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甜心助理-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江轩儿, 曲元勋

总裁的甜心助理-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江轩儿, 曲元勋

第1章 初遇

炎热的七月,几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看起来很是突兀地出现在一片瓜地里。其中一人的手里,竟然夹着一个昏过去的孩子。

几人鬼鬼祟祟地把孩子扔在了一个瓜棚里,随手扯过一段破纱网把孩子的身体盖住。其中一个较为瘦弱的男子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道:

“这曲家的小孩,不会死在这吧?”

“管他呢。”为首的男子满不在乎地说道,“反正老板安排的任务我们完成了,他是死是活,关我们屁事!”

于是,那个瘦弱的男子便也不再说话。几个黑衣人坐上一辆没有牌照的车,飞驰而去。

曲天勋只觉得脸上凉凉的,他朦胧地睁开眼,发现一个人正抱着个冰凉的小西瓜,把手弄凉之后,贴在他的额头上。

曲天勋抹了抹脸,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面前的小女孩约莫六七岁的样子,一左一右扎着两个双马尾,正怯生生地看着他。

“我……我这是在哪?”曲天勋感觉头晕晕的,佣人接他放学回家,中途车停住了,之后,他的眼前就是一黑。

然后,他就到了这里。

“这……这里是乡下。”小女孩怯生生地说道。她穿着一条好看的小白裙子,和精致的皮凉鞋,估计也不是乡下人。

“你知道,附近哪里有电话亭吗?”曲天勋虽然很是狼狈,却是一派小大人的模样。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长睫毛忽闪了两下,然后伸手,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曲天勋望过去,等他回头,小女孩已经转身跑掉了。曲天勋只看到她后脑勺上,一个红色的胎记。

转眼,十五年过去。

“对不起曲总,这次查的也不是您要找的人。”

帝都第一大道,商圈最中央的大楼,盛天集团二十六层总裁办公室,外形俊朗的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举着电话的手,突然狠狠地握紧。

自从他成年之后到自家的盛天集团工作,一直都在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去找那个女人。

而曲天勋甚至觉得,自己的行为甚至像是个变态狂一样,只要见到适龄的女人,都忍不住想去问问,她是不是那个,当年在瓜棚里,从绑匪手中,救下自己的人。

但那个笑起来很好看,很单纯的小女孩,一直消失在茫茫人海里,遍寻不得。

“曲总,已经准备好了。”办公室门被敲开,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恭敬地站在门口,“面试您助理的人都到了。”

“好,我这就过去。”

曲天勋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让他们进来吧。”

人力资源部长立刻得令而去,片刻后,一个打扮妖娆的姑娘就被带进了曲天勋的办公室。

刺鼻的香水味迅速充斥了整个办公室,曲天勋微微皱眉,然后开口:“自我介绍一下吧?”

“总裁您好,我叫王微微。”女人立刻娇声说道,“我一直都很仰慕盛天集团,尤其特别爱慕盛天的总裁,也就是您,曲总。今天如果有机会能成为您的助理,我将深感荣幸……”

曲天勋感觉头都大了:“我看了你的简历,上面除了你的照片也没有别的内容,说说你都会些什么?”

“我可以给您端咖啡,我会做咖啡拉花,我还可以帮您熨衣服,收拾文件……”女人立刻嘟着红红的嘴唇,竖起一根涂着鲜艳红指甲油的手指,一件一件的数了起来。

“好……”曲天勋无奈,“知道了,下一个。”

“哎?曲总?我还可以陪您一起玩,还可以……哎?”

曲天勋叹了口气,已经面试第三天了,怎么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助理?

“曲总您好,我叫李大伟,我是青华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平常的爱好是读书,打球,唱歌。”

“嗯,好。”曲天勋笑着看向面前这个一身运动装的男人,“你知不知道,来面试需要穿正装?”

“不好意思,正装不是我的风格。”

“……下一位!”

“总裁您好,我符合您招人条件上所有的要求,但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哦,我能不能带着我的毛团来上班呢?毛团特别可爱,也特别懂事……”

“毛团是什么?”曲天勋扶着额头。

“是我养的一条小蛇啦……”

“……”

一个上午过去,曲天勋已经顾不得生气,满心都是无奈。

“曲总,要不先吃饭吧。”人力资源部长站在曲天勋身边,一脸的窘迫。

“还有人吗?”曲天勋无力地瘫在椅子上,他几乎要放弃找一个助理的念头了。

“还剩一个……”

人力资源部长还没说完,一个高挑的女孩便走了进来。

曲天勋心里没来由地一跳,然而多年以后他才知道,那一跳代表着内心的悸动,而不是像他现在以为的这样——饿的。

“自我介绍一下吧。”曲天勋正襟危坐。

“您好,我叫江轩儿。”

女孩的声音很轻,眼神里还带着一点惊怯,但气质却很是自信。

“我是S大金融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女孩说完,便一脸茫然地看着曲天勋。

“然后呢?”曲天勋觉得今天一早遇见的奇葩真是太多了。

“我都已经在简历里写过了呀。”江轩儿一脸无辜地看着曲天勋。

“……”曲天勋刚想说,你可以走了,但翻开手里的简历,还是被惊艳到了。

倒不是她有多优秀,曲天勋见过很多优秀的人,但,简历像她这样干净的,曲天勋还是第一次见。

在他曾经看到过的简历里,他见过很多想要隐瞒自己过去的人,但还是会从细节中透露出蛛丝马迹,尤其是,盛天集团会把对这个人调查的内容和简历不符的部分,标注出来。

但江轩儿,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你为什么要来盛天集团?”曲天勋问道。

“我朋友介绍的,因为我需要一份工作。”江轩儿耿直地回答。

曲天勋觉得自己被噎住了,他干咳了一声又问道:

“你觉得,你能胜任这份工作吗?”

“我觉得不能……”

第2章 假的?

“我觉得不能,但是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江轩儿认真地看着曲天勋的眼睛。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能胜任?如果不能胜任,那你为什么还要来面试?”曲天勋深呼吸了一下,强忍着自己的脾气。

“因为我主修的是金融学,里面并没有讲如何做好一个总裁助理。而我必须要来这里工作,是因为……我需要一份工作。”

“直白点说,就是,你需要钱?”曲天勋几乎要笑出声来。

“没错。”江轩儿认真点头,“不是谁都像您一样的富有,我觉得,需要钱,是很正常的。”

“你对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了解多少?”曲天勋换了一个提问的方向。

“不是很了解,不过我会尽快去了解的。”江轩儿回答。

“所以你来盛天集团,就只是为了钱?”曲天勋问道。

“嗯。”江轩儿认真点头。

曲天勋愣了愣,他见过无数的面试者说,他们仰慕这家公司的文化,仰慕这家公司的地位……但只为了钱而来,而且还这么耿直的,曲天勋还是第一次见。

“好,只要我给你钱,你就会为公司提供我所需要的一切?”曲天勋再次开口。

“我还是有底线的。”江轩儿的语气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她挺直腰板,像是在说,我是不会屈服的。

曲天勋不由得笑了出来。

“好,你被录用了。”

江轩儿瞪大了眼睛看着曲天勋,然后站起身,鞠了个躬:“谢谢老板!”

“走吧,去吃个饭吧。”曲天勋起身,绅士地朝江轩儿伸出了手。

“为……为什么?”江轩儿惊讶地看着曲天勋,甚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曲天勋无奈:“作为助理和总裁,一起吃个饭,这没什么的。”

江轩儿还是一脸惊惧的样子看着曲天勋,一副“你是不是要潜规则我”的样子。

公司楼下的西餐厅,曲天勋熟门熟路地带着江轩儿坐在了最隐蔽的位置。曲天勋的“贵宾席”。

“曲先生,还是老样子吗?”侍者礼貌地端上菜单。

“对。”曲天勋点头。

“这位女士呢?”

江轩儿拿起菜单,上面中英混杂的字她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和这位先生一样。”她合上菜单,朝侍者点了点头。

“你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吗?”曲天勋喝了一口水,问道。

“嗯……是的,是这样。”江轩儿愣了一下,然后又问道:“你呢?”

“……我也是。”

餐桌上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曲天勋想起调查报告上,并没有提及江轩儿父母的情况。

看来,还是要让人查一查的。

一顿饭吃的很是尴尬,江轩儿觉得面前这个总裁怎么总是问些奇怪的问题,而曲天勋却觉得,这个小姑娘可真是……和她聊不下去。

但不知怎么,她忽闪忽闪的睫毛,总是让人有种熟悉的感觉。

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先走一步。”吃完了饭,曲天勋看了看手机,眉头便皱了起来。

“好的曲总,没事的,您先去忙。”江轩儿很礼貌地说道,等曲天勋离开了,她便看着桌上的菜,然后叫来了侍者。

“打包。”

“您……确定?”

“没错,打包,把这些都装起来,还有他的这份。”江轩儿指了指曲天勋那份切了一小半的牛排,说道。

然后在侍者惊诧的眼神里,江轩儿拎着打包盒,出门,坐上了公交车。

朝医院的方向开去。

江轩儿坐在办公椅上,观察着不远处曲天勋的表情。

这似乎是个很冷峻的男人,但不知为何,她总是能想到这个男人一脸单纯的样子,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

“看我做什么?”

第三次偷窥被发现,江轩儿低下头缩回到电脑屏幕后面,弱弱地道:“不好意思曲总,走神了。”

她作为S大毕业的金融高材生,并不像做这种,每天帮人倒咖啡,整理文件的工作。

但是,为了能有一份工作赚钱,为了能用这笔钱……

“来帮我倒杯咖啡。”

曲天勋接起一个电话,顺步从办公桌后起身,然后朝窗边踱了过去。

但没等电话打完,身后便传来“啪”地一声。

果然,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个虽然长得很甜很可爱,表情也乖乖的小姑娘,第一天来当他的秘书,便把他的咖啡泼在了一份价值七百万的合同上。

“你知不知道,你要给我干多久,才抵得上这份合同?”

曲天勋看着眼前这个战战兢兢道歉的人,火气突然蹿得更高。

他最不喜欢这种唯唯诺诺的态度,仿佛他是个暴君似的。

“对不起,曲总,我……我帮您擦干……”江轩儿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她一边抖着手去擦桌子上的咖啡,一边颤着声音道歉。

看到桌子上的闹表,心里便突然想起这是医生每天给妈妈做检查的时间。然后,江轩儿一个走神,咖啡杯就直接掉在了曲天勋的办公桌上。

曲天勋没说话,只是走过去,伸手,挑起了女人的下巴。

精致的小脸上,女人的眼圈已经红了,长睫毛一颤一颤的,甚是让人心疼。

曲天勋突然想起,七岁那年救自己的小女孩……也是这样的长睫毛。

心头的火气突然散去。

“你觉不觉得,你穿的像个女学生?”

曲天勋放开江轩儿,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脸上甚至出现了一点笑意。

“啊?”江轩儿被曲天勋这飞快的转折弄得一愣,随后,脸便腾地一下红了。

她被朋友介绍到盛天集团来给副总裁当助理,刚刚是第一天。

毫无职场经验的她,只是随便穿了衬衫,牛仔裤,以及运动鞋。

“我……对不起……”江轩儿低头,不知该说什么。

“一会儿再送一杯咖啡到会议室吧。”

曲天勋看不下去江轩儿这副惶恐的样子,皱了皱眉,便朝门外走去。

十分钟后,二十四层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这次的会议是由盛天集团总裁曲天勋主持,而他的父亲,盛天集团董事长曲凯富也会出席。

但,曲天勋原本严肃的心情却再度冒火。

会议开始五分钟后,江轩儿战战兢兢地敲开了会议室的门。

第3章 计谋

她穿着一身不知道懂哪里弄来的粉色西装套裙,艳俗的颜色估计是被公司里的哪个前辈给整了,而她手里端着的,装着咖啡的大马克杯,则比她衣服的粉色还要俗气。

上面还印着Hello Kitty。

江轩儿端着咖啡,踩着从未穿过的十三厘米高跟鞋,在办公室里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如履薄冰地走到曲天勋面前,把满满装着咖啡的马克杯轻轻放在他面前。

“曲总,您的咖啡。”

曲天勋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会议结束后,曲天勋把江轩儿堵在了楼梯间。

“我……”江轩儿的眼泪再次溢满了眼眶,“我是按您的吩咐,去给您送的咖啡……”

“我有吩咐过你,用一个粉色的,画了Hello Kitty 的杯子?”曲天勋说到这儿,自己也卡住了。

毕竟,他也没有给江轩儿说过,她应该拿一个什么样的杯子给他送咖啡。

但是,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曲天勋咬着牙,狠狠地拍了江轩儿身边的墙一下!

没错,壁咚。

两人的脸近得几乎快要贴上,江轩儿眼睫低垂,睫毛一颤一颤的。

曲天勋的心又软了。

不知道为什么。

“算了,就这样吧,下次注意,不确定的时候,问我一下。”曲天勋说完便转身离开。

江轩儿僵硬地站在墙边。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午休时分,江轩儿和公司里的员工们一起,到三层的员工餐厅吃饭。

盛天集团的员工餐厅质量很好,据说有很多人都是为了这里的好伙食来吃饭的。江轩儿盛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菜,便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吃了起来。

毕竟第一天来,人生地不熟,她也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人。

“有人吗!谁是管事的!给我滚出来!”

但不等江轩儿吃上几口,平静的三层餐厅就被一阵嚣张的叫骂声吸引。

一个腆着啤酒肚的矮胖男子,身边带着好几个高大的黑衣墨镜男,闯进了三层餐厅。

江轩儿一边嚼着东西,一边做出事不关己的样子打算看热闹。

午餐时间,大部分员工都在三层餐厅吃饭。但一时间整个餐厅里都一片寂静,没有人站出来负责。

“有……有什么事吗?”最后,还是负责餐厅的经理从后厨走了过去。

“你是管事的?我就问你,我那批货说好的十八号运到,结果现在二十八号了,一点影子都没见到!是怎么回事!”

矮胖的男子指着餐厅经理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起来。

“呃,我只是餐厅的经理,这个我管不了……”餐厅经理后退了一步,“这件事得找货物部的人吧?”

话音未落,立刻有一个戴着眼镜的西装男从餐盘上抬起头,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食物,然后说道:“货物部只负责对内接收,这个还是要找商业部的。”

“我们只是联络接受货款,具体事项还是找企划部,看他们怎么安排的。”一个矮小的女人立刻接道,似乎生怕说完了就会挨打似的。

“企划部只是负责整体的安排,具体事项我们也不清楚……”一个胖胖的男子起身,擦了擦头上的汗。

“你们他妈的谁都不负责?”矮胖的男子听了半天,更加的不乐意,大手一挥,又嚷了起来:“一个个的在这儿踢皮球,把老子当傻子耍吗?”

“你们总裁是谁!让曲天勋出来见我!”

餐厅里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一个看上去是前台的小姑娘才弱弱地开口:“您可以预约和曲总见面的……”

“滚!老子现在就要见他!”矮胖的男子又叫嚷了起来,“知不知道我这批货耽误这么长时间,我少赚了多少钱!这些钱你们赔给我吗!”

“你说,少赚了多少?”

餐厅角落里,一个清朗的女声响起。

矮胖的男子愣住了,所有人都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江轩儿施施然起身,放下了手里装着橙汁的杯子。

“你……你是谁……”矮胖的男子戒备地看着江轩儿,“我只和负责这件事的人讲话!”

“我是江轩儿。”江轩儿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曲总的助理。”

她不想管,但不知为什么,想起曲天勋皱着眉头看着电脑屏幕的样子,江轩儿就感到一阵心疼。

所以,她不想让人欺负曲天勋的公司。

之后她慢慢地踱步过去:“所以,请问您是哪位?”

“大华建筑公司的总经理,董涛。”矮胖的男人下意识伸手想掏名片,但反应了一下又把手放下了。

“好吧,董经理,你有什么事,就直接在这儿说吧。”江轩儿在离董经理两步的地方站定,一脸严肃地看着对方。

“我要直接和负责人说!”董经理不屑地看着江轩儿,“叫你们负责人出来!”

“你不说你有什么事情,我们怎么知道,谁是负责人?”江轩儿的语气严厉了起来。

“那叫你们曲总出来!”董经理瞪着江轩儿。

“如果每一个这样闹事的人都能将见到曲总的话,那我们这儿就不是公司,就变成慈善所了!”江轩儿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如果有事,那请你尽快开口!”

“反正保安也会在五分钟之内赶过来,之后不管你有事还是没事,是谁的错,只要在盛天集团的公司里闹事,我们都不会轻易放过的!”

江轩儿语气凛然地说完,又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

然而她的心脏,却一直在紧张地,扑通扑通地跳。

董经理的气焰立刻小了一半:“我……我订的货说的是十八号送到,但是二十八号了!还没给我送来!”

“你和盛天集团签订的合约?”江轩儿问道。

“对!合约上写的十八号送到我指定的地点,就是我的仓库!”董经理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当时和你签订合约的人是谁,如果没及时送到,你联系他就好了,何必要来公司闹事?”江轩儿现在真的有些疑惑了,难道这个董经理脑子有问题不成?

“我给他打电话了,他说他辞职不干了,所以之前的单子就不管了!之后我再联系他,他就变成空号了!”董经理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其他人的联系方式,或者是告诉你以后应该找谁?”江轩儿又问道。

“当然没有!他要是说了的话,我不就早就找到人了!怎么可能现在还来找你!”董经理瞪着眼,“你脑子有问题吧?”

第4章 被表扬

江轩儿深吸了一口气:“那你告诉我,那个人的姓名,我查一下他属于公司的哪个部门,之后再找人给你负责。”

“哼……”董经理这才不情愿地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吭哧了半天才说出一个名字。

之后,餐厅又安静了下来。江轩儿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说,这个人之前是他部门的员工。

“你确定,你是和盛天集团签的合同?”江轩儿尴尬地开口。

“废话!不然我到这儿来干什么!我是傻子吗!”董经理气得跳脚,“不信给你看看合同!”

说着,他又从包里抽出一份合同,怒气冲冲地塞给江轩儿。

江轩儿一边疑惑地想着怎么可能没人认识这个和董经理签合同的人,一边打开合同。

她粗略地扫了两眼,却被最后的几行条款吸引了目光。

“董经理,你指定的收货地点是哪里啊?”

“帝都河湾区第二大街三号仓库!有什么问题吗?”董经理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个合同上写的是,帝都河东区第二大街三号仓库,不是河湾区。”江轩儿指出上面一行小字,给董经理看。

“什……”董经理凑过来看了,又打开手机,像是查了什么,核对了一番之后,他的脸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

“董经理,你恐怕是搞错了。”江轩儿故作诚恳地说道,一边偷偷咬着舌头,防止自己笑出声。

毕竟,董经理涨红的大脸,看上去的确十分搞笑。

“我……那你们送过去之后,没人接收,你们难道就直接放在那不管吗!就不问问接收的人对不对!”

董经理憋了半天,又想出了几句话,大声地质问道。

“如果接收的那方也是某家公司的仓库,而且他们还正好也购置了一批同样的货物,恐怕我们也分辨不清。”江轩儿立刻说道。

董经理的脸几乎和熟透了的番茄成了一个颜色。

“董经理,既然误会解除了,不如你可以坐下吃个饭,虽然是员工餐厅,但我觉得味道还是不错的。”江轩儿走过去,脸上挂着一副亲切的表情。

“不不不……”董经理尴尬地挥着双手,脸上勉强堆出一副礼貌的笑容,“不用这么麻烦的……”

“没事,我去给您倒一杯果汁也行。”江轩儿笑得愈发真诚恳切,“而且我也想问问你,为什么十八号没送到,不在十九号来找我们,而是到二十八号才来。”

董经理的笑僵在了脸上。

“我刚才看到合同上写,违约金每天百分之五,是不是董经理觉得一个百分之五不够,一定要十个百分之五才行?”

“我……”董经理的脸不再发红,而是变成了惨白。

“董经理,我觉得盛天集团也算是家大业大,还不至于在一个生意上使诈,就算出了什么差错,及时解决,以后还是可以友好地合作的。”

“如果做的太绝,以后就很难再合作了,但毕竟盛天集团在帝都也算吃得开,个人认为曲总的人缘还算可以,所以,应该不会倒吧。”

董经理的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江轩儿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和盛天集团作对,就将在整个帝都都没有生意做!

那对于董经理的这种公司来说,的确是死路一条。

“江,江小姐……”董经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刚要说什么,就听见身后响起浑厚的男声。

“客人怎么直接来三层了?董经理跟我上楼聊吧?”

曲天勋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眼神从江轩儿的身上滑过。

他带走了董经理,江轩儿刚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听见有人从身后和她打起招呼来。

“江助理,我是市场部的小王,能不能和你认识一下……”

一时间,江轩儿身边,围满了人。

“你表现的还不错,虽然不怎么会倒咖啡。”

曲天勋说这话的时候,江轩儿的脸上带着一副羞涩的微笑,半低着头。

“今晚陪我出席一个活动。”

“啊?”江轩儿一愣。

“你只负责站在我身边,对摄像头摆出优雅的微笑就好。”曲天勋说道。

但当晚,事实证明,曲天勋再一次低估了江轩儿。

“我去一下洗手间。”

这是一次服装秀,举办方是曲天勋的盛天集团,但曲天勋并不负责这件事,他只是陪着其他来这次服装秀的总裁在台下坐着,顺便说服他们,和他一起投资。

江轩儿从洗手间出来,绕来绕去,却找不到了回台下的路。

但,一旁的骚乱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个裹着毛毯的女人倒在地上,脸肿的通红。“快叫救护车!”

一旁,一个看着像是主管的人命令道。

“发生什么了?这个人是模特吧?”江轩儿下意识走过去问道。

“嗯,对,她是压轴的模特,但是好像犯了什么急病,突然晕倒了。”主管一脸的焦急和担忧。

“应该是过敏。”江轩儿皱着眉,看着地上那个痛苦的女孩。她想起大学里,自己的某个同学花生过敏,也像是现在这样。

“呃,过敏?”主管楞了一下。

“对,你现在找人去封锁现场,查一下可疑人员,毕竟在这种时候,模特自己是不会吃之前没吃过的东西,导致自己过敏的,对吧?”江轩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毕竟,刚才跟着曲天勋的时候,她看着那些对他们二人投来虎视眈眈眼光的人,心里,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嗯,对……”主管沉吟着,好像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我怀疑是有人故意给她下了什么东西,导致她过敏的,所以你还是先封锁现场,然后再查查监控,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了模特的更衣室。”

“好的。”主管立刻安排人前去。

“这个模特出了问题,还有替补吗?”江轩儿又问道,毕竟这是个压轴的模特。

“没有了……”一个看起来像是设计师的人愁眉苦脸地回答道,“安排她穿压轴的服装出场,并且还有设计师上去介绍的。”

“换成别的模特不行吗?”江轩儿疑惑地问道。

“不是不行,但那样尺寸就要改了,需要一点时间,但现在所有的模特都在台上。”设计师皱着眉头说道。

“那,这岂不是就要出事了?”

第5章 救场

江轩儿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嗯对,所以……江小姐……我们要不要联系曲总?”设计师似乎认识江轩儿是曲天勋的助理。

江轩儿犹豫了一下,如果这种事都要曲天勋亲自来处理……

她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现在能改衣服的尺寸,对吧?”她看着那个设计师。

“是的,因为是披风和裙子的设计,不是一般的衣服,所以很好改。”设计师疑惑地看着江轩儿,不知道她有了什么想法。

“那,就把尺寸改成我的尺寸吧。”江轩儿说道。

“什……什么?”那个设计师愣了一下。

“反正现在也没有人上场,所以我上。”江轩儿说道,“不过,我不是模特,所以也不用你去介绍这件衣服,你只把衣服的介绍词告诉我就行,设计理念之类的。”

江轩儿朝那位设计师点点头,语速很快地说道。

“相信我,没问题的。”

“好!”设计师也用力点点头,然后带着江轩儿进了试衣间。

还好江轩儿大学里加入过几个月的模特队,但由于身高的原因,她从来都没有出过场。

毕竟,和那些身高一米八的女人比起来……一米六八的江轩儿……太“矮”了……

“江小姐,你这样穿就行了。”设计师很快就把尺寸改好了。江轩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美背被完全露出,甚至还能看到一点翘臀的边缘,说不出的性感。

虽然胸前虽然被包裹得严实,但荷叶和褶皱的设计让她的丰满显得尤为突出。

尤其在她走路的时候,白皙的大腿在裙摆之间若隐若现,而站定时又露出漂亮纤细的脚踝……

江轩儿觉得,自己都快被自己迷住了。

“接下来,就是我们最后压轴的惊喜登场了!作为盛天服装品牌今年的主打作品,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形象呢?”

主持人慷慨激昂地在台上调动着观众的情绪,十八位模特分列两排,追光打在舞台的出口,所有人都在期待,最后的那位模特登场。

江轩儿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台阶。

闪光灯疯狂地亮起,江轩儿看不清台下,甚至有点睁不开眼。于是她稍微低下头,从舞台上缓步前行。

没有模特那种过于挺拔的身姿,但江轩儿走路大方,每一步都迈得恰到好处,楚楚动人的形象,反而比台上的模特更加动人。

如果模特是“让人欣赏”,那江轩儿就是“让人怜爱”。

台下,坐在第一排的曲天勋站了起来。

江轩儿走到舞台的最前方站定,她终于能看清楚台下了。她的目光缓缓转了一圈,最后在曲天勋的身上停下。

之后,江轩儿袅袅婷婷地,略带妖娆的伸出了一只手。

闪光灯再次亮成一片。

所有的光都打在江轩儿身上,台下的所有人都看着她,甚至屏住了呼吸。

所有人都想上前,牵住那只柔弱无骨的手。

曲天勋愣住了,之后他迅速地反应过来,两步上前走上舞台,把江轩儿的手接在了自己的手里。

他深情款款地看着江轩儿,眼神里满是缱绻,标准的教科书式男友脸。

而江轩儿的表情,却由假装出来的妩媚,变得有些惊讶,随后是感动,和深情的凝望。

全场爆发出一片掌声。

“大家好,我是……江轩儿。”

江轩儿拿起话筒,她没有介绍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要怎么介绍。但她被曲天勋牵着的那只手已经说明了一切。

“很荣幸,能穿上盛天集团设计的衣服,走上这个舞台。”江轩儿的声音很是温婉,带着一点点醉人的娇媚。

全场再次爆发出掌声。

“这件衣服,是由德国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关于设计理念……抱歉,我不太懂。”江轩儿坦诚地看着台下,黄总的眼睛。

“但是,我知道,在这件衣服的背后,有一个故事。”她顿了顿,随后低下头,用一只手抹了抹眼角。

“这名德国设计师,年轻的时候,曾经来帝都游学,认识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江轩儿开始用哀婉的声音讲这个故事,而曲天勋站在一边,一直用缱绻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姑娘非常美,她学的是芭蕾舞,梦想就是当一名芭蕾舞演员。”

“他们很快就相爱了,和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两个人从相识相知到相恋,再到谈婚论嫁。”

“于是,德国的建筑师就和姑娘一起,去见了姑娘的父母。姑娘的家在乡下,一个很穷的地方,他们要高价的彩礼,要让姑娘在乡下安稳地过日子生孩子,照顾她的弟弟们。”

“但是,德国的设计师小伙,他设计的作品还尚未被世人知晓,所以,他没有钱,在国内也买不起房子。”

“于是两个人只能无奈地分别,设计师恳请姑娘再等他一年。”

“但成功并不会那么容易地到来,设计师回到德国之后,用了两年的时间,才让自己的作品成名。”

“于是他带着钱,还有一名芭蕾舞大师,回到国内来找那个姑娘,他要帮自己心爱的人完成梦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

“但等他来到姑娘家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他心灰意冷。”

“姑娘早已被家里逼着嫁做人妇,就在设计师回国后的第一个月,姑娘就已经和农村的另一个富裕家庭的儿子结婚了。”

“她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大儿子两岁,小儿子半岁。设计师远远地看着他曾心爱心疼的女人,背上背着一个孩子,怀里抱着另一个孩子,在地里做农活。”

“他试着问姑娘,我可以带你走,圆你芭蕾舞演员的梦想,只要你愿意,孩子我也可以给你养。”

“但是姑娘拒绝了,她舍不下自己的孩子。她说,她的身体已经发福了,因为生孩子,身材早就走形,再也跳不了芭蕾了。”

“设计师内心十分的伤心,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才是对这个姑娘最好结果了,姑娘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姑娘,但是设计师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那你爱你现在的男人吗?”

“姑娘似是愣了一下,一时间却没有办法回答设计师这个问题。”

第6章 不一样的她

“姑娘将怀中还在熟睡的孩子紧了紧,淡淡的说道:爱与不爱都已经不在重要了,我现在已经没有梦想,活着,也不过是为了这两个孩子罢了。”

“姑娘说完,抱着孩子一步步的离去了,再也没有回头看设计师一眼,而设计师,一直望着姑娘离去的方向,心里面五味杂陈。”

“所以,在设计师伤心回去以后,他又一次的开始潜心的设计,终于设计出了这款衣服。”江轩儿说完,顿了一下,示意众人将视线放在她穿的衣服上,继续说道:“这款衣服的理念,就是为了那些已经没有好的身材,但是依旧心怀梦想的人设计的。”

“这是一个悲剧结尾的故事,但是设计师,却将他对姑娘所有的爱情与思念,都放在了这件衣服上。”

“所以我也相信,只要是穿上这件衣服的人,都一定会得到爱人矢志不渝的爱。”江轩儿的脸上都是向往。

“它能够给人与自信和美丽,让每个人,都做属于自己的天使。”

台下顿时掌声雷鸣,闪光灯的光一个接一个的打在江轩儿自信洋溢的脸上,让她别有一番味道,优雅而美丽。

因为江轩儿的动情的介绍,使得台下的气氛都被带到了高潮,就连下面一直担心江轩儿会发挥失常的设计师,心里面都不由得开始暗暗佩服起来江轩儿。

是谁说漂亮的女人就一定是花瓶的,江轩儿真不愧是总裁的助理啊,将自己的危机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

而在一边一直站在江轩儿身边的曲天勋,至始至终他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江轩儿,看见江轩儿将这个故事讲得栩栩如生,和江轩儿对待真爱的那种向往,让曲天勋对江轩儿有了一个不一样的认知,让他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了。

曲天勋要辞退江轩儿的一颗心,又一次的开始动摇了,这个冒失鬼,真的可以改变吗?

身边的江轩儿却是不知道曲天勋正在想着要辞退自己,她回头看见曲天勋一脸探询的看着自己,不由的疑惑的小声的问道:“怎么了?曲总?哪里不舒服吗?”

毕竟还是在舞台上,让人看见两人交头接耳的不好。

江轩儿以为曲天勋一直在忙着会场的事情有一些累了,关切的问道。

曲天勋赶紧收回自己的思绪,面上的尴尬一闪而过,淡淡的开口:“没事。”

江轩儿伴随着闪光灯,摆了无数的poss,一直都是微笑的面对着镜头。

她虽然不是专业的模特,但是因为五官十分的好看,加上落落大方的样子,让台下的人感觉十分的新鲜,别有一番滋味。

随着音乐的切换,江轩儿一步步的往台下走去,她知道是自己要离开这个舞台的时候了。

身边的曲天勋自然而然的牵过她的手,领着她,一步步的走到台下,动作十分的绅士。

因为曲天勋的身份,和江轩儿过于亲密的互动,更是让台下的众人开始纷纷猜测两人的关系,更是瞩目。

江轩儿下台以后,曲天勋直接就放开了江轩儿的手,哪里还有刚刚一点深情的样子。

江轩儿偷偷的吐了吐舌头,曲总还真是个冷漠无常的人。

曲天勋抿着嘴,最后还是生硬的说了一句:“你今天的表现不错。”

看见曲天勋难得的破天荒地的夸自己,江轩儿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了起来,自然的拉住曲天勋的手,一脸兴奋的问道:“真的吗?你这是第一次夸我。”

看着被人拉住的手,曲天勋觉得,他刚刚还真的不应该去和江轩儿说那些话。

“放手。”

曲天勋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手。

江轩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太高兴了,竟然一时间没有忍住,赶紧放下了还拉着曲天勋的手。

看着曲天勋黑着的一张脸,江轩儿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曲天勋无语望天,这个冒失鬼,还是这样的不会看情况,还是辞了吧。

走秀就在江轩儿作为压轴以后圆满的结束了。

这时,刚刚的那名负责模特衣服的设计师一脸凝重的走了过来。

“曲总,有事情。”

设计师看了一眼江轩儿,面露为难,似乎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让江轩儿知道。

曲天勋看了一眼江轩儿,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开口说道“说吧。”

设计师得到了承诺,这才开口说道:“江助理让我去调查模特突然过敏的事情,有消息了。”

设计师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的确是有人在模特的饭菜里面加入了少量的花生酱,这才导致模特忽然之间过敏的。”

江轩儿面露惊讶的看着设计师,原来自己的猜测竟然是对的!

可是会有谁在这个时候去暗算模特呢?还是在会场这么戒备森严的时候。

曲天勋似乎是也想到了这一点,一脸的阴霾,紧紧的抿着嘴角。

“查出来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设计师摇头:“现在还没有,不过我一定会尽快找到那人。”

曲天勋点头,面上却并没有过多的好转一些,像是内心正在细细的筛查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的使绊子。

这个时候曲天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设计师问道:“你说这件事情是江助理让你查的?”

他看着江轩儿,一脸的探究。

设计师点头:“是的,是江助理特意告诉我让我好好查一查,这次还要感谢江助理。”

江轩儿看见设计师就要像自己道谢,赶紧连连摆手道:“不用客气不同客气,举手之劳。”

她也是情急之下忽然想到也许会有人在暗算模特,不然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那么的凑巧。

而曲天勋一直在看着江轩儿,一脸的探询,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到会场里面所有的人都一一离去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月亮静静的爬上云头,被遮掩了半边脸,像是未出嫁害羞的小姑娘。

江轩儿将会场里面的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以后,正要收拾一下准备回家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了曲天勋正坐在身后的车里面,静静的看着自己。

江轩儿只感觉浑身一阵的冷汗,毕竟这大晚上,就算是曲天勋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孔,也着实让人吓一跳。

第7章 失踪的资料

江轩儿这么想着,本想要上去和曲天勋打个招呼在走,但是却忽然响起在晚一点就会赶不上末班车了,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离去。

“滴滴???”

身后的车发出了鸣叫,江轩儿被吓了一跳,就在她刚要躲的时候,曲天勋早已经驾着车来到了江轩儿的身边。

“上车。”

车窗摇下来,曲天勋也不废话,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江轩儿犹豫了一下,但是看见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也不在犹豫的直接坐在了车里面。

“您将我送到江滨路就好,那边有公交车,我一会就到了。”

江轩儿向曲天勋报了一个地名,一脸讨好的说道。

曲天勋看了一眼江轩儿,也不多言,直接驱车离去。

一路上,两人都一致默契的没有说过一句话,让江轩儿不由得暗自诽谤,这个曲总还真的是不苟言笑啊。

不一会,在江滨路上,曲天勋将车子停好,示意江轩儿到了。

“谢谢了曲总。”江轩儿对曲天勋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曲天勋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江轩儿的这个笑容,让他的内心里面,有一瞬间的怔忪。

“等等。”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曲天勋自己都是一阵的惊讶。

江轩儿闻言回头,疑惑的问道:“曲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曲天勋轻咳一声,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给了江轩儿。

“这是明天早上开会要用到的资料,你带着,明天一早谈合作的时候,一一交给合作商。”曲天勋吩咐道。

江轩儿点头,将那些文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包里面,她知道这个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我一定带过去。”

江轩儿说完,甜甜的一笑,直接走下了车子,还不忘挥了一下手。

面对这样的江轩儿,曲天勋不在多言,直接驱车离去。

江轩儿回到家里面以后,因为累了一天,整个人也是非常的疲惫的。

所以江轩儿不一会就躺在床上睡着了,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江轩儿好像又一次的看见了曲天勋在别扭的夸赞这自己的样子。

她要的不多,只要现在的工作可以进行的顺利,医院的妈妈身体早一些康复起来,她的家就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的。

这么想着,江轩儿的梦里面,都是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翌日一早,江轩儿早早的就起床了,看见时间还早,也不在偷懒,直接收拾了东西就赶往了公司。

临走的时候,她还特意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包,在确定那份文件完好无损的摆在那里的时候,这才放心的赶往了公司。

江轩儿算是来的比较早的,所以她进到公司里面的时候,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似乎是正在议论着什么。

看见江轩儿进来,几人都默契的不在说什么,但是眼神却透着深深的探究。

江轩儿微微疑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

这些人应该是在议论自己吧?

江轩儿这么想着,刻意的去忽略掉内心的那种不适的感觉,亲切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早上好!”

江轩儿和一个平时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大声的打了一声招呼,露出自己最甜美的笑容。

那个同事却出奇的有些情绪泱泱的“恩”了一声,却是不想要多言的样子。

江轩儿微微一愣,总感觉今天早上的气氛格外的怪异,但是她却是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见同事都在低头处理着文件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江轩儿也不想要找没趣,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将曲天勋的办公室特意的整理了一下,看着时间快要到合作商来了,这才准备去吃一下早饭。

等她回来的时候,果然就看见曲天勋已经带领了一批人在会议室里面开会呢。

曲天勋看见江轩儿回来,不由得沉着脸叫住了她?

“江轩儿,过来。”

江轩儿依言走了过去,不明白曲天勋在这个时候叫自己做什么,她早上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

“我让你带的会议的资料呢?”

曲天勋沉着一张脸问道,自己昨天明明有交代过,为什么现在还是没有。

“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放在您的办公桌子上面了。”

江轩儿如实的说道。

看见曲天勋越发阴沉着的一张脸,江轩儿顺着曲天勋的视线看向他的办公桌。

办公桌上面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江轩儿微微一愣,一瞬间只感觉浑身一震,有种不好的预感。

江轩儿赶紧解释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有将东西都放在桌子上面的。”

她说完就要上前去曲天勋的办公桌子上面翻找一下,但是目之所及,的确是一点文件的影子都没有。

“够了,真是胡闹,出去。”

曲天勋沉着一张脸,冷冷的对着还在继续翻找着的江轩儿怒斥着。

江轩儿被这声怒斥吓得浑身一抖,却是不敢在多言,只得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曲总,我早上真的有准备的,就放在那里。”

江轩儿一脸委屈的指着曲天勋的位置,试图为自己辩解一下。

“出去。”

曲天勋重复道,已经是不想要在听江轩儿说一句话,脸上的失望一览无遗。

江轩儿没有办法,只得低下头闷闷的走了出去,心中有无数的委屈,却是没有办法诉说。

看见江轩儿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曲天勋心中的那种烦躁的感觉才逐渐的消失了些许,不由的对自己的合作商抱歉的笑了一下。

眼下就算没有那些资料,他也一定要将这个合作给拿下来。

好在资料上面的内容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的记忆力一直都是非常的惊人,此次也不是很意外,自己稍稍的想一会,那些资料上面的内容就被自己复述了出来。

江轩儿站在外面,透过玻璃看见曲天勋正在沉着冷静的一件件的说着合作的事宜,只是曲天勋就算是没有自己的这份文件,也一样可以游刃有余,心中不免高兴了些许。

第8章 辞呈

但是只要想到曲天勋怪罪的样子,江轩儿的一颗心就好像是被狠狠的蹂躏了一番,一时间难受异常。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自己真的是十分的在意这份工作的吧。

那份文件???自己明明记得是放在曲天勋的办公桌子上面了,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江轩儿不由的深思了起来,一时间也没有任何的头绪。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江轩儿的这件事情,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一时间更是被曲天勋在心中暗暗的嫌弃。

此次合作的会议一直进行到下午的时候才算是完美的结束了,曲天勋也终于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记忆力和谈判力,顺利的拿下来了这次的合作。

这次的合作事宜成功,也代表着公司会面对质地的飞跃,一时间整个公司上下都为此欢呼雀跃,毕竟有曲总出马的事情,一定不是难事。

江轩儿知道这一消息以后是最高兴的一个,她原本还在担心会因为自己的疏忽,造成曲天勋在会议上发挥失常,所以合作的圆满,也是最让她高兴的。

会议结束以后,曲天勋要要宴请一众的合作商,但是原本应该是江轩儿这个助理跟着的事情,却被曲天勋摇头拒绝了。

“你留在这里。”

曲天勋淡淡的对江轩说道,眼睛里面的厌恶掩饰不住。

江轩儿知道是自己的错,心中有愧,也就不再多言,闷闷的点了下头。

看着曲天勋一众人浩浩荡荡消失的方向,江轩儿不知为何,心中总有种被遗弃了的感觉。

江轩儿暗自的给自己打气,她相信只要她认真努力的工作,以后那样的错误是绝对不会在犯得,绝对不会的。

她正在这里暗暗的给自己加把劲的时候,殊不知曲天勋在心里面已经开始暗自决定将江轩儿开除了。

他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江轩儿犯这些无知的错误,不然到了最后,他一定会崩溃的。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耐心,会一次次的容忍江轩儿犯错,原本他对自己助理的要求是极高的,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降到了这样的地步呢?

曲天勋暗自的轻笑,周围的合作商在一杯杯的给自己敬酒,他都一一的回敬了一番,十分的绅士。

趁着自己还没有醉的时候,曲天勋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手下发了一条短信:辞退江轩儿。

剪短的几个字,曲天勋放下手机,这才感觉心中的那种烦躁的感觉少了一些,江轩儿真的是让他操碎了心,他不能在纵容了。

酒过三巡以后,就连他的好酒量也不由得有些微微的醉意,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望着一个地方出神。

他一直是一个比较好酒品的人,以往也很少有需要自己亲自来陪顾客的时候,所以今天也算是破天荒的唯一一次,却是不知道为什么。

“江轩儿,我要水??”

曲天勋轻轻的呢喃道,只感觉腹中一阵的绞痛,酒精逐渐的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他这么一下一下的叫了一会,这才发现江轩儿并没有在这里,不由的一阵的失笑。

大概是自己真的喝多了吧,曲天勋这样安慰着自己,却刻意的不去想自己刚刚已经决定将江轩儿辞退了。

临到下班的时候,江轩儿还没有看见曲天勋回来,不由的内心开始着急。

刚刚曲总不让自己跟着她的时候,她就应该态度明确的跟着的啊,要不然这个助理也做的太不称职了一些。

江轩儿这么想着,忽然想到曲天勋的手下也许会知道曲天勋现在在哪里,毕竟他的手下天明一直都复责曲天勋的所有的事务。

她走到天明的办公室门口,正要伸手敲门的时候,却忽然听见里面传出来的自己的名字。

江轩儿的手顿了一下,心中狐疑,鬼使神差的不由的放下手,靠近门边凝神细听了起来。

“你是说曲总让你辞退江轩儿,真的假的?”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江轩儿却猜不出来这个女人是谁。

天明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可以让江轩儿听得十分的分明。

“恩,千真万确,我正在找借口将她辞退,总不能说辞退就辞退。”天明似乎十分的为难。

“有什么的,你看她那个样子,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早点辞退了早点省心。”女人的声音似乎透着深深的厌烦。

门外的江轩儿愣了一瞬,确定他们谈话的内容是自己以后,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曲天勋的意思是要将她辞退掉吗?

江轩儿知道了这个事实以后,呼吸一窒,有种被瞬间抽干了力气的感觉。

里面的人还在说什么,她已经无暇在去细听了,脑海里面唯一回荡的,就是曲天勋要将自己辞退的话语。

自己原来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却还是没有得到曲天勋的认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就要将自己辞退。

一瞬间,江轩儿感觉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已经白费,付之东流,而唯一怪的,就是自己太过于笨拙。

她是因为太笨了,所以才一次次的做不好事情,让他失望。

她是因为太笨了,所以才将那些文件都弄丢了,让他为难。

她是因为太笨了,所以才失去了工作,让病在床上的母亲,得不到最好的治疗。

江轩儿想到这里,一个人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了电脑。

她轻轻的打了一段字,用打印机将那些文字都打了出来,虽然不是特别的正式,但是一份辞呈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江轩儿将自己写好了辞呈用信纸装在里面,开始一个人收拾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在这里短短的呆了一段的时间,但是想到这里以后都不会属于自己,江轩儿还是不免一阵的不舍。

她这么折腾了一会,身边的同事都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有下班离开的了,等到她将一切都整理完毕的时候,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自己空无一人。

江轩儿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一瞬间有些失落。

这里以后再也不属于她了。

总裁的甜心助理-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江轩儿, 曲元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