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孽缘:总裁甜宠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千涵, 陆麟焱

豪门孽缘:总裁甜宠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千涵, 陆麟焱

第1章 就是陪陪酒喝两口的事

下班了,天色尚早,我拿起手包走进了超市,买了一堆食材回家打算今晚给薛哲准备一顿大餐。

谁知道我刚一打开家门,一个玻璃杯直接横面向我飞来“啪”一声直接碎在我的面前。

薛哲一边怒吼着一边不断的摔家具,家里已经是一团糟,我赶紧上前去阻止他关切地问他:“薛哲,你怎么了?别摔了。”

薛哲一边推开我的手,满眼红血丝地吼我:“滚!老子用不着你管!”

我一个踉跄被他一手推倒在地上,满地的玻璃渣子像刺一样扎进了我的脚窝里,血一下子流了出来,我忍不住疼的叫了一声:“啊!”

薛哲听到才停止了摔家具,看了看我。然而他看到我脚溢出来的血并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厌恶地说:“还不赶紧收拾一下地面,这地板的木材都让你弄的不干净!”

我看到薛哲终于停下了摔家具,顾不上脚疼赶紧起来 跛着脚上前去安抚他说:“我马上就收拾去,老公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说完我用手轻轻抚摸薛哲的背。

薛哲被我这样一安抚才算冷静下来,满脸颓废地说:“公司投资出错,现在资金巨额亏空,员工也在不断辞职跳槽,我辛苦创立的公司马上就要垮了……”薛哲的语气充满了绝望。

我语气轻柔的安慰他说:“没事的,老公想开一点,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实在不行我们就申请破产,我没那么多要求,我们过好我们的小日子也是可以的……”

没想到我话还没说完,薛哲就激动地推开我的手向我怒吼说:“你懂什么!申请破产?不可能!老子绝不会接受!老子不接受!”薛哲听到“破产”二字就像被夺了猎物的野兽一样向我嘶吼。

我吓得不敢说话,薛哲瞪着我吼着吼着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

然后,薛哲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脸,眉梢一翘,嘴角浮现出阴冷的笑意,目光在我蜷着的身体上上下游索。然后靠近我,嘴角微微一颤小声地说:“乐千涵,我倒是想到了解决办法,你愿不愿意来帮我?”

我被盯得有些害怕,但还是贴近了他问:“老公,我能帮你干什么?”

薛哲用手揽过我的肩,嘴唇贴近我耳朵,轻轻地说:“这样,我安排几个投资公司老总,你陪他们喝喝酒套出一些内部投资消息,好不好?”

薛哲温热的气息贴在我的耳朵上,而我的心里却是彻骨的寒,什么?我的老公竟然要我出去陪酒!

我愤怒的推开他,把脸别到一边去说:“薛哲,要你老婆去陪酒,亏你想的出来!”

薛哲见我的脸色愠怒,连忙解释说:“说什么呢,老婆,我这也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啊,就是陪陪酒喝两口的事,套话的事交给我了。”

薛哲见我还是不乐意就走过来抱住我说:“老婆,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给你过上好日子,我实在舍不得看你天天辛苦,有了他们的内部投资消息,我们的公司就有救了,那样你就可以轻松点了,我会好好陪你的。”

薛哲抱着我的身体微晃。

我被他这么一说,态度也软了下来说:“那我想想吧。”

薛哲一看有戏,眼睛里立即放了光,脸上也浮起了笑意说:“那好,老婆,你好好想想不要让我失望啊。”便扬起手机了电话,向门外走去,临走时,还特意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吻,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忍着脚痛站起身来,翻开抽屉找出药来自己给脚上上药,或许是药的麻醉性发挥了作用,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上涌起直上,到我的心口。

薛哲是我的老公,三年前他曾那样狂热而忠诚地追求我,等到我远离那灯红酒绿的生活决心嫁给他只做一个持家的女人后,薛哲却渐渐对我不那么好了。一年前开始他就开始很少回家,即便是回家了也是冷着一张脸,很少与我亲密,仿佛我与他不过是住在一起的陌生人, 我们的婚姻也开始变得形同虚设。

不知为何我竟开始隐约担心我的婚姻,今天薛哲突然的亲昵与请求让我的心理开始动摇,算了帮他也是帮我,这一次的陪酒我就帮他一把,或许公司的危机过去了,我们的婚姻会像以前那样幸福美满。

这样想清楚了之后,我迅速的收拾好伤口,便跛着脚出了门。

到了薛哲办公室门口,我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打算趁着这股劲儿赶紧答应他省得打退堂鼓,也没抬头看就往里走,谁想到。

我竟一头撞到了一个怀里,抬头一看,这张脸,是陆麟焱!

第2章 他的眼神让我感到害怕

陆麟焱本来没有想扶我,倒是我不禁疼的哼了一声让他注意到了我,他上下打量着我,突然把我搂到了面前。

陆麟焱紧紧的搂着我,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不怀好意地笑着对我说:“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想我想的这么厉害吗?连我的行踪都要追着?”陆麟焱的脸即将要靠近我的脸。

我慌忙推开陆麟焱的怀抱,却不想转眼看到了从玻璃门口出来的薛哲。

想来薛哲一定看到了我刚刚和陆麟焱搂抱的样子,我怕薛哲误会就想赶紧解释,没想到薛哲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也没看我反倒是脸上堆着谄媚的笑殷勤的跟陆麟焱打招呼说:“陆总,今天很是荣幸能与您交谈……”

只是陆麟焱并没有怎么搭理薛哲只是戏谑地看着我说:“嗯?不是吗?”

薛哲见此也立即说:“原来陆总与我们公司的公馆小姐千涵认识啊,那可真是巧了。”薛哲一个人在旁边尴尬地干笑。

我看了看薛哲,对于他随意给我安的名号也没什么在意。

陆麟焱似乎以为我是故意不看他在欲擒故纵,高冷而无理地要求说:“奥,那就让你们公司的公关小姐送我回去吧。”

我并不乐意与他再纠缠什么,毕竟三年前他曾那样将我的尊严践踏在脚下。

然而薛哲却是急着替我应下了说:“好的,当然是要送送您了。”说完对我使了使眼色。

无奈之下,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陆麟焱走到门口。

因为脚上有伤身体不稳,总是要摔倒的样子。

陆麟焱看看我露出嘲讽般的笑说:“怎么,想要我扶你?”

我懒得搭理他,静静的不说话,心里却是感觉很可笑,陆麟焱,我早就不迷恋你了。

跟着陆麟焱走到了来接他的车上,我保持礼貌的微笑看着他上了车,并没有说话。

陆麟焱坐上车摇下车窗,丢给我一张名片邪魅的看着我说:“乐千涵,你的这招欲擒故纵用的可以,如果有特殊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故意把“特殊需要”压了重音。

说完陆麟焱的车就在我眼前扬长而去。

我被陆麟焱的挑逗激起了怒火,陆麟焱你还以为我是那个在你面前毫无尊严的人吗?我转身将名片丢进了垃圾桶,向薛哲的办公室走去。

我不想薛哲看到我和陆麟焱抱在一起误会我,想赶紧找他解释解释,这样想着不禁加快了脚步。

可刚到薛哲办公室门口,门稍稍打开一丝缝,我隐隐看到,黄莹和薛哲贴的很近,好像在小声耳语什么,黄莹甜甜地笑着微微撒娇似的拍了拍薛哲的胸口,那瞬间,我觉得心里很堵。

可转念想想刚刚我和陆麟焱,或许是误会。于是我还是保持平静地敲了敲门,两人迅速分开。

薛哲一本正经地对黄莹说:“那个黄秘书,我这边还有事,你先去整理文件吧。”

黄莹一脸顺从的低头走了出去。

薛哲见了我满脸微笑,关上门,帮我倒了一杯水说:“老婆,赶紧坐下。你可是我们公司的大救星啊。”薛哲的整个脸都是上扬的样子。

我被薛哲这没由来的殷勤弄的很不适应,但还是很想解释一下说:“薛哲,那个我和陆麟焱今天你看到的是一个误会…….”

没想到薛哲却并不在意连忙打断我说:“老婆,你跟那个陆总熟不熟?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认识很久了,你能不能在他边上说上话?”薛哲的眼神急切而充满期待。

我并不想说出我和陆麟焱曾经的那段纠葛,只能为难的说:“嗯,以前是有些交集,不过我现在并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牵扯。”

薛哲见此立刻脸色突变神情着急地说:“这说的是什么话,以前的旧相识怎么能不叙叙旧呢,你可不能因为一些小问题就意气用事。老婆,陆麟焱对现在的公司有很大价值非常重要,既然以前你们有过联系,你肯定也能在他身边说上话,你帮帮我,帮帮我邀请他赏脸来赴宴好不?”

薛哲急切的掐着我的肩膀,那眼神让我竟有些害怕……

第3章 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即使薛哲的请求很真诚,然而我真的不想再与陆麟焱再有任何的牵扯,我扯出牵强的笑容回应他说:“薛哲,我不想再和陆麟焱有什么牵扯了,要不换一个人去吧。”

薛哲抱着我说:“换谁能有你这样的美艳,你这样的人间绝色是无人能代替的。”

听着薛哲少有的甜言蜜语我还是很犹豫,三年前的事,我不想经历再一遍,我干笑说:“这种事还是新人做比较好,刚刚的那个黄莹,人长得就很秀气说话办事也可以,让她去也是可以的啊。”

没想到薛哲听到我提及这个“黄莹”立即脸色一变,马上阴着脸对我说:“你怎么能让刚出校门的小姑娘干这种事呢?”

我对薛哲过激的反应感到很奇怪,怎么了,这件事为什么我能做她就不能做了?转过头看看薛哲。

薛哲见我这样可能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尴尬地笑笑继续夸我说:“这新出校门的小丫头懂什么,哪里有你八面玲珑应酬自如?”

我还是不情愿去。

薛哲见我还是冷冷的态度于是也开始拉低了语调继续说:“想想看,当年你可是舞池里的尤物,穿梭于各种场合,赢得了多少人的目光。”

听着薛哲的话我不禁感到一阵心痛,本来跟了薛哲就是看他对我很好,为人也踏实,就想结束那段疯狂的糜烂的生活,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是要考我的应酬来讨生活。

看到我的脸色变化后,薛哲抱紧了我,开始吻我,亲热的鼻息让我坠着的心开始有些缓和,我觉得薛哲他是爱我的。

薛哲恳切的说:“千涵,我真的好爱你,所以才急着想赚钱来让你过上好日子,千涵你就委屈这一次,等公司起死回生了,我一定不冒险了,一定陪你好好过日子。”

看着薛哲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此刻全都是我,我想,毕竟薛哲是我的丈夫,我也总要帮他一把。如果这次因为我的帮助,公司顺利渡过难关了薛哲也会对我转变之前冷漠的态度的。

想着这些,我最终又一次点了头。

薛哲抱着我很是高兴的吻了我,然后轻轻对我说:“那千涵就辛苦你了。”

我摆开薛哲的手自己默默走了出来,想起刚刚被我扔进垃圾桶的名片,感觉既无奈又可笑。

走到刚刚的垃圾桶旁边,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下手翻找刚刚我曾不屑扔掉的名片,在一通翻找之下我终于找到了拿张名片,思考再三还是打通了那上面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我小心翼翼的说:“您好,我是乐千涵,我找陆麟焱陆先生。”

电话那头的陆麟焱似乎已经猜到我会打电话来一样,语气得意而傲慢的说:“怎么,还真的会打过来啊,我还以为你会有骨气些,看样子对我的迷恋与痴情还真是深啊。”

陆麟焱这傲慢自大的语气让我再一次想起来以前他恶言羞辱我的场景,压不住心头怒火的我 反驳了他一句说:“陆麟焱,别这么自大,我早就对你没感觉了,三年前我就已经结婚了。”

陆麟焱似乎认为我是在故意跟他闹别扭,完全是一副不相信又嘲讽的口气说:“当初你乐千涵不是巴不得爬上我的床吗,现在来玩欲拒还迎晚了。”

我回击说:“陆麟焱,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我打电话找你是有正事要谈。”

陆麟焱充满怀疑与讥笑的口吻说:“帝国大厦3206,要谈事情就过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我虽然很不情愿去陆麟焱告诉我的酒店,但想了想薛哲的请求,终于还是决定要去一趟。

到了陆麟焱所说的酒店门口,我保持平静,轻轻敲了敲房间门。

从里面传来陆麟焱冷冷地声音说:“进来吧。”

我推开门的那瞬间就看见了一个身材火辣的嫩模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只穿着比基尼,很性感。

第4章 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迅速看了看四周想找到陆麟焱的身影,最后在浴室开着的门里看到了陆麟焱。

陆麟焱很惬意地躺在鱼缸里,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陆麟焱可能也感觉到了我的目光,转过眼神来直视我的眼眸,带着居高临下的凌霸。

因为陆麟焱裸着身子我不禁感到一阵尴尬与脸红,愣了一愣。

那嫩模可能感觉到了我们之间这难以明说的气氛,尖着嗓音一脸不悦地问我说:“

这位小姐是来干什么?”倒是带有一种女主人的口吻。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陆麟焱抬手指了指嫩模发出了霸道的回应说:“你,出去!”

嫩模似乎没搞清楚状况,一脸不情愿地回头撒娇般地看着陆麟焱。

陆麟焱对此无动于衷并没有改变那张冰山般的脸,冷冷地甩下一张支票动了动薄唇说:“滚!”不容置否。

我看了看地上那张支票的数额,想这个数额足够救下薛哲的公司了,不禁心颤了颤。

嫩模看见陆麟焱的表情有点害怕虽然不悦还是悻悻地走了。

注意到了我的眼神,陆麟焱不屑地笑了说:“乐千涵,你这几年可是退步了,当年我可是甩给你比这数额更大的支票,那时候的你可是眼睛连眨也不眨的,怎么现在才是这点数额就眼馋了?”

我对陆麟焱的嘲讽并无反击,毕竟我的确是眼馋了那笔金额,我需要这笔钱来救薛哲的公司。

我没有回答陆麟焱的讥讽,只想等他洗完澡穿好衣服再跟他谈事情。

见我并没有什么回答,没想到陆麟焱竟然要求说:“乐千涵进来,给我搓背!否则就别想谈什么事情!”

我听到这样无理的要求,并不想要进去,毕竟我现在是薛哲的妻子,去给陆麟焱搓背,这太过分。

见我犹豫不愿意的表情,陆麟焱反倒是笑了说:“难道是你忘了,当年你那么积极地为我服务,巴不得来伺候我,怎么现在反倒是变得扭捏起来了,欲擒故纵总是用的话,并不有趣。”陆麟焱讥讽的表情渐渐变得沉重。

我眼看着陆麟焱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想到了薛哲的公司我最终还是进了浴室,拿起了工具来给陆麟焱搓背。

因为我的脚上有伤,走路也有些不稳,竟然踉踉跄跄地跌倒在了陆麟焱的怀里。

陆麟焱裸着身看着我,嘴角浮起笑容,轻轻地在我耳边说:“怎么,按耐不住了?”

我看着陆麟焱的身体,心砰砰直跳,我站起身来努力保持平静下来说:“陆总,您说笑了。”用言语保持与陆麟焱的疏离。

陆麟焱一脸索然无味说:“好了,让我看到你的态度吧。”

我带上手套开始触碰陆麟焱的身体,陆麟焱的身材很好,结实有力的背肌,拉出来流利而有型的曲线,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让人产生肥腻感,出于本能我不禁多看了两眼,还想偷偷看看陆麟焱的前面的曲线。

陆麟焱通过旁边的镜子看到了我的小动作,一脸骄傲而了然的嘲笑我说:“怎么,流口水了?这些年怕是你没见过比我身材更好的男人呵。”说完陆麟焱用背部有力顶了顶我的手心。

我想起了薛哲,便平复了心境说:“陆总的身材自然是好,然而与我无关,我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 自然不会见识别的男人。”

突然我手下的肌肉僵硬了。

“哗”地一声陆麟焱从浴缸里站起身来……

陆麟焱的起身迅猛,我猝不及防地被溅了一脸的水,我本能的捂脸转过身去。

陆麟焱并没有停下动作,反倒是直接从浴缸里走出来,走到我面前,强硬地掰过我的手,逼着我来看他。

我并不想直视陆麟焱的身体,隐约还是回避着眼神。

陆麟焱反倒是不屑的嘲讽我说:“怎么?乐千涵,现在倒像是一个纯情女似的,当初你不是看过多少遍了,现在倒是装什么白莲?”

说完陆麟焱紧紧地靠近我,伸头在我的耳边轻轻呼了一口气,声音低沉缓缓地说:“怎么,抵挡不住了?”说完,陆麟焱撩拨了一下我的头发。

第5章 自始至终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我心里想,陆麟焱你还以为我会是以前的乐千涵吗,我对你早就没了什么兴趣!

我愤怒的回复他说:“陆总,请不要再拿以前的事再来说什么,我现在是有夫之妇!”

陆麟焱看到我的反应,傲慢地点点头,似乎失去了兴趣冷冷地说:“奥,那你出去吧。我对别人玩过的没什么兴趣。”

我被他鄙夷的态度气的浑身紧绷,陆麟焱却是一脸毫不在意的模样,自顾自地裹上浴巾,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然后走到躺椅前,慵懒地躺了上去,一副不愿再理我的样子。

我站在厅里想起薛哲的请求,即使再不情愿还是不得不低声下气来与陆麟焱打商量说:“陆总,撇开以前的个人恩怨,今天我来是与你谈关于陆氏集团与我们公司的投资事宜的……”

可还没等我打开手里携带的文件,陆麟焱眼睛微闭着说:“乐千涵,你并没有与我商谈的任何资本。”

陆麟焱说完睁开眼睛调整了一下姿势,直直地盯着我,带有极强烈的威逼感说:“那个什么薛哲的小公司,我根本看不上,对我毫无利益可言,而至于你?”

陆麟焱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不屑的说:“已经是有夫之妇了也不是得上什么好货色了。”

我听着陆麟焱的这番羞辱感到一阵血涌上头,紧紧攥紧了手掌,气的脸色发白,决定放弃转身离开。

我冷眼回复说:“那就不耽误陆总时间了。”

不等我迈出房间门陆麟焱说:“你真的不打算再帮他?”

我听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陆麟焱。

陆麟焱从躺椅上站起来,张开手淡淡的说:“给我穿衣服!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我即使是内心抵触但好歹陆麟焱也是给了机会,为了薛哲,我还是走了上去。

拿起陆麟焱的裤子我小心翼翼地为陆麟焱穿上裤子,陆麟焱饶有趣味地看着我,嘴角挂着邪魅的笑说:“怎么,你现在嫁的人能比得过我让你快乐?还是让你叫的更大声?”

听着陆麟焱不正经的语调我感觉到很反感,但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陆麟焱用手紧紧按了按我的手心说:“还是说他比不过我,懂你的需求?知道用力的程度?”

我感觉很恶心,不想与陆麟焱说话。

陆麟焱见我还是不反应,便掐起我的下颌,看着我说:“那也没见得你现在过得有多滋润!是夜生活不够刺激吗?”

早已经结婚三年的我对于这些挑衅的话,虽感到很羞耻但为了薛哲我还是极度的忍耐。

总算是为陆麟焱穿好了衣服,我想这些羞辱应该是要结束了。没想到,为陆麟焱穿衬衣的时候。

陆麟焱一边抓住了我的手嘲讽我说:“真是没想到啊,你乐千涵竟然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忍受至此,怎么还真是从良了?”满满的不屑。

听着陆麟焱的语调满满的看不起,我羞愤地说:“陆麟焱,我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现在是这样,以前对你也是这样,那时候自始至终,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陆麟焱听到这句话,愉悦的笑了,不是冷笑与嘲讽而是带有一种率性。

而我在话出口之后才感觉到说错了话,忍不住羞愧跑了出去。

而我不知道的是陆麟焱看着我跑开的背影嘴角浮现的笑意。

我跑出了酒店,内心既气愤又慌张,也不知道陆麟焱会不会来,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薛哲。

看着这昏暗的天色,我还是犹犹豫豫地回家了。刚一进家门就看到薛哲在打电话。

我静静等着薛哲打完电话打算告诉他不确定陆麟焱会不会来酒局。可还没等我开口。

薛哲接完电话喜不自禁地握住我的手说:“千涵啊,你可真是我的宝贝,果然你一出马什么都能拿下,陆麟焱答应了!”

我心里到有些惊讶,这陆麟焱居然会答应!

薛哲看了看我,上下打量,在我耳边说:“千涵啊,这可是我难得的机会,你可一定要好好接待,把自己打扮的美艳动人些啊。”

我被薛哲的这话搞的有些奇怪,疑惑地问他说:“老公啊,我不过就是陪你过个场子撑撑场面的事,还需要怎么打扮,你这话我搞不清楚你说的什么意思。”

薛哲看着我不解的脸色解释说:“哎呀,就是老总们都喜欢些美女,男人嘛,你答应了做陪酒当然得是吸引力大一些,诱人一点嘛。”

看着薛哲猥琐的神情听薛哲故意把“诱人”加重了语音,我似乎是懂了薛哲所谓的“陪酒”的意味。

没错,薛哲要我去当的是不堪的陪酒女!我顿时气愤到咬牙切齿,一伸手推开薛哲的手大声的说:“薛哲,我是你老婆,你也真是要脸啊?让我去出卖色相!”

第6章 顿时身边的一切都安静了

薛哲一看我的反应极为激烈连忙过来安抚我说:“千涵,你看看你这么激动干嘛,就是你稍稍好好打扮打扮,这是对人家老总的基本礼貌不是?放心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嘛。”

听着薛哲这么一说,我才稍稍放心,想着也是,薛哲在我身边也一定会保护我的,或许真是我想多了。

我在薛哲的甜言蜜语下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还是那样来临了。忙完了工作后,薛哲给我打过电话来催我赶紧来。

我收拾收拾就赶到了酒店。

薛哲看了看我的衣服,不满的摇了摇头说:“千涵啊,不是说了要打扮的诱人一些吗,你这也,算了还好我准备了礼服,赶紧去换上。”

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薛哲塞了一手袋子,被推进了一个屋子去换衣服,混乱中也被人上了妆。

我推门出来一看,我穿着低胸短裙装,衣服的材质也很薄很透 ,而我的妆容也是透露着妖艳与魅惑。整个人看起来极度性感。

我见了想赶紧进去换掉衣服,不想薛哲对我的这幅模样很是满意,推着我赶忙进去老总的房间说时间来不及换了,早弄早结束。无奈之下我就穿着这一身进入了房间。

一进房间,几个老总看着我眼睛发光,眼神在我身上上下游索。而陆麟焱就那样看着我,眼神凌厉,似乎并不高兴我的装扮。

薛哲见此堆出了谄媚的笑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公关小姐,乐千涵,今天特意来陪各位老总的。”

我看到几位老总露出了满意而猥琐的笑容,腆着肥腻的肚子说:“嗯,薛哲你这可以啊,还有这样的大美女呢,这位乐小姐可得好好陪陪我们啊!”陆麟焱不说话还是那样冷冷的瞪着我。

薛哲听完笑眯眯地回复说:“那是肯定会的,这样千涵啊,你就坐在赵总和陆总身边好了。”说完把我推到了陆麟焱和另一个老总之间。

而在座的男人们都用贪婪的眼光打量着我。

我不舒服地坐在他们之间,而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一只手搭在了我的大腿上,不住的上下游索,一点点向上,即将逼近我的禁区!

我无助的小声向薛哲求救说:“薛哲,薛哲……”

然而薛哲似乎是看不到我的尴尬听不到我的求救一样,还是与其他老总谈笑风生。

突然我感觉到陆麟焱的一只手直直压住了那只咸猪手然后那老总的手迅速缩了回去。

显然那老总不开心了,薛哲见此赶紧让我给各位老总敬酒说:“千涵希望给各位老总敬个酒,希望各位老总能抬爱我们公司。”说完赶紧用手势招呼我起来。

我无奈而又强挤出微笑端起了酒杯,而刚刚那位摸我腿的老总竟然故意将酒撒在了我胸前!

顿时我胸前的衣服湿透了,本来就薄的衣服一下子贴到了我胸前的内衣上,而湿了的衣服也透出我的内衣来,和我胸前的轮廓,模样不堪且诱惑。

几位老总的眼睛直接就直了,争抢着要为我擦干净,即将就要上手。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陆麟焱站起身来叫人说:“给这个女人披上件衣服!”语气冰冷却霸气,带有愠怒。

顿时身边都安静了。

薛哲见状又赶紧催我给陆麟焱敬酒说:“感谢陆总对我们千涵的抬爱,快,千涵赶紧给陆总敬上一杯来感谢陆总。”

因为先前一直跟各位老总敬酒,我已经醉的快要看不清了,模模糊糊的只听见薛哲的指派,不得已我只能模模糊糊的走向陆麟焱。

因为脚上也有伤我又已经醉了,我直接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陆麟焱的怀里。

陆麟焱似乎是搀扶但实际上却是伸出手来抱住了我,我整个人轻飘飘的在陆麟焱的怀里,陆麟焱用胸口紧紧贴住了我,在我耳边低语说:“乐千涵,你的身体真软,让我快要忍不住了。你勾引人的方式更胜从前了。”

第7章 我已经醉的快要看不清了

听到陆麟焱的声音,我猛地挣脱他的怀抱,爬起来无力的说:“各位真的不好意思,我今天实在是不胜酒力了。”说完我用求助的眼光看向薛哲。

薛哲见我的脸色不对,也只能送我去休息。

薛哲搀扶着我把我送到一个房间说:“千涵,今晚你就先在这里好好休息。”说完我听到了关门声,之后就放心的睡了。

这晚,好长。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频繁的见到陆麟焱的缘故,我竟然梦到了陆麟焱。

梦到了我曾在众人的眼前妖娆的笑,梦到了陆麟焱曾挥毫万金只为见到我,梦到了和陆麟焱交颈而卧缠绵的过往。

梦到了我以前疯狂的跟随他的脚步不禁自己遍体鳞伤,梦到了陆麟焱居高临下不屑一顾地在人群面前将一杯酒浇在我头上,羞辱我说:“乐千涵,你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么?一个舞女,也敢肖想陆夫人的位子?你也配?”

就在这时我吓得猛然惊醒,却看到半裸的陆麟焱正趴在我的身上,陆麟焱在我的身上吻着,发出了温热的按耐不住的气息。

我吓得大声尖叫说:“啊!”

陆麟焱听到我的尖叫,停下来压在我的胸前,满眼坏笑。”

我尖叫着反抗说:“不要,陆麟焱,不要!”

陆麟焱皱了皱眉头说:“你觉得你现在还有选择吗?”

我吓得眼眶里瞬间莹满了泪水,又是尖叫又是手脚并用地推搡陆麟焱。

然而陆麟焱毫无顾忌,完全解开衣服,激烈而强硬地要了我。

我感到一阵疼痛又是不甘愿,眼眶里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泪眼模糊……

然后是一阵的痛感与刺激感,陆麟焱像是猛兽,最终醉酒的我在他的折腾下渐渐昏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大亮,我还是浑身酸痛,而四周看看,还好已经看不见陆麟焱了。

“滴滴”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接听。

电话那头的薛哲兴冲冲地告诉我说:“千涵,你可真是厉害,昨晚的酒局很管用,陆麟焱已经给了我一个投资消息,我的公司有救了!”

我听到薛哲欢喜的声音自然也是欢喜,但昨晚的事,我只能假装也很高兴的回复薛哲说:“那太好了,老公恭喜你了,总算公司有救了!”

然而还不等薛哲回复我,我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传过来一个女人娇声欢呼“太好了!”我疑惑地回了句:“谁?”

薛哲听到我的疑问慌忙的说了句:“我还有事,一会儿再说。”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的挂断声,我的心里有些难过,感觉现在的自己孤立无援,不过,不管怎么说,薛哲的公司有救了就好。

我从床上爬起来,看着自己身体上的吻痕,心里又是一阵难过,到浴室里洗了澡后,因为没有别的衣服可以换,只好穿上了昨天的那件衣服,现在的我,只想回家赶紧换掉。

到了家门口,家门没锁,我心里很奇怪,今天,薛哲没去上班?那电话那头的女声是?

而正当这时候,卧室那头的方向却传来隐隐娇俏的声音,我直直的走过去,怀着不好的预感打开了卧室的门…….

而就在我打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

黄莹正踩在我的床上,穿着我结婚时穿的裙子笑的暧昧而动情,还带着魅惑的享受,而我的丈夫薛哲,正在把脑袋埋进她的裙子里!

第8章 他说卖一卖也无妨

眼前的一幕让我的头脑一阵晕眩,我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家门口,随即我将手里的包狠狠地向床上的这俩人扔去,对于薛哲所有的爱意与满满的愧疚瞬间消失,涌上心头的只有满满的恨意!

薛哲听到动静仓促的把头探出来,看到我吓得脸色发白,而黄莹大声地尖叫,赶紧抓起被子掩住脸,不敢出来。

然后不知不觉一滴泪水从我的脸上滑下,滴在我的手背上,就像是硝酸泼洒在我的手上一样,就在一瞬间我知道了这两人的关系,我意识到,我的丈夫出轨了!

反应过来的我,大声的喊叫:“薛哲,你个王八蛋!”然后冲上前去一巴掌把薛哲从黄莹身边推开,掀开被子揪起黄莹的头发,上前就是撕扯她的衣服嘴里喊着:“你他妈的,这是老娘的婚服,你个婊子也敢穿!”黄莹吓得小声叫喊。

三年前当舞女的硬气与坚强一下子爆发出来,我不顾黄莹的惨嚎和求饶,一巴掌一巴掌地在她脸上身上甩,顺手拿起床头柜的一杯水,直接冲着黄莹的头上浇了上去,黄莹被冷水一激,哭喊着叫薛哲说:“薛哲,快来救我!”

反应过来的薛哲赶紧上前一把拽开我阻止我的行动,我被薛哲猛的一甩,整个身体偏了方向一下子撞在了柜子上,我的额头一阵火辣辣的疼。

薛哲抱起吓坏了的黄莹对我吼说:“你疯了?在干什么?”

我被撞得的头晕,感觉有一股液体从我的额头流下,血液模糊了我的眼睛。

听着薛哲的话,我疯了?我怎么可能不疯?三年的夫妻,他现在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我怎么冷静!我倒在地上嘶吼说:“我干什么,薛哲你在干什么?老娘辛苦帮你,你他妈就在这睡这个婊子!”

我想冲上前去撕了黄莹的狐狸精的脸,可还没等我上前,薛哲一脚踢开我说:“你个疯婆子,闹够没有?”

我倒在地上,我的丈夫,三年前为了我也曾对别的女人也曾这样呵斥,来维护我而现在却把我踹倒在地还在骂我是疯婆子!

薛哲气势汹汹的指着我的眉头说:“哼!你才是个婊子,你根本就不配嫁给我,老子娶你就是看得起你了。你当舞女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你还有脸说黄莹?她这么单纯好过你百倍!”

我看着黄莹哭的梨花带雨站在薛哲身边,穿着我的衣服像一个端庄名媛,而现在的我,穿着暴露的低胸短裙,真的就像卖的一样。

看着薛哲搂着黄莹轻拍安慰,我瘫在地上冷冷的笑了说:“薛哲,你别忘了是谁昨晚为了你辛苦陪酒,被灌得烂醉如泥,是谁辛苦的拯救了你的公司!你他妈是靠着谁来起死回生!”

薛哲的这句话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薛哲不屑的扫了我一眼眼皮抬也不抬地说:“你的本行不就是个婊子吗?既然就是一个靠卖来生活的,那为我卖一卖也无妨!”

而躲在薛哲身后的黄莹也抽抽涕涕地说:“你又是什么好女人,不照样是在结婚期间和别的男人睡!”

这个勾引我丈夫的小三还敢套我的话!我还来不及多想该如何反击…….

薛哲却也是一脸怒气地说:“对呀,你个婊子不照样是婚内和别的男人睡了!”

看着躲在薛哲身后一脸笃定而得意的黄莹。

我的头轰然一炸,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些,我瞪大了眼睛看向这对捉奸在床的狗男女。

瘫在地上的我脑海中不断回想起昨晚和陆麟焱的事,开始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凑巧。

我意识到昨晚就是一个设的局,而这的操纵者就是站在我面前说我是“婊子”的老公!

如果不是薛哲,陆麟焱怎么有房卡进来我的房间?如果不是薛哲安排走了所有的人,又怎么会我那么大声地嘶吼却没有一个人来救我?又怎么会发生那后面一系列的事!

我的心彻骨的寒,我嫁给薛哲后这些年来一直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不想薛哲这个畜生竟然这样对我!

我的怒气再也无法压制了,我尖叫着嘶吼着扑向薛哲,你这个混蛋,老娘要跟你拼命!

豪门孽缘:总裁甜宠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千涵, 陆麟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0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