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尽天下之嫡女为凰-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宁轻, 白昼

倾尽天下之嫡女为凰-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宁轻, 白昼

第1章 宁府寿辰

这是一个乱世,东秦、紫羽、西齐三国鼎立,各自割据一方。

春天是一个初暖乍寒的日子,绵绵的细雨滋润着大地的荒芜。

今日是东秦国元帅宁守正的生辰,宁府人来人往的,连那翻新没几日的门槛也几乎被来道贺的人给踏破了。

整个宁府张灯结彩的,处处充满着喜庆,整个洋溢在一片热闹中。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手捧着个盘子,一手撑着把破伞,静静地躲在院子的角落里。

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小孩子的右脸上有个婴儿拳头般的红色印记,让原本姣好的容颜一瞬间变得十分的吓人,与这宁府的热闹显得格格不入。

小宁轻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心里越发的忐忑,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一会二娘看到自己又免不了要一顿责罚。

可是这梅花糕是父亲最喜欢吃的,一想到父亲吃着她做的梅花糕,小宁轻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就连那骇人的印记仿佛也不那么明显了。

这梅花糕是她早早起身跑到厨房偷偷做好的,这梅花糕可不好做。

梅花要鲜,面粉要揉匀,其他的配料也要缺一不可。

这也是小宁轻要一大早就起身的原因,她一边把摘好的梅花泡到水里,一方面开始仔仔细细的揉起了面粉。

揉了好大一会,直到小宁轻的鼻尖都出来汗滴的时候,面粉才揉好了。小宁轻放下手中的面粉,把那些泡好的梅花捞了上来。

把梅花和揉好的面粉混上了那些准备好的材料,在手里折腾了好一阵子,准备就绪后,她蹲下生火。

找了个盘子把弄好的生的梅花糕放进锅里蒸,因为个头不够,小宁轻只能找了个小凳子踮脚。

柴火烧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烧尽,小宁轻解开了锅盖,拿布裹着手小心翼翼地拿出一盘卖相精致的梅花糕。

在宁轻看着梅花糕想着一会怎么把它递给宁守正吃的时候,就听到了厨娘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小姐,你又来整梅花糕了。你这是何必呢?你这样元帅也不会.......”厨娘看着转身看她的宁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不舍得把嘴里那句“不会多看你一眼”说出口。

原来厨娘到了厨房的时候没看到本该在厨房的宁轻,这才出来寻人,要是让夫人知道宁轻跑出来,到时候宁轻少不了一顿打的。

其实厨娘本来也不喜欢宁轻的,毕竟一个孩子脸上有那么大块印记确实不讨人喜欢,可是相处下来后,厨娘觉得这孩子乖巧懂事再加上是真的可怜,虽然是宁府小姐,可是却过得比他们这些奴才还不如。

心里就不自觉地想要护着这孩子,这孩子这么一大早起来折腾无非就是想为元帅准备生辰的礼物。

“大娘,这是给父亲的,你要是喜欢吃的话,我明天给你做”小宁轻其实也知道厨娘想说什么,可是这是她的一点心意,不管父亲接不接受她都要做。

“小姐,你就是这样,算了,我也不拦着你了。你可要记得别在外面呆太久,一会夫人知道你在那,少不了要责骂你”厨娘是真的担心宁轻,每年去贺寿都会带着大伤小伤回来。

小宁轻点了点头,跟厨娘告别后就朝着大厅的方向跑去,现在去的话人应该还不是很多吧,人不是很多的话,那么自己出现也没关系吧。

越靠近大厅,小宁轻的脚步就越慢,好不容易到了大厅,看着背对着门口的父亲,小宁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才鼓起勇气上前。

“丑八怪,你怎么在这,瞧瞧你这什么样子,也不嫌丢人!”在宁轻走了没几步的时候,就被人从后面揪住衣领,一声鄙夷嫌弃的声音从小宁轻的身后传来。

“二娘”宁轻转过头看到来人的时候,眼里的光芒渐渐淡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怯懦与恐惧,她小声地喊了一声来人。

来人是个二十来岁的美妇,在听到那句小宁轻喊的二娘后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那句二娘一下子戳中了她路双的软肋,来了宁府这么多年,却始终未能转身,依旧是个侧室。

她松开了小宁轻的领子,嫌恶地拍了拍手,冷冷地盯着已经乖乖转过身来的宁轻。

在看到小宁轻手里的梅花糕的时候,冷哼出声“就凭你这小贱蹄子也想给元帅贺寿,你不怕丢人就算了,要是吓坏了宾客可怎么办?”

说罢一手直接挥掉了小宁轻手里的梅花糕,宁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盘子已经落在了地上。

看着那已然碎的四分五裂的盘子以及一块块躺在地上的梅花糕,宁轻想都没想直接丢掉手里的伞蹲下想要去捡。

在宁轻的手刚够到一块梅花糕的时候,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小宁轻的手上,使劲一拧。

“疼!”小宁轻疼得喊出了声,可是即使是疼她也没松开手里的梅花糕,甚至还伸出另外一只手准备去捡其他的梅花糕。

她的这一举动彻底惹怒了路双,在小宁轻的手还没够到那些梅花糕的时候,就直接踩了上去。

咔嚓一声,小宁轻的手里已是鲜红,因为路双的那一脚直接把小宁轻的手踩在了碎盘子上面,不算锋利的碎渣在路上鞋子的作用下,直接嵌入小宁轻的手里。

“二娘,疼”小宁轻觉得手里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她喊出的同时奋力抽出自己的手。

“啊”在宁轻抽出她的小手的时候,由于没站稳,路双直接往后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路双这一摔,动静不小,一下子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们的身上,其中也包括今日寿辰的主人公宁守正。

宁守正看着闹出动静的两人,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这小丫头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推我,把我推到了,哎呀疼死我了”路双见宁守正的脸色不太好,感紧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小宁轻。

路双的话音刚落,宁守正的目光移到了小宁轻的身上,在看到小孩手上的鲜血的时候眉头一皱,再加上地上散落的梅花糕,瞬间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第2章 陷害

“父亲,我没有,我没有推二娘,是二娘......”小宁轻没想到路双会这么说,一下子慌了,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个臭丫头你还想要狡辩,明明是你心肠歹毒,小小年纪就这么坏,怪不得人家说相由心身生,也难怪你长成这样”路双狠狠地瞪着小宁轻,嘴里也没闲着。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夫人扶起来”宁守正的话音刚落,周围的几个奴仆赶紧上前把路双扶了起来。

被扶起的路双本来想对宁守再诉苦的,可是看着宁守正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只能抿嘴把想说的话都吞了下去。

宁守正喊了人扶路双后就没再搭理路双,他走到了宁轻的面前“你怎么在这里?”

“我只是想给父亲送梅花糕,可是已经脏了不能吃了.......”小宁轻看着地上已经脏掉的梅花糕难过地说道。

宁守正顺着宁轻的视线看到了地上,地上的那些梅花糕又是沙又是血迹的已然看不出原来的精致了。

“这梅花糕不吃也罢!宁轻你回房吧!没事别出来惹你二娘生气”宁守正的声音平平的听不出喜怒。

虽然看起来没有并没有责备宁轻的意思,可是这话在别人听来怎么都是偏向路双的。

“是,父亲,宁轻这就回去”宁轻说这话的时候,泪水已经在眼里打转了。

宁轻在眼泪掉下的那一瞬间赶紧转过身,她不想人知道她哭了,因为没有谁会因为她的眼泪而心疼,更不会有谁会因为她的眼泪去哄她。

宁轻知道自己不该哭的,所以在手被二娘踩着的时候她没哭,在手被玻璃割伤的时候她没哭,可是这个时候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了。

宁轻走的快没有发现在她背后宁守正那复杂心疼的目光。

宁守正看着小宁轻走远了,看着地上的血迹,这才想起小宁轻受伤了,状若无意对着一边的小厮说道“去给小姐包扎一下伤口,血滴的整个院子都是,成何体统”

宁守正说完就没再理众人径直走进了宴会大厅,路双看宁守正走远了,这才推开扶着她的奴仆“愣着做什么,阿安,老爷不是叫你们去给小姐包扎么?还不快去。”

“是,夫人,阿安这就去”那个唤做阿安的奴仆虽然不知道夫人怎么会突然着急起来那个小丑八怪,可是既然夫人开口的自己只能去了。

路双看着阿安眼里的不情愿,嘴角一翘,眼里闪过一丝算计“对了,阿安你去我房里桌子拿那瓶金疮药给小姐敷上,要是没敷上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决不轻饶你”路双说完给阿安使了个眼色后这才进了大厅。

阿安在接到路双的眼色后心下了然,果然是这样,他之前还在纳闷怎么夫人会突然关心起那个丑八怪来,原来是这个意思,一会他肯定会按照夫人的意思好好地帮那个小丑八怪敷药。

小宁轻一边走一边哭,直到眼前的视线都被泪水模糊了她才停了下来,原来她不知不觉走到了后院的梅园。

看着那在细雨的洗礼下显得越发好看的梅花,小宁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着眼前的梅花陷入沉思。

一想起父亲的冷淡,小宁轻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很,曾几何时父亲也是对她极好的。

那个时候也是梅花盛开的时候,也是在这个梅园父亲曾抱着她温柔地问道“轻儿,你知道父亲为什么喜欢梅花糕么?”

“是不是因为梅花好看?”小宁轻对着抱着他的宁守正回答道,小小的声音又小又糯,逗得抱着他的宁守正在她脸上亲了几下。

“恩,轻儿回答的没错,梅花确实很好看,可是我更喜欢的是它那种凌寒独自开的傲骨,父亲希望轻儿可以像梅花一样”

“不要,轻儿不要像梅花,会被吃掉的”小宁轻一听到父亲说要她像梅花,小手使劲摇,她可不想被吃掉。

“哈哈哈哈,你这小丫头,人是不能吃的”宁守正看着似懂非懂的小宁轻笑着说道。

可是慢慢的那样温馨的场景随着父亲每次的出征变得越来越少,到了后来父亲开始不理她了,有时候看到她的时候还会避开。

宁轻刚开始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可是慢慢的她好像明白了,是因为她的脸吧!

其实最初小宁轻并不懂得什么是好看,什么是难看,更加不晓得她脸上的红色印记在别人看来是多么的骇人,因为之前根本没人提过。

可是在第一次父亲出征的时候,第一次有人对着她的脸指指点点,骂她丑八怪,小怪物,从那一天起,小宁轻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两个词。

这也让小小年纪的她明白自己长得不好看,甚至是有点吓人。

因为她的脸,府里的小孩子都不愿意和她玩,都说她是丑八怪小怪物。

因为她的脸,那些人开始会动手推她打她,甚至还用小石头砸她。

刚开始的时候小宁轻还会去找父亲求助,可是每次父亲的态度都十分冷淡,几次下来宁轻也就明白了,找父亲也是没用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她倒是也习惯了,只要自己不反抗的话,那些人好像就不会欺负她太久。

所以小宁轻学会了忍让,学会了逆来顺受,也学会了没事的话尽量不要出现在父亲的面前。

可是今日不同今日是父亲的生辰,她以为自己只要找个没人的角落躲起来就可以了。

可是看来还是自己的错,终究是让父亲丢了脸。

“原来你这丑八怪躲在这,你可是让我好找啊!”阿安在路双的房里拿了所谓的金疮药后却发现到处找不到宁轻的身影,绕了大半个院子才找到了这丑八怪。

阿安的声音把背对着他的小宁轻吓得身子一颤,她慢慢地转过了身子,在看到阿安眼里的神色的时候,想都没想拔腿就跑。

她虽然不知道阿安要找她做什么,可是那个眼神真的太熟悉了,每次这些人要欺负她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小宁轻知道要是被抓住的话,后果可能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了的。

第3章 出手相救

可是宁轻再快也毕竟是小孩子,没跑几步就被阿安抓住了“我说你这个丑八怪跑什么跑,我是奉了元帅的命令来给你敷药的。”阿安说完还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不用,我没事,不用敷药”宁轻边说边挣扎,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可是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这药还是不要敷的好。

“让你敷就敷,废话这么多,是不是讨打”阿安因为宁轻的反抗和挣扎一下子火气上来了,右手抓住宁轻的手,左手拿起了手里的瓶子打开就要往宁轻受伤的手上倒。

眼看那瓶子里的东西就要落到了宁轻的手上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握住了阿安的手,然后咔擦一声,疼得他下意识地松开了宁轻的手。

“敷药么?好像挺刺激的,我最喜欢帮人敷药了”说话的人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少年,脸上还蒙着块黑布,整个脸唯一露出来的只有一对迷人的桃花眼。

说话的时候他夺过阿安手里的瓶子,拿在手里把玩了几下,然后桃花眼里出现了一丝玩味,在阿安惊恐的神色下慢悠悠地倒在了阿安的手上。

伴随着一声惨叫,阿安原本完好的手一下子变得红肿溃烂了起来。

“看来这药的效果不错啊,一下子就见效了”黑衣少年丢掉了手里的瓶子,拉过了一边又惊又怕的宁轻,冷眼看着疼得在地上打滚而后连滚带爬逃走的阿安。

本来这闲事他不该管的,可是谁让刚刚那家伙的嘴脸太过恶心人,那一句句的丑八怪听得他异常厌烦。

更甚者这家伙居然拿着“暗夜”就想往那个小女孩的手上倒,暗夜即便是不小心沾上一点都会使人皮肤溃烂,更别提直接往皮肤上倒了。

因为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宁轻的小脑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不知道眼前拉着她的这个黑衣人是谁?

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救他?她只是觉得那个人拉着她的手好温暖,温暖的她一点都不舍得放开。

她偷偷地打量着眼前的黑衣少年,发现他不仅手比自己大很多,身高也比自己高很多,两人目光对上的时候,宁轻呆住了,这人的眼睛真好看。

“我说小不点,你看够了没?”黑衣少年的话音刚落宁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偷看被人发现,一时羞得小脸蛋通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可是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小宁轻也没有要松开黑衣少年手的意思。

“噗嗤,看不出来你这小不点还挺有趣的,你就不怕我会伤害你么?”黑衣少年被宁轻的动作逗笑了,眼里含笑地对着小宁轻问道。

小宁轻听完突然抬头看向黑衣少年,眼神坚定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眼前的人不会伤害她。

“.......”黑衣少年顿时有点无语,是该说眼前这个小不点太天真还是该说这这小家伙初生牛犊不怕虎呢?

自己这一身装扮就算不是坏人也肯定不怀好意,她怎么就敢确定自己不会伤害她呢?

在黑衣少年纳闷的时候,小宁轻不动声色地握紧他的手,那手真的好温暖。

小宁轻看了看自己握紧的手,又看了看眼前只露出眼睛的黑衣少年,心里突然涌出一个念头,她想看看这个人的样子。

她想看下拥有这么温暖的手的人是长什么样的,一定很好看吧?就像那人的眼睛一样的好看!

小宁轻偷偷垫了垫自己的脚尖,没有被拉住的手朝着黑衣少年脸上的黑布直直地伸了过去。

可是即使是又是踮脚又是伸手的小宁轻连黑衣少年的胸前都没法够到,折腾了好一会儿后确认确实无法够到的时候,小宁轻才不甘愿地放弃。

“我说小不点你又想干嘛?”黑衣少年看着小宁轻的动作,皱了皱眉头问道,虽然他觉得这小家伙有趣,可是也没有有趣到让他暴露身份的地步啊。

“你看到了啊?”宁轻本来以为自己的动作没被发现的,看来自己还是动作太大了,想到这里她不禁有点懊恼,是不是自己惹眼前的人生气了。

“恩,看到了,所以你刚刚想干嘛?”

黑衣少年有点无语地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宁轻,这小不点以为自己是根柱子么?这么大的动作就算是个瞎子都可能有感觉了,她怎么会以为自己会没看到呢?

“大哥哥我能看下你是怎么样的么?”小宁轻在听到黑衣少年问她想干嘛的时候,她抬起了头一脸期待地问道。

被小宁轻这样一问,黑衣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了摇了摇头。

他是很不想拒绝眼前的小不点,可是这次要是暴露了身份的话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倒是无所谓,要是被发现他出现在这元帅府的话,那就不是他这条命能赔的起的了。

想到身份暴露的事情,黑衣少年突然想起来自己和这小不点耗了太多时间了,刚刚那个逃出去的家伙应该很快就会把人带到这里来,再不走可能就来不及了。

小宁轻不知道眼前的黑衣少年在想什么,她在看到黑衣少年摇头拒绝后眼里满是失望,她是真的很想看看眼前的人长什么样子。

黑衣少年正想开口准备和眼前的小不点道别的时候就看到那人眼里浓浓的失望,顿时有点不忍心,他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小宁轻的脸蛋。

“我说小不点你这样沉着个脸一点都不好看了?来笑一笑!”

在黑衣少年的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见小宁轻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她的小手直接挥掉了黑衣少年在她脸上的手。

然后黑衣少年一脸惊愕的时候,快速地用她的小手挡住了她那不算好看的红色印记。

“大哥哥,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对不起,我也不想长这样的”小宁轻虽然不是第一次因为长相难过,可是这次确是难过的异常厉害。

她不想眼前的这个大哥哥看到她不好的样子,一点都不想,她害怕这个大哥哥看到后悔跟其他人一样讨厌她不喜欢她。

虽然是遮住了那块印记,可是刚刚黑衣少年那句不好看的话却让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了下来,大哥哥说了她难看,大哥哥也开始讨厌她了。

黑衣少年本来因为被小不点突然挥开他的手还有点郁闷的,可是在看到眼前的小不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哭了起来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他也没做什么吧?怎么突然就哭了起来,难道是刚刚自己捏疼了这小家伙?

“小不点,你怎么了?我捏疼你了么?”

宁轻听了黑衣少年的话后摇了摇头,看着黑衣少年欲言又止。

黑衣少年看着眼前这个虽然摇了头可是眼泪却没有止住的小不点,脑子的思绪更乱了。

“不是捏疼你,那你哭什么啊?”

“大哥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丑?”小宁轻说道这里的时候眼泪掉的更厉害了。

“我什么时候.......额,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说你笑起来会比较好看,你这小不点还真会胡思乱想,这就哭成这样。”黑衣少年说完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知道是这个原因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他会那样说只是想让小不点笑一笑,其实他真的不觉得小不点丑,虽然那个印记是明显了点,可是细看下还是可以看出小不点的五官其实很精致的。

“真的么?”宁轻在黑衣少年说完后泪眼汪汪地确认道。

“恩,真的,我保证。要不是你现在还小的话,我都觉得可以娶你当我的新娘子了!”黑衣少年说完后自己也觉得荒唐,怎么会对一个小不点开这种玩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宁轻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年,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黑衣少年的话音刚落就发现小不点的眼泪神奇的止住了,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黑衣少年还以为自己刚刚的玩笑话吓到眼前的小不点,正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耳朵灵敏地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小不点,有人来了,我该走了,以后我们有缘再见吧!”黑衣少年说着就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小不点的手抓得紧紧的。

“小不点,你再不松手我可要被抓起来了”黑衣少年本来可以直接使力抽回自己手的,可是看着眼前小不点那一脸的无助和不舍,终究没舍得。

宁轻听到黑衣少年会被抓虽然不舍还是松开了黑衣少年的手。

“真是拿你没办法,我答应你要是以后有机会我肯定会来找你,对了小不点你叫什么?”黑衣少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个承诺,可是既然开口了日后这承诺自己肯定是要做到的。

“宁轻,大哥哥你呢?”宁轻的话音刚落,黑衣少年就听到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

“白......白夜,宁轻是吧,记住我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来找你的,所以你要保护好自己,别让我有失约的机会”黑衣少年说完就纵身一跃,没多久就消失在宁轻的眼前。

第4章 算计

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人在光阴似剑流,转眼间八年过去了。

幽静的竹林里,因为几场细雨的润色变得越发的翠绿了起来。一阵春风微微地拂过,笔直的竹子轻轻的摇曳着他们的身姿,竹林中的黄鹂的歌声更是彰显了这一林中的春色。

一道白色的身影如轻燕般穿梭中在竹林中,纤手舞动中手中的软剑。看似轻盈的动作却让手中的剑犹如游龙穿梭,剑光闪闪如白蛇吐信,片片竹叶如雪花般飘落了下来,在微风的吹拂下显得异常的好看。

末了,林中的白色身影看着飘落的竹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脚尖着地的时候,收起了手中的软剑。左手轻轻地伸手接住飘落下来的竹叶若由所思。

墨发整个竖了起来,白玉般的脸盘整个露了出来,柳叶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那小巧的朱唇,动人不已,右脸上的红色印记也在林中阴影的衬托下变得不明显了起来,越发衬托着眼前人的清丽容颜。

宁轻看着手中的竹叶,明白春天真的到了。辗转已经八载了,她离开宁府已经八年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那年夜哥哥走后,阿安带来的人完全不听她的辩解,直接以勾结外人之罪直接把她绑到了大厅,绑到了她父亲的跟前。

看着阿安在父亲面前完全颠倒事实的说法,她想开口辩解的,可是看着父亲那冷淡的眼神,最终把辩解的话都吞了下去。

沉默的后果就是在父亲生辰的那日被逐出宁府,从那日起她就不再是宁家的大小姐,只是一个长相丑陋的怪物。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被逐出府的当天她就遇到了她的师傅柳因,不仅收留了她还教会了她武功。

须臾,宁轻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即使被密密麻麻的竹子遮掩着,还是能看出天很蓝,云很白,不同于前两日的细雨天气。

要是师傅在就好了,这两年来师傅总是在各地云游,两人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铛铛铛”寂静的竹林突然响起了悦耳的琴声,宁轻在听到这琴音的时候,嘴角勾了勾,脚尖一点,拔出软剑朝着琴音的方向刺去。

弹琴的人也是一身白衣,一头黑发直直的披着,白皙的脸庞搭上一双魅惑的桃花眼显得俊美异常。

他见宁轻的剑直直朝着他刺过来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无任何动静,只是继续抚着他的琴。

最终剑在离男子的鼻尖一公分前停了下来,两人四目相对。

“夜哥哥,你怎么不躲,你就不怕我的剑来不及收么?”宁轻收起了软剑对着眼前的男子不满的说道。

“知道会来不及你还玩,有哪一个将军会像你这般调皮?”欧阳夜说着停下了手中抚琴的动作,他站了起来,手轻轻地在宁轻的鼻尖轻轻地刮了一下。

“别刮了,鼻子都扁了”宁轻有点不满地推开了欧阳夜的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她也不知道欧阳夜怎么这么喜欢折腾她的鼻子,从三年前两人重逢开始,这动作好像就没停过。

仿佛看到了宁轻的不满,欧阳夜走过去轻轻地抱住了宁轻,手轻轻地抚着宁轻的头。

“对了,夜哥哥,我想回宁府了”宁轻说完看到欧阳夜眼里浮现的惊讶,也没多想毕竟自己都出来这么多年了,今日才想要回去,会惊讶也是很正常的。

欧阳夜在听到宁轻的话后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不过转瞬即逝,他不知道为什么宁轻突然会想要回去,但是他知道他必须阻止宁轻这个决定。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回去,元帅府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你何必回去找不痛快呢?”欧阳夜虽然极力克制,可是声音还是有点不自然。

宁轻并没有发现欧阳夜的异常,她抬起头对着欧阳夜笑了一下,在欧阳夜不解的眼光中,轻轻地挣脱欧阳夜的怀抱。

“夜哥哥,你现在是东秦国的王上,你说的话我自然是信的,我知道我要什么你都给的起......”宁轻说道这里停了一下,看了看欧阳夜确认眼前的人没有生气的迹象才继续说道“但是属于我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该拿回来,当时他们给我的屈辱,我也要他们还回来”

宁轻一想到路双以及宁府里那一个个欺辱过她的人,她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被赶出宁府的那一天,她就发誓总有一天要让那些欺辱她的人付出代价。前几年她不是没想过回宁府,可是她记得她答应过夜哥哥,要学会自保,她守约了。

后面和夜哥哥重逢,忙着帮夜哥哥征战,也没时间去想这个事情,现在夜哥哥已经成了东秦国的王上,这笔账也是时候该好好算算了。

“轻儿,我想回宁府的事情你可能要延后一下了,现在紫羽蛮子在我国边境处猖獗,百姓苦不堪言,所以我希望你能先出征”

欧阳夜见宁轻那铁了心要回宁府的样子,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本来不想这样的,可是是宁轻逼他的。

“出征?夜哥哥一定要在这个时候么?”宁轻其实有点疑惑的,东秦国与紫玉国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夜哥哥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恩,因为我想早点解决这些烦心事好早点让你成为我的王后,轻儿这次出征回来嫁我可好?”欧阳夜从新把宁轻拉到怀里,摸着宁轻的头发说道。

欧阳夜的话音刚落宁轻整个脸都烫了起来,夜哥哥说要娶她,要她做他的王后!

宁轻不是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夜哥哥也到了该有个王后的时候了。

宁轻越想心就越跳的越快,她越想克制越是跳动的厉害。

“轻儿,怎么没声音了?你是不是不愿意啊?”欧阳夜见宁轻久久不回答,故意说道,其实宁轻怎么可能会不答应呢?这丫头对他什么心思他还是有把握的。

“我愿意,我愿意”宁轻仿佛怕欧阳夜不相信般,也顾不上害羞了,连说了两个愿意。说完还抱紧了欧阳夜,就仿佛怕眼前的人会反悔一样。

在宁轻沉浸在要成为欧阳夜王后的喜悦的时候,没注意到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欧阳夜的眼里满是算计。

第5章 绝境

次日,宁轻披上战甲带上欧阳夜给她准备的三万大军及粮草就前往东秦的边境。

不知道为什么宁轻看着站在城墙上送她的欧阳夜心里涌起阵阵的不安。

这浓浓的不安感一路跟随着宁轻到了东秦国的边境,直至大军已经扎营完毕后,那股不安感还是没能消去。

宁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安,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想好怎么打好这场仗,听说这次迎战的人是紫羽国的皇子白昼。

没想到对手居然是白昼,其实两军交战这么多次来,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传说中的神秘的长胜将军。

之所以说他神秘是听说那人出征都是戴着面具,战场上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几乎都已经成为死人了。

长胜将军么?她宁轻应该也算的上是吧!除了刚出征的那次失误外,基本每次战役都是胜利而归。

不过这人上战场为什么要戴面具呢?难道那个白昼也和自己这般长得不好看?还是有其他缺陷?

宁轻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禁拍了拍自己的头,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不是自己好奇这些没用的时候,现在应该分析白昼那人可能会有什么弱点才是?

“着火了,着火了”在宁轻正想分析白昼弱点的时候,从帐篷外传来了一阵阵的急呼。

“糟了!”宁轻听到着火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朝着粮草的方向跑去。

果然不出所料,宁轻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狼藉,几车粮草已经化为灰烬,抢救回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在宁轻要开口问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嘹亮的号角声,紫羽国先发动攻击了。

这时机挑的还真是好,前脚他们的粮草刚被毁,后脚紫羽国就发动攻击了,粮草被毁军心肯定不稳,宁轻虽然心里着急,可是作为一军之将,她不能表现出来。

“将士们,备战!”宁轻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让那些有些慌乱的将士一下子都安定了下来,毕竟宁轻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是他们的信仰。

伴随着号角的声音,东秦将士均已穿上战甲朝着紫玉国的大军冲了上去。

在这一片辽阔的平原上,响起了一阵阵的兵器相交的声音,一个个应声倒下的人影给这片本该是一片春色的平原添上了一片片的鲜红,血迹在绿叶的映衬下就仿佛是鲜红的花朵一般,诡异而妖艳。

宁轻骑着战马在在大军的前方,她的长刀已经沾满鲜血,长刀扫过之处已无完人。

看着眼前这黑压压的一片,对方的人数可能是他们的两倍。

宁轻的手在发抖,肩膀上被敌军砍到的伤口疼的厉害,她停下了手中的长刀,看着对面与她一样骑着马的面具人。

在她看向那人的时候,那人也看了她一眼,两人目光不期而遇,宁轻刚觉得那人的眼神有点熟悉的时候,就听到那人低沉的一句“撤!”

那人开口后就直接策马奔腾,本来还在厮杀的紫羽国将士在听到那人的话后都不多做纠缠,全部快速地撤退。

看着已经撤远的紫羽国大军,宁轻从恍惚中回过了神,下令大军回营休养。

“将军,我们是否撤兵,敌强我弱,再不撤退的话恐怕......”说话的人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对着正在穿盔甲的人说道。

他徐正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可是这样根本没有胜算的战斗,他觉得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因为继续下去的结果就是全军覆没。

可是作为将士一切以军令为山,即使他觉得没必要,只要将军不撤退,他们就只能继续前进。

徐正觉得就算此时将军做出的决定是继续前进,他也不会有怨言,毕竟能与这样的将军驰骋沙场,就算战死又如何,虽死犹荣。

“撤吧!”宁轻整了整身上的盔甲,看着眼前受伤的人沉痛的说道,这次出征前她就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会在出战前粮草会因为看管不力被烧毁。

粮草不足,行军是大忌,再加上他们这次的对手是战无不胜的紫羽国太子白昼,想也知道不是那么容易。

她是料到了这次的战役会很棘手,只是没想到会落到这地步,粮草不足,援军未至。

出征来的将士一个个死的死伤的伤,周围满是残肢断骸,死尸横陈,整个战场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甜腻的令人喘不过气来,她知道此刻不退兵的话只会有更多的人死在东秦国的边界,可是别人能退,她宁轻不行。

因为她答应那个人自己一定要帮他护住东秦国的边境,她不能失信于她,即使是丢了这条命。

她拿好自己用的顺手的长刀,对着还在一边流血的徐正开口道“徐正你的手先包扎一下,然后带着将士们退!”

“将军不退,我等亦不退。”徐正明白了宁轻的意思,他们不能留下宁轻一人,如若他们留下浴血一战也许还有转机的可能了,可是独留将军一人那就是纯粹赴死。

“徐正我说让你们退,这是军令”宁轻的语气重了一些,她不是不知道徐正的苦心,可是正是这样她才不能让他们留下来陪她死。

“报告将军,外面已经被敌军包围了”在宁轻话音刚落的时候一将士从远处匆匆赶来,见到宁轻迅速跪下急声道。

宁轻听到他们被包围的时候,整个人踉跄了一下。白昼的速度居然这么快,既然刚刚选择撤退,为何又突然折返,现在将士们连唯一的退路都给堵住了。

宁轻被这一刺激,整个脑子一片混乱,不过她很快就清明了过来,这个时候不许她有任何的不清醒。

既然已经无路可退,那么只能孤注一掷,奋力一战也许徐正他们还有一丝希望。

“徐正,吩咐下去准备备战”宁轻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将士对着徐正说道。

“是,将军”徐正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帐篷。

宁轻看着徐正因为受伤滴落在地上的鲜血,第一次觉得苍凉,这就是战争,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宁轻收起了自己的心思,拿起自己的长刀也跨步走出帐篷。

外面的将士在徐正的吩咐下已经做好了备战的准备,三万大军死的死,伤的伤,能应战的也就几千人。

看着外面把他们团团包围的紫羽国大军,宁轻知道他们也许连孤注一掷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先去拖着,徐正一会有机会你们赶紧撤”宁轻说完也没等徐正的回应就驾马朝着敌军过去。

夕阳西下,马背上的宁轻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耀眼,耀眼到徐正的觉得自己眼前好像变得模糊了起来。

第6章 另娶他人

宁轻看着眼前的千军万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这种情形自己是凶多吉少了,只是希望自己能帮徐正他们争取一点机会。

她缓缓地举起自己的长刀,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舞刀了,想到这里的时候宁轻的动作顿了顿,看来她是成不了夜哥哥的王后了。

白昼看着眼前单枪匹马的女孩心里很复杂,眼前这个无所畏惧的女孩真的是当年那个畏畏缩缩的小不点么?

之前会撤退只是单纯地不想让那个有和小不点一样红色印记的女孩惨死沙场,只是单纯地动了恻隐之心。

可是在撤退的时候听到下面的将士说那个女孩叫宁轻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直接就折了回来。

其实白昼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折回来,是因为当年自己和小女孩的约定还是因为当年那个小女孩无助的样子这几年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旋。

在白昼迟疑的时候,宁轻的长刀已经朝着他面门挥了过来,白昼嘴角一翘,看来这小不点变得还真不少。

他手里的长矛轻轻一挥轻易地挡住了宁轻的长刀,在看到宁轻错愕的表情的时候,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显。

在宁轻错愕的时候,他已经用长矛挥掉了宁轻的大刀,长矛直接对准了宁轻的喉部。

“策略不错,不过功夫不够!”白昼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宁轻淡淡地说道。

宁轻低头看着直指她喉部的长矛完全无法相信,她的刀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拨开!

本来她还想要是自己能侥幸抓住白昼的话,那么他们也许会有退路的,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

罢了,看来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自己确实技不如人。

“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后面的将士,我希望你们可以高抬贵手放了他们,毕竟......他们都是被逼的”宁轻说完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人死后会怎么样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了?你们滚回去吧!三年之内我不希望你们在踏足这片土地,违者杀无赦”白昼看了看闭上眼睛求死的宁轻,他收回了自己的长矛,整个脸都沉了下来。

他以为宁轻会认出他的,可是没有,那人居然一点也不珍惜自己的性命,看来把那个约定放在心里的只有自己而已。

罢了,既然她没认出来,自己放她一条生路也算履行约定,他日相逢自己必不会手下留情。

宁轻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因为那人带着面具自己也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撤退”白昼看到宁轻在看他,冷冷的一笑,自己现在在那人眼里是个傻子吧?毕竟谁会轻易纵虎归山。

“将军,可是就这样放他们回去?”在白昼说撤退的时候,底下不知道是谁先开口问了一句。

原本的平静因为这一句一下子炸开了锅,大部分的意见都是反对放宁轻他们回去的。

“我说放人,若是有异议的过后可以参我一本”白昼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听不出喜怒,可是意外的一下子人群都安静了。

“撤”白昼说完就直接策马往回走,看都没有再看宁轻一眼。

宁轻看着白昼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这个人越是觉得熟悉。

她没想到白昼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们,不过能活下来怎么都是好的,即使是对方不知意图的仁慈。

东秦国将士虽然和宁轻一样也有万千疑惑,可是这些疑惑都比不过此刻能活着的喜悦。

“王上,这是八百里军情加急,宁将军那里请求援军和粮草”欧阳夜身边的太监总管张吉低着头把手上的信封递给了欧阳夜。

欧阳夜看着张吉手上的信封,眼神慢慢变得复杂,没过一会眼里的复杂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明。

“张吉,拿出去烧了,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欧阳夜说完就继续摆弄在他面前的红色喜服。

“可是王上,宁将军怎么办?”听到欧阳夜的话,张吉拿着信封的手颤抖了一下,烧了这封信相当于断了宁将军的活路啊。

“张吉,我看你是老了耳朵不好使了,还是我话不管用了”欧阳夜抬头看向张吉的眼光多了一丝警告和狠厉。

“奴才不敢,奴才知罪,老奴这就去把信烧了”张吉看着欧阳夜的神情知道自家主子是真的动怒了,说着赶紧拿了火折子把信给烧了。

张吉是真的想不通自家主子为什么要烧宁将军请求支援的信件,可是他知道他这一烧下去,不论是宁将军还是随从的将士都是凶多吉少了。

欧阳夜看着那瞬间被烧了半截的信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闷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烧宁轻回不来了吧,一想到宁轻回不来欧阳夜就觉得刚刚只是觉得闷的心瞬间疼痛了起来。

那种揪心的感觉差点就让欧阳夜开口阻止张吉的动作了,可是也只是差点,在那封信消失殆尽的时候欧阳夜还是没有开口阻止。

明日就是他和宁婉儿的大婚之日,他不能容许出半点差错,也不予许任何人破坏。

要想收了宁家的兵权就要除掉宁轻,解决宁守正,然后娶没什么威胁的宁婉儿为后,那样宁家才能真正地掌握在他欧阳夜手里。

“张吉,明日的喜宴你要安排好,我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如有人捣乱格杀勿论”欧阳夜说道格杀勿论的时候自嘲的一笑,那个人回不来了吧,还谈何杀不杀的。

“是”张吉看着丢下喜服走远的欧阳夜,叹了口气,整理了手里的灰烬,看来主子还是没能明白。

三天后,当今王上欧阳夜与宁府小姐宁婉儿喜结连理的消息已经告示出来,整个东秦国举国欢庆,整个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宁轻带着一众伤兵刚踏进东秦国京区就得到的就是自己心爱之人要迎娶他人的消息。

刚开始宁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错了。

可是没有,周围谈论的确实是她异母妹妹的名字,告示上面写的名字也确实写的是宁婉儿而不是她宁轻。

宁轻不想相信的,可是徐正他们眼里的怜悯也证实了自己没看错,欧阳夜要娶的人确实不是她,是路双的女儿。

他明明知道的,明明知道的!宁轻不信欧阳夜会这么对她?

第7章 剜心之痛

宁轻让徐正等人回去休息后就只身前往王宫,也许是因为她身上太过狼狈,也或许是因为她身上的肃杀之气,一路上竟无人敢拦她。

冲到那正殿的时候,宁轻停下了脚步,她的手扶着门却怎么都没勇气推开。

宁轻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推开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张吉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在门外的宁轻的时候,张吉的神色慌张了起来“将军,您怎么在这?”

宁轻越过了张吉看着眼前场景,整个人都愣住了!

口口声声说会娶她的欧阳夜正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怀里抱着宁婉儿,连正眼都没瞧她。

欧阳夜在看到宁轻的那一瞬间,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就归于平静。

“夜哥哥,这是真的么?你真的要娶她?”宁轻的声音有点颤抖,直到此刻她都无法相信欧阳夜要另娶她人。

那人脸上的温柔正如以往对她的那般,仿佛什么都没变,唯一变了的是现在在他怀里的人不是她。

“就像你看到那样,我要纳婉儿为我的王后,你刚回来,我就不介意你的无礼了”欧阳夜看着在自己话说完后眼泪直接出来的宁轻,整个胸口闷闷的。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人的眼泪,他的心会这么乱,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心被人左右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纳婉儿为后?夜哥哥你说过的我才是你的王后,她是你的皇后,那我算什么?我究竟算什么?”

宁轻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活生生的撕开般难受,这人说要纳宁婉儿为后,那她宁轻是什么,她究竟算是什么?

伤心与愤怒让宁轻一下子失去了理智,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长刀已经架到了欧阳夜的脖子上了。

“放肆,宁轻你这是做什么?”欧阳夜被宁轻的动作一下子激怒了,他看着宁轻的眼里满是杀意。

“欧阳夜,你,你要杀我,你居然要杀我?”宁轻在看到欧阳夜眼里的杀意的时候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人要杀她,说要一辈子护着她的人居然要杀她。

在宁轻恍惚的时候,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手上的刀已经被夺走了。

那把刀此刻正对着她的胸口,欧阳夜正冷冷的盯着她,就如之前她父亲看她的目光一样,冷的让人难受。

肩膀上的伤口裂开了吧,黏腻的液体顺着自己下垂的手臂流了下来,肩上的疼痛仿佛在讽刺着她的可笑。

欧阳夜也注意到了宁轻肩膀的伤口,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不过很快那一丝丝的不舍就被愤怒所取代。

“轻儿,别逼我!”欧阳夜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逼你什么?这就是你不让我回宁府的原因?这么多年来我对你来说究竟算什么?你明明知道的我恨她们!”宁轻一步一步地朝着欧阳夜靠近。

眼见那刀子就要扎进宁轻的胸口了,可是她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欧阳夜,你爱过我吗?”宁轻的声音苍凉无比,她觉得自己有点可笑,这个时候还问这种话?答案明明是那么的明显。

也许她就是想让自己的心死的彻底一点,那样自己也许才能够真正的放手。

欧阳夜因为宁轻的话眼里闪过一抹不自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眼前的人,爱过吧!可是这爱还没深到能阻止他掌权的欲望。

宁轻看着沉默的欧阳夜突然自嘲的一笑,明明知道结果的,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呢?究竟在期待什么?

“欧阳夜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要娶我?呵呵,我真傻,我居然会以为你是真心的,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宁轻本来想哭得,可是想想却觉得这一切都这么可笑。

“别这样笑,一点都不好看”欧阳夜很不喜欢宁轻这样笑,那种笑容让他很烦躁,烦躁的他想消灭眼前这人的笑容。

欧阳夜仿佛被蛊惑一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手中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直直刺入了宁轻的胸口。

宁轻看着渐渐没入自己胸口的刀子,眼神从最初的讶异不信变成了一片死水。

她的胸前渐渐被鲜血染红,就如眼前这人的喜服一般鲜艳,鲜艳的刺眼.......

宁轻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模糊到她好像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闭上眼睛之前她好像听到那人焦急的喊声,至于喊什么她就听不真切了。

宁轻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黑暗,周围混沌一片,只听到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在宁轻想着来的人会是谁的时候,突然一阵透骨的凉意在她身上袭来。

宁轻艰难地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宁婉儿那美的没有死角的精致脸庞。

“姐姐,你可总算醒了,看来还是这冰水有用,姐姐醒的早,这不剩下的这一大盆都浪费了!”宁婉儿见宁轻醒了,把手里没倒完的冰水递给随行的宫女翠儿,惋惜地说道。

原来是冰水,怪不得说那么冷。冷?自己还有感觉,看来自己还没死啊?

不过这里是哪里?自己怎么还会活着?宁轻记得欧阳夜那个时候是想要自己命的,刀子明明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所以这算是大难不死么?除了大难不死她真的想不出来欧阳夜为什么会留着她的命?

宁婉儿见自己说完后,宁轻连个正眼都没给她,刚想开口讽刺几句的时候,就听到宁轻嘶哑的声音。

“欧阳夜在哪?”宁轻此刻真想问问欧阳夜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留她性命?

“姐姐,你找王上啊?看来你还没死心啊?你以为王上留你性命就是在乎你?”宁婉儿听到宁轻问起欧阳夜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

宁婉儿的话音刚落,宁轻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没有血色。

虽然没有期望,可是宁婉儿的话却比刚刚的冰水更让她觉得冷,真的很冷,特别是那包扎的严实的胸口更冷。

欧阳夜怎么会在乎她呢?要是在乎她的话她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了?

一切都是谎言?一切都是骗她的?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希望欧阳夜从来就没有救过她。

如果他没救过她的话,那么刀子扎进自己的胸口的时候也许就不会那么疼了?

如果他没有救过她的话,那么现在的自己也不会有这种剜心之痛了!

第8章 划花你的脸

宁婉儿见宁轻的脸色变了后,心里涌起了一丝报复性的快感。

她不会忘记在宁轻倒下的那一瞬间,欧阳夜的神情有多慌张。

他接住了倒下的宁轻,对着愣住的自己吼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喊太医。”

宁婉儿记得自己还没回答的时候,本来在门口候着的张吉就快步地跑去找太医了。

宁婉儿看着眼眶泛红整个人处于癫狂的欧阳夜,第一次意识到宁轻这个女人对于欧阳夜的意义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或许这种不一样的意义连欧阳夜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宁婉儿从来没有想到她会有嫉妒眼前这个丑八怪的一天,眼前这个丑八怪哪里比的上她了?

能让一直淡然处之的欧阳夜变得如此的癫狂,她在想那个时候要是宁轻救不回来的话,估计在场的人都不会好过,这些人中也包括欧阳夜自己!

怪不得之前她总是觉得欧阳夜虽然对她好,可是却好像少了点什么?现在看来她倒是明白了,少了真情实意罢了!

可是现在没有真心实意又怎么样?她才是欧阳夜要娶的人,她才是东秦国的王后,她就不信以她宁婉儿的魅力会比不上眼前这个丑八怪。

虽然宁婉儿有这个决心,可是还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欧阳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吩咐自己在这照顾这个丑八怪。

其实宁婉儿也看不清究竟欧阳夜是怎么想的,明明是很担心宁轻这个丑八怪的,可是却在太医说宁轻救回来的时候,就松开了宁轻的手,甩给自己一句好好照顾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虽然不知道欧阳夜为什么会让自己留下来照顾宁轻,可是既然要照顾那她宁婉儿就让宁轻这个丑八怪瞧瞧什么叫无微不至的“照顾”。

“哎呀,姐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你不会对王上还有希冀吧?”宁婉儿说这话的时候,身子一侧坐到了宁轻的床边,左手轻轻地帮着宁轻把额头上已经湿透的刘海拨了上去。

“......”宁轻看了看眼前的宁婉儿,没有吭声。

宁轻不知道宁婉儿为什么会在这里?总不能是照顾自己吧?宁婉儿至小就不待见自己,虽然比自己小了两岁,可是却没少欺负过自己。

再加上宁婉儿从小就天生丽质,那沉鱼落雁的容貌,我见犹怜的样子,使那些府里的大人和小孩都喜欢她。为了讨好宁婉儿就少不了捉弄欺负她宁轻来达到讨好的目的。

既然不是照顾,那么可想而知宁婉儿在这里做什么了?其实也不用想,刚刚的冰水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宁婉儿看着宁轻不回她的话,顿时一口气哽在胸口,宁轻这个丑八怪居然敢无视她。

既然这个丑八怪有无视她的勇气,那么就要有承担这个后果的觉悟。

宁婉儿这样想着,本来还帮着拨弄刘海的手,一下子滑到了宁轻没有印记的左脸,在上面轻轻的摩挲。

“姐姐,你说你这半边脸长得这么别致,好像有点浪费了?要不要婉儿帮你弄的对称点?”

其实宁婉儿说这话也只是想吓吓宁轻,她没有忘记欧阳夜的态度。

“是么?你爱做那便做吧!”宁轻的语气淡淡的,仿佛现在说的不是她自己的脸一般。

宁轻从容的态度激怒了宁婉儿,原本在宁轻脸上摩挲的手收了回来,然后狠狠地掐了上去。

“宁轻,你以为我不敢么?你还以为你是那个所向披靡的将军么?呵呵呵呵,真是可笑,都成这样了还装什么淡然。”

宁婉儿说完好像还不解气一样,右手在宁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地扇了上去。

“就这样么?宁婉儿你给我记着,要是今天你没把我弄死,那么这笔账我迟早会要回来的”

宁轻舔了舔自己出了血的嘴角,这一巴掌是有点疼,不过跟胸口欧阳夜的那一刀比起来这个真不算什么了。

“贱人,你以为我不敢么?我今天就弄死你”宁婉儿说完又狠狠地给了宁轻一巴掌,然后朝着站在一边的翠儿喊道“翠儿,去给我拿把刀来,我就不信我弄不死这个丑八怪!”

“二小姐,您真的要啊?可是......可是王上”一边的翠儿想起刚刚王上离开的时候还特意交代小姐照顾好大小姐的。

“让你去就去,废话这么多。”翠儿的提醒让宁婉儿一下子回过神,可是这个时候虽然她的理智已经回来,可是就这样放过宁轻,她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翠儿被宁婉儿这样一吼也不敢多言,没过多久就找了一把匕首交给了宁婉儿。

宁婉儿接过匕首的手在颤抖,宁婉儿虽然心肠歹毒,可是毕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真的拿刀伤人还是有点心悸的。

“翠儿,你来吧!”宁婉儿拿着刀在宁轻的脸上摆弄了几个姿势,可是终究是不敢下手,最终把匕首推给了在一边不敢出声的翠儿。

“小姐,我.......我不敢”翠儿被宁婉儿这么一喊魂都没了,别说她翠儿从来没伤过人,就算伤过,眼前的人也不是她翠儿敢动手的。

宁轻冷眼看着两人的推搡,动了动自己不太灵活的手指头。

“没出息的东西,拿着要是不敢划她的脸,那我就让人划花你的脸。”宁婉儿见翠儿怎么都不敢去划伤宁轻,一下子脸沉了下来,把匕首直接塞到了翠儿手里恐吓道。

“小姐,我......我”宁婉儿的恐吓终究起了作用,翠儿拿着匕首颤抖地靠近了宁轻。

随着匕首越来越接近宁轻的脸,翠儿的手就抖得越厉害。

宁轻抬眼看了一眼翠儿,什么话都没说就把翠儿吓得差点匕首都握不住了。

“死丫头,快动手啊,还愣着干嘛?”站在一边的宁婉儿看翠儿只是在那站着不敢动手,不禁踢了翠儿一脚催促道。

宁婉儿是真的急了,翠儿的速度不快点,她真怕要是欧阳夜突然折回来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现在就算划花了这个丑八怪的脸到时候要是真的欧阳夜怪罪下来也可以把这个罪直接推到翠儿这个死丫头身上。

可是现在这个丫头迟迟不动手,要是被抓个现行,到时候自己怕是不好脱身。

“是,小姐”翠儿揉了揉被踢疼的地方,重新握紧手中的匕首就要朝着宁轻的脸伸了过去,匕首离宁轻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倾尽天下之嫡女为凰-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宁轻, 白昼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