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总裁强宠小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墨紫苑, 慕逸凡

情有独钟:总裁强宠小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墨紫苑, 慕逸凡

第1章 屈辱的一夜(一)

“热……好热!”

昏暗的房间,柔软的大床上,一抹人影,磨蹭着冰凉的丝质床单,却依旧磨灭不掉身体里的热度,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蹙眉,像是克制不住的,小手不由自主的解开衬衣的扣子,想要以此缓解身体里的燥热。

她到底是怎么了?尽管昏昏沉沉的,却依旧知道自己此刻很不对劲。

这里是哪儿?还有这股喷薄欲出的欲念又是怎么回事?身体里的火,不断的灼烧着她的意志,努力保持着清醒,但她清楚自己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勉强的抬起手臂,狠狠的在手腕上咬了一口,直到嘴里充斥着血腥味,才松开口,换来片刻的清醒——

果汁,刚才,她只是喝了几口果汁,其他的……想要再去想,意识已经再次渐渐模糊,素手紧紧的揪着身下的床单,不想那羞人的声音从自己嘴里溢出。

恍惚间,听到推门的声音,凭着直觉,她知道有人进来了,那股骇人的压迫感慢慢的在接近。

她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也知道这样的自己无力反抗,却依然不甘心,猛地伸出手探向床边,碰到的却是一抹冰凉,像是她最后的慰藉一般,把脸颊贴了上去。

黑暗中,慕逸凡站在床边,俯视床上的女人,虽然看不清她的神情,却也感受的到她身上不同寻常的热气,如墨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深思。

刚才她说了什么?想把自己献给他?记忆中一直温婉良善,老妈口中温柔大方的名门闺秀墨紫苑,他正式交往的对象,居然对他说出那样的话?而且,还有胆量给他下药,现在居然连她自己都……有意思。

不过,撇撇嘴,可惜啊,就算床上这个女人,是他名正言顺可以去得到的,换做是以往,这样的桃色诱惑,或许他还会接受,何况对象还是他交往的对象,老妈满意的女人,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反而不想去碰他了。

转身,欲走,不防被人握住了手掌,明明是滚烫的肌肤,手心却是冰凉一片,奇异的触感,让慕逸凡停下了脚步。

嗤笑一声,慕逸凡慢慢弯下腰,就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像是不屑,又像是无动于衷!

直到,女人的手攀上他的手臂,像是恨不得整个人融化在他怀里时,慕逸凡才有所反应,打手扯着她的手臂,想要甩开她,却不想被她缠的更紧,细弱的手臂直接挽上他的颈项。

慕逸凡被她这要命的举动弄的浑身一僵,浴火在酒和药的催化下,几乎是立刻,成燎原之势。他向来都不是个会亏待委屈自己的男人,只是不喜欢麻烦罢了,既然现在墨紫苑主动送上门来的,那他,就陪她玩一玩!

“墨紫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我的床?”这就是所谓的大家闺秀?骨子里也不过是淫荡的女人罢了。

墨紫苑?已然意识不清的墨梓卿,在迷乱中还是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却又像是抓不住一样,意识散乱。

或许是感受到慕逸凡的不屑和过于迫人的气势,虽然他身上冰凉的温度可以让她暂时缓解燥热,却还是想要后退。

慕逸凡可不知道墨梓卿在想什么,察觉到她的后撤,也不过是以为在耍手段,欲迎还拒而已,哼笑一声,大手一收,一紧,墨梓卿整个人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

“呵呵,都到了现在了,还玩什么欲迎还拒?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对于身下女人的反抗,慕逸凡不以为意,对于她的手段,却有些不悦。

不是她说想把自己献给他吗?那么此刻又何必装什么贞洁烈女?

一字一句见的轻视和羞辱,都让墨梓卿羞愧欲死,想要狠狠的甩他一耳光,可是,因为药物发作,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伸出手,却软绵绵的落在了慕逸凡因为衬衣纽扣松动而半敞的胸膛上,在慕逸凡的眼里,根本就是在勾引他。

虽然心里不愿,可是身体却早已经背叛自己,明明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

第2章 屈辱的一夜(二)

夜,愈加的深了。

喧腾了一天的城市也渐渐沉寂下来,只有不知疲倦霓虹灯还依然闪烁着,静谧,只是城市夜晚的外衣,在那层层的钢筋水泥后面,谁也不知道究竟在发生着什么,或者,有什么将要发生。

只有调皮的晚风四处追逐,偷偷掀起窗帘的一角,窥得一室绮丽。

层层的白色纱帘,被窗外淘气的夜风,轻轻巧巧的吹起,若隐若现之间,让天上的明月窥得一室春.光无限……

阳光热情的透过纯白的纱帘,固执的想要唤醒大床上的两个人,一缕缕的光线,调皮的在白瓷一样的肌肤上舞动。

忽然,薄被下的人动了动,墨色的发,显得凌乱,细碎的黑发隐隐遮盖着饱满光洁的额头,长长的睫毛在深深的眼窝下投射出一片阴影,刀刻斧凿一样挺直的鼻梁,绯色艳绝的薄唇,那唇,线条优美,色泽润泽,就像是三月枝头刚刚绽放的樱花,美不胜收!轻浅的声响就是从那张会让人不由自主咽口水的薄唇里发出的。

抬起手臂,遮挡着眼睛,阻挡阳光过于热情的亲吻,微微侧头,缓缓的睁开眼睛,墨色的眸子,犹如夜空悬挂的魅月,透着幽幽的冰冷寒意。

这个女人,够大胆!

扭头,看着大床的另一边,那个背对着他,兀自睡的香甜的女人,慕逸凡那双如墨点就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冷意,却有瞬间消失不见,像是刚才只是错觉一般,一下子又恢复向来那个温润如玉的模样。

毫不避讳的掀背下床,古铜色的肤色,完美的八块腹肌,裸着身体步入浴室,很快,浴室就传出哗哗的水流声,磨砂的玻璃上,影影绰绰的。

大床上的小人儿,却疲倦的没有一丝反应,兀自沉睡不醒。

像是在在梦中依旧经受着什么痛苦一样,微微红肿的唇角紧紧的抿着,黑色的长发,凌乱的遮盖着墨梓卿那张小巧的脸蛋,紧闭的双眼,卷翘的睫毛,小巧挺直的鼻梁,蜷成小小一团的人。

蓦地,浴室的水声骤然间停止了,男人随意的在腰间裹着条浴巾,径直走出浴室,一手胡乱的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俊逸出尘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神色。

墨色的眸子再一次移到床上的那小小的一团处,绯色的唇挂上意味不明的笑意,透漏着丝丝的邪气。

第3章 阴差阳错?是阴谋!

都说墨家的大小姐墨紫苑是上流社会中,最为难得的淑女,大家闺秀,温婉良善,是众多富家子弟争相求娶的对象,现在看来,除了外界知道的那些,在床上,也是个放得开,玩得起的女人。

只不过,蹙眉,慕逸凡想起昨天晚上,墨紫苑生疏青涩的举动,难不成她是……

随即掀了掀唇角,就算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又如何?光是看她对他下药,甚至对自己都下药的举动,已经让他生不出好感了。

一直以来的交往,他对墨紫苑的认知,左不过就像是外界传言的那样罢了,可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昨天晚上那么一出戏。

不过……算了,不管如何,墨紫苑和他在床上听契合的,背景嘛,也还用的上,老妈又喜欢,或许,定下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侧首,看着散乱一地的衣服,自嘲似得开口:“昨天还挺急。”扔下毛巾,捞起地上散乱的衣服,一件件穿戴好,见床上的女人依旧动也不动的,眉头微皱,随即从一旁的拿出纸笔,笔走龙蛇的写了一行字,随即起身走人。

没有一丝的留恋!

日头西移,日正当空,薄被下的一团,才慢慢的动了动,接着一声清脆的痛呼:“唔,痛,痛,痛!”

整个人埋进被子里的墨梓卿拱啊拱的,终于从被子里露出头来,长长的黑发整个遮挡着小脸,眼睛依旧紧闭。才想要抬手拨开头发,却没有想到手臂没有抬起来,就酸痛的让她一下子清醒了。

清醒的后的人儿却不敢睁开眼睛,反而再一次扯着被子把自己整个都包裹起来,昨夜的狂乱在第一时间浮现在脑子里。让她羞愧,悔恨到无地自容。

就这样,自己轻易的就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给稀里糊涂的交了出去吗?不,墨梓卿不认为是自己交出去的,她不是自愿的,虽然她……没有反抗,但是,连那个男人是谁,长什么模样都不清楚,就这样,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轻易的被掠夺了。

此刻,已经清醒的墨梓卿,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昨夜的失常是因为什么,只是,她不明白的是,到底是谁在陷害她?这次回来,只有死党和墨家的人知道,而且,她常年在国外,根本不可能是得罪人,所以,还是认识的人在害她吗?

想起昨夜的那杯果汁,墨梓卿知道是果汁的原因,但是,会是谁呢?拥着被子坐起身,视线转到一旁的矮几上,看到了一张纸条。

蹙眉,想了想,拖着被子下床,只是,双脚才碰到地面,身体就一软,如果不是她立刻扶着一旁的柜子,肯定会跌倒在地。

没有一丝的力气,咬着下唇,稳了稳身形,才慢慢的,像是老妪一般佝偻着酸痛的身体,走了过去,拿起矮几上的纸条,在看到纸条上的字眼后,墨梓卿脸色一变,握着纸条的手用力,像是在捏着那个陷害她的人的颈项一样,几欲捏烂。

“墨紫苑,我很满意!”

是她,居然是她,墨紫苑,她的异母姐姐,在众人面前伪装的像是圣母一般的女人,果然啊,会害她的,想害她的,恨不得她死的,也只有这个女人了。

看着纸条上墨紫苑三个字,墨梓卿恍惚间,似乎有想起来,昨夜,那个男人似乎就是在喊墨紫苑的名字,也就是说,昨天该在那张大床上,承受这些屈辱的是她墨紫苑,而她,不过是替墨紫苑承受了?

这一刻,墨梓卿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憎恶墨紫苑的,对,是憎恶,恶心她,而不是恨,因为她墨紫苑不配她用到恨这个字眼。

小手紧紧的握拳,指甲深深的嵌入柔嫩的掌心,有丝丝血迹渗出,可是,墨梓卿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紧握着那团纸,娇艳的唇瓣弯出完美的弧度,水漾的凤眸里闪过危险的光芒——

墨紫苑,既然你送了我这么大一份礼,不还你一份更大的,不就说不过去了吗?

瞬间,一抹念头就在墨梓卿的心底,慢慢的浮现,直至清晰。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墨梓卿扭头,在不远处的角落发现了自己的手机,艰难的走过去,俯下身,拿起手机,看也没看,直接接通……

第4章 墨梓卿不是可以任人欺负的!

“喂,哪位?”

“哈喽啊,亲爱的表弟,你在哪呢?说好的为我接风,跟着美女离开就把我给甩了?”含笑的声音,清亮悦耳,带着些玩世不恭。

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在哪?”果断不答腔。

“我?现在知道关心我了?”听到慕逸凡问他,不满随即爆发,“我说,昨天你到底是做什么去了?不知道我人生地不熟吗?万一那家的小姑娘看我长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一心动,对我意图……”不轨两个字没有机会说出口。

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声音,男人一愣,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挂电话了一样,不死心的看看手机屏幕上“通话已结束”几个大字,瞪大了那双桃花眼。

久久才爆出一句:“我KAO,挂我电话?”

这边,挂断电话的慕逸凡,方向盘一转,正想要去公司,手机却再一次响起,不耐的皱眉,以为又是之前的那个家伙,低头拿起一看,才发现是自家老妈来电。

“喂,妈,有什么事情吗?”相较于之前,这时的语气温和多了。

可是电话那头的慕妈妈却不领儿子的情,一听到他的声音,火气立刻就冒出:“怎么?没事情还不可以打电话了?你是我儿子,我是你妈,打电话一定要有事吗?想你了就不可以吗?你自己说说,都多久没回家了?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了……”说不定走在大街上,他喊自己妈,自己都认不出来。

听到老妈的唠叨,慕逸凡聪明的不开口打断,根据以往的经验,让她说痛快了还好,如果不怕死的打断她,后果,是不可估计的。

“……今天下午有空吗?”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现在才开始进入正题。

“有空。”没空也要说有空。

果然,慕妈妈很满意,尽管儿子看不到,还是点了点头:“下午去墨家一趟,记住,不许迟到。”

墨家?墨紫苑?一提起墨家,慕逸凡就立刻想起昨夜的缠绵,眉头立刻皱起,虽然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依旧问了句:“去做什么?”

“做什么?你们交往这么久了,你有去见一下家长吗?你对人家上心了没有?礼貌上,是不是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慕妈妈对于那个温柔又不骄纵的墨紫苑是一百个,一千个满意,现在还有几个女孩子像她一样乖巧?

登门拜访?这是要确定关系了吗?想起昨天绯色绮丽的一夜,慕逸凡反而没有之前那么排斥了。

墨家的一切就在慕逸凡的脑子里过了一遍,其实,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墨紫苑都是他选择妻子的不二人选,娶她会为华诚带来多大的利益,都是其他的女人不能比的。

“好的,约个时间,我准时过去。”很快,就做好打算的慕逸凡开口答应了。

与其说他是想找个妻子,不如说他是在寻找可以把给华诚利益最大化的帮手,墨紫苑,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除了被下药之外,昨天的一切也都还算契合,尤其是在床上……

很满意儿子这么“顺从”自己,慕妈妈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慕逸凡却在挂断电话后,拨通秘书的电话,简单的交代了今天不会去公司后,再转个方向,疾驰而去。

一脸平静的走进墨家,墨梓卿如同平时一样,进门后就淡淡的,只是对着帮她开门的佣人点点头,拉着行李箱穿过客厅,就要上楼,视听到声音,走到她面前献殷勤,装可怜,扮好姐姐形象的墨紫苑为空气,一如既往的忽视她。

“你怎么才回来呢?去哪里了?”看着一脸平静的墨梓卿,墨紫苑有些忐忑,昨夜,到底成了没有?

闻言,背对着墨紫苑的人儿,嘴角上扬,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脚步不停,声音含冰:“什么时候我的的行踪必须报告给你知道了?”还敢在她面前装好心?恐怕是担心昨夜她恶毒的计划没有成功吧?

“没……”以前墨梓卿也是这样冷漠的呛声,可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让她心虚,“没有的事,爸爸说你昨天就该回来,所以我只是,只是担心……”

“担心?”墨梓卿闻言转身,“担心什么?会有人欺负我?”隐藏在大大的眼镜后的凤眸凌厉的盯着她。

被那双眼睛盯的浑身僵住的墨紫苑几乎要说不出话来,眼神胡乱的游移,不管与之对视。

没有给墨紫苑反应的机会,墨梓卿红唇勾起,明明看不清容貌,却意外的给人一种很是妩媚的错觉:“放心,我墨梓卿不是任人欺负的,再说……”

第5章 自卑的嫉妒

直直的盯着墨紫苑有些发白的脸蛋:“就算是有人欺负我,她怎么做的,我会千倍百倍的还回去的。”所以,她对自己做的,一定会一点一滴的,好好的还给她。”

趋近,红艳的唇几乎是凑在墨紫苑的耳边,一字一句吐出最深的厌恶:“墨紫苑,我知道你厌恶我,同样,你也让我恶心,恶心到和你呼吸同一片空气都不能忍受。“

听到墨梓卿最后几乎是呢喃说出的话,墨紫苑觉得自己一身的冷汗,嗓子发干,勉强挤出笑意:“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

她知道什么了吗?不应该,昨夜,昨夜的她不是被下药,神志不清吗?

“呵呵,不知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墨梓卿冷笑着直起身体。

心虚的人,视线不敢在对上墨梓卿的,连话都说不出口,颇有些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

看着逃避的墨紫苑,墨梓卿不甚在意的转身,却听到一道略带讽刺的尖锐女声:

“哟,这不是我们的二小姐吗?舍得回来了?”

不用扭头,就能知道这刺耳的嗓音属于谁,墨梓卿不屑与之搭话,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抬脚,想要上楼,却被人快一步拦在楼梯口。

看着手上戴着好几款不同宝石戒指的手,墨梓卿眼里闪过一抹鄙夷——

真的当她自己是爆发户了吗?上不了台面的人,终究是如此的粗鄙。

墨梓卿眼里毫不掩饰的鄙夷刺痛了靳明玉的心,十多年了,虽然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人人都可以践踏的靳明玉了,但是,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自卑,却被墨梓卿这么轻飘飘的一个眼神,给血淋淋的挖了出来,就像,当年她抱着女儿站在安然面前一样,那个有着浑然天成的贵气的女人,也是像眼前的人一样,只是鄙夷的看着她,就只是这样,就让她低如尘埃了。

即便是现在,她已经是墨家的当家夫人,上流社会人人羡慕的贵妇人,却不自觉的,面对那双和安然相似的凤眸时,自卑感,油然而生。

越是这样,越是想要狠狠的把墨梓卿踩在脚下,好像这样就可以洗去当年卑微的自己,狠狠的打落安然高贵的面具一样。可惜,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因为不管是当年的安然,还是她哦女儿墨梓卿,一直以来,从不把她放在眼里,永远的那样高高在上。

声音越发的尖锐刺耳:“哼,齐楠不是说昨天你就该回来吗?怎么现在才回来?学什么不好,居然学人家夜不归宿……”

靳明玉越说越放肆,话也越恶毒,像是在发泄一样,丝毫没有察觉墨梓卿渐渐变冷的眼眸,直到——

“……和你那个不守妇道的妈一样,贱人一个……”

“啪!”未完的话,被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有片刻的寂静,接着就是靳明玉拔高的声音:

“啊,你敢打我!”

“妈!”墨紫苑瞪大眼睛,惊呼。

捂着刺痛的脸,靳明玉的脸色变的狰狞,抬手想要还手,却对上眼镜后凌厉的视线,抬起的手迟迟不敢落下,这时,墨紫苑也抱着她,不让她乱动。

瞥一眼急忙拦住靳明玉的墨紫苑,墨梓卿冷哼一声:“没有下次。”说着,拨开挡在楼梯口的人,头也不回的上楼。

如果不是爷爷要求,这个家,她还真的不想踏进来一步。

绝不!

第6章 惊鸿一瞥的记忆

呆在自己的房间,墨梓卿意兴阑珊的,思绪翻飞,除了屈辱的昨夜一直放不下外,机场的惊鸿一瞥,却留下最不能忘怀的记忆。

趴在床上,一会懊恼愤怒,一会又开心,她自己都觉得要疯了,深深的叹气,看了一眼床边空空的杯子,拿起来摇了摇,准备下楼。

在楼梯间的时候听到从客厅传来的声音,不同以往的安静,隐隐有些笑意,仔细一听,是墨紫苑做作的娇笑,唇角扬起讽刺的弧度。

在下楼去面对墨紫苑令人憎恶的嘴脸,和委屈自己回房间之间,果断的选择前者。她知道,自己不想看到墨紫苑那张脸,焉知对方此刻就不怕看到自己?冷哼一声,走到楼梯拐角处时,不经意间的一瞥,只一眼,墨梓卿就再也没有办法移动自己,心跳,也不可遏制的加快。

那道声音,那个侧脸,是他,那个让她闻声倾心的男人,惊喜之余,墨梓卿瞬间平静,因为再一次见到男人的喜悦,也被对墨紫苑不断加深的憎恶所取代,看着墨紫苑端着温良贤淑的架子,墨梓卿就忍不住冷笑。

听着楼下的声音,看着墨紫苑不像是转出来的娇羞和迷恋,和那个狐媚的女人故作长辈面孔的“和蔼”神色,墨梓卿脸上有什么,飞快闪过……

“真的很抱歉,我居然迟到了。”慕逸凡俊逸的脸上写满了歉意,显得真挚而谦逊。

“事有轻重缓急,公事为重。”墨齐楠就算之前不满慕逸凡的迟迟不到,此刻,见他不住道歉,也就释怀了。

端坐在墨齐楠一旁,笑的眼角的细纹都露出来,却不自知的靳明玉也符合出声:“又不是故意的,是有公事嘛,不用在意。”

这个慕逸凡,不仅长相英俊,家世也不错,如果真的能和自己的女儿成为一对儿,那么自己也可以靠着女儿,扬眉吐气,不用一味的在老头子面前低声下气的抬不起头来。

这样一想,靳明玉看向慕逸凡的眼神就越发的“和善”,一副越看越满意的准岳母的模样。

一旁的墨紫苑就更不要说了,本来,之前她和慕逸凡交往,一起吃过几次饭,早就芳心暗许了,不然也不会引诱他,甚至昨天晚上还主动献身,要的不过是得到这个男人,让他对自己负责,不过,计划才刚开始,慕逸凡就上门了,这点是她始料未及的,原本以为还会颇费周折呢。

“多些墨董和墨夫人的体谅。”慕逸凡笑的越发温煦,然后扭头,礼貌又亲切的对墨紫苑笑了笑,像是昨夜什么都没有过一样:“也谢谢墨小姐的不怪罪。”

已经迷醉的墨紫苑勉强克制自己,虽然还没有确定昨夜到底有没有成功,不过,看慕逸凡的反应,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了,笑容里刻意的多了几分羞涩和不好意思:“就像爸爸说的,公事为重。”

如果不是早在几年前,她就已经和当时的男友上床了,昨夜也用不着设计墨梓卿,以至于到现在还有些提心吊胆的,不过,现在,或许不用担忧了,看慕逸凡的表情,以及居然主动来墨家的举动,应该是没有认出来昨夜的人不是她,而墨梓卿那边,她就更不担心了,那个人骄傲的不会主动承认的。

闻言,慕逸凡静静的凝视墨紫苑,忽而扬唇浅笑:“墨小姐真是通情达理,不知道谁有这么幸运,能娶得墨小姐为妻。”

慕逸凡这话,已经有着隐隐的暗示了。墨齐楠满意的点头,靳明玉笑眯了眼睛,墨紫苑更是娇羞的脸蛋绯红,头都要抬不起来了。

这步险棋,她是赌对了!羞涩的低下头的同时,掩盖住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慕逸凡看着墨家人的反应,知道自己算是搞定他们了,脸上笑的温和,心里却有有一丝讥讽,突然,觉得有人盯着自己,不着痕迹的抬头,向着楼梯的方向望过去,却不料对方立刻后退,只来得及对上一双像受惊了的小兔一样的水漾眸子,接着人影一晃,再也看不到了。

那一眼,让慕逸凡离开墨家的时候还在不住的回忆着,却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于那双眼眸相似的眸子。

在慕逸凡看过来的时候,墨梓卿说不出为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后退,藏了起来,直直的滑坐在楼梯间,直到慕逸凡离开,她都没有露面,任由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直接将自己的思绪灭顶。

悄悄的回到房间,闭着眼睛,脑海里回荡着刚才客厅里谈笑宴宴的场景,墨梓卿心里一紧,思绪一动,摸出手机,拨通好友的电话:“帮我。”

对方也不说废话:“你在哪里?”

…………

第7章 美人(一)

九阁,九天之外的阁楼,H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是最神秘的存在。是夜店,却是一家私人夜店,只对特定的人群开放,除了那些人,或者是那些人带进去的人外,不管你是高官,还是巨富,都不得其门而入。

是夜,九阁灯火通明,男男女女,齐聚一起,抛开白日的面具,各个都是爱玩,会玩的主儿,向来清寂的地方,难得的喧嚣不止。

远离舞台的吧台边,一个身着黑色高级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的坐在高脚椅上意兴阑珊的看着舞池。

修长的的手指执起一杯琥珀色马提尼,轻轻的摇曳着,透明的玻璃杯沿泛起迷人的涟漪水光。

俊逸斯文的脸上,挂着一抹迷惑人心的温煦笑意,殷红的薄唇上沾染了点点晶莹的酒水,隐隐的散发出独一无二的性感魅惑力。

但就是在这样温润如玉的笑脸上,却是镶嵌着一双墨色的瞳眸,淡漠而幽深,就像是无尽黑暗的夜空,,漾起一抹璀璨的的光芒,透过覆在眼里的淡漠,诱惑着人心。

这时,一阵浓郁而独特的玫瑰香味,如丝如缕的,隐隐飘散在鼻端,伴随着一抹火红窈窕的身影,靠近吧台前,既有着温润,又透露出冷漠的男人。

“嗨,一个人啊。”

一道浅凝着魅惑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的荡漾起来,慕逸凡微微转过视线,映入墨色瞳眸里的容颜,让他如墨的眸子闪现出微微的光芒。

不是自己圈子里的人,不着痕迹的看了一样喧闹的地方,应该是那个熟人带进来的女伴。

但是,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美的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屏住呼吸,天生的尤物!

慕逸凡挑了挑眉,薄唇轻轻的勾了勾,算是回应了女人这个话题。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女人抬了抬手,琥珀色的液体微微荡漾着,映着暗红色的蔻丹,说不出的绮丽勾人。

“我可没有让美女请客的习惯”低低的笑声中清亮温润,却又矛盾的带有一丝暗哑,让人心里痒痒的,慕言打了一个响指,立即有侍者走过来。

“给这位小姐一杯长岛冰茶!”

侍者点头,刚要准备,女人立刻开口阻止:“给我一杯天使之吻。”

说完,就见侍者愣了,没有动作,反而去看一旁的慕逸凡,女人就知道,还是要这个男人点头同意,自己才能喝上这杯酒,立刻回头,“人家不胜酒力,一杯长岛冰茶,肯定就醉了,难不成帅哥很想看人家喝醉的模样?”

慕逸凡没有立刻回应,反而是直直的看着她,那双如墨的眸子,像是会吸引人不断坠落的深渊一样,让女人不自觉的陷了进去,直到他勾起唇说了句:“美女喜欢的,我怎么舍得不给?”

第8章 美人(二)

侍者欠身点头离开,女人才尴尬的回神,亡羊补牢一样的妩媚一笑,却见慕逸凡扭头,移开视线,,撇撇嘴,女人悄悄的翻了个很不妩媚的白眼,真是麻烦,在男人回过头来之前,又迅速换上一脸的媚笑,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接受我的邀请了”指腹在杯口婆娑着,“邀请”两个字女人说的别有深意。

“美女的邀请,怎么能拒绝?”

像是没有察觉到身前的女人浑身一震,然后一僵,才又慢慢的软化,怡然的后退,端起酒杯,轻轻的啜饮一口。

一朝被蛇咬啊!

在慕逸凡看不到的地方,妩媚的小脸蛋上闪过一抹羞赫,却消失的很快,会让人以为,刚才只不过是一时错觉罢了。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女人微微向后扯身,慕逸凡见状,也随她去了,双手随意的放上沙发的扶手上,修长有力的的十指有节奏的轻敲着,显得慵懒而优雅。

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一样,女人魅惑一笑,呢喃着:“慕少怎么能这样……”

拉长了语调,让慕逸凡慢慢的竟然有了好奇,黑色的眼眸盯着她的,一瞬不瞬,静等她接下来的话。

不料字音未落,红唇已经紧紧的压上薄唇……

先是一愣,慕逸凡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胆,就在这人群包围的吧台主动吻上他。

慕逸凡蹙眉,伸出手拉起她,直直的向外走去……

握着她纤细的手腕,一路急步走出酒吧,直到关上厚重的门,隔绝了酒吧里的喧闹,女人才淡然出声:“你,这是要带着我去哪里?”

身前的男人,只是埋头向前,却一句话不说,这是什么道理?

慕逸凡转身,再一次上下打量着女人的穿着,又想起她在酒吧里对自己的暗示,勾唇,明明是一副温文如玉的模样,却透露出几分不羁和邪气。

“我以为,这就是你想要的。”不要告诉他,她真的只是想和他一起喝一杯?

“哦?我想要什么?”偏生女人像是不懂一样,歪着头,眨巴着大大的凤眸,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无辜?慕逸凡发觉自己居然用了这样一个绝对不适合眼前女人一丝一毫的词语,觉得有些可笑,眼前的女人,只能用美艳,热情,尤物来形容,何来的无辜?

情有独钟:总裁强宠小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墨紫苑, 慕逸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