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棵梧桐引凤凰-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楚云意, 楚云渡

种棵梧桐引凤凰-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楚云意, 楚云渡

第1章 人之将死

大齐太和十五年三月

青州府杞县

常言道: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但楚云意却能清晰的闻到她的身体正散发着股股恶臭。

楚云意病态恹恹的躺在破旧的快要垮塌的床上已经两个多月了,破烂不堪的棉絮下面,那些曾经受伤的部位因得不到救治,正在体一点一点的溃烂腐败。

两个多月以前,她被当家主母发落,棒打之后,不经任何救治,连夜被人送到杞县破破旧旧的庄子上自生自灭。

确实是自生自灭,身上的棒疮在这样脏乱不堪的地方腐烂的更快了。

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感觉到痒和疼痛,可时间长了,她竟什么感觉也没有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麻木了吧?

来的时候,夫人让她带了一个年老的婆子。

这个婆子不是她身边服侍惯了的人,而是受过夫人特别嘱托来“照顾”她的。

这婆子人其实还算不错,并没有想办法虐待她,只是让她苟延残喘。

不过,她觉得,她就要喘不下去了,生命无时正在一点点流失,流失的速度已经能让她清晰的感觉到!

今晚,或许明日!

终究她挨不过一日光景了!

这两天,她总是会梦到小时候的事儿,她感觉她活不了太久了!

面对死亡她是庆幸的。

活着不过是受罪罢了,与其如此,死了也好,。

被关在庄子上的这间柴房里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除了太太安排来的婆子之外,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她没有见过其他任何一个人,这样的窒息的生活,彻底摧垮了她的精神。

她此时多想有一个人能从柴房的门口走进来,能端一碗水给她,可是她知道,这是奢望!

不到吃饭的时候,那婆子是绝对不会进来看她的,哪怕是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

就算是吃饭的时候,那婆子也不会与她多说话,只会给她机械的喂饭。

只可惜,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都没能报仇。

一个飘零的弱女子要报仇谈何容易?终不过是沦为别人的玩物罢了!

她想叹一口气。

可是,却发现自己力不从心。

人衰弱到极点的时候,就是连叹息都是奢求。

她现在竟然是连叹息的力气也没有了!

她是刘家老爷八年前从青楼里赎回来的清倌人,是刘家老爷宠爱的不得了的妾室。

没人知道,当年她也是好人家出身的女孩儿,曾经的她也有父亲的疼爱母亲的娇宠。

十八年以前,她也穿着流光溢彩的锦缎衣裳安静的坐在窗户下看着院子里杏花树下美丽大方的母亲,以及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父亲与弟弟妹妹们嬉闹在一处。

那时候,她有一个温暖祥和的家,一家六口人生活的安逸自在,家里良田千亩,父亲是乡里有名的士绅,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她受尽宠爱。

可忽然有一天,家里从彩色变成了黑白,宅子里所有的房檐下都挂上了满满的白色幔帐,家中所有的下人们都穿上白色的孝服。

从此,她的世界只剩下乌压压的黑!

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她只有十岁,哥哥十二岁,还有两个小弟弟,大的不过七岁,小的只有三岁。

父亲的丧礼之后,母亲悲伤不已,竟也一病不起,三个月之后,随着父亲而去。

偌大的家里,只留下他们几个孩子。

厄运却才开始……

不等办完母亲的丧事,已经有人亟不可待的来接手家产。

他们的命运至此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姨娘,该吃饭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她的回忆。

不是来伺候她的婆子还能是谁?

那婆子端了一个小盘子,盘子上头放着一碗饭菜,她闻不出究竟是什么味道。

大概是在这房子里时间太长了,她的嗅觉都已经有了变化。

许是看出来眼前的人真的不成了,那婆子将小盘子放在屋子里唯一的一张破桌子上。

“姨娘,这就是您的命,你也别怨恨太太,她原本也是个心善的连一个蚂蚁都不愿意踩死的人儿。可是她错在不该喜欢上老爷那个落魄书生,并且还帮着老爷成全了一辈子的荣耀富庶。”

婆子是早年就伺候太太的人,说话也是偏心太太。

一度,楚云意是这么认为,但她现在懂了,不是婆子偏帮着太太,而是这个世界对女人不公!

死到临头,她不怨恨大太太将她逼到死亡的路上,这话不是虚假,而是真的。

太太恨她,太太也应该恨她。

将心比心,便换成了她也不甘愿与别人共同分享同一个男人。

何况太太对老爷的成就有过不可磨灭的功劳,老爷能有今日,都是太太成全所得。

她如何情愿看着自己辛苦奋斗出来的家被别的女人霸占?如果是自己,大概也会这么做吧?或许自己的手段还会比太太更加的惨烈一些。

她不恨让她走到今天的太太,但是她心中却有恨。

她这些年不是没有恨,她只恨当初那些所谓的亲人,所谓的楚家族长,在父母双亲去世之后,对他们兄妹们的不仁不慈,为了田产家财丧尽天良!

他们给哥哥和弟弟灌了药,哥哥疯了,两个弟弟一个傻了,一个死了。

而她因为颇有姿色,被卖给了过路的拐子入了青楼,成为一个以色侍人的女子,一生尽毁。

“姨娘,婆子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惜府里头有太太就足够了,容不下别的女人。您将来到了地下,别怨恨太太。

太太说了,要是您能熬过去,就放您一条生路,若是熬不过去,那就是您的命!如今,婆子看着您是不成了,等您去了,婆子给您烧纸钱拜菩萨,求您来生能有个好下场,别再走今生的路了……”

那婆子絮絮叨叨的说着,大都是让她化解心中怨恨的话。

这一刻她羡慕太太,还有一个愿意全心全意为她的人,可是她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啊!

饶是心酸,可她也知道,婆子说的有道理,就是她的命不好,若是她命好,何至于走到如今的凄惨地步?

曾经以为,那样真心宠爱她的老爷死真心喜欢她,可现在才知道,也未必就是真心,要不然,怎么会这么长的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

已经二十八岁,她也算人老珠黄了。

太太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只是因为喜欢老爷才一世可怜,看着一个个年轻的女人走到老爷的身边嚣张跋扈。

外面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一道道的雷声响起,倾盆大雨就要落下来。

婆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楚云意却已经听不清楚了恍恍惚惚之中,楚云意似乎又回到了多年之前,回到了她美丽而干净的童年。

若有来生,她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好下场好命运,再也不要与今生一样!若有来生,今生这些人,她再也不要再看再也不要遇到!


第2章 十八年前

楚云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再见到母亲的一天。

即使是等她再见的时候,母亲那美丽的容颜已经成为永恒的定格。

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母亲是那样的美丽大方,一如自己多年以来心中所想的那般温柔美丽,可是,她却知道,母亲再也不会睁开眼睛看自己一眼。

母亲死了,而她重生了!

一口气没上来的楚云意晕倒在母亲的榻前,再醒来的时候,外面雷声已停,没人知道,这个十岁的小姑娘骨子里已经换了一个成熟的灵魂。

楚云意一身白粗布麻衣跪在母亲的灵前,神情哀伤凄婉,她活过来了,从活过来就一直跪在新搭建的灵堂里。灵堂里躺着的是她的母亲,那个温婉到极致的女子。

此时,楚云意的心中百味陈杂,她不知道该庆幸上天让她重活一回,还是该怨恨上天能她重新经历这一切。

她故意折磨自己,似乎这样心里就能好过些,可实际上,她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是再怎么折磨自己,母亲都再也回不来。

是啊,上天能让她重新活过,已经是极大的恩典,怎么还能奢求一定要回到父亲在世母亲安好的时候?

只是,她惧怕,怕自己就算是重新活过,依旧只是上一辈子的重复。她更怕自己会重复那些痛苦的回忆!

若真如此,她情愿自己不曾重新来过,那样的生活,经历过一次已经足够!

跪的时间长了,膝盖麻木了,人却越来越清醒。

既然老天让她重新活过来了,那她就不会也不能重复上一辈子的生活。

虽然父亲和母亲都没了,可哥哥已经十二岁了,又是男丁,应当是可以继承家业。

或许他们姐弟还有另外一条路走。

“小姐,您已经跪了一下午了,还是先歇歇吧!”奶娘在旁边劝慰楚云意。

小姐自从哭晕了之后再醒来,就不吃不喝一直跪在太太的灵前,若一直如此小姐原本羸弱的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到底是个才十岁的小姑娘,长此以往可要伤了根本。

楚云意没有如同预想中的那样坚持,而是顺着奶娘的意思站起来。

“可有吃食?我饿了!”楚云意长久的不说话,声音都有些沙哑了,斯拉斯拉的很是难听。

不过,这一句话听在奶娘的耳朵里,已经是万分开心,小姐肯说话就好。何况,小姐居然说饿了!

“小姐,奶娘这就去厨房里端东西来。”奶娘说着话就要出门离开。

“奶娘,你先等等,我写一封信,您让大柱哥立刻动身去请舅舅过来。”楚云意忽然想起了这最要紧的事儿,忙又开口说道。

她也是忽然之间想起来,母亲是今日一早去的,到了后天,也就是母亲去了三天的时候,族里父亲的那些所谓亲人们就会来抢夺自己家里的财产。

机会总是稍纵即逝,她必须牢牢抓住。

思来想去,她现在能依靠的就是舅舅,虽然舅舅只是个寻常的农户,最多就算个乡下小地主,可到底是个成年人。

奶娘李氏是从小服侍楚云意的人,楚云意与她感情自是不一般,便是她的儿子,也被楚云意称呼一声大柱哥。

虽然不明白楚云意此举的意思,可是奶娘却选择全然信任楚云意,姑娘不管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也顾不得去安排下人做饭,她忙就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到外头去找自家儿子。

因她是楚家唯一小姐楚云意的奶娘,在这个家里也算是有些体面,儿子也才能到楚家来当差,如今就在外院,找起来也不难。

楚云意快速的回到房中,拿出笔墨纸砚飞快的写了一封信,亟不可待的吹干之后,装起来走到外面。

奶娘李氏已经回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正是奶娘的儿子大柱。

“小姐,大柱来了。”

“大柱哥,你马上出发将这封信送到舅舅手中。”将手中的信交给大柱,楚云意也不多说话。

“大柱,你收拾一下,带点儿干粮就出发,别耽误事儿。”奶娘说道。

舅老爷家里距楚家的距离不算短,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今晚是一定要走夜路的。

“大柱哥,你一路小心,切切不可被人看见。还有,这一路上若是遇到了危险,还是以保命为主。”楚云意看着大柱,最终还是开口道。

她不知道楚家那些人有没有安排人在路上拦截,虽然说不清楚楚家那些所谓的亲人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自家这点子家产的,但是,未雨绸缪总好一些。

这些家产固然要紧,但在楚云意的心里与一条命比起来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小姐您放心,大柱知道。这一路上我都熟悉,只管捡着僻静的路走,不会有人注意。”看着楚云意如此郑重的样子,大柱重重的点头说道。

楚云意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句话。

她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若是大柱此去能顺利见到舅舅,到了明天晚上,舅舅就能赶过来。

如此,或许还有翻盘的机会。

前世的时候,爹娘没了以后,他们兄妹们到底年纪小,一时之间乱了方寸,竟然不记得安排人去舅舅家里报丧,到了第二日之后族里来人说按照规矩,要等人去了三天之后才能打发人去报丧。

他们懂什么?自是按照他们说的,在母亲去了三天之后才打发人去舅舅家里报丧。

舅舅当时不在,拖延了四日匆匆赶到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族里将什么都定了下来。

舅舅虽然与族中交涉只愿意要他们兄妹四人回去抚养,可是族中的人哪里能答应?得了人家的家产,却将孩子交出去,这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

现在想起来,族里的人之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有预谋的,只可惜当初他们到底年纪小,根本不明白。

若是今生舅舅能早些来,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不过,只靠着舅舅这边还不行,万一舅舅出什么问题怎么办?要是舅舅像前世一样不在府中呢?


第3章 与兄商议

楚云意靠在床头上,想着这些复杂的问题,手心里不觉又冒出汗来,就算重活一世,她依然不知道,应该怎么破局。

她焦虑的站起来,已经重活一生,她不能也不愿重走一遍前世的老路。

奶娘端了一碗素面进来,正看到楚云意在地上转圈,忙就将手中的红漆托盘放在桌子上。

“小姐,您怎么起来了?”

“躺的难受,起来转转。”楚云意坐下来说道。

“姑娘,您守孝也不能吃别的,就吃碗素面垫垫底吧。”奶娘看着疲惫的楚云意,将手中的碗送到她跟前。

“奶娘,你去请哥哥过来,我想单独与哥哥说几句话。”楚云意一面吃着素面一面开口说道。

奶娘忙就应了出去找楚家大少爷楚云渡,楚云意不紧不慢的吃着素面。

只是一碗素面,却让她暖在心里,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吃到过饭菜的香味了。

“云意,你可还好,急匆匆的叫我来有什么事儿?”楚云渡很疼爱唯一的妹妹,听妹妹找自己,担心妹妹的身体又有问题,因此忙就过来。

“哥哥,爹娘都没了,只怕是这份家业我们也保不住。”楚云意吃完了最后一口素面之后,将碗推到旁边,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开口。

楚云渡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妹妹,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意,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他不是蠢的,到底听懂了妹妹的话中含义。

莫非有下人在妹妹耳边说闲话了?家里的下人们在母亲生病之后,确实有些不好。

他真的不相信妹妹说的这些话,家里那些亲眷都不错呢,每次见了他们兄妹,也都是各种夸赞,怎么会抢夺家产?

见哥哥果然这么想,楚云意只能心里叹一口气。是啊,如果不是经历过一次,楚云意也不敢相信,那些平日里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亲人们能对他们兄妹动手。

可是,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事,楚云意无论如何都不打算重新经历。

哥哥是家里年纪最大的孩子,又是男丁,她只能与哥哥商议,才能解决这件事。

“哥哥,我知道你不相信,如果……我也不会相信,可是,真的会这样。”楚云意开口低声的劝一句,那一双如水的眸子里,泪光莹莹委屈满满。

楚云渡还是坚持摇头,他怎么都不能相信这种事会发生。

“小意,你不要多想,没有的事,就算爹娘都不在了,他们也会怜惜我们兄妹,好生照料。”他还是相信人性本善。

“哥哥,你可能不相信,我得到了菩萨的示警,说是娘亲求的,让她救我们兄妹。”楚云意低头低声说道。

听到妹妹如此说,楚云渡的心也沉了下来,母亲每天都要拜菩萨,妹妹也相信,既然妹妹这么说,应该不是无的放矢,莫非,刚才就是因为这个,妹妹才会晕倒?

楚云渡虽然狐疑,但心里也相信了几分。

看楚云渡表情,楚云意猜测,应该是有一点点相信了,她忙又接着说道:“哥哥也知,母亲是敬着菩萨的,许是因此,菩萨才会怜悯我们一回。”

这话出来,不过十二岁的少年到底就相信了。

“妹妹,菩萨可有说,我们应该怎么做?”他焦急的问道。

事关兄妹几个的前程未来,楚云渡不敢冒险。

楚云意轻轻摇头道:“菩萨没有说。”

菩萨如果什么都说了,可不就更加让人不相信了?

楚云渡的目光黯然了下来。

楚云意接着说道;“不过我想过了,为今之计,不外两种,一种是等舅舅来,让舅舅保住我们兄妹和家产,但舅舅大概没这种能力。另一种,就是我们将家产的大半送给族中做祭田,我们自己搬到乡下的庄子里去,也算避其锋芒吧。”

这是她想过最可行的办法,虽然这样钱财会损失不少,以后兄妹们过日子会更加艰难,但是,能保全人,就是大幸运了。

楚云渡愕然,难道一定要这样?这些家产,可是爹娘留给他们兄妹的,要是就这么让给别人,他不甘心啊!

“哥哥,时间不多,你得赶紧决断。舅舅在不在家还不知道,如果不在,等舅舅来了,我们……我想,我们还是先请九叔公过来。”这也是她深思熟虑过的

九叔公是楚家族老,也是楚家那些族长和族老中最有公心的一位,她的打算必须是先说动九叔公,让九叔公帮他们兄妹,这样最起码能保全性命。

上辈子,唯一为他们兄妹说话的就是九叔公,可是当时,其他的人已经将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了,九叔公就算有心也已经无力扭转局面。

楚云渡到底也是个孩子,这会儿又乱了心神,哪里还能思考,听妹妹这么说,也就应了下来。

当然,他能相信妹妹这话,还是因为想起了族里一直在传的一件事。

很快,九叔公被请了过来。

九叔公叫楚齐鸣,今年不过六十多岁,是个和善的老人,平日里族中有什么事,他一般都能说出比较公允的话。

九叔公并不知道,小四房为什么要请他过来,直到进门才知道,原来楚谦朗的媳妇也没了。

谦朗的媳妇也没了,在谦朗没了不到三个月的时候。

这消息,族中的人可还不知道呢,这几个孩子难不成是想让他帮忙料理丧事?

可要请人帮忙的话,不是应该请族长过来,怎么会想着让请他过来?

还不等他开口将心中疑问问出来,三个孩子噗通一声齐刷刷的就跪倒在他面前了。

几个孩子除了最小的才三岁的楚云潭之外,其他的三个都在年龄稍大的都在。

其实说大,又能大到哪里去?最大的楚云渡也不过十二,一张稚气带着彷徨的面孔,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酸。

“今日请九叔公来,是有事求九叔公。”楚云意看看哥哥傻站着,只得开口说道。

她清亮的眸子看着九叔公,眸光之中的哀伤和凄凉,看的九叔公都有些不忍心了。

“孩子们,你们起来,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成,不用如此!”楚齐鸣的语气有些哽咽。


第4章 未来打算

楚云意却坚持跪着不肯起来,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楚云意可不觉得,九叔公就有必要为他们兄妹做什么。

“九叔公,您就让我们跪着说吧!”

楚齐鸣拗不过只能点头。

楚云意将她与大哥商量的事对九叔公说了。

从打发人去请九叔公之后,兄妹二人就仔细商量了一番,那千亩良田,要保留的可能不是很大,所以,她的建议是除了乡下一个两百亩的庄子之外,其他的都不保留,直接捐给族中做祭田。

至于城里的宅子,如果可能尽量留下来,如果族中的人太……放弃也无不可。

楚云意现在也不敢求别的,唯一的想法就是尽量保住家中兄妹一条命好好的。

“你们真的是这么打算的?”九叔公疑惑的看着三个孩子。

楚云渡郑重的点头,又扬起青春的脸庞说道:“九叔公,我们兄妹们幼年接连失去父母,以后万事都要仰仗族中众人照顾,这是父母的意思,也是我们兄妹的意思。”

九叔公听懂了楚云渡的话,他想说孩子们想多了,但是,这话却说不出口,五十年前发生的事他可还记得。

当初不就是将老三房的家产全都霸占了,当年,老三房那几个孩子也都没长大么?

当初,家产被族人占了以后,老三房的几个孩子最后怎么样了?

这几个孩子,倒是聪明的,知道放弃家产保全自身。

他们这年龄,应该不知道当初发生的事,那就应该是他们的父母活着的时候就是安排好的。

作为族老,他为有这样的家族觉得羞愧,但是他就只是族老,根本管不了太多,族中的事,好像是能参与,但是真正做决定的还是族长。

当年,带头占了老三房家产的,不是别人,正是族长的亲父。而族长的性子,与他父亲没有什么差别,一样的阴狠。

可这几个孩子,让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他攥紧了拳头暗暗想,这一次,一定要保全这几个孩子,绝对不能让几个孩子如同当初老三房一样。

何况,几个孩子们都愿意拿出家中大半的田产给族中了,如果还不能保全,他就真要羞愧而死了。

送走了九叔公,楚云意马上就让人将家中的细软都收拾打包,当然了,这种事肯定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

楚家上下还是有些服侍的下人的,她可不敢相信,这些人都是可靠的,万一有这么一个两个包藏祸心的,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一应事物都是楚云意在与楚云渡商量之后带着身边最值得信任的老人去做。

楚云意小小的身体这一刻撑起了这个家。

家中光景殷实,楚父又是十分疼爱妻子的人,楚母留下的细软首饰不少。

楚云意一件件拿出来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匣子里,有满满的一匣。

里面有一些十分珍贵,也有一些常用的。

上辈子这些首饰去哪里了,楚云意想不起来了,可是这一辈子,她不能再让母亲的东西被别人占有。

楚云意不敢相信,那些族人在他们走的时候会怎么做,会不会不让她们将这些东西带走,但是无论如何她都要去试试。

想来想去,她将首饰放在了箱子的最下面,上面放了很多的书做掩饰。

族中的人对书本没什么兴趣,上辈子,那些书也是被他们便宜处理而已。

而家中库房里的银子,大概还有三百多两,她估计母亲的丧事能用六七十两,剩下的二百五十两银子,拿着沉甸甸的也不好带走,而且也显眼的很。

楚云意让奶娘的小儿子,今年十二岁的二柱私下一点点的带出去换成二百两的银票,剩下五十两换成五两金子,都是一两一个的小金锞子,一样的藏在书本下面。

家里还有几本孤本和古画,还有几块砚台,也算值钱的东西,好在这些不是很起眼,就那些人,肯定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的价值,楚云意也不怕带不出去,就直接装在箱子的最上面。

至于那些衣物之类,虽然质地不错,但大部分都是鲜亮的颜色,他们兄妹守孝也不能穿了。

楚云意想了再三之后,那些料子都不错的衣裳被拣选了出来。

“小姐,这些衣裳也都不带走吗?”奶娘有些舍不得。

楚云意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兄妹要守孝三年,等三年之后,这些衣裳也都穿不成了。奶娘,你看看那些小柱哥能穿的就带回家去,剩下的家里下人们分一分,就算穿不成,买到成衣铺子里也能换点钱回来。”

就算扔了,钱小卉也不想白白便宜了那些狼子野心的人。

“小姐,既然能换钱,不如咱们自己换钱用?”奶娘只要想着以后这几个孩子可就没有生活来路了,就觉得心疼的很。

楚云意摇头:“奶娘,真的到了那一天是带不出去的,早点给人,也算是我们当了一场主子,留给他们最后的念想。以后,他们能念着我们兄妹固然好的,如果不念着,也就算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支离破碎,楚云意是早就有心里准备的,那些下人能跟着他们兄妹走的可不多。

送走了奶娘,楚云意一个人在屋里继续收拾一些碎小的东西,有一些是她小时候用过的东西,也有一些是她一直带着身边的。

忽然,就看到她小时候戴着的银葫芦,葫芦在他们方言里的意思就是福禄,所以,小孩子基本都有,她也有,是父亲为她淘换来的。

这只葫芦上辈子一直到她死的时候,都还带在身上,是她前世今生最熟悉的东西。

想来这应该是当初她离开楚家的时候,唯一带走的物品吧。

再见旧物,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她拿着葫芦想起父母。

外人看来,父亲故去不过几个月,母亲更是新丧。

没人知道,对于她来说,失去父母已经多年,前世她失去父母十八年。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她记忆中的父母都已经逐渐模糊了。

但是,父母的爱她却能时刻感觉到,从前世到今生,她一直都能感觉到。


第5章 幼时旧物

而另一面,九叔公与族长的对阵也确实艰难。

“老九,你可要想清楚,现在谦朗已经不在了,就几个小孩子,如何能守护偌大的家产?咱们这些做长辈的,怎么能不帮着看顾?”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族长楚齐成的眼睛都在褶褶闪光了,楚谦朗的家境是族中最殷实的,他早就觊觎了,自从谦朗去了之后,他就找过谦朗的日子李氏,却没想到,李氏是个糊涂的,居然死活不肯答应,这让他很气恼啊。

现在,李氏总算是如他所愿的死了,就剩下几个毛孩子,他当然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可是,这老九真是糊涂了,居然说出这种话,还威胁他。

楚齐鸣冷笑,说什么帮忙看顾,是乘机弄到自己家里吧?

“三哥,如果你决议如此,那我要求族中公议!”楚齐鸣既然决定要帮楚云渡兄妹一把,当然不能族长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是族长,族中公议当然也是以我为主。”楚齐成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楚齐鸣。

两个人是一起长大的,但是性格却完全不一样。

楚老九一辈子都是这样道貌岸然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

“你可知道,老三房还有人活着!”楚齐鸣捏紧了拳头长舒一口气之后说道。

老三房几个字,如同炸雷一般在楚齐成的头上想起,老三房这几个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在族中提起了。

没有人提起,并不意味着没人知道。老三房当初遭遇了什么,族中的人都很清楚,为此,族长一家也被人非议,如果不是楚家的族长只能是长房长孙的话,他也一定当不了族长。

“那你说,到底要怎么办?”消化了楚齐鸣话中的意思之后,楚齐成咬牙切齿的说道。

“楚谦朗的宅子给几个孩子保留,留下南城哪个庄子,再留城里一个铺子,其他的充公作为祭田!”楚齐鸣在楚云意的要求上,又加了一间铺子和宅子。

楚齐成却马上摇头:“不成,只能留给他们一个宅子安身立命!”

宅子留下没关系,等着几个孩子都死光了,还不一样能被他占了?反正那宅子里有他的人,要几个孩子的命,应该不难。

楚齐鸣与楚齐成做兄弟也是几十年的时间了,他们二人年纪相当,当年也是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想不到他想什么。

“你不要只想着算计,想想老三房,你不会觉得害怕吗?现在,你又要将五房这一脉赶尽杀绝?”楚齐鸣丝毫不肯退让的问。

“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

此时,天空正好一个雷声响起,让屋里的两个人都浑身一个激灵,甚至打断了楚齐成要狡辩的话。

“楚齐成,你吃相不要太难看了,做的太过分了,上天不会饶恕你!”楚齐鸣指着上天,咄咄逼人的对楚齐成呵斥。

楚齐成被忽然到来的炸雷给吓到了,当年,他的父亲逼死了老三房一家妇孺,他已经十四岁了,能记住事了。

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害怕,可是到了后来,慢慢就遗忘了。今天,楚齐鸣提到这件事,让他重新想起那一段过往,不由就害怕了起来。

“给他们留一个庄子和这座宅子,其他充公!”虽然害怕,但对于钱财的渴望还是让他的胆子大了不少。

楚齐鸣沉着脸没有开口,思考了半晌最终还是点头:“好,那就按照这个来,你以后不许对着几个孩子动心思,他们要好好的活着长大。否则,我拼着这条命也要跟你清算!”

楚齐成虽然很想恼火的骂人,但再一个炸雷落下之后,选择了闭嘴。

第一道雷落在屋顶的时候,沉浸在沉痛回忆里的楚云意被吓到了,她想起身站起来,却一个趔趄跌倒,手磕在了桌子上,葫芦上略微有些尖锐的柄就这么刺入她细嫩的手心里。

“哎呀!”

楚云意叫了一声,再看的时候,手居然流血了,而且,不是一点血。

她才想着要找手帕擦拭手上的鲜血然后包扎,却发现,葫芦在吸血一样,将她手上渗透出来的血迹都洗手了,甚至还不断的从她手心里的伤口处汲取新鲜血液。

楚云意重活一世,虽然胆子大,但也没想到,忽然就会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她睁大眼睛看,甚至都忘了将引起诡异的葫芦扔出去。

终于,葫芦吸足了鲜血之后,发出红光,在红光刚好将楚云意整个手都笼罩起来的时候,一道雷声响起,击碎了一室的诡异。

楚云意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环境里。

这不是别的地方,就是她上辈子最后生活了几个月的地方。

再度看到这个地方,楚云意惊惧之下,跌坐在地方,她分明已经回到十二岁的时候,怎么又回去了?

不,她不要回去,就是死,她也不要回去!

楚云意挣扎着就要往外冲,却失败了,她没能冲出去,在门口就被阻拦了下来。

她地倒在地上,惊恐之中,却听到一个声音响起:“恭喜宿主得到空间一个,这是复制宿主生前最后的生存环境产生的空间,空间是可以升级的,目前第一级,只开启破房烂屋一间!”

楚云意要被吓死了,怎么会?怎么可能?她重生回来,还带回了前世最后生活的地方?

她要这间破房子做什么?关键时候,能让她一家人遮风挡雨吗?还是,这是在告诉她,她这辈子也只能这样死?

而且,她现在被困在这个破房子里,连一点吃食都没有,难道要等着活生生的被饿死吗?

“宿主只要摁手腕上的葫芦印记,就能进入空间,同样,在空间里摁住葫芦印记就能退出空间。”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楚云意顾不得想别的,马上低头看去,果然,手腕上有一个小小的葫芦印记。

惊恐交加,她顾不得别的,忙就伸手狠狠的摁过去,甚至她都感觉到了指甲划过手腕的疼痛。

只觉得一晃神的功夫楚云意就回到了自己的闺房里,但是,之前柴房里那种窒息的感觉却依然隐约可见,她大口的喘气。


第6章 有些用处

回到闺房的楚云意可没听见,空间里那道声音再度说话:“你先别着急走,我只有一刻钟的时间给你讲解……”

因为没听到这一句话,楚云意未来对空间的应用可真是多走不少弯路。

当然,对楚云意来说,离开那梦魇一样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空间什么,她根本没想过对她的生活有什么用。

喘息了好一会儿,她才觉得呼吸顺畅了,再度深深的吸了几口略带馨香的空气,才长舒一口气,软软的跌坐在椅子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辈子死的地方,想起来她就觉得浑身不舒畅,何况是再度置身其中。

这简直就是她一生的梦魇,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为什么会让她带到这一世来。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倾盆大雨敲打在外面的树叶上,声声作响。

楚云意的思绪却再度回到了前世最后的时刻。

她在那个庄子里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却从来连那间屋子都没出过一步,柴房外面是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可是到了这辈子,那屋子却如影随形的跟着她来了,对她而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声音说她带来了她临终之时周围的东西,而且,还能升级,也就是说,可能,跟着她过来的,不光是柴房?

要是如此,她到底还带了什么过来?对她未来的生活,还有什么影响?

“小姐,九太爷来了!”丫鬟熙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惊醒了楚云意。

楚云意忙就到灵堂里去。

楚齐鸣是冒雨到楚云意家里的,楚云意兄妹正坐在母亲李氏的灵堂里。

外面电闪雷鸣,灵堂里幽幽暗暗,格外让人觉得这几个孩子可怜,值得被人心疼。

“孩子们,九叔公没用,只给你们保存这这个宅子和南城的庄子,其他的,要充公作为祭田。”楚齐鸣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不好意思。

楚云渡一想到家里的偌大产业大部分就要不是自家的了,不由难过了起来,他的眼睛赤红,攥紧了拳头,却一句话都没说。

楚云意却没这种想法,能保全这些,已经实属不易了。

如果不是九叔公周旋,肯定不能有这样的结果。

南城的庄子,有差不多三百亩地,是佃给庄子旁边三里铺的十几家佃户种的。

她跪下来,也拉着哥哥和弟弟一同跪下,给九叔公磕头。

“好孩子,你们放心,九叔公一定保全你们兄妹!你们要快快长大,只有你们长大了,才能安全!”楚齐鸣并不相信楚齐成能如此就放弃,他肯定还会想办法。

楚云渡捐出大部分的家产给族中作为祭田的消息很快就在九叔公的运作之下传遍了族中的每一家。

既然是做祭田,对楚家所有的人来说,都能得益,所以,楚家其他几房的人陆陆续续的到楚云渡这里帮忙。

知道这个消息的楚齐成快要气死了,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咒骂楚齐鸣。

这个楚齐鸣,这么一弄,不是让他都没办法将这些家产变成自己的了?

那这一场闹下来,又能有什么好处?想到到嘴里的肥肉成为别人的了,楚齐成真是心疼肝疼啊!

可是事已如此,他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

不过,他可不甘心,不是还有一个庄子和宅子么?那宅子比他的宅子可好多了!

那些东西,他弄不到,也不能便宜了几个小兔崽子,眼红的人可多着呢?

“妹妹,我们一定要这样?”楚云渡到底不甘心,在将屋里的东西收拾了一半之后,忍不住开口道。

楚云意冷笑:“如果能平安从这里走出去,就是我们的造化了,哥哥,你房里的东西收拾好了吗?要是收拾好了,就送过来到我房里,我想办法藏起来。”

楚云渡叹气,他总觉得,妹妹是真的想多了,到底都是一家子人,哪里就能赶尽杀绝?

再说了,房中值钱的不少,都送到妹妹房中,妹妹也未必就能藏起来。

当楚云意将自己的一些珍贵物品送到楚云意房中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妹妹房中的东西似乎变化少,就连爹爹花了不少心思为妹妹淘换来的那张千工床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寻常的木头床。

“你房中的东西呢?”楚云渡傻傻的问道。

“哥哥你就别管了,你把东西放下就行,我总有办法弄好。”

东西,自然被她藏在那个被称之为空间的破房子里了。

她这也算铤而走险了,虽然不想看到哪里,但是为了保全这些家产,她只能如此选择。

但是,在将物品放进去之前,她自己也是背着人进出了几次。

在确定安全之后,才将值钱的东西都送了进去在柴房里一点一点的摆好,为了尽量多的放东西,楚云意试探着挪动柴房里本来的破床,才发现,真的能将那床搬到外面的世界。

得到了鼓励的楚云意一口气将柴房里所有的破烂物品都扔了出来,也腾出来不少地方。

这样一来,不光是她房中的物品,和父母房中的物品,就是库房里的那些,楚云意也都一件件的搬到了柴房里。

在放了楚云渡的东西之后,楚云意又将楚云清的东西也都放了进去,不过,楚家从来都说穷养儿子富养女,所以,楚云意房里的东西可比兄长和弟弟房里要好上不少。

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工作之后,柴房里狭小的空间被楚云意摆的差不多了。

看着破房子里放的满满当当的物品,楚云意对柴房的怨念也少了一些,真没想到这破破烂烂的柴房还是有些用处的。

虽然不能将所有的东西都放里面,但放一些值钱的却也够了。

总比什么都不能带出去要好的多吧?

有了这些东西,就算楚齐成那边再出幺蛾子,就算是家里其他的东西都被族人给霸占了,她也不担心他们兄妹在外没办法生存。

虽然也不是不能去投靠舅舅,但到底是亲戚家,总不比自己家里好,她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而不是寄人篱下。


第7章 舅舅来了

虽然投靠了舅舅之后,算是有人照料,可是经过了上一辈子的楚云意,对任何人其实都是持怀疑态度的。

虽然上辈子舅舅没有做对不起他们兄妹的事情,但是仔细想起来,舅舅当时到底也没有据理力争的帮着他们。

如果舅舅真的能用心帮忙的话,他们兄妹就算保全不了家产,保全一条命应该可以。

所以,这一辈子,楚云意最深刻的打算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依靠自己才行。

另一边,李国瑞外出归家之后,从焦急等待的大柱口中得到了消息,并且看到了外甥女的求救信。

这等消息,他没有办法不对家里人说明,但是李母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根本承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当下就晕厥了过去。

李国瑞本来打算当场就起程,却因为母亲的缘故,不得不又耽误了一些时间,等母亲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他才忙就将家里的事情都托付给妻子黄氏,然后朝着妹妹家中赶去。

李国瑞焦急万分,他想象不到妹妹这一去,家里头只剩下几个未成年的孩子,会面临什么样的悲惨情况。

如果不是情况已经万分危急的话,怎么会连小小的外甥女都能写信求助?

几个孩子,最大的楚云渡才不过十二岁,又是没经过事的,怎么可能担负起一个家的责任?如果楚家的人真的要动手做点什么,这几个孩子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此时的李国瑞根本没有想到,他去了到底能做些什么,是不是能帮到几个孩子。

彼时,楚家的族人在经过了两三天的酝酿之后,已经不安分起来,从最开始的帮忙变成了抢夺东西。

当然了,之所以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与族长楚齐成的纵容不无关系,他总是在不经意中说,楚谦朗的几个孩子年幼,如今失去了父母,家里的财产不能保存,或许会便宜了外人。

一时又说,与其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家的人更好等等的话,这让本来就有觊觎之心的族人们更加不能压制心里的蠢蠢欲动。

从第一个人开始出手之后,他们不断的将手边能搬动的东西都顺走,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再往后的时候,就算被人拦住也没有丝毫的愧疚。

“怎么?你们可别忘了,谦朗是我弟弟,我做哥哥的,就是开口,难道这些东西还能不给我?”

“这东西本来谦朗就已经答应了,这张桌子给我,我现在只是搬走我的东西而已。”

“你们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兄弟家里的一条狗罢了,还能管着主子的事?”

……

楚云意与楚云渡站在一起,看着这些原形毕露的所谓亲人。

到了这一刻,楚云渡终于相信了,这些人真的就是妹妹说的这样,根本没有一点同宗之情。

好在,家里之前的物品已经被妹妹藏起来了,虽然不知道妹妹到底将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了,但总应该是安全的吧?

那些东西或许就是家里唯一能留住的了,也是他们兄妹安身立命的根本了。

他庆幸,如果不是妹妹当机立断的话,家里的好东西现在已经已经都是别人的了。

“你们都住手,你们都在做什么?”李国瑞终于赶到了,他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别人如入无人之境的搬东西,虽然那些东西好像只是在外院里的一些零碎物件,但就算这些东西也是属于他几个外甥的。

可是,李国瑞的话听在这些人的耳朵里,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李国瑞不由加大了声音喊道:“如果你们不住手,休怪我不客气了!”

他紧赶慢赶,就怕外甥被人欺负,却没想到,才进门,让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这几个孩子,面对亲人如此欺凌,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当真是可怜的很。

姐夫在世之时,对楚家族人多有照顾,怎么到了这时候,一个个都翻脸不认人了?欺负几个小孩子,这些人也真是能做得出来。

“舅舅!”十二岁的少年楚云渡看到舅舅的时候,哽咽着叫了一声,到底忍不住掉下了一滴眼泪。

“没事了,舅舅来了,舅舅虽然没本事,但却能尽力保护你们!”李国瑞看着周围这些正在堂而皇之顺走东西的人说道。

“你们快点将东西放回原处,要是你们不肯放回去,就别怪我找官府。”

那些人原本因为李国瑞的到来有了一丝怯意,可不知道谁开口说了一句:

“我们楚家的东西,还轮不到你李家来管!你就算告到官府,这些东西也是我们楚家的”

“就是,你算老几,能管我们楚家的事?”

“兄弟们,别理会他!我们自己家的东西,难道还能由得别人处理?”

“他不让我们搬,是打算自己搬呢,别理他,赶紧的搬回家去,我家正缺少这样一张桌子呢!”

……

李国瑞没想到这些人如此嚣张,他要阻拦,却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很快就被人连推带搡的推到在地上,甚至还挨了好几脚。

“舅舅,您别管了,您管不了。”楚云意嘶哑着声音说道。

果然与预料的一样,这一世就算舅舅来了,也不能阻止什么。

虽然已经不太能想起来,可是残存的记忆中,舅舅应该是个十分软弱的人。何况,这确实是楚家的事情,舅舅终究是外人。

好在,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这些人现在拿走的,也不过是家里最寻常的物品,原本就没打算留住的,拿走了就拿走吧。

但是,今天,他们不管拿走多少,来日,总要让他们都吐出来。

这一辈子,她本来没打算因为上辈子的事情报仇,但前提是,这些人不能继续欺负他们兄妹。

如果这辈子还要欺负他们兄妹的话,她楚云意拼了性命也总要报仇!就算现在还不能报仇,终究有一天,他们兄妹会长大,他们兄妹能有自己的能力,到时候,就是让这些人清偿的时候。


第8章 离开留下

劝住了李国瑞,任由那些人借口帮忙,将家里大大小小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搬走,楚云意兄妹也只当做看不见。

李国瑞来了,他别的事情帮不上忙,可是却能帮着兄妹几个料理母亲的后事。

在他的帮助下,总算将李氏的丧事办妥,兄妹几个人披麻戴孝在母亲的坟前哭了一场之后,楚云意率先擦干眼泪站了起来。

“哥哥,母亲已经入土为安,我们也该打算起来了。”楚云意连喘一口气都来不及,马上对楚云渡说。

“需要这么急吗?”楚云渡擦拭这眼角的泪水说道。

母亲才入土,家里能搬走的也都被人搬走了,现在,家里也没什么值得人算计的了。

他们家已经舍弃了这么多的财产,难道还要逃难?妹妹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虽然那些人是贪心了一些,可到底都是一家子人,楚云渡是真的不想相信那些人真的会对他们动手。

楚云意道:“哥哥,你可能不相信我。但是,族长是什么人,别人不清楚,九叔公却清楚,这一次,九叔公为了我们兄妹,出力不少。”

楚云渡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妹妹如此说,肯定有缘故。

“云渡,你妹妹说的不错,你们族中这些人,终究不可靠,你们还是跟着舅舅走吧!”李国瑞艰难的开口。

他家里虽有薄产,但是,孩子也不少,虽然不至于养不起四个外甥,但要是真的养着,以后……

他这边倒没什么,但是妻子那边,只怕是有意见啊!

但是,这几个孩子如果留在楚家,根本没有活路,他不带走,还能怎么样?

楚云意屈膝对李国瑞说道:“舅舅,我们要给爹娘守孝,万万没有住到亲戚家里去的道理。这一次舅舅能来帮我们料理了母亲的丧事,已经是万分感激您了。”

去了舅舅家,要是一天两天,或许还可以,但是时间长了,不免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与其如此,还不如就他们兄妹几个生活。

舅舅的个性,她现在也算了解了,舅舅根本就是一个天性软弱的人,难怪上辈子也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兄妹被人欺凌。

“你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们的爹娘没了,舅舅就是你们最亲近的人,帮帮你们还不是应当?”

楚云意的话听在李国瑞的耳中,到底有些不是滋味,但是悬着的心却也放下不少。

这几个孩子,看着也是有些成算的,虽然现在被人欺负,但是能保全一个庄子和宅子,也算是留下了退路。

楚云意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心里却越发的酸楚,她说了不去舅舅家之后,舅舅面上那一闪而过的放松已经说明了一切。

回到空落落的府中,兄妹三人给李国瑞道谢之后,又将府中下人都召集来,说明了理由。

“现在我们府中就只剩下我们兄妹一个人,到底养活不起你们这么多的人了,所以我与哥哥商量之后,决定免了你们的卖身银子,放你们离开。你们现在就可以拿着自己的衣物离开楚家。”楚云意盯着下人们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开口说道。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不想让这些人就此离开,她总觉得,母亲原本身体还算不错,听哥哥说,母亲在父亲去了的当时,身体都还好,可是后来逐渐就不行了,她就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假如母亲之所以亡故是人为原因的话,那么眼前这些人里面可能就有勾结外人算计了母亲。

今日一旦放了这些人离开,等以后要查这件事,就会难上加难。

但就现在这种情况,不放人离开,她还能怎么样?

万一真的有这种人留在府中,说不得连他们兄妹都会有生命危险。

一时,府中的下人走了不少,但到底还剩下了十来个人,除了奶娘李氏一家五口人之外,还留下了蔡老头两口子和长顺一家三口,一共十个人。

“你们真的不打算离开?”楚云意看着这几个坚持要留下来的人说道:“我们兄妹以后连自己的日子都艰难,哪里能养活你们,只怕是连月例银子都拿不出来。”

“小姐,我们要是这时候走了,还是人么?您就让我们跟着您和少爷,我们也不要月例银子,能吃饱饭就成了。”李氏哽咽着说道。

他们两口子是当初被李氏救了才活了一条命的,所以李氏出嫁的时候,他们跟过来做了陪房,算下来也是跟着李氏十几年的老人了。

现在李氏没了,可是当初李氏的情分还在,他们不能不管不顾离开。

这件事,他们两口子之前也已经商量过了,决定还是跟着小主子。

小主子们年纪小,如果没有家人跟着,只怕到了庄子上也要被人欺负,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我们老两口也在楚家好多年了,又没个孩子什么的,就跟着小主子们吧,虽然帮不上大忙,可看家护院的还行。”蔡老头也连忙表示。

就这把年纪了,去别人家里,未必就有人肯收留,还不如就留在小主子们身边,这几个小主子虽然年纪轻,可都是好孩子,总不会少了他们老两口一口饭吃。

要说这几个人留下来,楚云意都不觉得意外的话,那长顺两口子留下来,就让楚云意觉得颇有些意外了。

毕竟,他们两口子年纪轻轻的,只带着一个孩子,这样的一家子人走到哪里还能吃不上一口饭?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小姐,我们两口子虽然年轻,可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老爷和太太的恩典,我们记得。我们不能因为主人蒙难了,就只想着自己。只要小主子们不嫌弃,我们两口子以后句跟着小主子们。”长顺看看妻子说道。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长顺娘子确实是不愿意留下来的,可长顺说,他们头顶无片瓦,就算离开了楚家也没有好日子过,反而不如跟着小主子。

且小主子们长大了,要是楚家再起来了,他们可就是有功之臣。

饶是如此,两口子也是商量了好久才最终决定留下来的。


种棵梧桐引凤凰-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楚云意, 楚云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