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简凉, 荀幽冥

军师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简凉, 荀幽冥

第1章 如梦初醒

简凉强忍着脑子里的吃痛感,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不仅是脑子疼,腿疼、腰酸,哪儿哪儿都不舒畅!

“嘶……”

“唔?”低沉充满磁性的男音在耳旁响起,简凉瞪大眼睛,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一张放大的比女子还美的俊俏脸庞。

等等……

简凉蹙了蹙眉,确定这男子还没有醒来,轻轻掀开被子——对,没错,有喉结,没胸,该少的一点都不少!

是男的!

男的?为什么会有个男的在她床上?

不对,她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哪来的闺房?

简凉四处看了看,艳俗的娇艳红色幔帐,古香古色的,还点着熏鼻子的香炉,该死的,这儿还是青楼!?

而躺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子,就是趁她被下了药随即将她给吃干抹净了?

算了,反正自己也不亏!

简凉脚尖晃了晃,刚想把他叫醒,想想还是算了。既然是个整天出入青楼的男子,想必作风不良,叫醒了估计不仅得不到好处,自己还得吃不着兜着走。

衣物七手八脚地穿好,简凉再三确认他没有清醒过来,这才轻手轻脚地把他外衣上挂着的荷包拿在手上。随意看了看,拿了一小块最小的碎银搁在枕头上,转身就跑了。

然而刚跑到楼梯口,连台阶都还没来得及下去,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愤怒的大吼,紧接着官兵们将她团团围住,明晃晃的刀剑飞刺而来——

“卧槽!”简凉从床上弹坐起来,一头大汉,连衣裳都湿透了。

“娘亲,你又做噩梦了吗?”一个奶声奶气地声音在一旁问着,小小的手掌上抓着一条脏兮兮的毛巾,准备给简凉拭汗。

简凉眼疾手快地抓住小家伙的手腕,没好气地看着他:“简小乙,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叫我父亲。还有啊,你这抹布哪儿来的?”

“这不是抹布!”简小乙瞪着大大的眼珠子,小小的腮帮子应声鼓起,可爱的小模样让人见着心都要化了,“这是师父的袜子!”

显然这简凉的心是铁做的,压根就没有丝毫被简小乙软化的迹象,而是二话不说从床上爬起来,披上一件外袍就往外面走:“张衍?他回来地正好!”

“娘……父亲!你去哪儿?”

简凉大跨步走进院中,直直朝着东厢房而去,果然看见一个坐在那儿喝茶的剑客。

“张衍,你干嘛把你的臭袜子丢给我儿子玩?”简凉一上来就兴师问罪:“要是我儿子养成了什么怪癖,我让你好看!”

张衍微微偏头,一张较好的面容被憔悴掩盖,只见他无奈摇头道:“认识你六年,从小乙还在你肚子里的时候就识得你,现在孩子都五岁了,你这性子还是风风火火的,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嗤!”简凉冷哼一声,系好腰带往边上一坐,伸手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你这一去就是三月之久,可打探到了什么?”

张衍苦笑,原本光滑的下巴此刻已经长满了胡渣,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若不是一身武艺,只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第2章 公子简凉

“师父!”简小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冲进来一把扑进张衍的怀里:“娘亲是醒来了,可她不等我!”

“你娘亲的性子,师父知道。”张衍白了简凉一眼。

“是父亲。”简凉呆呆地看着手里的茶杯:“你既还没有找到什么线索,而你京中的父母又催得紧,是否打算回京?“

张衍点点头:“京中形势紧迫,我自得回去助父亲一臂之力。你收拾收拾,与我一起。”

简凉眼波一转,看向小小的简小乙,忽而蹲下身子,没头没脑地问:“小乙,我问你,你的身世是什么?”

简小乙和张衍都难得看到简凉这般严肃的脸色,一时间都颇为诧异。

“自幼无父,幸得师父爱护,即便只有娘亲一人抚养孩儿,也得以健康成长。“简小乙望着简凉,又问:”儿子说得对吗?“

“不对。”简凉认真地盯着他:“你要记着,你有父亲,没有娘亲!”

简小乙点点头,又蹙眉了:“咱们对外不是一直这么说的么?”

“往后不管对谁,你都得说你没有娘亲,可记住了?”

“是……”简小乙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着,他明明就有娘亲,面前这个不大正经的就是他娘亲!可是娘亲都已经这般郑重其事,他自然要应允。

“简凉,你怎么回事?”张衍眉头紧皱,“别吓着孩子。”

见她不说话,张衍忙将简小乙打发了出去,十分严肃地盯着她:“到底怎么回事?”

“近日,我总是梦见荀幽冥。”简凉揉揉自己的额边,“别跟我说什么莫要瞎想之类的话,张衍,别人不知道,莫非你走南闯北也不知道么?通缉令一张接着一张地发下来,他总有一天还是要查到这里的。”

门外一个小小的个子自房梁攀爬而上,接着轻轻一窜就上了屋顶。简小乙这一身三脚猫的功夫自然是张衍教的,只不过两人都瞒着,从未告诉过简凉罢了。

他这会扒拉在瓦片上,小心翼翼地掀开一条缝,鬼头鬼脑地往底下瞧。

张衍皱了皱眉,没发作。

总归小家伙是个人精,早点知道也没什么坏处。

“其实……据我父母对他的了解,倒也不全是个坏人。”张衍看着简凉:“此番要你带上小乙随我回京,正是因为荀幽冥可能会在此处出现,因此,想着让你们随我回去避避风头。”

“他来这里做什么?”简凉心中一紧。

张衍苦笑:“公子简凉,你这么大的名声,迟早会被皇朝的人盯上!”

“跟我有什么关系!?”简凉气闷地站起身:“什么公子不公子的,不过就是三年前喝醉酒了莫名其妙在云雅楼得了个‘天下第一名士的称号’!这个东西,谁爱要谁要去,我何曾说过要当什么公子了?”

天下第一名士,是荀国每四年一例的大文会上所推选出来的头筹者的称号。

在每一届的大文会上,全国各地的学子学士都会在与京城相连的苍南城齐聚一堂,用尽此生所学相互比试,推举出天下第一名士。

第3章 通缉之令

而三年前,简凉因着无聊误打误撞跑了进去,又在观赏的时候喝多了酒,对着众人品头论足,引起众愤,随即利用她前世在21世纪的所学,将所有文人雅士打击地体无完肤,从此‘公子简凉’的名声响彻大江南北,

“你与我多舌又有何用?总归名动天下的‘公子简凉’是你没跑了!”张衍无奈摇头:“眼下敌国探子风波不断,身为战北王的荀幽冥即便来寻你,也未必就是因为认出了你的身份,只怕是要让你去做他的寮士吧。”

简凉长叹一声:“你带上小乙回去,正好张伯父和伯母都喜爱他,对外且说是你捡来的。再说了,就算他为人不错又如何?不过就是当年偷了他十两黄金罢了,他不也对我……哼,六年过去,没有一天撤下过通缉令!反正这样的人,不能当小乙的爹!”

屋顶上的小家伙紧紧捂住自己的双唇,他爹……居然是个坏蛋?

还将娘亲欺负地夜夜噩梦不断,看他不好好把他给闹上一闹!

张衍心中失笑,却也不好多言。他轻叹一声,只得好言相劝道:“简凉,好歹荀幽冥也是名震天下的战北王,就算认出了你,也不至于真想要你的性命。“

“你少乌鸦嘴!他签发通缉令难道只是为了找我那么简单?”简凉冷哼,摆摆手道:“行了,你自己带上小乙上路吧,都这个点了,我得到金宝楼里去看看。”

“你不随我进京,难得要独自呆在这里?不行,我不放心。”

简凉已经站起身来,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么?再者说了,我好歹也是苍南城中最大当铺的老板,有几个人会轻易招惹我?”

张衍眼看着她脚跟快,没来得及叫住就已经没了影,摇摇头去将房顶的简小乙给拎了下来,“听了这么些时辰,可满意了?”

简小乙的脸蛋固地跟包子似的,“师父,你不要被战北王的名声给骗了!战北王府的亲兵在上月来过这里,抓了好多适龄女子,但是到最后却没看到一个人回来!这些都是我和娘亲亲眼所见的!”

“还有这事?”张衍眉头紧蹙,难怪简凉会害怕成这样,“走,咱们上金宝楼看看去。”

犹记得他几日前收到的家书中,家父就在信件中有所提及,说是战北王荀幽冥总是有意无意提起关于‘公子简凉’极其幼子的话,想必确实是已经查到这里了。

金宝楼外,简凉身着素白长衫,一头青丝高高竖起,眉清目秀的脸庞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加上荀国民风开放,更有甚者当街送花送点心的,也是常事。

只不过简凉目不斜视,从不接下任何一位妙龄少女的示好,只悠悠哉哉地晃进了‘金宝楼’,身后无数炙热的视线便才跟着逐渐黯淡下来。

金宝楼是苍南城最大的典当铺,与寻常典当铺不大相似,这个金宝楼中的数不胜数,全数摆在店中的架子上,一走进去金光闪闪,足以晃瞎人的双眼。

第四章 相见? 重逢

要说起简凉,在整个荀国早就是风云人物,世人道她容颜足以与风靡天下的战北王齐名,风骨入梅,才华无双,却也可惜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整日里出入红楼酒馆,红颜多得数不胜数。这也就算了,不三不四的同时还带着个五六岁的儿子,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也就是她了。

一踏进去,眼尖的伙计皓月便赶紧上前,在她耳边轻道:“爷来了?咱们店中来了一位贵客,您可要见见?”

“什么贵客?”

“战北王。”皓月躬身低语。

简凉扶额,自己这直觉是不是太准了点!?

其实若细算起来,昨夜刚刚好就是自己梦到六年前那庄事的第七夜,没想到这货就找上门来了?

那么现在看来的话,自然是溜为上策!

“这样,我想起来小乙也该起来了,先回去看看。”简凉一脸常色,“至于这位贵客,你好生招待便是。”

“你既然已经来了,为何不上来与本王一叙?”

嗓音低沉好听,与记忆中那道声线无缝重合。

简凉迈出去的脚步顿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摸了摸自己喉咙上作假的喉结,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进去了。

“王爷竟有此雅兴来金宝楼小坐,简某实在是没料到。”简凉已然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她刻意压沉了嗓音,看着荀幽冥立在那高大的背影,“也不知金宝楼里的东西,究竟能不能入了王爷的慧眼?”

“东西不错,不过本王更看重的,是你这个人。”荀幽冥说着转过身来,眼睛眯着盯了简凉半响,“你……”

简凉状似无意地笑笑:“王爷真是爱说笑,简某野惯了,作风口碑都不大好,怎么可能被王爷看重?”

荀幽冥穿着金线密织的黑袍,一身贵气与优雅并存,而六年未见,原本光洁细腻的脸上也多了少许沧桑之色,更添成熟魅力。

他的眼底有些许的惊愕,随即提唇一笑:“公子简凉,名满一时,其聪慧学识无一不精。如此人才,理应报效朝廷才是。”

“王爷……”

“你这般推阻,是怀疑本王的眼光?”

“简某不敢。”简凉紧了紧拳头,随即邀请荀幽冥在一旁坐下,自己也安然落座开始煮茶,一举一动都如男子一般大方,几乎属于没有破绽。

转眼间茶香四溢,荀幽冥轻尝了一小口,又笑了:“听闻公子有一五岁小儿?”

“六岁。”简凉没有任何波澜,她也微微一笑:“原来王爷对着等小事也有兴趣。”

“六岁么……不知小公子在何处?本王觉着与你甚是投缘,想见见他。”

简凉只觉得自己的腮帮子都要笑僵了,“真是不巧,就在今日早上,他已经……”

“父亲!”

好死不死的,偏偏在这个时候!

简凉将僵硬的手指收到桌下,轻飘飘地打量了一眼对面的荀幽冥,还好,小乙与他并没有那么相似。

第4章 ——第5章 察觉异常

小小的一团肉包袱撞在简凉的后背,他正欢笑着,又看到了对面的荀幽冥,脑袋歪了歪,上前走两步行了一个标标准准的礼。

“这位就是赫赫有名的战北王。”简凉笑看着简小乙:“你如今已经六岁,除了见礼,也该学会打招呼了吧?”

简小乙疑惑地对上简凉的视线,随即开朗一笑,冲着荀幽冥跪了下去,道:“小民简小乙,参见战北王爷!”

荀幽冥眼睛一眯,轻声问他:“你几岁?”

“六岁!”嗓音脆生生的,但笃定、自信。

简凉趁着机会回首白了门口的张衍一眼,无可奈何地道:“张衍,这是战北王,你应该是熟识的。“

“那是。”张衍走了进来,站在简小乙的身后,躬下身子,道:“战北王爷。”

荀幽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张世子?你与公子简凉?”

“在下与简凉也算是至交了。”张衍笑笑,双手放在简小乙的肩上,又道:“幼子不懂礼数,而我一时也没能叫住他,致以冲撞了王爷,实在抱歉。”

“无妨。”荀幽冥一见到简小乙就有一种亲切感,要知道他一贯不喜小儿,但这小家伙的一颦一笑,倒是都揉进了心底似的,“都是习武之人,不论这些虚的。”

“王爷客气。”张衍笑笑,悄然将简小乙拉到自己身后:“既然王爷和简凉正在议事,在下就不多叨扰了。”

荀幽冥无声冷笑:“不急。倒是你我许久未见,等本王不日回京,定要好好喝上两杯。”

“是。”

在两人说话之际,简小乙探究的目光是从来都没有在荀幽冥的脸上移开过,若是让他说心里话,这个战北王长得还真是好看!但话说到这里,简小乙倒是乐了,爹地娘亲长得都好看,他将来长大了定也是会名满京城的!

简凉双手紧揪着腿上的长衫,努力不使自己暴露什么不该暴露的情绪,淡笑着将目光放在简小乙的身上。

荀幽冥不是个傻子,他半蹲下来,轻捏着简小乙的下巴,忽而邪魅一笑:“素问张世子与苍南城的公子简凉为至交好友,而公子简凉年纪轻轻,便育有一子,如今一看,还真是生得灵巧,眉眼之间……竟和当今圣上有些相似?”

“王爷谬赞了。”简凉笑笑:“孩子么,还没长开,哪儿来的和谁像不像?”

张衍心底一紧,要知道荀幽冥的脑筋非比寻常,亲生儿子站在面前,能认不出来?

不过现在仔细看看……两父子虽然不大像,但是眉眼之间确实遗传到了些当今圣上的气质,小脸蛋也与荀幽冥的母妃有些相似。

这般一想,他不由得冷汗涔涔,恨不得立刻带着简小乙逃出去。

简凉看了看张衍的神色,忙又打了个哈哈,“小乙这孩子,自幼丧母,没个娘亲调教一二,跟着简某也确实太野了些。”

“是么?自幼丧母?”荀幽冥提唇冷笑,又多看了简小乙两眼,取出怀中一枚玉佩递给他:“见面礼。”

第5章 提议进京

“咦?”简小乙翻来覆去看了两眼,“这成色还行,我就收下了!”

张衍站在这儿只觉得头大,简凉也好意思说简小乙没有娘亲教导?瞧瞧这一举一动,分明就是被他娘亲给带偏了的!

眼看着荀幽冥脸色不对,张衍忙道:“王爷,小乙一向没见过什么大人物,加上年幼丧母,简凉老弟对他颇为溺爱,实在不是有心得罪王爷,还请王爷见谅,莫与黄口小儿计较。”

“本王是这么小气的人么?”说着,荀幽冥揉了揉简小乙的小脑袋,大气地道:“且收着,本王若来日得了什么好玩意,都给你!”

简小乙心知这就是他的父亲,怎么着也不怕,便眯起眼睛贼贼地笑起来:“多谢王爷抬爱!世人所言果然不虚,战北王凶名在外,人也爽快!”

张衍和简凉听得青筋直跳,这是夸??

而荀幽冥望着他提唇笑了笑,醉翁之意不在酒。

“放肆!”简凉横了小家伙一眼:“还不快出去?在王爷面前也这般没大没小,当真是为父平日里太宠溺了么?”

“本王倒是喜欢他的性子。”荀幽冥起身一把将简小乙举了起来,见他一点都不害怕,反倒咯咯直笑,瞬间脸上也多了些笑意,“张衍是你师父?”

简小乙点点头,“是。”

荀幽冥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虽年纪小,但是脚底下的步法倒是和张世子所学一般无二。那么,你介不介意再拜入本王门下?”

“有礼物么?”

简凉有些按捺不住,她低吼一声,“简小乙!不得放肆!”

荀幽冥好笑地瞥了她一眼:“当本王的弟子,要什么没有?“

“这不大好吧?”张衍呵呵一笑:“王爷贵体,怎能屈尊与我一同当小家伙的师父!”

“就是!”简凉也干笑不断。

荀幽冥眼皮一抬,视线横扫在简凉的脸上:“公子,你看不上本王?”

“不敢……”简凉嘴角直抽抽,一个当王爷的都这么说了,她一介平民,能说什么?

眼看着气氛愈发尴尬,张衍硬着头皮找了个借口带着简小乙退了出去,只留下两人呆在里头相顾无言。

荀幽冥俨然已经反客为主,在桌前落座、煮茶,好一副闲适的模样。

简凉诺诺地坐了半响,茶都喝了三四盏,眼看着两腿都要抽筋了,荀幽冥才施舍般地开了口:“既然贵公子已经是本王的徒弟,那么简凉,你便随本王进京吧。”

“进京!?”简凉皮笑肉不笑:“举家搬迁哪里又是容易的事情?还是不劳烦王爷了。”

“也好。”

简凉头皮一松,心里一块大石终于缓缓……

荀幽冥盯着她的双目:“那你就自己张罗,务必在五日内迁至战北王府。”

降到一半的大石就这么又提了上去!

“战北王府?”简凉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随即又讪讪一笑:“王爷,您贵为皇室,简某带着孩子住进战北王府算什么事儿啊?不知道的恐怕会误以为王爷您有断袖之癖吧?“

第6章 预开分店

“你……”

“所以王爷,为了您的名声着想,简某和爱子,哪儿也不去。”

这样毫无力道的反击自然是一点用都没有,身为战北王的荀幽冥一声冷笑,将令牌置于桌前,简凉还不是只有顺从的份。

张衍带着简小乙探头探脑地进来,看着独自端坐在桌前的简凉,皱了皱眉:“战北王走了?”

“恩。”

“怎么说?”

“能怎么说?”简凉长叹一声,“京城,好玩么?”

张衍双眼猛地瞪大:“你要进京?”

“不得已而为之。”简凉转过身来,冲着简小乙招了招手,小家伙便扑进了她的怀中。

“娘……父亲,您要和我们一起进京吗?”

简凉点了点头,不自觉眸子一眯,看向张衍:“当今皇上已经年满六十,但是荀国到如今了还没有立下储君,这个时候冲上去,岂不是引火烧身?”

“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没有皇子或大家族前来请过你,从前你推得掉,今天却是无处可藏了!”

“你以为我想去?”简凉灵光一闪,忽而抬眼看着他,“要不……我带着小乙远走高飞算了,四处游山玩水的,多好!”

张衍眉梢带笑,不疾不徐地坐下来,道:“我倒是觉得,你此番进京不见得是坏事。京中局势愈发不稳,以你的名号,今日是战北王找过来,明天就会是别的王候。他让你进京虽然有可能是为私心,但他会保住小乙,也唯有他能够保住小乙。“

简凉还想再说什么,又被张衍抢过了话头:“你也别想着跑了,一旦京中势力知晓你的踪迹,被人绑了小乙以此对你进行要挟,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你这么会说话,方才荀幽冥在这儿的时候怎么跑得那么快?”简凉瞥了他一眼,赌气般地将手上的杯子重重往桌上一砸,将茶水溅在张衍的手背上。

“嘶……”张衍吃痛,“你这女子!”

“说什么呢?”简凉抓起地上的蒲团就砸了过去,末了又道:“金宝楼我就不打算迁过去了,若是可以的话,在京城开一家分店也不错。”

“男子男子……”张衍无可奈何:“回头给你找个好一点的地段,我张府虽然只是个小小侯府,但这点事还是能帮你办好的。”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

看着简凉转眼又变成一副悠悠闲闲的样子,张衍脑门青筋直跳,这人估计就等着这句话了吧?

“那到时候你是呆在我家,还是另外再给你寻个院子?”

“对了,说起这个。”简凉抬头望着他,“从前张伯父和伯母总说要收小乙为干孙儿,这次回京,抓紧时间将这事给办了吧!”

张衍皱了皱眉,心下忽然生出了些感激。

张家的侯位是世袭,虽身为侯府,却有名无实,又没有皇亲国戚做靠山,早已摇摇欲坠。眼下京城夺嫡风起云涌,张家夹杂在其中虽然一直都没有站位,迟早会被当成靶子。

第7章 认定

而简小乙是皇室血脉,即便简凉和荀幽冥无法相与,将来不论是落难还是反目,应当不会波及到孩子。而若是在简小乙认亲之前成为了张府的儿孙,那无疑是给张府安了一座巨大的定心石。

只是简凉她……

“到时候让小乙住在张家,至于我,身为一个单亲的父亲,自然是应该随着年幼的儿子到处跑了。”简凉阴测测一笑,荀幽冥不是企图拿‘师徒’的名号来挟制她么?那她也可以干脆给小家伙找一个家,到时候看他还能怎么说。

张衍抿唇不语,方才就当他是白白感慨了那么多!

另一边,荀幽冥在苍南城下榻的酒楼内。

一个青衣的劲装男子自外窗翻入,恭谨地单膝跪在荀幽冥面前:“爷,属下和兄弟们在苍南城中各处走访,得来的消息都很一致。金宝楼的爷确是三年前夺得’天下第一名士‘的公子简凉,据目击者称,她是五年前突然出现在此,怀中抱着襁褓婴儿。”

“襁褓婴儿?”荀幽冥双眼底下多了些阴鸷,“那就是说,简小乙才五岁?”

“属下也不敢确定,不过属下找到了一名老大夫,他曾在两年前给简小公子看过诊,从他的记忆中,简小公子今年应当是五岁。”

荀幽冥周身迸放出冷冽的寒芒,简凉,你果然就是六年前不辞而别的女子。

既已找到你,就不会再让你逃!

“传信回去,收拾出府上的东院,装饰地……雅致些。”

青衣一怔,赶紧点头应下。

********

荀幽冥一贯以雷霆手腕响彻天下,不论是一般的官员还是百姓,但凡是听了他的吩咐,就没有敢拖拖拉拉不办事的。

可是简凉,偏偏成了这第一个意外。

她让张衍带着简小乙抢先一步回京住进张府,而她自己,倒是生生拖到了第七日,才悠悠哉哉地从苍南城上路。

荀幽冥在这些天倒是一直没出现过,让她甚至怀疑他曾找上门的事情仅是个错觉而已。

简凉坐在马车上,边上是她随意收拾的几套衣物,以及成箱的金银。赶车的是金宝楼里的皓月,他好歹有些功夫在身,听说她要独自入京,死活都不放心。

“爷,您真打算在京城再开一家金宝楼?”

“嗯。”简凉懒懒地看着沿途风景,“怎的?你觉得不妥?”

皓月嘿嘿一笑:“我怎会觉着不妥?只是苍南城中自有陈叔看守金宝楼,这我在那儿实际上也就是打打杂,要不……爷,您这番进京身边也没个得力的住手,要不让我跟着您吧?”

“你倒是机灵!”简凉无奈笑笑:“你跟着我当然好,但你的细软都收拾了么?到时候进了京你再回来取?”

“爷不用担心,小的早就收拾好了,都带着呢!”

简凉失笑,主仆二人又扯了些闲话,却听到后方有十分激烈的马蹄声,似乎是在追赶着什么似的。

皓月将马车赶到路边停下来,探头一看,面色有些凝重:“爷,看他们的装扮,是官府的人!”

第8章 威逼利诱

“官府?”简凉撩开车帘看过去,岂止是官府?分明就是荀幽冥!

没好气地将车帘放下来,简凉冲着皓月道:“你只管赶路,不必理会他们。”

“爷?”

“按我说的做。”简凉撩开另一侧的车帘透气,却不想一个骑在马上高高大大的人影忽然挡住她的视线,用难以言喻的视线俯视着她。

简凉垂眸一瞬,再抬起头来已经是一副谦逊有礼的样子:“战北王爷,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真是巧。”

“巧么?本王可是等着你上路才启程的。”

“王爷总不至于还有跟踪的癖好吧?”简凉温和一笑:“不过吧,您贵为王爷,有那么一两个怪癖,倒也说得过去。“

荀幽冥冷笑:“本王不欲与你多做口舌之争,至于你这巧舌如簧的小把戏,本王更希望你运用在敌人的身上。这样,本王也才好安心教导新收的宝贝徒儿。“

简凉手指一紧:“小乙不过是个幼童,王爷光明磊落,心中自有千秋,不会拿幼子来行威胁作风,我说的可对?”

“倒是能言善辩地很。”荀幽冥冷哼,“战北王府的东院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回到京城,你直接把孩子接过去。”

“张衍的父母对小乙极为喜爱,承蒙他们垂帘,此刻应当已经被认作干孙儿了。”简凉嫣然一笑:“王爷,这老人家的天伦之乐,无非就是儿孙承欢膝下,在下身为晚辈,该当支持才是。”

荀幽冥发现自己小看她了,没想到这小女人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法子。

简小乙已然和张府搭上了关系,他若是还和小家伙走得太近,无非会给京中各势力一种他已经和张府结成同盟的错觉。

只不过……

“简小乙身为本王的爱徒,断也没有太生分的道理。”荀幽冥斜睨了她一眼:“住不住战北王府,你说了不算。”

不等简凉答话,荀幽冥忽而凑近了些许,又道:“张府若是平白落了难,简小乙身为张府后人,怕是也脱不了干系,你说呢?”

“你……”简凉咬牙切齿,“卑鄙!”

竟拿张衍一家子来威胁她,简直猖狂!

荀幽冥兀自暗笑,他盯着明明气的不行偏还拼尽全力忍着的简凉,对她的了解又多了那么一层。

“不过么,你若担心孩子在我府上照顾不周,放在张府倒是也不打紧。”荀幽冥盯着她唇角扩大的笑意:“张府与战北王府相隔不远,大不了每日多给你些空闲时辰。”

“荀幽冥!!”

“你叫我什么?”

简凉心底有些发憷,但面上强撑着不动声色,没好气地把帘子一放,兀自在车内气闷。

荀幽冥武力高强,她紊乱的气息自然听得真真儿的,骑在马上也不免低笑起来。其实,若她一直不肯主动挑明,这么时不时逗一逗她,倒也是件极好玩的事情。

只不过马车另一侧的青衣倒是惊讶了,跟着王爷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他对一个人这般上心,居然还笑了?

军师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简凉, 荀幽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9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