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妖妃不好惹-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帝钺辰, 玄曦

天才妖妃不好惹-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帝钺辰, 玄曦

第1章 沦为祭祀

“真是晦气,居然要我来守着这个废物!”雨归一很恼火,回眸瞪了一眼被关在黑色铁笼子里的女孩,手中黑色的长鞭猛地一抽,顿时女孩后背上皮开肉绽,鲜血四溢。

“还不快点啊!一个个都没吃饭啊?!”雨归一恼火至极,一鞭子抽在了两个拎着笼子的下人身上。

黑色笼子中的女孩年纪十五六岁,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冰冷的雨水重冲刷着她瘦小的身子,瑟瑟发抖。

轰隆!

墨色的天空突然闪电霹雳,银白色闪光照亮夜空,只见笼子中的女孩竟然是个瞎子!

一双杏眸很是漂亮,却是蒙上了一层白色的翳,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惊恐与愤怒,死死地揪紧了衣服。

“少爷,这么大的雨,这过去的话,恐怕……”其中一个下人心惊,他从未见这么恐怖的雨夜。

几人在湖泊口停了下来,旁边还有一块漆黑的石碑,繁复而苍古的字体写着:祭祀,非本族人不得靠近!

倾盆大雨将湖面打成了褶子,在雷光下,熠熠闪烁着寒冷的光,玄曦缩紧了身体,脸上满是水珠,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唇色苍白。

湖泊很大,四周崇山峻岭,能听见妖兽的叫声,十分瘆人,湖泊中心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座漆黑的岛屿,隐隐潋着红光。

雨归一皱眉,小脸生白,很是恼火,“我不管,你们俩自己看着办!要是不能将这废物送过去祭祀,族中要是有大祸,你们俩担待得起吗?”

雨归一说罢,鄙夷厌恶地扫了一眼像是关押牲口般笼子里的玄曦,迈着步子钻进不远处的竹屋中避雨。

“真是晦气,这他妈好端端地下这么大雨!”雨归一将身上的蓑衣给解了下来,坐在竹屋中,不再去管玄曦。

两个下人相视一眼,又看看被雨夜中泛着大浪的湖面,四周一片漆黑,偶有雷光,也十分瘆人。

两人拎着笼子放进了小船中,慢慢地划着船朝湖泊中心的小岛而去。

今夜的雨水似乎下得很大,雷声滚滚,风浪很大,小船在湖泊上晃晃悠悠,随时都有翻沉的可能。

而湖泊中,漆黑的水中,隐隐可见一双双血红的眼睛,贪婪地盯着湖泊上的小船,伸出了猩红的信子,围绕着小船打转。

玄曦紧紧地抓着笼子,害怕得发抖,咬紧了嘴唇,她虽然失明,但是嗅觉、听觉、触觉都异于常人,哪怕是一丁点的声音,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水下血蜥蛇十分凶猛,一旦被缠上,几乎无生还的可能,他们随时都会被吃掉!

“真是晦气,这血蜥蛇不是应该在巢穴中,怎么都出来了?”

其中一人虽有惊慌,随后从怀里将一瓶药剂给拿了出来,倒在了小船的四周。

原本在水中还虎视眈眈的血蜥蛇瞬间如临大敌,避恐不及,四处游梭,几下的功夫就无影无踪了。

当!

小船突然撞上了小岛的基石,将三人都震了震,一人撞飞了出去,落入水中,惊慌爬了起来,腿上缠上了一条血红色如焰的血蜥蛇,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啊!”那人惊恐大叫,急忙将药剂给洒在血蜥蛇身上。

血蜥蛇瞬间皮肤变绿,哧溜一声没了影踪。

“你小点声,惊扰了族兽,有你好果子吃的!”另一人警告,小心翼翼地下船,将关押玄曦的笼子拖了过来。

只见小岛四面都是漆黑夹杂血红条纹的石头砌成,像是某种特殊符文,石墙里面,隐隐可见猩红大光,幽深而恐怖。

嗤嗤~

一阵如蛇吐信,又如振翅的声音,穿透黑夜,令人头皮发麻。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两个下人顿时大气不敢喘,身子瑟瑟发抖,唇色发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忙行叩拜之礼。

“还请大人见谅,今日突发暴雨,稍有延迟,还请大人海涵。”两人簌簌发抖,如筛糠似的。

只见一条蛟蛇缓缓出现,蛟蛇双目猩红,气势之强,可碎山断岳,浑身斑斑驳驳,如被火灰覆盖皲裂之后的岩浆层,巨头四周长着透明的翳,十分可怕。

蛟蛇俯瞰着瑟瑟发抖的两人,像是嫌弃,目光落在了关押玄曦的笼子上,蛇目一阵贪婪。

缓缓地吐出一口红色如链条般的虚雾,将玄曦的笼子拖走。

玄曦瑟瑟发抖,白净的小脸上血色全无,死死地抓着笼子,猛力拍打着,惊惧交加,想要挣脱笼子,喉咙滚动,竟吓得失声了!

两个下人见状,如获大赦,急忙撤退,半点不拖泥带水。

轰隆!

银白色的光芒,将整个小岛内部照得通亮,玄曦虽看不见,却是嗅到了一股奇异的芳香,这是……扶桑神果的异香!

她虽双目失明,但触觉很好,摸着竹简上的刻字,她倒是精通不少典籍记载,所以嗅出了这异香。

哐当!

笼子落地,玄曦屏住了呼吸,死死地攥着怀里的一把小匕首。

蛟蛇似乎并没有要急于吃掉玄曦,反而是盘在了一边,巨大的身躯如一座小山,半眯着双目,盯着某处。

而小岛内部十分宽敞,至少有数千米之宽,十分宽广,外面倾盆大雨,这小岛内部却干爽无比,隐隐还有青草的清香。

蛟蛇气息磅礴,嗤嗤的声音让玄曦绷紧了身子,瑟瑟发抖。

啵~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的雨水似乎越下越大, 小岛内传来了一阵芳香,蛟蛇倏地睁开眼睛,浑身气势凛人!

玄曦头皮一炸,只觉得身子给拽着飞了出去!

完了!

这下真的要被吃掉了!

玄曦只觉的她的身子悬浮着,像是凑近了扶桑神树附近,奇异的芳香闯进她的鼻尖,玄曦心魂一震,四肢百骸像是涌进了一股奇异的力量,如万物复苏。

倏地,玄曦惊恐起来,她感觉,那条蛟蛇像是在她的手臂上开了一道口子!

她的血在涓涓流淌,体内的血液就像是被磁铁猛吸,喷涌着朝她的手臂上放血!

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传来,玄曦面色苍白,意识模糊。

她就要这么死了吗?


第2章 美男相救

玄曦身子剧痛,隐隐觉得她神魂都要脱离了身体似的,怀中的匕首落地,插进了土壤中,另一只手无力,轻轻握住了脖颈上一根黑色绳索穿着的碧绿色珠子。

嘴巴张了张,眼角溢出了泪水,“爹、娘,孩儿来了……”

轰!

正当玄曦放弃挣扎之时,一道炽烈的白光从天而降!

她虽双目失明,但是对光感还是有丝丝的感觉的,只是她看不见东西,眼前都是一片雾蒙蒙的,像是被蛛丝缠住了般。

砰!

蛟蛇身躯一震,她瞬间脱离禁锢,下一秒感觉像是落进了一片柔软的怀抱中,轻轻将她给放在了地上。

“青麟。”男子的嗓音很好听,如流淌的潺潺溪水般。

只见小岛内突兀出现了两人,一男子黑发飞扬,五官俊毅,一身白金两色相织的长袍,浑身气势冷峻而尊贵。

青麟一身玄色长袍,上面绣着苍古的符文,他五官清秀,眉目中却透着如亘古般的犀利而绵延的神光。

蛟蛇顿时大惊,两人的气势实在是太恐怖了!

顿时不敢怠慢,飞身跃起,巨大的蛟爪扑裂而去!罡风猎猎!

青麟不惧,反而是一手背负,竟以一手对敌!

“不自量力!”青麟冷声,双目如神光。

蛟蛇大恼,蛟蛇,距离真龙还只差一步,实力也是极其恐怖的,没成想竟被人这般藐视!

砰!

地面一震,顿时炸出沟壑!

青麟依旧站在原地,却未伤分毫!

蛟蛇心惊,同时气炸,若是常人,早被它这一爪给拍得魂飞魄散了,此人竟半点损伤都没有!

它心惊,但是目光同时瞄准了扶桑神树上了两颗神果,它不能错过!

为了这扶桑神果,它等了数百年了!

嗤嗤~

当下吐信,身躯竟开始裂变,如岩浆层般的蛇身竟开始慢慢脱落,露出了鲜红的蛇身,鲜红、晶莹如琉璃,气势强大。

“咄!”

火红蛟蛇大怒,四爪锋利如钢刃,直面扑向青麟。

青麟面色不改,双目鄙夷,他都让了几招了,这小皮皮虾还想伤他?

真是可笑!

下一秒,青麟不再等,双腿一震,身形不亚于音速,空中留下道道虚幻残影。

“什么?!”

火红蛟蛇顿时大惊!

可惜,晚了!

砰!

一声巨响,青麟一拳轰杀!

巨大的蛟蛇身子埋入沟壑,尘烟四起,猛地抽搐了两下,身子便像是分裂了似的,碎裂成了数瓣,而后那些红光便湮灭了。

青麟依旧面色不改,浑身收敛着气势,步伐稳如泰山。

玄曦渐渐恢复了意识,感觉体内温温热热的,鼻尖有一股奇异的香气,不是扶桑神果的气息,而是这个男子身上传来的气息。

帝钺辰凝视了玄曦的小脸几秒钟,脸上微微有些失望,他还以为会是她的神魂。

青麟走了过来,见到帝钺辰这副样子,又看了看玄曦,微微叹息,“主子。”

帝钺辰起身,站了起来,身子颀长,修长的手指猛地一收,扶桑神树上的两颗神果泛着金光,落入了他的手中,瞄了一眼地上虚弱的玄曦,抿着唇,凤眸潋滟,“吃吧。”

说罢,只拿走了一颗神果,大手一挥,就要离去。

玄曦还处在震惊之中,她不认识这男子,竟然会出手救了她的命。

玄曦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她知道这扶桑神果有多难得,这蛟蛇在四周布下了结界,还布下大雨,压制了扶桑神果成熟后的异香。

若是被外面的大妖异兽,各方势力得知,定然是一场血雨腥风。

可是,她很需要这扶桑神果,她想恢复双目,虽然希望渺小,她也要试试。

“谢谢大人救命之恩,玄曦感激不尽……”

“你叫什么?!”不等玄曦说完,顿时就被帝钺辰大力抓住了手腕,声音近乎破音,像是惊喜,又像是惊慌。

玄曦顿时吓了一跳,简直要哭了,这大人的性子未免也变得太快了吧?

“我我……我叫玄曦,玄色的玄,晨曦的曦。”

帝钺辰又惊又喜,激动不已,凤眸潋滟,“你真的是玄曦?!”

他不敢相信!

他找了她多久了?久得他都忘记了时间了。

青麟在一边嘴角抽抽,只是名字相同而已,这个女子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法力波动,而且十五六岁了,还被抓来祭祀,一看就是废材的体质。

怎么可能是那位女神?

“我我……我是叫玄曦啊。”

玄曦几乎要哭出来了,这大人的手劲也太大了,她的手都快要断了。

当下也明白了过来,这大人定然是将她当成了他要找的人了。

“主子……”青麟在一边轻咳,他从未见主子这般失态。

帝钺辰顿时恢复了清醒,收敛了情绪,凤眸微垂敛,“抱歉,弄疼你了。”

说罢,缓缓松开了手,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心头剥离了。

玄曦被吓得不轻,“没没……没关系。”

帝钺辰手指微微蜷缩,身上笼罩着一层悲伤,嗓音动听,“我叫帝钺辰,帝王的帝,金戊钺,生辰的辰。”

说罢,只见青麟化作一头青色麒麟兽,帝钺辰坐在青麟背上,神情忧伤。

留下这么一句话,瞬间与青麟踏雨而去。

曦儿那样出彩,就算是转世,必也不会差到哪里,那个女子,应该只是同名罢了。

玄曦向前踏了一步,“喂……”

她出不去啊!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啊!

然而,留给她的,是湖泊上刷刷的雨声。

玄曦无奈,想来这小岛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干脆摸索着走到了扶桑神树下,盘腿坐了下来。

“果然不亏是神树,就连气息都这么磅礴。”玄曦赞叹,她虽看不见,但能抚触,鼻翼翕合,贪婪地汲取这神树四周的气息。

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很奇异的感觉。

将手中的扶桑神果摸了出来,凑近鼻尖吸了一口,沁甜芳香,单是嗅着,她就觉得筋骨舒畅,通体舒服,身体像是有什么杂质黏黏糊糊地从毛孔里排了出来。

玄曦不再犹豫,张嘴咬了一口,顿时果香四溢,有股奇异的力量涌进了她的身体里。


第3章 血脉觉醒

玄曦再咬一口,三下两下就将整个果子给吞下肚子了,只剩下一颗小小的核。

忽的玄曦眉头一皱,浑身涌起一股燥热,奇热无比,像是被火烤一般,丹田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般,痛苦难忍。

“啊!”

顿时痛苦大叫,她的体内,浑身的血液,咕咕地翻腾起来,身上的筋脉寸断、撕裂,她的毛孔渗出了粘稠的血水与杂质。

玄曦痛苦交加,这是什么鬼的神果?

竟然这么疼痛!

她吐出来行不行?!

咔咔咔。

她竟能听到骨骼的交错声音,像是重生一般!

这股恐怖的能量,好像是一股凶猛的大浪,冲刷着她体内的杂质。

犹如滚烫岩浆浇铸在她体内,锤炼着她的筋脉、骨骼,锥心般的痛楚蔓延,她几乎要昏厥过去!

玄曦痛苦失声,喉咙像是冒烟了似的,只见她浑身竟冒着金黄色的雾气,整个人笼罩在奇异的光辉中,十分璀璨。

轰隆!

小岛外下着磅礴大雨,雷声滚滚,湖泊很不平静,如褶皱般翻滚的水浪,天地一片墨色,这是炎华大域极少有过的景象。

天地一色,惊雷滚滚,雨水如柱,天地似乎像是要迸裂似的,却未见什么大妖异兽有异动。

而在雨神部族的族兽湖泊上,景象更加可怕,漆黑湖泊水浪翻腾,雨幕如瀑,惊雷滚滚,偶有嘶吼之声,都淹没在雨水之中了。

“啊!”

玄曦痛苦大叫,此刻她身上竟隐隐可见紫色雷电之力!

咔咔咔。

又是数声,她的身体像是挣脱了某种束缚,如金蝉脱壳,在飞速改变着。

痛楚逐渐消散,只见她浑身散发着奇异的锋芒,身体外敷着一层黑红交加的稠状物质。

玄曦眼珠子转动,却还是蒙着一层白翳,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只能勉强感受到一些光感。

“还以为这扶桑神果能够让我恢复双目呢。”玄曦只觉得浑身轻盈,像是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但是她的双目依旧看不见,不觉有些失望。

“不过,也不错,就算没有双目,我也能如常人了。”玄曦惊喜,虽然看不见,但依旧伸出了白生生的手掌,轰的一掌直劈对面的草地。

顿时土坯翻卷,炸了一地的泥土飞扬!

玄曦惊喜无比,她竟拥有了修炼的根本!

因为她能够感觉到她的丹田里,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这难道就是血脉觉醒的力量吗?

可是,她是雨神一族的子弟,不是应该觉醒与雨神有关的血脉吗?为何她的竟是雷电之力?

玄曦有些诧异,倏地不等她来得及反应,只觉得手一凉。  

“靠!我的神果核呢?”玄曦大惊,急忙爬了起来,四处摸着,就是找不到那核去哪里了。

突然摸到了一条滑腻腻的,有点像橡皮的东西,玄曦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

听见那小东西像是吐了信子,“怎么还会有一条蛇?!”玄曦惊诧,这蛇竟无声无息的,她半点感觉都没有!

嘶嘶~

“你才是蛇!你全家都是蛇!”

突兀的,那小东西竟能口吐人言,意犹未尽地吐着信子,朝着玄曦梭了过去。

“你你你别过来!”

玄曦听见了动静,登时大叫,一脸防备,手掌上隐动着紫色雷电。

小蛇通体白色,头顶上长着一对小角,有点带墨色,很奇异的品种。

“喂,你能不能给我一点血?”小蛇闻言,虽停了下来,眼巴巴地望着玄曦。

玄曦脚下一个趔趄,她的血有那么珍贵吗?

为毛都要放她血?

“不行!”想都不想,玄曦立马就拒绝,想她放血,做梦!

小蛇顿时焉耷,垂着脑袋,有些沮丧,“哦~~”

拖着长长的尾音,听起来很难过。

怎么办?这个人类不给它放血,要不要冲上去直接啃了?

外面雷声滚滚,玄曦听见小蛇的声音,心中有丝丝不忍,“你要我的血干嘛?”

“因为你吃了神果啊?我来迟了一步,这老蛟蛇真是狡猾,居然将扶桑藏得这么隐秘!”小蛇很气愤,顿时白腻的皮肤就变成了红色的。

“……”玄曦嘴巴动动,她竟无言以对!

不过她感觉到她体内似乎还在消化神果的奇异能量,应该是她还没有掌握内功呼吸法门,只是神果自己在发挥作用,难怪这小东西能嗅出神果的异香。

不行,要是她这样出去,一定会被人放血的!

现在她的血可是比黄金还要珍贵!

“要我放血,可以,拿一门呼吸法门来换!”

这小东西能口吐人言,功力定然不差的,呼吸法门这种东西应该会有的。

她觉醒的雷电之力,要是能够一门雷电呼吸的法门,相辅相成,实在就太好了!

“喂,小女娃娃,呼吸法门?你怎么不去抢?”

小蛇盘着身子在扶桑树下,不过才一寸长左右,小得不可思议,仰着头颅瞪着玄曦。

这人族竟是个瞎子?还能将老蛟蛇给打爆了,怎么会没有呼吸法门?

呼吸法门可是弥足珍贵的,拥有一套完整的呼吸法门,简直就是逆天了,这人族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不过她的血貌似很珍贵啊。

小蛇眼珠子骨碌一转,有了!它可以将那呼吸法给她,虽然有点损……

“行,看在你血珍贵的份上,我就送你一门呼吸法门,这个呼吸法嘛,叫炎雷呼吸法,怎么样?正好对你的胃口吧?”

小蛇沾沾自喜,它也不知道这破呼吸法叫个什么鬼,随便就乱取了一个。

“炎雷呼吸法?”玄曦摩挲着下巴,听起来貌似不错的样子,正好她觉醒了雷电之力,这炎雷呼吸法正好相辅相成。

“行,那就这么定了,我要先练呼吸法!”玄曦当下就答应了,根本就不知道江湖险恶这一条规矩,没有想要一条 小蛇竟也会坑人。

小蛇眼珠子一转,有些着急,“那哪儿行啊,呼吸法只有自己领悟,再说了,等会儿你都吸收完神果的能量,我喝你的血跟喝水有什么区别?”

“那行,我给你放血,你给我呼吸法。”

玄曦很爽快,立马就答应了,手一伸,将早前落在地面上的匕首给收了回来,爽快地在手心割了一刀。


第4章 炎雷呼吸法

小蛇顿时贪婪,梭着白腻的身子,张嘴露出牙齿,接住了玄曦滴落下来的鲜血。

玄曦挤了一下手心,收住了鲜血。

“怎么停了?”小蛇正喝得畅快着,它能感觉到那股澎湃的力量,忽然就见玄曦收回了手,没血了,有些不爽。

玄曦虽看不见,但脸上该有的表情还是有的,眼眸一弯,“小东西,我的呼吸法呢?”

想坑她,没门!

小蛇顿时眼神闪烁,快速吸收着玄曦血液里神果的力量,尾巴抖抖,只见一块巴掌大的黑玉落地,朝着玄曦飞射过去,“给你。”

玄曦手中摸到黑玉,心头顿时一震,竟是用黑玉来篆刻的呼吸法门!

想来这炎雷呼吸法会不错的!

“竟是黑玉篆刻的,小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的?”玄曦惊喜不已,她虽看不见,但是不代表她悟性差。

双亲战死之后,她就成了孤儿,虽是雨神部族的子弟,但由于是个瞎子,又不能修炼,受尽了多少白眼与欺凌。

若不是因为她没有实力,身后又无双亲支持,她哪里会沦落到成为祭祀之品?

想到这里,玄曦心头就跳跃着一股怒火。

常年祭祀都是用的大妖或是异兽,怎的今年竟是用人来祭祀?

玄曦虽伤心,更多的愤怒,若是她父母没有为族战死,她也是雨神部族正统的嫡系血脉!

“小女娃娃,赶紧的放血,说了你也不知道。”小蛇焦急,生怕玄曦体内的神果之力被她给吸收干净了,那它还喝她血做什么啊?

玄曦嘴角抽抽,当下放开手掌,盘腿坐下,一手摩挲着黑玉上篆刻的字体。

晦涩、深奥、苍古,玄曦一边皱眉,一边慢慢琢磨,浑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小蛇贪婪,喝多了玄曦的血液,神果的力量强大,虽改变了玄曦的废材体质,但是却还有大部分的力量没有被玄曦吸收利用,因此还隐藏在她的血液之中,力量之恐怖,常人不可挡。

小蛇虽厉害,但身体毕竟只有一寸长许,一下子喝得太多,竟醉了,如烂泥似的瘫在了一边,呼哧大睡,白腻的身体就像是被火焰烤得通红,泛着火红色的光。

玄曦浑然不觉,进入忘我境界,催动着体内的力量,萦绕在黑玉周围,慢慢参悟,

小巧的琼鼻,一翕一合,小腹有力,胸腔起伏规律。

渐渐的,她周身的气息变了,玄曦只觉得她体内的五脏六腑跟随着她的呼吸,时而如钟鼓齐鸣,时而如雷音滚滚,有力而苍劲。

如万物复苏的瞬间,又如金戈铁马征战沙场的铁血澎湃。

只见她的五脏六腑被金色的锋芒包裹住,变得愈发的活力,她的筋络犹如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膜,愈发坚韧。

她的骨骼,像是得到新生,熠着金芒,丹田处,可见拇指粗的一团金色锋芒,在飞速炼化吸收着扶桑神果的力量,她的肌体变得愈发饱满起来。

咚咚咚。

她的心脏跳动十分有力、苍劲,浑身透着金芒,如大佛入定的金身般,浑身气势逼人,十分苍古。

轰!

她的体内像是传来了一声炸响,骨骼咔咔作响,一股磅礴的气息喷射而出!

顿时身后的扶桑神树摇晃了几下,扶桑神树上的金芒在被摘了神果之后,逐渐退却了金芒,显得没有生机,像是垂死的朽木般。

玄曦睁开眼睛,两柱金芒飞射而出,虽看不见,但她感受到扶桑神树在快速消亡,而这四周蛟蛇布下的障眼法也在逐渐退散。

玄曦蹙眉,瞪着眼珠子,望着双手发呆。

这呼吸法门竟是残缺的!

她居然,被、骗、了!

玄曦顿时杀人的心都有了,居然坑她!

枉她好心放血!

不过这呼吸法虽然残缺,但却十分强悍,十分可怕,若不是她先吃了扶桑神果在前,有神果的奇异力量,此刻她估计会因为这门呼吸法爆体而亡了!

这呼吸法虽厉害,但却是蛮横至极的!

轰隆!

突然这扶桑神树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漆黑如铁树般的样子,簌簌地朝着湖泊底下沉去,整个小岛摇摇欲坠。

玄曦顿时大惊,这里是雨神部族族兽的之地,也是圣地,这蛟蛇数百年,搜罗了不少的奇花异果,这一处的东西都价值不菲,可惜她不能都带走,得想法子快些离开这里。

因为这湖泊后面就是绵延不绝,崇山峻岭的妖兽山脉,她虽有了立足之本,但对上大妖,绝对是死的多。

嗤嗤~

正欲抬脚就跑的玄曦忽的听见了某个小东西的呼吸,顿时黑脸!

这个小东西,居然敢坑她!

当下气不打一处来,她本是很害怕滑腻腻的东西的,这会儿竟不怕了,一手操起那条小蛇,卷在手腕上,足部一蹬!

砰!

一下足足竟弹出去了四五米!

玄曦心中欢喜,但是这四周都没有船只,又是湖中心,她该怎么办?

玄曦顿时急得团团转,外面雷声滚滚,雨幕如瀑,根本就没有人看得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因为根本就看不见!

“有了!”

玄曦顿时吐气,猛地扬起手,手掌裹着金光。

砰!

一下子竟将一株不知名的小树拦腰截断,又是一掌下去,留下了小树的树干,一手抓起一根四五米长的树枝,抬着小树就朝外跑!

玄曦心中惊讶,她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扑通!

一把将树干给扔进湖泊中,跳了上去,骑在树干中,一边用树枝奋力划着,朝着岸边行驶而去。

轰轰!

接连数声巨响,她身后的小岛竟轰然塌陷,沉入了湖底中。

漆黑的湖水下方,五光十色潋滟着,那都是珍贵的奇花异果啊!

湖泊里生存的血蜥蛇,还有不少的水中妖兽,都飞速朝着那些奇花异果而去,想要分一杯羹,倒是没有妖兽找玄曦的麻烦。

玄曦靠岸之后,发现这雨水下得还真不是一般大,这雨水打在她脸上,就像是石子掸在脸上似的,倒是直接将她身上之前排出来的粘稠之物给冲刷干净了。

玄曦身上就像是下雨似的,狼狈不堪。

此刻略微清醒的小蛇盘在玄曦的手腕上,半眯着眼睛,尾巴一耷一耷的,“左、左手边有个小竹屋……”

说罢,又吧唧一声,软踏踏地卷在玄曦的手腕上。

ps:求收藏!!


第5章 再骂一句试试

玄曦闻言,迅速靠近了小竹屋,结果小竹屋里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玄曦一惊,难道雨归一还没有回去?

当下立即侧身躲在一旁,收敛了气息,微蹙眉头。

这一次家族中突然要人祭,之前她在家族中虽废材,过得凄苦,但家族中的那些长老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没有谁敢真正将她置于死地。

这一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玄曦直觉雨归一应该会知道点什么东西,当下仔细听了起来。

雨归一坐在小竹屋中,由于雨水太大,竹屋内也开始慢慢渗水,雨归一很是恼火,他不过才十二三岁,手段却异常狠毒,两个下人皆是被他抽得皮开肉绽的。

这是在拿他们撒气了。

两个下人心中胆颤,又愤恨,这老天要下雨,又岂是他们能阻止的?

若是他们有这个能力,哪里还会在这里忍气吞声地受折磨?

“都是玄曦那个贱人,不然本少爷怎会在这里淋雨?!真是可恶!”

雨归一火气很大,小竹屋里的东西都被他的鞭子打得稀巴烂,外面雷声滚滚,夜雨滂沱。

“哼,真是不知道我爹干嘛要留着这个祸根!当初就应该让她一家三口全部都去死!”雨归一双眸愤恨,捏紧拳头,咔咔作响,看来是恨极了玄曦。

玄曦在外听得一惊,难道她的爹娘战死,是另有原因?

玄曦脑子里一片空白,嗡嗡作响,咬紧了嘴唇。

“真是可恶,当初就不应该只骗了那对蠢货,眼巴巴地上赶着去送死,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威风,还不是死在我爹的算计下!愚蠢!”

雨归一骂骂咧咧,很是恼火,又是响亮的一鞭子抽在了下人的身上。

玄曦只觉得她的脑袋要炸了!

她的爹娘,竟然是被人算计死的?!

玄曦身子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泥水里,银白的闪电带着璀璨的火花,照亮了天际,玄曦面色异常瘆人,倏地收紧了拳头,眼珠滚动,虽看不清神情,但也能感受到玄曦气愤至极!

“现在居然要本少爷送她来祭祀,现在估计都一家三口团聚了……”

雨归一坐在椅子上,露出了邪狞的笑容,与稚嫩的脸庞十分不符。

轰!

突然小竹屋一侧突然炸开,顿时吓了小竹屋中三人一跳!

“谁?!”雨归一吓得椅子一翻,摔了个狗吃屎!登时暴跳如雷!

“雨归一,又见面了。”玄曦声音极冷,浑身是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竹屋地面上,气势逼人。

原本她以为,只要她不惹事,做好本分,再怎么样,族长和各位长老也会看在她父母的颜面上,让她在家族苟延残喘。

没成想,双亲竟是被人陷害致死的!

玄曦暴怒,她的父母自问对雨浩中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极好,从未有过丝毫的伤害之心,就因为族长之位,这个狼子野心的人,竟狠心设计她的父母!

玄曦恨啊!

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个秘密!恨自己没有用!

竟被这群人蒙蔽了这么久!

玄曦面色阴森冰冷,浑身杀气凛凛,手掌覆盖上了一层金芒,隐隐有雷电之力。

“玄曦?!你怎么还没死?!”

雨归一倏地瞪大眼睛,吓得面色刷白,玄曦身上的气势实在太压迫人了!

玄曦顿时冷笑,笑容异常瘆人,“哈哈,雨归一,你们都没死,我又怎么会死呢?”

声音如地狱修罗,格外惊悚。

雨归一竟被吓得一时之间没有反应,面色刷白,“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鬼?雨归一,你也害怕鬼吗?”玄曦冷笑,步步逼近。

她记得,这个雨归一,可没少欺辱她!

被他的鞭子抽打了多少次?她似乎都忘记了?

被当马骑,屈辱地吃着馊饭剩菜,过得比下人还不如。

他们竟也有害怕的东西吗?

“玄曦!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吓唬本少爷!”雨归一顿时一恼,面色涨红,手中鞭子猛地一抽,直扑玄曦面门!

极快而凌厉,这是要毁她的面容了?!

玄曦脑袋微微一侧,笑容愈发森冷,倏地伸手,一把抓住了鞭子!

雨归一大惊,这个贱人……她竟然能够修炼了?!

对了,一定是得到了神果了!

雨归一顿时露出了贪婪之色,丝毫没有注意到,现在是他落在了玄曦的手中。

口气依旧盛气凌人,“玄曦,我警告你,最好乖乖地将神果交出来,本少爷可以赏你一顿美味佳肴!”

雨归一小脸仰着,高高在上的模样。

玄曦顿时冷笑,露出雪白的贝齿,真是不知死活!

“好啊,你要神果?自己过来拿啊。”玄曦松手,放开了鞭子,袖子中却藏着那把匕首。

两个下人已经吓得面色发白,这这也太诡异了,好端端这个人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雨归一双眸发亮,搓着手,朝着玄曦走过去,只要他得到神果,实力必然会大涨的,到时候看父亲还怎么说自己!

等他拿到神果,就杀了这个贱人,居然还吓唬他,不想活了!

“神果呢?快点拿出来!”雨归一顿时皱眉,很是不爽,吼着玄曦。

玄曦露出笑容,“神果可是好东西,万一被那两个人给抢走了怎么办?你杀了他们,我就给你。”、

对于为虎作伥的人,她也绝对不会手软的!

雨归一心中虽疑惑,但是回头一看,正好撞见那两人贪婪的眼光,顿时心头一横,手中的长鞭倏地一飞!

噗噗!

直接穿透两人的心脏,血雾四溅,两人至死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双目圆睁。

玄曦嗅到了血腥的气味,心中暗惊,这个雨归一,年纪小小,却手段如此狠辣!

“神果呢?!”雨归一回头,盛气凌人。

“在这里。”玄曦紧张兮兮抓紧了袖子,果然只见那里鼓囊囊的。

雨归一双眸一亮,伸手就抓了过去!

“啊!”

雨归一惨叫一声,只见一只手瞬间被电得焦黑,空气中能够嗅到烤焦的味道,那根黑色的鞭子也被电成了粉渣。

“玄曦!你个贱人,敢算计本少爷!”雨归一又惊又怒,这会儿竟害怕起来了。

玄曦冷笑,蹲了下来,虽看不见,却能准确地盯着雨归一惊怒的面庞,“雨归一,再骂一句试试。”

ps:抱歉,昨天章节发错了π_π……求收藏!


第6章 青色珠子

轰隆!

惊雷闪电,将整个竹屋照得通亮,破败的小竹屋一场瘆人。

只见雨归一死不瞑目,面目惊怒,躺在血泊里,胸口上是一片焦黑,死得不能再死了。

玄曦缓缓站了起来,缓缓伸出沾满血色的手掌,接着滂沱大雨,冲刷着手中的血迹。

她杀人了,还是她的亲人,亦是她的仇人。

玄曦抿着唇,粗糙的衣服紧紧贴着身子,抬头望向惊雷的天际,神情异常坚定,“如此,那便永生不回头!欺辱我者,杀无赦!”

从三人身上摸到了一些钱财,玄曦记得,有一条小道,是通往古林城的,冒着滂沱大雨,钻进了灌木丛中。

今夜的雨水似乎下得极大,整夜都是暴雨如瀑,惊雷翻滚,十分惊悚,很快将她的脚印给冲刷得很干净。

她虽想报仇,但如今自己若是找上雨浩中,定然是死的下场,她需要成长!

雨神部族中。

雨浩中身形高大,面目不怒自威,有些焦灼,这归一去了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原本只是想磨磨那小子的性子,凡事都要沉得住气,才能成器,今夜的雨水怎会这么大?

雨浩中突然烦躁起来,心中忐忑不安,像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似的,总觉得心神不安的。

“管家!”雨浩中干脆起身,再没有心思在书房待下去了。

管家匆匆跑了进来,“老爷何事?”

“少爷去了多久了?”雨浩中掐着眉心,声音浑厚。

“算起来有四个时辰了,应该是快回来了,不过今天这雨水确实是太大了,想来少爷应该找地避雨去了。”管家雨重山心中虽有疑虑,但也不好说出来。

雨浩中看了一眼外面如瀑的雨水,院子里积水不少,几乎可以养鱼了,“嗯,少爷回来了告诉我一声。”

雨重山点点头,“老爷放心吧,少爷心思聪明,等雨停了,老奴就派人去接少爷。”

雨浩中掐着眉心,心中虽不安,但这么大的雨水,归一心性虽有些毛躁,但还是聪明的,不至于让自己吃亏了去的。

雨重山匆匆退了出去,恰好被雨芷韵给瞥见,便叫住了。

“管家这是急匆匆的,家中有事?”

雨芷韵粉面桃花,生得很美,一身烟青色罗裙,身姿婀娜,声音灵动。

“二小姐。”雨重山行礼,长廊中偶有雨水飞溅,水雾蒙蒙的。

雨芷韵微微蹙眉,很不喜二小姐这个头衔,因为玄曦是正统的嫡系血脉,她顶着的是雨神部族大小姐的名号,想到玄曦这会儿恐怕已经入了兽腹吧?

雨芷韵微微浅笑,“管家无须多礼,可是归一弟弟又惹族长不高兴了?”

雨重山微微叹息,“少爷被族长派去送祭品了,至今未归。”

雨芷韵蹙眉,看了一眼滂沱大雨,她的裙角已经是打湿了不少,“放心吧,归一弟弟聪明,不会吃了亏去的,这么大的雨水,许是避雨去了。”

“二小姐说得是。”雨重山点头,“若无事,老奴先告退了。”

雨芷韵点头,“管家慢走。”

雨重山退走,消失在长廊中。

雨芷韵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捏紧了丹蔻,两个侍女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

她回到闺房,换下了微湿的罗裙,泡在沐桶中,清洗着自己雪白的手臂,美眸微眯,长吐了一口气,玄曦那个贱人总算是除掉了。

想让她去当祭品?

哼,真是可笑!

她要什么有什么,那个玄曦,就是一个废物,顶着大小姐的头衔活得比下人还不如,要当祭品的也该是她才是!

不过现在好了,玄曦当了祭品,这会儿恐怕早已葬身兽腹了,族兽还会赠与神果,她要想法子得到那神果,这样才能保住她美丽的容颜。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衰老!只有她的美貌才能配得上那位男神一样的人物!

雨芷韵喜滋滋地打着算盘,沐浴之后,便是很快就入睡了,丝毫不受外面雷声的打扰。

而此刻在雨夜中狂奔的玄曦,浑身上下满是伤口,都是被荆棘给刮出来的,临近天亮的时候,她才跑出了山谷口。

玄曦气喘吁吁,浑身近乎虚脱,浑身无力,软绵绵的,思索了一下,找了个山洞先躺下来休息一会儿,这会儿雨神部族应该是得知雨归一死了吧,或许会怀疑到她的头上来。

但她也不惧,雨归一身死,是被雷电之力劈伤的,只是现在她不适合让雨神部族的人知道她还活着。

玄曦累到不行,肚子早已咕咕直叫,但是此刻更多的疲惫,下了一夜的雨水,山洞里有不少积水,湿气很重,但是她已经是累得不行了,一屁股坐了下来,很快就进入了睡眠中。

玄曦睡着,没有发现脖颈上那枚青色珠子闪烁着着异样的玄光,很是奇异。

这一幕恰好被玄曦之前卷在手腕上的小蛇给看见,顿时双目放光,想也不想就扑了过去。

当!

珠子直直放出一道玄光,将小蛇给击倒在地。

“靠……”小蛇晶莹白腻,如上等的羊脂玉般,软趴趴地躺在地上,头上的一对小角就跟王冠似的。

这一跤摔得极疼,小蛇泪花都出来,嗖的一下飞了过去,盘在玄曦的手腕上,伸长了脖子,盯着那青色珠子。

这珠子怎么看着都觉得神奇啊,貌似是个好东西啊。

熟睡中的玄曦出于虚脱状态,对外界的感知浑然不觉,实在是累透了。

青色的珠子忽的放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将玄曦连同那小蛇给包裹住,下一秒,嗖的一下,整个山洞里空荡荡的。

小蛇顿时吓了一跳,进入珠子中,只见一片浓郁的玄绿色,犹如极光般璀璨,珠子内的空间似乎很广袤,但是它一动,就被玄光给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蛇:“……”

这特么什么破玩意儿,它居然不能动!

而玄曦身上裹着玄绿色的光芒,之前被荆棘剐蹭的伤口逐渐愈合,这青色的玄光,似乎与她体内丹田处的能量形成了共鸣。

小蛇惊诧,它竟看见那玄绿色的光芒在帮助玄曦吸收神果的力量,在助她突破!

ps:求收藏!


第7章 青炎宗

熟睡中的玄曦知觉得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她体内涌动,转化着身体内剩余的神果力量。

她的脉络、骨骼、五脏六腑愈发鲜活、坚韧,浑身馥郁着金芒,十分璀璨。

小蛇震惊,这主子它居然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忽的,只见玄曦的左手掌隐隐出现了一抹蓝光,十分浓郁,很醉人。

小蛇脑袋一阵发懵,愣愣地望着玄曦,这特么是什么人啊?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法宝?

青色珠子内的玄曦并不知道她本身发生的变化,而此刻雨神部族,已经是炸锅了!

雨浩中面色发青,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直跳,圆目怒睁,迸射着骇人的目光,“是谁?!是谁?!是谁杀了我儿?!”

雨浩中怒吼咆哮,声波如罡,只见雨神部族的主宅上的瓦片瞬间飞卷、炸开!不少下人直接是被震得晕了过去。

雨浩中双目喷火,胸口起伏,大掌一抓,生生将捏爆了门前的石狮子,瞬间化为了齑粉,十分可怕。

可见雨浩中怒极,雨重山后背冒出了细汗,整个主院十分压抑,雨浩中无形中释放出来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这样的压迫感,让不少人头晕耳鸣。

“这是怎么……归一弟弟!”雨芷韵娉娉婷婷地走了进来,倏地美眸一凸,看见了院子中央死不瞑目的雨归一。

雨芷韵面色刷白,整个院子十分安静与压抑,没有人敢开口。

“老爷,此事定有蹊跷,先让少爷入土为安。”雨重山胸口气血翻滚,轻咳了几下,提醒着雨浩中。

雨浩中面色近枣红色,目色骇人,“你下去办!”

“是。”雨重山点头,急忙领着人抬走了雨归一的尸体。

雨浩中许久才平复了滔天怒意,瞥见了愣在一边的雨芷韵,口气不善,“你来做什么?!”

雨芷韵咬着嘴唇,眼泪簌簌地就掉了下来,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雨归一时常粘着她,经常会在族长这里拿到好东西都会分给她,十分讨她欢心,怎的下了一场雨,怎么就死了呢?

雨芷韵震惊,大脑飞速转动起来,“二伯族长,玄曦人呢?”

“哼,你问她作甚?!”雨浩中太阳穴突突,大脑一阵晕眩,他老来得子啊!

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突然间就如此惨死了!

“难道二伯忘了,玄曦出生的时候,伴有雷劫,族兽之地,一夜之间毁灭,族兽不知影踪,神岛沉湖,难保这玄曦还活着!”

雨芷韵美眸流转,站了起来,捏紧了丹蔻。

她这么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玄曦出生之时,天地异象,雷电齐鸣,却没有下半点雨水,白天闪雷,这是何等惊奇之象?

雨浩中步伐一滞,心中顿时疑虑起来,“你先下去吧。”

雨芷韵见状,不再说话,乖巧地退了下来。

她不仅仅是雨神部族的二小姐,也是雨神部族创立的青炎宗的核心弟子,而雨浩中既是族长,又是掌门。

若是她能够查出雨归一的死因,对她必定大有用处!

雨浩中可是十分宝贝这个儿子的,要不是前几日雨归一打死了雨浩中新宠幸的一个爱妾,雨浩中也不会这么大的怒火,让雨归一去押送玄曦去当祭品。

雨芷韵离去之后,雨浩中到了青炎宗,召集了所有长老商议。

“神岛沉没了?!”二长老震惊,抖动的雪白胡子,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

雨浩中也头疼,他儿子死了不说,雨神部族的祭祀神岛竟一夜之间沉没了,连个影子都没有!

湖泊中竟一下子多出了不少的大妖水兽!将镇守在神岛之地的阵法打破,还伤了数十名的族人。

神岛沉没了也就算了,关键是,神岛上有不少的奇花异果啊!

世代都有族兽镇守,每年祭祀,族兽也会挑选一些异果交给他们,雨神一族才能逐渐站稳脚跟。

可这福利还没有享受多久,神岛竟不见了?!

这对他们来说,无疑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可有什么线索留下?”大长老走了出来,年近六十的样子,依旧精神矍铄,眸色深沉。

雨浩中拧紧眉头,整个神岛都沉没了,就连族兽都不知所踪,他的儿子被雷电劈中,哪里还有什么线索?

“这件事情,切记不可声张,知道的人一律不许外出,我族神岛乃是祭祀圣地,有族兽守护,却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不能放走风声,否则对我青炎宗就是弊端,几个大门派都虎视眈眈的。”

大长老见雨浩中模样,当下就猜到了几分,声音浑厚,很快就吩咐了下去。

“不知几位长老可还记得……十五年前那场闪雷?”

偌大的大殿中,一阵安静,雨浩中才缓缓开口。

他不能让他的儿子就这么白白就死了!若是玄曦那个祸害死了也就算了,若是她还活着……

雨浩中这么一说,顿时整个大殿中沉寂了。

……

在青色珠子中的玄曦,此刻可谓是痛苦至极,她的整个左手臂几乎都要炸了,被一股神秘的蓝色锋芒缠上,隐隐可见这些锋芒穿透了她的经脉还有骨骼。

玄曦痛苦难忍,来不及观察这四周的情况,立马就盘腿坐了下来。

她感觉她的体内像是发生了某种改变,一时之间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体内的力量十分浩瀚,顿时就调转了炎雷呼吸法。

渐渐的,周身萦绕着一层金芒,带着霞光,全身毛孔舒张,十分畅快。

左手臂的疼痛之感渐渐消失,玄曦舒畅了许多,她惊诧的发现,她现在居然是达到了觉醒境的第6段了!

不等玄曦来得及兴奋,左手掌心倏地传来一阵撕裂之感,浓郁的蓝色光芒很醉人,小蛇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似的,钉在原地一动不动,惊诧地看着这一幕!

“啊!”

倏地,玄曦痛叫!

她的左手掌心就像是利剑贯穿,扭转撕裂一般,痛彻脊髓,神魂都颤抖了。

“这……是怎么回事?”玄曦浑身是汗,整个人几近虚脱,只见她的浑身上下都迅速变幻着。

从她的左手掌心一点一点蔓延,皮肤像是皲裂似的,一点点剥落下来,化为灰烬。

ps:兄弟姐妹们,动动手指头帮忙收藏一下,么么哒~


第8章 丑女变美女

“卧槽……”小蛇见状,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它已经是完全懵逼了,它这是掉进了神话世界吗?

这个女娃娃是神人吗?

为什么短短的几个时辰内,这人就像是中了彩蛋似的,接二连三地爆出隐匿的法宝?!

最可气的是,它居然都不认识这些法宝!

小蛇郁闷,瞪着像是蜕皮似的玄曦。

玄曦换身疼痛,她的皮肤就像是撕裂了似的,剥离了她身体,她的骨骼又像是重组似的,这种痛,就像是神魂都抽离肉身似的。

难以忍受至极!

玄曦忍受着非人的蜕变,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玄曦几乎都要晕了过去,左手掌心十分疼痛,又痒得厉害。

隐隐的,玄曦觉得她的左手掌心像是长出了什么东西。

小蛇双目一凸,“……我靠。”

登时爆粗,神果竟还有这样的奇异力量?!

还能让丑女变美女?!

原先的玄曦双目失明不说,面容只能是用可以看三个字来形容,这吃了一颗神果,竟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身姿婀娜,五官精致,皮肤雪白细腻,三千黑丝垂落,亭亭玉立,如画中人。

玄曦缓缓眨巴了一下眼睛,只见她眼珠上的翳像是薄了许多,顿了一会儿,勉强的景物模模糊糊,只能看见个大概轮廓。

玄曦顿时惊喜,摸着自己的脸,“我……我居然能够看见了?!”

她失明数十年,对光明的渴望,实在太强烈了!

她原本以为这神果虽厉害,但是她失明是娘胎中出来就有的,天生的瞎子,她从未想过,她竟可以恢复光明!

虽然还有点模糊,但是只要她再继续找到神果,就一定会恢复双目的!

顿时玄曦信心倍长,隐隐约约看见了被钉在原地不能动弹的小蛇,似蛇非蛇的模样,她只能看见个模糊,总感觉眼前还是有一片白雾在挡着。

“咦,你原来不是蛇啊,还长得这么白,跟羊脂玉似的。”玄曦顿了下来,一下子还是有些不适应,慢慢地摸到了小蛇。

“都说我不是蛇!你才是蛇!”小蛇气炸,浑身倏地就变得通红,跟个火琉璃似的。

“那你是什么?叫什么?”玄曦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顿时就愣住了。

“啊!”玄曦顿时惊恐大叫,一把甩开左手,面色刷白。

妈呀,为什么她看见她的左手心上还有一只眼睛?!

小蛇也震惊了,这……居然把眼睛给长到手上去了!

这也是逆天了!

“这这这……这不是我的手吧?”玄曦惊悚,别着头,将左手伸到一边,不敢看,实在是太吓人了!

小蛇嗖的一下,缠上了玄曦的左手腕,愣愣地盯着那只眼睛。

眼睛生得极美,水蓝色,如琉璃似的,忽的,那眼睛眨巴了一下。

“我……我怎么头晕了……”

咚。

小蛇摇摇晃晃,一头栽了下来。

玄曦惊悚,一颗心怦怦狂跳,实在是太恐怖了!

“喂……你醒醒啊!”伸出手指戳了戳软趴趴在地上的小蛇。

玄曦几乎是欲哭无泪,这是怎么回事嘛?

她只是想要恢复双目而已啊,为什么这神果还会另外给她长出一只眼睛啊,还是在手心上!

玄曦咬咬唇,她能够感受到这掌心眼睛的活力,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似的。

“眨眼闭眼眨眼……”玄曦愣愣地看着左手掌心那只漂亮的眼睛,蓝色如琉璃,很醉人,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一边喃喃自语起来。

果然,念了数十遍,掌心的眼睛只是滴溜溜地转,就是不眨眼,也不闭眼。

“……”玄曦无语了,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鬼?

玄曦抬头望了一眼这四周的空间,玄绿色的光芒如极光似美丽,不远处似乎还有两块大石头?

她视线模糊,也看不清,捡起地上的小手卷在手腕上,朝着那大石头走去。

一边琢磨着她掌心的眼睛要怎么收回去,这样子要是被外人看见,可不得吓死了?

眨眼闭眼……

“成了!”玄曦惊喜,看着掌心的那只眼睛缓缓闭上,敛去了光华,只剩下了一道水蓝色的细痕。

睁眼……

玄曦大脑默念,还有些别扭,倏地,掌心中的眼睛睁开,依旧如初,没有损伤。

当下是吐了一口气,玄曦闭上了左手心的眼睛,朝着石头走去,摩挲着那道细痕,还是要想办法将这细痕给遮挡了,不然的话被人看见,不知又是怎样的猜测。

“还有一把剑?”玄曦手掌贴着石头,石头很高,约二丈,又宽,还镶嵌了一把宝剑在上面。

玄曦视线虽模糊,但能够隐约看见个大概,这宝剑很精美,剑长约四尺,相当于一米三四的样子。

剑身有紫色流纹,敛着剑芒,很锋利;剑柄上还镶嵌着一颗约摸二指宽的紫色晶石,剑穗也是紫色的,十分精美,只是这剑却没有剑尖的,而是平整的,倒是有些像尺子。

玄曦一靠近,那剑就叮叮当当地震动起来,倏地一下子冲出了石头的刻槽,冲着玄曦而来!

“靠!”玄曦爆粗,积极后退。

果然,古人说得对,非礼勿视!

她这偷看别人的东西,本就不对了,这下子好了!

那紫色长剑速度极快,追着她屁股后面跑,玄曦气炸,足部一蹬,一跃就是七八米,这是完全吸收了神果能量的作用,她现在是觉醒境4段,竟有这么惊人的力量。

她身上无一物,早前那身衣服早就被蜕变给焚毁了,这会儿身上已经是被那长剑给划出了不少的血痕,密密麻麻的,但不致死。

“停停停……我快要累死了!”

玄曦叉腰,气喘吁吁,她这被追着跑了一个时辰了,身上都是被这长剑‘羞辱’出来的痕迹,此刻在迅速愈合着。

那长剑闻言,竟真的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玄曦走一步,它就跟一步。

玄曦顿时黑脸,这是什么鬼的剑?还长脑袋了不成?

见这长剑也不追着她跑了,玄曦软绵绵的,拖着身子朝着那石头走去,上面镶嵌着一个盒子,看了一眼那长剑,玄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盒子给抠了下来。

那长剑竟一动不动,守在她身边,没有什么反应。

玄曦打开盒子,是一套白色的裙子,她从未见这么美丽的裙子,她竟摸不出是什么材质的!

不是蚕丝,也不是锦缎,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不管了,多有得罪,我就先借来穿穿。”玄曦飞速穿好长裙,竟出奇地合身,左手还连着一个半露的手套,正好可以挡住掌心,像是专门定制似的。

ps:求收藏呀~


天才妖妃不好惹-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帝钺辰, 玄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