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嫡女要翻天-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李陵, 青璇

辣手嫡女要翻天-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李陵, 青璇

第1章 锥心之痛

“不………”西齐后宫,凤起宫内传来一声惨呼,不似人声,痛入骨髓。

“佑儿,佑儿,你醒醒,你看看娘亲,看看娘亲。”青璇拉起天佑苍白的小手,紧紧贴在自己脸颊上,努力留住渐渐冷去的温度。

“太医,太医呢?来人,来人呐!快来人呐!谁来救救我的佑儿?”青璇抱着孩子,紧紧捂在怀中,仿佛这样就能留住佑儿的性命。她低下头来,轻轻吻住天佑的额头,“佑儿,别怕,太医马上就到了,佑儿就不痛了,别怕别怕,娘亲在这儿呢!”偌大的凤起宫只有青璇轻轻的呢喃低低回荡开来。

“呵,只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死了也就死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一道柔媚入骨的声音传来,金钗步摇、华服绮旎的丽人随声音步入大殿。

“叶芝琴,你住口!我的佑儿,他只是睡着了!”这声音青璇死也无法忘记!佑儿就是被她害的!如果不是她挑唆,佑儿不会被罚,受了惊吓高烧不退。如果不是她,故意在今夜召集所有太医去琴瑟宫中会诊,也不会耽误了佑儿的诊治。佑儿他只不过为她这个娘亲抱不平罢了,一个三岁的孩子说几句气话,值得他们这样子去罚他,去吓他!佑儿他还那么小………思及此处,青璇死死瞪住眼前这个人,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青璇痛恨自己此刻的无能!

叶芝琴瞧见青璇瞪着自己,冷冷一笑,“姐姐,你这样看我却又有什么用呢?下令关禁闭的陛下,召集太医去琴瑟宫的也是陛下。现在我只不过是来看望姐姐罢了!”

青璇惨然一笑,声音凄厉“李赫,李赫!八年夫妻,我何曾有半分对你不起!”想起曾经举案齐眉、对镜梳妆的恩爱,青璇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顾体弱,我拼命为你生下嫡长子;你要夺嫡,我陪你。我带上整个护国公府和傅家陪你争这一场;先帝七年,你被毒箭所伤,重伤垂危,是我不顾自身安危为你把毒血吸出;先帝十年,你重病难愈,是我取心头热血做药引救你性命。我全心全意付出,换来了什么?”

眼泪流尽,她惨淡一笑,“我换来你倾全城之力十里红妆迎娶我的妹妹,换来我为救自己儿子在你宫外跪了三天三夜你不闻不问,换来你把太医院的人全部调走耽误了我佑儿的性命!为什么,我扪心自问,从来没有对你不起,却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青璇满心悲愤,无处发泄,只化作滴滴泪水滚滚而落,“就算你我之间恩断义绝,佑儿他毕竟是你嫡亲的孩儿,你弃他不顾,不怕遭天谴吗?”

叶芝琴挑高眉头,得意道“你肯定想不明白,为什么陛下会对自己的孩儿这么狠心?”她俯下身来在青璇耳边轻轻道,“因为陛下以为元佑是越王和你的私生子,试问哪个男人能容忍这么大顶绿帽子戴在头上,更何况他是九五之尊,天下之主!”

青璇一瞬间就明白过来,“是你,叶芝琴,你诬陷我!”

“是不是诬陷,你说了不算,陛下说了才算呢。越王当年被废太子的手下暗杀,你救了他还留他在护国公府中治伤,你当真以为陛下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叶芝琴似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儿,冷笑一声“不过是有相士预言,你是天命之女,得之可得天下!陛下他不愿越王得到你罢了!如今,陛下登基,大局已定,自然不需要你这样没有意义的天命之女。不,应该是毁掉更好,谁知道你接下来是要投向越王的怀抱还是要投向怀王的怀抱!”

青璇心中大恸,恨恨出声,“只恨我当初有眼无珠,错信了他也错信了你!你们二人一个狼心一个狗肺当真般配的很!”

“错信!叶青璇你可真是可笑之极,竟然天真至此,当年若非我为燕王通风报信,他能这么凑巧在永宁寺救下你!说什么缘分天定,不过是一场戏,可笑你还把这段往事奉若珍宝!”叶芝琴得意之下说出真相。

永宁寺内,燕王如天神般在青璇最无助时出现,解了她的困局。从此一颗芳心遗落,之后一切,一步错,步步错。到头来,竟然连这开头都是欺骗,都是利用!

叶芝琴的声音如恶魔般步步紧逼,“你身后的护国公府和傅家,对当时的陛下来说,有多重要,你应该清楚的!所以,不要以为陛下封你为后,是对你有多深的情意,那不过是安抚护国公府和傅家的手段罢了。”

青璇脸色惨白,张嘴欲反驳,却颤抖着唇说不出一个字。忽地想起父亲之前对她说过的话,“燕王虽然文韬武略样样出类拔萃,但性情过于阴沉偏狭,不算是个好归宿!”只是,当时,青璇一心一意被这可笑的天定缘分所蒙蔽,父亲所言一概没放在心上!

叶芝琴斜睨了一眼委顿在地的青璇,恶意一笑,“就这些你就承受不了了吗?我倒要看看,如果你知道你父亲已经死在南楚的细作手中了,你会有什么反应?”

青璇拼命抑制住自己的颤抖,“你撒谎,我父亲他好好的,好好的………”

“哦,不是,你爹死在细作手中,这只是陛下奏章里的说法。其实是陛下派人暗杀了你爹,南楚战事一平,你爹自然不能留下了!”叶芝琴抬手轻轻抚弄自己保养得宜的指尖,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她不该轻信了那个心肠歹毒之人,可是为什么?为她的愚蠢付出的代价竟然是她至亲骨肉的性命,父亲、天佑……

“说起来,傅家也快有消息了,党附越王,以谋逆罪论处,满门抄斩,如果动作快些的话,明早还能见到傅家一家的人头呢!”叶芝琴想起之前傅家对青璇的宠溺和偏爱,不由得嘿嘿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身边现在还有什么值得我多看一眼的?”

“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有点用。越王叛逃在外,如果你能修书一封,将他骗至护国公府,我就向陛下求个恩典,饶你一命罢!”

青璇抬头看一眼叶芝琴,眼中恨意似冰,冷冷钉在叶芝琴身上。虽未说话,叶芝琴却看到,青璇眼中满是鄙夷、不屑。青璇默默放下天佑,轻轻拢下天佑鬓边的乱发,低声耳语道,“佑儿别怕,娘亲给你报了仇,就来陪你!”

青璇转身,拔出袖中一把短匕,向叶芝琴扑去,只求同归于尽!叶芝琴尖叫一声,忙拉身前的宫女挡住。青璇略一迟疑,已经被侍卫拿下。

“无耻贱人,你禽兽不如,我死后必定化为厉鬼,日日纠缠!”青璇怒骂。“好一张利嘴,来人给我割了她的舌头!”满嘴血沫,青璇满目血红,愤恨不能言,死死盯着叶芝琴。

突然叶芝琴像想到什么,“不是说你歌声优美,若黄莺出谷吗?来人,给我灌她开水,毁了嗓子。”叶芝琴最嫉妒青璇的好嗓子,连李赫都曾忍不住惊叹。一声支支吾吾的惨叫,惊起宫外一树寒鸦。

“你不是想死吗,我偏不让你死!来人,把她给我送到最下等的窑子,看紧了,她要是死了,我唯你是问………”

青璇从昏迷中醒来,外边竟是淫声浪语,不堪入耳。想起昏迷前叶芝琴的话,青璇摸到袖中短匕,那本是一对儿的,父亲的嘱托在耳边响起,“璇儿要懂得保护自己。”青璇眼中血泪泣下,父亲不能了,你们都走了,人世间太冷太孤独,人心太险恶,璇儿走不下去了!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青璇握紧手中匕首。若有来生,我只愿为复仇而生,与仇人不共戴天,报我今日杀父杀子诛灭满门之仇。手下猛力向胸口扎去,心头热血蒙上眼睛,一片凄艳的红。弥留之际,青璇似乎又见到了那一双清冷的眸子,有人接住自己,是他。

青璇咬破手指,颤抖着写下,“佑儿…傅家…”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想让来人明白,“安葬佑儿,安葬傅家人!”却只能断断续续、支支吾吾!感到来人点了一下头,青璇终于松开了手………

第2章 重生归来

耳边传来一阵空山鸟语,令人心旷神怡。青璇睁开眼睛,头顶的素白床帐映入眼帘,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这是?永宁寺的禅房!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一幕幕惨痛的过往令青璇一时无法呼吸。怎么回事?如果没记错的话,永宁寺祈福是在她十五岁那年,祖母带着她和叶芝琴进山中小住,念经祈福。难道那些记忆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不,那一切是真的。天佑在自己怀中渐渐冰冷的小手,李赫的漠然绝情,叶芝琴的落井下石,父亲和傅家生死未卜………这些过往令青璇每每思及,便心痛难耐、眼眶酸涩。刻在骨子里的仇恨与疼痛,怎么可能假的了!

她重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从脑海中冒出来。苍天有眼,令她有机会把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的亲人挽救回来。思及此处,青璇忍不住潸然泪下,爹、天佑,你们走的太冤了!我还有机会,对不对!今天的眼泪流完,那个懦弱无能的青璇死了!接下来,青璇就算双手沾满鲜血,也要好好的护住你们!

根据前世记忆,眼下正是她逆转命运的关键时刻。前世,永宁寺中混入山匪,将她劫持。僵持之际,燕王从天而降解了她的困局。西齐一朝,最重礼教大防。青璇如果真的被劫走,即使救回,最终也只能自尽保全名节。想起叶芝琴的话,青璇不禁冷冷一笑。山匪?永宁寺经常接待达官贵人家的女眷,戒备森严。有女眷到访的话,还会封山戒严。这里哪里是一群小小山匪能够进来的地方!

李赫、叶芝琴,既然戏台已经搭好,不好好唱一出,怎么能对的起你们呢?

“小姐,您头晕好些了吗?”青璇听到这声音不禁有些眼热。杏儿!前世,随她入燕王府,处处维护,不离不弃。因为信任,在危急关头,她曾把傅家的信物交给她,令她出宫向傅家求援。只是,她没等来傅家,只等来了叶芝琴。

杏儿端着一碗药进门来。“小姐,药煎好了,您喝药吧!”青璇抬眼看去,杏儿还是那么温柔恬静,只是莹莹眸光中带着丝丝不安……

青璇心中顿时警铃大作!重活一世,她必须惜命,时刻保持警惕。低头间,青璇瞧见杏儿手上一只成色上佳的水绿玉镯,心中泛起淡淡的疑惑。只不动声色道,“放下吧,我待会儿再喝!”

杏儿听到青璇的话,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小姐,药冷伤身,您还是趁热喝了吧!”

青璇听了淡淡一笑,只是伸手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下。“药太苦了,杏儿,去拿些蜜饯来!”杏儿见青璇听话喝药,心头微松,应下了转身离去。

青璇翻出袖中一块手帕,上面浸满了褐色的药汁。青璇低头一嗅,一股似有似无的依兰香。依兰!青璇虽只是略通药理,也知这依兰是催情之香。前世,自己确实是莫名其妙就去了兀岩峰上香。后来遇到燕王,心内起伏不定,情潮翻涌。难道真是自己心仪燕王,乃至春心萌动?天佑去的那晚,杏儿前脚离开,后脚就迎来叶芝琴,接着傅家就出了事儿!青璇心头微微泛冷,恨意渐渐滋生,竟然是你!十年主仆,我一直把你当作亲人!而你却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背叛我!

青璇察觉自己思绪起伏,忙收敛心神!静心细想,自己绝不可能再像前世一样任人宰割,只是先要解决眼下困局!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青璇无法,只得躺在床上装昏迷,静观其变。

“小姐,你睡下了吗?”杏儿隔着屏风只见床榻上有个人影。转身进来,只见青璇合目躺在床上,似已经熟睡。杏儿探身查看一番,确定青璇已经睡熟。“小姐,不要怪我。我跟了你多年,却不及二小姐这半月以来给的好处多。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总是轻易相信他人。”杏儿说完转身出门。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一个身影随杏儿入内来到青璇身边。青璇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面而来。叶芝琴!这香味和前世骤失血亲的疼痛一起,已经刻入青璇的骨髓之中!

“二小姐,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小姐下了依兰迷香!”杏儿略带讨好的看着叶芝琴。

“行,你这丫头办事不错!”叶芝琴拔下发髻上的镶珠金钗,“赏你的,以后在她身边呆着定时向我汇报,好处少不了你的!”

杏儿欢喜的接过金钗,“是,多谢二小姐!奴婢一定全力为您办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去吩咐寺内管事,就说小姐要去兀岩峰上香,请寺内准备车马。”叶芝琴吩咐道,“出去带上门,我要替你家小姐打扮一番!”叶芝琴冷冷的冲着青璇嗤笑一声。杏儿应是离去。

在床上听到了叶芝琴的话,青璇心念电转,闭眼思索良策。目前是个僵局,绝对不能让前世的事情再次发生。但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反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险中求胜!

思及此处,青璇瞧见叶芝琴背身在衣柜前翻找什么。不及多想,青璇轻巧起身,放轻脚步走到叶芝琴背后。一个手刀落下,将其击晕在地。前世,青璇曾随李赫出征,防身之术不在话下。

青璇看了委顿在地的叶芝琴一眼,只觉眼红心热,恨不得上前去扎她两刀,才能解当日杀子之痛。青璇深呼一口气,平复下心情。收敛情绪,破解眼下之局才是关键。燕王能下一次药,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与其防不胜防,不如主动出击。

青璇将晕倒在地的叶芝琴扶到床上,从袖中拿出一个袖珍小瓶,放在叶芝琴鼻端让她嗅下。这是云绍表哥送给自己用来防身的迷香。没有一个时辰,叶芝琴根本醒不过来。青璇想起前世自己在永宁寺的遭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如此费心的为我设计,我便原样不动的把这出戏安排在你身上罢了。

主意打定,青璇立即动手,将自己的衣服给叶芝琴换上。略一思索,将叶芝琴的外衫脱下,只着中衣,将斗篷给叶芝琴披上,用风帽遮住了面容。

青璇转身到书案前,写下一张字条。琴棋书画,青璇唯善书法。尤其是仿写临摹,不再话下。叶芝琴的字迹,青璇很熟悉。叶芝琴为了避人耳目,一个婢女都没带,只身来到了青璇的禅院。这反而方便了青璇行动。

杏儿转回时,室内已不见了叶芝琴。只见“小姐”穿好披风躺在榻上。妆台上有一字条,上书:勿弄乱青璇衣衫,不露异样的把她带上马车,事成之后重重有赏!”

杏儿看后,面露喜色,撕毁纸条。随即出门招呼一个不常入内伺候的丫鬟,“小姐有些不适,你与我一起将她扶上马车罢!”

杏儿轻轻扶着带上披风的小姐,上了马车。禅院内,服侍的丫鬟仆婢随马车而行,一行人出得门去。

听见人声动静消停了,青璇从床帐后转身而出。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好戏已经开锣,缺少了观众怎么行呢!

青璇径直出得门去,向叶老夫人所在的禅房走去。

第3章 李代桃僵

燕王府

“殿下,永宁寺来消息了,一切准备就绪。”灰奴向禅房内背向而立的人禀报道。

“知道了,按计划行动!”李赫将目光从墙壁上的画像上收回。美人如兰,清新淡雅。只是美人多娇终不及江山如画。叶青璇,你的价值远不止一个美人那么简单!

“属下领命!”灰奴领命转身离去。

看着画中美人,李赫露出一丝阴沉的笑意。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外放办差、领兵打仗,政绩赫赫。但父皇乃至朝臣,总是把青睐的目光投向庸碌的太子、旷达闲散的越王甚至不谙政务的怀王,唯独他一直被忽视。只是因为,他的生母是一个卑贱的宫女,没有强大的母族的支持。然而过了今天,他将会有一个稳固的妻族护国公叶家,还有江南百年世家傅家。朝堂之上,嫡位之争中,他又多了两个有力筹码。更何况,府中幕僚有善相面之人,偶尔见过叶青璇的面相。只得一句批注:天命之女,得之可得天下!

叶青璇,他势在必得,可以不择手段!

通往兀岩峰的路,略微有些颠簸。杏儿呆在车厢内,时不时的看向角落里躺着的“小姐”二夫人是老爷的续弦。当年大夫人傅氏生下小姐后体弱多病,一直缠绵病榻,到小姐五岁。直到二夫人带着四岁大的二小姐找上门来。傅氏受不了打击,气痛之下,一病不起。傅氏没了,二夫人顺利进了府。只是这二小姐是私生女的身份,处处只能低大小姐一等。虽然护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应该是小姐,但自从二夫人和二小姐入门,小姐的情况越发不好。明面上,二夫人是慈母,二小姐也高雅大方。二夫人有手段善经营,现在执掌整个护国公府。满府仆婢丫鬟的生杀予夺大权都在二夫人手中。如今,二小姐这么安排,杏儿不觉得有什么?她得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一阵喧哗声,打断了杏儿的思路。掀开车帘一角,杏儿瞧见一群不知哪来的山匪团团围住车厢,和护国公府侍卫正缠斗在一起。奈何侍卫人数有限,山匪正步步逼近车厢。杏儿记起叶芝琴的吩咐,拉开披风。披风下春衫单薄、略显凌乱,遮不住肤光胜雪、艳色绮旎。杏儿只顾注意帘外的刀光剑影,心里突突直跳,直想下车逃的远远的,只是腿软的已经下不去了。随后,杏儿抖着手从袖中拿出一早准备的镇纸向自己狠狠砸去。

不多久,侍卫落败,山匪正欲逼近车厢,一道箭光直奔离车厢最近的匪首而去,正中眉心。一阵嘚嘚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马上之人,剑眉星目、英气勃勃、一身华服、贵气逼人,只是眉宇间阴沉之色,影响了整个面相。虽然如此,杏儿看着来人还是一阵的小鹿乱撞、春心萌动。

一阵混乱,山匪被燕王带来的亲卫击败,或败逃,或被擒。李赫驱马来到车厢前,“小姐受惊了,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吧?”车厢内无人回应。李赫微微蹙眉,“小姐没什么事吧,山匪已经被在下擒获,小姐可放心!”车厢内仍然无人回应。

李赫见无人回应,心下疑惑,伸手挑起车帘,一名衣衫不整的绝色女子正躺在车厢中昏迷不醒。李赫迅速放下车帘,只是身旁几名近随已经看到了车内春光。李赫心中起伏,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叶青璇,此情此景,除了嫁我,你没有更好的出路了!

“前面儿怎么啦?”一个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妇人从不远处向马车这边来。

“叶老夫人,前面团团围住马车的怎么像是护国公府的?”说话的是御史大夫侯大人的妻子侯夫人。她刚好也在这山中消暑,今日陪叶老夫人出门散步消遣。这位夫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刺探传播各家私密是非。

说话间,两人领着一群仆婢已经走到马车前。

“小姐,小姐她………”杏儿选择适当的时间,翻身从马车上滚下,啜泣着向叶老夫人道。

杏儿哽住,不敢往下说下去。叶老夫人听完杏儿的话,反而顿住了脚步。而一旁的侯夫人早已按耐不住好奇心,上前去掀开车帘,却见到车内有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

“呀,这是?”侯夫人拿帕子掩住嘴角,这情景对一个闺阁千金来说已经等于名节尽毁。这时,侯夫人才注意到旁边讳莫如深的李赫。

“燕王殿下,您怎么在这?”侯夫人这下子吃惊到连掩饰都忘记了。

“杏儿,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叶老夫人适时开口。

杏儿口齿清晰的讲述前因后果,当听到李赫已经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叶青璇。不止侯夫人,连叶老夫人都怔住了。

“胡说,你这丫头胡说!璇儿明明跟我们在一起,你怎么胡说她在马车之中?”叶老夫人见这丫头的话会损伤青璇的闺誉,忙开口呵斥。

“祖母,什么人惹您生气啦?您消消气,自己身子要紧。”一道清丽怡人的女声,从人后传出。说话间,一个青衣丽人从人后转出,正是青璇。

李赫见此情景,心内微微一沉。如果,叶青璇在这,那么车内的是谁?

杏儿见青璇此时正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顿时冷汗涔涔而下,面色惨白,伏在地上不能言语。

“杏儿,你不是随着妹妹上山了吗,怎么在这?”青璇若无其事的向着杏儿发问。

“回……小姐………”杏儿结结巴巴不能成言,似是受了极大的惊吓。

“璇儿,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叶老夫人侧身问身旁的青璇。

“祖母,是这样的。我今日才吃过药,大夫吩咐不能受风。因此妹妹邀我上山敬香时就推了。妹妹就乘我的车马直接上山了,是这样的吧?杏儿!”青璇淡淡的向着杏儿问道,不见一丝情绪。

“是,小姐说的没错!”青璇不咸不淡的发问,听在杏儿耳中,只觉后背渐渐汗湿了!只能应下了青璇的话。

“那你这丫头,怎么会说这车中的是青璇呢?”叶老夫人不悦的开口,孙女的闺誉怎么能有一丝损伤。

“奴婢被这群山匪吓糊涂了,求老夫人恕罪!车内晕倒的是二小姐!”杏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是向着老夫人,亦是向着老夫人身边的青璇!

听及此言,叶老夫人不禁眉头紧锁,今日这种局面,不妥善处理怕是会影响了护国公府的清誉。

叶老夫人思索半天,向着李赫道,“燕王殿下,事已至此,老身也不能坐视不理了。请燕王殿下,请尽快将芝琴迎入府中。不然,她只有自尽以全名节了!”叶老夫人是先帝御命封的一品诰命,就连当今圣上也对其礼遇有加。如今这叶老夫人如此正式提出,李赫他无法拒绝,只能先点头应下。

“不过祖母,这永宁寺戒备森严,怎么会有山匪闯入呢?”青璇适时提出疑问。

“来人,向京兆尹王大人报案,一定要彻查这些山匪的由来。”叶老夫人沉声吩咐道。

李赫抬眸看向青璇,只见她面带忧虑侧身扶住叶老夫人,表情看不出一丝端倪。这怎么看也不像叶芝琴口中的那个懦弱胆小的闺阁弱女。呵,叶青璇,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

青璇看着李赫冷冷一笑,不是十里红妆迎娶她么!既然这样,我来帮你牵个红线可好!你们如此般配,还是早早凑做一对好了!不过,李赫你想要的护国公府和傅家,这次一个也别想得到。至于,叶芝琴,我给你的这份大礼,喜欢吗?有侯夫人在,只怕没等到你回京,你的桃色绯闻就能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到那时,李赫他会不会娶你,我就等着看了!

不远处竹林中两个人,恰好把一切看在眼中。竹青云锦纹的年轻贵公子丰神俊朗,嘴角含笑,似认真似玩笑的道,“本来想跟二哥添个堵,巴巴的赶来了。结果力气没使上,反倒看了这么一场大戏!”

“看来是我多虑了!以前以为你是只温顺的白兔。谁知,这招扮猪吃老虎,你竟用的这样好!”声线低沉,微微动人。另一个着月白素色长衫的公子低声道。

“三哥,什么扮猪吃老虎啊?谁啊,我怎么听不明白!”竹青云锦纹贵公子挠挠头,一脸茫然。

谁知,另一人竟不再多言,转身下山去了,只留一个芝兰玉树、行止洒脱的背影。

“哎,三哥,你等等我呀!”竹青云锦纹贵公子慌忙转身去追已经渐行渐远的那人。

第4章 立足之地

青璇只坐在软榻上低头喝茶,不说话。下面跪着的杏儿已经是冷汗涔涔。

“小姐,奴婢实在不知犯了什么错?如果是二小姐受辱的事,奴婢实在是不知情!”事到如今,只有咬牙抵死不认了!杏儿心里在赌,只赌小姐心地善良,耳根子软,听不得软话。

闻言,青璇也只是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抬手捻起杯盖轻拂茶沫,继续喝茶。杏儿无法,只得继续胆战心惊的跪着。

“杏儿,算起来你已经跟了我十年了吧!”青璇不动声色的淡淡开口。

杏儿听到青璇的话,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是,小姐,过了今年中秋,就已经十年了!”

“竟是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些年,娘亲去了,父亲在经常外放,祖母虽疼我毕竟年事也高了,只有你一直在我身边,说是主仆,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姐姐………”青璇叹息道。

话到此处,青璇不再往下说下去,似在怔怔出神。杏儿闻言心内稍安,小姐她毕竟是重情义之人。自己犯的错不至于危及性命。

青璇起身慢慢踱步到杏儿身前,伸手轻轻的从杏儿发间拔下那只镶珠金钗。“只是,你仅仅是为了这等俗物就背叛了我!可见人心凉薄!”话语间,不带一丝责怪的情绪。杏儿听来却是别样的胆战心惊。青璇转过来,到杏儿面前,将珠钗掷在地上。“今日,受辱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二小姐!杏儿,你难道不好奇这是怎么回事吗?”语声渐渐转凉。杏儿只感到一道冷冰冰的视线注视着自己,不知不觉间后背已经渐渐汗湿了。

“看在你我十年主仆情意,我会留你一个全尸!”青璇言毕,不再看已经面色惨白委顿在地的杏儿一眼。“王嬷嬤,杏儿护主不利,导致二小姐玉体有损,杖毙!”

杏儿面色惨白的瘫软在地,吓得也忘了求饶。这时,杏儿看向青璇才发现,面前的人,仿佛不认得一般。目光沉静如水,面色如冰,眼眸中净是坚毅决绝。这绝不是以前那个软弱可欺、善良懦弱的小姐!

王嬤嬤声入内,命人将杏儿拖走,正要回禀告退。

“嬤嬷慢走!将院中诸人都召集进来,我有话要说!”青璇叫住王嬷嬷沉声吩咐道。王嬷嬤应是转身离去。

青璇记得没错的话,永宁寺这一趟,她一共带来十个人。丫鬟六名,嬷嬤两名,小厮两名,这十人是属于她的璇玑阁。但是否属于她,尚未可知!今日她便要借杏儿的事,杀鸡儆猴,为璇玑阁立下规矩。

一屋子丫鬟仆妇寂寂无声,青璇一语不发的默默扫视一圈,轻轻开口。“杏儿与我十年主仆,情谊深厚,今日她被杖毙,我心里甚是不忍。只是不得不这么做,原因有二。其一禅房吃食中查出被人下了药;其二下药的吃食误伤了二小姐,我必须给夫人一个交代。”三言两语,压住了众人私底下议论的叶芝琴被辱之事的疑点。至于,叶芝琴更不可能翻供。除非她要把自己做的丑事说出来。

低头轻抿了一口茶,青璇接着道,“至于杏儿,她终究是失了本分。从即日起,我璇玑阁中人人都需明白,做对了一定有赏,错了一定会罚。如果有背主不忠之事,那么今天的杏儿就是他的下场!”青璇说这番话,语气未见的有多重!只是,听在众人耳中,只觉得心头沉重。之前在青璇小姐院子里做事是最清闲的。她脾性温和,宽待下人,从来不见她动怒。只是如今,虽然仍是和和气气,但这般行事气度,只怕以后日子没有那么好混了!

经过一天的折腾。入夜时分,青璇已经疲惫不堪。只是不敢入睡。一闭眼,她就能看见天佑冰凉的小手,看见爹爹血溅沙场,看见傅家满门抄斩。血淋淋的一幕幕,在眼前不停回放。自己只能亲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无能为力、无力回天。这种无能的感觉青璇没齿难忘。只能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小姐,奴婢对调香略知一二,新调了一炉安神香。奴婢见小姐神思困倦,却难以入眠,就想请小姐试试我调的香。”帘幕外一个青涩女声向着帐内的青璇道。

青璇拉起帘幕来,只见一个清秀的丫鬟对着自己腼腆笑着。前世,这丫头放佛一直在外间侍奉,只是埋头做事,并无太突出的特点。“你是……”青璇轻轻问道。

“奴婢叫采薇。”那丫头低下头轻声答道。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采薇,是个好名字!”青璇看着眼前羞涩而笑的采薇也笑了起来,夜仿佛也没那么冷了。

“我娘给我起的,为了纪念我爹,他上了战场就再也没回来了。”采薇眼圈儿微微红着对着青璇说。

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青璇接着说,“把安神香点上吧,我从小也没了娘亲!”说罢,不再看向采薇,径直睡下。有那么干净眼神的孩子,会是个好孩子的!

“哎,小姐稍等!”采薇应着,忙把香点上。虽然小姐是主子,但青璇总是令采薇想起一种小动物。刺猬,对,就是竖起所有的锋芒保护自己的软弱的小刺猬,忍不住想要对她好,让她不要怕了!

一夜黑甜,第二天青璇早早起身梳洗收拾,向王麽麽那边点了采薇做自己的近身侍女。早饭过后,青璇唤来采薇,出门去,往叶芝琴住的禅房处去了。

还未入门,就听见叶芝琴喝骂婢女的声音。“你这奴才这么这么蠢,连个头都梳不好!我的头皮都被你梳的痛死了!”

“妹妹,什么事这么生气啊!”青璇弱弱的开口,仿佛风一吹就要倒。

叶芝琴见青璇到来,微微蹙眉,随即勉强笑道,“是姐姐啊,快来坐!”青璇见叶芝琴面上笑着,只是眸中的轻蔑之色甚至懒得掩饰。

青璇心头冷笑,如此拙劣的演技,前世我竟然会信任你?不过,要演,大家就一起演,只看谁演的好罢。

“妹妹,莫要生气!最近要好好保养,说不定等我们回京时,燕王已经准备好迎娶妹妹了!妹妹好事将近!姐姐羡慕妹妹找到如意郎君,燕王可是皇孙贵胄,文武双全的天之骄子,京城多少名门闺秀心仪的对象啊!”青璇看着叶芝琴红着脸羞涩的笑道。

听青璇这么说,叶芝琴微微一愣,心底的喜悦翻涌上来。虽然自己有些不明白事情怎么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但自己心里一直仰慕燕王殿下。本来对于自己需要亲手促成青璇和燕王好事的安排有些不满。现在,虽然阴差阳错,反倒是得了功德圆满。原本心底里一丝丝疑惑,这会儿也没空追究了。

“姐姐,说笑了!燕王殿下他怎么想?我还不知道呢,现在说婚事也太早了!”虽然这么说,叶芝琴微微红着脸,一副娇羞待嫁的模样。叶芝琴垂眼瞅到青璇胸前的紫玉璎珞,“姐姐的璎珞好生别致啊!”

青璇笑道,“妹妹喜欢的话,就赠给妹妹吧。当是姐姐提前祝贺妹妹订婚之喜。等咱们回京,燕王殿下肯定会迫不及待到护国公府来下定的。”闻言,叶芝琴一笑,眼中自得之意更甚。

“那妹妹就却之不恭了!我看姐姐的紫玉耳环与这璎珞甚是相称,不如一起给了我吧!”叶芝琴得寸进尺。

青璇笑笑,抬手解下自己的璎珞和耳环,一块交到叶芝琴手中。

一番寒暄青璇告辞出来,路上只默默想着自己的事,并未出声。眼下,她们要回京了,护国公府目前的形势也不乐观。府中目前是二夫人陈蓉当家,叶老夫人虽然向着自己但年事已高。青璇这一支属于长房,还有二房的二婶张氏和其女叶紫琪一同居住。只是这个婶母也是个趋炎附势之辈,前世二婶母女没少帮着二夫人欺负自己。府里的情况,青璇只能说是孤立无援……

“小姐,采薇不明白!”青璇的思路被采薇打断。青璇回头看来,只见采薇一张小脸鼓鼓囊囊的,明显在生气。

“怎么了?”青璇笑着问道。

“二小姐是如何对小姐的,这府中上下都心知肚明。小姐为何还要这样去亲近她?”采薇在替青璇不值。

“采薇,听说过捧杀吗?”青璇淡淡一笑,这种一夕之间从云端跌入尘埃的感觉,叶芝琴也该好好尝尝。

青璇回头,看到采薇一脸迷茫,不禁失笑。“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回去!”

采薇只是觉得,小姐刚才笑的暖暖的,不像在琴姑娘那面上笑着,眼中的冷意更甚。

这两天的一番行事,青璇总算有了小小的立足之地,虽然不一定可靠,但也好过前世处处受人钳制。明天就要回京了。叶芝琴,好好的感受一下京中的流言蜚语。还有,护国公府本就是我叶家的天下,小小一个陈氏,终究只能算是过眼云烟。

辣手嫡女要翻天-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李陵, 青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