篡心毒妻难再逑-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绍燕墨, 杜微微

篡心毒妻难再逑-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绍燕墨, 杜微微

001——002可怕的真相(一)

西凉国。

夜雪悄然而至。

璃王府,一阵孩子的哭啼声打破了整个王府阴森的氛围。

大概是母子连心的缘故,处在昏迷状态的杜微微在婴儿的啼哭声中幽幽转醒。她疲惫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她的庶姐杜云若正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坐在她的床头。

殿中的烛光忽明忽暗,投照在杜云若的脸上,杜云若用一种阴毒而瘆人的目光盯着襁褓中的孩子。

“我的孩子……”杜微微抿了抿发干的唇瓣,挣扎着起身要从杜云若的手里夺回孩子。杜云若却是哈哈一笑,反用力的将杜微微推开。

“把孩子还给我……”杜微微被她推开,又挣扎着上前要从她怀里抢回孩子。

“杜云若……这里是璃王府,谁让你进来的……”杜微微被她推开,怒视着她,并开口唤自己的贴身丫鬟春梅。

可她的贴身丫鬟并没有出现,甚至于伺候她的其他丫鬟也没有出现。杜微微瞪大眼睛,怔怔然的看着杜云若。

“杜云若,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她们都是我的人,她们也只会按照我的命令行事。”杜云若说这话时脸上的神情和语气都有一种如蛇饮血般的阴毒和畅快。

她讥诮的嘲笑道,“杜微微,你享了这么多年的福,有些事情你该知道了。”

杜云若把怀中的孩子随意的往冰凉的地上一放,随后在杜微微的惊呼声中凑近她。她用力的拽住杜微微的头发,锋利的指甲恨不得直接戳破杜微微的头皮,扎进她的肉里,扯下她的头皮。

“杜微微,高高在上的你是武侯府的嫡女,你的外祖父又是安勇候,这样身份的你就算嫁给璃王为正妃也绰绰有余,为什么现在会可悲的沦为别人的妾室呢?”

杜微微脸上闪过一抹恍惚之色。

如果她十四岁那年没有被人毁了青白,以她的身份嫁给原本不怎么受皇上宠爱的璃王为妃绰绰有余。

可惜……她的身子……

那是她一辈子的痛。

将杜微微脸上的表情悉数的收入眼底,杜云若啧啧的咂唇,摇着头道,“杜云若,你活得真是可悲啊。来,我发发善心告诉你一件事情吧。当年毁你清白的虽然是个恶痞,可那个恶痞是我和姨娘派去的。而我和我姨娘之所以敢对你下手,也是咱们的爹爹授意的。”

杜微微头皮一痛,杜云若的话让她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你说什么?不!杜云若,你不要拿话诓我……你和苏姨娘居心歹毒,可爹爹他,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杜云若甜甜的笑了,但每句话又都带着刺,“杜微微,你跟你娘亲一样傻。咱们爹要是真的爱你娘亲,那我姨娘这些年怎么可能在府里做大?如果咱们爹爹真的心疼你和你的嫡兄,为什么你会被人毁了贞洁?你的嫡兄杜景默会成为一个只知道沾花惹草的玩垮子弟?”

她的话如锐利的刀刃向杜微微刺来。杜微微不敢相信的摇晃着脑袋。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呢?她那么崇敬她的父亲,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害他们呢?

不!她不相信杜云若的话,一定是杜云若故意这样说的!

001——002可怕的真相(二)

看到杜微微脸上的五官扭曲在一起,杜云若又把她的脸凑到她的眼皮底下,眼眸里有火光迸发而出,恨不得把杜微微拆骨断筋,“杜微微,还有更可怕的事情你不知道呢。你知道璃王为什么在你失贞后还愿意纳你为妾吗?呵呵,你以为璃王真的看重你,爱你吗?呵呵,实话告诉你把,璃王他真正喜欢的人是我。至于你……”

鄙夷的瞪了瞪她,她幸灾乐祸的笑着,“璃王看重的也只不过是你外祖父还有你青梅竹马的墨南风面上。要不然像你这么下贱的女人,送给他他也不要。”

杜云若的话刺的姒姒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她实在是不敢也不愿意相信杜云若说的这些话,她挣扎着要下床。她要亲自的去问她的父亲还有璃王。

她不相信杜云若说的任何一句话。

她的爹爹怎么可能那样狠心?

她和璃王度过的那些开心的岁月又怎么可能是假的?

但她颤着身体好不容易的下了床,杜云若就猛的用力将她推倒。她的脚踩在她的后背上,更加残酷不堪的真相也从她的嘴里说出。

“杜微微,你别天真了。你也不想想,若是没有爹和璃王的默许,我今天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还有,我今天之所以敢跟你说这些话,那是因为前线传来消息。你那最会打战的青梅竹马墨南风已经战死沙场了。而你外祖父安阳侯那边也很快就会出事了。现在的你已经就没有可以利用的价值了。”

“不!”杜微微以一种卑微之姿被杜云若暗道在地上。她咬着牙,挣扎着想要翻身把杜云若压倒。杜云若扬手就在她的脸颊上“啪啪”的打了几下。

她狰狞的对着杜微微笑,压低声音用只有她们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杜微微,不管你服不服。咱们姐妹之间,获胜的那个人是我。虽然璃王张口闭口说喜欢我,可我也不会像你这般痴傻,把所有的真心都给璃王。我和爹都计划好,我会在慕容苍珏登上皇位后,为他生下儿子。我的儿子会是西凉国的皇帝。而后璃王就会去地狱找你的……整个夏国就会是我们杜家人的……”

杜微微的脸已经高高肿起,身下更是有一阵热流奔涌而出。

刺鼻的血腥味开始在整个大殿的空气蔓延,杜微微将自己的嘴唇咬破,牟足了身上最后的一点力气,像只发了狂的母狮子扑向杜云若。

她要抓花杜云若的脸,让她与皇后之位无缘。

杜云若被她抓痛,哇哇叫嚷着。与此同时,被杜云若放在地上的孩子也大声的啼哭了起来。

殿外马上有侍女冲进来,那些侍女把杜云若和杜微微强行分开。杜云若那张娇靥如花的脸被杜微微划了好几道。杜云若瞪着眼睛,大声的咒骂着杜微微,“杜微微,你个愚笨的女人,你敢抓花我的脸,我会让你的儿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

凶狠的掷下这一句话后,杜云若就命人把孩子抱来。她幸灾乐祸的觑了一眼杜微微后,娇媚的一笑,随后手故意一松,孩子就从半米多高的半空中掉落下去。

003气势

凶狠的掷下这一句话后,杜云若就命人把孩子抱来。她幸灾乐祸的觑了一眼杜微微后,娇媚的一笑,随后手故意一松,孩子就从半米多高的半空中掉落下去。

“不!不要这样对我的孩子!”泪水混合着血水,将杜微微的那张脸玷污了。她挣扎着要飞奔过去接住那个孩子。那是她怀胎十个月,辛苦生下的孩子啊。她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看着他那么小就受到这样的对待。

一道挺拔的身影闪身过来,先于杜微微之前接住了那个下落的孩子。

杜微微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抬头去看,就看到的就是她最爱的男人--慕容苍珏。慕容苍珏身姿挺拔如青松,面色清雅,全身都透着贵不可言的气势。

“苍珏……”杜微微柔声唤了句,此时的她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杜云若的话,也还是对慕容苍珏有几分念想。

他曾经跟她许诺过会一辈子都爱她的,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的……

慕容苍珏站在那里,他的目光很冷很冷,看到披头散发的杜微微,他眼里渐渐的有了嫌弃。轻扯了扯嘴角,他冷冷的开口,“微微,谢谢你这几年的帮助。如果没有你,我父皇觉得不会像现在这么器重我的。可是大夫说你的身子已经不行了。微微,你一直都是个识大体的女人,现在你更应该体谅我。”

杜微微脸色青白了下去。

而就在此时,慕容苍珏更是将手一抬,把怀中抱着的孩子,径直的摔向大门边。

孩子从高空被抛出,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刺目的鲜血很快的染红了襁褓,原本还在啼哭的孩子挣扎了几下后,慢慢的就没有声息了……

“孩子!我的孩子!”杜微微扑过去,把已经没有了声息的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殷红的鲜血将她身上的衣服染红,她的身体仿佛被马车的车轮碾压而过,痛到灵魂深处。

“慕容苍珏,杜云若,你们会有报应的!”抬眼,她满腔仇恨的瞪着慕容苍珏。

慕容苍珏嘴角微微动了动,神情冷淡,“微微,他虽然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但你走后,我还会娶妻生子。到时候他不可能会得到我这个父亲的宠爱。与其让他以后孤苦的活在这个世上,不如让他陪着一起赴黄泉。这样九泉之下,你也有个伴。”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薄凉的男人?

杜微微气的怒火攻心,她眼瞎心盲,要不然怎么会嫁给这个男人。哦不,她那纨绔的哥哥以前好像并不希望她嫁给他的,她当时也动摇过。可是她的父亲……她的父亲不止一次夸赞过慕容苍珏,希望他能做他的乘龙快婿……他的父亲还一次次的为她和慕容苍珏设计了见面的机会……

真是她的好父亲啊……

“慕容苍珏……”杜微微突然动作极轻的放下手上的孩子,拖着孱弱的身子爬到慕容苍珏的面前,她披头散发,身后拖出一条血痕来。

仰头,她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慕容苍珏,慕容苍珏立在那里,神情冷傲的觑了她一眼,眼里没有情意也没有怜悯,仿佛是在看陌生人似的看着她。

“慕容苍珏,你杀死了我儿子……我也不会让你有孩子……”杜微微森然一笑。

谁也没有想到杜微微在这种情况下,会猛然抓住慕容苍珏的命根,直接用力的捏慕容苍珏的命根子。

“啊!”杜微微这突来的举动把场中所有人都给震住了。慕容苍珏下意识的一巴掌劈向杜微微。杜微微被震飞,全身都好似硬生生的移了位。

“快!快传大夫!”慕容苍珏的吃痛的叫嚷着。场中一下子变的喧闹不安。

杜微微硬捱着最后一口气,爬到自己孩子的身边。冰冷没有温度的身体提示着杜微微,他的孩子已经不在了。

杜云若的绣花鞋突然出现在杜微微面前,杜云若蹲下身,脸上又是幸灾乐祸。

“妹妹,姐姐我真的要谢谢你。其实我刚才忘记告诉你了。我已经怀了苍珏的孩子,谢谢你帮我毁了苍珏的子孙根,以后苍珏只会有我生的一个孩子,苍珏的一切就都是我的孩子的了……”杜云若嘴角轻扬,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

而伴随着杜云若阴森森笑声的是杜微微绝望中阖住的眼皮。

004潋滟归来!

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感像海浪般汹涌袭来,杜微微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她成了飘荡在人世间不肯去投胎的孤魂野鬼。

--她亲眼看着她的禽兽父亲联合慕容苍珏这个渣男,将一份伪造的证据呈给皇帝,诬陷安阳侯府勾结敌国。景德帝一怒之下,下令问斩安阳侯一府。

一夜之间,安阳侯府几百人,血溅刑场,无一活命。

--她亲眼看着在失了娘家庇佑后,最爱她的母亲被她那禽兽父亲休弃,赶出了夫家。冰天雪地里,她那可怜的母亲最后竟然被四五个恶痞给……

母亲羞愤下,撞墙自缢。

--她亲眼看着她的嫡兄在禽兽父亲的捧杀下,性子越来越乖戾,最后惹了众怒,被逐出杜家,饥寒交迫时,甚至要和狗抢东西吃。

他死的时候年仅十八岁。

天地不公,恶有善报,善有恶报。她见证着她的亲人一个个的离世。而那些作奸犯科,欺骗他们的人,却荣升高位,享受万人朝拜,富贵一生。

生无可恋,死无可盼,她以为她会一直这么可悲的游荡着。某日,一道强烈到刺眼的目光向她射来,她刚要伸手去遮挡,下一刻她就被一个高速旋转的漩涡给绞了进去……

“二小姐,你醒醒……”隐约的她感觉耳畔边似乎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她幽幽睁开眼,双眸对上一张漂亮精致的鹅蛋脸。

杜微微一愣,这张脸……不是她的贴身丫鬟春梅的吗?

春梅原来很早前就背着她和苏姨娘母女两有来往了。亏她这个愚笨的,竟然还把她当成心腹。而这春梅在她离世后,靠着出卖主子的功劳也迅速的被慕容苍珏抬为妾了。之后慕容苍珏登基为帝,她的身份竟然又是水涨船高了许多倍。

心中暗恨,克制不住的抬头就要一巴掌甩向春梅,可春梅见她醒来后,已经献宝似的将一碗黑稠稠的压惊汤端到她的面前,笑着轻哄着,“二小姐,这次多亏了大小姐您才得以捡回一条命。二小姐您身子恢复好后,可一定要好好感谢大小姐啊。”

杜微微抬起的手僵停在半空中,目光惊异的看着春梅。面前的春梅脸庞还显稚嫩,她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而这种讨好在她被杜云若他们害死时,已经不可能再出现在她的脸上了。

难道她……

一个大胆的念头从脑海里闪过。

“二小姐,奴婢脸上可没有花哦。您快点先喝了这药汤吧。”春梅见杜微微瞧她的目光有些瘆人,她心虚的扯了扯嘴角,让自己脸上讨好的笑容越发明媚。

杜微微的目光慢慢的从春梅的脸上移到她手里端的那一碗药汤上,前世的记忆一下子清晰明朗了。

前世这个时候酷好读书的她被杜云若带着偷溜到父亲的书房里,后来书房里不知怎么的着火了。她和杜云若逃跑时,她的后脑勺被重物击中昏迷过去了。等她醒来时就从家中长辈口中得知她是被杜云若从大火中拖出来的。换而言之,杜云若救了她一命。

再后来她爹似乎连问都没有问她一句,就怪罪是她把庶姐带到书房的。她当时还躺在床上,根本连自辨的机会都没有。

‘杜云若因为救她的这件事情,成了燕都里人人夸赞的杜家千金。而她这个嫡女,却被她衬成一个不懂事、刁蛮任性。她的名声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慢慢的坏掉的。

而那时候,她偏偏是个傻子,一天到晚都听着春梅在她面前夸赞杜云若,潜移默化中她竟然真的把她当成救命恩人。现在想来真的想把当初那个脑残的自己抓起来暴打一顿。

眼睫一扬,她抬头看了春梅一眼,眼里露出一抹讥诮。

这一世,谁若是再把她当成傻子,她一定会让那人死的很难看。

005撕开庶姐伪善面目(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院外响起,下一刻就有一个穿着粗布衣裳,大概四五十岁的妇人掀帘走了进来。那妇人看到醒了后的杜微微,眼眸一亮,脚下的步子更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向杜微微的床榻走来。

“二小姐,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奶娘!”杜微微听到声音,眼睫一颤,就看到了她的奶娘高嬷嬷。当孤魂野鬼当久了,如今在见到前世对她好的人,杜微微鼻子一酸,眼泪险些就垂落下来。

她的奶娘啊,前世随着她进了璃王府,事事为她操心,事事为她谋算。后来有一天她吩咐奶娘出府办事。这一去奶娘再也没有回来,官府最后查到的消息是奶娘在回府时遇到两批地痞斗架,奶娘她不幸被波及,被地痞们乱棍打死。当时她难过了好几天,心有怀疑,偏偏又在那时候被御医诊出喜脉。慕容苍珏当时就告诉她,他会帮她查出奶娘横死的真正原因的。她因为要保胎,只能把这件事情拜托给慕容苍珏去查了。

现在想来,当初哪里是意外啊。分明就是慕容苍珏他们嫌奶娘碍了他们的路,悄悄的杀了她而已。可她这个傻子……

唉,她的上一世简直就是活在谎言和欺骗之中。

高嬷嬷见她脸上的表情都要哭了,她以为杜微微还没有从那场火灾的梦魇里脱身,赶紧搂着她轻哄着,“二小姐,嬷嬷在这里,不用怕了。”

边上站着的春梅看到高嬷嬷如此得杜微微的欢心,她一只手悄悄的攥紧了衣服的衣角。

杜微微靠在她的怀中,心里微微的安定了些。但不久后,她又突然想到了她的娘亲,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的娘亲正被祖母叫到景鹤院罚跪呢。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凛,马上抬头问道,“奶娘,我娘亲呢?”

高嬷嬷脸上欢喜的神色一凝,避开杜微微的目光,言辞闪烁,“夫人因为二小姐你偷带大小姐去书房的事情……被老太太叫到景鹤院去……问话了。”

问话?明明就是去罚跪了。杜微微知道高嬷嬷是不忍心把实情告诉她,可她既然知道自己娘亲如今在罚跪,她这个做女儿的不能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

杜微微马上就不顾高嬷嬷的劝说,挣扎着要从床榻上爬起来。高嬷嬷劝不住她,只能依着她了。杜微微换了一袭干净的衣服后,就连忙赶往景鹤院。

景鹤院里,保养的极为好的杜老太太手捻一串佛珠,阖眼坐在一张黄梨花木的罗汉床上。她的下面,跪着的是已经跪了一个时辰多的方氏。

杜老太太偶尔会睁开眼瞥瞥方氏,看到方氏苍白的脸色,她一双如水井般深幽的眼睛就又轻阖上,一点都没有让方氏起身的打算。

而一边打扮的与她身份极为不符的苏姨娘也穿着一袭华贵的衣袍站在杜老太太身侧,手里攥着一块手帕,时不时的嘤咛的哭上几声,一副可怜柔弱的样子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悯。

“二小姐,老夫人正在里面和夫人说话呢,您不能……不能进去……”杜微微挣脱景鹤院里阻挡她的嬷嬷和侍女们,硬是闯进里屋。

006撕开庶姐伪善面具(二)

杜老太太看见不顾众人阻拦执意跑进院子的杜微微,保养的极好的脸上马上浮起一抹戾气,高声就愤怒的喝声道,“微微,你娘亲没有教你规矩吗?在长辈面前怎么敢这般喧哗。”

杜微微一进屋,目光就紧紧的锁定在已经跪在地上一个时辰多了的娘亲方浅歌身上。前世种种顿时涌上心头,一时心头涌起无限的悲恸。

她的娘亲全心全意的爱着那个叫杜逸辰的畜生男人,换来的却是中山狼的薄凉的报复。冰天雪地里,孤苦无依的她没有了父辈兄妹的庇佑,没有了怀胎十月辛苦养大孩子的照顾,她就那么孤零零的离开杜家,最后甚至更被几个地痞……那时候的她心里该是有多么绝望无助啊。

杜逸辰,你个禽兽。

我娘亲到底犯了什么错,才让你这样恨她还有她生下的孩子?

杜微微缩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攥起,拼命的压制下心头的恨意。眼下她还没有能和她畜生老爹的对抗的能力,她要忍……

她噗通一下,就在杜老太太面前跪了下去,略带苍白的脸上轻仰,抬头看着上方坐着的杜老太太,声音变的低沉悲切,“祖母息怒,微微这次是来向祖母您请罪的。微微平日里太胡闹了,这一次是老天在惩戒微微。微微以后……一定不再淘气,不让祖母再为微微多操心。”

杜微微说完,也不顾身边方氏诧异的目光,低头就咚咚的磕头。她磕头的声音很响亮,额头处也很快涨红了一大片。

杜微微这一番话说下去,坐在罗汉床上的杜老太太捻着佛珠的手轻轻一顿,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看着跪在地上的孙女。她这个孙女早就被她的大儿子还有儿媳妇宠得无法无天了。平日里若是做错了什么事,她的大儿子也只一味的娇宠着她。这一次她这个孙女又硬拉着云若去书房。书房着火,他的大儿子嘴里虽然说了几句责备孙女的话,可一点没有惩罚这个孙女的意思。她实在是看不过,今天才让人把方氏唤过来敲打的。

只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杜老太太眯着眼瞥到杜微微已经高高肿起的额头,才淡淡道,“你既然已经知道错了,就该好好向云若道歉去。她这一次为了救你,也着实吓到了。等下你去给她道个歉。我再罚你回去抄写一百遍的《女戒》,这个惩罚你可愿意接受?”

“孙女愿意接受。”杜微微又一脸认真的给杜老太太磕头。她这个祖母也是个自私偏心的,偏疼小儿子的她与大儿子的关系并不是很亲厚。以前她不喜欢这个祖母,更不愿意与她亲近。可现在她深刻的明白想要斗赢她的亲生父亲,她必须得先和她祖母搞好关系。

至于去给杜云若道歉……这一次书房里突然着火这事情是苏姨娘和杜云若早就算计好了的,他的父亲又已经给她定罪了,外面的人也都知道是她这个嫡女硬拉着庶姐偷偷溜去书房的。如果她再不把态度放恭敬点而是一味的为自己辨罪,只会让外面的人觉得她这个侯府嫡女锱铢必较,不识好歹。

与其这样,她还不如态度放恭敬些,用这件事情在她的祖母前讨个好。

而杜云若嘛,她也不会放过她的。

很快的她就要自吞苦果了……

苏姨娘用惊愕的目光看着杜微微,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二小姐,今日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个人?

不行!云若好不容易冒着险将杜微微从火里“救”出来,为的是用杜微微这个嫡女的刁蛮任性来衬托云若的贤淑,现在杜微微突然转性,听话的表示要去给云若赔礼道歉。

这……

若是真的让她道歉了,这事情就很快的往兄友弟恭的方向发展,众人也不会在纠结在这件事情上,那她的云若岂不是白白“牺牲”了一把?

007撕开庶姐伪善面具(三)

从杜老太太的景鹤院出来,方氏就一直皱着眉头,等回到她的玉蘅院,她挥退其他人只把杜微微这个女儿留在屋里。

夕阳的余晖透过小轩窗照射进来,方氏的脸上是满满的担忧,她爱怜的将杜微微拥进怀中,轻抚着杜微微的脑袋,叹着气道,“微微,你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杜微微摇了摇头,“母亲放心,微微身子已经无恙了。”

方氏虽听她这样说,可脸上的神情却是一点都没有放轻松,“微微,若是身子有什么不适,一定记得要告诉高嬷嬷。”

杜微微眨着清亮的眼眸望着方氏眼里的关心,鼻子一酸,连忙扭过头,不让方氏瞅见她眼里的泪水,然后才重重的点点头,“母亲放心啦,女儿的身子真的已经全部好了。”

说着话,她又作出以往撒娇卖萌的可爱状,方氏见着她这样,心里压着的石头才微微一放。不过又想到自己女儿刚才在杜老太太那里的表现,她担忧的又问道,“微微,你这侯性子,平日里最讨厌去你祖母那里了,今日怎么这般的乖巧了?”

杜微微眼睑一垂,前世的种种皆在她眼前掠过。吃了一世的亏了,万没有再重蹈覆辙的必要了。

“娘亲,微微这次死里逃生,突然觉得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不懂事。娘亲你放心,微微以后一定要做个让娘亲骄傲的女儿。”将自己的娇嫩的脸蛋靠在方氏的手腕上,只有十四岁的女孩,说出这话时声音里带着莫名的坚定和决绝。

方氏微微一怔,但仔细回味下,又说不出她这话到底有什么问题,便只掠过这个话题不再多言。她宠溺的笑道,“我们微微一直都很好,一直都是娘亲和父亲的骄傲。你昏迷的时候,你父亲还在你床榻前守了你一夜呢。”

提起自己的夫君,方氏心里像是吃了蜜一般甜。她嫁进杜家十多载,虽与婆婆不睦,但夫君怜悯疼惜她,一双儿女又孝顺,她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极为满意。

杜微微一直都在注视着方氏,方氏脸上神情的变化,让她心里苦笑,她的禽兽父亲一直都是温润如玉的,外头的人哪个不羡慕她娘亲嫁了这么个温柔的男人。

可事实呢?

她的渣爹若是真的宠爱她的娘亲,府里为什么有苏姨娘佟姨娘高姨娘她们呢?别跟她说这些姨娘都是老太太硬塞的。她不信!

“母亲,天色已经晚了,我先去大姐的院子给她赔礼道歉。等回来后,再陪你一起吃饭。”不想再在方氏的口里听到有关她父亲的话,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将厌恶的情绪表现出来。她的亲生父亲现在是那么“完美”,她说什么话她的母亲都不会相信的。

只能在以后慢慢揭穿他“温柔”面具下隐藏的狠戾。

方氏担心自己女儿着凉了,又赶紧让人拿了一件鹤羽斗篷给她披上,让高嬷嬷带着她去了杜云若的飞羽院。

飞羽院里,当婆子为杜微微掀开帘子,杜微微的步子刚踏进杜云若屋子的那一刻,一直守在床榻前的苏姨娘手上的一方素帕就是一绞,一张精心妆扮过的面容微微一沉,就嘤咛的泣声道,“我可怜的大小姐,你身子好些了吗?”

杜微微心里冷笑,当初她可是被杜云若强行拉着去书房的,书房里突然着火,这事也是她们母女算计好的。可现在苏姨娘倒是会倒打一耙,用杜云若的“可怜”来衬她这个嫡女的“刁蛮”。

心里一凛,杜微微袅袅而行,来到床榻前。青丝帐内,杜云若丝滑如缎的三千青丝半披,一身素色纱衣,未施粉黛的芙蓉面可谓是倾国倾城,让人的目光很难的从她的脸上移开。

上一世,杜云若就是靠着她的这张脸,不知俘获了多少男子的倾慕。就连慕容苍珏为了她,也亲手摔死了他的儿子。

这一世,她倒是要看看坐不上的皇位的慕容苍珏还会不会与杜云若“爱”得那么深沉。

008撕开庶姐伪善面具(四)

“大姐,你好些了没?”杜微微压下心中对杜云若的厌恶,一脸关心的上前问着,“都是妹妹拖累你,当初书房着火,妹妹不应该强行拉扯着姐姐的衣服不让姐姐离开的。要不然姐姐你现在也不会被妹妹我连累了。”

杜微微没有否认杜云若救了她的事情,但她话里又强调火灾里是她“不懂事”的强拉扯着杜云若的手不让她离开,杜云若为了活命才不得已救了她的。这样一来杜云若舍身救嫡妹的事情就不会显得那么的伟大了。

苏姨娘一听她这样说,心中暗恨,攥着手帕就要为杜云若说话。可在她说话之前,“病怏怏”躺在床榻上的杜云若已经先于她一步开口道,“妹妹年龄小,做姐姐的多照顾一些你的面子也是应该的。”她这话暗中的把杜微微给贬了一下,告诉其他人,为了杜微微的名声着想,她这个庶姐不管嫡妹对她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诋毁她的话,她都会保持沉默的。

苏姨娘听了自己宝贝女儿的话,满意的点着头。

杜微微微微一笑,装作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又道,“妹妹这次是来向姐姐赔礼道歉的。姐姐你等下一定要喝下我敬的茶。”

杜云若不置可否,一双剪眸里漾着深幽锐利的锋芒。

高嬷嬷代杜微微亲自的去泡了一杯君山银针茶,杜微微噗通下就笔直的跪在地上,恭敬的将手里的茶递到杜云若面前,“大姐,妹妹以前做了许多惹恼你的事情,喝了这杯茶大姐你就不要再生妹妹的气了。”

她说着话,双手又将手里的青花瓷盖碗往杜云若面前一送,杜云若一双芊芊玉手缓缓伸出,嘴角荡漾着一抹温婉可人的笑,“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微微妹妹你永远是姐姐最亲的妹妹。姐姐怎么可能会生妹妹你的气呢。”

说话间她的玉手已经碰到盖碗,杜微微见她已经伸手来接青花瓷的盖碗,她便要将手伸回去,杜云若锦密的长睫一眨,眼里的恶毒一闪而过。她在杜微微要伸回手之际也将手一缩。

杜云若已经可以想象……她手伸回来后,青花瓷碗里的滚烫热茶必定会溢出来,溅到她的手背,到时候她再痛呼一声,柔弱的装下无辜。只要这一招,外人便会觉得杜微微今天不是诚心来向她这个庶姐道歉的。

到时候正好扣她一个刁蛮不懂得感恩的帽子,外人就会越发的唾弃杜微微这个嫡女。而她这个庶女嘛,在大火里救出自己的嫡妹后又被嫡妹泼了一身的热茶,实在是太可怜了。

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杜云若心情异常的兴奋。但她意料中的疼痛感一直没有袭来,相反她却是听到了她的嫡妹杜微微被滚热的茶水烫到的痛呼声。

杜微微“啊”一声,手上捧着的盖碗就倏然落地,摔的粉碎。而她手背处已经被热茶给烫红了一大片。边上高嬷嬷见到这一幅景象,火速的窜上前,紧张道,“二小姐,你怎么样?”

杜微微捂着被烫伤的手痛苦的忍着眼眶里几乎就要飙落的泪水,摇着头,“嬷嬷,微微没事。”像是又突然想起什么,她紧张的伸手挽住杜云若的手,异常关心的问道,“大姐,你怎么样?你没有被烫到吧?都怪微微,微微见你伸手来接盖碗了,以为你拿稳了刚要松手。可这茶一不小心就泼到我手上了。”

杜微微这话一说出,高嬷嬷一个狠厉的目光就已经剜向了杜云若。

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得二小姐亲自来给她道歉,她接个茶还能接不稳?她这分明就是要报复二小姐嘛。

篡心毒妻难再逑-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绍燕墨, 杜微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