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俏管家-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上官子宸, 叶莺

王府俏管家-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上官子宸, 叶莺

第1章 穿越傻女1

叶莺睁开朦胧的眼睛,一滴泪滴落下来划过她的脸,暖暖的。有人为她哭?

“小姐,你醒了?”

朦胧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一副古代的打扮,再看看四周烛火昏暗,屋里全是古色古香的家具和国画屏风,叶莺不由大吃一惊,一股脑坐立起来问:“这是哪里?你是谁啊?”

“啊!小姐,你……你变正常啦?”芸儿震惊地望着她,眼睛眨了几下,语无伦次地说,“我是你的丫环芸儿啊!”

小姐?丫环?难道……她穿越了?

她记得今天是哥哥的祭日,从郊外的墓地拜祭完之后,一边走一边在想事情,恍惚中她记得好像遇上泥石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醒了之后穿越到这里了,看到这个丫头为自己哭她还是挺感动的,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是个孤女,十年前没了父母,三年前相依为命的哥哥也离开了她,想不到命运多牟,自己也在十九岁的年华离开,这个叫芸儿的丫头是这个世界第一个为她哭的人。

“那个……芸儿,”叶莺感觉有点虚弱,她挤出一点微笑,“刚才你说我变正常了?难道以前我不正常?”

“你真的变正常了?”芸儿很激动,但还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都不记得了吗?”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把以前的事都告诉我吗?”叶莺和善地说,“我要知道全部,把你所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原来是这样,这也难怪。”芸儿倒了一杯热水給叶莺,又拿来一件外套给她披上,说,“来,小姐,喝杯水,我来告诉你。”

这片大陆叫泫洲,泫洲三个大国鼎立,分别是天烜国、青洛国、桓越国,三个大国周边还有一些小国,她们现在是在天烜国。

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叫叶定心,是天烜国的护国大将军叶北幕的长女,叶北幕先后有过两位夫人,原配夫人因头胎难产而死,叶定心就是原配夫人唯一的女儿,她天性愚钝,是个行为不太正常的傻女。叶北幕在原配死后一年续弦了一位夫人,续弦夫人为他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叶定晴比她小两岁,儿子叶定邦比她小三岁。

想不到这位将军小姐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叶莺心里感叹道,突然想看看自己在这一世的容貌。

“这里有镜子吗?”

芸儿把她拉到一个梳妆柜的铜镜前,叶莺看到镜子里的人头发凌乱,额前厚厚一叠刘海差不多遮住了眼睛,还穿了一身大红裙子,叶莺悄悄拨开厚厚的刘海,面容和身材倒是跟现代的一样,只是样子更年轻一点。

“芸儿,我多大了?”

“十六了,小姐。”

十六岁,叶莺突然有些黯然神伤,就是我在二十一世纪变成孤女的年龄,不过她很快调节好情绪,其实回到十六也不错啊,可以重新活几年。

“芸儿,我为什么穿的衣服这么像新娘子啊?”

芸儿扑哧一笑:“小姐,你刚刚做了新娘子啊。”

“啊?我已经嫁了?我才十六啊!”

“小姐,女子十五岁就及笄了。你都十六了,有什么不能嫁的?”

“我也不是那意思,但是……”叶莺只是有些遗憾,就算加上前世,自己可是连恋爱都没谈过,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嫁了,能甘心吗?

“那我的……夫君呢?怎么没见他?”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很好奇。


第2章 穿越傻女2

“这个……”芸儿摇头叹了口气,在叶莺的追问下吐出了实情,叶莺在她的不算完整的描述中总算了解了大概。

原来,叶莺是当朝的二皇子玥王上官子宸新娶的侧王妃,玥王没有正妃,这桩婚事是皇帝下旨的。三天前是玥王和叶莺的大喜日子,由于是娶侧妃,宾客甚少,两人只是在玥王府走完了拜堂的程序,可在婚礼过程中,这位倒霉的侧王妃出了大洋相,刚拜完堂先是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碰倒了火烛点着了自己的裙摆,接着又过于惊慌往玥王身上靠,差点把玥王也烧着了,后来为了灭火下人用水浇了她一身,她也学着下人把玥王淋了个落汤鸡,就这样,一夜之间玥王成了京城的笑柄。气得玥王连头盖都没有揭开就睡了书房,等第二天叶北幕带兵出发去塞外,他就让人悄悄把熟睡中侧王妃送到城西的別苑。

今天这位侧王妃又闹着要回家,被阻拦之后自己爬上树,脚一打滑便掉进了池塘里,幸好池塘水不深,芸儿和其他下人这才把她拉上岸。

“小姐,你都昏了两个时辰了,没想到醒了就全好了,将军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可叶莺却开心不起来,看来这位将军府傻小姐是枚悲催的棋子啊,如今又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想不到她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出师不利。

但是,她转念一想,好歹她叶莺也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人,没有理由靠着自己的本事,在这个时代活不下去啊?所以她要打起精神,既然老天爷给自己另一次生命,那就让自己的这一生,过得精彩,没有遗憾。

半夜的时候,叶莺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肚子饿得直发晕,就悄悄地爬起来找东西吃。看到芸儿睡得挺香的,她没忍心喊醒,自己点着灯笼披头散发就去了厨房,可厨房里是连剩饭剩菜都没有见着。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啊,最后她在厨房墙角边发现了一袋面粉和大白菜,还好,可以包饺子啊,包饺子可难不倒姐。

叶莺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干活,和面擀皮剁菜包陷,那叫一个热火朝天、面粉乱飞,累得个筋疲力尽总算包好了。包好之后却发现了一个悲催的问题——还没生火。她还以为生个柴火很容易呢,谁知喷得一脸的煤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才点着了柴火。把蒸笼放到灶上正要添柴加火,结果又发现厨房没有柴了,心想着厨房附近应该有柴房,只好去找呗。

无奈,叶莺拖着又饿又累的身体从厨房后门去找柴房,果然看到了一个小房子,应该就是这里了。门没有锁,她打着灯笼,推开房门刚跨开脚就被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想就“扑通”一声,仰面摔倒在地。哎呦,我的鼻子啊,不会破相吧。

叶莺强爬起来,脚上好像踩了什么东西,发出“哼哼哼”的声音,是人啊还是动物啊,她蹲起来捡起灯笼,靠近刚才绊脚的地方一看,鬼啊!叶莺吓得都不敢出声了,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可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是鬼怎么会躺在这里。装鬼?姐是无神论者,吓唬谁呢。她把灯笼再靠近一点,定神一看,原来这躺的是个戴着鬼面具的黑衣人,怪瘆人的,而且看样子,这人是个很高很瘦的男人。


第3章 面具男子1

这人怎么躺在这里啊?喝醉了?反正不是昏迷就是睡着,叶莺想,不如看看他的真面目,好奇心害死猫,刚一伸手接触到他的下巴正要揭开他的面具,一不留神被那个面具男抓住手腕,一翻身压在她身上,并用手捂住她的嘴。

重死了!叶莺脸朝上,呼吸困难,头顶上还滴下几滴液体到刘海上,好像是血液。怕流进了眼睛,她的眼睛只能一眨一眨的,难受得要死。那面具男足足注视着她好一会,灯火很昏暗,只能瞧见眼前的女子穿得很邋遢,头发散开披在肩膀上,厚厚的刘海差不多把眼睛全盖住了,脸上布满了什么黑一片白一片还有血迹脏兮兮的,压根看不出她的真容来。只能在刘海一丁点细缝里,依稀窥见她眼中求生的精光。

“你是人是鬼?”面具后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嗓音。叶莺觉得这个声音应该不是原声,而是经过修音发出的,没想到古代也有这么高级的伪装工具。

惨绝人寰啊,叶莺拼了命的摇头,姐我现在当然是人啊,没想到第一天来这里,就准备当鬼了。

“我放开你,别出声。”还是那种特殊的沙哑声音,但挺虚弱的。

叶莺只能遵从地点点头,手松开了,她大口大口地呼吸,又从鬼门关里回来。

面具男忽然身体一歪,从她身上有点支撑不住地向旁边倒去,这一来叶莺就趁机推开他站了起来,转身刚要走,裙尾又被拉住了,他拽下面一头她拽上面一头,“撕——”的一声,裙子裂开了惊魂未定的她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后面的柴堆上。

叶莺真是欲哭无泪了,你说这是倒了什么八辈子的霉,好端端我来什么柴房?不行,我不管了,我要走人,我要吃饺子。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叶莺离跟面具男中间隔出了安全的距离,她抱了一扎木柴,头也不回正欲离去。

“帮个忙。”面具男定定地躺着声音有些无助。

我可不会治病啊。姐又不是医护人员,而且还晕血啊!叶莺打开门走了出去,在门口纠结了一会,一个声音说,自顾不暇就别管他了,另一个声音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面具男快昏睡过去的时候,门“吱”的一声又推开了,叶莺走到他的旁边蹲下,检查了一下四周,没发现血迹,只有脖子那里有流出来的血,应该是从嘴里流出来的,那就应该就是内伤了。该不该把他扶起来呢,叶莺犹豫了。

“你是哑巴?”面具男问。

叶莺无语了,不是你叫别出声的吗,好好好,就顺势当哑巴好了,省得话说多了露破绽,于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借个火。”面具男从怀里掏出一样物品递给她。

这是什么?烟花?叶莺接过来端详了一番,看明白了,这应该就是古代的信号弹,面具男让她发射信号弹。那还得了,这一发射,不把牛马蛇神全引过来了?她摇了摇头。

“拜托了。”他说。

她心又软了,帮人帮到底吧。

信号弹在夜幕中散开,惊动附近的大街小巷,在别苑拐弯的巷子深处静悄悄地停着一辆马车,只见一位大汉站在马车侧旁低着头隔着帘子和里面的人小心说话:“响箭都发了,第二拨人即将赶到,咱们要不要进去?”

隔着帘子一个声音慢悠悠地从车厢里传出来:“秦福,你急什么呀,还有第三方人马没赶来呢,让他们先杀会。”

“可是,”秦福有些踌躇地说,“夫人还在里面,会不会被他们挟持啊?”

马车里面沉默了一会,悠悠的声音才缓缓出来:

“给他们豹子胆,他们也不敢在这个地方明目张胆地挟持玥王侧妃,等他们厮杀完了以后,再收残局。”


王府俏管家-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上官子宸, 叶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