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王爷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叶西瑾, 唯应晨

冷情王爷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叶西瑾, 唯应晨

第1章 刻骨铭心的痛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叶西瑾此刻满身伤痕,无力的倚靠着冰冷的墙壁,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她身上的每一寸白皙的肌肤都已经被炙热的烙铁烫伤成了焦黑的颜色。原本应该精致绝美的面容已经被刻上了条条的口子,在披头散发的遮掩下,再加上此刻愤怒的表情,让她显得无比的恐怖。

但是她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眼前这个一身火红嫁衣,雍容华贵,但是却狠毒无比的昔日好友。

一个月前,她居然趁着自己外出烧香拜佛,祈求平安顺遂的时候,派人将自己掳了来,然后把自己关在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每天都让人变着法儿的折磨着自己,毁了自己的容貌,各种刑法不重样,把自己折磨成了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如今她还来对自己耀武扬威,真是可笑。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挡了我的路。”夏露璇仿佛听到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一样,满脸笑意,却眼神冰冷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叶西瑾从来没有想过,最想要她死的人居然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解和疑惑。

“你当然不会明白我的感受,你一出生就是叶家的嫡女,而我呢,只是夏府的一个姨娘所生,你有父亲母亲的疼爱,有一个强大的外祖父撑腰,你当然是要什么有什么,而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为自己的将来筹谋,我只有太子殿下这一个指望了,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和我抢太子殿下。”夏露璇面目狰狞的说道。她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愤怒而不停的晃动着。

“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你喜欢太子,况且,我和太子是情投意合的,难道仅仅是因为如此,你就要这么折磨我吗?”叶西瑾不敢相信的看着她,满是疤痕的脸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当然不仅是如此,你是嫡女,哪里知道我这庶女的痛苦,若不是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讨好你,让你对我失去了防备,我又怎么会身价大涨,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的!”夏璇露摆弄着手中的饰品,淡淡的说道。这是她盼了多年才得来的结果,如今想来,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昨日的她还在卑微的讨好着所有人,今日她所恨的人都要像狗一样的臣服于自己。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可是那个时候你还那么小……”叶西瑾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还在那么小的时候,心机就如此之深。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我恨所有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嫡女,当然也包括你,所以我要毁了你所拥有的一切,你身边的丫鬟澈儿,你的乳母沈姑姑,还有你在家里的地位,所有人的期盼,但凡你拥有的,都要让你尝到失去的滋味……”这个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听了她的话,叶西瑾这才想到,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有夏露璇在自己的身边不停地挑拨,才导致自己下令发卖了被诬陷偷了东西的澈儿,打发去了别庄的乳母,还有自己越发的任性刁蛮,自己的父母越来越失望的眼神……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像一根根针一样刺痛了叶西瑾的心。原来,自己已经做错了这么多事,看来这辈子是无法挽回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今天是我和太子殿下的大婚之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流云国的太子妃了!”夏璇露狂妄的大笑着,她的得意之感油然而生,如今她的身份,是让所有人都惧怕的,就是她家的那几个嫡姐都羡慕不已,别说她们,就连自己的父亲也不敢和自己大声说话,这才是真正配得上她的生活。

“怎么会,太子殿下和我是有婚约的,他说过,这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的,况且只要有我的外祖父在,太子是不会同意解除婚约的。”叶西瑾摇着头,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只不过一个月没在,太子怎么就会另选他人了?

“论容貌,我并不比你差,现在的你,满脸疤痕,根本没有办法和我相提并论了,只不过你有一个好的家世,太子殿下才不得不选择了你,太子殿下早就看不惯你外祖父嚣张跋扈的样子了,而且,你外祖父就在半个月前已经被王上处死了,没有了这个靠山,再加上你失踪了一个月,外界传遍了你已经失身的流言,太子怎么可能还会要你这样的女人!”夏璇露不屑的说道。

“我和太子殿下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我如今成了太子妃,看看之前的那些人还敢欺负我!”夏璇露得意地说道,她隐忍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能痛快的把这些话说出来了。

“什么?外祖父不在了?我外祖父对流云国一直是忠心耿耿的,王上怎么会不分青红花皂白的就处死他呢……这一定不是真的!”叶西瑾喃喃的说道,她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还有,我已经有了太子殿下的孩子,三个月了,就是那天,我们给你庆祝生辰,当天晚上睡在太子身边的人是我!还是在你的房间里发生的!”夏璇露的话每一句都有非常大的冲击性,冲击着叶西瑾的内心。

“你们那么早就已经开始计划了,可怜我还认为你和太子是真心实意的待我,你还当真是个不要脸的贱人!”叶西瑾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但是被铁锁链给拦住了。她不停的扑腾着,要把心里的愤恨全都发泄出来。

“你这个疯女人,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我今天就是来送你上路的!”夏璇露受到了惊吓,猛地退了好几步,后怕的拍着胸口。

“你就真的这么相信太子会对你好一辈子吗?当你没有了利用价值,就像我一样的时候,我猜你的结局并不会比我现在好到哪里去!”叶西瑾冷笑着说道。她又重新坐到了地上,就像放弃了挣扎一样。

第2章 重生

“你说什么?”夏露璇最听不得这种话了,她两眼放光,恨不得把叶西瑾大卸八块。

“我外祖父把这下年来的积蓄都藏在了一个地方,如果你能把这些钱带给太子,助他起事,他自然会对你另眼相看,我也不要别的,就是想要个自由,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把位置告诉你!”叶西瑾幽幽的说道,披散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出来真假。

“真的?”夏璇露有些怀疑的看着叶西瑾。

“我都被你折磨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有什么企图啊!”叶西瑾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不是心高气傲吗,怎么也会为了自己活命,而把这样的事情都告诉我!真不像之前那个天之骄女了。”夏璇露想着也是,只要自己问出下落来,就杀了她,这样也就省的太子殿下惦记了。

想到这里,她点了点头,“你说吧,我答应你了。”

“你就不怕有人偷听,然后抢先一步去告诉太子殿下?”叶西瑾嘲讽着说道。

“这……”夏璇露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叶西瑾的身边,“快点告诉我,那些钱到底在哪里?”

“它们藏在……”叶西瑾趁着她分心的时候,从怀里拿出了一根勺子,这是她趁着看管她的人不注意,偷偷的保存起来的,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派上用场。当她知道囚禁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的时候,她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恨意,她之所以要苟延残喘的活下去,除了对太子还抱有一丝的幻想以外,就是这个恨意在支撑着她,她不甘心就这样的死去。

所以,叶西瑾每天就偷偷的磨着勺子,直到把勺子的尖端磨成了像簪子一样的锋利,然后就一直在等待着时机,而那个时机就是现在,叶西瑾拿着勺子子,毫不犹豫的就刺进了夏璇露的脖颈,夏璇露当时就翻了翻眼睛,没有只言片语,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这个时候,太子突然闯了进来,他看了看夏璇露的尸体,又看了看没有了原本的样子的叶西瑾,他一脚就将叶西瑾踢出去了很远的距离。

“你这个毒妇,怎么下得去手,她有了身孕,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啊!”唯应衡又急又气的说道。

叶西瑾捂着自己的胸口,仰天大笑着,“朋友?难道朋友就是用来背叛的?朋友会背着我勾引我的未婚夫,还怀上了你的孩子,最后还把我关在这里一个多月,把我弄成了这副鬼样子?真是可笑!”

唯应衡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没有那么光彩,但是如今被人毫无遮掩的指了出来,他的脸面上有点挂不住了!

“这一切都只能怪你自己!”唯应衡恶狠狠地说道。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对我可曾有过一丝真心!”叶西瑾看着他,现在她只想要一个答案,无论是与否,她都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

“不曾!”简单明了并且冷酷无情的两个字,就让叶西瑾的心跌落到了谷底,原来从头到尾,她所谓的两情相悦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而已。

叶西瑾看着夏璇露的尸体,唯应衡厌恶的眼神,想着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留下了两行眼泪。

“我就算变成了厉鬼,也会生生世世的向你们讨债的!”叶西瑾凄惨痛苦的声音回想在这个密室之中,让唯应衡不禁心里一震,背后发凉。

他看着叶西瑾那疯狂的样子,心里有厌恶,有痛快,还有一点惧怕,这样的诅咒他听过了许多,但是从来没有能让他感到害怕的。

“来人。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弄死!”他不想让这个世界上再有叶西瑾的存在。

叶西瑾拼命的挣扎着,即便是死,她也想拉着唯应衡一起去下地狱。

几个侍卫走过来,都没有拉住叶西瑾,要不是有铁链锁着,叶西瑾已经冲到了唯应衡的面前了。

唯应衡暗骂了一声“废物”,然后抽出了防身的佩剑,笔直的就刺进了叶西瑾的腹部!

鲜血一点一点的流逝,叶西瑾开始死死的抓着唯应衡的手臂,终于还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她的眼前也渐渐的变成了模糊一片,

“唯应衡,你会下地狱的!若有来生,我绝不会放过你!”

就这样,叶西瑾带着不舍,懊悔,还有仇恨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睡梦中,叶西瑾的身边是白茫茫的一片,一点声响也没有,四周都是无边的寂静,寂静的让人害怕……

“这个地域怎么和话本子里的不一样呢?”叶西瑾还在纳闷。

这时,周围突然嘈杂了起来,叶西瑾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听见几句只言片语,以及快速略过的碎片画面在她的眼前闪过。

“小姐,您快下来吧!”

“是啊,小姐,上面太危险了!”

“我不,我今天一定要出府,我要去见太子哥哥!”伴随着这句话,好像有一个人从什么地方掉了下来,紧接着大家又乱了起来。

“小姐,我真的没有偷东西,您怎么就不相信呢!”

“你不用再说了,看在你从小陪我一起长大的份上,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的!”

“小姐……”

“沈姑姑,你就先去别庄住一段时间,事情过去后,我会派人把你接回来的!”

还没等叶西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场景就转换了。

这回,她清楚的看到了之前发生过的画面,夏璇露面目狰狞的现在自己的面前,一身鲜红的嫁衣,鲜血四处蔓延,她拿着刀,想要找自己报仇!

叶西瑾抑制不住自己的恐惧,猛然的喊出了声。

“不要……”叶西瑾惊醒了。

她坐了起来,定了定神,喘着粗气,拍着胸口说道:“还好这只是个梦!”

情绪渐渐平稳之后,叶西瑾想躺下再睡一会儿,突然,她猛地睁开了眼睛,“不对,这里是哪里?”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已经和夏璇露同归于尽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第3章 全新之人

这时,一个穿着浅绿色衣裳的人匆匆走了进来,许是听到了叶西瑾的惊呼,她走到了床边,看着叶西瑾醒了过来,而且精神不错,就面露喜色的说道,“小姐,您终于醒了。您都已经昏睡三天了,现在还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叶西瑾呆呆地看着她,“澈儿?”

“小姐,我是澈儿啊,您怎么了?可别吓唬澈儿呀!”这个叫澈儿的侍女急得团团转,她抓着叶西瑾的手,不知所措!

“我这是怎么了?”叶西瑾觉得自己的头很疼,就像要裂开了一样。

“这个……这个是因为小姐不小心跌进了莲花池,头部撞到了石头,这才导致昏迷的!”

“莲花池?”叶西瑾想了起来,她是因为太子要去围猎,自己无论如何也想要去看他,但是父母都不准,她就在夏璇露的怂恿下翻了墙,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小心跌进了莲花池!之后,全流云国的人不知怎的就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说叶家千金爱慕太子殿下已久,非他不嫁。

想到这里,她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这是时候,是一切都刚刚开始的时候,自己才只是见了太子几面,乳母没有被送走,澈儿没有被发卖,她的父母双亲,外祖父都好好的活着,虽然夏璇露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一切都还来得及。

难道是上天知道她上一世的不甘心,可怜她年纪轻轻就被人残忍地害死了,所以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让她尽力去弥补上辈子犯下的错?

“快,拿块镜子给我!”叶西瑾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的样子,当镜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精致绝美的面庞的时候,叶西瑾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这还是自己原本的面貌……

叶西瑾挣扎着想下床,澈儿急忙阻止她,“小姐,您才刚醒过来,郎中还没有来检查过,您不能下地啊!”

叶西瑾不顾她的反对,执意的下了床,来到了院子里,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对,现在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前,这一辈子她绝对不会再被别人的几句花言巧语所迷惑了,上一辈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唯应衡,这一辈子,既然重生了,她就要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所珍爱的人而活!

就在这时,院子里面一阵微风吹过,一树的木槿花瓣被吹落了下来,叶西瑾看着这个美景,心里面突然敞亮多了,她的的确确是重获新生了,从今以后,她要做一个全新的叶西瑾!

这时,一个叫馨儿的侍女走了过来,“二小姐,夏小姐过来,要探望您!”

“告诉她一声,我还在休息,不能见人,改天再约她一起去赏花!”叶西瑾冷冷的说道。

那个侍女愣了一下,平时二小姐听说夏小姐来了一定会非常热情的将她请进来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小姐,夏小姐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要是不见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馨儿试探性的问道,要是让夏小姐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有做的话,一定会扒了自己的皮的!

叶西瑾冷冷的看着她,原来这个馨儿也是夏璇露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自己之前不仅没有看出来,反而还很听她的话,发卖了忠心耿耿的澈儿,“怎么你对我的话有疑问吗?”

馨儿听到这个声音,有点害怕,但是她以为是叶西瑾没有见到太子而生气了,所以,她也没敢多说,只能遵从叶西瑾的指示去回话了!

叶西瑾的乳娘正好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过来,听到了她说的话,也是非常的惊讶,都说自家小姐和夏璇露走的近了之后,变得越来越任性了,没想到今天摔倒了脑袋之后,反倒摔清楚了,想明白了,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啊!

“小姐,怎么在院子里面站着,小心着了凉,澈儿这丫头是越来越不懂事了!”乳母担心的说道。

“乳母……”叶西瑾看到了自己许久未见的乳母之后,心里面很激动,眼泪就要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她这个举动可把沈姑姑吓坏了,“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叶西瑾扑到了沈姑姑的怀里,哽咽着说道,“乳母,我想您了!”

“哎呦,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嘛!”沈姑姑抱着叶西瑾,心疼的拍着她的后背,谁说二小姐任性了,明明就贴心的很。

叶西瑾的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和沈姑姑还有澈儿一起回到了房间。

“二小姐,我知道您可能不愿意听,但是我还是要说,那个夏小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您是叶家堂堂的嫡出小姐,她只不过是庶出,生母是一个低贱的歌姬,她根本就是另有所图!您还是离他远一点吧!”沈姑姑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知道,之前只是我一时糊涂,以后不会再犯了!”叶西瑾的眼睛里面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叶西瑾和沈姑姑,澈儿在屋子里面说着话,这时,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然后匆匆忙忙的走进来了几个人,正是叶西瑾的父母以及大哥叶锡铭!

“瑾儿,你感觉怎么样?”

“我已经没事了!娘!”叶西瑾说到这个称呼的时候,眼泪差点没下来。

上一世的时候,自己因为执意要嫁给太子,惹得母亲伤心了,她们大吵了一架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叫过她!

“那就好,那就好……”叶西瑾的母亲林氏用手帕擦了擦眼泪。

“娘,瑾儿醒过来了是好事,您哭什么啊!”叶锡铭走过去说道。

“就是,今天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叶将军说道。“不过,瑾儿,我还是想说,今后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要三思而后行,我们不怕你丢了叶府的脸,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们全家上下都会支持你去做的,但是,我希望你能为你自己的以后做打算,姑娘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名声啊!”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叶西瑾看着他们都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上一世一直是他们大家来守护自己,如今就让自己来守护他们吧!

第4章 发生冲突

当天,叶府里面热闹非凡,而夏府的一个房间里面却有人生着气!

夏璇露又摔碎了一个花瓶,自己这么低三下四的想要见她,谁知道几次都被挡了回来,难道是她发现了什么!不,不可能,自己做的那么隐秘,她那种笨女人怎么会发现呢!一定只是巧合而已!

夏璇露的母亲王氏走了过来,“你呀,就是这么沉不住气,叶西瑾只不过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姐,你只要讨好着她,你爹就会看中你!等你哪一天真的嫁到了太子府,我们的好日子才算真的来了!”

“对,我不能功亏一篑,她现在还有利用价值,等我达成了我的目的,我一定要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夏璇露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狠毒。

过了几天之后,叶西瑾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她也可以来回在院子里面走动了,这几天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想了很多,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夏璇露体会到她上一世受的苦,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和太子的婚约也始终是一个隐患,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解除婚约。

这天,叶西瑾在屋子里面呆的实在是太无聊了,就带着澈儿出去狂了逛,想买点东西,顺便换个心情,想想对付夏璇露的方法。

在路上的时候,叶西瑾还听到了一些传言,说自己并非是意外落入莲花池,而是自己从墙头上不小心掉了下来,当时还有许多下人都看到了,说是因为自己要见唯应衡,才翻得墙,至于后来是因为叶锡铭的命令,大家才停止讨论这件事的。

其实,重生之后的叶西瑾并不在意这些,因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有点感觉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并且,自己为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了下来,他都没有来探望,可以看出来,原来从一开始,唯应衡就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自己傻傻的自以为是罢了。

既然要重新开始,那么自己想要做成事情,就得有钱财,这才是一切的根本,她做的事情不能告诉家里的人,所以她现在就要想办法自己挣钱,自己积攒实力,让唯应衡和夏璇露为他们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她们在路过首饰店的时候,叶西瑾忍不住想进去看看,没有一个女人能拒绝珠宝的诱惑,而且,叶西瑾没记错的话,几天以后是皇后娘娘的生辰,自己作为太子的未婚妻是一定要出席的。她不想表现的太突出,引得别人注意,但是又不能失了礼数,万一惹得皇后娘娘震怒,就有可能会连累家人,她之前的首饰都已经过时了,所以,她想挑选一点新的。

他们走进的是流云国整个国都里最大最豪华的首饰店,所有的富家千金都喜欢在买首饰,来显示身份。里面的东西非常的精美,叶西瑾也非常的喜欢,因为她是家中的宝贝,所以买东西上面也不懂得节制,喜欢就买。

叶西瑾走着看着,突然她看上了一根簪子,上面是用宝石雕成的一只孔雀,闪闪发光的,非常漂亮,叶西瑾刚想拿在手里,仔细地端详一下,却被一双手捷足先登了。

叶西瑾皱着眉头看了看,原来是尚书大人的千金高小姐。她的身边还有两个闺中密友,她傲慢的说着,“这只簪子我要了,帮我包起来吧!”说完了,还斜着眼睛看了看叶西瑾,就像示威一样。

“不好意思,这是我先看上的!”叶西瑾不想得罪人,但是又不想被人欺凌,就淡淡的说了一句。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叶家小姐啊,就是那个为了见太子殿下而去翻墙,结果摔到了头的那个啊!”高小姐边说边笑着,在场的所有人听了这话,都对叶西瑾指指点点的。“你还真是丢脸,听说太子殿下都没有去看望你……”

“你别胡说,我家小姐就是不小心……”澈儿气不过,便站出来和她理论。

“不小心也好,故意的也罢,你别以为自己仗着和太子殿下的婚约就可以被特殊对待,皇后娘娘可不一定喜欢你,过几天的寿宴上,没准你这位未来的太子妃就要退位了!”高小姐摆了摆手,冷笑着说道。

“你说够了没有!”叶西瑾的脸色冷了下来,她是不想惹麻烦,但是也不代表可以被人随意羞辱。

“你想怎么样,恼羞成怒?我说的可是实话,难道你还能打我不成?”高小姐看到叶西瑾的眼神之后,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但是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也不能被吓到。就仗着胆子说出了这句话。

“我要是想打你的话,还能等到现在吗?我就是想问问你,如果你想要这个簪子的话,就赶紧付钱,要是不买的话,就别当着我的路,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废话!”叶西瑾白了她一眼。

“笑话,我当然是要买的!”高小姐看自己的话并没打击到叶西瑾,就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来问掌柜的,“掌柜的,这只簪子多少钱?”

“高小姐,这是我们店新进的首饰,您是我们店的常客,就卖您八十两银子吧!”掌柜的陪笑着说道。

“什么?一根簪子要八十两?你可别糊弄我!”高小姐一听到价格脸色都变了,她一个月的零花钱最多也就十两银子,她怎么会买这么贵的东西?

“您说笑了,怎么能多要您钱呢,这都已经是最低价了。”

“喂,你该不会是没有钱吧!”叶西瑾像看戏一样的站在那里,抱着肩膀。

“你……”高小姐羞的面色发红,她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了,现在让她如何开口?

“谁说本小姐没钱了?只不过今天出门太匆忙了,忘了带了……”她一咬牙,只要说出了这样的话。

叶西瑾笑着走上前来,“不管你是忘了带了,还是故意的,结果都一样,既然没钱的话,就让个路,别妨碍别人!”叶西瑾把刚刚高小姐说的话全都还了回去,高小姐气的鼻子都快歪了,但是又不知道说点什么。

冷情王爷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叶西瑾, 唯应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