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凤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清婉, 曲应离

后宫凤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清婉, 曲应离

第1章 一曲倾天下1

川流不息的车流,高楼大厦旁,街道那边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群,却依旧俺盖不住人群中央里面散发出来的哀伤气息。

寂寂的晚风吹过……

顾清婉被一阵疼痛惊醒,她幽幽的张开双眼,伸出纤细的双手吃力的支撑着桌子,缓缓抬起身,她眸光迷茫,没有任何焦点。

“别告诉我们,皇后竟然什么都不会……”

面前传来女子讥笑声,缓缓将顾清婉的神智拉回现实。

她毫无波光的眼眸扫过现场所有人,清晰的感觉到身边有一股如万年寒冰的冷意袭来。于是她机械的转头,看向身边穿着黄色锦袍的男人。

顾清婉一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面前的男人宛如天人,如雕刻出来的五官及他一身浑然天人的凛然霸气,都在告诉她,她身边坐着的这个男人不简单。

“皇后,如果您无法兑现你一曲倾天下的诺言,那么请您兑现你说的实现不了便自杀的诺言,”女人嘴色勾起妖美的弧度,媚态横生。

自杀?

顾清婉的意识被这两个字拉回现实,她迷离的眸光渐渐有了焦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穿越了的事实,身子不由得猛地一震。

而她不由自主的一震,却被眼前女人看成,她无法做到一曲倾天下的谎言,想到一会她要在众人面前必须强迫自己自杀的画面,女人笑得更娇媚了,得意的眸光直视着顾清婉。

虽然顾清婉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但她却记得这副身体原本主人的某个片段,那便是……

面前的美人向她献酒,而她拉过喝下,紧接着腹痛趴倒在桌面……

那么……

顾清婉宛如珍珠般眸字渐渐平静下来,不管怎样她必须先应付眼前人,然后再思考现在和之后的事情。

顾清婉幽幽的叹息一声,宛如天籁的声音清脆不失严紧的响起:“古筝。”

顾清婉就说了两个字,便有宫女捧着一架古筝走向宴会中央的舞台。

顾清婉正欲起身,却发现腹部依旧有些隐隐作痛,不禁冷汗冒出,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但她依旧动作利落优雅的起身,轻移莲步姿态优雅的走向宴会中央的舞台,面对正止方龙座上的皇帝落坐。

顾清婉伸手轻抚面前的古筝,一阵悦耳动心的声音从筝上发出。

顾清婉如珍珠般反光的明亮顿时一亮,有点点星光在她眼睛里闪现,仿佛夏夜的星空般,耀眼夺眸。

好筝!顾清婉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双手不由得有些激动的微微颤抖了下。

顾清婉肃眸的坐到古筝前,优雅的提起双手,缓缓举至筝前,动作无比温柔仿佛在抚着久违不见的爱人般,手轻轻的不引起一丝声响抚过上面的弦,紧接着闭上双眼,注耳倾听。

果然……

顾清婉眸光灼灼的抬头看龙座上的男人一眼,视线再次移到那个挑畔的女人脸上,勾起嘴角。

被看的女人心不由得漏掉一拍。

此时的顾清婉,由内而发散出一股自信的神采,令她清丽绝色的脸庞更加熠熠生辉,美得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顾清婉闭上双眼,静坐于古筝前,此时的她静如莲花,宛如荷塘中的白雪莲花,清冷、高贵、不可方物,如九天仙女落于凡尘,一丝不染。

在场所有人见此,心不由得跟着紧张、期盼。

久久……顾清婉依旧毫无动作。

挑畔的女人耐不住这种无声的心理折磨,再次出声:“不要故弄玄虚,不然皇后您丢的可不止是您的脸。”

显然,这个女人是非致顾清婉于死地不可,她话里的意识是,就算一会她真弹了,如果没有达成目标就是丢皇帝的脸。

顾清婉缓缓张开双眼,眸光空灵,仿若无一物。手再次抚上古筝,“当……”的一声,一个音调却拥有一股犹如魔力般的绵绵声悠扬牵动人心。

顾清婉视线看着正前方,又仿佛不在眼前早已飘飞不知去了何方。

优扬的筝声有一股令人难以言语的绵绵情音饱含其中,就是那不懂音乐的人,亦如痴如醉深陷乐中无法自拔……

一阵周杰轮的《东方破》改编的筝音从顾清婉指中流出,如山间清泉般,有一股魔力,听闻后仿如长时间行走在沙漠饥渴以久的人终于得到甘露,明明已经解渴,却有一种苍茫恍如隔世之感,索饶于心,久久不去。

顾清婉动了动唇角,轻启朱唇,声音宛如从天际飘来,缓缓从她口中流出……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谁在用古筝弹奏一曲东风破

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而如今琴声幽幽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

歌词虽有少少的变动,依旧不失曲中情感,将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住!就连刚才挑畔顾清婉的女人也僵住不动,瞪大双眼,仿佛要将眼珠给瞪出来似的,不敢置信。

顾清婉沉入音乐之境,仿佛天地与人合体,身旁再无一物,就她一人孤立于世间,那高傲萧条的背景……是如此的令人疼惜爱怜。

夏日的微风吹起顾清婉的衣摆,将瘦小的身影带出一丝飘渺的味儿,仿佛随时欲乘风离去般,是那么不真实。

第2章 一曲倾天下2

龙座上的男人几欲不可见的动了动手指,眸光依旧清冷如故,但停留在顾清婉身上的视线却加长了些许。

一曲完,满场寂静,依旧沉静在曲中,久久无法自拔。

经过这一夜的一曲,顾清婉的名字响遍全国各地,甚至那些邻国之人,也都知道,之后甚至有邻国皇宫贵周胄为听上一曲,不远千里赶至玄月国。

此时,沉静在曲中的顾清婉缓缓抽回心神。

一阵抽痛,顾清婉趴倒在几上,将几上的古筝一扫在地,侧头埋首双臂之间。众人不解顾清婉这是怎么回事,纷纷屏息。

久久,依旧不见顾清婉有所动作,众人开始沉不住气,龙座上的男人动作优雅不见一丝紧张的起身,缓缓踏步走向顾清婉。

穿着黄色锦袍的曲应离走至顾清婉面前,居高临下、府看众生的看向顾清婉。

顾清婉一动不动,任由泪珠从眼眶中滑落,空洞的双眼再无一丝焦点,仿若如雕工精细却毫无生气的洋娃娃。

她穿越了……那么他呢?

也许在现代人眼里看起来不可思议更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却在她身上发生了!

她爱上一个与她地位悬疏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刚好也爱她,在明知父母不会答应他们在一起的情况下,依旧不管不顾的与她在一起,于是她想为他好,用一起自杀这个方法去刺激他,让他退步,却没想到,他竟想也没想的答应她!还顺着她的话跟她一起站到了大厦顶楼,她不敢相信,正要拒绝,却没想到他想也不想纵身一跃!

……看着他当着自己的面跳下去,她也顾不了了,紧中着跳下去,当他们的手在空中交握时,她忍不住说:“你怎么这么傻呢?”

他难道就不能像世人那样,为了钱放弃情吗?!

他只是淡淡的回应她一句:“没有你活着也没意思。”

说不感动是骗人的,顿时她的眼泪便如雨下。

他们在空中相斥拥抱、接吻,直到最后一秒都互相望着对方的双眼,谁也不愿将视线移开,一眨不眨的……

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猛地一个翻身,让她压在他上面,伸手环抱住她的头!直直的向地面坠去!让她最后一秒还亲眼看着他血肉横飞的样子!!!

直到人撞得肢离破碎前的一秒,他还温柔的对她微笑着……而她……

虽然紧跟着断气,却只是胸口因承受不住强烈撞击死去。与他那无比凄惨的死状根本无法对比!!!

爱到如此致深,她又有何求?最后一秒,她只想着一直这样跟他在一起,这样就好。

可是……

眼泪涮涮的从顾清婉眼眶里砸落,原本该死的人,此时却借由另一个人的身体活在世上,甚至穿越回了古代!

难道老天连让她跟他一起死……也不允许吗?

心口阵阵绞痛,顾清婉不由得口吐一口鲜血。鲜血与泪水混在一块儿。

此时的她好想就这样死掉算了,可是她又害怕,好怕再也遇不到他!那时,她该怎么办?

都是她的错,如果她不故意说一起自杀,证明什么狗屁的爱情……此时……他应该在家人的拥护下与另一名女人结婚……生孩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就在刚才一曲终时,她面前出现他,穿着西装站在她面前,英姿勃发,将手中的捧花献到她面前,用世上最温柔的声音说:“恭喜你获得全国古筝大赛冠军。”的画面。她的心便止不住一阵强过一阵的绞痛不止。

“……飞扬,”趴在几上的顾清婉几近无声的在嘴边呢喃着这两个字,无声的呼唤着:“你在哪里……”没有你的世界……我真的好害怕……

冰冷的曲应离漠然的看着面前一切,听见顾清婉喷出一口鲜血,他令人难以捕捉的皱了下眉,挥手。

曲应离身后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男人,而那男人眸光仿佛石头毫无情感,当看清那男人的长相时就会发现他竟与东方飞扬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却对顾清婉没有一丝波澜……

当那个与东方飞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时,寂静的宴会场,突然掀起一股莫名的骚动。

第3章 杀母之仇

东方飞扬是曲应离摆在明面上的影卫头领,只是让大家知道,皇帝有那么一只队伍,起威慑作用。原本曲应离唤出东方飞扬是打算让东方飞扬提起顾清婉,将她丢回凤殿,眼前却不由自主闪过她吐血的画面。

东方飞扬静候一旁等待曲应离出声。

曲应离英俊的眉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然后挥手让东方飞扬退下,招来宫女,轻手轻脚的将顾清婉扶起,命令道:“带皇后去青龙殿。”

在场众人一听,猛地一震。他们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眼前看到的,他们的皇帝竟然让顾清婉去青龙殿!

青龙殿是皇帝休息的宫殿,就连后宫中最宠的华妃亦不许踏入,可此时此刻却让一个不受宠且没有势力的皇后进入,这代表什么?所有人心思各异。

刚才挑衅顾清婉的女人不由得冲到曲应离面前,不敢置信的抬头看曲应离,委屈的轻喃:“皇上……”楚楚可怜中不失娇媚风情。

此时长着一双如狐狸般明媚的双眼,而那微上挑的眼角自然的散发出一股媚态,媚骨天生毫不作用,此时正用这双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曲应离。

曲应离冷淡的看面前女人一面,转身走回龙座。

面前的女人正是在后宫享有盛宠--华妃。

自以为聪明的华妃,以为她故意使计令花瓶无脑的顾清婉去挑衅自己曲应离是不知的,表面上看来,是顾清腕为争追着她打今晚这个赌。

顾清婉精神恍惚被扶入一座宫殿,当宫女退出时若大的宫殿独留她一人,呆呆的双眼无视的站在宫殿正中央,娇小的她与宫殿形成鲜明对比。

而青龙殿外,一直有个身影,默默的站在殿守,此时赫然便是东方飞扬!

夜更加深沉,冰冷的夜风无处不在,就连悬挂于天空的明月也躲入云中……

不知过了多久,青龙殿门被徐徐推开。

曲应离脚步沉稳步入殿中,看着眼前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顾清婉,脑子里闪过刚才她在宴会上的行为,精致的丹凤眼危险的眯起,眸中透露出阴暗不明的光。

顾清婉大脑一片空白,眸光呆滞的看着面前,视线仿佛停留在龙座上却又仿佛不在此,就连身后有人靠近,她依旧一无所知。

不是她不想听身边的声音,那些声音一直在耳边响起,只是并没有进入她的脑海而已,此时此刻的她茫然无措仿佛一个寻不到母亲的小孩,面色苍白。

眼前东方飞扬的面前不停在她面前闪现,一面是他温柔的笑,一面是他摔得肢离破碎的身体,这是她无法承受的生命之痛!

既然她穿越了,那么他呢?他是否也跟自己一般也穿越了?只是正活在这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自己找不到而已。

“大胆!”权威不容质疑的喝斥声蓦地从脑后响起,体力不济精神涣散的她一时不察,吓得跌坐在地。曲应离非常满意自己出声达到的效果。

曲应离走至顾清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双精锐的眸子仿佛可看透世间一切般,锁定顾清婉。

曲应离的眸中没有一丝心疼或怜惜,就连一丝恻隐之心也全无,他眸光冰冷,只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情,是顾家,逼他母亲在生下他后强迫皇帝接受保子杀母的决定,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第4章 心思通透

顾清婉无意识的抬头看曲应离一眼,她用手臂撑了撑身体,无力的跌坐在地。不是她不想起身,而是这副身体中过毒,虽然此刻无大问题,但体力却已经临近透支。

顾清婉用沉静无波的双眼看来,曲应离不由自主的皱眉。她不是应该怕他的吗?心底刚升起的些许快意,在接触到她平静不卑不亢的眼神时变冷,随即有一股隐怒在胸口燃起。

顾清婉徐徐的底下头,像这样坐着抬头看眼前这个冰山男,令这个冰山男变得巨大如山,她讨厌这种被人看底的视线。

“顾清婉,没有顾家你竟然还敢如此放肆!”曲应离威胁喝斥。

顾清婉如湖水般平静的眸子在听到顾清婉三个字时,波动了下。她不是转身进入别人的身体了吗?为什么名字还跟她的一模一样?!顾家?应该是这身体背后的家族势力吧……

顾清婉并不笨,甚至说心思通透,微思索便明白其中的要害。想清后,她不由得苦笑。虽然说她不是古代人,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

--原来,她是一个独立无助的皇后啊……

摆了,她也不想当这个皇后,后宫什么的,与她有何关系?而面前这个男人也不是他……失去了也无所谓。

顾清婉眸光清冷淡漠,只是浅淡的看曲应离一眼,道:“你想废掉我吗?”

听她这样一句不冷不热的话,曲应离眸子危险的眯起,道:“你认为你还有什么资格呆在皇后的位置上?”

顾清婉用眼角余光扫了眼面前的男人,她挣扎的爬起身,站到对方面前。在曲应离以为她会跪着求他别废掉她时,她却是……

顾清婉站定,轻描淡写道:“也好……”

--就算做不成飞扬的妻子,她也不想做面前这男人的妻子。

曲应离双手握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不是应该照往常那般哭着求他别废她吗?额头青筋若有似无的浮现。

“你就那么想联废掉你?”

顾清婉不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发怒,她反问:“不是你想废掉我吗?”

“你,”曲应离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冷着脸道:“你竟然敢称联为你,你好大的胆子!”

威胁恐吓?顾清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然后呢?”面前这个男人喜欢以权压人,但她心已经死了,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此刻曲应离判她死,她也无所谓。

曲应离丹凤眼危险的眯成一条缝,眼中射出杀人光线。他这模样,就算现在的太后见到也会吓得缩脖子。但顾清婉却一脸不咸不淡的迎视他。

“……”曲应离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由得愣住,为什么她会在他身上看见飞扬的影子?!!她刚开始见到飞扬时,飞扬也是这种眼神看着她!

心,“咯噔”漏掉一拍,不对,飞扬已经死了,就当着她的面……难道说飞扬也穿越了,而且穿入的身体正是面前这个男人?!可是……

就算知道面前这个人不是他,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试探的道:“摩天轮……”

曲应离彻底皱眉,他完全听不懂顾清婉突然说的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别以为扯开话题联便会放过你!”曲应离冷冷的威胁道。

放过……顾清婉苦笑,果然是她想太多,眼前这个人怎么可能是他!

曲应离扬手。

黑暗中,突然多出一条影子。只见一名全身穿黑衣的男人凭空出现在大厅内,跪在曲应离身后,此人正是东方飞扬。

“仗责二十板,”曲应离冷冷的下令。

东方飞扬起身,手里突然多出一块板子。太监快速搬出长凳。顾清婉被人扶人趴向长凳,眸光无间触到东方飞扬的脸,她猛地一震,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

飞扬……

第5章 眷恋不舍

当东方飞扬扬起手上的木板重重的打在她PP上,她依旧沉静在震惊中,久久无法回神,疼痛也唤不回她涣散掉的神智。

怎么会……怎么可能……明明……

顾清婉眼前再次闪过东方飞扬撞入地面身体肢离破碎的画面。可眼前这个男人……不但四肢键全更甚至比她以前见着的东方飞扬的体魄更加强键。

--“怎么会……”顾清婉失神呢喃出声。

心,猛地一阵抽痛,身体的疼痛无法令顾清婉流泪,可想到东方飞扬,眼泪就无法控制溢出眼眶。

“……十一、十二……二十。”东方飞扬敬业的数着板子,将所有板子拍完。他也明白曲应离为什么会叫他来执行这个任务,毕竟皇后是玄月国的皇后,就算再怎么不被曲应离放在眼里,也不能因顾清婉掉了面子。

曲应离以为她说“怎么会……”是以为她不敢相信他真的命人打她,看到她流下两行泪,心情莫名的感觉舒服了些许,等板子打完,他才道:“知道错了吗?”

顾清婉完全听不见曲应离的话,脑子里满是东方飞扬的身影。她几度都在想她之所以会穿越投入这副身,是为了再与东方飞扬相遇!可是……这可能吗?

东方飞扬依旧一脸木头人的样子,却在顾清婉紧追不舍的眸光下,心不由得动了动。他非常清楚眼前的女人是谁。顾家的女儿,因顾家野心勃勃便强迫当今皇帝娶其女儿,便有了现在的顾皇后,而皇帝对皇后没有一丝情感,甚至是恨,结婚当天,便是顾家失势之时,皇帝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更别说洞房花烛夜,此时顾清婉依旧是完璧之身。但他也知道,顾清婉为了与曲应离发生关系,几次三翻爬上曲应离的床,最后都是由他收场,对于面前这种骨子里犯溅的女人,自然也就没有一丝好感。

明明已经失去顾家这个后台,可是却依旧仗着自己是皇后在后宫为所欲为,若不是为稳定天下人心,不能让人以为皇帝狠心,不然早将她弄死,怎会任由她活到现在?

东方飞扬见自家主子没什么吩咐,一个转身,再次消失在黑暗中。这时顾清婉才恍惚的回过神,才清楚的感觉到PP上传来的剧烈疼痛。

原本她死寂的心,突然不想死了。

顾清婉扭头看曲应离,虽不知他刚才说什么,但她还是乖乖的低头,应:“是……”

只要不死便好,她非要弄清楚,刚才打她板子那个男人是不是东方飞扬!

曲应离以为她会狡辩挣扎,却没想到她如此干脆的应是,反而令他一时胸口发闷,又开始不舒服起来。

曲应离冰冷的转身:“来人,将皇后送回凤宫!”

曲应离出声,外面便有两名宫女低头步入殿入,左右扶起顾清婉,便向凤殿行去。

宫女们吃力的扶着顾清婉,却这无所觉,此时正有一条黑暗在她们身后紧跟着,而黑暗里散发出一丝丝阴森的刀光。

第6章 皮开肉绽

被宫女扶回寝室,顾清婉通过傍搞侧击隐约有些明白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顾家在这副身体主人与皇帝结婚时,皇帝乘对方不注意将他们一锅端及皇帝为什么会如此恨皇后,原来是父债女偿。想到这些,顾清婉不由得苦笑。

通过宫女,她知道今天晚上打她板子的人是谁,没想到……她怎么都没想到,原来那人是东方飞扬,竟然跟她穿越前的东方飞扬叫一横一样的名字,甚至长相也一模一样,她是不是可以认为东方飞扬其实就是他的转世?同时她也知道,东方飞扬是曲应离的影卫,没有曲应离的吩咐,东方飞扬不会跟任何的有往来,甚至眼神上的交流也不会有。

知道这些,顾清婉再次忍不住苦笑。她虽不自以为聪明,但也隐约感觉到,这两名宫女中,其中一名有猫腻,甚至她还察觉到,小夏可能是曲应离安排在她身边的监视者,而她也不会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毕竟她根本没有顾清婉的记忆!

当曲应离从小夏口中知道,顾清婉失忆时,他根本不相信,毕竟顾清婉的眼神清明,根本不像失忆的人该有的。

--如果她想再见东方飞扬,只有依旧曲应离这层关系……

翌日--

华妃带着一群宫妃进入凤殿,美起名约是向顾清婉请安,其实她早就知道曲应离命令东方飞扬杖打顾清婉,是故意来看她丑的。

寝殿内,小夏扶顾清婉起身,不知道为什么,不由得对面前这个顾清婉心生爱怜,就算以前她也是跟顾清婉,便早早被安排到顾清婉身旁也喜欢不了顾清婉,可经过昨天,不知不觉起了变化。

小夏:“华妃一定是故意的!”

听到小夏抱不平,顾清婉莞儿一笑,伸手轻抚小夏的头,“没事,阿冬你跟小夏一起帮我穿戴整齐。”

“是,”立在身旁的阿冬应声。

毕竟小夏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再怎么老练,也还是个小女孩,顾清婉微笑宠溺的看着小夏,找到人生方向的她,心情变得大好。

穿上皇后这里三层外三层厚重的皇后服,顾清婉踩着轻快的脚步出现在大殿,动作优雅举止端庄,轻盈的坐到上位上,一切行为一气呵成,根本看不出一星半点端倪。

而站在顾清婉身后的小夏与阿冬深知顾清婉此时PP皮开肉绽该是如何的疼,不由得眼眶含泪。

曲应离安排在顾清婉身旁探子不止一个,此时顾清婉的举动,再次传入曲应离耳中,令曲应离不由得怀疑,现在宫殿里的顾清婉不是本人,而是被人偷龙转凤。若是从前,顾清婉是绝对做不到动作优雅举止端庄,更何况还是身受重伤的情况下!

--难道说一个人失忆,就连性格这些也会改变?

坐在青龙殿龙位上的曲应离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第7章 计中计1

顾清婉坐在凤座上,由上往下府看正坐于殿中椅上的众人,顿时有一种居高临下府看众生的磅礴气势。

顾清婉只是大略的扫了一眼,便看出这群宫妃的头领是谁,没想到竟然是那天宴会上对她挑衅的华妃,难道说华妃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吗?又或者说……

顾清婉在脑子里理了下思绪,缓缓出声:“妹妹们向本宫请安,本宫倍感欣慰,毕竟这宫殿礼仪万不可废,就算本宫不受宠,但玄月国在,礼仪便在,妹妹们可觉得本宫说的是?”

顾清婉的声音威严不失和气,却令听得人心里直发毛。看似是在夸他们有礼,其实……在坐的妃嫔都不是傻子,皇后看是温和的话其实是在暗示她们见她出现没有起身迎礼。可怕的不是这个,如果她拿的是皇后压人也就摆了,可她拿玄月国国礼这顶大帽压下来,顿时,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巨石压于胸口,令人喘不过气来。手心不禁冒出冷汗。

在宫中最得宠的华妃也禁不住愣在当场。

顾清婉清冷的眸光若有似无扫过华妃。

华妃只觉得心被针刺了下,她猛地抬起头看向顾清婉,当迎上顾清婉凛冽的双眼时,不由得心慌底下头去。

--怎么会……华妃有些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人还是从前那个胸大无脑,只有皮表没有内面的顾清婉吗?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可怕的气势……仿佛曲应离出现般……

想到曲应离,华妃便想起曲应离对她的种种宠爱,底气渐渐回到心里,她抬头放肆,理直气状道:“皇上说了,免了臣妾一切宫廷礼仪。”

“哦~”顾清婉声音温柔且轻幽的出声,淡淡的问:“难道说皇上也免了其他后妃向本宫行礼不成?”

除华妃以外的所有妃嫔婕妤等纷纷起身,跪倒在顾清婉身前,状似狼狈的行礼,道:“臣妾参见皇宫娘娘。”

齐涮涮的声音,顿时响彻大殿。

顾清婉也不出声,状似听不见他们行礼问安,拿起几上的茶轻轻的缓缓的,用极漫的速度轻铭了一口,才再次动作极漫的放下,状似惊异的看着殿下跪倒的众人道:“唉,妹妹们怎么跪下了?”

顾清婉用眼角余光扫了坐在一旁狂傲的华妃,热情的伸手虚扶,道:“妹妹们快起来。”

殿下跪着的妃嫔们面面相觑,压抑着不敢出声,缓缓的从地上爬起身,站到刚才坐的位子旁。

“快坐。”

顾清婉说坐,她们才敢缓缓入坐。

“阿冬,你是怎么回事?”顾清婉突然面色一改,话锋犀利的对阿冬道:“妹妹们来也不令宫女们准备上好的食物,竟将这些粗茶端出来给她们喝,成何体统。”

一听顾清婉这话,刚才端起茶水正想喝口茶压惊的妃子们吓得急忙将茶杯放回原位,却还是有一人,一惊,手上的茶具掉地,碎成一片。那妃子吓得忙跪到殿中央,磕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

顾清婉眼角余光扫过在场所有人,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令人难以捕捉的明了,这才道:“妹妹快起来,区区一个茶具,姐姐怎么会怪妹妹呢?妹妹快起来。”

说完,顾清婉作势要起身扶跪在殿中央的妃子,那妃子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哪敢让顾清婉来扶,急忙起身退到一旁。

青龙殿内--

坐在龙椅上的曲应离听到凤殿里发生的事情时,他若有所思,顾清婉这是在给后妃们下马威吗?思及此,他再次诡异莫辩的勾起唇角,笑不达眼底。

第8章 计中计2

很好,皇后既然要有所作为,怎能省了他?曲应离嘴角邪恶的弧度越勾越大,转身吩咐身旁的公公道:“前往凤殿。”

很好,联到要看看你玩什么花样!

凤殿内,顾清婉依旧是从容不迫,但额角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早已出卖她,此时此刻的她,真的很疼……疼得全身冒冷汗,四肢无力,眼睛发黑,直想两眼一摸黑,昏过去算了,但还不行,那时也必须是她将面前这群女送走后。

立完威,顾清婉这才缓缓转头看向华妃,道:“请问华妃妹妹有事吗?”故意将华妃这两个字咬重,让她知道,就算她再得宠,也只是妃子而已。

华妃一听,脸色发青,怒瞪向顾清婉,咬牙道:“皇后姐姐,我们是特地来看您的,听说您昨天去了青龙殿挨了板子了……”说着,她故意掩嘴轻笑。

一听华妃这话,殿下队华妃以外的妃嫔们纷纷抽气,可是顾清婉依旧是一脸坦然。

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这个道理她在22世纪时便已经清楚知道,而面前这群古人……

顾清婉嘴角勾起,温声软语却中气实足:“妹妹们真有心了,本宫在这里谢谢妹妹们的关心。”

听完顾清婉就连华妃都疑惑了,难道是她的探子报错了?面前这个女人明明是中气实足,一点也不像昨天晚上才挨了二十大块的样子。

“呵呵……”顾清婉突然扬袖语嘴轻笑,殿下的妃嫔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看清众人反应后,顾清婉漫不经心道:“前些天,本宫与华妃妹妹打赌来着……”她蓦地顿,快速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接着道:“本宫真是险中求胜啊,呵呵……”

顿时,银铃般的笑声,如天籁之音般彻响在大殿中,令殿外的曲应离停下脚步。曲应离边上的公公原本是要出声,却被曲应离阻止,于是一群人便开始陪站中~

“不知华妃妹妹原不愿意履行当时的赌注呢?”笑罢,顾清婉问。

华妃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道:“当时我便说过,这场赌是皇后您挑起的,就算赌注,臣妾也只须履行皇后您的一半,皇后娘娘可记得?”

心念微动,顾清婉依旧不动声色,默不作声却用清澈如溪水仿佛可见底却又深不可测的双眼注视着华妃,就是不说话。

两人对视了五分钟后,华妃奈不住性子,道:“当时说过,若皇后娘娘您输了,那么您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自杀,若是我输了,我便向皇上请去华妃之位……”

华妃恨恨的磨牙,抬头注视着顾清婉,她当初会说那样的话,完全是认定顾清婉必输无疑,却万万没料到……

听完华妃的话,顾清婉徐徐的放下手,眸光冷凝,她想过面前这个女人歹毒,却没想到她却拿如此不公平的赌注来赌,是如此的阴险。

顾清婉虽然讨厌面前这个女人,却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不由得柳眉微促。

就连殿外聪明睿智的曲应离也没有感觉出不妥,个种行迹上看来,这的确是顾清婉与华妃会做的事,但他万万没料到的是……

“如此说来……”顾清婉语气漫悠悠的说出这四个时,顿了顿,话锋猛地一转:“本宫还要谢谢你喽?!”

殿下坐在椅子上的华妃不由得猛地一个哆嗦。

殿外的曲应离皱眉,什么时候这个女人的气势如此强悍了?!

“你骗本宫入局本宫反而要谢谢你了?”顾清婉一字一顿,字字铿锵道。

华妃惊吓得猛地起身,顿时身体失去重力又猛地跌回座位上,大脑成现一片空白状,呆滞的望着殿正上方坐着的顾清婉,无法回神。

顾清婉锐利的双眼定定的注视着华妃,不错过华妃脸上任何表情,哪怕是一闪而过的心虚等表情,全被她尽收眼底。

果然……顾清婉心中大致有些明了,可依旧有些不解,难道顾清婉真笨的如斯地步?如此这肉身的主人真笨到如斯地步怎么可能当得上皇后呢?难道说……

脑海中出现惊人的想法,令顾清婉不由得猛地一震。面上依旧一脸平静的她,心中早已波涛汹涌。

顾清婉缓和语气,道:“那么华妃妹妹,你可原兑现你当时的诺言?”

这时,曲应离从殿外步入,语气权威不容置疑的道:“联会帮华妃兑现当时对皇后的赌注。”

曲应离一句话,顿时掀起殿内轩然大波。众妃们顿时猛地抽一口冷气,纷纷惊吓得弹起又无力的跌坐。华妃更为严重,她原本想,就算她主动向皇帝请去华妃头衔,只是哄得皇上不答应这事也就揭过了,却万万没料到曲应离会突然出现,而且还……

华妃无力的跌坐在地,明媚娇艳的脸上显出绝望……

后宫凤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清婉, 曲应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