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伪萌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雨, 权北琛

偏执总裁伪萌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雨, 权北琛

1.男人要有色

被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慕雨,一脸气愤的站在宴会厅的门口,耳边响起了继母狠毒的关爱,“慕家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你想跑也可以,除非,你想让你爸去死。”

慕雨双手有些发抖,一边是自己挚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发誓要永远在一起的人,她现在是进退两难。

原本打算一毕业,就跟自己心爱的人结婚,可是,继母突然告诉她,她原本是有一桩婚事的,是她的亲生母亲给她定下的。

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逼着她嫁过去,就因为慕家现在亏空厉害,所以,她就必须得做出牺牲。

她才不相信母亲会做这样害她的事情。

为了能跟自己爱的人长相厮守,必须要退了这桩婚姻,至于慕家,父亲一定会有别的办法。

深吸了口气,昂首挺胸的走进去。

进去之后,就听到有人在议论,今天可是权爷的庆功宴,听说成功拿下了国外的上市公司,牛逼程度简直逆天。

现在在国内,可是风头大盛。

慕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嫣红色的晚礼服,及膝的长度,却将她整个人勾勒的如同妖精一般,一进礼堂的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她的手隐隐发抖,她并不喜欢这种被人关注场合,若不是今天攸关自己的一生,她说什么也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

虚伪。

清冷的目光在会场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却看到了一个极为眼熟的身影,当即也顾不得他人的眼光,快步的追上那人的身影。

“你站住。”慕雨气喘吁吁的,张开双手挡住他的去路。

眼前的男子,一身高端定制的酒红色西装,其他的不说,单是那双丹凤眼,就足以让人沉沦万劫不复,是谁说过,没有几个男人,能把这么妖艳的酒红色,穿出如此独特的韵味。

可是权北琛,却恰如其分的将这身酒红色的西装,穿出了妖孽的味道,让人根本移不开视线。

据继母打探来的消息说,这个人名叫权北琛,“你是权爷的儿子?”

权北琛眉心一跳,冷冷的看着慕雨。

慕雨强行移开自己的视线,好吧,被权北琛少有的好模样给惊到了,虽然见到过无数的俊俏男人,可是如同权北琛这般出色的,没有。

“嗯?”权北琛认出了这个挡住自己去路的女子,就是自己传说中的未婚妻。

一个极简的单音,却散发着一股狰狞的勾引,饶是自认有心爱的男子的慕雨,都被这一个音调勾的差点失神。

轻咳一声,就算眼前的男人在绝色,也不能忘记今天来此的目的。

深吸了口气,尽量不让他发现自己的颤抖,“能不能告诉你爸,我跟他的婚事取消,我对一个老的都能做我爷爷的人没兴趣。”

权北琛陡然眯起眼睛,看来,眼前这个未婚妻,愚蠢到把他的年龄搞错了,“若是不呢?”

慕雨一听他傲慢的四个字,差点就爆发了,深吸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能焦躁。

不能焦躁,“你看,我年纪比你还小好几岁,嫁给你爹,你还要屈尊管我叫声小妈,我是不觉得委屈,要不,你现在叫来听听?”

她还就不信了,这种看上去,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男人,能忍受得了这样的侮辱。

权北琛神色越发的清冷,看着慕雨的眼神的带着淡淡的杀气,“原因。”

他不相信这是她退婚的目的。

她眼中的决绝,让他有一种错觉,这个女人是要来跟他同归于尽的。

慕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气势太强。

神色也只是僵硬一秒钟,笑的十分得体,看着权北琛的眼神还带着淡淡的讨好,

“原因?大哥,这种事情还需要问原因吗?一脚踏进棺材了,还想娶小老婆,最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您了,您想啊,你一出门,就有人问你,你小妈比你年纪还小,是你的小妈还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回答?”

没有人喜欢被这样质疑,当爹的娶了小老婆,年纪比自己儿子还小,说不定小老婆为了刺激就真的去勾搭儿子了。

“冠冕堂皇。”权北琛很不给面子的驳回。

看着一张充满正义的小脸,不由得下想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对于男人来说,正是花开般的年纪,就已经一脚踏进棺材了?

四周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了,尤其是在场的女人,无比羡慕嫉妒的看着慕雨,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慕雨顿了顿,依旧扬着笑脸,假装听不到四周的声音,她是来退婚的,权爷的面没见到,如今,这个未来儿子可是她唯一的突破口了,“不冠冕堂皇,你怎么能同意?”

“真实原因。”权北琛的音色依旧清冽,给人一种冰冷到骨子里的感觉。

慕雨很优雅的对着权北琛弯了弯腰,“我也不怕说实话,我看不上老男人,不过,对象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毕竟,男人要有色,你爹那种老得满脸褶皱的人,我看不上。”

我看不上四个大字,震得权北琛不着痕迹的错愕,这个女人可真是敢说啊,男人要有色?

第一次听到如此荒谬的结论,“看来,你一定要嫁了。”

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录音笔,在慕雨的跟前晃了晃,面无表情。

卧槽。

慕雨面色一僵,不愧是暴发户的儿子,尼玛这种下三滥的方法都能用的出来,老子想祸害小姑娘,儿子就留后手把小姑娘送上老子的床。

妈个鸡,还能不能好好的谈判了?

“这是什么?”慕雨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模样,假装不知道权北琛手中的东西是录音笔。

她的面前,如同一万头神兽欢快的奔腾而过。

“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嫁,我当然成全你了。”权北琛淡淡的说道,随手将录音笔收起来,转身离开。

慕雨眯起眼睛,她不甘心,凭什么把别人的梦想,加注到他的身上,看着权北琛离开的潇洒背影,咬了咬牙,果断的呢跑过去,一把将人拽过来,死死地抱住,大喊道,“非礼啊,权爷的儿子非礼他小妈了。”

权北琛的脚步顿住,似笑非笑的看着投怀送抱的慕雨,清冷的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宴会吗?”

2.姑娘请你去登记

慕雨顿了顿,轻咳一声,“难道不是那个老男人的庆功宴?”

权北琛倏地眯起眼睛,讥诮的说道,“让你失望了,不是。”

甚至有些粗鲁的将慕雨推开,犹如帝王般优雅的弹了弹身上的西装,淡淡的说道,“黎氏餐饮连锁太子爷的订婚宴。”

慕雨蹙眉,踉跄的站稳,她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十分的嚣张,刚刚靠近他的时候,他身上特有的清冽气息将她包围,给人一种疏离的安全感。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慕雨反问道。

转头看去,只见当红明星拿着话筒站在特制的T台上,甜美的声音说道,“感谢大家前来参加黎氏太子爷黎远航跟慕家二小姐暮凝的订婚典礼,下面有请这对新人。”

慕雨如同被雷劈过般,浑身僵硬的看着缓缓走出来的两人。

四周的喧嚣以及隐隐的祝福,她都听不到,眼睛死死地看着那人。

黎远航。

真的是他。

那个她一心想要放弃所有跟他私奔的人。

此刻的慕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跟黎远航从相识到相恋三年的时间,每次他温润的说,快点长大,我就娶你回家。

双手紧紧的攥成拳,那个一身优雅的男子,此刻挽着别人的手,也不算是别人,她的继妹,说着信誓旦旦的海誓山盟,那他们算什么?

三年的时间,她竟然不知道黎远航就是黎氏餐饮的太子爷。

她想要大笑,嘲笑自己的愚蠢,黎远航跟暮凝肯定是早已暗渡陈仓,好样的。

谁都不知道,她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哭。

“这就是要跟你私奔不靠谱的男人?”权北琛笑的更加讥诮,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慕雨深吸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极淡,可能是太震惊,没有听得出权北琛的话里有话,缓缓地转头,“未来儿子,幸灾乐祸可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风度。”

权北琛嘴角抽了抽,神色清冽冷淡,“眼光真差。”

慕雨觉得,她要紧开这里,不能哭出来,思路却渐渐的清晰起来,不是说慕家的公司已经摇摇欲坠了吗?既然攀上了黎家这颗大树,为什么还要她嫁给甚至不知长相的未婚夫?

转身就走,却被权北琛一把拽住,“怎么,看不下去?”

眼前这个娇小的小丫头,眼中不悲不喜,像是封锁了所有的人类该有的情绪,只剩下淡漠。

慕雨嘲讽的勾了勾唇,“的确看不下去。”

她怕,怕到时候会控制不住,拿板砖拍烂了黎远航那张虚伪的脸。

她听不到黎远航跟暮凝到底说了什么,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小丑,尽心表演,到头来连赏脸的观众都没有。

她跟白痴一样策划着跟黎远航私奔,他怎么可能会放弃黎家跟她走?

慕雨,你的梦该醒了。

“我要是你,我就把这个男人抢过来。”权北琛却误会了她的意思,随即松开抓着她的胳膊。

他的未婚妻,在外面跟人谈情说爱不说,还打算退婚跟人私奔,今天要是没有这件事情,她是不是已经打包跑路了?

有胆量。

慕雨却深深的看了权北琛一眼,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却不是针对他,“抢?选择跟别人订婚的人,我慕雨不稀罕。”

权北琛挑了挑眉,还是个有骨气的,

“逃避,是没出息的表现。”权北琛淡淡的说道。

慕雨非常赞同的点头,勉强支撑起笑意,还很风情的撩了撩头发,“我不会逃避,既然黎远航背弃我,那我只能把自己风光的嫁了,我看你就不错。”

权北琛眸色一冷,“本少可没兴趣当别人的备胎。”

“备胎?”慕雨笑的更嘲讽了,“怎么会是备胎呢,难道不是你小妈勾搭你,变成你爹儿媳妇吗?”

权北琛看了一眼T台上你侬我侬的黎远航跟暮凝,那副高高在上的气势越发的清贵逼人,

“本少拒绝。”权北琛冷哼一声,似乎多看她一眼都是对自己的折磨。

似笑非笑的转身,却被慕雨大力的拽住,“刚刚不是威胁我要嫁你爹吗?我告诉你,我不嫁,我今天就嫁你了,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这个无赖她耍到底了。

“不娶如何?”权北琛危险的眯着眼睛,普天之下,还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若不是能感觉到她指尖传递的颤抖,他都要以为这个女人百毒不侵呢。

不知道是该赞叹她的胆气呢,还是该嘲笑她的愚蠢。

“不娶?”反正她爱的跟自己的继妹订婚了,成了她的妹夫,真是天大的讽刺,“那我只能把别人的主场,变成我的,就说你权北琛吃完不负责,逼迫我把孩子做掉,你不怕丢人,我就不怕,当然,前提是你爹不会打死你。”

不想再跟权北琛废话,在这里多呆一秒,她就觉得自己离崩溃更进一步,无论如何,都不能倒下去,想哭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哭死,是她没出息,人前就应该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模样。

一把抓住权北琛的手,“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墨迹,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大着肚子嫁给你,让你免费当爹,你有什么不满意的。给你带绿帽子总比给你爹一片大草原要有节操。走,姑娘请你去登记。”

权北琛眼中的怒气猛然升腾,该死的,想要一把甩开她的手,却在她转过头,被泫然欲泣的双眸勾了去。

“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希望你不要后悔。”权北琛冷声说道,反握住慕雨的手,径直往外走。

慕雨一颤,却没有回头,脊背挺得很直,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在看到跟黎远航有关系的人和事。

那样只会提醒着她过往的愚蠢。

“那不是姐姐吗?小雨姐姐。”

刚刚下定决心跟着权北琛登记的慕雨,骤然听到一声甜美的声音响起,颤抖的吸了口气,握着权北琛的手,指甲都要掐进他的皮肤里。

拽住往前走的权北琛,却没有甩开他的手,有些咬牙切齿的转过身子,一副冰冷的态度,看着暮凝。

3.男人跟钱之间,你选谁?

暮凝拽着黎远航,满脸笑意的朝慕雨走过来,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

黎远航垂眸,不敢去看此刻一身冰冷的慕雨。

“姐姐既然来了,干什么急着走?妹妹的大喜之日,姐姐都不为妹妹高兴。”暮凝本就长得娇小,尤其是那张含羞带怯的瓜子脸,更是给她增分。

此刻的她,一脸的娇嗔,好像跟慕雨的感情有多好一样。

慕雨紧紧地抓着权北琛的手,却是一脸高傲的看着暮凝,死死的压抑住快要爆发的怒意。

被拽着的权北琛冷哼一声,却也没有甩开慕雨的手,不语的站在他的身边。

即使不言不语,可所有人的目光还是都放在他的身上。

这个男人气势太强,就算是在人群之中,也不能忽视他的帝王之气。

黎远航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他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慕雨,竟然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姐姐,”暮凝也看到了权北琛,先是有些错愕,然后很娇媚的对着权北琛抛了个媚眼,真没想到,她的订婚宴上,居然还有这么绝色的男人,再看看身旁的黎远航,容貌虽不像权北琛这般绝色,可也是翩翩公子,她瞬间不知道怎么选择了。

“我跟阿航在一起三年了,”说着,她状似娇羞的低下头,白皙的脸上也不由得染上淡淡的红晕,“没敢告诉你。”

炫耀。

毫不掩饰的挑衅。

慕雨心中一痛,原来,三年前,黎远航就跟暮凝在一起了,呵。

清冷的看了黎远航一眼,淡淡的说道,“没敢?怕我抢你男人?”

暮凝面色一僵,没想到慕雨这样直白,她在人前的形象一直都是乖巧可爱的,关键时刻可不能破功,“姐姐,说哪里话,妹妹怎么……”

慕雨冷冷一笑,“别人用过的男人,我慕雨还真不稀罕。”

话音一落,权北琛都对这个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她的手死死地抓着她的手,力道非常大,他都以为,下一秒她就会哭出来。

黎远航面色一僵,死死地看着慕雨,他爱的人,居然说不稀罕。

暮凝眯了眯眼睛,真是小看了这个贱人,她明明爱黎远航爱的死去活来,怎的今日她最爱的人订婚,订婚的对象不是她,她还能这般平静?

她不相信。

“我知道姐姐一向自律,”暮凝笑的更加的天真无邪,“可是我更想知道,姐姐是更爱垂垂老矣的未婚夫,还是你男朋友呢?”

黎远航也同样看着慕雨,跟她在一起三年的时间,从未听她说过有未婚夫。

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少事情瞒着她?

看着笑的一脸开了花的暮凝,慕雨突然就觉得厌烦,这么多年,她在慕家举步维艰,如履薄冰,就连最疼她的哥哥都出车祸死了,她什么都没有,从来只有自己。

本以为遇到黎远航,是遇到了自己的救赎,谁知道,却是踏入地狱的开始。

“那么,妹妹在你男人跟钱之间,你选谁?”慕雨只觉得浑身冰冷,可她却还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战斗。

暮凝,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就别怪她不留情面了。

会场里看戏的人都来了兴趣,这豪门大院里的肮脏事,绝对比好莱坞大片好看。

暮凝轻笑出声,“姐姐可真会说笑,我爱阿航,就算阿航没钱,我也会不离不弃。”

“那就祝你跟你男人,天长地久,冤冤相报。”慕雨歪了歪头,却看到疾步走来的父亲,慕泽以及继母,刘楠。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今天是你妹妹订婚的日子,你嘴巴放干净点。”慕泽一上来就是呵斥,看着慕雨的神色也十分的不好。

刘楠也有些不悦的看着慕雨,却在看到她的手紧紧的握着一个男子,更加的生气,目光上移,才发现,这个人是权北琛,是慕雨未婚夫的儿子。

拍了拍慕泽,让他不要发脾气,然后一把拽过慕雨,贴在她的耳边,咬牙切齿地说,“既然勾搭不上老的,你就给我勾搭小的,不管哪一个,只要能帮到慕家就行了,务必要把钱弄到手。”

对于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刘楠,慕雨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而是将她推开,无视脸色难看的刘楠,忽然勾起一抹十分好看的笑意。

刘楠直觉的不好。

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慕雨淡淡的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怀孕一个月了,权北琛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要一个被人玩过的女人?”

慕雨一身悲凉的站在那里,不喜不悲,可她的手,却紧紧地攥起。

这些年,她到底相信了什么?

黎远航的花言巧语把她骗得团团转,可她竟然还心甘情愿的让人骗。

果然蠢。

啪。

慕泽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慕雨的脸上,“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嫌不丢人吗?”

所有人都是一惊,有些诧异的看着慕泽。

刘楠一脸心疼的拽住慕雨的手,冷冷的警告,“如今这是最好的结局,你跟黎远航的事情,我跟你父亲都不计较,你最好别惹事。”

黎远航震惊的看着慕雨,她居然怀孕了,她怎么能怀孕了?

交往三年,他跟她都没有接过吻,怎么可能会怀孕?

跟暮凝订婚,他还一度很内疚,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下贱。

暮凝也是一脸震惊,她知道黎远航跟慕雨的事情,当即就不高兴了。

气氛,愈发的紧绷,各方对峙。

权北琛将所有人的反应都尽收眼底,尤其是黎远航的反应,再看看被打的慕雨,突然觉得,护着一个女人,似乎也不错。

慕雨被打的头偏过去,嘴角也沁出血来,她的神情更冷了,慢慢的直起身,看着慕泽的眼神越发的冷情,这一巴掌,打断了他们的父女之情。

她最爱的父亲,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别人,经常是不问青红皂白的教训她。

她以为,那都是为她好,可到头来,这个男人竟然为了别人女儿,牺牲了她的幸福。

真是讽刺。

得知黎远航跟暮凝订婚的时候,她都没有觉得这样悲凉。

嘴唇都快被咬破了,既然她不好过,那谁都别好过。

正要开口,就听权北琛慵懒的带着压迫气息的声音,在这宴会厅里缓缓的响起。

4.想知道我初恋是谁吗?

权北琛神色清冷,明明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怒意,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到脊背一寒。

尤其是慕泽,被权北琛冰冷的视线惊到。

“我权家的人你也敢打,慕泽,谁给你的胆子?”权北琛音色冷冽,带着让人望而却步的肃杀之气缓缓走到慕雨跟前,将她护在身后,那架势,大有灭了慕泽的既视感。

被护在身后的慕雨怔了怔,有多久了,在慕家,不管是受委屈还是受欺负,被诬蔑,从来没有人像权北琛这样,不由分说的将她护在身后。

她说她怀了孩子,权北琛还说她是权家的人,这样霸道的维护,竟然让她差点哭出来。

慕泽一下子就慌了,都说这权爷权势滔天,不仅在临市,就是在国外,都是说一不二的大爷,权北琛是权爷的儿子,他说的话也就等同于圣旨。

得罪了权家,基本上就是自己找死。

都怪慕雨这个孽种,虽然恨极,可脸上却是一副讨好的谄媚表情,“我是真怕慕雨不知道轻重,给权家抹黑,我太着急了。”

权北琛冷哼,明显不买账。

刘楠眼眸一转,赶紧开口,“小雨,你父亲也是为你好,你怎么不把话说清楚,你父亲误会你所以才动手打了你,你快点跟权公子解释清楚啊。”

慕泽跟刘楠都慌了。

能不慌吗?

权北琛这架势是护定了慕雨,他们敢打慕雨,却不敢得罪权北琛。

慕雨冷笑一声,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解释?

她为什么要解释?

被打的是她,到最后解释的还是她?

眯着眼睛看向慕泽,她从未发现,自己的父亲,原来有这样一张丑陋的嘴脸,简直是让人唾弃。

“权公子,你确定孩子权家的?”慕雨并非不领情,她想不明白权北琛为什么会帮她,发生这种事情,跟慕家站在一起打压她,才是最正常的行事风格。

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虽然感动,却不敢相信。

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这样对自己,更别说一个被她威胁过的人。

紧绷的气氛,节节攀升!

权北琛轻哼一声,转头淡淡的扫她一眼,“确定。”

两个字,掷地有声。

黎远航脸色难看至极,双手紧紧的握起,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去质问她,这个不检点的女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暮凝很生气,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本以为她承认自己未婚先孕,权家就会退婚,她虽然幸灾乐祸慕雨嫁给一个快死的人,可同时又不甘心。

于是扬起更加甜美的微笑,淡淡的说道,“权公子这是做什么,谁都知道,姐姐在学校有一个让她策划私奔的男人,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权家的?”

暮凝不知道权北琛为什么要包庇慕雨,但是她就是不想让权北琛护着她。

而刚刚刚慕雨近乎炫耀的口气,明显是在向她下战书。

她抢了她的男人,转身慕雨就找到了权势滔天的男人。

这绝对不行。

慕雨勾了勾唇角,真心觉得暮凝简直是蠢,一再的逼她,大不了到时候鱼死网破而已,她以为她慕雨真的会大落牙齿或血吞吗?

刘楠却十分不赞同暮凝的做法,如今,不管慕雨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现在权家的人认了,说明权家不会退婚了,她究竟在想什么?

慕泽的脸色也难看了几分,暮凝说的倒是不无道理,会不会是权家的人为了面子,所以才会不得不承认沐慕雨肚子里的孩子是权家的,是不是转身就打算对付慕家了?

以权家的财势,慕家三天之内就会被整死,不,应该说,一天之内。

权北琛厉眸一扫,看着暮凝的神色分外的冰冷。

同样姓慕,却没有慕雨让人看得顺眼。

“我可不像你,明明跟你初恋已经上车了,还在这里装小家碧玉,有意思吗?”慕雨从权北琛的身后走出来,冷冷的看着暮凝,看着慕泽,看着这里所有的人。

“我跟我未婚夫私奔,还需要经过你同意吗?”慕雨见暮凝的面色骤变,第一反应不是去看她身边的黎远航,而是看向权北琛。

若不是场合不对,她真的很想大笑出声。

心中竟然有一种特别解气的愉悦感。

黎远航背叛她跟暮凝订婚,可现在暮凝却在他的面前,放肆的盯着别的男人,选得好。

“姐姐,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你这样败坏我名节,窝会恨你的。”暮凝刚刚还含笑的脸,突然就变得梨花带雨,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柔弱的扑进黎远航的怀里寻求安慰。

“慕雨,你别血口喷人。”黎远航也怒了,怀中的女子,虽然不是他喜欢的,但慕雨的做法,很显然是在报复他,他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慕雨这种心胸狭隘的女人。

“是不是血口喷人,去医院查查就行了。”慕雨眼中多了一抹决绝,转头看了一眼权北琛,“人不无知枉少年,想知道我的初恋是谁吗?”

慕泽跟刘楠两人面色一僵,恨不能打死这个小贱人。

暮凝面色一变,顿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就连黎远航,都是这么觉得的。

四周的吃瓜群众表示非常的感兴趣,慕家明显是处于下风,这权家可是权势滔天,刚刚慕泽打了慕雨,权家的公子又在,这笔账,算起来可精彩了。

慕雨将所有人的反应都看在眼中,极尽的嘲讽。

权北琛面沉入水的看着她,越发的冷冽。

“你也说了,人不无知枉少年。”

扫了面色骤变的黎远航一眼,眼底闪过淡淡的嘲讽。

暮凝从他的怀中退出来,有些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把抱住慕雨。

由于冲击力太大,慕雨整个人都往后倒去。

权北琛面色一变,他离慕雨不远,眼看着暮凝就要把慕雨撞到,眼疾手快的拽住慕雨,将人拽到自己的怀里,冷冷的看着暮凝毫无形象的摔在地上。

刘楠哀嚎一声,赶紧跑过去扶起她,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到位,愤怒,极致的愤怒,今天是暮凝的订婚典礼,却被这个小贱人搞砸了。

一转头,狠狠地看着她,“慕雨,你是不是就见不得你妹妹好?”

虽然恨极,可她没有忘记今天是什么场合,她的形象不能被这个小贱人毁了。

5.动了胎气?

权北琛冷哼一声,不悦的看着乖乖呆在自己怀中的慕雨,“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要了?”

慕雨嘴角一抽,真不明白权北琛到底是怎么想的,却还是很给面子的护着肚子,表示刚刚被暮凝的举动给吓到了,奥斯卡影后瞬间上线。

“疼,我好疼。”装的像模像样,慕雨的脸色在得知黎远航跟暮凝订婚的时候,就已苍白,此刻更是惨白,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十分的明显。

慕雨的手紧紧地拽着权北琛的西装,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他的怀中,男子好闻的清冽气息瞬间将她包围,她的心中一慌,就连黎远航都没有给过她这种极具安全感的怀抱。

“动了胎气?”论演戏,权北琛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慕雨的嘴角一抽再抽,抬头偷偷的看了一眼权北琛,看他这幅认真说谎的模样,她竟然有一种,自己离死不远的错觉。

该怎么办呢?

权北琛好像认定了她怀孕了,果然人是不能说谎的。

刘楠脸上的血色倏然退去,赶紧把趴在地上的暮凝拽起来,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用力的推了一下慕泽。

慕泽也是被暮凝的举动给惊到了,一是没有反应过来,看慕雨疼到浑身发抖的模样,他的心中一阵后怕,忍不住出口教训到,“你这个死丫头,没有分寸,不知道你姐姐有孕在身吗?你这么鲁莽,担待的起吗?”

暮凝本来就没有摔疼,刚刚也只不过是想要把慕雨推到,让她流产而已,此刻她更是一脸委屈,“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抱抱你。”

被权北琛搂在怀中的慕雨顿了顿,本就因为怀孕的事情而焦躁,她都能隐隐感受到权北琛的散发出来的杀气。

这个时候,她要去哪里塞个孩子进肚子里?

偷偷的看了一眼面色冷冽的权北琛,她的脸色更苍白了。

因为紧张,慕雨整个人都有些发抖,抓着权北琛衣服的手,越来越用力,指节发白。

刘楠也慌了,见慕雨始终不开口,黎远航也没有出头的打算,心中暗骂一声王八蛋,然后走过去,轻声的说道,“权公子,我好歹是过来人,我看看。”

权北琛冷眸扫过她,刘楠只觉得脊背发凉,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权北琛低头,轻声问道,“让她看吗?”

她的话音刚落,慕雨还没来得及点头,就感觉小腹剧痛无比,紧接着一股热流从腿的根部往下,一直延伸。

慕雨面色一僵,呼吸都有些发颤,双手都得更厉害。

她的大姨妈来关爱她了。

从来没有哪次,像现在一样,觉得这要命的大姨妈,来的太是时候了。

她几乎要喜极而泣。

见慕雨的脸色不对,刚要开口,刘楠已经从权北琛的怀中将人拽过来,手小心的摸上她的肚子,“慕雨,你劝劝权公子被计较,等你结婚的时候,我跟你爸爸把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做陪嫁,你别不知好歹。”

她肚子里的种,她根本就不在意,只要慕家没事,慕雨就是死,也跟她没关系。

“啊,好疼啊,我好疼啊,谁来救救我啊。”慕雨突然痛苦的大叫起来,身子缓缓地往下蹲,双手死死地护着肚子。

疼。

每次大姨妈来,都跟死过一次一样,就是不知道这种疼,跟没了宝宝的疼是不是一样的。

状似不经意的偷看了权北琛一眼,还是有些提心吊胆。

事实上,只要这个孩子没了,对任何人都好。

只不过,这个谎该怎么圆?

权北琛肯定会带她去医院,到时候想不露馅都不可能。

想到这里,她的肚子更疼了。

疼到直不起腰来。

刘楠眼见的看到她的腿上有血,心中一惊,暗骂一声小贱人,才咬牙说道,“百分之十,”

这已经是极限了。

慕雨嘲身子晃了晃,眼看着就要趴到地上了,歪了歪头,此刻的她跟刘楠看上去,十分的亲密,“你女儿的幸福,就只有百分之十的慕家股份?”

“你……”

“百分之二十。”慕雨一脸虚弱的模样,倒抽了一口冷气,尼玛,是真疼,“以及一千万美金。”

眼见着慕雨快要坚持不住了,刘楠咬牙点头,就听她又说,“今天之前我拿不到,你就等着慕家破产喝西北风吧。”

“权北琛,救我。”慕雨也为这矫情的尽头恶心到了,可是演戏演全套,权北琛赶紧过去,一看她腿上有血,眸中的冷意倾泻,连带着看慕雨的神色也冰冷,“把这里封锁了。”

他的话音刚落,二十几名黑衣保镖,气势汹汹的闯进来,将所有人都围住,手中还拿着枪。

慕泽脸色一变,抬手给了暮凝一耳光,“还不跪下给你姐姐道歉。”

暮凝被慕泽这一巴掌打蒙了,当即跪在地上。

她的眼眸低垂,眼底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从小到大,爸爸都没有打过她,今天居然为了一个小贱人打她。

刘楠磨牙,看着慕雨一脸痛苦的模样,莫名觉得心情愉快,没了孩子的慕雨,真是大快人心。

慕雨被权北琛抱在怀中,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娇弱,尤其是白皙美腿上的血迹,尤为显眼。

她的双手颤抖,眼中含泪,将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表演的十分到位,“求你,救,救救我的孩子,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悲痛欲绝的啜泣声,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模样,更显得这个女人是这般的脆弱。

权北琛神色越发的冷淡,“我送你去医院。”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慕雨跟黎远航根本就没有那么亲密,可是她腿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慕泽赶紧走过来,柔声问道,“小雨,你怎么样?”

慕雨将头埋进权北琛的怀中,疼得倒抽气,等一下去医院,可就是纸里包不住火了,到时候该怎么办?

权北琛是什么人,直到有人骗他,他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整死那人。

黎远航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快意,活该。

暮凝捂着脸跪在地上,虽然有些害怕,可到底还是感觉很爽,没了孩子,看她还怎么在权家立足。

权北琛抱着她大步往外走,“明天之后,我不想再看到慕家。”

慕泽一听,腿一软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小雨,你劝劝权公子,别这样做,慕家也是你的家啊。”

刘楠也吓到了,赶紧去追,却被黑衣保镖拦住。

此刻她也是两腿发抖,他们的手中,竟然有枪。

果然,这权家真的是权势滔天。

“权北琛,不要对慕家下手,妹妹也不是故意的。”慕雨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她怎么能让慕家这么轻易地就走向灭亡呢?

更何况,她的应得的还没有拿到,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

权北琛的脚步一顿,神色有些复杂。

“小雨,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办到的。”刘楠赶紧开口,心说,幸好,刚刚逼着慕雨同意了,百分之二十就百分之二十,只不过那一千万美金,让她恨的牙痒痒。

“权北琛,救救我,我肚子好疼。”慕雨见权北琛根本不为所动,心中有些慌张,赶紧虚弱的开口。

6.别怕,不会有事的

慕雨想了想,等一下还是自己坦白怀孕这件事情比较好,不然,去了医院,肯定是横死。

看着慕雨楚楚可怜的小脸,权北琛,顿了一下,才大步往外走,“还不跟上。”

走到会场门口,才冷冷的发号施令。

慕雨也有些发懵,不知道这话是跟谁说。

权北琛凝眉,神色越发的难看,“女儿变成这样,你们不在跟前守着,是想死吗?”

走出会场,五辆黑色系的劳斯莱斯幻影,霸气的在门口候着了,权北琛抱着慕雨直接上车。

这下,所有的人几乎都反应过来,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暮泽,赶紧拽着刘楠往外走,他要去求权北琛,别对慕家动手。

刘楠也清醒过来,加快脚步。

跪在地上的暮凝却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个贱人,居然妄想让她的妈妈给她做牛做马。

豁的从地上站起来,拽着黎远航就往外跑,那些保镖将人拦住,就听暮凝说道,“大哥,我姐姐流产了,我要去照顾我姐姐。”

保镖退开,暮凝追着黎远航快速的追上。

“妈,就这么让她嚣张吗?”暮凝小声的问道。

黎远航虽然欣喜慕雨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可此刻的他,却是怒意滔天,有一种被这个女人欺骗了的感觉,他一定要弄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刘楠瞪她一眼,“还不是你,好端端的,你撞他做什么?”

这下好了,不仅慕家公司的股份被这个贱人夺走,甚至还需要一千万美金。

暮凝瞬间不说话了。

这种事情能怪她吗?

处心积虑的想要抢了慕雨爱的人,谁知道这两人连孩子都有了,万一慕雨以孩子相要挟,她岂不是成了笑话?

到了医院,已经有最知名的产科专家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这名医生十分的有名,想要预约都要排到几个月后,今天怎么站在这里?

“跟我来吧。”老医生暗叹一声,这权爷果然是大手笔。

慕雨越发的不安,偷偷看了一眼薄唇紧抿的权北琛,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他每走一步,她就觉得自己好像离死更近了一步。

“别怕,不会有事的。”感觉到慕雨的颤抖,权北琛破天荒的说了句。

这个女人一路上都在颤抖,脸色苍白至极,素来冷硬的心,竟然出现了裂痕。

慕雨一怔,才发现权北琛是在安慰她。

颤抖着点了点头,此刻越是近乎柔情的权北琛,就更让她觉得可怕。

要是权北琛知道,她肚子里没货,不知道会不会杀了她?

到了手术室,老医生跟一个产科大夫一同进去。

权北琛将人抱进去,才转身离开。

老医生虽然戴着口罩,可他眼底熊熊燃起的八卦之心,却让慕雨想跳下手术台逃跑。

看着他手中明晃晃的手术刀,咽了咽口水,“医生,我没有怀孕。”

老医生一懵,然后眼睛看着她腿上的血渍,刚要开口,就听慕雨急促地说到,“我真的没有怀孕,我只是来月经。”

老医生一头黑线,然后摸上她的脉搏,饶是见多识广的医生,此刻也忍不住要爆粗,刚刚权爷命令他十分钟之内感到市中心医院,做个流产手术。

说好的流产手术呢?

在手术室里呆了半个小时左右,慕雨被推出来,此刻的她紧紧地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只听一道矫揉造作的女音带着哭腔,“小雨,你疼吗?”

“……”慕雨真心想翻翻白眼。

给她安排好了病房,老医生才有机会单独跟权北琛说话,“她没怀孕,只是例假。”

然后把在手术里慕雨说过的话,报备了一番。

听了老医生的话,权北琛竟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舒畅感,点了点头,“保密。”

装睡的慕雨突然睁开眼睛,病房中只剩下她了,所有人都走了,一个弹跳从病床起来,摸到自己的手机,抱着就往外跑。

来到医院走廊上的厕所,打电话给好闺蜜,电话一接通,慕雨就用最快的速度说道,“久久,什么都不要问,我现在在市中心医院,你给我想想办法,我要逃跑,权爷的儿子知道我假怀孕的事情,我死定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诺大的厕所里,就她一个人在走来走去,巨大的镜子映衬出她惊惧的脸。

走到窗户跟前,探身往下看,又猛地缩回来,这时六楼,若是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被摔成肉饼?

等了好长时间,都不见闺蜜卫久染的身影,越发的焦躁不安。

再等下去,说不定权北琛就找到她了,一咬牙一闭眼,正打算回病房,出来就看到闺蜜提着大包小包,急匆匆的赶来。

卫久染目不斜视的往前跑,慕雨在电话中给她报了病房具体位置,而且流产这两个字,如同天雷一般,炸的她举着手机在原地震惊了半天。

慕雨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被骗了?

才想着,就被一股力道拽住,防备的转头,就看到一脸苍白的慕雨。

“怎么回事?”

“你怎么这么慢?”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慕雨见走廊里依旧没人,赶紧将卫久染拽进了厕所。

“你给我准备好了没有?”慕雨焦急的又看了一眼外面,才折回去掰扯她手里的东西。

一见慕雨翻她手中的东西,赶紧开口,“哦哦,准备了,不会让你的身体有任何损害的……”

“卫久染,”慕雨暴喝出声,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深吸了口气控制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

“姐姐,宝宝是假怀孕,假流产,假的,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慕雨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这货一向靠谱,怎么事关她生死的事情,突然跑偏了?

“你肚子里没货?”原本提心吊胆的心顿时松了口气,直接将手中的东西扔在地上,“那是怎么回事?权爷的儿子是怎么知道的?”

说起权家,卫久染不由得抖了一下,她是娱乐记者,对于这些事情清楚得很。

据说权家可是权势滔天,如同阎王一般的存在,谁惹谁死。

慕雨烦躁的闭了闭眼睛,想起权北琛那些拿枪的保镖,心中就一阵后怕。

7.孩子什么时候成了你妹夫的?

慕雨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才发现卫久染的脸色难看至极。

“黎远航这个王八蛋,简直是猪狗不如。”卫久染骂的咬牙启齿。

这没有想到,平日里温润如玉,对慕雨百依百顺的黎远航,竟然是黎氏餐饮的太子爷,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种两面三刀的货色。

“小雨,你打算怎么办?”对于慕雨想要逃跑的想法,卫久染只能说,这姑娘实在是太天真了。

身为权爷的未婚妻,却为了别的男人跑去退婚,还骗权爷儿子说自己怀孕了,现在好了,权爷儿子肯定知道慕雨是假怀孕。

不巧,中心医院就是权爷的产业。

“能怎么办?”慕雨无力的靠在墙壁上,随后一副破罐破摔的模样,“大不了就被权北琛从六楼扔下去。”

只不过,被扔下去这种想法,怎么都让人心惊胆战。

一想到权北琛那与生俱来的帝王模样,她就忍不住的害怕,这特么是要逼死她的节奏啊。

卫久染翻翻白眼,正要说话,就飞快的跑出去,看了一眼医院走廊,不由得蹙了蹙眉,用口型说,“刚刚有人偷听。”

作为记者,敏捷可是必备不可少的素质。

慕雨面色微变,却听到走廊上响起脚步声。

一下有一下。

慕雨屏住呼吸,手也仅仅的攥着卫久染的手。

卫久染被慕雨这幅样子吓到了,其实她也是紧张的,毕竟对方可是权北琛。

脚步声越来越近,慕雨几乎快要憋死了,就怕外面的人听到她的呼吸声。

可,该来的还是要来。

脚步声停在厕所门口。

“你果然在这里。”

慕雨猛地松了口气,是黎远航。

卫久染转过身,不太友善的看着黎远航。

“慕雨,你该不会以为,你流产了,权家就会对你负责吧?”黎远航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润,如同谦谦公子,是慕雨喜爱的样子。

可此刻的他,竟然让慕雨觉得陌生,三年的时间,她终究没有看清楚黎远航的真面目,或许,是男人都有的劣根性,没有得到的就会念念不忘。

曾经的那些情话,现在想起来,都像是一个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慕雨的脸上。

极尽的嘲讽。

“所以呢?”慕雨冷声反问。

她的手还在微微的颤抖,刚刚以为是权北琛来了,她脑海中瞬间就闪过自己死亡的一百种方法。

还好,还好不是。

“慕雨,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很贱,”黎远航看着慕雨不以为意的表情,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被人搞大了肚子,还在这里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模样,你不觉得恶心吗?”

慕雨的脸色更难看了,昔日的爱人,竟然用这样难听的话来嘲讽她。

“我高兴就行了。”慕雨凝声说道,眼前这个人,陌生的让她反感。

黎远航大步走过去,双手捏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慕雨,我那么爱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

这个贱人,快要气死他了。

他怎么敢?

卫久染一把推开摇晃慕雨的黎远航,“你爱她?爱她就是背着她跟别人订婚?”

而且那人还是暮凝。

想到这个人,她的眼底划过一丝恨意。

黎远航被推了个踉跄,后退了两步才站稳,随后笑了笑,那模样十分的阴狠,“慕雨,我等着你来求我。”

得罪了权家,现在,只有他黎远航,才能帮助慕雨,只有他。

慕雨只是冷冷看着他,她为了跟他私奔,做好了背水一战的打算,什么都不要了,可他呢?

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

“慕雨,我知道,我会补偿你,孩子的事情,我也很抱歉,没有保护好你。”黎远航突然变得深情不寿,看着慕雨的眼神柔的能滴出水来。

慕雨蹙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卫久染也懵了一下,刚刚还放狠话要让慕雨求他,怎么一眨眼又说孩子是他的?

“孩子什么时候成了你妹夫的?”权北琛冰冷的音色乍然响起,透过镜子,慕雨能清楚的看到,他清冷的目光,锁定着她。

慕雨的脊背僵直,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随即皮笑肉不笑的转过身,与权北琛面对面。

这种事情,她要怎么反驳?

权北琛肯定知道她假怀孕的事情,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暴风雨前的宁静?

扯了扯唇角,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卫久染反应的相当快,一手捡起地上的营养品,一边咒骂到,“黎远航,你不知道慕雨刚刚流产身体虚弱,你未婚妻推到慕雨的时候,你就没想到后果吗?滚开。”

然后担心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慕雨,再看看一身冷冽的权北琛,心说,这下完了,光是气势,就足以让所有人退避三舍,虽然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但这身的冰冷,真是让人敬谢不敏。

黎远航却笑的更加的幸灾乐祸,明显是在报复慕雨对他的不忠贞,“慕雨,你要好好好养身体,我来找过你的事情,不要告诉暮凝,我担心她会做不好的事情。”

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权北琛。

权北琛看都不看他,仿佛这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般,他的目光都在慕雨身上。

慕雨浑身僵硬,想要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要解释什么,怀孕这个梗是她说的,谁知道中途出现暮凝撞她,然后碰巧大姨妈来看她的狗血。

“出去。”权北琛冰冷的命令道。

卫久染咽了咽口水,见过那么多的总裁跟大牌,却从来没有谁有这样迫人的气势。

“你自求多福。”卫久染很不仗义的逃跑。

慕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闺蜜毫不犹豫的跑出去,就觉得自己离死真的更近了。

清凉凉的目光看了慕雨良久。

慕雨咽了口唾沫,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进,却又挺直腰板,大不了,死扛到底。

好吧……似乎没什么作用。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

就在慕雨以为他要直接掐死她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流产了还到处乱跑,身体不要了?”

冷冽的音色,如同冰凌般暴击慕雨此刻已经脆弱不堪的心脏,迷茫的看着权北琛,就听他再次开口,“还想让我抱你回去?”

8.你到底想怎样?

慕雨错愕的看着权北琛,这跟她想的结果不一样。

“我流产了?”慕雨咽了口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权北琛。

尼玛。

她很想奋起反抗,但看看权北琛高大结实的身形,好吧……她胆怯了。

权北琛一脸不耐的看着她,“医生说,流产需要卧床休息。”

说完,不等慕雨有所反应,他是身影已经消失在厕所。

慕雨挺着的双肩骤然垮下来,对于权北琛确定以及肯定她流产的模样,慕雨觉得自己肯定还没睡醒,导致出现了幻觉。

无精打采的回到病房,权北琛已经在了,手中还端着保温杯,老远的地方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鸡汤香味。

慕雨竟然有一种,看到权大爷洗手作羹汤的美好场景。

飞快了看了权北琛一眼,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小碗。

下一秒,只觉得锁骨以下部位滚烫,连带着把手中的小碗也扔了出去。

“嘶。”慕雨往后退了两步,低头看了一眼洒在自己身上的鸡汤,本就处于暴躁跟惊惧的边缘,更加的焦躁,“大爷,您是故意的吧?”

她已经很尽力的再装柔弱了好吗?

吸气。

再吸气。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状,如同小豹子一般的看着权北琛。

权北琛勾唇,“有活力多了。”

可能是在会场上如同小狐狸一般的模样,让他印象深刻,病怏怏的慕雨,他看不顺眼。

慕雨一怔,无语望天,“爷,您英明。”

尼玛。

比起这个,她更想知道,这权北琛究竟是什么意思。

假怀孕的事情,他肯定知道。

可是这权北琛却真当她流产给供着,要说这里面没阴谋,她还真不信。

但是,权爷的儿子要什么没有?这什么阴谋能用得着她?

“想明白了?”权北琛音色更淡了。

想着是不是自己被阴谋了的慕雨,猛然听到权北琛说话,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是一个咯噔,心说,来了。

“明白,什么?”自己给自己的挖的坑,掉下去了爬不上来。

看着一脸防备的慕雨,权北琛轻笑,不再是清冷,而是带着一些暖意。

正想着,权北琛的电话响了。

权北琛看了慕雨一眼,转身走出去。

慕雨松了口气,这货刚刚的笑容太风骚太耀眼,导致她呼吸不良。

刚刚回到病床上,慕泽跟刘楠两人就开门进来,那姿态,一副高高在上的睨着慕雨。

没有权北琛在跟前,慕雨此刻的战斗值瞬间满血复活,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们。

“小雨啊,你可能不知道,”刘楠笑的十分温柔,那神情,绝对的白雪公主她后妈。

慕雨看了一旁沉默不语的慕泽,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尤其是刘楠这副伪善的嘴脸。

“在宴会,答应你的慕家股份,这个恐怕,你现在拿不到手。”一想到这些股份现在还安稳的呆在她手里,她的心都舒畅了。

“你要反悔?”慕雨冷笑一声,看着两人的目光十分的清冷。

刘楠笑的更温柔了,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看的慕泽,继续说道,“本来之前答应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给你当嫁妆的,是要你在嫁人的时候才能有,或者说,你登记结婚之后。”

慕雨一顿,染上一股恼意,“你之前可没这么说。”

这是铁定了要反悔了,那可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

见慕雨变了脸,刘楠赶紧开口道,“这些可不是我事后定的,你看看。”

说着,将一份文件递给她。

从始至终,慕泽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慕雨将信将疑的看了刘楠一眼,总觉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对劲,打开文件,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落款的名字,竟然是林月婷,她妈妈的亲笔签名。

“你在怀疑什么?难不成我们会害你不成?”慕泽越发的不耐烦,看着慕雨的神色如同看着大敌一般。

慕雨扯了扯嘴角,根本没打算辩驳,“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尽快找个人嫁了?”

“胡说八道什么,”慕泽越发的烦躁,“没看到你妈上面写的,是要嫁给权爷才算数。”

要不是这慕雨还有利用价值,他根本就不屑跟她废话。

慕雨的手紧紧的攥着那份文件,上下牙齿开始打颤,她知道妈妈肯定不会害她,可是这个权爷是谁她都不知道,怎么嫁?

尤其她现在还有把柄攥在权北琛的手中,这种情况下,能嫁得成吗?

她不由得好奇,这个权爷究竟是什么人,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倏然扬起笑脸,“我可就等着你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双手奉上。”

刘楠温柔的笑容一僵,随即笑着,“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咬牙切齿,只有她自己知道。

慕雨躺下,闭上眼睛,表示不想看到两人。

慕泽早就不想见到她了,立刻往外走,刚走了两步,就见权北琛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套新的病号服。

“权公子。”慕泽迅速调整脸上的表情,一副谄媚相。

刘楠听到声音,赶紧给她掖了掖被角,一副我是你亲妈的模样。

慕雨双手放在胸前,心中酝酿着百分之二十股份该怎么才能拿到手,难不成要去求权北琛?

一想到他那个大爷样,慕雨就呵呵哒。

这要上赶着去找死,肯定会死的更惨。

一定要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

敌若动,一刀砍死。

“睡了?”权北琛素来说话简练,可是慕泽却听懂了,赶紧点头,就差没有奔过去抱权北琛大、腿了。

“刚睡着。”慕泽一扫刚刚的不耐烦,狗腿的回答道。

“可以走了。”权北琛直接越过他往病床走去。

慕泽脸色一僵,虽然不高兴权北琛此刻的态度,可到底知道分寸,给刘楠使了个眼色,什么话也没说,就往外走。

慕雨觉得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

她觉得自己真心无敌了,都这种时候了,还想着慕家百分二十的股份,这种时候,索性也不做无谓的斗争了,睁开眼睛,就对上凉薄的戏谑。

一咬牙,“你到底想怎么样?”

开门见山,总比这样提心吊胆要好得多。

偏执总裁伪萌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雨, 权北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