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白莲挂墙头-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白墨莲, 殷梓洲

一朵白莲挂墙头-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白墨莲, 殷梓洲

第1章 白莲花系统

“啪!”

一声脆响,脸颊上传来的痛感,让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凶神恶煞的中年女人。见她醒来,几人对视一眼,冷冷笑开了:“呵呵,大小姐,想不到吧,你也有今天!”

大小姐?

她心底一惊,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刺杀任务失败,自己早就身首异处。现在的她,似乎变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少女。

云翼王朝相府的大小姐,白墨莲。

她正想吐槽自己这个名字,却听到那几个女人阴测测笑着,狠狠道:“今儿个大小姐可是惹了大麻烦,既然如此,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其中一个女人就伸出手,似乎想来拉扯白墨莲。

见此情景,白墨莲不屑地冷哼一声。

——这些杂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打她的主意。她才不管原主身份地位如何,犯了什么错。只要敢动自己,就乖乖下地狱跟阎王爷喝茶去吧!

谁知,就在白墨莲起了杀意的那一刻,一个刺耳的声音突然在她脑海中响起——

“警告!禁止伤人!禁止伤人!”

“静如娇花照水,动若扶风弱柳!”

什么玩意儿?!

白墨莲大骇,就在她分神的这个节骨眼儿,女人已经大步走到她身前,狠狠一脚踹在了她的膝盖上。

“唔!”

这一下踹得异常狠毒,白墨莲猝不及防,猛地跪在了地上。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怒从胆边生,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碎尸万段!

“警告!警告!禁止伤人!”

然而只要白墨莲一动杀意,她就会听到这个刺耳的声音,脑袋也一阵一阵地痛。

“白莲花系统,时刻为您服务!”

见白墨莲什么都做不了,系统的声音似乎更加得意。而白墨莲也终于弄清了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脸彻底黑成了锅底。

简单来说,就是她不能杀人,不能动手,甚至连说脏话都不行。不仅如此,还必须装出一副柔柔弱弱,经不得半点委屈的模样。

这种女人,在现代,被称做白莲花。男人手里的宝,女人眼中的刺。

但这种设定,对于白墨莲而言却异常讽刺——她一个杀手,二十年杀人不见血,叫她装所谓的“白莲花”?

“我可去你的吧!难不成我只能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白墨莲在心中咆哮。

“姐姐,你还是别折腾了,今日你犯下如此大错,难道还想脱身?”

嗯?

白墨莲下意识抬头。话音一落,只见几个女人纷纷让开,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走出来,清秀的脸上却满是狠劲儿,正是原主的庶妹,丞相府二小姐,白媚儿。

她冷冷一笑,道:“白墨莲,想不到你也有落在我手上的一天。来人,给我使劲掌嘴!”

难道她就只能硬生生挨打?

眼看那几个女人越来越近,白墨莲不断逼问系统,片刻过后,系统终于犹犹豫豫地给出了回应:

“可……正当防卫……”

就特娘的等你这句话!

说时迟那时快,白墨莲立刻感受到一股力量重新涌回自己的身体。紧接着她从地上一跃而起,狠狠一脚踹在先前打自己的那个女人腹部!

一声惨叫,让整个屋里的人都惊呆了。

白墨莲无动于衷,只感到很可惜——因为这一击过后,那股属于自己的力量,又再次被系统禁锢了。

“你……你要做什么?”

白媚儿见状,惊得连连后退,可白墨莲分明见到,她的嘴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得意。

——不对,她是故意的!

激怒自己,制造一副犯错后仍然打骂下人的假象。不错,真是好计谋。

可惜,她还是太嫩了。

“媚儿,其实你很想我死,然后嫁给太子吧?”白墨莲突然冷笑起来,一步步地逼近白媚儿:“我猜,你送来的饭菜里,也放了什么东西吧?”

“你……你胡说什么?!”心事被戳中,白媚儿立刻惊慌起来,再加上白墨莲步步逼近,她下意识就伸出手,狠狠推了对方一把!

殊不知,这一推,却正中了白墨莲的下怀。

她等的就是这一下,几乎是在白媚儿推她的同时,白墨莲猛地伸出手,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对方脸上!

系统:“……”

“我这可是正当防卫哦。”

白墨莲勾唇一笑,紧接着顺势倒在地上,瞬间做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不就是“白莲花”么?可以啊,她演。

“你……白墨莲,你这贱人,居然敢打我!”

脸上挨了脆生生的一掌,白媚儿勃然大怒,正欲冲过来教训白墨莲,门却在此时被人用力推开了:

“混账,你又在做什么?!”

第2章 楚楚可怜

随着这一声怒吼,一群人也纷纷涌了进来。

为首的中年男人看起来雷霆震怒,正欲继续责骂,却一眼看到白墨莲正跪在地上,满脸泪痕,不由得愣住了。半晌过后,他才再次开口,疑惑地问:

“……这,这是怎么回事?”

身为杀手,白墨莲的直觉总是异常敏锐。

她用最快的速度扫了进来的人一圈,再稍一回想,立刻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主身为相府大小姐,性格却十分蛮横,动不动就打骂下人,恶名在外,早就惹得丞相白晋城十分不满了。

而就在昨天,在皇后娘娘举行的宫宴上,原主竟然胆大妄为,穿上了提前为溯雪郡主准备好的裙子!

宫内等级制度严格分明,原主此举无疑是大逆不道。传出去非但人人笑话,更是会惹来皇族对整个相府的不满。正因如此,白晋城才会如此愤怒。

然而,事情的真相,只有白墨莲清楚——这次皇家宴会意义重大,原主表现自己还来不及,怎么会故意惹事?

坏就怀在,她太想出风头,于是便中了自己的庶妹,白媚儿的计。白媚儿花言巧语一番,原主便以为那衣服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被冲昏头脑的同时,也就犯下了大错,因此被白晋城关进了小黑屋反省。

可最关键的问题,她却想不明白——原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就算白媚儿和她的生母苏玉迫不及待地想要白墨莲的命,她们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在府上就动手杀人。

不等她弄清楚,白晋城的目光就转向她,语气里却多了几分迟疑:“白墨莲!我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几个女人一见白晋城,立刻跪了下来,诚惶诚恐道:“老爷,媚儿小姐好心想来看看大小姐,谁知却……”

白媚儿在一旁哭得声嘶力竭,白晋城皱了皱眉,正欲责问,却被白墨莲抢先一步,道:

“爹!女儿知道错了!”

白墨莲丝毫不给白媚儿泼自己脏水的机会。她半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脸,眼里还挂着莹莹的泪光:“爹……女儿知道错了,也有好好反省,谁知这几个下人,说是给女儿送饭,可是一进来就……”

她头发乱糟糟的,裙子上也满是污迹,看起来完全是一副受人虐待的模样。白晋城的心里已经存了疑惑,正想叫白墨莲起来,可白媚儿却哭道:

“爹,您好好看看女儿,难道我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么?”

几个女人一听这话,立刻点头如鸡啄米:“是啊!是啊!分明是大小姐见饭菜不顺心,才动手打……”

“唔,好疼!”

白墨莲听到“饭菜”两个字的那一刻便意识到,自己的机会,终于到了!

白媚儿带着这些人是来送饭的,原主信以为真,便吃了几口。还没吃完,对方就突然翻脸,对她拳打脚踢。原主自然勃然大怒,正想发作之际,心口却一阵绞痛,紧接着就昏了过去。

再醒来,就变成了她这个现世杀手。

也就是说,那饭菜里,一定有问题!

白墨莲想通了这一点,立刻决定将这场戏好好演完。她捂着腹部,脸色惨白,冷汗也一滴一滴地落下:“爹,女儿怕是吃坏了东西,所以才……”

话音未落,她就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众人,就连白媚儿也愣住了。片刻之后,白晋城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吼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太医过来!”

白墨莲其实并非真晕,但她确实觉得这具新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显然,那饭菜里,是真的被人做过手脚。

半醒之间,她被人扶起来,摇摇晃晃地送回房间,躺到了床上。

“哎你们听说了吗?太医来看过,说给大小姐送过去的饭菜里下了药,老爷气得要命,正在彻查府上呢!”

“真可惜,要是大小姐就这么死了,媚儿小姐应该会对我们好点吧……”

“少胡说!”

白墨莲默默听着,心中只有冷笑的份儿——看来原主的人缘着实不怎么样,除了苏玉和白媚儿,不知还有多少人巴不得她就这么死了。

可惜,现在活着的是她,而她绝不会遂这些人的愿。

白墨莲在床上躺了几天,一直在研究这突然出现的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她研究的结果,却让她更加不爽——

这玩意儿是去不掉的,更可怕的是,它会限制白墨莲所有杀人的本事。

也就是说,现在的白墨莲,和一个拿不动刀的菜鸡没有任何区别。

但她也问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要白墨莲乖乖的,老老实实做一朵“白莲花”;抑或是像之前打白媚儿那样,有人先对她动手,系统就会暂时性地解除限制。

第二个条件还算合理,可这“白莲花”,究竟要做到什么时候?

这日子,憋屈。

白墨莲等了几天,却未见再有麻烦。看来,那位溯雪郡主并不想追究她的过错,加上白媚儿被那一巴掌打得没法见人,自然也不能再出来整什么幺蛾子。

此事,大抵算是揭过去了。

然而,就在她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新的麻烦却又找上门来了:

“大小姐,不好了,太子殿下要退婚!”

第3章 太子太傅

退婚?

听到这两个字,白墨莲心中第一反应是——退就退呗,屁大点事儿?

可是,白晋城却不这么想。这门亲事是他当年亲自去求下的,甚至心甘情愿让自己女儿去做个侧妃。如今丞相府渐渐失势,他迫切地需要重新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好稳固自己在朝堂的位置。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白媚儿,毕竟这个庶女更加听话懂事,比嚣张的白墨莲不知好上几百倍。可偏偏白媚儿是庶出,想进皇室,可谓难上加难。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太子连云朝本就不喜欢白墨莲,加上之前的丑事,就更是动了退婚的心思。

无论如何都要挽回!

白墨莲坐在颠簸的马车上,想着白晋城半威胁半诱哄的话,不由得露出一个冷笑。

想抱连云朝大腿?有本事自己上啊!                                                                                                                                                                                                                                                                           

看白晋城的反应,显然也对她这几日的表现十分满意,看来是心存侥幸,想试试挽回太子的心。

白墨莲没有反抗白晋城的安排,有该死系统的限制,她就是想甩手走人也办不到,只能老老实实进宫。

连云朝身为太子,所住的宫殿自然极其富丽堂皇。白墨莲被宫女请去喝茶,可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也不见连云朝出现。

显然,这就是逐客令。

“今天你必须见到太子,否则,就别回来了!”

想到白晋城出门前的呵斥,白墨莲心头一阵怒意,只巴不得一刀切了对方。

“警告!警告……”

“闭嘴吧。”白墨莲冷冷道:“我要是出点什么差错,你以为,你还能讨得到好处?”

她隐隐约约能猜到,系统的存在是随着她的复生而来,自然怕她再次丢了性命。

可即使如此,这系统也异常固执。上一次若不是她演戏躲过一劫,现在能不能活着站在这里,还不得而知。

难道,以后就只能等着别人先动手,她才能正当防卫?

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白墨莲思索片刻后站了起来,见无人拦她,便自顾自走出了正厅,往后花园的方向而去。

虽说这地方并不欢迎她,但风景却着实好得没话说。白墨莲欣赏了一会儿,又往下走了几个台阶。就在这时,她的视线越过一棵高大的柳树,一眼望见了不远处的一座小亭。

这一看,她却愣住了。

亭子里坐着一个白衣的青年,容貌清雅俊朗,气度不凡,正腰背挺直,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这个衣着朴素的青年显然不是连云朝,却能在太子宫中如此安然自若,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白墨莲正心存疑惑,青年好似有所感知,恰好抬起头,往这个方向望过来。白墨莲猝不及防,一不小心便和他对上了视线。

只一眼,她却感到脊背一凉。温暖的阳光下,却仿佛坠入冰窖一般。

这个男人的眼神……很可怕。

看似温和,没有丝毫的敌意,可白墨莲分明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种凛冽的杀意。就像一条刚刚吃饱的眼镜蛇在懒洋洋地打量着经过的猎物,虽然并没有捕杀的意图,身上的血腥味却经久不散。

白墨莲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杀人于无形的身手可以被封印,但这种与生俱来的判断力却绝对不会出错。

太子宫中,怎么会有如此危险的家伙?

白墨莲在原地呆立了许久,待她回过神来,却惊觉对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她面前!

“这位姑娘,可是白丞相府上的千金,白墨莲大小姐?”

青年缓缓开口,语气十分温和,但白墨莲却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自己与他的距离,低声回答:“我是。”

随即,她冲对方行了一礼,又不动声色地再次拉开一点距离:“墨莲见过公子,不知您是……?”

“下官是教太子读书的太傅,殷梓洲。”

“原来是太傅先生,墨莲失礼。”

殷梓洲……

白墨莲抿着唇,她的记忆中有这个人。可原主一心一意关注连云朝,对殷梓洲的记忆也不过停留在“好像有这么个人”的层面上。

可如今看来,这个叫殷梓洲的人,却着实深不可测。

“不知白大小姐今日前来,是所为何事?”殷梓洲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礼貌地问。

“……来见太子。”白墨莲抬起头,平静地回答。

“哦?怨不得太子一大早便说今日不读书,让下官白得了这半日空闲,原来竟是为了白姑娘。”殷梓洲笑意盈盈,语气中却带着几分调侃和审度。

白墨莲有些不悦,可惜系统限制她不能与此人撕上一回,只能不轻不重地回了一句:“呵,耽误了先生教书,着实过意不去。”

“哈哈,下官也并不在意这半日的俸禄。”

白墨莲没有心思和这条眼镜蛇你来我往笑里藏刀,既然连云朝不肯见她,那么她走便是——殷梓洲身上的气息太危险,她不能惹麻烦。

谁知,就在此时,不远处竟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第4章 暗藏杀机

竟然是连云朝。

白墨莲回头一看,只见连云朝正站在不远处,一脸惊异地看着两人。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少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少女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仿佛白墨莲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云朝大步走过来,视线在白墨莲和殷梓洲之间转了几圈,又皱眉看向自己的未婚妻:“不是说过了么?不要随便入宫来见我!”

他的语气里充满嫌恶,显然对原主不满已久。

白墨莲心里摇了摇头,看来白晋城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不过,这倒也遂了她的意。为此,白墨莲淡淡一笑,冲着连云朝行了一礼,轻声说:

“那么,墨莲先退下了。以后不会再来叨扰太子殿下。”

终于摆脱这俩麻烦的家伙了!

白墨莲在心底狂笑,面上却依然要做出一副柔弱无害的,甚至还要装出几分伤心——毕竟她可是“喜欢”太子的,被这么拒绝,理所应当要表现得难过一些。

她刚想溜走,却突然被叫住了:

“等一下。”

白墨莲一愣。叫住她的并非连云朝或者殷梓洲,而是跟在连云朝身边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几日前白墨莲无意得罪的人,溯雪郡主。

只见她冷冷地盯着白墨莲,片刻之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白大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又是云朝哥哥的未婚妻,却和太傅先生走得如此之近,若在宫中传开,太傅先生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咦?

白墨莲花了三秒钟时间消化这句话,最后差点笑出声来!

这什么意思?这就是说她水性杨花不知羞耻,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自己未婚夫婿的面儿勾引其他男人呢!

亏她还觉得溯雪郡主没有计较衣服的事情,是对方心胸开阔。现在看来,无非是没有踩在对方痛处上罢了。

白墨莲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殷梓洲,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

跟我玩是吧?呵呵!

白墨莲心底冷笑一声,转身对溯雪郡主行了一礼,不卑不亢道:“今日墨莲莽撞入宫着实不对,方才也是急着找太子,才无意冲撞了太傅。”

“太傅刚刚还同我提起郡主,说郡主容貌秀美品行端庄,又有一身武艺,是个不可多得的奇女子呢!”

此言一出,白墨莲立刻感受到殷梓洲的眼神锐利了三分。

溯雪郡主浑然不觉,反而异常欣喜:“你说的是真的?太傅先生,雪儿恰好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不如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恋爱中的女人啊,真是脑袋都是傻的。

白墨莲用半同情半嘲讽的目光瞥了一眼殷梓洲,在对方冷冽的目光中微微一笑。

既然要做白莲花,那就做得彻底一点——她的名字可不是白取的,墨莲墨莲,那就是一朵彻头彻尾的黑心莲啊!

待这两个大麻烦走远,白墨莲才准备离开,谁知却被连云朝一把还拽住了。

“怎么,莫非你真的看上了本太子的教书先生?”连云朝紧盯着白墨莲的眼睛,讽刺道:“你这移情别恋,倒也真够快的。”

……妈的智障!

“太子既然已经拒绝了墨莲的心意,又何必说这种话呢?”

白墨莲强行压下将眼前之人扔进池塘的冲动,心中将“白莲花”三字默念十几遍后,才幽幽道:“墨莲现已心死……太子殿下,就此别过。”

说完,她便一甩袖子,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爽!

既成功甩锅,又摆了殷梓洲一道,白墨莲乐得就差放声高歌了。殊不知她这副姿态落在旁人眼里,却是一副黯然失色,凄凉无比的背影。

连云朝有些错愕地看着白墨莲离去的身影,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怎么回事?这女人不是应该死缠烂打,哭着求自己娶她的么?为何今日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白墨莲心情大好地上了马车,愉悦非常。

现在她就能等着连云朝正式提出退婚了。只不过一退婚,她在府中的地位势必一落千丈,到时候还得想法子保全自己。

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系统,她哪里用得着这么畏首畏尾?

白墨莲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随随便便起杀意。然而就在此时,她的心口却突然一痛。

怎么回事?系统又在惩罚她?

白墨莲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听到警告的声音,但心窝处传来的疼痛却越发强烈,一阵强过一阵,很快就把她折磨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她被迫死死蜷缩成一团,慌乱之间,竟意外发现自己的手腕上,不知何时多了几道墨紫色的花纹!

第5章 身中剧毒

白墨莲大惊,顿时顾不上其他,猛地撸起自己的衣袖,又扯开衣领,这才惊诧地发现那花纹竟然一路蔓延,像有生命一般,从手臂上钻进了她的胸口。

是毒?!

一时之间,白墨莲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穿越那日的饭菜中有毒,可那好像并不是致死的毒药;这几天她非常小心,饭菜都是提前让人试过;至于刚才入宫,溯雪对她虽有敌意,但凭她的本事,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给她下毒。

……一定是殷梓洲!

白墨莲咬紧牙关,暗恨自己居然大意了。她已经察觉殷梓洲并非常人,却依然对他掉以轻心,着实不该。

可是,她哪里得罪了他?只不过开个玩笑,难道就要置她于死地?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动手……

“警告!警告!”

“你给我闭嘴!”

她都快痛死了,这破系统还在给她添乱!

然而白墨莲反抗的态度却让系统的压制更强烈,双重折磨之下,她已经濒临崩溃,最后竟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马车依然在颠簸,车里的少女却脸色惨白地倒在榻上,纤细的身体像一叶扁舟般晃来晃去,就在她即将滚落下去的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了狭小的车厢,一把将摇摇欲坠的少女抱住了。

见到这幕情景,对方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按在了白墨莲的脉上,片刻之后,他的瞳孔微微一缩,一把扯开了白墨莲的衣服。

白皙皮肤上的花纹依然妖异非常,盘绕着爬上胸口,却比先前发作时减淡了许多。

他愣愣地看着,随即意识到什么,迅速扭过头,将少女的衣服整理好,又小心翼翼让她靠在榻上,一瞬间便消失在了车厢中。

车夫依然哼着小曲驱赶着马,完全没有察觉马车中曾经多了一人的事实。

“大小姐,大小姐?你怎么了?快醒醒!”

白墨莲是被婢女的声音吵醒的。

她缓缓睁开眼睛,刚想起身,却觉得一阵头痛欲裂,不由得再次躺回到床上。

“大小姐,您可吓死我们了!”

在婢女七嘴八舌的描述中,白墨莲理清了自己晕倒后发生的事情——马车到府上后,白晋城见她迟迟不下来,便气冲冲出来找,谁知一掀帘子才发现白墨莲晕倒在马车中,脸色惨白不省人事,简直像没气了一般。

当时在场的人都吓惨了,白晋城更是急得要命,不仅立刻命人去请了太医,回来还不知为何,与苏玉夫人大吵一架,最后拂袖而去。

白墨莲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免觉得可笑非常。

白晋城不是怕她死,是怕断了自己和皇家结亲的路;至于和苏玉夫人吵,看来也是知道了那天饭菜中有毒的事情。

可是苏玉不敢直接要她的命,最多让她受点苦。今天她险些硬生生疼断了气儿,这毒绝不是苏玉那种深宅大院里的女人弄得到的。

“殷梓洲……”

白墨莲低声喃喃着,随即叹了口气,平生第一次感到十分无力——现在的她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跟那个人斗?

就算可以“正当防卫”,难道对方还会给她反击的机会么?只怕等系统解除限制时,她早就一命呜呼了。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对方就想要她的命?

遇上如此心狠手辣之人,也是她命不好。

白墨莲呆坐了一天,夜里赶走了所有的婢女,又不顾系统刺耳的叫嚣声,在枕头下藏了一把匕首。

假如殷梓洲真的动了杀心,那么这条眼镜蛇,绝不会让自己见到明天的太阳。

大不了,以命搏命。

“警告!警告!不得动手,不得杀人!”

白墨莲懒得理系统,反正她也不打算睡觉,干脆在脑海中调戏这个该死的玩意儿:“我问你,什么时候我才能拿回我那一身本事?万一今晚能逃过这一劫,难道我还要继续这种天天畏首畏尾的日子?你倒是告诉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警告!警告……”

看来是不打算回答了。白墨莲叹了口气,正准备闭目养神片刻,却听到系统突然换了语气,给出了一句简单的话:

“工于心计,杀人无形……”

咦?

白墨莲猛地坐了起来。电光火石,她突然明白了系统的底线在哪里——不能亲自动手,不代表不可以借刀杀人!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响动。听起来很像清风拂过树梢的声音,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异常。

但白墨莲却瞬间警惕起来。她很清楚,那个人,他已经来了!

第6章 救你一命

白墨莲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她不顾系统的再度警告,伸手握住了藏在枕下的匕首。

四周死寂一片,白墨莲却紧张得手都在微微发抖。

“……白大小姐,就是这样待客的?”

正在白墨莲紧张无比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并无半点冷酷,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大半夜来扒一个未出阁姑娘的门,彼此彼此,太傅先生。”

白墨莲冷笑一声,刻意将最后四字咬得极重。反正她都快死在对方手里了,还不如一逞口舌之快。

“你真是有趣。”

白墨莲心脏一紧,就在此时,她突然感到一阵劲风袭来,还未反应过来,手中的匕首就被一股力量撞飞了出去,“当啷”一声在漆黑的夜中格外清晰。

“你……唔!”

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被一个身影压在了床上,双手被按住,嘴也被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

“嘘……大小姐,若你还想活命,安静一点比较好。”

黑暗中,白墨莲看不到殷梓洲的表情,但用膝盖想想也知道,此刻的他心情肯定非常之好。

更糟心的是,因为对方并没有伤害她,只是暂时压制住了她的动作,因此系统拒绝解除禁锢。

然而,最让白墨莲心惊的,却是这家伙的身手——这种速度,别说是现在的她,就连鼎盛时期杀人不眨眼的自己,也未必能在他手下讨到半分好处。

……她真的能活过今夜么?

两人身体几乎贴在一起,白墨莲甚至能够清楚地闻到他身上那种淡雅的书墨清香。可此刻她无暇体会,只想尽快从这人手下脱身。

“居然备了匕首。怎么,以为我是来杀你的?”殷梓洲缓缓移开手,似笑非笑地问。

“不然呢?”白墨莲冷冷地回答。

“死在我手下的人无数,却也用不着多你一个。”他淡淡地回答。

“呵呵。”

白墨莲冷哼一声,却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她下意识想挣扎,却被殷梓洲再次一把按住,同时将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凑到了她面前。

“喏,张嘴。”

白墨莲一愣,却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顿时呆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让她喝血?

“刚刚吃进去的药,现在药性大抵已经入血,再拖下去,恐怕就没用了。”见白墨莲迟迟没有动作,殷梓洲顿了顿,突然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猛地伏下身去。

“你……呜呜呜!”

有什么软而冰凉的东西盖在了她的嘴唇上,紧跟着是一股带着浓烈腥味的液体涌了进来。

白墨莲不是小孩子,就算漆黑一片,她也知道对方在做什么。

该死!

这令人煎熬的喂血过程格外漫长,不知过了多久,白墨莲终于找到机会,一把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滚……”

“你大爷的”四个字被系统的力量硬生生堵了回去。白墨莲气得要命,只觉得口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她格外难受。

“我救了你一命,你居然这么对待我?”

被白墨莲推开,殷梓洲却并未生气,反而慢条斯理道:“与清白比起来,还是性命更重要一些。”

“呵呵,你现在装什么好人?”白墨莲冷笑一声,狠狠瞪着他道:“毒都是你下的,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

“哦?”

殷梓洲顿了顿,语气突然冷了几分:“那么,你还真是想错了。”

“我若想要你的命,根本用不着亲自动手。莫说是你,我想要整个丞相府的命,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罢了。”

“只不过,留着你还有点用处。我且告诉你,你身上的毒,每半月发作一次,发作时心口绞痛无比,如果没有解药,三天内你就会气血衰竭而亡。寻常人只会当你无故暴毙,根本查不出你的死因。”殷梓洲平静地说。

“你说什么……?”白墨莲有些难以置信。

“这次若不是我救你,三日后你这张伶俐的嘴就再也别想吐出半个字。在下次毒发之前,你最好想想是什么人给你下了这种毒。如果想不到……”

“别以为,我会再救你第二次。”

殷梓洲扔下这句形同诅咒般的话之后,便迅速离开了——白墨莲只觉得一阵寒风刮过,原本和她近在咫尺的男人就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

如果不是那一股渐渐消散的血腥味,白墨莲甚至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好在,殷梓洲并不想杀她。

骤冷的夜风中,隐隐约约飘来一声叹息:“既然如此,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到底谁给她下的毒?”

第7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一夜,殷梓洲的话无非让白墨莲辗转难眠。

他说得没有错,如果他想要她的命,大可让她毒发而死,也不会趁着夜深前来救她。

不知是那药效起了作用的缘故,原本毫无睡意的白墨莲,竟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当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贴身婢女月儿端着洗漱东西进来时,发现还在沉睡的白墨莲,便轻声将其唤醒。

白墨莲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既觉得身体的痛意已然消失,陡然起身,面带窃喜之意的撩起袖子一看,较好的面容又沉了下来。。

虽手腕上的墨紫色花纹淡了些许,却依旧刺目的盘延而上着。

若真如那殷梓洲所说这毒每半月毒发一次,三次后便会要她命,不就代表她生命只有一个月的期限了么?

白墨莲双眸微微眯起,柳眉微蹙,得赶紧找到下毒的人是谁才行。

“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月儿这救给你去找大夫。”

月儿看着床塌上举止奇怪的大小姐,说话间,放下手中已经沾湿的手巾,提起下摆便想往外走,被白墨莲拉了回来。

“月儿,我没事,不必大惊小怪。”

现在的她被太子退了婚,在白晋城眼里,俨然是没有用处的棋子,若不然,生病期间,也没见一人来探望过。

“大小姐……”

看着虽然气色明显比昨天好了很多的白墨莲,月儿小脸上还是布满了几分心疼。

本想大小姐嫁给太子之后,便能过上安逸的日子,没想到老天爷又给了大小姐一个重击,一夜之间,让她从云端又跌落至人间。

“月儿,你可记得,那日饭局上,除了二小姐和夫人,可还有其他人在?”

早膳时分,白墨莲突然对着月儿发问道。

既然这丫头是她贴身丫鬟,想闭当日的情景,她都知道。

而对于这段记忆,白墨莲却零零散散只记得些片段,愣是贯穿不起来。

月儿摇了摇头,白墨莲放下那白玉汤勺,那就奇怪了,难道这毒是先前就已经埋下,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早膳没有吃多少,白墨莲顶着大病初愈的借口,硬是拉着月儿带着自己四下转悠,看看有什么发现。

丞相府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了些许,转悠了一圈,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反而碰上了白媚儿,背后还跟着四个贴身丫鬟,与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不是姐姐吗?妹妹我刚想去看看你呢。”

白媚儿掐着笑,抬着款款莲步上前,关切的眸里,嘴角却勾着抹讥笑,那架势,分明是来落井下石的。

“二小姐不可,若是大小姐病未好把您传染了怎么办?老爷会心疼死的。”

白媚儿的贴身丫鬟英子将白媚儿拉到一旁,后面那句话更是加重了语气,怕别人听不清楚似的还扬长了声调。

白墨莲心里翻了个白眼,暗自冷笑道,一个丫鬟戏都这么多,看我怎么收拾你,却不料,系统响起的警报把白墨莲的火气又压了下去。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大小姐呢!”

月儿上前咬着牙对着那狐假虎威的英子说道,不管怎么样,大小姐还是大小姐,怎么容得了这个下人在这里造次。

“月儿。”白墨莲将月儿拉到身后,投了个眼神后,月儿抿了抿唇,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姐姐您别生气,这英子也是担心我,妹妹害怕太子退婚一事,会刺激到姐姐,怕姐姐会……所以才特地前来看看。”

话落,白媚儿带来那几个丫头已经捂着嘲笑的嘴脸耳语起来,明明做势交头接耳,说话却故意扬长着语气。

“丞相府的脸都让她给丢进了……”

“可不是嘛,竟然被退婚,大小姐这会整个江城都不会有人敢娶她了……”

“大小姐!”月儿实在气不过,手捉着白墨莲的袖口小声叫唤道。

白墨莲轻推开月儿的手,上前一步,双眸暗淡了下来,眸中更是有涟漪泛起,“妹妹,我知道你钟情于太子,却没想到圣旨下来,被许配为太子妃的是我,姐姐本想到时让太子立你为侧妃,如今因为退婚一事,却传出了丞相府的女儿上不了台面的疯言疯语,姐姐嫁不出去已经无所谓,可妹妹你……”

话落,白墨莲已经泪目,柔情带水的模样,哪里还是当初张牙舞爪莽撞无理的白墨莲。

她带着歉意的话语,白媚儿听得却是犹如暗箭射在心头,她这是在炫耀自己即使被退婚,可皇上当初立她为太子妃是她不是自己是吗?

心事就这样被揭穿,白媚儿是又羞又恼,“白墨莲,你别在那里装可怜!”

本想借退婚一事来削削平日里白墨莲嚣张的火焰,却没想到白墨莲反而变着法讽刺自己。

“妹妹,你不信我?”

白墨莲含泪道,前世听觉异常敏感的她,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向这里走来的脚步声和谈话声,那声音分明是……

她们现在所处的是丞相府中的一处小花园内,背靠着假山,时不时有下人经过。

白媚儿涨红着张小脸,充满怒意的眼眸突然温和了起来,余角一抹阴险闪过,勾唇道,“妹妹没想到姐姐那会还会想到妹妹,其实妹妹今天来,是有东西要给你,姐姐请随我来。”

白墨莲看着那抹倩影樱唇勾起,白媚儿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她早已看穿,便移着莲步跟在了她身后,来到了假山后面。

“妹妹有什么东西要给姐姐,这么神秘?”白墨莲故作好奇问道。

“哼。” 白媚儿别过脸嗤笑一声,像便了个人似的皮笑肉不笑,发狠的低嚷道,“捉住她们!”

话落,白墨莲和月儿手臂被白媚儿带来的人往后一掰架住动弹不得,就犹如待宰的羔羊。

“妹妹你这是干什么?”

白墨莲意识到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扯着嗓子疑惑问道。

“干什么?”白媚儿修长的手指划过那张甩她几条街如雕刻般精致的面容,这张脸,她早就想毁了它。

“妹妹,你是因为太子妃一事还在生气吗?”

“够了白墨莲,我告诉你,太子妃的位置只能属于我白媚儿……”

白媚儿赤着双眸扬着笑意,扬手就想往白墨莲那张令她嫉妒不已的脸蛋打下去,手却突然被握住,她不悦的别过脸,忽而惊恐的睁大了圆目,“太……太子殿下……”

众人皆下跪行礼,白墨莲跟月儿也被松开了手。

“你刚刚说什么?”连云朝甩开白媚儿的手,“白媚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居心叵测在这扬言自己是太子妃?”

连云朝扫了眼白墨莲,若不是白媚儿的话语激怒了她,今天他定会装作没看到的离去。

果然是姐妹,连云朝嘴角勾起抹嘲讽。

第8章 太子退婚

殷梓洲站在连云朝身后,眼神谈谈的扫了眼白墨莲没有说话,只是他不知道,白墨莲双眸与他对视的瞬间,竟然红了耳尖。

昨晚那那一幕仿佛刻在了脑海里,此刻竟然挥之不去,可是见殷梓洲风淡云轻的模样,似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白墨莲竟然心生几分恼怒。    

“太子……媚儿不敢……” 

手中的手帕被白媚儿攥成一团,她垂首于前,黛眉紧蹙,紧咬着嘴唇却是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太子,您别怪妹妹,太子文武双全,才思敏捷,温润如玉自是受许多女子仰慕,妹妹只不过对太子仰慕多了几分,才会说出这样的傻话,还请太子看在妹妹一片真心上,饶了妹妹。”

连云朝疑惑看向眼泛泪花的白墨莲,而殷梓洲见状却是扬起抹深不可测的笑意,这白墨莲,比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白媚儿五指早就深深掐入了手掌中,脸上是青一阵红一阵的,那表情变化,可是比马戏团的表演还要精彩。

“一片真心?”连云朝冷笑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这点,看来丞相是没有教给你们。”

“太子,媚儿不是那个意思,媚儿只是,只是……”

白媚儿一把跪在了太子面前,她现在是恨死了白墨莲,本还可以圆过去的事情,却被白墨莲有意无意推到风口浪尖上,她是进退不得。

连云朝冷哼一声,接着颇为深意的看了眼白墨莲,扬长而去。

太子走后,英子连忙扶起瘫坐在地的白媚儿,不忘安慰道,“小姐,小姐你先别哭,太子若是真的介意,就不会一走了之了。”

扬言自己是太子妃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太子竟然没有怪罪下来,说不定只是碍于面上的事。

白媚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擦了擦眼泪对着白墨莲发狠说道,“白墨莲你等着,这笔账本小姐不会就这么算了。”

不远处,白墨莲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小姐,别担心,得赶紧送您亲手做的桂花糕给太子送去,太子跟太傅大人难得来丞相府一趟,可不能让这机会白白丢了去。”

原来,殷梓洲是有事与白晋城商谈,那白媚儿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白墨莲闻言不禁笑了一声,连云朝那家伙只是懒得动手,却被那英子解读成拉不下面子。

真会瞎掰。不过……他们要商谈什么呢?

一个辅导太子宫官,有什么事情跟一个丞相谈的?

白墨莲心生疑虑,趁着白媚儿去缠着连云朝的空档,决定去探个究竟。

回了闺房,说是要身体不舒服要休息会,命月儿退下后,白墨莲翻窗而出。

经过大厅时,正巧看到太子坐于首座,白媚儿厚着脸皮端着点心谄笑迎迎迎了上去,看着连云朝沉着张脸,若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这出好戏白墨莲定是不会错过。     

身子一闪,白墨莲离开了大厅,来到书房前,看着四下无人,白墨莲绕过前门,来到了窗前。

微微蹲着身子,耳朵贴着窗口,里面不时传来殷梓洲带着磁性嗓音的话语……

“丞相大人,此番前来,便是为了太子与爱女订婚一事,想必丞相大人已经知道了吧。”

殷梓洲抿了口清香扑鼻的热茶,缓缓开口说道。

首座的白晋城紧蹙着眉头,被退婚给丞相府蒙羞是一回事,本想着白墨莲当上了太子妃,到时候太子登基,他也便是高高在上的国丈,如今……

“太子呢?”

白墨莲生性确实是不讨好,但那副倾城的容貌,还不能够让太子动心么,况且,丞相府虽然没落,但在朝中还是有一方势力的。

“这种事,不用太子出手,皇上爱子心切,丞相大人应该比我清楚,太子不想做的事,谁也逼不了他,所以,该怎么做,丞相知道吧?”

皇上就是考虑到白丞相的情绪,才特地派他前来,这件事,无非是给丞相府一个打击。

似是听到了窗外的动静,殷梓洲冷眸突而微微眯起,白晋城正好看见了他脸上微妙的变化,连忙问道,“太傅大人,怎么了?”

“没什么,丞相大人,那我就不打扰了。”

这么快!

白墨莲闻言,探头探脑的望了下四周,步伐如同蜻蜓点水,小心翼翼的走出了书房院落,拐弯时,却撞上了一睹肉墙上。

“啊……”

白墨莲痛得直捂着光洁的额头,不悦皱起眉抬眸的瞬间,却对上了那双墨色如同黑夜的剪瞳。

“跑什么?鬼鬼祟祟的,你在干嘛?”

望着慌忙逃开自己的眼神的白墨莲,殷梓洲嘴角勾起抹似笑非笑的笑意。

“什么鬼鬼祟祟,这是我家。”

他怎么这么快,明明刚才他还在书房内,这殷梓洲,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得多。

“你不伤心?”殷梓洲冷不丁的问了句。

“伤什么心?”白墨莲疑惑反问道。

“你现在可是被太子退婚,成了大周的笑谈,怎么见你,一点感觉都没有,莫非……”

见某人继续装傻充愣,殷梓洲饶有兴趣的看着白墨莲说道。

“莫非什么?”

白墨莲警惕的眯起双眸,连着后退了几步。

“莫非你已是移情别恋,喜欢上我了?”

殷梓洲薄唇轻启,带着几分戏虐的话语,将白墨莲逼到了墙角。

清香淡雅的书香气瞬间将白墨莲包裹住,昨夜的画面又重现在脑海中,白墨莲下意识的抿了抿粉唇,扬起的拳头想给眼前的男人狠狠来一记左钩拳时,系统却在脑海中响起撒娇的指示……

于是某人似乎用尽全力的一拳,砸到殷梓洲的脸上,却变成了仿佛清风拂面的抚摸……

“太傅大人,你脸好嫩喔……”

白墨莲能明显感到某人身躯微微颤抖了下,她毫不顾忌的当着殷梓洲翻了白眼,接着手捂着小嘴,勾着唇微微笑着。

一系列动作如同人格分裂般诡异,殷梓洲突然捉住白墨莲手腕,撩起袖子,抬眸对上白墨莲映着一汪秋水的双眸,“你,并没有发病啊。”

白墨莲抽回了手,“讨厌啦太傅大人,怎么这样说人家。”

话落,白墨莲手一扬往殷梓洲的胸口挑逗似的拍了一下,说出的话连自己都心生作呕,前世是个杀手,撒娇是什么她不知道,不过电视剧,好像都是这么演的……

一朵白莲挂墙头-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白墨莲, 殷梓洲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