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貉魔法师-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白冰貉, 夜阑珊

冰貉魔法师-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白冰貉, 夜阑珊


第1章 第一杀手

已是深夜,天上不见朗月,更不见繁星。厚厚的的乌云笼罩了整片天地,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压向大地一样。狂风呼啸着卷起森林中破碎的树叶。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闯进了这片加拿大边境的原始森林,蓦然这人影似被藤蔓绊了一下,狼狈地摔倒在地。

伴随着轰鸣声,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天际,照耀出人影苍白的脸色。这女孩看上去不过二十岁上下的年纪,掌心却因为常年接触各种枪械长满老茧,狭长的丹凤眼透着阴寒狠辣,一条狰狞的疤痕从眼角邪划到下巴,让她凭添了几分凶残暴戾之色。

女孩挣扎着爬了起来,鲜血正滴达滴达地从她后背琵琶骨的伤口流出,将她原本素纤不染的衣服染成了暗红色。

“出来吧,云雀的人现在都喜欢藏头露尾吗?”女孩无力地靠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半嘲的声音带着三分讥讽,七分肃杀。

话声刚落,十三道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周围将她牢牢困住,堵住了所有可能逃跑的退路。

“冰貉,回头吧,不要一错再错。”一个阴柔的声音在幽幽的夜空中飘忽不定,让人没缘由的心生骇意。

“回头,我还能回头吗?凤玄,小狸究竟死在谁的手里你比我更清楚!。白冰貉笑的苍凉且无力。

“冰貉,你束手就擒,我会尽量跟师傅替你求情。”凤玄愣了愣,声音有些无奈。

“求情?哈哈哈,我白冰貉不需要!想让我束手就擒?别做梦了!”白冰貉虽然背靠着一棵大树,但还是无法阻止身体各种力量的流逝。想要突围已经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白冰貉暗中将所有的力量全都汇聚到一处。

“冰貉,难道你真的要跟师傅对立?”凤玄厉声道。

“我帮小狸报仇有什么不对?我杀了那个贱人又有什么不对?小狸为组织做了那么多,就因为失手伤了云雀的女儿,她就该死吗?云雀当初给我们所有人都以野兽命名,难道你们还真当自己是禽-兽不如的畜-生了吗?多说无益,你们一起上吧,我白冰貉宁可战死,也绝不回云雀那里苟且偷生!”白冰貉说到小狸这个名字时,眼神里闪过凌厉的痛苦和转瞬即逝的温柔。

凤玄看着如受伤野兽一样咆哮的白冰貉,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她的嘴唇已经僵硬的无法下达命令,却还是狠心的比划了一个进攻的手势。

轰隆一声炸雷,终于将积压了许久的雨水倾盆而泄。

云雀是第一暗杀组织的头领,他手下培养出来的杀手,全都是身怀异能同时又赋有顶尖武学的强者。

白冰貉则是其中唯一一个身具精神系强大异能又将中华武学融会贯通的罕见天才。也是云雀手下的第一杀手。

如果是平时的话,凤玄加上这十三个杀手别说是想活捉白冰貉,就连近身都是难于上青天。但此时白冰貉已经被云雀手下的杀手,还有其他几个她曾得罪过的杀手组织连续追杀了三个多月,经历大小战斗几百次。身体已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如今,她又怎么可能战得过由凤玄带领的,云雀手下的十三名精英呢?

(注:白冰貉,最后一个字读做河,是一种和狸猫很像的野兽。)

第2章 行刺了公主

白冰貉看着飞扑过来的凤玄以及十三道人影,所有的力量瞬间提升至颠峰,但她脑中不断掠过的,却是她,凤玄还有小狸三人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

她们三人从小被组织收养,经历过种种非人的训练才脱颖而出,最终宿愿得偿拜入云雀门下。小狸是三人中最小的,精通暗器和网络,长得甜美中又不失伶俐,组织中很多人都喜欢她。却也因此遭到云雀亲生女儿的嫉恨。

“背叛师门,小狸也死了,既然如此,死在自己多年相伴的姐妹手里,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吧。小狸,你等我,黄泉路上我们结伴,来世还能继续做姐妹。”白冰貉心里喃喃着,在十三道黑影杀气袭来的时候,白冰貉赫然撤掉全身的防备。

轰!

震彻天地的巨响过后,白冰貉的身体犹如断线风筝一样被高高抛起,全身上下血雨翻飞,脸上却带着解脱的微笑。

又是一声巨响,突然从九天之上,一道水桶粗的闪电从黑压压的乌云中劈出,正好击中被抛至半空的白冰貉,在银白色的闪电中,白冰貉的身体被劈的连一粒尘埃都没有留下。

凤玄想要出手救白冰貉的时候已经晚了,悲戚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

天枢大陆,狼破帝国的国都战龙城。

月上中天,繁星密布,清凉的微风徐过,好一副天上人静的祥和景色。

“贱人,就凭你也想杀我?”战龙城郊的一片树林中,打斗声不绝于耳,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诡异。奔走于灌木丛林之间,一位身着华贵衣裙的少女提剑不断追逐,时不时挥手斩出几道锋利的剑气,而跑在她前面的少女,体力早已不支,她后面的人却没有急于痛下下手。

很显然,这场猫追老鼠的游戏才是她喜欢的。比起杀戮,不断追赶的少女更享受狩猎的过程。

“百里扶澜,你敢杀我!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前面不断奔逃的少女明知自己劫数难逃,却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希望百里扶澜听到她父皇的名字,能够放她一马。

却不料这少女话音刚落,百里扶澜真的停了下来。少女以为自己活命有望,谁知百里扶澜原本玩味的脸上却突然凭添杀意,她不提醒自己差点就忘了。今日不杀她,偷袭公主可是重罪。

既然这样,御菁菁,这可是你逼我的!

感受到百里扶澜身上凭起的杀意,御菁菁就猜到自己死定了。身子微微颤抖的同时,将一缕残存的精神力注入到记忆水晶中,趁百里扶澜不注意,御菁菁在奔逃的时候将记忆水晶扔到灌木丛中。

只要查到蛛丝马迹,她的父皇,一定会为她报仇!

御菁菁已经被百里扶澜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跌坐在地上的身子不断倒退,直到背后撞上一棵参天古树,御菁菁知道她今日必死无疑,绝望的闭上双眼。

百里扶澜抬手高举起长剑,天空却在此时突生异象,本是万里朗晴的夜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银宇生辉的闪电仿佛将天空撕成两半,被长剑吸引,水桶粗细的闪电竟然尽数劈在百里扶澜的身上。

百里扶澜的动作就停顿在这一刻,仿佛时间就此静止了一般。紧接着,在百里扶澜的脸上,绝美的容颜因为痛苦而变得狰狞扭曲,身体也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在她的周围,更是不断溢出滋滋声的银色电流。

第3章 坐牢了

渐渐地,百里扶澜的身体终于平静下来,周围的银色电流也就此消失。

御菁菁始终是闭着眼睛,因此也不知道在百里扶澜身上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等待了许久,预料中的穿心之剑都没有落下,御菁菁有些疑惑的睁开双眼,入目的场景险些将御菁菁吓的晕厥过去。

原本柔顺的长发因为雷电的洗礼变得糟乱不堪,皮肤乌黑,就连那双性感的长眸此时都红的如同垂死挣扎野兽。

白冰貉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也满是愕然。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她竟然,借尸还魂了?

而且,她这是要做什么?举着一把剑,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零星的不属于白冰貉的记忆片段开始冲击着她的大脑,白冰貉再次痛苦的颤抖起来。

杀了她!不然你必死无疑!

一个念头不断在白冰貉脑中浮现而过,白冰貉挣扎着,抗拒着。经过漫长的思想斗争,白冰貉总算了解了她这具身体的身份,还有她眼前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少女,竟然是一名年仅十七岁的五级魔法师。

但即便如此又能怎么样?为了活命,就要她白冰貉去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她是杀手没错,但杀手也有最基本的是非曲直。如果白冰貉是一个兵不血刃冷血无情之人,前世的她也不会为了小狸背叛云雀,她仍旧是云雀手下的第一杀手,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即便明知道放了御菁菁她会面临多么大的麻烦,白冰貉还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手中被雷电击毁的长剑扔掉,白冰貉冷声道,“你走吧。”

白冰貉没有再看跌坐在地上的御菁菁,既然下不去手,多说也是无益。现在最要紧的是弄清自己到底来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从两人的衣着,还有零星的记忆片段来看,这里似乎并不是她之前所熟识的世界。

白冰貉在御菁菁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渐行渐远,结果走了没几步,突然觉得一阵眩晕,白冰貉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

此时的树林外也是一阵嘈杂,思绪混乱的时候,白冰貉似乎隐约听到有人在喊,“速度分散,务必找到公主殿下。”

当白冰貉醒来的时候,全身各处筋骨错位的疼险些让她再次昏死过去。咬咬牙白冰貉想要坐起来,可全身的力气却好像被抽空了一样,就连抬起一只手臂白冰貉都会觉得沉重无比。

白冰貉四处扫了眼她所在的房间,这里,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监狱了吧?竟然全都是用不知名的金属铸成,除了门上有几个用来通风的小孔,四周还隐约可见银色的电流在空中漂浮组成了某种符文。

凭白冰貉所学所知,竟然看不出那繁杂的符文出自哪里。

“鬼地方。”白冰貉暗道一声麻烦,拼命抬起手轻触了一下半空中漂浮的符文,如同被雷电击中,钻心的疼。

又是一连串不属于白冰貉的记忆在脑海中乱窜,白冰貉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叫出声来。逐渐的,这些记忆汇聚成流,从百里扶澜出生到被闪电劈死,她的一生就好像电影一样在白冰貉的眼前闪过。

天枢大陆,一个由剑和魔法组成的世界。天枢大陆一共有三个帝国和几个附属的小国,这三大帝国分别是北边紧邻魔兽山脉的伽蓝帝国,南边紧邻碧落海的沧颜帝国和西边接壤拉芙拉沙漠的狼破帝国。

第4章 坐牢了2

天枢大陆以东是精灵族世代生活的精灵森林,北面是魔兽山脉,大部分魔族和魔兽都栖息在那里。至于魔兽山脉以外,因为没有人穿越过,所以没有人知道天枢大陆北方的尽头是什么。南部是一望无际的碧落海,而西边则是天枢大陆最大的戈壁,拉芙拉沙漠。

而白冰貉借尸还魂的这个少女,就是狼破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百里家的小女儿百里扶澜。平时骄横跋扈惯了,这次竟然狠下心来,想至处处跟她抢风头的御菁菁于死地。

以往对于百里扶澜的恶行,因为百里家的根基,众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这她竟然去招惹狼破帝国国王的女儿御菁菁。饶是百里家的势力再怎样滔天,也奈不过人证物证俱在。

白冰貉想到这不由得苦笑的两声,不是刚刚借尸还魂就又要呜呼哀哉了吧?虽说在背叛云雀的时候白冰貉就已经料到自己必死无疑,但刚死过一回就要再死一回,这样的际遇,估计换谁都没办法心平气和的接受。

白冰貉继续整理着百里扶澜的记忆。魔法师,天枢大陆上最受欢迎的职业之一。

在狼破帝国,等级最高的魔法师是八级,被称之为魔君,而像御菁菁那种以十七岁之龄修炼到五级的魔法师,绝对堪称整个天枢大陆天才中的天才。

再看此刻的白冰貉,这个百里扶澜明明已经十六岁,却只是一名二级魔法师。

这放在普通人家或许已经算是小有所成,但生在百里家,百里扶澜这点魔法修为,基本上可以无视了。

但百里扶澜虽然在魔法上没有什么造诣,却能够把百里家流传下来的独门武技学的炉火纯青,也是仰仗至此,百里扶澜才敢出手偷袭御菁菁,而且还被她得逞。

若是没有被天雷击中,这会儿死的人恐怕就是狼破帝国的小公主御菁菁了。

白冰貉将百里扶澜的记忆吸收了个七七八八,又试着动了动,四肢仍旧是沉重无比,看情况她应该是被精神系的魔法禁锢着。

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精神系?开玩笑,这世上什么人对精神的掌控能超越她白冰貉?

只见白冰貉狭长的眸底闪过一抹凌厉,只是略微调动了一小部分精神力,原本困住她四肢的精神锁链就化作点点星光,最后竟然被白冰貉一点都没有浪费的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白冰貉轻松的起身,掸了掸身上沾染的灰尘,又按照百里扶澜的记忆想要施展两个魔法看看,结果掌心上空空如也,这才想到这监狱内部似乎被加持了很强大的结界,白冰貉只好作罢。

又在监狱中查看了好一会儿,白冰貉发现,这监狱建造的不仅坚固,而且内部因为设有结界,别说是她,就连一直苍蝇想要飞出去都是不可能的。

“难道是一座死牢,想要将自己活活困在这里?”白冰貉将释放出去感知外面情况的精神力收回来,这监狱里除了她什么人都没有,安静的几乎让人觉得窒息。没人给她送东西吃,也没人来提审。

转而,又将视线重新落到金属墙壁若隐若现的电流上,第一次触碰的疼痛感犹在,白冰貉却不死心,与其被困在这里活活饿死,还不如被电死来的比较痛快。

第5章 魔法体质

这次白冰貉没有再伸出一根手指,而是将整个手掌都探向那滋滋作响的电流结界上,就在手掌即将碰到这些电流的时候,白冰貉再次犹豫了。

虽说被电死好过饿死,但就这么一心求死,似乎不该是她白冰貉的作为。

也罢,水来土掩。

白冰貉叹息一声就要将手收回来,可是异变却在这一刻发生了,墙壁上原本还规则浮动的电流符文,竟然好像被莫名的吸力吸引一样,直接涌向白冰貉的身体。

白冰貉以为这结界察觉到有人靠近,自主发动了某种攻击,猛然收回手,却发现那些电流涌进她的身体里,不仅没有像上次那样传来被电击的疼痛,反而好像被自己吸收了一样。

白冰貉有些错愕。

百里扶澜的修为之所以停滞在二级,是因为魔法师这个职业对体质的要求非常严格。百里扶澜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就连她那二级魔法师,都是被百里家用灵药强行提升上去的。

难道因为被天雷劈过,反而因祸得福改善了自己的体质?白冰貉有些不可置信的再次将手伸向了带着电流的金属墙壁,银色的电流竟然又一次蜂涌着的进入白冰貉的身体。

战龙城的皇宫里,御菁菁此刻正独自坐在花园的凉亭中,三五个侍卫侍女守候在旁边,不敢上前,也不敢离去。

御菁菁这两天消瘦了许多,整个人也变得阴沉不定。

该死的!

那个该死的百里扶澜!

自从败在百里扶澜手里险些丧命之后,御菁菁就变得暴躁无比。耳边时不时响起白冰貉那句冰冷的‘你走吧’,对御菁菁而言,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那个贱人,竟然敢用那种怜悯的语气放过自己!

一道地狱烈焰将方圆数米烧得寸草不生,御菁菁那阴狠扭曲的容颜,看的狼破帝国国主御霖心疼不已。

敢行刺自己的女儿,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百里扶澜,这次就算是百里毅用他自己的命换,我都绝不放过你!

就在御菁菁看着寸草不生的花园发呆的时候,一名名女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轻声道,“公主殿下,百里公子来了。”

“叫他过来吧。”御菁菁冷声道。之前就看在百里朗月的面子,御菁菁已经饶过百里扶澜好多次。如今,她百里扶澜连公主都敢行刺,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御菁菁绝不再手软!

一个身着洁白牧师长袍的男子这才在宫女的带领下朝御菁菁走来。乌丝的青丝垂于腰间,微风拂过,发丝随风摇曳,随意却不显凌乱。

待他走近了些,才看清他那让无数少女为之沉醉的脸庞,尤其是他身上自然散发出的那种温润,老远就能让人感觉到如春风拂面。

“朗月,如果你是来为百里扶澜求情的就不必开口了,我绝对不会再放过她。”御菁菁不等百里朗月开口就抢先说道。她真的很怕百里朗月又来为百里扶澜求情,从小到大,只要是百里朗月的话,御菁菁就从来没有拒绝过。

这男人,恐怕不仅是御菁菁,就算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恐怕都没办法拒绝百里朗月的请求。

百里朗月闻言也只是轻叹了口气,道,“菁菁,我不是为她求情的。她刁蛮任性,竟然做出行刺你的事,我百里家如今已经保不住她了,但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她。毕竟是我的妹妹,我不希望她死的太难堪。”

第6章 魔法体质2

听到百里朗月这么说,御菁菁的脸色才稍微有所缓和。道,“既然是你说的,我自然不会再为难她,明日我就让父皇赐她全尸,到时候你们百里家就可以将人带走了。”

百里朗月不再言语。从小到大,他已经劝诫过太多次。无奈父亲那个宠妻宠女如命的性子怎么肯听?时至今日闯下这种大祸,也只能怪百里扶澜咎由自取。

虽然百里扶澜刺杀御菁菁的事被皇帝御霖下令不得宣扬,可消息还是平白无故的泄露了出去。一时间,整个战龙城都吵的沸沸扬扬,百里扶澜更是因此激起了民愤。

已经有许多贵族门阀联合上书要求严惩百里扶澜,皇帝御霖也是下了命令要彻查,怎奈百里家的势力在那摆着,盘根错节,牵一发则动全身,就算御霖真的想处死百里扶澜,他也没那个胆子。但百里扶澜就算是死罪可免,活罪也定然是难逃。

“老爷,求你救救澜儿吧,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百里扶澜的母亲纳兰云轻泣不成声的说道。

狼破帝国的四大家族,势力为首的便是百里家,其次便是纳兰家和南宫家,最末的则是冷家。

“救?怎么救?要不是你平时那么纵容她,她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田地?如果不是仰仗如今百里家的势力,你以为御霖不会借这个机会将百里家连根拔除?”百里毅拂开纳兰云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但即便百里毅再怎么生气,毕竟是虎毒不食子。就算百里扶澜再怎么刁蛮任性,她依旧是百里家的掌上明珠。百里毅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爱女惨死而无动于衷。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那么纵容她。可是老爷,澜儿才十六岁,她还是个孩子啊。再说,那御菁菁最后不也没怎么样吗!”纳兰云轻泣道,她现在真的有些后悔了,早知道百里扶澜会闯下今天这样的大祸,当初她就应该好好管教。

“哼!那还不是多亏了你的宝贝女儿手下留情?”百里毅是真恨不得当初百里扶澜直接把御菁菁杀了毁尸灭迹,但怎奈何那百里扶澜一生作恶,最后竟然落得一个被天雷劈死的下场。

百里毅又长叹了一口气,“现在御霖那老家伙说什么都不肯见我,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那我们把澜儿救出来送走,让她永远也不要回来了!”纳兰云轻眼睛一亮,就像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百里毅神色有些犹豫了。凭百里家的势力,想要救出百里扶澜并不难,但就怕御霖趁这个机会对百里家发难。

树大招风,尤其是百里毅跟纳兰云轻成亲之后,几乎掌控了半个狼破帝国,御霖哪里容得下他?

“也只好如此了。”最终,百里毅还是决定救出百里扶澜,毕竟是当眼珠子似得疼爱了多年的女儿。

监狱里没有阳光,白冰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金属墙壁上的电流全都消失了,白冰貉才将手收了回来。

虚握了两下手掌,发现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白冰貉心想这东西到是有趣,不知道这个被吸收的电流可不可以用来攻击?白冰貉想着,举起手比划了一下。

第7章 越狱

滋啦,一道只有小手指粗细的电光从掌中飞了而出,竟然在这不知名的金属墙上留下一个极浅的伤痕。

这样也行?

白冰貉立马来了兴致,两只手掌再次向下劈出想要发出更多的电流,但这次却什么也没发生。

白冰貉犹豫了片刻,刚刚好像是感觉到自己跟那股电流产生了某种奇怪的共鸣,难道那个就是百里扶澜记忆中的与魔法元素进行沟通?

白冰貉静下心开始搜寻那些进到她身体里的魔法元素,感受到它们存在的时候,白冰貉挑唇一笑,再次挥手,果然又出现一道比刚才还要粗很多的电流。

电流打在金属墙壁上,发出轰隆的声响,却没有将墙壁打穿。看来这监狱还真不是一般的坚固。白冰貉正打算继续研究这种还不熟悉的力量,一向安静的监狱外面竟然突然响起金属摩擦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像骑士的长靴。

“灭雷结界竟然没有开启?”门外传来一个低沉而又疑惑的声音。

随着几声轻响,金属大门缓缓朝两边滑去,一队从头到脚都包裹在厚厚铠甲里的士兵出现在白冰貉的面前。浓郁厚重的杀气迎面扑来,这绝对是经历过真刀真枪的战场厮杀才会产生的杀意。而且实力非常强。

白冰貉暗自戒备起来,眼眸飞速扫视过面前的士兵,大约二十人左右。如今自己的力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想要从这帮人手中突围,并不是难事。

“二小姐,奉家主命令接你出去,跟我们走吧。”为首队长模样的人说话间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属制的牌子,上面刻着百里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来人虽然很客气,但语气里却带着一股不屑。很显然就算是在百里家,百里扶澜的名声也不怎么样。

白冰貉从记忆里得知这是百里家最高级别且非常机密的令牌,只有百里毅一人才有权使用。

看来是百里毅派人来救他的宝贝女儿了?

白冰貉也乐得省事,接过一套跟这群骑士一模一样的铠甲穿在身上,看型号应该是为百里扶澜连夜赶制的,很合身。

混在这群士兵里,白冰貉总算离开那座暗无天日的监狱。

一边向外走,白冰貉一边打量这座监狱。

没想到这座监狱却是非常的大。不仅建造在地底,里面还有许许多多的牢房,纵横交错就好像看不见尽头一样。

但像关押自己的这种金属牢房却只有五个,看意思,那个监狱应该是专门对付某些实力恐怖,又或者百里扶澜这种身份显赫的人了。

对于那位队长眼里的不屑,白冰貉也懒着理会。反正他厌恶的只是百里扶澜,如果换做白冰貉,百里扶澜那种人落在她的手里,白冰貉估计自己也不会放过她的。

到了地面,白冰貉直接跟这队士兵出了城。

按照百里扶澜的记忆,白冰貉已经预料到战龙城会非常庞大,但真到亲临其中的时候,白冰貉才深深的感触到,这座战龙城不仅庞大,而且还非常的繁华。气势磅礴中又不失细致,而且处处流露着一股舍我其谁的奢华。

出城后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带头的队长挥手示意身后的人停下来,这才转身对白冰貉说道,“二小姐,家主和夫人就在前面。”

第8章 越狱2

白冰貉额首。

反正自己已经出来了,想来这些人也奈何不了自己。

顺着那队长所指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白冰貉就看到了一个亭子,亭子里有四个人,一个身着云锦暗纹,神色威严的中年人;一个看上去雍容华贵的美妇;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还有一个眼底眉梢看向白冰貉有些得意的绿衫少女。

百里扶澜的父母兄妹?

白冰貉犹豫了。倒不是怕,而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百里扶澜是他们的女儿,妹妹,但白冰貉跟他们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孝女!还磨蹭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百里毅老远就看到白冰貉慢腾腾的,不由得怒喝一声。

白冰貉暗自叹息一声,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装下去再说了。凭空多了一群便宜亲人,这让原本就被云雀收养的白冰貉心里说不出的别扭。

快步走到亭中,白冰貉摘掉头上的盔甲先是跟百里毅和纳兰云轻行了一礼。纳兰云轻看到白冰貉好几天都没有梳洗,头发被雷电劈的乱糟糟跟鸡窝似得也没来得及打理,立刻就哭了出来。

“澜儿,让你受苦了,都怪娘,这么长时间才派人去救你。”纳兰云轻用衣袖擦掉白冰貉脸上的灰尘,说不出的溺爱。

白冰貉立刻僵住。这些年来,她出生入死为组织卖命,受过的伤不计其数,除了小狸,还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

仿佛身体再次被雷电击中一样,白冰貉愣愣的,一时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映了。

“娘…”白冰貉的声音有些生涩,不过是一个溺爱女儿的妇人,就算那百里扶澜如何嚣张跋扈,她的父母总是没有错的。要真说有错,他们也不过是对自己的女儿宠爱太多了而已。

“行了,别磨蹭了,一会儿被御霖发现,澜儿就算是插翅也难逃了。”百里毅有些恼怒,看到女儿被救出来,最终还是长舒了口气,“澜儿,你过来!”

白冰貉走到百里毅的面前,问道,“父亲有什么吩咐?”

“哼!吩咐?你都成阶下囚了,我还能吩咐你什么?”说话间,百里毅拿出一章薄薄的红色晶石卡片递给白冰貉,语气僵硬的说道,“这里面有一万宝石币,省着点花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以后离开家里,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放肆,知道了吗?”

“知道了,谢谢父亲。”白冰貉接过晶石卡。对于天枢大陆的人而言,一万宝石币可不是一笔小财富,若真计算起来,一宝石币等于一百金币,一金币等于一百银币,一银币等于一百铜币。

而一个中等家庭的收入大概为一年二十个金币,可想而知一万宝石币的价值有多么大。

也足以看出,百里扶澜的父母,即便知道百里扶澜惹下的是如何滔天的祸事,还是一如既往的溺爱着女儿。

百里毅接着又从手指上摘下一枚造型古朴的指环,端详良久后抓过白冰貉的手就放了上去。

“父亲,这空间戒指你要送给小妹?”百里扶桑看到父亲竟然将自己心仪好久的空间戒指送给了她的眼中钉,立马不乐意了。

空间戒指虽然珍贵,但凭百里家的势力,个把空间戒指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问题是百里毅手上这枚戒指可不是一般的空间戒指,除了储存空间超大之外,它还有魔法增幅的效果。就算说它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冰貉魔法师-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白冰貉, 夜阑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