为了不失礼,这一天基本上都会减少饮食。

白帆换了一辆加长的车子,赵蓝蓝看着渐渐进入的聂家,眼睛亮亮的看着外面映射着灯光的喷泉。

坐着车子又等了好久,才到达举办宴会的大厅。

聂擎二十岁的生日其实还有两天,不过今天的来人大部分都是同龄人,没有那些边角关系的叔叔伯伯,或者是款七八糟的生意合作伙伴。

就连聂先生和捏夫人都没有出席,把所有的主动权交给了聂擎自己。

“聂家真的好大”赵蓝蓝有点被惊住的说道,不过对上赵蓝城视线还是及时回过神来跟上前面的赵微凉。

“少说话“,赵微凉目视前方的往里面,这个自己已经很久不曾踏足过的地方,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自己就成了聂家明令禁止往来的人。

那时候的自己就站在聂家的大门前,站了很久很久,但是自己再也没有进来过,也再也没有见过聂擎,赵微凉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样狼狈的一面就成为了自己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赵微凉这一次没有挑选白色的礼服,虽然她穿白色的衣服真的很好看,但是因为这件事情上官玉没有少嘲讽过她……

赵微凉走进宴会大厅的时候微微的笑起,就是这样华丽璀璨的灯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那个海边别墅的灯光想来都是苍白幽静的让人害怕。

赵家是哪家,今天出席这个宴会的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是知道的,赵达辉就算是现在走在外面也有不少人献媚的叫着‘赵总’,但是这个男人几年前也不过是聂先生用的比较熟悉的一个司机。

仅此而已。

或者按照上官玉的话来说,赵微凉你不过是聂家一个下人的女儿,这种等级放在古代连通房丫头的等级都比不上。

上官家也是金字塔顶的世家了,各个领域里都能找到几个能人,算是枝叶繁盛的大家族了,听说每逢清明回到本家祭拜的人都能分批排出去好几天。

这一辈的上官家有两位掌上明珠,还有一个晚年才出现的上官少爷,据说娇惯成性。

上官婉赵微凉其实没有讲过几次,而且都是在聂家的时候讲过的,比聂擎小了一岁,一举一动都同透露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娴雅端庄,温婉可人,很多人都说聂家的主母就应该是这样的。

最后聂家的主母还真的变成了这样的。

上官玉是上官家的小女儿,又有一位对自己的女儿疼爱有加的上官夫人,和上官玉做了两年同学的赵微凉几乎每天都要听到从不重样的讽刺。

无论出身、相貌、或者是聂擎和上官婉的每一次出双入对……

自己也就这样的忍了两年,现在回想倒也真的有点佩服自己,竟然这样也忍下了。

赵微凉三人的走进来,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赵蓝蓝有点欣喜又有点胆怯的看着这里的人群。

眼睛里露出越来越亮的光彩。

赵蓝城没过多久就自行的找到了可以说上两句话的小圈子,赵蓝蓝一直跟在赵微凉的身后,站在不起眼的角落,时不时的往前面看去。

“姐姐我们不过去吗?”,赵蓝蓝有点急切的问道,这里的人太多,前面的人自己都看不太清,更不要说聂家很少露面的聂擎了。

“聂……我是说聂少爷生日,姐姐不用过去吗?”,赵蓝蓝看着赵微凉站在灯光下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由得就有种想转移视线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赵微凉给自己的感觉真的是越来越陌生了。

“今天人很多,他顾及不过来”,赵微凉说着但是视线也不自禁的往前看去,人影重重叠叠她根本就看不到那个站在最前面的人,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和他的距离真的太过遥远。

还是以前的自己真的没有看清现实。

还在陆陆续续的来人,赵微凉已经站到了很偏远的地方,几乎是不刻意根本就看不到的位置,赵蓝蓝愤愤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礼服,满眼不服气的看着刚刚故意撞了自己一下的女孩。

赵微凉冷眼看着不语,既然没有那个高调的资本,穿了不属于自己的礼服,自然会有闲不住的人看不过眼。

“赵微凉你怎么躲在这里,我都要以为你今天没过来了,我早就说过聂家的宴会你怎么会不来……”。

赵微凉看着真的每一次都不会‘忽视’自己的上官玉,说来也真的是好笑,赵微凉仔细想过自己真的没有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小姐,这真的要算是天生的看着不顺眼了。

“这个化得跟鬼一样的丫头又是谁,这样一身的打扮,真的是从大门进来的吗?”上官玉长相属于那种甜美的女孩,不过微微上挑的眼尾还是暴露了那种趾高气昂的小姐脾性。

“你……你说谁”,赵蓝蓝羞愧不已的看着打扮精巧的上官玉,只是一件简简单单的礼服,已经跟着李颖身后看过不少名牌的赵蓝蓝也知道,这样的衣服就算是赵家再过几年也不可能给自己买的。

“真的好笑,还能说谁,当然是说你”。上官玉身边还跟着两个穿着不俗的同伴,赵蓝蓝在家里也是个被疼爱着长大的女孩,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眼睛当时就红了,但又害怕眼泪弄花了自己的妆,只好死死的忍着。

“看什么,你敢这样出来还不许人家说两句了……”。

“上官玉这里不是上官家”,赵微凉开了口,看着已经快哭出来的赵蓝蓝,这次还真的是受了自己的‘特殊’才遭到了上官玉这样的待遇。

上官玉看着开了口的赵微凉,更是来劲的看过来,“自然知道这是聂叔叔的家里,难不成我还能你这个以前寄居过这里的人来提醒”。

“知道你不需要我提醒,我站在哪里也不需要和你报备,我参加宴会也不需要你的允许”。

“几天不见你倒是硬气了不少”,上官玉挑眉的看着赵微凉,“还以为你能装多久,真的以为国外的申请通过了你就真的能达成心愿了,真的是痴人说梦,就算是没有人跟你说,你也能看清自己的身份吧”。

“一个下人生的女儿聂伯母心善可怜你,收留你一个无家可归的,你还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我要是你,真的没有脸盯着聂家的一切,走进这个大门”。

四周已经有意无意的聚集了一拨人,看热闹可不是个累人的活。

“这是你的心态问题,我要是你也不是在别人家的宴会上以一个客人的身份来打扰其他的客人”。赵微凉看着眼前的上官玉,这个人果真还是一样的令人讨厌至极,极致的讨厌。

“客人?这个身份你也配?……”。

“小玉,不要无礼”,也许是这边的聚集有点显眼了,一声轻柔的声音飘过来打断了上官玉尖利的叫声。

赵微凉了然的转眼。

第6章 上官婉

上官婉一身淡蓝色的搭肩礼服,及膝的长度,腰间搭了一条深蓝色的腰带,肩膀的位置上镶嵌着光彩熠熠的水钻。

长发挽起盘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明丽的五官带着浅淡的笑容,就是身上那一分恬静的气度也让周围的同龄人要高看几分。

“怎么到哪里都是这样喜欢胡闹,下次看妈妈还会不会让你出来”,嘴里说着斥责的话,但是语气却没有一丁点的责怪的意思,视线从赵微凉的身上一撇而過的清淡,是比上官玉更为直白的无视。

赵微凉反倒也翘起了嘴角,这两位上官家的小姐不愧是姐妹,骨子里带的东西都是一样,只不过另一个更懂得遮掩一些。

“姐,我没有胡闹,赵微凉是同学,虽然今天过来我看她一个人呆在这边显得无聊才主动过来和她说话的,不过都是玩笑话,赵微凉不会在意的”。

上官玉挽上上官婉的手臂,语气娇嗔的说道,“赵微凉你说,不应该不会在意的吧”。

赵微凉看着上官玉看着自己得意的挑起的嘴角,又看了一眼视线落在上官玉身上的上官婉,这对姐妹还真的是吃饱了撑着了。

“我要是在意,你就可以离我远点,不过来烦我吗?”,赵微凉淡色的双唇轻启,看着上官玉变了的脸色,以及周围一群等着看好戏的客人。

“你……”,上官婉拉住气氛的上官玉,转头看着眼前的赵微凉。

这个人上官婉是有印象的,算是在聂家长大,也是这些年最能接触到聂擎的人,就算是上官婉心里有着重重的不屑,但是这个人缠住的是聂擎,所以就算是知道上官玉做的一切,上官婉也不会说什么。

而且这样一个懦弱卑怯的女孩,连在聂擎面前抬头的资格都没有。

上官家和聂家交好这么多年,现在聂擎也已经快要到了挑选妻子的时候,母亲要自己多到聂家走动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而且聂夫人也表现出亲近的意味,在很多人的眼中上官婉已经差不多是聂家未来的媳妇了,现在缺少的不过是一个名正言顺的生命而已。

但是这个赵微凉的存在,始终是上官婉心头的一根刺,虽然微小却有时候总能让自己十分的不舒服。

就像是现在出现在聂家的宴会上。

“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哪位,以前都没有见过”。

“她哪里有什么资本,不过是想趁着以前的旧情,过来想攀上几个人罢了”,上官玉狠狠的看着赵微凉,竟然敢在这里让自己下不来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也敢在这里跟自己作对。

“我在这里奉劝你一句,不该想的人,你最好想都别想”。

上官家的两位小姐,今天过来参见宴会的人没有几个是不认识的,不过看着穿着一袭紫色裸臂盘扣礼服的女孩,看样子应该也不过十几岁,被一群人围着脸上丝毫也没有露出怯意,反而眼带蔑视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大哥,你别拉着我,让我过去看看啊”,凤羽看着拉着自己手臂的大哥,有点不满的挣了挣,“大哥,好大哥,我保证不会搀和,我就看看”。

“不行”,凤冠回头看着往这边走过来的聂擎和韩付,还是面无表情的拉着到哪里都不安分的凤羽。

“好啦好啦,聂擎和流氓两个人都过了,我们也过去看一眼,你在旁边看着呢,我保证不乱来”。

凤羽讨好的看着自家不说话的大哥,乐呵呵的拉着人也跟了上去。

赵微凉看着上官玉微抬的下巴没有说话,赵蓝蓝看着周围看着自己笑话的人,恨不得立刻的消失,本以为跟着赵微凉过来还可以见到聂家的少爷,没想到自己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已经丢尽了脸面。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心思,开始心虚了……”。

“小玉,她毕竟是聂家请来的客人,就算是同学间的玩笑也要适可而止”。

“发生了什么事”,上官婉的话音刚落,围在一起的人就分开了一条路,穿着白色西装的聂擎走过来,俊美的脸上看不出的表情。

赵微凉看着走过来的聂擎,二十岁的聂擎,长身玉立,五官精致清贵,像是一个移动的发光点,就算是不言不语也能吸引着所有的视线。

“聂擎,你怎么过来了,是我们惊扰到你了吗?”,上官婉轻笑的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聂擎,温婉的脸上还带上了些许的俏皮的问道。

“没有”,聂擎也笑着看着周围的人,“说起来今天还是自己第一次给自己举办了一个这么大的生日宴会,还在担心自己照顾不周”。

“哪里有,聂擎哥哥的宴会很棒”,上官玉也笑着和上官婉站在一起。

赵微凉看着聂擎,好像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是谦和有度,彬彬有礼,不得罪人也不亲近人,虽然都是同处于相同的空间,但是他总能给自己划出一道结界,和所有的人分离。

第7章 朋友未满

“一点都不好玩”,凤羽伸出个小脑袋,看着笑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一群人,无趣的摇摇头。

“那怎么好玩,看她们一起掐起来?又不是爷们还能给你打几个把式看看热闹”,韩付后退一步的站在凤冠的旁边,看着聂擎说了两句话周围的人都笑得花枝乱颤之类的。

唉,这样一群一群的美女,一起看过去还挺吓人的,个个的红唇烈焰的倒像是吸血鬼一样的。

韩家从政,生出来的儿子一心一意的扑在从军上,恨不得生在战火年间为亲爱的祖国抛头颅洒热血,韩家老爷子一大把年纪才生出来的儿子怎么可能真的放到前线上,任由韩付当了几年兵,练了一身腱子肉的回家。

韩付回家之后天天精力充沛的恨不得去移山,韩老爷子不放心就把人直接扔到表亲的凤家了,结果凤家当了个中介,凤冠也耐不住韩付每天的欠抽样,转身就把韩付卖给了聂擎,现在跟在聂擎的后面天天咕咕叨叨的不知道两个人在捣鼓些什么。

凤冠也懒得管,或者说除了自己的亲生妹妹,他谁都懒得管,只要韩付不弄出生命危险……弄出来了他想管也管不了。

聂擎自小没有固定的玩伴,能亲近的人几乎没有,回到聂家两年就凑足了三人行,至于其他的事情,聂擎不开口,聂家至今为止没有能左右他的人。

聂擎过来这么一说,大家笑笑,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官婉善解人意的拉着上官玉走到了另外一边,聂擎从托盘上拿过两杯果汁递给赵微凉和赵蓝蓝。

“谢……谢谢”,赵蓝蓝回过神来,脸色红红的连忙接过聂擎递过来的果汁。

“谢谢你们过来参加我的宴会,微凉恭喜你被BU大学录取”。

在这个年龄段几乎没有人能抵挡的了聂擎的笑容,那微微弯起的眼睛,像是天边最为皎洁的弯月,只能瞻仰不能亵渎。

对每一个人几乎都相同的态度,像是没有任何的歧视,在聂擎的世界里只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朋友,一种是路人。

没有成为朋友之前都是路人,无论什么样的家世也无论什么样的身份……

就算是认识了十几年,赵微凉还是站在朋友圈以外的路人,就算是自己所做的事情聂擎都看在眼里。

赵微凉没有要求聂擎感动,聂擎也同样的没有要求赵微凉这样的辛苦,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执守。

就像是聂擎之于赵微凉的含义。

我一直站在那里,只等着你回头的一眼,但是你可能不想回头,也可能是没必要回头。

BU大学是世界性知名的大学,为了这次的申请赵微凉准备了两年的时间,只是因为聂擎十八岁那一年说过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就会接触到国外的公司。

上一世的赵微凉如愿的跟着聂擎去了国外,就算是一个始终在学校,而一个不怎么在学校,就算是不见面,但是赵微凉只要想到能和他同处于共同的一片天空下也是美好的吧。

年少的心总是那么的一厢情愿,但是知道自己是一厢情愿还死不悔改。

赵微凉有时候也在想自己的上上辈子肯定是欠了聂擎很多钱没还就死了。

“怎么了?”,聂擎微微低头看着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的赵微凉,“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没有,没有不舒服,只是很开心”,很开心还能见到你,很开心还能离你这么近,很开心还能和你说话,很开心很多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今天就好好玩”聂擎也轻笑了一下,“我先失陪了”。

赵微凉看着聂擎走出自己的视线,被很多人拥在最前面离开。

至于今天这样的宴会发请柬给自己到底是真的看重从小到大的情分,还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身份。

赵微凉还记得上辈子就有过一个知名的经济主持人这样的评价过聂擎“这个男人拥有常人难以驾驭的俊美,但就像是披着华丽人皮的撒旦,像是精密完美的结合,但是扒掉这层外衣你却发现这是个没有心的人”。

从来没有奢望聂擎会承认过自己什么东西,是自己心甘情愿的付出,所以赵微凉很久很久之前就知道付出和收获永远都不是成正比的。

赵微凉回去的很早,赵蓝蓝虽然有点不甘心,但还是跟着一起走了。

上官婉看着在众人面前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和清贵的男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值得自己去花费心思。

虽然凤家和韩家的影响也不容小觑,但是凤冠除了对待自己的亲妹妹极好之外,对任何人都是一副面案的样子,上官婉可不需要一个妹控的丈夫,而韩家那个儿子简直就是个流氓头子,几乎找不到任何共同的语言。

自己看重的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上官婉看着脸上挂着笑意态度温和而有礼的聂擎,自己以后的丈夫就应该是万人瞩目的。

第8章 赵蓝蓝的心思

回家的时候赵微凉一个人坐在前面的车子里,还是由着白帆开着车子送回家。

“微凉小姐还好吗?”,白帆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面面色淡淡的赵微凉,“恭喜微凉小姐通过申请,听方叔说能通过世界明府大学的考核,微凉小姐真的很优秀。”

“谢谢”,赵微凉轻轻的笑起来,申请通过是自己努力了两年多的结果,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努力,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有时候都在想聂擎上上辈子也许就是千年修炼的狐狸精,结果自己看到的第一眼就被他控制了三魂七魄,真的是飞蛾扑火啊。

白帆看着不想多言的赵微凉也识趣的闭上嘴,安安稳稳的把人送到家。

赵达辉和李颖都在客厅里坐着等着,这边也算是中高档的小区,刚搬过来不久的房子,三室两厅还带了个阁楼。

赵微凉在这母子三人没过来的时候就一直住在阁楼上,清净视野也好,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不过本来也没有怎么打的房子里一下子多了三个人,赵达辉和李颖一间房,剩下的两间房本来赵蓝蓝和赵蓝城一人一间。

这种打算应该是赵达辉早就想好的,早就打算了把这三个人接回来。

但是这种安排没有维持多久就出现的了分歧,赵蓝蓝看中了赵微凉的小阁楼,小巧精致而且里面的家居全部都是按照女孩家那种喜好来的。

那是赵微凉为数不多的坚持不让步,好在那时候赵达辉对赵微凉还有点亏欠的感觉,最后给赵蓝蓝买了不少的衣服和首饰才安慰了那颗没事找事的少女心。

“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赵蓝蓝笑嘻嘻的走进来,坐在赵达辉和李颖的中间,“聂家真的好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喷泉表演……”。

“好了好了”,赵达辉毕竟是在聂家工作了很久,眼界还是有点的,赵蓝城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赵微凉也在另外一边做了下来。

“姐姐真的认识好多人,姐姐下一次还可以带我去玩吗?”。赵蓝蓝瞪着一双不小的杏眼看过来,充满着期待的眼神看着赵微凉。

李颖也笑着看着赵微凉,只要能让自己的女儿接触到那个层次的人,李颖相信自己的女儿肯定会比赵微凉强上不少……也许……

想到那种可能就连李颖也忍不住的心跳加快了一点,顺带着看着赵微凉也顺眼了一点,自己就算是在多忍上一段时间也没有大不了。

“你姐姐对你这么好,以后肯定会带你去的”。

“抱歉,我不能带她去了”,赵微凉看着这对母女就忍不住的恶心。

赵蓝蓝的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立刻就变得可怜兮兮的看向赵达辉,“爸爸,我肯定不会给姐姐添麻烦的,今天过去还见到了聂少爷,他还给我拿了一杯果汁,爸爸我真的很想多认识一些人”。

“见到了聂少爷?”,赵达辉重复的问了一句,看着赵蓝蓝急切的点头,做爸爸的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想些什么,但是自己的生意做到这里也差不多就上不去了,自己的学问没有多少,想往上发展就需要其他的关系了,要是……

赵达辉不是没有打过聂家的注意,自己的大女儿在聂家长大的,和聂家唯一的继承人是青梅竹马,但是自己观望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出来一点聂家少爷对微凉有什么特殊,自己大女儿的那个性子自己也是知道的,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讨喜,如果换成自己的这个伶俐的小女儿……

就算是攀不上聂家的这棵大树,就算是其他的也行啊。

“微凉,你妹妹刚过来这边也确实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你也知道她有多在乎你这个姐姐,带她认识两个朋友也好”。

在乎自己这个姐姐?有多在乎自己当然知道,恨不得自己身败名裂的在乎,自己当然无比清晰的知道。

“我的申请已经通过,已经被BU大学录取,接下来的时间我要准备去学校报道,不会有时间带她出去玩”,赵微凉看着赵达辉说不清的心情,明明都是相同的父女,赵微凉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受到的待遇会差别那么大。

“这样啊”赵达辉这下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虽然知道这个女儿学习一直不错,但是在赵达辉的眼里,女儿始终是要嫁到别人家的,学的再好也变成自家的东西,所以对于赵微凉申请国外的学校,赵达辉知道那是个不错的学校,但是真的没有想过赵微凉真的能通过。

赵微凉看着赵达辉听到自己被录取的消息脸上没有一丝的高兴,就连李颖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的不甘,倒是赵蓝城听到这个消息看了赵微凉一眼,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是那所大学代表着什么。

就算是外人也知道说句祝贺的话,但是看看这所谓的家人……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上去了”赵微凉起身,没有理会任何人的上楼。

这个家也许早就没了自己的位置,从母亲去世的那一刻就没了。

蜜战不休,重生之美色惑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赵微凉, 聂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986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