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魂斗神-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林诩, 胡慧

星魂斗神-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林诩, 胡慧

第1章 林诩

翠山峰下,一间间农舍田园遍布。这里,俨然一副小村庄的模样。

只是,这翠山峰下的田舍可不是小村庄。这里,是炼器宗内的一座山峰。而那些农田,所种植的并不是什么粮食,而是一株株的草药。这里,是炼丹一脉的药童所在的地方。

在其中的一座药园里,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正一脸慎重的照顾着手中的草药。那男子看起来有几分木讷,略有些漆黑的脸庞看着颇为老实。将其中一些年份已到的草药采摘了之后,小心翼翼的拿回自己所在的屋子。

只是,刚刚走到一间木屋前方,一声冷笑传来,一道身影突然从一旁窜出,直接一巴掌推在那男子的身上。

那一巴掌中的力道不小,直接将那男子推了个狗吃屎,怀中的草药更是全部散落在地。

“嘿嘿……林诩你这废物,别的用处没有,这照看药园的本事倒是不错。这些草药的品质都不差,蕴含的魂力着实不俗啊。”

一个年岁和那林诩相差不多的男子一脸得意的走出,将那些草药一株株的捡起,随后丝毫不客气的将其收入怀中,看着那一脸灰尘的林诩,脸上冷冷一笑。

在那男子身旁,还有着几人,一个个同样发出讥笑,一样捡着地上的草药。转眼间,所有的草药全部被他们收入了怀中。

“这世上,连只兔子都能够拥有魂力。这废物这么多年下来,居然连魂力都无法拥有。要不是他爷爷曾经是我炼器宗丹师,我炼器宗哪里会留着这样的废物啊。”

“就是,就他这样的能力,离开了炼器宗,怕是别走到半路被个兔子给咬死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他那死鬼爷爷,现在也早就没了。当年,是他死鬼爷爷的朋友出面让他留下。这么多年,要不是他草药种得好,早被赶走了。”

林诩从地上爬起身来,一脸愤怒的看着那男子以及其他几个少年,双手攥得死死,手臂之上青筋冒出。

见此,那之前推了林诩的男子一声冷哼,直接再次一脚踹出,落在林诩的腹部。那一脚之上有一缕灰雾涌现,这一脚直接将林诩踢飞,原本有些黝黑的脸庞变得苍白。

“我说过,本少拿你草药的时候,你要笑!”

那男子眼中寒芒闪烁,脚步一动,速度极快,转眼来到林诩身前,抬起一脚重重的踏下。

林诩一声闷哼,嘴角瞬间鲜血溢出,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萎靡。然而,那双眼之中的愤怒,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眼神,让那男子更为的愤怒,神色变得有些狰狞。抬脚不断的落下,那蕴含着魂力的一脚,每一脚都极重。看得那些和这男子一同前来的人,一个个的脸色大变,连忙上前将那男子拉开。

“贺哥,别打了,再打就真把他打死了!”

“是啊,青哥,把他打死了,以后我们可就没地方弄外快了。葛丹师每月要求的草药,没有他,我们会很难过的。”

“没错没错,贺哥,这废物是茅坑里的石头,你别在意,还是草药要紧。”

许是想到了每一次所能够得到的草药,贺青一声冷哼。

“贱骨头,要不是还有那么点价值,本少早就把他给宰了。”

贺青身旁的人,一脸掐媚笑的道:“那是,贺哥神勇无双,魂力已经达到引魂四重。日后,成为炼器宗的弟子,在成为一代丹师绝不在话下,和这么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人计较什么啊。”

“就是,而且再过三天,所有药童都要进入丹青苑采摘草药。现在把他杀了,岂不是便宜他了。起码,也得让他再发挥下余热啊。”

那贺青在那几人的拥簇下远去,其他的药园里,有人看到这一幕,却一个个神色冷漠,对于这样的事情,似乎早已习惯。

林诩挣扎着站起身来,鲜血混合着泥土吐出,步履蹒跚的朝着他的药园走去。又采摘了一些草药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回到屋内,林诩的双目变得赤红,咬牙切齿,眼中满是杀意。

“贺青!我林诩,总有一天,定要将你斩杀!”

然而说得轻巧,林诩体内的确没有丝毫的魂力。除了他的肉身比起别人要强大一些之外,他体内连一丝魂力也没有。

木屋简陋,除了一张床之外,和一副座椅外,再没有其他。而在那桌子上,有一个牌位,牌位很旧,但却没有一丝的灰尘,与其他地方相比起来极为的干净。

那是林诩他爷爷的牌位,也是整个木屋中对他最重要的东西。他爷爷曾经是炼器宗的丹师,只是后来陨落。而林诩,则是他爷爷一次外出历练之时,所带回来的孩子。

据说,在一夜之中,一颗天外陨石降下,直接将一座小镇毁去。整个小镇之中没有任何的活口,等到林诩他爷爷赶到之时,只看到一个在哇哇大哭的林诩。而当时的林诩,还在襁褓之中。

这件事,在当时也引起了炼器宗内一些人的诧异,对于林诩也颇为好奇。甚至,在林诩身上,做了不少的研究,可是却什么也研究不出来。

而随着林诩的长大,体内依旧没有任何的魂力,甚至连附魂都无法做到之后。炼器宗内的人,对于林诩也就再没有任何的兴趣。唯一始终锲而不舍的,正是林诩的爷爷。

林诩的爷爷想过很多的办法,甚至动用了不少的丹药。可任何的附魂以及丹药进入林诩的体内,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所有的魂力消失无踪,所有的附魂彻底的碎灭。

这绝对是千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而且是废物中的奇才。能够废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绝无仅有。

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那牌位,将其擦拭得纤尘不染后,林诩挣扎着回到了床上。他不甘心自己的处境,不甘心自己连一丝魂力都无法涌现。可他没有办法,连炼器宗内的丹师也无法找出原因,他又能怎么办。

尝试着运转功法,林诩能够感觉到一缕缕魂力涌入其体内。可这些魂力,在进入起体内之后,却是转眼消散。

“我不信这个邪,凭什么天下人皆可练得,就唯独我林诩练不得!”

那受尽欺辱的委屈和不甘,化作满腔的嘶吼,林诩双目尽显疯狂,拼命的催动着功法。他修炼功法,可以让体内经脉增强,可以让肉身变得强大,所有修炼功法所能够带来的变化,林诩都能够得到。可偏偏,独独魂力不能够存在他的体内。他的体内,没有丝毫的魂力。

如果不是因为功法给他带来的变化,他根本就无法承受贺青那样的欺辱。

三天过去,林诩始终不曾外出,这三天里他每一刻都在不断的运转着功法,祈祷着奇迹的出现。可结果依旧一样,他的体内,还是没有任何的魂力。

走出木屋的林诩眼中带着麻木与不甘,拖动着脚步,朝着翠山峰另一面而去。今天,是进入丹青苑的日子。那对炼器宗炼丹一脉药童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日子。

进入丹青苑内采摘草药,其中有一部分草药,可以让药童留下。这些草药,是药童修为提升的关键。大多数的药童,修为不过是引魂三重,而到了引魂五重,则是有资格可以成为炼器宗真正的弟子,能够选择成为炼器宗哪一脉的弟子。

那个时候,才是真正一飞冲天之时。

而药童的工作繁杂,能够抽出修炼的时间本就不多,修为进展更是缓慢。为此,这丹青苑内所获得的草药,事实上就是炼器宗药童修为提升的关键。

来到翠山峰另一旁,林诩来到之时,这里已经有着不少的药童。在看到林诩的时候,这些药童一个个神色冷漠,有不少更是眼中带着玩味和冷笑。其中,贺青以及三天前抢夺林诩草药的人,此刻正一脸狞笑的看着林诩。

“这废物倒是每一次都前来,这么用心良苦的给他人作嫁,简直是感动炼器宗十大人物之首啊。”

“呵呵……这一次,那贺青看样子又能有不小收获了。这废物每一次进入丹青苑,所采摘的草药无一例外都被夺走,也不知道他这么尽心尽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无尽的讥笑和嘲讽之中,林诩神色平静,双手却是攥得死死。可这样的表情,却是引来了更多的冷嘲热讽。

直至从那翠山峰上,一道身影徐徐落下,看着吵杂的众人,眉头一皱。

“聒噪!进入丹青苑,你们同属翠山峰一脉,要记得相互扶持。”

说罢,那身影袖袍一甩,卷起这翠山峰下的近百名药童,朝着天际之中而去。

第2章 残害

丹青苑,并不是哪一处山谷。事实上,丹青苑是一片庞大的空间,里面种植着大量的药材。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的药材。

只是,丹青苑中也有禁制,不可能让一些药童进入随意的采摘,只能够在外围采摘一些药材而已。那些药材,有的还比不上那些药童自己所种植的。

可药童种植的药材,是属于那山峰所属丹师的,而不是属于药童的。唯有从这丹青苑之中采摘的药材,才能够被药童留下。否则,发现一株被私藏的药材,那都是重罪,轻则废去一身魂力赶出炼器宗。重则,直接当场轰杀不在话下。

一行人越过重重山峰,来到一处巨大的平地。在这平地之上,有着一道道身影。

在炼器宗内,炼丹一脉的人数并不算多,丹师不过千人。而每一个丹师之下,都有着百名药童。此刻数万药童齐聚,那数量颇为可观。然而,和整个炼器宗内的弟子比起来,却是相差太多了。

而在这平地中央,有一道道身影,那些身影一个个身穿紫袍,丹师来了近百人。

翠山峰的人,是最后来到的。在来到之后,那翠山峰的丹师不去理会那些药童,来到那些身穿紫袍的丹师之旁寒暄了一番后,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丹师,才缓缓开口。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启丹青苑吧。尔等要记住,丹青苑内有禁制,你们只能够在丹青苑外围,若是靠近中心,你们必将被禁制灭杀。”

那丹师说完,与其他丹师一同出手,其中的八人手中都拿着一枚令牌。那令牌古朴,一股股魂力涌入令牌之中,随后从那令牌中涌出一缕缕魂力,那些魂力在虚空之中交错,八枚令牌更是漂浮而起。

在一阵轰隆声中,于这平地之上一个巨大的漩涡缓缓成型。轰隆之声不断,持续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整个漩涡完全的出现。从那漩涡之中,更是涌现出一股股浓郁的药香,让人闻之振奋。

“凡我炼器宗药童,进入丹青苑!”

随着一声轻喝,一个个药童脸上神情振奋,朝着漩涡之中而去。这漩涡极大,足以让百人并行进入。上万药童虽多,但不过盏茶的时间,所有药童已经全部进入了丹青苑内。

林诩踏出漩涡,闻着这丹青苑内的药香,脸上一阵恍惚。他不是第一次前来,对于其他药童来说,每一个药童进入这里,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收获,唯独他每一次都是为他人作嫁。

看着不远处一脸狞笑的贺青,林诩咬了咬牙,朝着其他方向而去。进入丹青苑,只有三天的时间,时间一过,所有的弟子都要离开。

两天的时间里,林诩找到了不少的药材,其中有一些药材更是不差。就如同贺青所说,林诩虽然无法修炼魂力,丹师对药材的认知以及对采药的栽培,却是极有天赋。

对于各种药材的熟记程度,林诩甚至不弱于丹师。毕竟,他爷爷曾经是丹师。

两天之后,林诩一脸坚毅的看着丹青苑内的一个方向,而后朝着那方向而去。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不远处,一道身影正躲在一棵巨树之后,眼神冰冷,脸上的笑容有些狰狞。

林诩一路没有停留,甚至连药材都没有采摘,一直朝着丹青苑深处而去。直至来到了丹青苑外围的尽头,在林诩前方,是一处悬崖,悬崖之后则是另一块大地。而在这悬崖之中,有一缕缕禁制的光芒。林诩扑通一声,跪拜下来,眼中流淌下一丝泪水。

“爷爷……小诩来看你了……”

没有人知道,林诩承受所有人的冷嘲热讽,忍受那每一次被人夺走药材的屈辱,也依旧要进入这丹青苑的原因。那原因,正是因为林诩的爷爷就是陨落在这丹青苑之中的。

只是,林诩的爷爷陨落在丹青苑深处,而他根本没有能力进入其中。

“哦……我就说你这废物每次都进入丹青苑是为了什么,原来是为了你那死鬼爷爷!”一阵讥笑声中,贺青一脸轻蔑不屑的走出,看向林诩的眼神,丝毫不隐藏那厌恶。

林诩的脸色一变,站起身来神色阴沉的看着贺青。那神色,让那个贺青轻蔑不屑的脸上变得有些难看,一脸怨毒的看着林诩,身形一动,蕴含着魂力的一拳直接砸在林诩的脸上。

“我说过,见到本少你要笑!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少爷吗?当年要不是你那死鬼爷爷,就凭你这废物,有什么资格让药童服侍!”贺青一阵怒喝,一拳砸在林诩的脸上,让他一阵晕眩,身形踉跄。

站稳之后,林诩一脸愤怒的看着贺青,怒吼之间朝着贺青扑上,紧握的拳头同样朝着贺青砸去。

贺青脸上一阵轻蔑,身形一侧,避过这一拳,随后提膝撞去,一脚撞在林诩小腹,将其整个人撞得飞起一丈。

“还想对本少动手?你知道本少为什么厌恶你吗?当年你那死鬼爷爷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在你身上,要是他把那力气花在我身上,我早就是炼器宗真正的弟子了。结果呢?本少眼睁睁看着你浪费了那些丹药以及附魂,最后还是一副废物的模样。而本少,居然还要照顾你这个废物,一想起来,本少就觉得恶心!”

贺青神色狰狞,额头青筋冒起,看着那被撞飞的林诩,眼中带着一丝残忍的杀意,脚步一跨在林诩落地之前,抬脚一阵横扫,差点将林诩直接踢下悬崖。

“哈哈哈……”

深受重创,林诩却是不怒反笑,他知道自己不是这贺青的对手。他无法修炼魂力,而这贺青却已经是引魂四重,杀他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可是他没有想到,原来贺青处处针对他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这个。

“哈哈哈……下人终究是下人,当年我待你不薄,更曾经偷偷将爷爷的丹药给你服用。你不知感恩,居然还心怀怨恨。下贱之人,一辈子都改不了那下贱的心。哈哈哈……”

一番话,让贺青的神色更加的扭曲,呼吸急促,双眼之中的杀意更为的浓烈。一步步的朝着林诩走去,脸上的笑容变得更为疯狂。

“叫吧,本少最喜欢听到丧家之犬的哭喊。除了叫,你还能做什么?你什么都做不了。既然你要死了,那么本少也不妨告诉你,你那死鬼爷爷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死去吧。”

林诩的瞳孔一缩,死死的盯着贺青,神色狰狞的道:“你说什么?!”

“嘿嘿,我们的小少爷不会忘了,在你爷爷进入丹青苑的前一个晚上,你突然气若游丝险死还生吧。为了将你救活,你那死鬼爷爷可是耗费了不小的代价啊。我们的小少爷觉得,是什么会让你突然的重伤垂死呢?”贺青一脸狞笑的道。

林诩浑身如遭雷击,怔怔的看着贺青,当年贺青是服侍他的人。而在整个洞府之中,也只有林诩贺青以及他爷爷三人而已。

“是你……你在我的药里做了手脚!”林诩一声怒喝,体内强撑起一股力量,整个人直接从地面弹起,双目赤红的看着贺青。“我宰了你!”

一声暴喝,全身的力道汇聚于一拳之中,这一拳落在贺青脸上,直接将其砸得口鼻鲜血直流。

贺青也没有想到,林诩居然还有这样的力气。可是看着那暴怒的林诩,贺青的脸色却是更为的兴奋。

“哈哈哈……没错,我就喜欢看你这表情,实在太让人愉悦了!哈哈哈……”一步踏出,一拳砸下,再一次的将林诩拍在那地面之上。那疯狂的表情下,带着一种变.态般的满足感,一脚踩出,落在林诩身上,直接将林诩双腿腿骨踩断。

“哈哈哈,想不到吧,本少区区一个药童,轻易就能够把你们爷俩玩死。什么狗屁丹师,有个屁用,还不是被本少玩弄于股掌之间。现在,本少就发发善心,让你们爷俩在这丹青苑中团聚。”

“我杀了你,杀了你啊!”林诩疯狂的嘶吼着,断裂的双腿无力,但是他还有双手。双拳不断的朝着贺青轰击而去,可是对贺青来说,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

他就如同一只被猫捉弄的老鼠,被贺青玩弄于股掌之间,在一阵咔咔声中,那双手也被折断,骨骸碎裂。

林诩双眼怨毒,不甘的看着那神色狰狞的贺青,身上传来的痛楚他不在意。他没有想到,自己和爷爷当初居然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当年他将贺青当作自己的玩伴,甚至分了丹药给贺青,结果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眼前的画面渐渐变成了一片黑暗,滔天的怨气中,虚弱的话语不断的从林诩口中说出。而那声音也渐渐的变得微弱,直至彻底消失。

贺青看着双眼死灰,早已没有任何气息的林诩,脸上满是兴奋的满足感。将林诩腰上的储物袋收起,看着那如同烂泥般的尸体,大笑之间转身而去。

第3章 重生

悬崖旁,那已然不成人形的尸体,一股股鲜血蔓延开来,朝着那悬崖之下滴落而去。

悬崖之下,一具森寒的白骨,那白骨的衣衫还有几分华丽。此刻,一滴鲜血正好落在那白骨之上。在这鲜血低落的一刻,那白骨空洞的眼眶中蓦然涌现一丝红芒。

“鲜血?有人刚死!哈哈哈,天不绝我,在这丹青苑内,居然有人死在这里!”

一阵诡异的笑声,从那白骨之内传出。那双眼之中的红芒,更是闪烁之间飞离而出,随后两股红芒汇聚在一起,朝着悬崖之上而去。丹青苑内,这外围很多地方都有草药存在,可偏偏这悬崖附近却没有草药生长。

也因此,这个地方本来不会发生什么争夺事件,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死在这里。

那红芒极为的兴奋,转眼之间冲出悬崖,一道略有些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林诩的尸体旁。那身影颇为苍老,眼中带着桀骜,看着惨死的林诩,那双眼之中的怨毒以及不甘,至今还没有散去。

“嘿嘿……不知道是哪个小家伙给老祖我送来造化,看样子这小子的怨气极重。不过也好,老祖我总是要把那小家伙杀了的,否则难免被人发现,就当是为你报仇。而你的身体,就是给老祖我的报酬了!”

看着那堪称残破的肉身,那虚幻身影眉头一皱,一股魂力朝着林诩体内涌去,调理着这残破的肉身。原本已经不成人形的肉身,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直至完全恢复后,那身影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差了点,不过看得出这小家伙挺勤奋的,体内的经脉倒是扩展得不错。老祖我得了你的肉身,也能够尽快的拥有一定的能力了。”

说完,那虚幻的身影化作红芒,朝着林诩体内涌去。只是,刚刚进入林诩的体内,一声凄厉的惨叫,却是从林诩体内传出。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的?我的魂力在迅速的消失?怎么回事?”

那刚刚进入林诩体内的红芒,挣扎着想要逃脱出来。可是,林诩体内却是似乎有一股力量,死死的抓着那红芒,让其无法挣脱。

“不管你这肉身有什么古怪,老祖我先把你残魂抹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滴!”

无法逃脱之下,那红芒一声怒吼,直接朝着林诩头部冲击而去。

在林诩的识海深处,有着林诩的残魂。那残魂已经残缺,只剩下一半的躯体,而剩下的残魂,也在一点点的消散着。而在这识海深处,一阵红芒以惊人的速度呼啸而来。与林诩的残魂相比,那红芒如同烈日一般,硕大无比。

哪怕林诩不是残魂,面对这红芒,也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那红芒来到识海深处,看到林诩的残魂,一声怒喝间,一道苍白的手掌从红芒之内探出,朝着林诩残魂抓去,要在瞬息间将其捏碎。

可就在这是,在这识海深处,却是忽然涌现一股恐怖的压力。在那压力之下,那从红芒之中探出的手掌,赫然直接被碾碎。

与此同时,一阵灰雾缭绕中,在那红芒的上空涌现一个巨大的黑影。那黑影遮天蔽日,涌现的一刻,那一股恐怖的压力变得更为的惊人,在红芒凄厉的惨叫之中,原本如同烈日般的红芒,赫然开始变得扁平。

“不,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的?这难道是他的附魂?有这附魂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被斩杀?难道现在这世道,变化得这么快,如此强大的附魂变得人手一个?”

红芒之中,一道身影冲出,挣扎着想要逃离。那苍老的身影神色惊恐的看着上空的黑影,黑影实在太大了,几乎充斥了林诩整个识海。在那威压之下,那冲出的身影,一点点的被碾压着。

碾碎之后,化作一股股精纯的魂力,被那黑影吸收。只是,本只剩下残魂的林诩,其残魂却是不仅没有任何的损伤,反而在一点点的恢复着。

看到这情形,那苍老身影的脸色变得更为的难看,一声怒喝,想要硬撼那恐怖的威压。可结果,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直至在一阵不甘的嘶吼中,那老者,直接被碾压碎裂,被上空那巨大的黑影吸收。那红芒,却没有被碾碎,只是红芒内散发出的一股磅礴魂力,却被那黑影吸收。

而林诩的神魂,不仅完全的恢复,甚至还变得更为的精纯。

双目缓缓睁开,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肉身,林诩的脸色有些茫然。

“我不是死了吗?被贺青所杀……怎么会还活着……”

哪怕大难不死,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肉身的伤势完全的恢复。之前与贺青发生的一幕幕,似乎只是一场梦。

而下一刻,林诩的神色更是一呆,随后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身形一阵颤抖。多少年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出现了一股魂力。这一股魂力极为陌生,却又好像极为的熟悉一样。

“魂力……魂力……我的体内有魂力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林诩神色有些癫狂。他每一时每一刻不在渴望着自己的体内能够出现魂力,甚至在之前被贺青斩杀之际,林诩愿意用所有的一切去换取魂力,去换取力量。

如果这世上有神,他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如果这世上有魔,他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只为了在那一刻,他的体内能够出现魂力,让他有能力能够将贺青斩杀,报仇雪恨。

可直至他死亡的一刻,他的渴望都没有得到满足。如今,他的体内,却是确确实实的出现了魂力,而且这一股魂力极为的精纯,魂力的数量也不少,起码到了引魂四重的地步。

“不管这魂力从何而来,既然你出现在我体内,那么就跟我一起去杀敌!”

林诩眼中露出疯狂,脚下一动,整个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丹青苑只开启三天,三天的时间已经快要过去。此刻,一个个药童已经来到了出口处。其中有一些人,深色不善的在其他的药童身上游离着,这些人的实力都不弱,大多在引魂四重。

这丹青苑之中的最后一天,是所有修为低下的药童,对修为高的药童朝贡的一刻。这样的事情,炼器宗的丹师知道,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在这些人之中,贺青同样在列,正一脸冷笑的从一个药童手中收取着药材。等到这药童将草药交出之后,就轮到了下一个人。

“嘿嘿……贺哥,这一次的收获又是不小啊。这样看来,怕是用不了多久,贺哥就能够达到引魂五重了吧。到时候贺哥成为了正式弟子,可得对小弟们关照一二啊。”

贺青脸上轻轻一笑,道:“好说好说……跟着本少,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如果这个月的收成不错,那么下个月再得到一些,说不定本少就踏入引魂五重了。到时候,本少要罩着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这炼器宗的药童,有谁敢说个不是?”

“那是,贺哥神勇无双,在药童之中谁人不知。嘿嘿……想必贺哥从那废物的手中,又得到了不少好处吧?”

贺青一脸的得意,听到身旁的人提起林诩,脸上的笑意更甚。只是那笑容,看得其他人的心都是不由一颤。

“贺哥……难道你……”

“哼……一个废物,杀了又有谁能说什么?”贺青丝毫不以为意的道。

其他人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哪怕是药童,可毕竟是炼器宗的药童。他们没有想到,贺青居然真的把林诩给杀了。这样的事情,在哪个门派之中都是大忌。

“贺青!”

一声突如其来的暴喝,让这出口附近的所有人都是一怔,转头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此地而来。看到那身影之时,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愣,愕然的看着那疾驰而来的林诩。

而贺青的脸色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看着那死而复生的林诩,神色之中满是震撼之色。他很肯定,自己已经把林诩杀了,为什么林诩又会突然出现。

转过身来,贺青的脸色变得极为的难看,神色狰狞的看着林诩。

“你还活着又如何,你还活着,本少就再杀你一次!”

一声怒吼,贺青不退反进,体内魂力散发而出,身形朝着那疾驰而来的林诩扑去,蕴含着魂力的一拳,朝着林诩砸落。之前,他在那无人之地杀了林诩一次,这一次他偏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林诩斩杀。

哪怕林诩活了又如何,一个无法修炼魂力的废物,复活个千百次,他贺青照杀!

那一拳,带着一丝轰隆之音,拳头之上蕴含的魂力极大,这一拳落下,必然能够将林诩彻底的轰杀。

然而,林诩却是不闪不避,看着那砸落的一拳,双眼之中杀意滔天。一声怒吼,一股魂力同样从林诩体内爆发而出。那精纯而庞大的魂力,让贺青的脸色一变,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魂力!怎么可能,你这废物居然也有了魂力!”

第4章 我让你走了吗

那一股魂力庞大得惊人,四周的药童在感受到那一股魂力的一刻,一个个都是神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诩。

既震惊于林诩能够拥有魂力,更震惊于林诩体内魂力的庞大。这一股魂力之强,在爆发的一刻,直接卷起一阵气浪横扫四方。

顿时,四周沙尘卷起,那扑杀而来的贺青,忍不住眼神一眯,落下的一拳微微一顿。

“死!”

一声怒喝,林诩一拳轰出,轰击在贺青那一拳之上。一阵清脆的声响中,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响起。惨叫声,伴随着那一阵阵咔咔之声,让人头皮一阵发麻。

贺青的拳头上,手指完全的扭曲。这一拳,林诩爆发了全力,不仅有其体内的魂力,更有着其肉身之力。他的肉身,本就不弱,此刻加上那一股庞大的魂力,直接将贺青的手指砸断。不仅如此,贺青的小臂上,更是出现一道道伤口,伤口中可以看到臂骨碎裂移位。

谁也没有想到,林诩一出手就如此的凶残,看到贺青那凄惨的模样,一个个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

贺青还没来得及惨叫,林诩却是发出一阵疯狂的咆哮,那赤红的双目让人一见心寒。那眼中的滔天杀意,更是让不少药童心神发颤。

一拳又一拳的落下,每一拳都比前一拳更为的沉重。林诩疯狂的发泄着,发泄着心中的怨气,发泄着心中的不甘,发泄着心中的悔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他可以忍受受人欺凌,他可以忍受欺凌他的人是他小时候的玩伴,可他不能忍受这个欺凌他的人害死了他最重要的亲人。

“林诩,够了,你敢残害同门!”

一些药童回过神来,看着那转瞬之间凄惨无比的贺青,一个个神色一变,怒喝道。他们,和贺青的关系算得上不错,俨然成了欺压其他药童的一个群体。

说罢,那些药童更是一同出手,不仅要救下贺青,更是暗中对林诩出手。

“我要杀他,挡我者死!”

林诩一声怒吼,那一个个出手的人,都有着引魂四重的实力。然而,林诩不曾后退半步,冷冷的看了眼那些出手之人,眼中那疯狂的杀意让他们的心中都是一颤。随后咬了咬牙,继续朝着林诩出手。

而这一阻,也硬生生的从林诩的手中救下了贺青。如今的贺青,已经心胆皆寒,一脸惊恐的看着林诩,他身上的伤势极重。双手手指全部碎裂,身上的肋骨更是根根断裂,要不是他有引魂四重的实力,他已经难以动弹了。

此刻贺青看向林诩的眼神,只有无尽的恐惧,转身不敢有丝毫的逗留,挣扎着朝着那出口而去。

“离开了丹青苑,他就杀不了我。外面有那么多的丹师,他绝不敢杀我!”口中不断的呢喃着,贺青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站在离出口比较远的地方。而之前和他一起的人,此刻更是被吓得完全呆滞,不曾想过去扶一下那挣扎着的贺青。

“给我滚开!”

看着贺青想要逃离,林诩一声怒吼,双拳不断的轰出,身形更是疾步向前,朝着贺青而去。其中有一部分人的拳头落在林诩的身上,林诩却是不管不顾。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贺青!

看到那近在咫尺的出口,贺青苍白的脸上露出喜色,他现在距离出口不过几步之遥,只要走出这漩涡,他就彻底的安全了。

可就在此时,一只手掌却是突兀的搭在贺青的肩膀之上。那手掌之上,一股巨力传出,捏得贺青肩胛骨咔咔作响。

“我让你走了吗!”

贺青转头看着那一脸疯狂杀意的林诩,心头一颤,双股打颤,一脸惊恐的颤声道:“诩哥……不,不要杀我……看在当年我照顾你多年的份上,不要杀我……”

“照顾我多年?”林诩脸上一笑,那笑容之中,杀意却是越发的浓烈。“是啊……照顾我多年,我应该好好回报才对!”

贺青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颤声道:“不用不用……照顾诩哥是我应该……”

话未说完,林诩蓦然一拳轰出,一拳直接将贺青头颅打爆。迸溅的鲜血与脑浆,让漩涡旁的众人,一个个心中涌起一股寒意,如同置身冰天雪地之中。

整个出口一片死寂,哪怕林诩身上杀意滔天,他们也没有想到林诩居然真的敢将贺青击杀。而且,如此的干脆利落。

那些本来想要阻止林诩的药童,一个个更是身形止步,胆寒的看着那一道沾染鲜血的身影。这一幕,他们注定此生难忘。

许久之后,那些曾经和贺青一起欺凌林诩的药童,才颤抖着手,指着林诩,颤声道:“林诩,你……你敢残害同门,你这是犯了死罪!”

“不错,众位丹师就在外面,我们出去请丹师主持公道!”

“残害同门,在炼器宗其罪当诛,谁也无法改变!”

林诩神色冰冷的转头看着那一道道身影,脸上忽然涌现一丝笑容。那笑容,看得那几个人心中一阵咯噔。

“残害同门?我林诩被欺凌之时?你们可曾想过残害同门四个字?我林诩被贺青截杀之时,你们可曾看在同门一场出手相帮?我林诩被这贺青夺走草药之时,诸位同门可曾说过一句公道话?残害同门?你们当我是同门吗?”

一连串的话语,让四周的药童头不由得一低,不敢正视林诩分毫。

“既然,你们不当我是同门,那也就不必再跟林某提同门二字。现在……林某只有一句话,交出你们手中的储物袋,或者死!”林诩一脸疯狂的道。

他出手杀了贺青,哪怕他说得再多,占得理再好,残害同门的罪名洗刷不掉。既然如此,他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他要让这些人知道,自己辛苦所得被人夺走,是一种什么滋味。

“林诩,你别太张狂了。想要我们交出储物袋,你配吗?”一道身影神色阴沉的走出,看着林诩,寒声道。

林诩脸上莞尔一笑,看着那越众而出的身影,坚定的道:“我林诩杀得了一个引魂四重,就能够再杀一个。不信,你可以上前试试!”

“你……”那身影一阵气结,可却也不敢尝试。之前林诩轰杀贺青的一幕,如今他们还能够清晰的想起。

就在这时,一个身形瘦弱的药童,怯生生的走出,将手中的储物袋颤抖着递到林诩身前,颤声道:“林……林诩师兄,我就只有这些……”

林诩眉头一皱,接过那储物袋,神识一扫,随后将那储物袋抛给那药童。

“我林诩是要饭的吗?给我滚!”

一声怒喝,林诩直接抓着那药童,朝着身后的漩涡之中一抛,将其扔出了漩涡之外。这一幕,让不少人的神色都是一怔。

随后,又有一些药童上前,将储物袋递给林诩。在这些人之中,有的和之前那个一样,直接被抛出了漩涡,有的则是储物袋直接被林诩收起,一脚将那人踹出。

渐渐的,众人也发现了一丝不对。那些被抛出去的,无不是之前被人洗劫过的。而那些被踢出去的,要嘛就是之前洗劫别的药童的人,或者是帮凶。

这林诩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冲着那些打劫他人的人而来的。

那些之前已经被洗劫过的,自然一个个神色激动,看向林诩的眼神有了不同。献出储物袋,给林诩观看之后,一脸笑容的被林诩抛出。

那情形颇为的古怪,可那些被抛出的药童,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转眼之间,在这出口处,剩下的人已经不多。那些之前对林诩出手的人,一个个神色难看,可却不敢动手。林诩突然的变化,让他们心中没底,而之前斩杀贺青的一幕又让他们挥之不去。

最后,他们咬了咬牙,走到林诩近前,将那储物袋交出。

“我倒要看看,你出去了又能怎么办。这储物袋,我就暂寄在你那里,你踏出这丹青苑,就要双手奉还到我们手中!”

“不错,外面有我炼器宗丹师,你又能够翻得起什么花样来。哼哼……走出这丹青苑的一刻,就是你林诩的死期!”

一个个身影冷笑着,将自己手中的储物袋交出之时,脸上更是带着挑衅之色。他们不相信,林诩走出丹青苑之后,还能够安然无恙。

没有多久,整个丹青苑,就只剩下林诩一人。而林诩的腰上,更是挂着一个个储物袋,都快比他的腰还粗了。

将脚下贺青尸体上的东西搜刮走,那其中也有属于林诩的那一个储物袋。随后,林诩看着那漩涡,一步走出。

踏出的一刻,一股劲风扑面而来,一道手掌幻化而出,直接朝着林诩抓去。

“孽畜,残害同门,不论任何原因,死罪!”

第5章 门规

林诩没有丝毫的反抗,也根本反抗不了,被那一道幻化的手掌抓着,拖到了一群身影前方。在其中,一人神色铁青,一脸难看的看着林诩。那是翠山峰的丹师,而这一次不论是林诩还是贺青,都是翠山峰的药童,属于他掌管。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颜面之上也无光。

更何况,那些被林诩踢出来的人,一个个都找他们的丹师诉苦。这些人平日里横行无忌,若是没有和这些丹师有什么关系,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近百丹师,一个个脸色铁青的看着林诩,恨不得直接将其轰杀。一股股威压散发而出,换了旁人怕是早已软倒在地。

林诩的神色却是极为的平静,只是目光朝着之前开启丹青苑的老者望去。那老者也是一个丹师,只是比起其他的丹师有所不同。

那个老者,就是当初让林诩成为药童的丹师,也是林诩爷爷曾经的好友。

“葛丹师,先问一番也无妨……”那老者心中轻轻一叹,缓缓开口道。

“涂长老,再怎么说,此子犯下如此错事。杀之,绝对无错啊。”那葛丹师眉头一皱,道:“宗门规矩,岂容亵渎。”

那老者一阵沉默,就在这时,林诩却是忽然哈哈一笑,道:“好一个宗门规矩不容亵渎,若是有人亵渎宗门规矩,目无尊长,又当如何?”

“目无尊长,轻则责杖三百,重则死罪!”葛丹师冷冷一笑,道。

“既是如此,那弟子何罪之有?”林诩脸上笑了笑,一股魂力在瞬间爆发开来。庞大的魂力,让在场的丹师,一个个都是神色一怔,随后脸色一变。

“引魂五重?!”

四个字,让四周所有的药童,同样脸色一变。特别是那些曾经对林诩出手的人,神色更是变得极为的难看。哪怕亲眼看到林诩将贺青轰杀,他们也绝没有想到林诩居然会到引魂五重的地步。

那是每一个药童,梦寐以求的修为。因为达到了引魂五重,才有着成为炼器宗正式弟子的资格。

“引魂五重的药童以及矿徒,按照宗门规定,有资格成为宗门正式弟子,需参与正式弟子比试后方可决定。而在此之前,引魂五重的药童和矿徒,有着正式弟子的一切待遇。若是有药童或矿徒对其不敬,当视作目无尊长。若是出手者,视为叛上作乱,炼器宗上下诛杀之!而贺青对弟子动手在先,当时之人亲眼所见,此乃大不敬!”

林诩一字一顿的开口着,那声音落入其他人的眼中,如同雷音轰鸣。特别是那些曾经对林诩出手的药童,一个个更是脸色铁青,神色变得极为的难看。

“不可能,你怎么会是引魂五重!”葛丹师不可置信的看着林诩,这个几天前还是废物的人,怎么可能转眼之间成了引魂五重的弟子。

然而,那磅礴的魂力做不得假,哪怕他再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林诩的确有着引魂五重的修为。

“我爷爷生前曾给弟子服下过不少丹药,此事知道之人不少。再加上弟子数年来从不曾间断修炼,之前魂力因莫名原因不显。此次突然爆发出来,有何不可能。”林诩缓缓道。

当年他服下不少丹药的事情,知道的人的确不少,那涂长老就是其中之一。甚至在整个炼器宗,依旧记得的人也有。这样的事情虽然奇异,但也未必就说不通。事实上,林诩自己也莫名其妙,体内的魂力怎么会突然出现。

葛丹师神色阴沉,探手之间一缕魂力横扫林诩,查探着其体内的情况,就连那涂长老也是一脸的惊诧,同样来到林诩身旁查看。可是,除了林诩体内的确有着引魂五重的魂力之外,他们也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葛丹师的神色一阵青一阵白,林诩的魂力不假,那么他斩杀贺青的事情就没错。

“哪怕你斩杀贺青无错,可你为何抢夺他人所得药材。恃强凌弱,以宗门规矩,废去修为,责杖两百!”

“若有弟子恃强凌弱,抢夺其他弟子财物,所见者若不出手,视为同罪。我有成为炼器宗正式弟子的资格,在辈分上比起药童更高。在丹青苑内,这些人恃强凌弱,抢夺其他弟子之物,依照门规,我有资格教训这些药童。”

林诩缓缓道:“而此其中,更有数人亦曾对我出手。依照门规,他们最少要责杖三百!”

说罢,林诩目光扫视着那些之前对他出手的药童,目光所向,那些药童一个个颤抖着身形,低垂着头。

所有丹师一个个沉默下来,那些弟子所做之事,他们清楚得很。哪怕他们狡辩,只要仔细的盘查之下,就能够轻易的查出端倪。而林诩所做之事,的确没有错。他的魂力是真,那么他所做的事情,一切就都是正当合理的。

不仅没错,反而还要对其嘉奖。一想到此,有一些丹师的神色都有些难看。虽然不是所有丹师,都和那些药童有关系,可其中不少飞扬跋扈的药童,的确是和这些丹师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唉……此事就此作罢,林诩所行无错。这些储物袋,就当是给那些药童的一些教训,此事林诩也休要再提。”看着沉默的众人,涂长老轻轻一叹,开口道。

林诩也没想要将事情闹大,他说这么多,无非就是不打算将这些储物袋还出。既然那涂长老开口,林诩也乐得如此。而那涂长老的话语,除了让林诩适可而止外,也是给了葛丹师这些人一个台阶下。

“既然涂长老这么说,那此事就此作罢。”葛丹师神色渐渐变得平静,深深的看着林诩,缓缓道。

“既然如此,此次丹青苑之事到此结束,诸位带着众药童回各自山峰吧。”涂长老看了看林诩,缓缓道:“林诩你暂且留下,等下老夫送你回去好了。”

其他人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带着自己山峰的药童离去。这一片辽阔的平地之上,顿时只剩下林诩和那涂长老一人。

“林诩见过涂长老……”脸上的桀骜消散,林诩一脸尊敬的朝着涂长老施礼道。他能够留在炼器宗,是因为这涂长老,此恩林诩从不曾忘。

“唉……小诩你长大了。这些年来,你受委屈了。”涂长老轻轻一叹,看着林诩,感叹道:“当年,老夫与你爷爷是至交好友,本是要一同进入丹青苑内试练。不曾想,前一夜你爷爷耗力过巨,一时意外陨落在丹青苑内。此事,老夫愧对于你,因此始终不曾前去看你,也不曾把你留在老夫所在山峰,你可会埋怨老夫?”

“涂长老言重了,若非涂长老,弟子早已被驱离炼器宗。”说罢,林诩将贺青暗算自己,使得林诩爷爷消耗太大的事情说出。

涂长老的眼中寒芒一闪,寒声道:“我炼器宗的弟子中,居然有如此凶险毒辣之人。区区一个药童,居然敢暗算丹师,看样子此事老夫需要找其他长老参详一番。此事你做得没错,若是老夫知道,定要那畜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诩心中一暖,多年来满腹的委屈,仿佛有了宣泄之口。然而,不曾开口,却又被林诩压下。他,并没有找人诉说心中苦闷的习惯。哪怕眼前的人,是他极为尊敬之人。

“正式弟子的比试,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种比试,一年的时间只有一次。这三个月,你好好准备一下。若是成了正式弟子,你若有心学习丹道,老夫亲自收你为徒。”

林诩心中一喜,连忙躬身道:“多谢涂长老!”

将林诩送回翠山峰下的木屋中,涂长老转身离去。而在林诩回来的一刻,四周木屋中的药童,一个个的走出,向着林诩道喜着。这些人,对于之前林诩收到欺凌时冷眼视之,可现在却没有人敢对林诩不敬。

甚至,有不少人更是送上了一些草药,用来和林诩攀关系,或者弥补以往的裂痕。

林诩心中冷笑,却也一一笑纳,将这些药童打发走后,林诩进入木屋之中。他要搞清楚,为什么他会突然拥有魂力,而且还是引魂五重的魂力。

一天,两天,三天……

四天的时间,林诩不曾走出房屋半步。然而,四天下来,林诩依旧不清楚自己的魂力从何而来。这让他很不安,更不安的是他不清楚这种情形是否会发生变化。如果会,那么或许这引魂五重的修为,不过是昙花一现。

一现之后,他将再次回到以往的生活。若是这样,林诩不甘心。他已经死过一次,那个受人欺凌的林诩已经死了,他绝不会再回到过去。

“我不相信,我真的搞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老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这个机会在我手中之后,天也不能夺走!”

运转功法,一缕缕魂力开始涌入林诩的体内。那魂力沿着经脉游走,换了以往,这一股游走的魂力将会突然的消失。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证明林诩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直至一周天完成之后,那些被林诩吸入体内的魂力,瞬息之间消失无踪。这个情形,让林诩豁然睁开双眼,脸色更是煞白一片。同样的情形,这十八年来,他经历过了太多次。

“不可能的,难道这只是上苍和我开的一个玩笑?”

第6章 附魂

林诩抬头一阵苦笑,笑容之中满是苦涩和悲戚。他好不容易拥有了魂力,结果和当初的自己,却是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不过是一个一丝魂力都没有,一个止步在引魂五重。

看似有区别,实则没有太大的意义。引魂五重,充其量让他拥有成为弟子的资格罢了。可成为炼器宗弟子之后呢?一直保持在引魂五重,林诩以后的日子还是会和当初一样,甚至那种讥笑嘲讽将会更加的刺耳。

在这一刻,林诩宁愿自己从没有获得魂力。那样,他也不会有这种期望和失望的极大落差。

“我不相信,既然你已经给了我魂力,凭什么还要夺走。这一次,没有人能够再夺走我体内的魂力。”

林诩的眼中,露出疯狂。同时,体内的功法快速的运转着。

一周天,两周天……一次次的运转功法,甚至使得林诩的经脉有了一丝的不同。这样疯狂的运转功法,对经脉的损耗不小。可林诩却是丝毫不以为意,依旧在运转着功法。

渐渐的,林诩再一次豁然睁开双眼。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是绝望和不甘,而是露出狂喜之色。

“哈哈哈……我终于可以修炼魂力了。哈哈哈……”

体内的魂力,有了一丝的增长。这一丝的增长并不大,相比起林诩那疯狂的修炼程度,这一丝增长微乎其微。可这微乎其微的变化,却是给林诩带来了希望。哪怕再慢,他也同样能够继续的修炼,这对林诩来说,就足够了。

忽然,林诩脸上的笑容一止。怔怔的看着那桌面上的蜡烛,眼中带着一丝茫然。

“蜡烛……我是晚上点的。可是,我修炼的时间,至今应该已经有好几天了才对,为什么这蜡烛,才刚刚烧尽?”

前三天,林诩不曾修练过,始终在观察着体内的变化。可后面的时间,林诩不曾间断过修炼。按照林诩猜测,他应该修炼了一两天。可是,那蜡烛只能够燃烧两个时辰,而这还是特殊制作的蜡烛。

“不可能!难道,我只修炼了两个时辰?”

林诩有些不可思议,想了想后,再次取出一根蜡烛将其点燃,随后盘腿虚坐,再次运转功法。

这一次,他依旧修炼了和之前近乎相同的时间。等到再次睁开双眼之际,那蜡烛最后一丝火苗,正好湮灭。这个情形,让林诩震撼。

“十二倍!十二倍的时间!我修炼的时间,应该有二十四个时辰,可这蜡烛燃烧的时间,却是只有两个时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倘若时间没变,那么林诩修炼的速度堪称缓慢。可如果时间变了,那么林诩修炼的速度不仅不慢,反而还颇快。可林诩不明白,为什么时间会发生改变。

“一定要探查清楚,这或许是我崛起的契机。但同样的,也会是我灭亡的祸根!”林诩眼中寒芒闪动,再一次的闭上了双眼。

功法运转,林诩却是分神感受着四周的变化。忽然,林诩的神色一动,每当功法运转之时,他能够感觉到外界的时间似乎变得粘稠。那种粘稠,使得时光的速度变慢,可林诩身体之内的时间,却是没有发生改变。

而在如此专注之下,感受着体内流动的魂力,林诩更是察觉到了一丝奇异之处。他体内的魂海,并不是很大,每一次功法的运转,有一部分流入这魂海之中。而有一部分,却并没有进入其中,而是转向了泥丸宫内。

泥丸宫不同于魂海,那是一个人魂魄所在。而在某些境界前,魂魄脆弱不堪,是绝不会允许被人查看泥丸宫的。

林诩心念一动,神识沉入泥丸宫内,在进入泥丸宫的一刻,脸上不由一怔。

“这是什么?我的泥丸宫里,怎么会有这东西?难不成,这就是我体内的附魂?”

泥丸宫里,除了林诩的魂魄之外,还有一个闪烁着红芒的东西,宛如一个破袋子,漂浮在虚空之中。忽然,从泥丸宫的上空,一道身影蓦然涌现,怒吼中朝着林诩扑来。

还没等那身影扑来,那身影身后忽然响起一阵哗啦啦的声音,随后一道道锁链涌现,那些锁链直接深入那身影体内,将其拉扯住,随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林诩吓了一跳,这泥丸宫是一处要地,本应该只存在他的魂魄。可现在这情况,他的泥丸宫未免也太热闹了。

“龟孙子,有本事把老祖我放了,老祖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捏死。”

那叫声惨绝人寰,怒骂之间,依旧有丝丝惨叫传出。自己的体内,居然还有着另一个人,一想到此,林诩心中不由一寒。

“夺舍?!”林诩身形一颤,一个词语从脑海之中闪过,随后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意。

就在这杀意涌现的一刻,那惨叫声顿时变得更加的凄厉。

林诩一阵愕然,愣神之际,那惨叫声顿时变得微弱了不少。

“我的情绪变化,可以让此人产生痛苦?”

林诩心中一动,随后一股杀意从心中涌起。杀意涌现的瞬间,那凄厉的惨叫如果让人听到的话,绝对会头皮发麻。随后,心中杀意散去,那惨叫声顿时消失,变得轻松了不少。

不断的尝试,那凄厉的惨叫声,渐渐变成了哀怨。

“我的小祖宗啊,我错了行吧。你是大爷,我就是一孙子,你是我爷爷。你放过我吧,你又不是我杀的。说起来,我还算是救了你一条命呢。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你是谁?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林诩脸色一变,沉声道。

“我是你孙子!”

林诩嘴角一阵抽搐,脸上满是黑线。“我问你真名,你说救我一命是什么意思?”

“你本来已经死了,我帮你修复了肉身。之后更是连残魂也一同帮你恢复过来了,我算救你一命了吧。”那声音一副不甘不愿的道。

林诩一声冷哼,心中杀意涌现,那惨叫声再次响起。几次之后,那声音才老实了下来,将所有他所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

听完那声音的话语,林诩神色有些呆滞。自己的体内,居然有着附魂。而这附魂,却连炼器宗内的长老们都发现不了。以往他不是不曾尝试融合附魂,在他爷爷在世的时候,曾经给林诩找到过好几个附魂。可是所有的附魂,全部石沉大海,现在想来,那些附魂是被林诩体内的附魂所碾碎吸收了。

而他以往体内不曾有魂力涌现,其原因,正是因为这附魂的存在。这附魂的胃口太大,林诩那些魂力对起来说杯水车薪,所以才会每一次运功之后,所有魂力全部消失,那是被附魂给吸收了的。如今林诩体内魂力涌现,那是因为这附魂吃饱了,给了林诩一口汤喝。

想通了原因,林诩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体内居然有附魂。更想不通,这附魂是从哪冒出来的。

转头看着那散发着红芒的破布袋,林诩疑惑的道:“这就是我的附魂?”

万炼老祖嘴角一阵抽搐,看到林诩那不善的眼神,一脸欲哭无泪。“不是,那是胎魂……”

“胎魂?!”林诩的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撼道:“这破布袋是胎魂!”

万炼老祖一阵抓狂,但还是点了点头。

林诩神色激动的看着那破布袋,胎魂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附魂。这种附魂的价值,丝毫不亚于星魂,甚至有的胎魂,可以达到月魂的地步。

胎魂只有一种作用,那就是可以用来开辟出第二魂海。那是天地孕育而生,是一种还没有孕育出天地之魂的宝贝。也正是因为万炼老祖有这胎魂所开辟出来的第二魂海,才能够坚持了不知道多久的岁月,一直等到林诩的出现。

从万炼老祖口中知道这胎魂来自其自身后,林诩脸上表情一阵古怪。胎魂上关于万炼老祖的一切,都已经被抹去,林诩只是一个念头,就直接将那胎魂收入囊中,炼化之后,更是将其至于自身魂海的深处。

化作一个细小的点,随后有一丝丝的魂力,涌入那胎魂之中。这胎魂之内的天地极为的庞大,林诩那点魂力涌入其内,几近于无。

“哈哈……第二魂海,而且比我自身的魂海要庞大太多,这第二魂海可以无视境界的累计魂力,对我来说简直是无价之宝。”

林诩一脸激动,随后问着万炼老祖,自己体内附魂的情况。在得知那锁链的一端,就是自己的附魂所在之后,林诩也不由得一呆。那庞大到覆盖整个泥丸宫的黑暗,居然是他体内附魂的一部分。

忽然,林诩心中一动。“这附魂不会是在炼器宗内得到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爷爷发现我的地方得到的。”

一个小镇,被天外陨石毁去,唯有林诩一人存活。这样的事情,颇为的奇妙,也正因为如此,炼器宗的长老才会对林诩探索,以及研究。可他们发现不了那附魂的存在,所以才不了了之。

“这附魂,和那天外陨石有关。”一阵沉默之后,林诩心中一沉。他原本的确有打算放过这万炼老祖,虽然对方要夺舍他的肉身,但毕竟是在他死后才做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万炼老祖的确救了他一命。

可现在,他不知道自己体内附魂的消息如果传出,会发生什么。况且,之前时间的改变,他不相信这万炼老祖会没有任何的察觉。对方察觉到,那么在林诩放过他的一刻,说不定他会立刻出手将他轰杀。

“区区一些药材,都能引得药童之间争相夺取。这附魂的存在传出去,我必死无疑!”

人情冷暖,林诩早已看透。他对万炼老祖没有恶意,但他也不希望自己因为他而深陷绝地。

“我与你无仇,你若老实,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放你离开。但在此之前,你只能够继续被镇压,其中缘由,想必你也清楚,无需我再多说。”

第7章 穿小鞋

万炼老祖无奈,却也知道林诩的顾忌。况且,林诩现在也控制不了那附魂,想要林诩放过他,也是天方夜谭。既然如此,他还不如帮助林诩,说不定还能够早一步离开。

万炼老祖的见识,比起林诩要高得多。虽然不清楚林诩的附魂是什么,但是却能够猜到,如今那附魂已经达到了某种程度的饱和,所以展现了一丝的变化,也不再完全的夺走林诩的魂力。

而这种变化,就是那十二倍的时间禁锢。这十二倍的时间禁锢,对于林诩来说是一个契机,是他变强的契机。

只是,依照万炼老祖的说法,这种十二倍的时间禁锢,对林诩的寿元没有任何的意义。也就是说,这样的修炼方式,外界的时间损耗一天,但林诩的寿元损失的是十二天。

这是一种以寿元,来换取修炼速度的能力。

在了解一切之后,林诩的心神退出了泥丸宫。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林诩眉头一皱,起身走出木屋。木屋之外,一个药童一脸恭敬的看着林诩。

“林诩师兄,葛丹师有令,既然林诩师兄已经拥有魂力。那么以前林诩师兄不必饲养的兽魂,如今需要开始饲养了。”说罢,那药童有些害怕的偷偷瞄了林诩一眼。

林诩的眉头一皱,药童除了草药之外,的确需要饲养兽魂。只是,以往的林诩没有任何魂力,这兽魂他根本饲养不了。如今,他修为达到引魂五重,正常情况下,在正式弟子比试结束前,他不会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这葛丹师,看样子和贺青的关系并不一般。否则,不会为了区区一个药童,而要如此对我。虽然不是真正的规矩,但也算是一种潜规矩了。”想到此,林诩脸上一阵冷笑。

那笑容看在那药童的眼中,顿时心头一颤。当初,他可是也进入了丹青苑,又岂会不知道当时的一幕幕。一想到那一拳直接将贺青头颅炸裂的情形,那药童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对于所有药童来说,林诩已经是一个狠辣到不能招惹的人物了。

林诩正想着怎么推脱掉,忽然心中一动,接过那药童手中的兽魂袋,沉声道:“知道了,你下去吧。每月所要准备的兽魂,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药童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告辞离去。

“我若是修炼,因为十二倍时间的缘故,固然能够发挥不小的功效。可是,如果我用修炼的魂力来滋养这些兽魂的话,那又会如何?到时候,这些催生出来的兽魂,品质定然非同小可。而高品质的兽魂用来炼丹的话,对我而言好处更大。”

盘腿虚坐尝试之下,林诩运转功法。这一次,那些魂力涌入兽魂袋之中。林诩神识散发而出,注意着兽魂袋之中的一切。

一看之下,林诩眼中的寒意更甚。“这些兽魂,一个个虚弱不堪。正常情况下,在时限来到之前,根本不可能养得有多好。还以为这葛丹师总会要点脸面,没想到居然无耻到了这地步。哼哼……”

静静运转功法,体内的魂力每一次运转之后,直接涌入手中的兽魂袋之中。那些涌入的魂力,被兽魂袋之中的兽魂所吸收。

两个时辰过去,林诩缓缓睁开双眼,他的肉身有些刺痛。六个时辰的运功,事实上林诩相当于运转了六天的功法。这样的修炼方式,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承受的。

而林诩手中兽魂袋内的兽魂,此刻也不再虚弱,虽然看起来还有些干瘪,但变得茁壮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想要培养兽魂,除了是想要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以及不想这么快和那葛丹师撕破脸之外,更是因为林诩手中有不少药材。这些药材,再加上兽魂的话,可以让林诩有着炼丹的可能。

起身离开木屋,林诩走出翠山峰,朝着远处而去。他到了引魂五重,依照规定,他可以去万书楼获得功法。

林诩不过是药童,以往根本没有学过什么术法,除了药童所需要学会的催生手段之外,再无其它。想要在弟子考核中脱颖而出,就需要到万书楼获得功诀。否则的话,光有魂力,林诩根本不可能通过考核。

然而,当林诩看到手中的玉简之时,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的难看。

“师兄……这功法……”林诩看着眼前那三十几岁模样的男子,缓缓道。

“一份基础丹术,一份凝魂篇,有问题吗?”那男子脸上冷冷一笑,神情不屑的道。

凝魂篇是炼器宗正式弟子修炼的功法,这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可这基础丹术却是有问题,引魂五重可以参加弟子考核,在那比试之中,必然会有交手的时候。也因此,正常情况下,得到的玉简,应该是一篇凝魂篇,一部术法才对。

这基础丹术给了林诩,根本没有多大的用处。这,应该是他成为正式弟子,选择成为丹师还是炼器师之后,才会拥有的功法。

看着那一脸不屑的男子,而后望了望万书楼不远处,一些冷笑着的身影,林诩深吸一口气,眼中寒芒闪动。

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拿着那两份玉简离开。离开之前,看着那些在万书楼不远处的身影,其中一道身影眼中尽是嘲讽之色,神情满是不屑。若不是炼器宗禁止门人私斗,只怕已经上前对林诩出手了。

然而纵然没有上前,那男子却依旧抬起手,一脸嘲讽的姿态,拇指在颈项处缓而有力的划过,眼中杀意丝毫没有任何的隐藏。

“一个连正式弟子都不是的药童,居然也能够给我穿小鞋。看样子,那贺青身后的关系网,比我所想的还要来得复杂。我记得,那是贺青的堂哥……”

冷漠的看了一眼后,林诩回到自己的木屋之中。留在那里,哪怕他再怎么闹,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甚至如果他出手吵闹,结果只会自取其辱。

可看着手中的玉简,林诩的手掌不由得一阵颤抖。“连个术法都没有,我怎么可能有办法参加弟子比试。哪怕我修为再高,除非我直接达到引魂九重,否则面对那些懂得术法的弟子,我未战已经先败了一半!”

“若是我达到引魂六重的话……”

林诩一阵沉默,三个月的时间,从引魂五重,达到引魂六重。换了以往,绝不可能,可现在却是未必不行。

看着那凝魂篇,将功法牢记,运转开来。凝魂篇比起林诩以前的功法好了不少,他能够感觉到,从天地间吸收而来的魂力比起以往还要来得更多。而且,提炼的魂力,也更加的精纯。同样的一周天,留在林诩体内的魂力,除了被体内附魂吸收的以外,比起以往多了一成。

拿起那基础丹术,林诩一阵沉默。基础丹术之中,记载了一份草药的催生诀,以及兽魂的养魂诀,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疗伤丹药的丹方,以及术丹的炼制之法。

术丹,是将术法烙印在丹药之中。与符箓近似,但却只能够使用一次。

不论是催生诀还是养魂诀,都比起以前林诩所知的要好。然而以往林诩并没有魂力,催生诀和养魂诀他却是不曾使用过。如今,看着那术丹的炼制之法,林诩的眼前一亮。

“草药,我有很多。术丹所需的丹皮,我不用担心什么。而术丹所需的兽魂,我也同样拥有。可,我没有术法。没有术法的话,哪来的术丹……”

神色黯淡下来,林诩一阵沉默。他没有术法,就好像空有一身力量,却只能够蛮横施展一样。面对力量比他低的,那还好说。可如果面对力量比他高,或者和他同等的,那么林诩难有胜算。

“如果实力突飞猛进,必然引起怀疑,甚至可能形成祸根。而术法的话,万炼老祖手中肯定有术法。可若是从他那里得到术法,施展之下更加难以解释。唯一的办法,就是这术丹。也唯有这术丹,才能够让一切显得理所当然!”

眼中光芒一闪,林诩的神色渐渐的变得平静下来,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那术丹的炼制之法。

“术丹,将术法烙印在丹药之中。以魂力将术法化作符文,沉入其内。丹成之后,术丹内术法的威力会略弱于正常的术法施展。可却胜在不会于战斗之中消耗自身的魂力,并且若是术丹拥有大量,则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我没有术法,可我有魂力,而且我不怕浪费魂力!”林诩眼神渐渐变得明亮,脸上冷笑浮起。

他有第二魂海,魂力的累积,不受境界的影响。再加上那神秘附魂的十二倍时间,可以让他尽情的使用魂力,只要林诩的肉身能够撑得住,甚至可以一直累积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不时的有一声声炸响从林诩的屋内传出。有时候,那一声炸响更是使得地面一阵颤动。这翠山峰下的药童,每一天都看着林诩所在的木屋,神色疑惑。

而有几个药童,却是一脸阴毒的看着林诩所在的木屋。连续观察了数天之后,悄悄的离开翠山峰,朝着其他的山峰而去。

第8章 炼丹

“哦……那废物在炼制术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脸冷笑的看着下方的药童。那男子身上的衣衫,虽然也是药童服侍,但是却没有人将其当作药童对待。不为其他,就因为这男子和林诩一样,同样达到了引魂五重。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这男子突破到引魂五重之时,正好上一次的弟子比试结束,只怕这男子已经成为了炼器宗的正式弟子。

而这男子,容貌上和贺青,更是有着几分相似。

“宁师兄,此事绝不会有错。每一天,从那废物的房中,都传出一声声的闷响,他没有药炉,只有可能是在炼制术丹。”下方的药童,正是当初跟随贺青耀武扬威的人之一,此刻一脸掐媚的看着贺宁。

“术丹?哼哼……术丹岂是那么好炼的。再说了,他根本没有得到术法,用什么来炼制术丹。”贺宁眉头一皱,疑惑道。

“没有得到术法?”那药童的神色明显一怔,随后脸上一阵狰狞。“宁师兄果然手段通天,没有术法,看这家伙怎么参加三个月后的弟子比试。”

“哼……每一年的弟子比试,能够脱颖而出的不过八人。这八人之中,有一些人在一年的时间之内,就能够踏入引魂六重。哪怕是没有踏入引魂六重,也会成为引魂五重之中的强者。对付一个同样引魂五重,却不会任何术法的弟子,我想不到有谁能够败给他。”

贺宁神色阴狠的道:“不怕他炼制术丹,就怕他不炼。区区一个药童,不曾离开炼器宗,他哪来的术法炼制术丹。”

翠山峰下,林诩在屋内皱眉望着眼前的药丸。那药丸看起来仿佛泥捏的,甚至都称不上圆润,时而这边凸起,时而那边凹陷。桌上的药丸足有七八颗,可却没有一颗是相同的。

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药味,极为刺鼻。

“丹皮还好,我从那些人身上得到的草药还有不少。可兽魂却是不足,哪怕这基础丹术内的养魂诀,也不过是能够让我从每个月的兽魂之内留下三成而已。加上失败的术丹,一个月下来也不知道能够做成多少术丹……”

他身前的药丸,根本不能够算是真正的术丹。这些药丸之中,蕴含的不是术法,而是一股股魂力。这些魂力,在林诩将药丸掷出之后,会轰然爆发开来。而那威力,就相当于将一股魂力压缩在药丸之内,随后爆发一样。

那威力,算不上弱,而这也是林诩目前为止唯一的办法。

“这正式弟子,我必须通过。否则的话,那贺宁未必能够让我再等一年。我能够将贺青斩杀,借着门规脱身。那贺宁,到时候未必不会用同样的方法。更何况……”

每年成为正式弟子的只有八人,可每年参加正式弟子比试的可不仅仅只有八个。剩下的人,有的能够等到下一年,可有的却是等不到。因为,引魂五重的弟子,几乎无法再进入丹青苑之中,一身修为想要提升,只能够依靠自身修炼。

当然,有的人会选择勒索药童。可别人可以这么做,林诩却不行。他既不愿,也不能。做了,就给了他人口实。

林诩不是没有想过从万炼老祖手中获得术法,但这样一来,有心人必然有所察觉。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附魂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仅是现在所了解到的,就已经足以让人疯狂了。

“没有兽魂,我还有魂力。我炼制的毕竟不是真正的术丹,既然如此,若是我将自己的魂力压缩然后包裹在丹皮之中呢?”

想到此,林诩探手从桌上一块淤泥之中扯下一部分,将其搓圆。那淤泥,正是各种草药熬炼之后混合而成的。搓圆之后,又是一阵烘烤,在一段时间之后,那淤泥逐渐变成了一颗药丸。药丸闪烁着光泽,浑然一体,丝毫没有之前那泥丸的样子。

从兽魂袋中勾出一缕兽魂,那兽魂如鼠,却有三尺大小。林诩的手指连动,一缕缕魂力自起指尖流淌而出,化作一道道锁链,朝着那兽魂捆绑而去。

兽魂一阵挣扎,却无法挣脱那锁链。被锁链捆绑之下,三尺大小的兽魂,一点点的压缩了起来。林诩神色肃穆,那兽魂蕴含的魂力并不多,但在压缩的过程中,却依旧死命挣扎着。在之前,这一份挣扎时常使得林诩炼化失败,从而兽魂炸裂开来。

这段时间以来,从林诩屋内传出的声响,起码有不少是属于这兽魂炸裂的。

直至那兽魂被压缩到了指甲大小后,林诩才轻轻呼出一口气,额头有汗水冒出,手指却是不敢有丝毫的颤抖,双目如电,观察着那被压缩的兽魂。

事实上,被压缩到了这个地步,这兽魂早已不能够称作是兽魂。从那指甲大小的灰雾之中,有一丝丝惊人的力量传出。若是真正的炼制术丹,这时候正是使用这兽魂的魂力来凝练术法的时候。

可林诩没有术法,所以之前都是直接引导这一股力量涌入药丸之内。只是,在进入药丸之后,林诩对力量的控制还有不足。所以才使得制作出来的术丹,卖相极为的难看。

引导这一股魂力,进入药丸之中,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林诩手指蓦然一缩,那指甲大小的魂力,瞬间一扁,宛如丝线一般。

随着林诩指尖一引,那一股魂力朝着药丸钻去。在进入药丸的一刻,整个药丸一阵颤动,仿佛要碎裂开来一样。原本浑圆的药丸,也开始变得凹凸不平。

林诩另一只手顿时一动,同样的一股魂力弥漫而出,环绕在那药丸四周,挤压着那药丸,使其不至于爆发开来。

一手引导着魂力进入药丸之内,一手散出魂力压缩着那药丸,使其不至于碎裂。这样的过程,林诩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可每一次的经历,依旧让林诩感到一阵极大的压力。

那压缩着药丸的手一阵颤抖,使得药丸四周的魂力也变得有几分混乱。在这混乱涌现的一刻,林诩连忙定下心神,稳住那颤抖的手臂。可这一瞬间的颤抖,却是已经让那药丸无法再浑圆一体。

正常的术丹,到此已经算是失败。可林诩炼制的不过是半成品的术丹,其内并没有术法。因此,却是依旧能够继续进行。

直至最后一缕魂力被灌注在药丸之内,林诩双手齐动,散出魂力包裹在那药丸四周。整个药丸,在林诩双手之间不断的旋转,同时在那药丸的表面,时而凸起时而凹陷,更是在之前魂力进入的地方,有一缕缕细微的魂力想要从那药丸之中钻出。

只是,这一股魂力被林诩禁锢其中,无法离开。直至整个药丸彻底闭合,林诩才轻轻松了口气。双手的魂力渐渐散去,看着那卖相依旧古怪的药丸,林诩渐渐陷入沉思,同时体内功法运转。

“要成术丹,兽魂是关键。兽魂虽被压缩,早已不复原貌。可毕竟还有着一缕残念,这一缕残念,正是这一股魂力能够在药丸之中存在的根本。如果我用自己的魂魄为引,或许可以用来充当兽魂……”

想到此,林诩咬了咬牙,沉声道:“万炼老祖,当初我刚刚死去之时,体内的残魂确定是由那附魂所修复的?”

识海之中,万炼老祖有气无力的道:“自然是如此,你体内的东西吸收了老祖我的残魂之力,随后将其中一部分魂力,用来修复你的残魂。你也有修炼,岂会不知道只要一死,魂魄必定残缺的道理。”

林诩当然知道这件事,只是他需要再一次的确认。若是他体内的魂魄,在有损之后,那附魂的确能够修复的话,那么他无疑可以用自己的残魂来替代兽魂,从而炼制这术丹。

神魂损伤,极难恢复,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成为永久的伤害。到时候,所造成的影响,将会是全方位的,林诩不得不慎重。

可哪怕他每个月能够留下三成的兽魂,在林诩看来依旧不足。他才引魂五重,之前更是不曾练过丹药,单纯依靠兽魂来炼丹,所能够成型的术丹太少了。这些术丹,根本不足以让他通过弟子比试。

“拼了,既然我的确死而复生了,那么信一次又何妨!”

分解自身神魂非同小可,当万炼老祖看到林诩赫然真的剥离了一丝神魂之后,神色一片呆滞。事实上,像他如今的实力,神魂若是受损,或许还能够修复得过来。

可林诩不过引魂五重,哪怕是到了跃门境,也绝不敢这么做。倘若神魂无法恢复,这一丝损伤很有可能让林诩一辈子再也无法踏入跃门境之中。

大道止步,神魂之伤。这是整个世上所有低阶修士都很清楚的一句话,神魂有伤,几乎可以预见了这个人一生的终点。

哪怕只是一丝,在林诩剥离而出之后,脸色也顿时变得苍白。以自身本命神魂代替兽魂,恐怕普天之下除了林诩之外,没有哪个疯子会这么做。

在从自己魂魄之中剥离了一丝残魂后,泥丸宫内那附魂似乎有感,随后在林诩的目光下,将林诩的魂魄修复了回来。

“有用!那岂不是说,以后我有源源不绝的生魂,作为自己炼丹之用!”

星魂斗神-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林诩, 胡慧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