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田园之凤妃哑女-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风烁灿, 苏小伊

重生田园之凤妃哑女-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风烁灿, 苏小伊

第1章 为什么我没有女主光环

水的触感很真实,苏小伊觉得自己的气息一点点的在消失,身体像是慢慢的沉入了一片未知的水域,而自己却动弹不了,像是被鬼压床了一样,如果说这是个梦,那么真实到让她无法喘息。

梦里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这都几天了,还没醒,不行就埋了,留着也是个祸害。”

娘,您怎么能这样说,伊伊可是你的亲孙女啊。

你还有脸说,生下这么个缺货。

接着是一阵女人哭泣的声音。

氧气渐渐的在被剥离,如果现在还不醒,就真的要在这个梦里溺死了。苏小伊努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入耳的是一个稚嫩的童声,“娘,娘,姐姐她醒了。”

然后便是入眼的素色床帷,“小伊,小伊,你可算醒了,吓死娘了。”妇人焦急地从外边跑进来,一脸欣喜地抱住苏小伊,然后紧紧地抱住苏小伊,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你可是吓死娘了,万一你死了,娘可怎么活啊。”

苏小伊听的云里雾里的,她刚想开口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她觉得自己口干舌燥的,嗓子很痛,所以她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来,只好任由这个女人抱着自己哭个不停。

另一个老妇人也随后走了进来,看见她醒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真的是祸害遗千年。”

“娘,伊伊现在已经醒了,您大可不必操心了。”女人哭着说道。

老妇人用眼睛狠狠瞪了一眼苏小伊,这才抬脚离开了这个房子。

过了好一会女人才止住了哭声松开了苏小伊,苏小伊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得慈眉善目的很是亲切,头发简单的挽了个发髻,插着一根看起来很粗糙的木头簪子,穿着也很朴素,一看就不是那种很好的料子,长得倒是很好看,所以简单的装扮在这张脸的映衬下倒也让人觉得很舒服,不知道为什么,苏小伊看到她以后,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女人擦了擦眼泪,慈祥的抚摸着苏小伊的脸,“真是老天爷开眼,让我的女儿醒过来了,不然的话,娘真的要随你一同去了。”

说着又忍不住小声的啜涕起来。

苏小伊一头雾水的看着面前的人一会哭一会笑的,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她看到面前的人穿的衣服居然是古代的衣服,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着,也是古代的装扮,周围的一切都是古代的场景,她使劲在自己胳膊上拧了一下,确定自己已经从梦中醒过来以后,才确认现在的状况。

这绝对是穿越了。

她尽力让自己不要慌,然后梳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看看窗外,草长莺飞,阳光很和熙,看起来约莫是三四月份的光景,不对啊,自己明明从宿舍出来的时候还在下大雪呢,难道自己昏迷了好几个月吗?

苏小伊想要从床上站起来,面前的女人忙制止了她:“小伊,你现在身体不好,刚刚醒过来不要到处走动,你想要什么,为娘去帮你拿。”

娘?苏小伊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妇人,自己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妈啊。

她的喉咙实在是疼得厉害,她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又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水,妇人会意,赶紧倒了一杯水给苏小伊。

苏小伊喝了水,感觉舒服多了,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说:‘这里是哪里?’

谁知道听到苏小伊说话了,面前的妇人脸色变得很奇怪。

“你,你会说话了?”妇人张大了嘴巴,好像见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

苏小伊定了定神,接着说:“这里是哪里?”

妇人伸出手在苏小伊的额前探了探,确定她没发烧以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哀伤,苏小伊怕她又要哭,赶紧说:“我就是想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没别的意思。”

“小伊,你居然会说话了?难道真的是老天眷顾我们一家人?”妇人一脸掩饰不住的欣喜。

苏小伊越来越糊涂了,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妇人,一脸求解释的样子。

“难道你落水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妇人问。

苏小伊摇了摇头,她要是说自己是穿越来的,恐怕会把这个妇人吓个半死吧,只能装傻充愣,当做自己什么都不记得样子了。

妇人叹了口气说:‘这其实都怪我和你爹不好,我们去干活的时候,让你一个人去水边玩,没有看住你,让你掉进河里,要不是你堂姐跑来告诉我门你落水的消息,恐怕我们现在就已经天人永隔了。’

说着,妇人又开始抹眼泪,苏小伊是最见不得人哭的,赶紧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您别哭了,小心身体。”

“小伊永远都是这么懂事,不过这也是好事,我没想到你醒了以后,居然会说话了。”夫人一脸欣慰地说,“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苏小伊看娘亲紧张的样子,知道她心里对自己很担心,虽然这副躯体的主人已经不是她本来的女儿了,她原本的女儿恐怕已经在水中淹死了,自己的穿越实在是个意外。

苏小伊觉得如果自己把实话告诉她的话,先不说她能不能理解这个状况,哪怕她能够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恐怕这个妇人也不能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

左右思量以后,苏小伊觉得自己还是隐瞒这个事实,把自己当成她女儿好了,反正眼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她便说:“娘,我可能是在落水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哑病突然好了,但是我病好的事情,除了父亲以外,对外人先保密行吗?”

娘亲虽然不知道苏小伊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觉得女儿说得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看样子也没什么回去的方法了,苏小伊只能留在这里安顿好了以后再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第2章 既来之,则安之

从妇人的叙述中,苏小伊大概了解到了关于她的身世背景,面前这个一直哭的妇人是自己的娘亲,自己和娘亲、父亲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贫,但是一家三口在一起也算过得其乐融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自己从小便不会说话,父亲为了治好自己的哑病,花了很多钱,再加上自己是个女儿,奶奶一直很不待见自己,母亲也因此受了很多的欺辱。

父亲一共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大伯父算是三兄弟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在县衙里做文书,有一个比自己大一岁的女儿叫苏婉婷,就是她救了自己一命,苏小伊想这个女孩子应该是个好姑娘吧。

二伯父和自己父亲一样,是个普通的农民,有个女儿叫苏芋儿,是姐妹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是自己的大堂姐,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母亲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苏小伊总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落水和这个苏芋儿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而自己这个家庭中,自己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都出去和父亲一起做农活去了,所以并不在家,只有母亲在家里照料自己。

苏小伊不顾母亲的劝阻下了床,然后围着自己现在的家转了几圈,不由得有些发愁,以前看的小说女主穿越以后,不是个公主就是个格格,可是看自己家的这几间茅草房,怎么也不像是穿越女主的配置啊。

说好的穿越就会有金手指呢,主角光环呢,苏小伊一脸无奈的想,看自己身上这写的都发白的衣裳,浑身上下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小姑娘。

自己的“娘亲”一直很紧张的跟在自己身后,生怕苏小伊又出了什么事。

晚上的时候,父亲和弟弟妹妹都从田里干活回来了,看到苏小伊醒了过来都很开心,父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两个小孩子也围着苏小伊又蹦又跳的。

苏小伊知道两位老人为了自己的这个哑病花了很多钱,看到左邻右舍都是盖得瓦屋,只有自己家里是个破破烂烂的茅草房子,苏小伊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不过现在她已经是个正常人了,她好歹也是个在现代社会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她想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还是能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的,毕竟现在还是个农业社会,早知道会这样,自己一定不会翘课的。

虽然父母看苏小伊病好了很开心,但是苏小伊还是本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原则交代他们一定不要把自己哑病好的事情说出去,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落水是有人看自己不顺眼把自己推进河里去的,虽然说死的是这幅身体之前的主人,不过既然她现在到这里,就一定会帮她讨回公道。

晚上吃饭的时候,娘亲把晚饭端到桌子上,不过就是简单的清粥小菜,粥里只有一点点的米粒,因为苏小伊是病人,所以她多了一个白面馒头,弟弟妹妹手中只有一个小小的菜馍,他们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苏小伊手中的馒头,正在咽着口水。

苏小伊把手中的满头一分为二塞到了弟弟妹妹的手中,娘亲斥责道:‘你身体刚好要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弟弟妹妹也很听话的摇摇头,说:‘姐姐是病人,身体弱,我们不吃。’

她们这么懂事,让苏小伊心里很难受,在现代社会的时候,她们出去吃饭从来不在乎这一两个馒头,每次都十点一大桌子菜,吃不完就扔掉了,殊不知在古代,人们连吃个白面馒头都是奢望。

苏小伊不由分说的把馒头塞到两个人的手中说:‘吃吧,没关系,姐姐不饿,以后姐姐一定让你们顿顿都能吃上白面馒头。’

得到了苏小伊的允许,弟弟和妹妹两个人大口的吃起馒头,苏小伊看得心中酸酸的,她拿起菜馍放在口中,她看得出来,虽然她们家境贫寒,但是父亲和娘亲两个人都是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和弟弟妹妹。

苏小伊是个倔脾气,也是个有恩必报有仇必究的主,不管他们是不是自己真正的亲人,只要他们是真心的对自己好,苏小伊就一定会把这份恩情记在自己心里。

古代的夜晚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大家吃了晚饭就早早歇息了,可是苏小伊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她想着自己的亲人,想着自己的同学,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她坐起来,支起了窗户,看着外面天空上闪烁的星星,不由得感叹道,以前在学校里推开窗户只能看到外面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还有被空气污染的黑漆漆的夜空,像这样美丽的星空是很少见的。

虽然没有无线网,没有手机,但是这样看起来,穿越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苏小伊现在的年龄大约只有十几岁的样子,比自己实际年龄小了好几岁,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也许还是自己占了大便宜呢。

这么想着,她的心理宽慰了不少,苏小伊就是很乐观的那种人,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往好的地方想,反正天塌不下来,苏小伊扯过被子翻了个身,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父亲带着弟弟妹妹要出去干农活,母亲给他们带了干粮和水,苏小伊也要跟着去,母亲担心她身体会不会撑不住,苏小伊拍了拍胸脯说:“放心吧,娘亲,我就在旁边帮帮忙,如果累了的话我就自己歇一歇。”

有了苏小伊的保证,娘亲才让苏小伊跟着父亲一起去了。

在去田里的路上,苏小伊看到田地中的庄稼长得并不是很好,看起来都蔫了吧唧的,一点点精神都没有,苏小伊蹲下身,捏了把土壤在手中看了看,心中就明白了,这是盐碱地啊,拿来种小麦肯定收成不好啊。

弟弟妹妹尚且年幼,只是在旁边帮着拔拔草什么的,父亲扛着锄头,开始准备今天一天的劳作,苏小伊走过去问父亲:“为什么我们家里的地和那边的土地不一样啊。”

苏小伊指了指里自家地不远处的一片庄家,那片庄稼长势喜人,土地也很肥沃,自家这边的土地却很贫瘠。

父亲解释道:“那边的地都是地主家的地,咱们普通人家只能种这种地。”

“那为什么不种一些适合盐碱地的作物呢?”苏小伊问。

而父亲却露出了迷茫的表情:“盐碱地是什么啊?”

苏小伊有些语塞,看来这个社会的发展程度真的很低,连盐碱地是什么都不清楚,看样子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啊。

第3章 初遇恶奶奶

父亲这样懵懂无知也是意料中事,毕竟现在的农业水平不比现代,苏小伊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那个年代,便问道:“现在是什么朝代?皇上的年号是什么啊。”

“现在是大凰朝,年号是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父亲知道苏小伊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耐心的解答苏小伊的疑惑。

虽然苏小伊是个学渣,但是她还是很确定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听说过这个朝代,看样子自己学过的那些历史知识是不上什么用场了,只能随遇而安了。

苏小伊看看自己脚下的盐碱地,又看看远处肥沃的农田,不由得有些叹息,不管朝代如何更替,不管日月如何变迁,农民的生活总是最苦的。

所谓盐碱地就是说土地中的盐分比较高,不适合种普通的庄稼,但是还是有些适合播种的农作物的,比如说甜高粱、沙枣这些,苏小伊在心中盘算着如何才能靠着这几亩地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父亲扛着锄头已经开始干活了,父亲心疼苏小伊身体不好,非要她在树荫下歇着,苏小伊知道自己从来没干过农活,现在过去帮忙也不过是添乱而已,就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着父亲在田里浑汗如雨。

虽然是春天,但是辛苦的劳作还是让父亲很劳累,弟弟妹妹很乖巧的跟在父亲身后做些杂活,旁边的田地里也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干活的人,见到苏小伊都很热情的问她身体是不是好了。

虽然苏小伊家境贫寒,但是父亲和娘亲为人都很忠厚老实,在乡里名声很好,娘亲识字,经常交附近的小孩子认字读书,所以乡里的人也很尊敬她,他们一家人为了帮苏小伊治病,花了很多钱,这些乡亲都很愿意接济一下这一家子。

因为苏小伊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现在已经能说话了,所以对这些人关切的问候她只是微笑着点头,苏小伊笑起来甜甜的,乡亲们都称赞苏父有福气,有这么一个漂亮的闺女,但是又不免有些惋惜,虽然苏小伊长得挺招人喜欢,但是有个哑病,始终不好找婆家。

对于这件事情苏小伊倒是觉得听无所谓的,毕竟自己还是个现代人的思想,她可不想十几岁就出嫁给人家生孩子,她巴不得没人娶她才好,她现在一心想的只有改善一家人的生活,然后过上好日子。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给苏小伊治病,他们一家人也不会过得很差,父亲正值盛年,有的是力气,母亲又能识文断字,绣工也很好,可以绣些小物件补贴生计,都怪苏小伊从小就有哑病,父母觉得对不起苏小伊,所以倾尽积蓄也要给苏小伊治病。

苏小伊抓了把土在手里思考着,盐碱地的改善需要排水、灌溉洗盐、放淤改良,说起来轻松,但是真要做起来那可是很麻烦的,再说了现在这个条件又没有那些现代化的机械帮助,靠父亲一个人是很难完成这些改善措施的。

趁着天色还早,苏小伊在农田附近转了转,发现这里的人还是挺淳朴的,农田后面有个小小的山包,从山上留下了一条小溪流,经过农田附近,汇成了一条河,苏小伊鞠了一口水尝了一下,觉得很是清凉甘甜,纯天然无污染。

查看了附近的地形以后,苏小伊对着周围的情况大概有所了解了,她在路边揪了个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然后晃晃悠悠的回到田边找父亲。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夕阳挂在天边红彤彤的,映着一片晚霞很是好看,但是苏小伊看着那轮快要沉下去的太阳,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像是鸭蛋黄,苏小伊摸摸自己瘪下去的肚子,觉得肚子很饿。

父亲看着苏小伊,笑道:“是不是饿了,你娘亲肯定已经煮好饭等我们回家了,我们先回去吧。”

苏小伊乖巧的点点头,伸手牵着弟弟妹妹,父亲扛着出头在前面走,三个小孩子在后面跟着,苏小伊觉得心情很惬意,不由地哼起了以前上小学时哼过得童谣,弟弟妹妹听的很认真,苏小伊一曲哼完了,弟弟妹妹嚷着要苏小伊在唱一个。

苏小伊看快要到家了,别摇了摇头,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要是被左邻右舍看到她突然会说话了,那就不好了。

还没等他们走到村头呢,就听到家的方向传来一阵吵架的声音,父亲脸色一变,把锄头一扔,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家的地方跑过去。

苏小伊一看父亲这么紧张,想着肯定是家里出事了,赶紧拉着弟弟妹妹的手紧跟着父亲跑过去。

越靠近家里争吵的声音就越来越大,苏小伊和父亲跑进自家院子里,就看到一个老太婆正叉着腰站在院子里大声地叫骂,而母亲垂着手站在一边低眉顺眼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苏小伊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这个老太婆是从哪里来的,居然敢骂自己的娘亲,还没等苏小伊开口,父亲就上前一步把娘亲护在身后,对那个喋喋不休的老太婆说:“娘,您怎么来了。”

娘?原来这个人就是苏小伊的奶奶,姜氏,姜氏一向不喜欢自己的这个三儿媳妇,觉得她是个丧门星,再加上她生了苏小伊这个哑女,更是让姜氏不待见他们三房的人。

姜氏冷哼一声:“怎么,我儿子的家我自己不能来吗?”

“不是的娘,她又没做错什么,您干嘛一直骂她。”父亲很为难的说,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不是那种好相处的人,经常拿自己的妻子撒气,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娘,他又不好说什么。

“当婆婆的说儿媳妇几句怎么了,要不是她这个丧门星,你能从京城回老家吗?她断送了你的前程,还可带我这个婆婆,我骂他怎么了。”姜氏的大嗓门嚷嚷着,不停的说落着娘亲的不是,听得苏小伊火冒三丈。

第4章 耍点小聪明

娘亲畏畏缩缩的躲在父亲的身后,手中抓着父亲的衣角,一个劲的哭,一边哭一边结结巴巴的解释说:“今天家里头实在没什么东西招待娘了。”

姜氏冲娘亲吐了口吐沫,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她指着娘亲的鼻子骂道:‘我明明看到蒸笼里有个白面馒头,你为什么不拿来给我吃,非要给我吃这种下贱的菜馍,你是不是诚心和我作对?’

娘亲眼中含着泪,拼命解释道:“不是的,那个馒头是留给小伊补身子的,我不是故意不给娘吃。”

原来是这样子,苏小伊心中了然,这个姜氏,摆明了就是来欺负自己娘亲的!

父亲眉头皱了皱,说道:‘娘,现在日子不好过,您就别责备她了。’

虽然父亲和娘亲都在低声下四的给姜氏道歉,但是姜氏很明显不领情,她就是来找茬的,她看着苏小伊,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愤愤的说:“一个小哑巴,要是淹死了还干脆些,还活着干什么,浪费粮食。”

苏小伊听姜氏这样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亲奶奶居然厌恶自己到如此地步,可见人心是有多肮脏,自己小姑那种拜高踩低的性格看样子就是跟自己这个奶奶学的,活该一辈子嫁不出去。

姜氏对苏小伊的娘亲十分厌恶,因为她当初是对自己的三儿子寄予了厚望,送他去参军,希望苏小伊的父亲能够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好接自己去京城享福,谁知道有一天他不声不吭的回来了,还带回苏小伊的娘亲。

娘亲那个时候已经有了身孕,姜氏觉得苏小伊的娘亲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姑娘,再加上娘亲剩下一个哑女,娘亲的日子就更加不好过了,虽然父亲对娘亲照顾得很好,姜氏依然对娘亲百般刁难,她觉得都是娘亲阻碍了自己享清福,没办法,父亲只好带着娘亲离开了老宅在这里生活。

苏小伊一直觉得虎毒不食子,虽然自己有残疾,但是姜氏也不至于如此作践他们一家人,父亲把娘亲护在身后,娘亲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让人看着就心疼,苏小伊冷冷的看着姜氏,姜氏不知为何,被苏小伊看的居然有些害怕,那种冷漠的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姜氏心中有些发虚,她指着苏小伊咒骂道:“一个哑巴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给挖出来!”

父亲看姜氏越来越过分,强压住心中的怒气说:“母亲不要和小孩子计较,今天天色晚了,您还是先回去吧。”

以往姜氏也经常像今天这样冲到他们家里咒骂,但是苏小伊很弱软,只会和娘亲一起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直视姜氏,姜氏被苏小伊盯着,心中火冒三丈,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扬起手就要打苏小伊。

苏小伊看着将是高高扬起来的巴掌,脑筋一转,嘴巴一扁,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姜氏楞了一下,自己这巴掌还落下去呢,苏小伊怎么就哭起来了,父亲和娘亲站在一边也是有些懵。

而苏小伊一边哭一边从灶房边拿起一把扫帚扔在姜氏的脚边,然后再地上打了几个滚,搞得自己灰头土脸的,姜氏不知道苏小伊要干什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竟没有阻止苏小伊做这些事情。

苏小伊趴在地上,哭的越来越大声,引得左邻右舍全都来围观,看着姜氏脚边的扫帚,再看看一身狼狈的苏小伊,大家都瞬间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姜氏本来就恶名在外,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觉得一定是姜氏又在苛待自己孙女了。

本来姜氏对自己的脸面并不是很在乎,但是她今天虽然骂了苏小伊的娘亲半天,但是确确实实没有动过手,苏小伊这样一闹,搞得自己真的已经动手打了她一样。

苏小伊是个哑女,大家本来就很同情她,再加上姜氏一直骂骂咧咧的,大家都心有不忿,纷纷指责姜氏。

姜氏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苏小伊这里吃瘪,气的不打一处来,指着苏小伊破口大骂:‘你这个贱蹄子,居然还学会耍阴招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小贱人!’说着就抄起脚边的扫帚,就要打苏小伊。

苏小伊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往父亲身后一躲,姜氏扑了个空,她不甘心,继续想要打苏小伊,苏小伊看起来特别害怕的样子,抱着头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姜氏拿着扫帚紧紧地追着苏小伊不放,苏小伊趁机偷偷的伸出脚去绊了一下姜氏,姜氏猝不及防,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旁边围观的人都大笑起来。

姜氏恼羞成怒,把扫帚一扔,抓着苏小伊就要打他,父亲看不下去了,他一只手抓住姜氏说:‘娘,您还嫌不够丢人吗。’

旁边的乡亲们也都纷纷指责姜氏的实在是太过分了,饶是姜氏是个厚脸皮,被这么多人指责,老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苏小伊虽然哭丧着一张脸,但是心里看姜氏一副有气撒不出来的样子,别提多开心了。

姜氏看周围的人都在说她,她也不敢在对苏小伊动手了,气呼呼的跺跺脚,灰头土脸的走了,苏小伊冲着姜氏离开的背影偷偷的做了个鬼脸,想欺负自己的娘亲,先过了自己这一关吧。

看姜氏走了,周围的邻里也逐渐散开了,娘亲走过来拍了拍苏小伊身上的土,关切地说:‘没事吧,都是娘不好,没有能力保护你。’

苏小伊替娘亲擦了擦眼泪说:‘没关系,以后就让女儿来保护爹娘吧。’

父亲叹了口气:“是我对不起你门娘俩,是我没用。”

要是自己像大哥一样有能力的话,也不会任由母亲作践自己的妻女了,父亲有些丧气,苏小伊看父亲这个样子,变安慰道:‘没事的,日子是人过出来的,就算现在我们现在过的是苦日子,谁能说再过十年,我们还是过这样的苦日子呢?’

父亲听了苏小伊的话,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对,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第5章 致富要另辟蹊径

姜氏走后,一家人在一起简单的吃了晚饭,弟弟妹妹都先去睡觉了,苏小伊想了想,决定还是和父亲商量一下以后如何改善生活的问题。

苏小伊家境清贫,所有的家当加起来不过就是几亩薄田,两间破茅草房,唯一值钱点的东西就是母亲还有点嫁妆,还有一只母鸡,苏小伊简单的在心中算了算,然后里出了一个计划。

如果想要彻底的改善盐碱地,那势必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作量,很明显他们现在并不具备这种劳动力,所以只能另辟蹊径。

“父亲,其实我觉得大家都种庄稼,庄家的价格不高,而且我们的收成也不好,为什么不试着去尝试中一些其他的作物呢?”苏小伊问到。

父亲摇了摇头说:“咱家祖祖辈辈都是重庄家的,乡亲们也都一样,从来没有人觉得种庄稼不好。”

所谓市场决定经济,大家全都钟一种东西,产量高过市场的需求量,那价格势必就会往下压,再加上土壤不适合,种出来的庄稼收成不好,那怎么能创造效益呢?

苏小伊说:“不如我们尝试着去种一些高粱吧,卖给酒商肯定能卖出大价钱。”这样就属于高利润行业了。

盐碱地最适合种高粱,且高粱不需要花太大的精力打理就能生长得很好,苏小伊作为一个农业专业的学生,觉得中高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苏小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并且详细描述了关于盐碱地的一些科学理论,娘亲和父亲都很吃惊,他们不明白苏小伊怎么会懂得这些。

看着父母两个人吃惊的表情,苏小伊也很难解释,她只好尴尬的摸摸脑袋,支支吾吾的说她醒了以后,脑袋里就经常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这个想法也是她刚刚想到的。还好父母也并未对这个问题深究。

以前的时候田里收成不好,父亲也想过去种些其他的东西,但是毕竟没有人去尝试过,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父亲犯了难,他很是为难地说:“可是现在庄稼的种子已经播下去了,我们手中已经没有余钱在去购买高粱种子了,而且这个方法真的行得通吗?”

苏小伊对这个方法还是很有信心的,她今天仔细的观察过,这附近的田地里根本就没人种庄稼,而且这里的人很喜欢喝酒,高粱的需求量一定很大,若是他们敢于尝试的话,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虽然娘亲和父亲对苏小伊的建议都觉得可行,但是如何拿出钱购买种子却是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一个问题。

他们本就没有积蓄,买种子是一笔很大的钱,很显然,他们家一穷二白。

对这个问题,苏小伊也是很发愁,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很有钱,她穿越了连个稍微值钱点的东西都没有。

娘亲看了看发愁的爷俩,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去里屋拿来了一个小布包,然后再昏暗的油灯下展开,苏小伊定睛一看,不包里面放着的是一只很漂亮的玉镯子。

娘亲的手在玉镯上摩挲着,好像有万分的不舍,然后递给了苏小伊说:‘这是娘亲陪嫁的嫁妆,你拿到当铺去,应该还能当点钱,就拿这个钱去买种子吧。’

父亲一拍桌子说道:“不行,这是你唯一留下来的嫁妆了,你一直都不舍得带,怎么能拿去当了。”

苏小伊也能看出来母亲对这只玉镯的珍重,连忙让娘亲收起来。

娘亲摇了摇头:“就算它在珍贵,终究是件死物,我留着它做什么。”

说着,娘亲不由分说的把玉镯塞到了苏小伊的手中,她说道:“用它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也算是成全了我的一份心意。”

娘亲说的很坚决,苏小伊只好收下了镯子,她看着那只玉镯,成色很好,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娘亲都是为了这个家啊,苏小伊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挣钱,让娘亲过上好的生活!

因为父亲放心不下田里,所以去当铺的时候,只有苏小伊一个人。

她把玉镯郑重的用布包包好,然后就准备去集市上。

还没走出村子,就看到一个健壮的小伙子迎面走过来,他看到苏小伊的时候,脸上飞起了两坨红晕。

“小伊。”小伙子看到苏小伊,好像很开心一样,“我听我爹说你醒了,还没来得及去你家看望你。”

苏小伊为了掩饰自己已经可以开口说话的事情,只是冲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打算继续赶路,谁知道小伙子挡在她面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小伊,你现在身体还好吗?”小伙子一脸关切的问。

苏小伊正急着去集市上呢,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人拦住去路,有些气恼,她可没有时间和这个人聊闲话,她不由得瞪了面前的人一眼。

谁知道眼前的人脸越发的红了,苏小伊以她已经活了二十年的经验断定,这个人应该是对自己有意思,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对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有意思。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小伙子并不知道这个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灵魂,苏小伊有些遗憾地想,有关这个人的一切她都想不起来,所以自然也不会对这个人有任何的好感,只能说这个小伙子运气太背了。

所以苏小伊也没有继续和小伙子纠缠下去,冲他微微一躬身,就继续往前走,留下那个小伙子愣在原地,想不通为什么苏小伊以前见到自己都是开开心心的,今天见到自己确实那么冷淡。

集市上人来人往还是挺热闹的,不过苏小伊可没什么心思去凑热闹,从村子走到集市,已经让苏小伊筋疲力竭了,以前的人生活真的是太不方便了,不管去哪里全靠两条腿,好一点的不过就是骑马或者坐马车,不过苏小伊现在可没有坐马车的钱,只能认命的拖着两条疲惫的腿赶到了集市。

第6章 挣钱才是王道

苏小伊好不容易在集市找到了当铺,她整理了一下衣裙才走了进去。

当铺的老板一看来生意了,乐呵呵的问苏小伊要当什么。

苏小伊从怀里掏出布包,然后把玉镯从柜台的小窗口递给当铺的老板,当铺的老板接过来,眯起眼睛看了看,有摸了摸,眼中闪过一道精明的光,然后装作很不在意得说:“这个镯子看起来水头不太好,品相一般,我最多给你估个数,也就值个一两银子吧。”

当铺的老板看苏小伊穿的并不是很好,看起来不像是有钱人,肯定没什么眼力见,就故意把价钱压得很低,其实裆铺老板经手一看就知道这镯子成色上乘,一看就是上等品,最起码也要值个五两银子。

可惜他看走眼了,苏小伊在心里冷笑一声,所谓无奸不商,这个老板也把价钱压得太低了。

所以苏小伊直接就把镯子拿回来,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

老板一看苏小伊走了,一下子急了,赶紧在后面喊着说:“别走别走,价钱还可以再商量一下。”

听到老板在后面叫自己,苏小伊才停下脚步,重新走回了当铺。

“你给我开个实价吧。”苏小伊很爽快地说,因为她并没有打算把这个镯子永远的压在这里,早晚有一天她还要把镯子替娘亲赎回来,可是这个裆铺老板未免心也有些太黑了。

老板眼睛咕噜一转说:“最多二俩,再多我就要赔本了。”

苏小伊看了看老板那张老奸巨猾的脸,拿起玉镯说:“这个镯子种植细腻通透,颜色鲜阳纯正,形状光素,用料厚实,没有丝毫的裂纹,你那二两银子打发我是欺负我不懂行吗?”

老板没想到苏小伊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并不是那种能够轻易被糊弄过去的人,赶紧陪着笑脸说:‘看来您是行家啊,那您觉得什么价位比较合适呢?’

苏小伊伸出一只手说:“五两。”

“五两?”老板有些犹豫,他实在是不想错过这笔生意,要知道在这种小县城这种品质上乘的玉镯可是很难得的。

苏小伊看老板没有接话,继续说:‘六两。’

“啊,客人您这……。”老板一下子慌了,“客人您容我想想。”

苏小伊丝毫不为所动,接着说:“七两。”

“六两就六两,成交,客人您等着,我这就到后面给您拿银子去。”老板看苏小伊不停的涨价,一咬牙一跺脚,赶紧去给苏小伊拿银子去了。

六两,这个价格在苏小伊的意料中,还行,算是卖出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价格。

苏小伊掂了掂手中的银子,这是她到了这个社会以后,拿到的第一桶金,以后的生活就全指望着这个银子了。

回到家以后,苏小伊把银子交给了父亲,父亲对种高粱的事情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从来没有人这样尝试过,万一要是失败了,那今年可就颗粒无收了,苏小伊看出了父亲心中的忐忑,出言鼓励道:‘父亲,我觉得您也不希望我们和娘亲一辈子被人欺负对吧,如果您不敢迈出这第一步,那以后我们该怎么办呢?’

父亲看着苏小伊,觉得女儿的话给了她莫大的勇气,不知为什么,自从女儿落水醒了以后,虽然还是一样的长相,父亲总觉得苏小伊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苏小伊很怯懦,总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可是现在的苏小伊眼中充满了灵气,虽然只是个小姑娘,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很可靠,父亲也觉得苏小伊说的话很有道理,郑重的点了点头。

现在是春天,正是播种的季节,父亲把以前种下的庄家全都翻了起来,洒下了新买的高粱种子。

其他的乡亲都对父亲的做法很不理解,都纷纷过来劝解父亲,要知道他们世世代代都是重庄稼的,从来没有人在这片土地上种过其他东西。

面对其他人的质疑,父亲只是憨厚的摇了摇头,他相信自己的女儿,其他人看劝说也没有用只能任由他去了。

苏小伊也跟在父亲身后帮忙,她把种子细心的播下去,这些种子就是他们一家人的希望啊。

母亲的绣工很好,绣的花鸟鱼虫都栩栩如生,母亲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做些针线活挣点小钱,可是苏小伊觉得母亲这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帮左邻右舍缝缝衣服什么的,只能挣点买盐得钱,如果买些上乘的绣线还有布,修成漂亮的衣裳或者扇子之类的,放到集市上去卖,肯定会卖出好价钱。

除掉买种子的钱,典当镯子的六两银子还剩下四两,苏小伊想了想,托人从县城里带回了一些绣线和素扇面交给了娘亲。

不得不说古人的手真的是很巧,娘亲的手上下翻飞,让苏小伊目不暇接,转眼间一把精巧的扇子就在娘亲的手中成型了,她接过扇子看了几眼,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可比现代的机绣漂亮多了,机绣虽然比人工的速度快,但是总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母亲这一针一线绣出来的鸟儿,让人觉得好像要从这扇子上飞起来了一样。

这种无与伦比的绣工再加上娘亲举手投足间的气质,还有那双虽然过度操劳但是依然很白嫩的柔夷,让苏小伊觉得娘亲一定不是个小户人家的女子,可是她又想不通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怎么会在这里和父亲一起过苦日子。

看着苏小伊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娘亲笑着问:‘小伊为什么一直这样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吗?’

苏小伊调皮地说:“因为娘亲很好看,所以我看呆了啊。”

“鬼精灵。”娘亲轻轻的点了点苏小伊的额头,苏小伊很喜欢这种和娘亲在一起的时刻,在现代社会,父母因为工作的原意和自己聚少离多,自己一直都很独立,没有让父母操心过,可是很少有这种其乐融融的时候,在这里,她找到了久违的母爱,她伏在娘亲的膝盖上,觉得这一刻,她活得很真实。

第7章 莫要唐突佳人

母亲绣好了扇面,苏小伊打算自己一个人去集市上叫卖,可是娘亲觉得苏小伊毕竟是个女孩子,一个人跑来跑去的不安全,有些不放心。

苏小伊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在这个十几岁的身体里,可是住了一个二十岁的灵魂,他的社会经验可比普通人多多了。

即使如此,娘亲还是不放心,要张宇轩陪苏小伊一起去集市上。

“张宇轩?”苏小伊一时间难以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娘亲解释道,“就是隔壁木匠家里的儿子,你以前和他经常在一起玩,感情很好的,你又不记得了吗?”

苏小伊迷茫的摇了摇头,即使她这些天努力的回忆,她依然不能想起以前的事情,想必那些回忆已经和原先的灵魂一起消失了吧?

有旁人在自己身边,苏小伊就必须维持自己哑女的形象,她觉得这样很不方便,可是母亲还是让张宇轩陪苏小伊一起去集市上。

见到了张宇轩,苏小伊才意识到这个人就是那天自己去典当镯子的时候,在路上碰到的那个拦住自己的人。

张宇轩见到苏小伊还是脸红红的,看他那个不好意思的样子,苏小伊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张宇轩是喜欢苏小伊没错了,可是苏小伊是怎么想的,她可就不清楚了。

“你回来的时候,在县里头买件新衣服,明天我们一起回一趟老宅。”娘亲说,苏小伊听话的点了点头。

娘亲又交代了几句,才让他们离开,张宇轩上前一步把苏小伊背上背着的扇面全都背在自己身上,然后傻呵呵的冲着苏小伊笑。

苏小伊叹了口气,她对这种类型的男生实在是不会动什么感情,虽然说他和之前的主人是青梅竹马,可是苏小伊现在对张宇轩充其量只是算是朋友而已。

一路上,张宇轩脸憋得通红的,好像有什么话想对苏小伊说又不好意思的样子,苏小伊看张宇轩在憋下去迟早会憋死,就示意两个人停下来喝口水在赶路。

张宇轩结结巴巴的对苏小伊说:“咱们从小一起长大,年纪也不小了,我想等找个合适的时间,去和我爹说一下咱俩的事,你看行吗?”

苏小伊吓了一跳,这张宇轩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就开始想着成家娶亲了,转念一想,这件事放在现代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在这里简直在正常不过了。

但是苏小伊可没打算在这里黄土背朝天的过一辈子,她也是有人生追求的好不好,才不要十几岁就把自己的一生都定下来,所以她对张宇轩有些生气地摇了摇头。

张宇轩看起来有些丧气,明明苏小伊之前和自己在一起很开心,可是为什么现在都不太愿意理睬自己了,他安慰自己想,也许是自己突然提出这件事对女孩子来说有些太唐突了,而且苏小伊落水后身体还没恢复,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苏小伊心里盘算着如果张宇轩在提出这种事情的话,自己干脆把真相和盘托出算了,也不怕吓着他,总比他跑去跟自己父母说要和自己成亲好吧。

还好一路上张宇轩也没有再提这个话题,两个人就一路沉默的到了集市上。

两个人到了集市上的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人流量大的黄金地段都已经被一些小贩占走了,只剩下一下边边角角,没什么人气的地方。

没办法,两个人只好在一起丝毫不起眼的地方上找了块空地,苏小伊把母亲绣的扇面都摆了出来,苏小伊因为有张宇轩在身边不能说话,所以也不能吆喝,张宇轩的嘴巴又笨,根本不懂得如何招揽生意,所以他们的绣品虽然很好,但是根本就无人问津。

看着这惨淡的生意苏小伊心急如焚,这些绣线和扇面可是花了二俩银子买回来的,要是卖不出去,可就赔本了。

苏小伊急的团团转,可是无奈这里实在是太过偏僻,只是偶尔有两个行人经过,苏小伊想了想示意张宇轩帮自己守着摊位,然后她自己拿了两把扇子往闹市区走过去。

张宇轩虽然不知道苏小伊要做什么,但是他还是乖乖地帮苏小伊守着摊位。

走到闹市区,苏小伊故意把手中的扇子那得高高的,然后在书中轻摇,虽然说现在并不是炎热的夏天,但是一个清秀美人拿着一把做工精细的扇子摇曳生姿,还是很吸引人的目光的。

苏小伊虽然不能说是绝世美女,但是遗传了娘亲的长相,十分清丽,苏小伊在河边的时候看过自己现在的长相,和过去的自己长相差不多,但是多了一份古典的气质,五官也更为精致,皮肤白嫩,好像一下子就能掐出水似的,虽然穿着简单的粗布衣衫,也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反而给了人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感觉,再加上苏小伊特意选了一把绣着青色春景图的扇子,显得更加应景。

这样一幅美丽的景象,一下子让行人纷纷驻足,街上的姑娘看着苏小伊手中的扇子纷纷都投来艳羡的眼光。

苏小伊知道自己这个广告算是打得很成功。

她故意在街上满满的踱步,来回走着,吸引人们的注意,终于有几个小姑娘走过来问苏小伊她手中的扇子是在哪里买的。

苏小伊心中一喜,指着她们摊位的方向说:‘就在那边,还有好多比我手上这把扇子还要好看的扇子呢。’

那些姑娘们一听,都眼睛放光,纷纷朝摊位的方向涌去,苏小伊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看来不管是什么年代,女人爱美是天性啊。

正在苏小伊得意的时候,忽然她感觉好像有一道锐利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她不由得往旁边看过去,看到身边是家陶瓷店,里面有些客人正在挑选瓷器,苏小伊想刚刚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想着张宇轩笨嘴拙舌的可能不太能应付这么多客人,苏小伊赶紧往回走打算回去帮忙。

第8章 正是二六好年华

苏小伊走后,陶瓷店二楼厚厚的帘子后面,一位公子轻轻搁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苏小伊离去的方向,眯着眼睛,轻声笑道:‘有趣。’

由于娘亲的手工实在是精巧,几十把扇子很快销售一空,一些没有买到的姑娘还意犹未尽的问苏小伊什么时候再来卖扇子。

看娘亲的绣品这么紧俏,苏小伊也很高兴,她点了点手中剩下的银子,足足有三两这么多,算是小赚了一笔。

她想着娘亲让她买件新衣服回去,便腰里揣着银子去店里瞧瞧,张宇轩老老实实的跟在苏小伊后面也不干涉她,那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让苏小伊不由得有些好笑。

苏小伊走进一家绸缎庄,这家绸缎庄是这个县城里最大的成衣店,店小二迎上来很热情的招呼了苏小伊,丝毫没有因为苏小伊穿的很寒酸而怠慢,一看就是受过良好训练的。

买东西就是要挑最好的买,虽然在这里挣钱很不容易,但是苏小伊觉得有花才有挣,而且她听娘亲说要回老宅,虽然娘亲直说让自己买件新衣裳回去,但是苏小伊还是想要给娘亲也买件新衣服。

她挑了两匹绸缎在身上比了比,有些拿不定主意,便选了一匹月白色的还有一匹天青色的料子拿在手上,店小二很狗腿的称赞道:“姑娘肌肤胜雪,这两批料子穿在姑娘身上一定都很好看,而且这两批料子正好有现成的成衣,姑娘莫要错过了。”

虽然是恭维的话,但是苏小伊听着还是很舒心的,她觉得白色的料子可以给娘亲,青色的料子留给自己,她摸着料子做工非常好,便爽快的买下衣服付了钱,虽然花掉了一两银子,让她有点肉疼,但是她还是觉得很值得。

回到村子里,张宇轩一直把苏小伊送到家门口,苏小伊冲张宇轩欠了欠身子,行了个礼,算是道谢,又是把张宇轩弄个大红脸,苏小伊心中感叹,这小伙子脸皮也太薄了。

苏小伊拿着衣裳走进屋子里,娘亲看苏小伊满头大汗,心疼的让苏小伊赶紧坐下歇息,又倒了杯水给苏小伊。

“娘亲,这是今天卖扇子剩下的银两。”苏小伊拿出荷包把剩下的银子倒在桌子上,娘亲很是惊讶,他没想到苏小伊居然能把自己的绣品全部卖出去,她本以为能够收回成本就不错了。

苏小伊把自己今天在集市上如何卖出扇子的事情说给娘亲听,娘亲听的不住的点头,看来小伊真的是长大了,没想到小伊居然这么有生意头脑。

说到去绸缎庄买衣服的时候,苏小伊拿出了在店里买给母亲的衣裳,献宝似的拿给娘亲看,娘亲看到衣服,又摸了摸布料,脸上有些心疼,她只要苏小伊穿的好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可是苏小伊一片孝心,又让她觉得自己没有给苏小伊过上好日子,心中有愧,一时间有些伤神。

苏小伊看母亲表情有些黯然,赶紧故作调皮地说:“娘亲花容月貌,穿上这件衣服一定更好看了,您快试试吧。”

娘亲破涕为笑,说道:“花那劳什子钱做什么,只要我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为娘就心满意足了。”

苏小伊看着娘亲开心的表情,觉得这个钱花的实在是太值得了。

因为弟弟妹妹还小,便留在家里看家,苏小伊和父亲、娘亲两个人一起回老宅,苏小伊听娘亲说了一下,才知道今天大伯父也要从县城里回来,所以父亲才要带自己回去,她一想到回到老宅要见到自己那个泼辣的奶奶,她就觉得有点头疼,看来娘亲昨天交代自己买身新衣服回来,就是怕自己穿的太破烂了,奶奶瞧不起自己。

出发前,苏小伊特意帮娘亲梳妆打扮了一下,让娘亲换上了自己给她买的裙子,娘亲有些不好意思,她摸着身上顺滑的绸缎料子,好像响想起了什么久远的事情,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本来娘亲就生的好看,再加上这身月白色的裙子相衬,一瞬间就给苏小伊一种错觉,觉得娘亲好像是月宫里来的嫦娥,清冷而不食人间烟火,苏小伊心想,要是放到现代,娘亲凭着这张脸,便能红透半边天了。

苏小伊也换上了那身天青色的裙子,长长的黑发挽了个堕马髻,因为没有名贵的首饰,所以苏小伊只是在田边摘了两朵淡粉色的小花插在头上,明星荧荧,绿云扰扰,本就是二六佳人,只少加装饰,便美的清丽脱俗。

母女两个人相视一笑,挽着手从屋里出来,父亲已经在门外站着等着他们了,看到娘亲如此装扮,瞬间愣在了原地。

娘亲有些羞赧,脸上泛起了红晕,显得像个少女一样,父亲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说:“清芸?”

淸芸?是母亲的名字吗?苏小伊心想,娘亲不进人长得美,连名字也很美。

看父亲目不转睛的看着娘亲,很明显是被惊艳到了,苏小伊故意说:‘父亲眼中只有娘亲,都不夸女儿好看,哼。’

着孩子气的话把父亲和娘亲都逗笑了,父亲哈哈大笑着说:“好看,都好看。”

三个人走在村间的小路上,一路上引得田里干活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看着娘亲和苏小伊,娘亲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苏小伊倒是大大方方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父亲也乐呵呵的拉着娘亲的手,一副我娘子就是这么好看的骄傲样子。

不知为何,苏小伊看着父亲和娘亲两个人琴瑟和谐的样子,觉得自己有点可怜,穿越了还要被人秀恩爱秀了一脸,真的是虐死单身狗了。

老宅离家里并不算太远,所以三人不过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老宅,父亲和娘亲已经习惯了走路,并不觉得很劳累,然而苏小伊这个习惯了出门打车的现代人,还是累得气喘吁吁的,哎,真不知道以后还要走多少路。

重生田园之凤妃哑女-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风烁灿, 苏小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