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林荼蘼, 裴墨

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林荼蘼, 裴墨

第1章 你对得起我吗?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钻到床底下找身份证时,会在性冷淡的老公床底下,发现一枚用过的保险套。

油乎乎的保险套里,还残留着一些白色的浊物。

我当时有点儿懵,性冷淡的老公,怎么会用保险套?

结婚两年多了,何子辰一直说那种事儿特别恶心,跨不过那道坎儿,到现在都没碰过我一次。

我安慰自己,就算是性冷淡,偶尔也会有欲*望是不是?自己动手解决也没啥的……

我哆嗦着,正要从床底下爬出去,这时却听见何子辰和他秘书陈敏敏的声音,宛如一记平地惊雷,将我彻底击懵。

“老公,你好讨厌~”

“宝贝儿,今天林荼蘼出差去了,我们想玩儿什么花样都成……”

两个人仿佛干柴烈火,从门口一路脱到床边,我只觉眼前一暗,一个东西晃悠悠飘到我跟前,我一看,差点没喷火。

尼玛,竟然是陈敏敏的情*趣*内*衣!还是绑带的!

头顶的床重重一陷,床板开始咯吱作响,头顶的床垫呈现出匪夷所思的起伏,我真担心会拍在我的脸上。

“老公,再快一点……”

“呵呵,小妖精,你这是要把我榨干呢……”

我只觉胸口遭到一记重击,痛的呼吸都难受。

何子辰,你丫在老娘面前装的好像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丫的背地里竟然这么骚*浪*贱!

陈敏敏发出一声低吟,让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亲爱的,你说我跟你老婆林荼蘼谁更好啊~”

“那个黄脸哪能和你比?我看着她就反胃,当初要不是为了她家的成衣厂,我能看得上她?”何子辰鄙夷地冷哼。

我只觉一股滔天的怒意直钻心肺,仅剩的一点理智,也被燃烧成灰烬。原来何子辰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我们林家的家业么?

我再也控制不住,从床底下冲了出去,操起一旁的椅子就朝何子辰抡了过去!

“何子辰,你个王八蛋,你对得起我吗?”

木制的椅子砸在床头,哐当一声,把何子辰和陈敏敏两人都吓懵了。

陈敏敏吓得失声尖叫,跟见了光的老鼠似的钻进何子辰的怀中,何子辰心疼地搂住陈敏敏,一个劲儿地哄着,小兄弟也以肉眼可见的憋了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后续使用。

“林荼蘼,你发生么疯?”何子辰满眼厌恶的看着我。

看着何子辰对陈敏敏关怀备至的模样,我的心更是痛的几乎痉挛抽搐,这就是我千挑万选的男人么?

“我发疯?何子辰你还要脸么?!”我身体发着抖,“性冷淡,这就是你特么的性冷淡?结婚两年了,你特么碰我跟手指头都嫌脏,却跟这个狐狸精干这种龌龊事儿?”

这时,陈敏敏突然光溜溜地从何子辰怀里钻出来,爬到我脚边痛哭流涕:“荼蘼你不要怪子辰,子辰他性冷淡,只对我的身子有感觉。他和我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啊,他平时工作那么辛苦,你这个做妻子的又没办法帮他……你一定要体谅子辰啊。”

我肺都快气炸了。

她什么意思?何子辰出轨,还成了我的不是了?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想让我忍气吞声,来个浪漫三人行?

“滚。”

“荼蘼你怎么能这样……”陈敏敏忽然眼里蓄满了委屈的泪珠,活像我欺负了她似的。

何子辰顿时火冒三丈,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我跟前,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

这一耳刮子力气极大,我只觉眼冒金星,脑子里嗡嗡作响,我感觉鼻子下面有些湿热,用手一摸,竟然是鼻血。

“林荼蘼,我警告你,我见你欺负敏敏一次,就揍你一次。她是无辜的,你特么有什么就冲我来,别在敏敏身上撒泼。”

无辜?

呵。

我冷冷的牵起唇角,扯到红肿的脸颊,疼的我龇牙咧嘴。我对何子辰、对这段婚姻最后一丝幻想,也被这一巴掌给生生打灭了。

“何子辰,我们离婚吧。你是婚姻过错方,准备着净身出户吧。”

我拿着从床底下捡起的身份证,出门。

若不是我出差忘带证件折返,还没有机会目睹这一场好戏。

离开时,我听见何子辰特别阴狠的威胁:“林荼蘼,识相点就给我装聋作哑,否则我叫你身败名裂。”

第2章 撩了就想跑?

我没理会何子辰的威胁,当晚就乘上飞机,去了邻市。

客户姓赵,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谈话的时候,我总觉得赵经理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眼睛老是贼溜溜在我身上打转。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酒喝的有点多了,总感觉脑袋昏昏沉沉,这时赵经理走了过来,状似亲密地扶起我。

“林小姐,你醉了,我扶你回房去。”

男人的手握在我的腰上,让我一阵恶心,我下意识想要拍开男人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跟没了骨头似的,身子里窜着股火,每个毛孔都冒着腾腾热气。

我立刻意识到,刚才我喝的酒有问题。

可是这个客户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脑中忽然想起何子辰阴狠的威胁……

我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冷颤,背心里冷汗涔涔。

何子辰要我身败名裂……

我使劲儿挣扎着,可是绵软无力的身子,无论我做什么都像是欲拒还迎,反而弄得赵经理一肚子邪火,粗哑的气儿喷在我耳根:“小妖精,你急啥,一会儿慢慢收拾你。”

我被赵经理的口气熏的想吐,眼看着老男人已经把我带进酒店,我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尖锐的刺痛,让我微微清醒,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赵经理,朝前面走廊逃去。

身后是赵经理紧追不舍得脚步声,我当时心里特别焦急害怕,见前面站着个男人,立刻跑上去捉住他的袖子。

“救救我。”我乞求的看着男人。

男人回头看着我,我这才发现,男人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九,穿着严谨笔直的西装,面容冷峻,整个人透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男人冷冷拨开我的手,像拂去尘土般,又掸了掸西装衣袖。

我听见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中一急,见男人抬脚就要走,赶紧追了上去,一个不慎竟然撞进了男人的怀中。

男人皱着眉,满脸不悦,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紧紧捉住男人的手:“给你五百块,帮我,求你了!”

男人忽然一怔,低头紧紧盯着我的手,像是要在我手上,看出两个洞来。

“你能碰我?”

男人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怎么也听不懂,正要加价,这时赵经理也跟着追了上来。

赵经理看到我身边的男人,不由脸色一沉,皮肉松弛的脸,有些皮笑肉不笑。

“你是裴墨……裴总?呵呵,真是巧啊。”

我一听,赵经理和这个叫裴墨的男人认识,心顿时凉了半截儿,生怕这个男人会把我推给赵经理。

我下意识松开裴墨的手往后退,手腕却被男人敏捷地捉住了。男人轻轻一带,我便跌入了他的怀中。

“撩了就想跑?”裴墨低声在我耳边说着。

我全身每一个毛孔里面窜着火,裴墨忽然这么揽着我,我只感觉一股男性的气息,侵入我每一个毛孔,犹如猛火浇油,烧的我难受极了,下意识地往裴墨怀里更靠了几分。

我感觉裴墨的身体忽然僵了僵,却并没有推开我。

“裴总,你和林小姐认识?”赵总古怪的看着我和裴墨。

“与你何干?”裴墨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让赵经理吃了一憋,脸色有些难看,但却丝毫没有想要走的意思。

裴墨也不搭理赵经理,裴墨一手扶着我,一手掏出房卡中,漫不经心的开着房门。

直到亲眼看到裴墨将我扶进房间后,赵经理才丢下一句不打扰裴总了,悻悻离去。

没了赵经理在一旁虎视眈眈,我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身边男人的怀抱,让我最后一丝理智也被身体里的欲望燃烧殆尽。

第3章 五百块

脑子里浮现出何子辰和陈敏敏疯狂纠缠的身影,两年了,我特么到现在还是个处。既然何子辰那个渣男都出轨了,我何必还要为他守身如玉?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眉目英俊冷漠,个子挺拔,卖相挺不错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完美的床伴。

好吧,就他了。

我就势勾着裴墨的脖子,喘着火热的粗气儿:“要不要来一次?”

我的身体在裴墨精壮的身子上摩挲,感觉到男人身体的温度渐渐被我点燃,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我心中忽然有一种可笑的自豪感。

何子辰不是说我是黄脸婆吗,可我照样能让这样的男人有反应。

“你碰了我,我为什么没反应?”裴墨皱着眉,等我稍稍推离,从上而下的打量着我。

“这还叫没反应?”我挑眉若有所指地看向男人的下半身。有些唾弃这个男人的矫情,明明身体都有了反应,还要这般姿态。

“我不是指这个反应……”裴墨看着我的目光,若有所思。

“给你五百块,做吧。”我也懒得和这个男人废话了,既然最开始他就是为了钱才帮我,那么,现在也用钱帮到底吧。

裴墨脸色一沉,眸子里流动着一丝危险的暗光:“五百块?”

“怎么着,让你白上你还嫌少?”我也有些不太高兴了,这个男人不过是卖相好那么一点点罢了,竟然趁火打劫,坐地起价。

我竖起一根指头:“一千块,没有更多了。老娘还是处呢,如果不是看你顺眼,才不会白白便宜了你。”

裴墨眯着眼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将我整个人都抱起来,大步走向浴室。

“你干什么?”身体忽然凌空,我有些猝不及防。

还没等我想明白,我整个人就被狠狠地扔进了浴缸里面,冰冷刺骨的冷水,从我的头上一头浇下。

一股寒意游遍周身,我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连带着身体里的欲望也渐渐冷却。

裴墨举着莲蓬头冷冷的看着我。

“清醒了没?”

我茫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坨红,眼睛里还残留着未退的情绪,衣服几乎给脱的七七八八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

就是因为何子辰背叛了我,我就要这样糟践自己吗?

甚至还想随便找个男人破、处?

我就这么一直躺在浴缸中,靠着那股冰冰凉的冷意,驱散身体中的余热。

不知何时,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裴墨已经离开,房卡就放在我的床头。

想起昨天晚上差点和一个陌生人滚了床单,我多少有点后怕,不敢多想,立刻就去退了房。

因为和何子辰已经闹掰,我又不想回我爸那儿,被我爸念叨,只能暂时在我闺蜜郭雪家住。

我积极准备着各种离婚的材料,准备让何子辰净身出户,没想到,我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何子辰向法院起诉我解除婚姻关系,他在法院上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污蔑我两年来不提供任何夫妻服务,甚至还婚内出轨。

他那义愤填膺的模样,只恨不得把我送去浸猪笼。

我气得浑身发抖,这招恶人先告状,实在是太毒了。

可当何子辰的律师把证据拿出来的时候,我如被雷劈,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照片上,我亲昵的靠在裴墨的怀里,面色潮红,两人还一起走进酒店房间!

一股凉意直钻心肺,怎么也没想到,我躲过了赵经理,却仍然没能逃出何子辰的圈套!

我百口莫辩。

谁会相信,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什么都没发生?

第4章 交易

最终,我和何子辰的婚姻关系走到了尽头,因为我是婚姻的过错方,法院裁定我净身出户。

在我们离婚之前,何子辰就以很高明的手段转移了大部分财产,再加上净身出户,我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连我们林家的成衣厂,也被何子辰这个渣男,如数吞并。

我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不敢想象,父亲听到这个噩耗会怎样……

成衣厂,是爸爸半辈子的心血啊……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是省医院的医生给我打的电话。

“请问是林小姐吗?您的父亲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医院急救,请问您能现在到医院来一趟吗。”

我耳边嗡的一声响,世界顿时天旋地转。

我心急如焚,乞求着神明能够保佑父亲,拦车赶往医院,付钱时,甚至因为手抖的厉害,钱都掉了地上。

我发了疯的跑进病房,抓住我父亲的手。父亲戴着吸氧器,显得异常的憔悴苍老。

父亲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紧紧的瞪着我,十分费劲的质问我:“为什么要背叛子辰?”

父亲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手上劲儿却很大,抓得我很疼。我很想给父亲解释,眼泪却先流了出来。就在这时,父亲的心电图就变成了一条直线,父亲就这么瞪着眼睛去了。

“爸——”

我痛的撕心裂肺在我爸的床边痛哭了起来。

医院的护士们早已看惯了生离死别,他们冷漠地走了过来,给我爸做心脏电击。

我看到我爸被吸得老高老高,苍老的身子又重重地跌到床上,眼泪再一次,蜂拥而出。

我期盼着爸爸能够再一次睁开眼,听一听我的解释,哪怕听我再叫一声爸爸也行,然而,终究没有睁开眼。

就是因为我被何子辰污蔑出轨,净身出户,我爸就这么急怒攻心,脑溢血去世了。

何子辰,这笔血债我一定会找你连本带利地讨回!

我用仅剩的微薄积蓄,为爸爸办理了后事。

葬礼上,很多父亲生前的友人都来吊唁我的爸爸。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男人也出现在了葬礼上。

裴墨,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全身庄严肃穆的宿舍,个子很高,一走进来就有一股气场全开的压迫感。

裴墨走到爸爸的灵前,很恭敬地献了花。

我听见宾客中,传来窃窃私语。

“看了没,听说林荼蘼就是和那个人私通。”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怎么勾搭有夫之妇?”

“听说就是因为出了这种丑事儿,老林才活活给气死了啊……”

我的心仿佛被钝器刀刀凌迟,血淋淋的滴着血。

宾客散去时,我冷冰冰地质问裴墨:“你来这里干什么?来瞅我的笑话?”

虽然父亲的去世和这个男人没多大关系,但是想到我和他的事儿,曾经被何子辰利用,看到这个男人我多少有些膈应。

裴墨挑挑眉,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接过一看,愣住。

鼎鑫地产总经理。

鼎鑫地产,在江城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他竟然是鼎鑫地产的总经理……

我还曾经给了他五百块钱,想要睡他……

我不由自主地捏了捏手中的名片:“不知道裴总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报仇吗?”

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被捂住,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裴墨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指,掌握之中。

“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吧。”

第5章 验身

“什么交易?”我声音发颤。

裴墨附在我耳边,轻声道:“一场我们双赢的交易。”

“交易的内容是什么……”我心里浮现出一个念头,却被自己吓的心惊肉跳,不敢再想下去。

男人和女人,能有什么交易?

裴墨沉默着看我,也没回答。

一切,似在不言之中。

“三天后,我在凯越酒店的6*901号房等你。”良久,裴墨缓缓开口,为我们简短的谈话,画上了一个句号。

我只觉嘴中苦涩不已。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在父亲的葬礼上,竟然被男人提出身体交易。

我真应该狠狠一巴掌扇过去,可是报仇两个字,仿佛一块充满诱*惑的蛋糕,让我无法拒绝……

三天后,我如约去了凯越酒店。

这段期间,我调查过裴墨,在江城也算是小有头脸的任务,绝不是何子辰那种凤凰男可以比的。

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要报复前夫,除了交易自己的身体,还有什么筹码?

身下的被子,被我攥得皱巴巴的,手心里全是汗。

门开了,裴墨走了进来。

昏暗的灯光下,他修长的影子,冷冷散落在我跟前。我忽然心跳如雷,就像一阵疯狂的鼓点,恨不能冲破我的胸膛。

不管见裴墨多少次,我都会感到一种无言的压迫感。

“你老公碰过你没?”裴墨看着我的眼神特别凉薄,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没有……我第一次。”我如实说。

夜色中,裴墨似乎挑了挑眉,我听见他略带嘲讽地冷哼:“第一次?我记得你结婚两年了吧?”

我感觉脸上顿时火辣辣的,一种羞辱感席遍全身:“我老……前夫何子辰说,他性冷淡。”

“性冷淡?”我似乎听见裴墨轻轻哂笑了一声,说不出的轻蔑味儿,“是你自己没有女人味儿吧?”

我只觉被人扇了两巴掌,耳刮子火辣辣的,特别的无地自容。可却又无法找出言语来反驳裴墨。

“是不是第一次,我会亲自验货。”裴墨脱下他名贵的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脱掉。”

他的声音,有些喑哑,很性感。

我咬咬牙,颤着手脱掉衣服,露出洁白的身子。我身子很好,就像剥掉了贝壳的软肉,露出珍珠般的玉色。

我低头放睡衣,却没看到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腿张开。”

我小心翼翼地拱起腿,心跳如雷。

男人慢条斯理地带上白色的医用手套,我猛地缩紧了身子,冷汗直流。

竟然用手指……

这就是第一次的痛楚么?

我咬牙强忍,死死盯着头顶的惨白的天花板,想起何子辰对我的所作所为。

我暗暗发誓,今天我林荼蘼破掉一层膜,日后我就要何子辰这个人渣掉下一块肉!

身子忽然一松,见裴墨已经退了出去,将医用手套丢进垃圾桶,我有些懵:“这就完了?”

身子……好像没破啊……

“验货。”

裴墨用纸巾优雅地擦拭着手指,他的手指很漂亮,修长白皙,仿佛一件艺术品,在瓷白的灯光下,闪耀着惊心动魄的美。

我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会儿,想起刚才就是这般漂亮的手,进入我的身体,脸上微醺,别过头去。

“验货……结果是什么?”我低声问。

裴墨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侧眸看我:“现在,你有资格和我谈谈了。”

裴墨的手,慢慢敲着沙发扶手,慢条斯理地说:“因为一些原因,我需要一个听话的女人,和我结婚。”

第6章 裴墨你也有性冷淡?

“结婚……?”我声音微微发抖,尽管裴墨早就和我提过交易条件,但我还是免不得惊诧不已。

裴墨挑眉:“怎么,你不愿意?”

我赶紧摇头。

老实说,我的条件跟裴墨差太远了,更何况还是个离了婚的女人。以裴墨的条件,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

裴墨见我不说话,笑了笑:“莫非,你是怕我碰你?”

他笑得有些轻蔑,俨然是看不上我。我多少有些自尊心受挫,吞了吞口水,说:“裴总误会了,我是觉着,以裴先生的条件,想和您结婚的女性要多少有多少,为何会选中我呢?”

裴墨淡淡道:“我有女性*接触障碍。”

“什么?”我失声叫了出来,感觉自己的反应可能有些夸张,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裴墨,“啥意思啊这?”

“就是对女人过敏。”裴墨面无表情地解释。

我一懵,想也没想就问:“那和性冷淡有区别么?”

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实在是“性冷淡”给我的伤害太深,一时冲动说话忘了过脑子。

“性冷淡?”

裴墨眉梢挑起一抹冷意,他冷冷逼近我,一手掐着我的下颌,一手紧锁着我的手腕,我们的身子紧贴着,我甚至能感觉到,裴墨衬衣下结实的身躯。

大概是没碰过男人,我的心竟然在这种时候,很不要脸地狂跳。

“林荼蘼,别把我和你的废物老公相提并论。性冷淡这个词儿,对于正常男人来说,是一种挑*逗。你是想让我证明给你看?”

我赶紧摇头,不敢想象,裴墨会用什么方式,向我证明他不是性冷淡。

“况且,我虽然对大部分女人过敏,但对你不过敏。”

我微微一滞,这就是裴墨找我交易的原因么?这么说来,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碰了他,他说自己没反应,指的就是对我不过敏?

女人都是虚荣的动物,我也不例外。

尽管我对裴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能成为这样优秀男人的特殊存在,确实让我小小虚荣了一把。

裴墨似乎看出了我的飘飘然,冷哼道:“不要痴心妄想了,我不会碰你。”

裴墨的话里,带着股轻蔑劲儿,让我难堪的很,感觉自尊心给人踩到了泥土里。

挂在案板上的猪肉,还有人看两眼呢。我林荼蘼好歹也是个长相不错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招人嫌了?

“你可以慎重考虑。”裴墨放开我,用纸巾擦了擦手,也许是因为对女人过敏的缘故,但凡碰过女人后,都会很注意清洁。

然而这个举动,却让我有些窝火。

敢情在裴墨眼中,我就是一个大型垃圾?

我强忍着心中那点儿自尊心受辱的怒意,低头沉吟了片刻,答应了。

从我走进这个房间开始,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船到江心,不摇桨也不行了。

“林荼蘼是吧?我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遭人背叛。希望你能遵守契约精神,循规蹈矩,安守本分。倘若你胆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说最后一句话时,裴墨冷冷盯着我,眸子里的冷魅残忍,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战战兢兢地上了裴墨的车,一路上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也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会是什么。

裴墨住在一个高档小区,以前我和何子辰买房时也来看过这个楼盘,因为价格贵的吃人而无奈作罢。

“以后你就暂时住我这儿。”

裴墨随手给车子上了锁,我一看,车库里除了这辆宾利,还有辆保时捷。

我跟在裴墨身后,小心翼翼地问:“平时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你会什么?”裴墨问。

我说我基本的家务都会,裴墨微哂:“不用了,有钟点工。”

他的语气很淡,甚至没什么情绪,可我听他说话总有股子轻蔑和傲气。他大概是看不起我吧,在他眼里,我就是为了点钱接近他的女人,连他家钟点工都不如。

裴墨摁了公寓的密码,在门开的那一刻,他的身子忽然僵住,脸色阴沉,宛如风暴前息。

“阿墨,你回来了,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笑吟吟站在裴墨面前。

凭良心而论,这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艳丽四射,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女人也看到了裴墨身后的我,甜美的笑容,微微一滞。

我尴尬至极,这女人一看就和裴墨关系不浅,那我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是个什么事儿。

“唐欣,你怎么在这里?”裴墨目光冷冽。

“你的房门密码一直没换过。”唐欣低笑,柔美动人,转而看向我,目光却锋芒暗藏,“这位是……”

“我的未婚妻。”裴墨说的轻描淡写。

我能感觉到唐欣看我的目光,一下子尖锐起来。我蓦地有些心虚,尴尬地低下头。

“在门口磨蹭什么,还不快进来。”裴墨的声音里透着不悦。

我赶紧换了鞋,呆呆地站在客厅,连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放。直到裴墨让我坐,我才胆战心惊地坐下。

可我屁股还没坐到沙发上,唐欣就走了过来。

“能不能请你出去,我和阿墨有事要谈。”

她的声音看似温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实话,这两人一看就曾经有一腿,我也不想当个人形大灯泡在这儿碍眼。

我看向裴墨,等待他的指示,裴墨冷冷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要出去也是你。”

唐欣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她走到裴墨跟前:“你来真的?”

裴墨直接无视唐欣,扭头问我:“想喝什么?”

空气很沉重,我这个人形大灯泡夹在中间,连喘口气都觉得艰难。

我不敢有过多要求,说最简单的白开水就行。

可裴墨偏偏要展现对我这个未婚妻有多体贴,他柔声笑道:“天冷,喝热牛奶吧。”

甚至还亲自去为我冲牛奶,我非但没觉得受宠若惊,反而是如坐针毡。

这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果不其然,唐欣再次将矛头对准了我。

“这些天你一直和阿墨在一起?”

唐欣的语气充满敌意,我是真回答不上来,只能沉默以对。

这时,裴墨端来了一杯热牛奶,我暗呼来得及时,忙不迭接过,仰头就是一阵猛灌。

“怎么,唐小姐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裴墨淡淡道。

“咳咳……”

我喝的有些急,唇角沾了些许奶渍。

裴墨慢条斯理地抹掉我唇角的奶渍,轻笑:“这是在诱*惑我?”

他的话里,藏着某种暗示。

第7章 请叫我雷锋

我唯有苦笑,不敢答话。眼角余光瞥到唐欣,果然脸色更差了。

“阿墨,你不用在我面前做戏,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除了我,你根本不愿意碰任何女人,你心里只有我。”

裴墨轻嗤:“唐小姐,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从你爬上别人床的那一刻,我们就结束了。”

我一听,也是不可置信。唐欣竟然放着裴墨这样的成功男人不要,去爬别人的床?

唐欣被揭穿出轨的事儿,一点儿也没觉得羞辱,反而指着我说:“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不过你也不用找这么一个地摊货来做挡箭牌吧?她哪一点比得上我?哪怕你是做戏,也该找个好货色吧,连夜店里一百块一晚的鸡都不如,我就不信你看得上。”

唐欣说完还特别轻蔑地瞅了我一眼,那眼神,真跟瞅夜店里的鸡才差不多。

我心口立刻窜起一股无名火,老娘一直闷不吭声,你特么还真当我是包子,这么招狗惦记呢?

我端起手中的牛奶,走到唐欣跟前,迎面就给她泼了上去。

“不好意思,你的嘴实在太臭。我还以为你刚吞了粪,熏的我都快吐了。帮你洗洗,别感谢我,叫我雷锋就行。”我笑眯眯地说。

我心想,这杯牛奶真是来的太对了,难怪狗血韩剧里面那么喜欢泼水撕*逼呢,真特么爽!

唐欣的脸化了很精致的妆容,可再怎么精致的妆容,也未必防水。红的胭脂、黑的眼影、白色的牛奶融成一团,比调色盘还精彩。

“贱人,你竟敢泼我,我撕了你!”唐欣有那么一瞬间的懵逼,回过神来,一张俏脸扭曲,张牙舞爪地要过来撕我头发。

我自然不可能和唐欣扭打成团,我眼角余光已经瞥到了裴墨眼底的厌恶。像他这样自视甚高又有洁癖的人,看到唐欣犹如泼妇般撒泼,自然只会厌恶无比。

我先发制胜,趁着唐欣还没扑过来,一巴掌呼在唐欣脸上。油腻的牛奶胭脂糊了我一手,可把我恶心坏了。

唐欣再次被我打的懵逼,她竟忘了还手,就恶狠狠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还特傻地问了我一句:“你竟敢打我?”

“对,打的就是你。”我乘胜追击,顺势挽起裴墨的手臂,裴墨的手臂微微一僵,身体也跟着紧绷,我却并未注意到,冷冷瞅着唐欣。

“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当初是你爬上别人床,自己选的路,哪怕跪着也要走完。你前男友都有我这个正牌未婚妻了,你还上门来求复合?

你当自己是哪瓣蒜、哪根葱啊?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还好你脸皮够厚,可以不要脸!”

“你……!”唐欣被我气的嘴唇直哆嗦,可她比嘴皮子又说不过我,撂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仿佛受了极大的屈辱般,狼狈离去。

我也不是吃素的,冲着她的背影,反唇相讥:“别说什么让我等着,这种话只有灰太狼被揍的灰头土脸的时候才会说,喜羊羊都不信的。”

唐欣没答话,只是回头特别阴狠地瞪了我一眼,看样子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

这几日来,我饱受恶气,日子过得就是两个大写的苦逼。今天总算出了口气,顿觉通体舒泰。

我却并未注意到,身旁的裴墨浑身散发着阵阵冷气,仿佛刚从冰块里捞出来。

“放开。”

裴墨的声音,字字如冰。

第8章 我不懂您的意思……

我后知后觉,这才发现,我还抓着他的胳膊呢。我也没觉得这是多大不了的事,笑笑就放开。

裴墨默不作声,从橱柜里,取出一瓶药,吞了一枚。我看了一下药瓶,上面写着脱敏药三个字。

他扭头盯着我,脸部线条崩得紧紧的,凛冽道:“林荼蘼,不要借机靠近我,勾引我,你不会有任何机会。”

我有些懵,好半晌才回过味来。

他的意思是,我刚才挽他胳膊,是故意勾引他?故意亲近他?

“裴总,我不懂您的意思……”

“呵。”裴墨脸上泛起一抹冷笑,“林荼蘼,不要给我装傻。你最好安守本分,不要痴心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不够格。”

我刚下去的火,又蹭蹭往上窜。我知道从一开始他就看不起我,我那时虽然憋着股火,但有求于他,该做孙子我也老老实实做了。

可说我不够格是什么意思?我的语气里也带了点火药味儿:“裴总,您前女友来闹事,您把我推出去,不就是想让我当挡箭牌么?这会儿我完美解决了,您却觉得……我故意勾引您?说实话,您这过河拆桥的做派有点难看啊。”

“还有,你说我勾引你。讲真,我林荼蘼洁身自好,干干净净还是黄花闺女。不是您瞧不起我,而是我看不上你。您不知和多少莺莺燕燕厮混过呢,我也有洁癖。我也嫌弃。我也瞧不上。”

我竹筒爆豆子般说了一大堆,没注意到裴墨的脸色越来越沉,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

裴墨一双乌黑的眸子,紧紧盯着我,见我不说了。挑眉:“说完了?”

“完了。”

“哦?”裴墨身子缓缓向我逼近,漫不经心道,“还有么?”

他向我走进时,连着一股摄人的气压也向我袭来,带着股危险的气息。

“想说的都说了。”我梗着脖子,干脆破罐子破摔,一破到底了。

他站着离我挺近的,个子很高,挡住了我眼前一大片光。

他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了我一会儿,倏尔,脸上缓缓绽出一个笑,很有韵味,跟他平时带着嘲讽的笑不同。

“林荼蘼,你倒让我高看了几分。敢作敢为,这样挺好。”

我再次懵了。

他这是肯定我?因为我刚才骂了他?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却觉得裴墨才是一个深邃的谜题,高深莫测,揣摩不透。

我摇摇头,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裴墨也直接绕过我去了浴室,洗澡。

我在裴墨家睡的很不安稳,我总梦到我爸,他躺在病床上弥留之际,瘦得想把柴,我拖住他的手,不让他走,他说,他这辈子最放不下的就是我和我妈,要我照顾好我妈。

我早上醒来,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我妈去年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一直都在医院里躺着。我基本每天都会去看我妈,这几日因为忙爸爸的后事,也没讨到空闲。

我忽然有些心绪不宁,总觉得会有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裴墨告诉我,他平时不住这间公寓。我平时一个人住这里,只要不带男人回来,想做什么都可以随意。

裴墨去上班后,我随便洗漱了一下,便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便见几个护士将我妈的病床拖到走廊上。

“你们做什么!!”

我大惊失色,急奔过去按住病床。

“昨天病人家属来医院,提走了预存的治疗费用,办理了退院手续,放弃继续治疗病人,现在正在给病人做退院处理。”耳边响起护士冰冷的声音。

“我根本没办过退院手续!”我大吼着。

护士将退院清单递到我跟前,当我看到清单上家属一栏签着何子辰的名字,气的浑身发抖!

如果何子辰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冲上去把他撕成碎片!我们林家跟他有什么仇,什么怨?!连我住院的妈妈都不放过?!

之前我交的十万住院费,现在全被何子辰支走。重新办理住院手续,需要花费一大笔费用,我现在身无分文,还寄人篱下,哪里掏的出这么一大笔钱?

我苦苦央求,这才让医院答应多给我三天时间筹钱。

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林荼蘼, 裴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46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