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大帝-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吴昊, 庄梦雨

昊天大帝-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吴昊, 庄梦雨

第1章 帝尊武魂重生

苍宇之巅,两道伟岸的身影凌空而立,下方以数亿万计的子民匍匐膜拜。

“昊天,你还在执着不肯臣服于本尊?”

一道凌厉之音自一名锦袍玉冠男子口中传出,刹那星空颤栗,下方亿万子民瞬息化为飞灰。

“看……你这又何苦呢!若臣服于本尊,你的这些子民都不会因你而亡,而如今他们却通通都因你而逝。”

对面一名坚毅男子,目睹着下方属于他的亿万子民粉碎化为世间烟尘的瞬间,浑身颤抖,双拳紧攥,刹那,血丝便布满了他的双眼。

“鸿武,你这个老匹夫,你不得好死!”

“呵呵……可本尊永远都不会死,此乃大千世界,一切由本尊一人执掌,生与死只在本尊一念之间。今日,若你亦不肯臣服于本尊,那你也将会如你的那些子民一般,化为世间的一粒烟尘!”

“吼……死又何惧,今日我跟你拼了!”

昊天血红着双眼,面露疯狂之色,身体迸发出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威能,朝鸿武冲去的瞬间,战栗苍宇。

他,昊天修炼万载岁月得无上武之道统,立封帝尊之位,建立昊天王朝,鼎立于大千世界。

奈何,鸿武不容于他,今日抬手之间灭他亿万子民。

这仇,得报。

“拼了……你行吗?”

锦袍玉冠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抬手之间,属于这个世界最为强大的力量,超脱规则之力,刹那将昊天帝尊的身体束缚。

“你,不行……”

“鸿武,倘若有来世,我昊天定将让你血债血偿!”昊天帝尊不甘的大吼,带着滔天恨意,身体内毁天灭地的威能在疯狂迸发,欲自爆。

“哼,来世?你没有来世,今日本尊便让你武魂寂灭!”

锦袍玉冠男子鸿武,抬手之间屈指朝前一握,浩瀚超脱规则之力形成毁灭威能,将昊天帝尊的身体瞬间化为飞灰,连自爆都未能如愿。

“这世界,唯本尊可万古长存,一切逆乱将万古寂灭……”

……

山海界。

云中帝国。

护皇城。

清晨的阳光照耀大地,万物刚刚苏醒,呈现出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象。

纵使在城中,依然可以目睹一抹抹绿树成荫,花香满园的美景。

然而,此刻却有一幕却煞了风景。

在几抹绿荫之下,三名目露凶光的小厮正对一名蜷缩在地的坚毅布衣少年拳脚相加。

远处,一名其貌不扬,却偏偏露出跋扈神色的十七岁少年,抬着高傲的头颅,眼中闪动着邪异,背负着双手站在那儿,对于坚毅少年的痛苦哼唧连正眼都不曾瞧上一眼。

“你个废物,让你见了大少爷不请安,老子今日非踹死你不可!”三名小厮面露凶光对坚毅少年一阵暴踢,嘴里的狠话脱口而出。

“凭什么……我吴昊同为护皇城吴家堂堂二少爷,凭什么要为他吴宇请安?”虽被拳脚相加,痛苦蜷缩在地,但少年脸上依旧闪动着坚毅,声音中充满了不服。

“凭什么?就凭你是废物,吴家的耻辱……”远处,跋扈少年讽刺的声音传来。

“哼,吴宇,你也不过是区区后天三重天武者,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假有时日我定将超越你!”

“超越?”

跋扈少年眼中讽刺意味更加浓烈,缓缓的行至坚毅少年之前,抬脚狠狠地踩在其头上,用力的摁着。

“超越……就凭你十六岁都尚未开掘出一条经脉的废物,别开玩笑了,下辈子吧!”

……

浩瀚虚空中,一枚巴掌大小的古朴罗盘,在灰暗的虚空中不断前行,一道道银色光影,似星辰又似陨石,在其两旁极速划过。

此时,在巴掌大小的古朴罗盘上方,一道淡金色的光辉笼罩着一尊只有三寸许的金色迷你身影。

嗡……

恰巧此时,古朴罗盘震颤,发出嗡鸣之音。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古朴罗盘中的金色迷你身影口中传出因激动而颤抖的声音。

“万载了,我昊天依靠这命运罗盘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抹残缺武魂!”

古朴罗盘七彩光芒闪过,一幅绿荫之间的画面被投影而出,画面中坚毅少年吴昊头颅正被一名跋扈少年踩踏着。

看到这一幕,一抹怒色紧接着浮现金色迷你身影的脸庞。

“哼……前世我被鸿武那老匹夫践踏,今生将不会再让人随意践踏!”一声冷哼自昊天帝尊武魂口中传出,古朴罗盘携带着他的武魂,化作一道长虹,瞬息之间消失在浩瀚虚空之中。

轰……

苍宇之上,晴朗的大清早却突然划过一道金色闪电,轰鸣了周遭天地,仿若天地在颤栗。

正在踩踏着吴昊头颅的吴宇被这道惊雷吓了一跳,脚下的动作顿时一松。

也就是恰巧在这时,吴昊那原本被踩踏而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眼中闪过一道金色闪电。

一道凌厉的目光自其眼眸深处迸发而出,反手一抓住踩在其头颅之上的脚,狠狠地往一旁一甩,吴宇原本被惊雷吓到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倾倒了下去,门面朝地来了一个狗啃泥。

而吴昊则腰杆一挺,整个人蓦然翻身站立而起。

如此一幕,落入身旁三名小厮眼中,露出诧异震惊之色。

“你……你竟敢对大少爷出手!”其中一名小厮瞪着他,一脸不敢置信的对他说道。

啪!

回应他的却是一个大嘴巴,赫然是吴昊突然一巴掌拍打了过去。

“你……你竟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拍打了过去,对方的脸蛋顿时肿成猪头一般。

“废物,你找死!”

剩下的两名小厮终于反应了过来,顿时大怒道。

啪!

啪!

回应他们的依旧是两大嘴巴子。

“我不但敢打你,我还敢杀你!”吴昊冰冷的声音,自其口中传出,顿时使得三名小厮一阵寒颤。

他昊天于万年后,终于融合了自己的最后一丝残缺武魂重生到了这个原本属于他残缺武魂转世的少年吴昊身上。

当年,他被鸿武利用超脱规则之力粉碎了身体以及武魂,却被他早年在一处上古遗迹当中得来的命运罗盘尽数保全了下来,但却遁入虚空之中,散布在无数下界位面当中。

为此,他依靠逆天的武魂之力,驾驭命运罗盘周游了无数下界位面,将散落的残魂一一收回并融合。

就在他的武魂因消耗太久即将油尽灯枯陷入沉睡之际,命运罗盘却终于追寻到了吴昊识海中的最后一丝残魂。

如今,他的武魂与吴昊的残魂终于融合在一起。

此刻,昊天是他,吴昊亦是他,两者二合为一,回归原本的帝尊武魂,共享了彼此前世的记忆。

“命运啊……命运罗盘,你终究是我的命运啊!罗盘不灭,神魂亦不灭。”吴昊内心叹息了一声,终于重生了,但内心却说不出的惆怅。

亿万子民的生命,是他带领他们强势崛起,却也最终带着他们走向消亡。

他是千古罪人。

“废物,你找死!”

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吴宇不知何时从地上爬了起来,仔细一看他此时的模样,门牙缺了两颗,说狠话都有些漏风。

唰!

吴昊的身形蓦然自原地消失,紧接着前方连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待吴昊再度回到原位之时,跋扈的吴宇此刻已然成了猪头,完全遮掩了他那原本就其貌不扬的面貌。

“你有什么好神气的,后天三重天武者而已,也不过如此,不出一个月,我就能够达到你这个层次!”

吴昊颇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缓缓的转身渐渐远去,留下三名小厮露出畏惧的眼神望着他消失的背影。

而原本一脸跋扈的少年吴宇,此刻紧攥着拳头,愤怒的神情早已扭曲了他的脸庞。

“吴昊,本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三名小厮闻言,浑身一振,互相对视一眼。

“快……快去禀告大夫人,废物吴昊不知何故突然变强了!”

第2章 一切皆因命运

护皇城。

云中帝国,第一大皇家钦点城池,人口数百万。

关于它的来历,乃是吴氏家族,现任家主吴浩然因保护云中皇帝有功,被特意钦点一座城池改名为护皇城作为给他的犒赏,并责令他亲自监管。

此功嚯嚯,名垂千古。

因此,使得当时的吴家名声大燥起来,仅仅在几十年间,整个吴家在护皇城中变得家大业大,远远超过其他几大家族。

护皇城,吴家府邸。

府邸内,一处静幽偏僻的院落,吴昊缓缓的走回,记忆中此地是他生活了十多个年头的地方。

“二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方才听小翠回来告知你遭遇大少爷一帮手下的欺凌,老夫正准备赶去一看究竟,没想到你却已经回来了。”

静幽院落内,突然迎来一名面目慈祥的老仆,此刻正露出关切的眼神,望着他问道:“二少爷,他们没有将你怎么样吧!”

吴昊心头,不禁由来的一阵暖意,被人关心的感觉很温馨,多久了……他以为往后再也感受不到了。

“乾伯,我没事,你别担心!”吴昊对他微微一笑。

这时,对方的身后转出一名气质并不出奇,异常平凡的女子,她正是老仆穆乾口中的小翠。

“二少爷,是奴婢多管闲事了,只是奴婢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凌你,所以才回来告知乾老。”小翠不敢与他对视,微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生怕他一时生气而错怪于她。

“呵呵,小翠多谢你了!”吴昊却说出一句让她诧异不已的话。

“二少爷居然对我说多谢了?”小翠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望着一脸微笑的吴昊,就连老仆穆乾也望向他,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二少爷他今日不一样了!”穆乾心里如此想道,但究竟哪儿不一样了,他却有些说不上来。

殊不知,如此情形乃是吴昊因融合了帝尊武魂后,气质与言行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使得常年与他相熟的人,感到一丝比之以往不同的感觉。

“乾伯、小翠,出去走了一遭,如今有些累了,我先回房歇一歇。”

吴昊对他们微微一笑,说着便越过他们,朝着记忆中的一间厢房走去。

……

坐在床榻上,前世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眼前的一幕幕仿如昨天刚刚发生一般。

“命运,这就是命运,从我获得那命运罗盘的那天起,我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

前世的陨落,给了他太多的感想,那只有巴掌大小的古朴罗盘,乃是他从大千世界的一处上古遗迹中得来,想起获得命运罗盘的整个过程,仿若这一切原本就是命中注定一般,因为那太巧合了。

“鸿武,你这个老匹夫,你没有想到我还活着吧!”吴昊眼中闪过一道凌厉。

“倘若有那么一日,我还会杀回大千世界,届时你将为我那亿万子民偿还血债!”

回顾了自己前世的一生,昊天又回顾着自己这一缕残魂转世吴昊的十六年人生。

根据残魂吴昊的记忆,得知此乃山海界,广袤无垠。

山海界,他知晓,乃是大千世界的三千下界位面之一,被誉为三千小千世界。

这山海界,宗门林立,其下属又管辖着万千帝国皇朝,可谓广袤无比。

而眼前的护皇城也不过是天武门管辖下数十帝国皇朝之一,云中帝国中的一座小小城池。

吴家现任家主吴浩然十六岁就成为先天武者,二十岁就已经突破先天桎梏,成为脱胎境武道强者。

后被云中帝国皇室看中,收纳成为皇室中的一名护卫,后又因一次护卫皇帝有功,就被皇帝钦点一城池作为犒赏,并名誉此城为护皇城,当上了一城之主。

如今护皇城在吴浩然的统治下,可谓权势滔天,被无数皇宫大臣以及诸多大家族巴结,声誉如日中天。

就如此的一名年轻有为的武道强者,自然集一身宠爱,笼络万千少女的芳心。

时隔二十多年,吴浩然连续娶了三房妻妾,而吴昊就是他第二房夫人,武沐雪之子。

由于传言武沐雪的出身低微,为人在吴家有比较沉默寡言,因而不受吴家之人待见。

这其中也有第一房大夫人,娇如花从中作梗的缘故,最终被逼得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对于此事,吴浩然也没有过问和追究,更没有派人出去寻找。

时间一晃十多年过去,武沐雪之子吴昊,在她离家出走后,被无数吴家子弟的成天欺凌下渐渐长大,这些年又因无法修炼出内力,被人誉为废物。

“哼……废物吗?这世间又何来的废物一说!”吴昊一声冷笑,凡事不离其根,只要找出其根源所在,一切都将不攻自破。

魂识在体内扫视了一周,发觉眼前的这副肉体,血肉坚韧经脉尽数堵塞,气海丹田坚如磐石而不可破。

“这是天生武体啊!”

顿时,吴昊内心一阵狂喜,果然是命运,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难怪他这副残魂转世肉身在这吴氏家族中被称之为废物,原来是天生武体,全身经脉、丹田坚不可摧,寻常修武功法难以撼动,更无法开掘、打通体内的一百八十条堵塞经脉。

寻常修武功法无法撼动天生武体,但却有一霸道逆天功法可以将其撼动。

当初,他在那处上古遗迹当中意外得到命运罗盘之时,其内就藏有一部逆天修武功法。

谓之‘天武神诀’,乃是专门为天生武体而存在的。

此天武神诀乃是一部逆天霸道的功法,寻常体质修武之人欲强行修炼,必将被衍生而出的霸道武元冲溃经脉,导致气海丹田被毁,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当初,他凭借此逆天功法,经过细心改良适合自己体质修炼后,仅仅花费万载的时光,他就成为了大千世界中的帝尊强者,凌驾于巅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曾一度被人膜拜、仰望。

如此可见天武神诀的逆天之处。

此天武神诀,谓之天武,乃是为天生武体而衍生。

如今他的这副残魂转世肉身居然是天生武体,他忍不住狂喜,不得不感叹一切皆因命运的安排。

若不然,一切怎么如此的巧合,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般。

“有此天生武体结合天武神诀修炼,再次杀回大千世界指日可待!”吴昊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仿若看到鸿武至尊为他亿万子民血债血偿的画面。

事不宜迟,得抓紧修炼此逆天功法,让自己强大起来,因为这吴家其实并不太平,有着无数人恨不得他死。

据他的残魂记忆得知,吴家十八岁之前必须修炼至后天七重天武者境界,否则将被驱逐出吴家。

吴家大夫人那一系恨不得他早点脱离吴家,甚至恨不得他死而永绝后患,如此一来,就再也没人与吴宇相争未来吴家家主之位。

对于吴家家主之位,他不屑一顾,但此前他曾自信满满的对吴宇说,自己一个月内超越于他后天三重天的境界。

为挽回往日尊严,此事无论如何他都要做到,否则无法释怀他残魂如此多年遭受冷眼、欺凌所承受的憋屈。

盘坐于床榻之上,微闭双目,心境沉浸保持空明,运转天武神诀前半部的运行心法,身心迅速进入冥想状态当中。

……

约莫四五个时辰后,吴昊的体内便出现了一丝内力,体内一道堵塞经脉被他利用天武神诀产生的霸道内力,成功的开掘了出来。

可也就是这时,厢房外传来一声大喝。

“废物吴昊,你给我滚出来!”

吴昊眉头一皱,散去体内运转的内力后,面色阴沉的走下了床榻。

嘎吱!

厢房的朱红木门被他推开,外面天色已近黄昏,火红的云霞染红了半边天。

而此时原本静幽的庭院内,多出了三名身穿吴家奴仆服饰的年轻男子。

在他们脚下,他的老仆穆乾与丫鬟小翠,浑身伤痕累累,嘴角还挂着血丝,躺在地上几欲挣扎也无法起身。

“哪儿来的奴才,竟敢来本少爷这撒野?”吴昊沉声一道厉喝,目光扫过他们三人,眼中厉芒一闪而过。

“哟呵,废物你终于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吓得不敢出……”

第3章 废物的逆转

唰!

一道残影掠过,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啪’的一声,那人被吴昊一巴掌扇飞了出去,压垮了庭院中的一片花草。

他没理会对方的死活,在另外两名吴家奴仆的一脸惊诧之下,蹲下来伸出双手同时将穆乾和小翠扶了起来,让他们坐在一条长条板凳上。

“乾伯、小翠,你们没事吧?”他关切的对两人询问道。

“少……少爷,老奴没……没事!”穆乾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但说话时带动着撕裂的伤口,又不禁让他呲牙咧嘴,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坐在一旁的小翠,浑身一振,脸色顿时大变,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强忍着疼痛,对他大声提醒,道:“少爷,快离开这儿,他们是来找你麻烦的!”

“小丫头,让你多嘴!”也就是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厉喝,回应对方的却又是一巴掌。

吴昊一个转身,狠狠的甩打了出去,冷声道:“让你嘴贱!”

啪!

第二个吴家奴仆被他一掌拍飞了出去,剩下最后一名,望着他两脚直哆嗦,但却强忍着惧怕,用阴冷的声音,对他威胁道:“废物,你竟敢打我……”

啪!

话尚未说完,就被吴昊又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少……少爷你,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穆乾与小翠坐在长条板凳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望着他。

吴昊回头对他们神秘一笑,缓缓的开口道:“乾伯、小翠,似今日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说着,他将刚刚凝聚出来贮存在经脉当中,仅有的内力涌向双掌,输入到他们的体内,为他们修复着身上的伤势。

“这……”

感受着他掌心传来的暖流,穆乾与小翠再次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们的少爷终于从废物逆转成为武者了,此刻他们的内心是激动的。

十多年的冷眼与嘲讽,他们终于煎熬到头了。

片刻过后,两人的伤势恢复了三成,但此时他经脉中的内力又干涸了下去,无奈只好撤掉内力的输出。

而此时,那三名吴家奴仆已经从花草丛中挣扎着,爬了起来,个个捂着肿了半边的脸,望着他露出忌惮的眼神。

但是,忌惮的眼神下,却依旧浮现着一丝丝怒气。

吴昊蓦然转身,双眼闪过一道凌厉,冷声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我这儿常年都没有一名下人前来,今日你们前来作甚?”

“废物,你居然敢打我们,我们可是大夫人的……”

唰!

残影再次一闪而过,那人的声音再次戛然而止,瞪着一双眼睛,瞳孔急缩又快速涣散。

咕噜咕噜……

他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而那里却多了一道血线,殷红的鲜血自血线中疯狂涌出,身子缓缓的向后倒去。

至死,他也没有想到,明年的今日是他的祭日。

“我不但敢打你,还敢杀你!”冰冷的声音自剩下两人的身后响起,使得他们转身看向吴昊之际,如同看到恶魔一般,脸色变得一片苍白。

“谁让你们来的,来此作甚,我不想再说第三遍!”吴昊瞳孔深处闪动着一股凌厉的杀气,使得他们不寒而栗。

“是……是大夫人让我们来的,她让我们来试探二少爷您是否修炼出内力,若是修炼出来内力的话,就让我们将你给……”

吴昊闻言,眼睛顿时半眯了起来,娇如花好狠毒的心,居然派下人前来,妄图杀了他。

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他就不明白当初他那个不尽责的老爹为何会看上她,难道就为了纯粹贪图她的美色?

摇了摇头,记忆中的那副面孔,也并非倾国倾城的面孔,唯一值得吴浩然贪图的,只有她娘家身为皇宫大臣背后的势力。

只是,她要杀自己作甚,自己对她根本造成不了威胁,对于家主之位,以她的身份背景也不可能为了区区护皇城城主之位而冒险杀他,若不然他早就死了,绝对活不到今日。

那,她今日的举动又是为何,若自己修炼出内力了,就要除掉自己,她究竟忌惮自己什么?

“娇如花为何要杀我?”随即,他眼中再次闪过一道凌厉,冷声问道。

“我……我哪里知晓,这都是大夫人的意思,小的只是……”

唰!

又是一道血线,对方捂着脖子,露出一脸的不敢置信,他都将自己知晓的全都说出来了,吴昊居然还要杀他。

“你,说……”吴昊凌厉的目光又转向最后一名满脸惊恐的吴家奴仆身上,冷声道。

“二少爷二少爷,别杀小的,小的说,小的说……”那人惊恐得跪地连连磕头,而吴昊眼中闪过了一丝邪异,淡淡的回道:“说吧!”

“小的之前听大夫人身边的丫鬟谈论,据说我们家主在皇室中屡屡立功,被当今皇帝特钦一名吴家十八岁以下嫡系子弟,进入天武门修炼的机会。”

吴昊一听这话全是完全明白了。

整个吴家嫡系,也就吴宇与他符合十八岁以下的标准,而第三房夫人的孩子尚还很小,且还是个女孩,算不上是嫡系也暂时无法修炼。

天武门管辖列国,势力滔天,进入其宗门乃是修武者一生的梦想,只有在那儿方能展翅高飞。

难怪娇如花要冒险派人来杀他,原来自己修炼出内力对她的儿子进入天武门产生了威胁。

嘴角浮起一个弧度,一丝邪异之色在脸上一闪而过。

“呵呵,这天武门有意思,名头居然与我的天武神诀如此相似,难道这也是命运不成?”

原本,他无意与对方相争一个进入宗门的机会,但是她娇如花却如此蛇蝎心肠,狠心派人杀他。

那他无妨与对方周旋一番,看看最后到底谁才是赢家。

“如此多年所承受的欺凌、打压、嘲讽、白眼等等,是时候收回一点利息了!”他心里暗自想道。

“二少爷,小的可以走了没有?”那人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问道。

“走?往哪里走?”吴昊回过了神,盯着他冷声道。

顿时,对方脸色变得苍白,扑通的一下子,刚站起来的身子又给他跪倒了下去,给他磕着头哀求,道:“二少爷,你就放了小的吧!小的上有小下有老……”

闻言,吴昊又是一阵冷笑,编个谎话都不会,还上有小下有老……他不禁鄙视对方。

“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你们打伤了乾伯与小翠还有压坏了我那么多花草,是不是得赔偿呢!”

对方一听这话,急忙往身上一阵摸索,紧接着取出一枚金光闪闪的金币,用膝盖挪移到他的脚下,双手给他奉上。

“哟呵,还金币呢!大夫人为了杀我,还真是舍得啊!”吴昊接过对方手中的金币,阴阳怪气的说道。

“二少爷,我所有的家当都在这儿了,你就饶了小的吧!”对方继续哀求道。

“你走吧!”他手掌一翻,将金币握在手心,同时淡淡的说道。

“谢……谢谢二少爷的不杀之恩。”对方闻言激动得连续磕了三个响头,紧接着快速起身离去。

然而,就在他转身离去的瞬间,吴昊眼中寒光一闪,手中的金币脱手而出,划过一道金光没入对方的后心。

“我说放了你,但却没有说不杀你,从今往后一切践踏者,不可饶恕!”

“少……少爷,你杀了他们,大夫人她……”身后,穆乾已经从长条板凳上站立了起来,此刻正颤颤巍巍的对他欲言又止,面容之间布满了担心之色。

吴昊缓缓的转身,脸上的冰冷之色随之消失,换作一脸的柔情,看着眼前的老人,露出了一丝微笑。

“乾伯,你将这几具尸首处理一下,若有人问起,就说有人妄图暗杀于我,被一神秘人尽数击杀。”

“另外,他们身上有不少金币,你取之用来开销以及去买些药材医治一下您与小翠身上的伤势!”

吴昊对他们交代了几句便再度回到自己的厢房当中,他得抓紧修炼,说不准什么时候,似方才那样的事情还会再度发生。

穆乾与小翠望着已经紧闭的厢房朱红木门,内心在想他们少爷终于逆转了废物的名头,可以修炼了。

眼中顿时就出现了一丝希望与期待之色。

昊天大帝-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吴昊, 庄梦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