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仙妻要修仙-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元牧川, 千纫雪

废材仙妻要修仙-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元牧川, 千纫雪

第1章 初临异世

“小姐,这样做真的好吗?”八九岁的小丫头不禁咽了咽唾沫,看着眼前望不见底的悬崖,心中没来由的涌上一阵寒意。

就在刚才,自家那个没有灵根的大小姐,浑身是血的被踹下了山崖。现在,想来已经摔成了一滩烂泥。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眼前身着白衣,扎着双丫髻的十岁女娃娃。

女娃娃是龙溪国西城一对富商夫妇收养的孩子,唤做千悦吟,身具灵根,被落元宗收为外门弟子。

此时千悦吟歪着头看着手中深紫色的魂灵花,笑起来只一个天真无邪:“不过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废物,爹娘也早已经厌弃了她。要不是这魂灵花需要未修行之人的鲜血才能摘下,我又怎会留她活到今日?”

说着,千悦吟斜眼看向小丫头,眸中寒光阵阵:“怎么,你为她不甘了?”

话一入耳,小丫头就忍不住浑身一寒,深深地将头埋下,不敢看千悦吟的脸。“奴婢不敢!千纫雪不过是一个废物,小姐这般做,也是给老爷夫人省了粮食,奴婢万不敢有其他的念头!”

“嗤,你这小丫头倒也会说话。好了,这断魂崖云深雾重,咱们回去吧。”

“回去……好好的说一下我这位好姐姐是怎么失足落下悬崖致死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千悦吟缓缓转身,再不看那悬崖一眼,潇洒利落的往回走。

悬崖之下,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水碧蓝碧蓝的,显示着生机盎然。

然而,此刻这美丽的湖水却夹杂着数不清的红丝,顺着红丝看去,入眼的却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看上去似是死亡已久。

“废物!只知道吃粮食!老子养你这么久,就是让你丢人现眼的吗?”

“爹爹,姐姐又偷吃师门让我带给您的灵果!”

“这种人简直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还浪费土地!当初怎么捡了你这么个草包回来,真真是亏大发了!”

“……”

千纫雪蓦地睁开双眼,怎么回事?为何脑海里多了那么许多零碎的片段?

被抛弃,然后被收养,却又在被发现身无灵根之后,又被弃之不管。虐待,陷害,欺骗,被人放掉体内血液,还被踹下悬崖!那一张张狰狞的脸似乎正在眼前,上面的笑意让千纫雪感到恶寒。

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千纫雪不自觉眯了眯眼睛。

好,很好!千悦吟,千家,给我等着!若不报此仇,当无我千纫雪立足之地!

闪过最后一丝念头,千纫雪头脑一阵混沌,猛地呛了几口水,终是陷入昏迷。

另一边,断魂崖之下,两道身影似是在寻觅什么。蓝衣少年虎头虎脑的,脸上有着焦急的神色,相比之下,与其并肩的白衫少年,却是面色沉静,棱角分明的脸上古井无波,好似不是十几岁的年纪,倒像是历经沧桑一般。

少年看上去十五六岁,身材挺拔,浑身似冒着仙气,叫人看了便移不开眼。

忽然,那白色衣衫的少年眉眼一动,一改之前的不紧不慢,突的加快了速度,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而去。

剩下蓝衣少年莫名其妙,却也不敢耽搁,边追边喊:“元师兄你跑什么呀!是找到魂灵花了吗?元师兄你慢点,我快追不上你了,你可别走丢了啊!”

王三石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心里却是真的焦急。谁不知他这位元师兄惊艳绝伦,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路痴!尽管元师兄实力强劲,这找不着路的特点也没有随着实力强而消失,也不知道到底为何。

这元师兄若是跑丢了找不到回去的路,他可是无法向师门交代的呀!

一想到只身回去的惨烈后果,王三石就愈发的加快了速度,等到他追上口中的元师兄之时,却看见自家不近女色的元师兄怀里竟然抱着一个姑娘!

睁大眼睛靠近两人,王三石愕然道:“元……元师兄,你这是抱着……女孩儿?”

听得王三石的话,元牧川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就突然跑了过来,只是觉得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不由自主的就跑了来,还十分准确的到了水潭边找到了这个女孩儿。

元牧川垂目看向怀中的女孩儿,她尚且还昏迷着,小脸惨白无色,身上有着斑驳的血迹。浅粉色的红唇微微张着,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肌肤上。虽是小小年纪,却也开始发育,勾勒出女孩儿微妙的身姿……

这个女孩儿,赫然便是异世而来又因重伤昏迷的千纫雪。

元牧川抱着千纫雪的手紧了紧,蓦地将视线别开,脸上依旧无甚表情,但那眼里已有了些许尴尬,耳垂也渐渐发红,终是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羞涩。

还未说些什么,就见王三石将视线投在怀中千纫雪的身上,顿时一阵不爽,喝道:“闭眼!”

王三石不明所以,但在元牧川冰寒的目光中还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元牧川褪下自己的长衫,面不改色的将怀里的千纫雪全部裹进外衫当中,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得以呼吸。

担心怀中千纫雪受冷,元牧川放在女孩儿背上的手突然溢出丝丝白色的光亮。那一丝丝的光亮无声无息的落在千纫雪身上,方才身上还滴水的千纫雪,下一刻竟是全部干透,连头发丝儿都是干干的,不像是落水的样子。

尽管千纫雪衣裳干透,但元牧川却依旧将衣衫裹在千纫雪身上,那样子,生怕别人看了什么去。

“走吧。”

淡然的丢下两个字,元牧川看都不看王三石,抬脚便走。

听得声音,王三石连忙跟上,说话的同时却再不敢去看千纫雪,只得忍着自己的好奇心。“元师兄,咱们这是去哪里呀?”

“找地方休息。”

“休息?那咱们不找魂灵花了呀?”说着,王三石到底是忍不住往千纫雪那里一瞥,却见元牧川好似料到了一般的侧了侧身,就挡住了王三石所有的目光。王三石无奈,却也不敢做出再大的动作。

元牧川没有回答,依旧往前走着,似乎那魂灵花已经被抛之脑后。王三石撇撇嘴,不敢再问,只能元牧川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

第2章 千年灵泉

暮色降临,昏暗的山洞里燃着一堆篝火,驱走了些许的阴凉与黑暗。

元牧川神色淡淡,好似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不关心。然,王三石的一句话,却是让他的脸上有了波动。

“元师兄,这小丫头受伤不轻,我们就把她这样放着,真的……可以吗?”说完,王三石收回落在千纫雪身上的目光,扭头看向元牧川。

只不过,王三石并没有抱什么希望。他这位师兄一向清冷,适才会突然跑去救千纫雪,怕也是觉得寻找魂灵花无聊,又念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才会那般一反常态的将千纫雪抱在怀里,还用灵力为其烘干衣服。

想来现下元牧川已经沉静下来了,王三石自然就不奢求元牧川还会做出什么刷新他三观的事情来。

故而,在说完那话之后,王三石就直接挪到了千纫雪身边,将手伸向千纫雪:“啧啧,看你这可怜的小模样,我就勉强救了你吧!等你醒了可得好好报一下我的救命之恩才是!”

话音才落,只见山洞里白光一闪,方才还絮絮叨叨的王三石,顿时惊跳起来,大吼大叫:“元师兄你干嘛打我呀!我的境界可比你低,你不能以大欺小!”

无视了王三石乱蹦乱跳的身影以及那凄厉的惨叫,元牧川忽而站起,将千纫雪又抱在自己怀里,然后坐下。

手伸向千纫雪,元牧川却突的停住了。十来岁的小姑娘,该会注重贞洁了吧?

脑中闪过这样一句话,元牧川伸向千纫雪的手忽的一扬,一层光罩出现在二人周围,将二人笼罩进去,使得外头的人看不见里面的场景。蹦跶完毕的王三石停下来看到的便是一个黑黝黝的光罩摆在那里,一张脸黑了绿、绿了黑,心里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该死的色胚!以前真是看错了你!”

嘴里嘟嘟囔囔一句,王三石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光罩,见没什么动静才敢坐下来烤火,双眼盯着山洞外头。

没办法啊,万恶的元师兄调戏小女孩儿去了,就只有他自个儿来确保山洞的安全了,可千万别突然跳出个什么东西才好!

关于王三石所想,光罩里头二人自是不知。

此时,元牧川已经将裹在千纫雪身上自己的衣衫给拿了开了,而千纫雪本身的衣服也变得只能遮住重要的部分。

看着那布满血痕的娇躯,元牧川轻皱眉:“没了王三石那个碍眼的家伙,这姑娘的贞洁便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如此想着,元牧川又凭空拿出了一瓶药粉,均匀的洒在千纫雪的伤口之上,浑然忘了自己也是男子,就好像被他看了身子,千纫雪的贞洁就没有任何问题一样。

从未做过这种事情的元牧川手脚不知轻重,仅仅是洒一点药粉,就让昏迷中的千纫雪紧紧皱起眉头,似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嘶……痛!”

迷迷糊糊痛呼出声,千纫雪紧了紧双手,却依旧没有醒来,而元牧川却是因为她这句话停下了动作。

看着怀中娇小的人儿,元牧川突的一阵苦恼。

“小姑娘就是麻烦,还是王三石这种糙老爷们儿比较好办,打了都不用上药的!”不知怎的,元牧川竟是学会了自言自语。嘴里这样说着,他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因千纫雪怕疼,元牧川便把药粉收了起来,转而喂给千纫雪一枚丹药。

这是落元宗宗主给元牧川的救命丹药,一共三枚。平时多少人找元牧川讨要,都是无功而返,却不想此时竟是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小丫头无条件的服下了一枚。

丹药入腹,千纫雪的身子突的滚烫起来,昏迷中的千纫雪只觉自己身处一片火海之中,连神经都快烧起来了!

体内好似有什么积郁已久的东西正在蠢蠢欲动,不断地冲击着千纫雪的经脉。

“嗯?”

看着千纫雪的异样,元牧川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这……怎么像是千纫雪体内一直堆积着一股力量,然后正好被他的药激发。现在,千纫雪怕是要打通经脉,获取灵根了!

思及此,元牧川手中白光闪现,一股股灵力输入千纫雪的体内。凭千纫雪自个儿,怕是难以承受这些,如此他便帮上一帮吧!

“千年灵泉!”甫一输入灵力为千纫雪疏通经脉,元牧川的眉头就是一跳,眼中多了一丝恍然。

他就说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主动去救一个女子,还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此女子所在,原是这千年灵泉的原因。

落元宗宗主曾对他说过,因体内血脉的原因,千年灵泉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可改善他的血脉,令他的天赋更上一层楼,修炼速度亦会加快。到那时,他突破境界得以回家族的希望就多了几分。

因此,他对千年灵泉十分的敏感。只是这千年灵泉罕见异常,几千年来只出现过一次,听说那一次还引起了几大元婴修士的争夺。

初时那千年灵泉是被一对金丹期的夫妇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只是在几个元婴修士的争夺之下,那对金丹期夫妇陨落,同时他们刚出生的孩子亦没有逃脱厄运,还未来得及看看这世界,便已经烟消云散。

只是,在三条命陨落的惨痛后果之下,千年灵泉却是突然不知所踪,搞得那几个元婴修士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只是不知,这传说中的千年灵泉,为何会出现在一个普通的凡人身上。

眼下,千年灵泉就在眼前,且千纫雪此刻手无缚鸡之力,完全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想要取得千年灵泉,对他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如若将千年灵泉从千纫雪体内取出,那么千纫雪不仅会彻底的失去修炼的可能,还会因此丧失性命。毕竟,千年灵泉在千纫雪体内待了那么久,尽管没有被千纫雪吸收,也已经与千纫雪的身体相契合。

取,还是不取?

元牧川薄唇紧抿,看着怀里神色痛苦的千纫雪,清冷的眼眸之中犹豫一闪而过。

第3章 着凉了怎么办

山洞里响起一声轻叹,元牧川手中灵力光芒再次大显,却是并未去取那千年灵泉,而是加大了为千纫雪疏通经脉的力度。

罢了,他一心修炼,靠的乃是自身的努力,何需千年灵泉这种外道的方法?更何况,他如此费心费力的救了千纫雪,总不能又亲手将千纫雪推向死亡吧?

脑海中道道思绪闪过,元牧川不再乱想,一心帮着千纫雪疏通经脉。所谓厚积薄发,千年灵泉又是那种罕见的珍品,堆积了这么多年,突然爆发出来,自是不发不可收拾。今日千纫雪若是不能将体内的千年灵泉全部吸收,不说千年灵泉会崩溃,就是她这条小命也是保不住的。

不自觉间,元牧川不禁小心起来。

正处于火海之中的千纫雪只觉突的一阵清凉袭来,那灼烧经脉的感觉似是减弱了不少。这突来的转变让千纫雪觉得很是舒服,亦让千纫雪混沌的头脑有了些些清醒。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虽是有些模糊,但也能看出此间年少,少年公子世无双的超然物外。

蓦地,千纫雪这个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多岁的老女人,竟是渐渐对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的看痴了去。

“莫要看我,赶快吸收千年灵泉。”

元牧川冰凉的声音响起,惊醒了花痴中的千纫雪。如此寒凉的声音让千纫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可惜了,这般好看的男孩子,竟是个冰块!一点都不好玩。

撇撇嘴,千纫雪还来不及说什么呢,体内的灼热就再一次袭来。这一次比方才不知猛烈了多少,尽管有元牧川的灵力加持,效果也是微乎其微。说白了,元牧川现在还是筑基期,哪里又能化得了千年灵泉此种霸道之物?

神色一敛,元牧川肃然道:“肃清心神,跟随我的灵力走。”

听得元牧川的话,千纫雪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好,无暇顾及自己衣衫不整的被元牧川抱在怀里,连忙顺着元牧川的话去做。

千纫雪从未接触过如此神奇的事情,她在现代是个中医,虽不和其他人那样对科学贯彻到底,但也无法相信世间真的有如此玄幻的事情。

现如今既是到了这里,又有了原主的记忆,千纫雪也只能接受,按照自己的本能去吸收那千年灵泉。

日升日落,待得千纫雪再次睁开眼睛已是三日之后。体内似乎有些异样的感觉,千纫雪歪着头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什么结果来,转眼看见有些疲惫的元牧川,一蹭一蹭的拉着元牧川的衣袖。

然而,还未等她说什么呢,肚子就先“咕噜噜”的叫起来了。

神色尴尬的看着元牧川,千纫雪嘿嘿一笑:“那什么,这位帅哥,你有吃的没?”

看着千纫雪嬉笑的脸蛋,元牧川额头上黑线一闪而过,只是不知为何,明明他一向厌恶别人这样看着自己,这一次却完全没有半点讨厌的意思。瞥一眼千纫雪脏兮兮的小脸,那消瘦的身子,元牧川心中不禁一软。

凭空拿出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果子,元牧川径直递给千纫雪。

连忙接过果子啃了一口,千纫雪边吃边说:“帅哥,你这是什么法术,竟是能够凭空变出果子来。还有,这果子也太好吃了吧,我都没见过呢!”

闻言,元牧川淡淡道:“储物袋而已,无须大惊小怪。”

至于那果子……是一种妖兽喜欢食的,味甜甘美,对于强身健体有着很好的功效。只是这妖兽吃的,到底是不便说出来,若不是他从未有随身携带吃食的习惯,也不会拿出这果子了。

千纫雪自是感受不到元牧川的尴尬,她现在一门心思都被储物袋三个字给吸引了过去。原主虽是参加过一次仙门宗派的招收弟子,但因为没有灵根,无缘被选入仙门,自是不晓得世上还有储物袋这种东西,那么千纫雪就更加不知道了。

三两口将果子解决掉,千纫雪随意的抹了抹嘴,脏兮兮的手又扯上了元牧川的袖子,直把那雪白的衣袖拉出了两个乌黑又带点红色的手印来。

“那什么,你这储物袋能否借我看看?”

眼里闪烁着诱惑的光芒,千纫雪一张小脸上尽是无辜天真的意味。

“你的千年灵泉还未吸收完全,还是先适应一下吧。”没有回答千纫雪的问题,元牧川淡定的把自己的袖子扯出来,看着上面的印迹不禁抽了抽眼角。

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套干净的白色衣衫出现在元牧川手中。

“我这里没有合适你的衣裳,你便先穿我的吧。”

听得此话,本还想问问千年灵泉的千纫雪再一次被转移了注意力,一双大眼睛看看元牧川手中的衣服,又看看自己光洁溜溜,只有重要部分被遮住的身子,蓦地睁大双眼。

“啊啊啊!你……你居然……”双手抱胸,千纫雪瘪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元牧川,突然说出了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话。

“你居然不给人家穿衣服,要是我着凉了怎么办!”

闻言,元牧川只觉心中万马奔腾,终于是觉得千纫雪有点点聒噪了。

直接将手中衣物扔在千纫雪头上,元牧川将早已备好的清水推到千纫雪面前,而后拿出一方帕子。

“现下不太方便,你擦一擦就把这衣服穿上了。我还有事在身,等你好了便离开。”说完,元牧川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千纫雪将脑袋上的衣服扯下来,想要扔在地上,但看了看那一抹雪白,到底是没有舍得。待会儿要穿的可是她自己,若是弄脏了,岂不是会影响她的美貌?

如此想着,千纫雪还饶有其事的点点头。

“你不走吗?”歪头看着元牧川,千纫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人虽然看上去只有十几岁,但看其行事做派都沉稳得很,怎么现在人女孩儿要擦身子换衣裳,他连回避都不知道?

元牧川不知千纫雪心中所想,还以为千纫雪是嫌弃这光罩空间狭小不好操作,顿时大手一挥,光罩立马扩大了一倍,直接把外头坐在光罩旁边的王三石给猛地挤飞。

第4章 人家才十二岁

王三石瞪大眼睛看着那扩大了一倍的光罩,揉揉自己摔疼了的屁股,呐呐道:“这……这俩人做什么呢,怎的光罩还扩大了呢!”

没有人理会王三石的自言自语,光罩内千纫雪很是无奈的看着元牧川,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明白她的意思。

眼珠子一转,千纫雪抱着雪白的衣服,行至元牧川身边坐下,将小脑袋靠在元牧川的手臂上,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元牧川,很是可爱的模样。

“这位帅哥,你这是……想要和我发生什么的意思吗?”

感受着手臂处软软的触感,千纫雪看着消瘦,但脑袋靠上来的感觉也是软软的,很是不错。

心底莫名其妙的涌上一种名为享受的感觉,但元牧川却是有些不明白千纫雪的意思。“何意?”

“何意!”千纫雪惊奇的看着元牧川,难不成这古代的少年都这样,十几岁还什么都不明白吗?还是说,元牧川活得太小白,这点子东西都不懂?

若是如此……那她真的是要好好的逗弄一下这十分高冷的冰山帅哥了!

狡黠的笑意浮现,千纫雪对着手指,突的苦恼起来:“唉,人家才十二岁呢,竟是让你起了这般的歹意!看来,你救我也不过是因为狼子野心,见我生的美丽,所以动了心思。看你的年纪也不像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眼下说出这种话,竟是在逗弄于我。”

“可怜我年纪轻轻,又身受重伤,却落入了你这么个图谋不轨的登徒子手里,真真是羊入虎口,脱不得身咯!”

言罢,千纫雪余光瞅了瞅元牧川,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元牧川身上,像是没长骨头一样靠着元牧川,说出的话却是让元牧川抓狂不已。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方才不知千纫雪何意,那也只是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来。现在听千纫雪说了那么多,哪里还能不明白千纫雪的意思?

蓦地站起身来,元牧川忍着心中对千纫雪靠在自己身上感觉的留恋,转身便是出了光罩,将千纫雪一个人留在光罩之内。

看着那消失的雪白身影,千纫雪突的笑了,而后才慢悠悠的开始擦身穿衣。

一切弄完之后,千纫雪从元牧川口中得知,她体内的千年灵泉并没有吸收完全,眼下只是吸收了五分之一的部分。只是千年灵泉功效霸道,仅仅五分之一,便是让千纫雪拥有了灵根,经脉也比常人更加宽阔几分,能够容纳的灵力自然更多。

只是千纫雪不得修炼之法,空有灵根,却无法修炼。

这日,千纫雪带着元牧川和王三石一道行走在回千家的路上。千家所有人欠她的,总是要还的,哪里能这么轻易放过?

所以,在千纫雪得知元牧川二人也是为了魂灵花而来之后,就立马告知二人她知晓魂灵花的所在。呵,用她的血摘取的魂灵花,怎么能好生生的落在千悦吟的手里?这一次,她必须得让千悦吟付出点代价才行!

穿着元牧川宽大的衣裳蹦蹦跳跳,千纫雪此时的心情好极了。只要一想到千悦吟之后的表情,她就觉得无比爽快。

“小丫头,你能不能好好走路?你这般蹦跶,也不说对不起我元师兄的衣裳!”王三石心里可谓是怨念颇深。自打千纫雪出现之后,他就在元牧川那里失了宠,可怜巴巴的在元牧川的淫威之下,听着千纫雪使唤来使唤去的!

天知道,他一个落元宗内门弟子,竟有一天也会被一个凡人如此对待,这要是传出去了,他的脸还往哪里搁呀!

“什么小丫头,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兔崽子,竟也唤我小丫头,真是没大没小!”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王三石,千纫雪半点不理会他的怨念,下一刻就跑到了元牧川的身边,拉上了元牧川的袖子。

看着元牧川并没有拒绝的意思,王三石不由捂脸:“完了完了,元师兄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了……”

“嘿嘿,元美人,你看我现在也有灵根了,你就给我一个心法什么的修炼呗!”说着,千纫雪眼神儿不断地往元牧川腰间撇去。她已经好几次看见元牧川从腰间那个袋子里拿出东西了,这么小的袋子哪里能装得下那般多的东西,想来便是储物袋了吧!

这原主活得不好,对修仙一事更是知之甚少,但千纫雪也不是蠢笨的,那王三石身上就没有储物袋。如此,千纫雪便认定元牧川身份定然不一样,那自然就是要抱紧大腿了。

听得千纫雪的话,元牧川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注意你的言辞。”

虽是答非所问,但千纫雪也不在意,毕竟有求于人嘛。

“咳咳,元大恩公,元帅哥,元师兄……嘿嘿,你就教我修炼呗!你看是你把我的灵根激发出来的,那你就得对我负责呀!你也不忍心看着我这样一个身具灵根的人才就这样被埋没了吧?”

嘴巴不停地叨叨叨,千纫雪此刻就像一个话痨一样,半点歇不下气来。

感受着袖子处的下坠感,元牧川强忍着自己不去看,目视前方:“我已说过,修炼之法乃师门所传,若是你想修炼,便等到明年宗门招收弟子,自己进宗门求学。还有,我不是你的师兄。”

“哎呀,元师兄,你不要这么冰冷嘛!我告诉你哦,你要是不教我修炼的话,我就将你做的好事昭告天下,看你还有什么脸面!”

赌气似的甩开元牧川的袖子,千纫雪直接来硬的,狠狠的威胁道。

不过,元牧川只是瞥了她一眼,便不做任何反应。

见此,千纫雪哼一声,突然张嘴大喊:“哎呀,抓流氓啊!这里有人非礼了姑娘却不想负责,抓流氓啊!”

“咚!”

随着千纫雪话音的落下,王三石一个不慎摔在了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等他回过神站起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自己清冷的师兄将千纫雪禁锢在怀里,一双大手捂着千纫雪的嘴巴,不让千纫雪说话。

看着两人贴得那么紧的身子,王三石心里万般滋味。

我的元师兄啊,这出来一趟,你怎的就变成登徒子了啊!

废材仙妻要修仙-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元牧川, 千纫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