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没有爱过你-短篇小说-主角: 慕白, 江厉臣

假如没有爱过你-短篇小说-主角: 慕白, 江厉臣


第1章 你真让人恶心

天色渐暗,空旷的房间里,钟表发出的“滴答滴答”声。

慕白渐渐回神。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结婚三年里,她每天晚上都会做一桌子江厉臣爱吃的菜。

然后,看着它们慢慢冷却。

“咔嚓”的开门声让慕白一顿,她急忙起身一脸惊喜的看着玄关处的人:“厉臣,你回来了!”

立在玄关处的江厉臣看也不看她一眼,自顾自的垂头换鞋。

慕白却好似看不见男人冷着的脸一般,眉眼藏笑,欢快的走到玄关,伸手就要去接江厉臣拿在手里的外套。

“你饿不饿?我热热菜,你要不要再吃点?”

江厉臣冰冷的眼神扫过她淡笑的脸,眼里的厌恶更甚:“滚开,别脏了我的衣服。”

说完,越过慕白往客厅走去。

有淡淡的酒味从江厉臣身上飘来。

慕白伸出的手就这样僵在原地,她脸色白了几分,却还是很快整理好脸上的表情,笑着看着男人的背影。

“厉臣,是不是喝酒了?我给你煮点醒酒汤吧!”说着,慕白就往厨房走。

将手里的外套大力甩在沙发上,江厉臣恶狠狠的看着她:“慕白,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让人恶心?”

脚步微顿,慕白僵硬的转身看着江厉臣:“厉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厉臣眼眸猩红,强压着怒意:“慕白,你比谁都清楚我在说什么!如果不想让我更恶心,你最好立马滚蛋!”

似乎每次喝了酒,江厉臣都会比平日里更加恨自己——或者说,只有喝了酒以后,江厉臣才会毫不掩饰的表达对自己的恨意。

“厉臣,我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慕白紧咬着唇,似乎只有这样强调一翻,才能让自己心里更有底气一些。

“哈,名正言顺?”江厉臣往前走了两步,微微俯身,眼里是一贯的鄙夷:“你有脸说名正言顺?慕白,你抢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还敢说自己名正言顺?”

慕白脸色更白了几分,眼神受伤:“厉臣……不管怎样,如今,我才是你的妻子……”

晚上大概喝的有些多,江厉臣这会儿只觉得酒劲儿上涌,压都压不住,他烦躁的一把扯住慕白的手腕,眼神微眯:“妻子?”

似乎想到什么可笑的事情,江厉臣笑的邪肆:“妻子……既然你这么一再强调自己的身份,我若不成全你,似乎倒有些不近人情了……”

说着,手上一个用力,便将慕白甩到了身旁的沙发上。

慕白大惊!

还未及反应,江厉臣却已经压了下来。

“厉臣!厉臣你要干什么……”

眼神如此暴戾的江厉臣,是慕白从未见过的,她心下竟然有些发颤。

“干什么?”江厉臣似乎听到了很好笑的话,唇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你说呢?”

“嗞啦——”

衣物破裂声在空旷的别墅里显得更加清晰。

慕白却陡然白了脸色:“厉臣!江厉臣你住手——”

直到发泄完身上的怒火,江厉臣才慢慢起身。

慢腾腾他穿好衣物,江厉臣一边系着扣子,一边不屑的看着拥着破烂的衣物蜷缩在沙发上的慕白:“小雪马上就要回来了。”

江厉臣毫无征兆的一句话,让失神的慕白陡然抬头。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厉臣:“慕雪……要,回来……”

“没错!”江厉臣微微俯身,眼神冰冷的看着沙发上的慕白:“我警告你,最好躲着小雪远远的,不要去招惹她,不然的话……”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2章 慕雪要回来了

两腿间撕裂般的疼痛像是在提醒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江厉臣的话,像是一把利刃,生生将她的心给砍成了无数瓣,碎了一地。

她脑子里像是单曲循环一样不停的响着一句话:慕雪要回来了,慕雪要回来了……

慕雪,她嫡亲的妹妹。也是她这辈子的噩梦。

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慕白再也没有见到过江厉臣。

准确讲,她这段时间,时常会在电视上看到江厉臣……和她身旁的慕雪。

两人毫不避讳的,在媒体前出双入对,一副恩爱模样。

而慕白仍旧在别墅里,过着近乎隐居的日子。

“下午四点,蓝魅咖啡屋,我等你来。”手机上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慕白却拿在手里,看了许久。

这个号码是慕雪的,她发来短信,要求见面。

就这么几个字,慕白几乎看了一个上午,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前去赴约——明知道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她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

慕白打车赶到的时候,时间刚好是四点。

“坐吧。”慕雪不动声色的看着立在桌旁的慕白,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要喝点什么?”

慕白将她的笑看在眼里,面上却不动分毫:“不用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似乎没想到慕白如此坦然,慕雪倒是愣了片刻,继而轻笑出声:“姐姐倒是爽快的很。也是,你我姐妹之间,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见慕白只是挑眉看着自己,慕雪倒是惊异于她的镇定,却仍旧不急不缓的,一字一句道:“慕白,你跟厉臣离婚吧。”

慕白脸上表情一滞,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紧了紧,却强压下心里的悸动,面不改色:“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厉臣的意思?”

“呵呵……”慕雪轻笑出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慕白:“有区别吗?我的意思,就能代表是厉臣的意思,我想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你休想!”慕白只静静的看着她,轻轻说道。

话以至此,慕白便失了继续呆下去的意思,她不疾不徐的起身,看着慕雪的眼神有些冷:“慕雪,就算我要和江厉臣离婚,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说着,转身便走。

慕雪何时受过这般委屈?她眼神微眯,恶狠狠的看着慕白的背影:“慕白,我早晚会让你明白,到底厉臣心里有没有我!”

慕白脚步微顿,却仍旧脊背挺直,头也不回的出了咖啡厅。


第3章 她有孩子了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想要下雨。慕白站在咖啡厅外,微微仰头,压下心里的酸涩。

为了嫁给江厉臣,她与父母反目,姐妹成仇,如今连最深爱的男人,也视她如蛇蝎。

可是,只要能陪在江厉臣的身边,她什么都能承受。

拦了辆出租车,慕白便坐了进去,“去市医院。”

最近胃口不好,还总反胃,慕白打算去胃肠科拿点药吃。

“姑娘,你这个情况还是去妇产科看看吧。”

慕白一怔,看着对头发花白,笑眯眯的老大夫:“妇……妇产科?”

似乎想到什么,她心下微微一沉。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雨。慕白立在医院门口的檐下,透过雨帘看向马路上的车水马龙。

她手里捏着一张化验单,指尖微微泛白。

“妊娠阳性”四个大字,红的有些刺眼。

慕白原本有些消瘦的脸,此刻似乎更白了些。

她有孩子了。一个与她和她爱的男人血脉相连的孩子,可是……

慕白唇角微勾,露出一抹凄凉的笑——可是,孩子的父亲却定然容不下他。

雨似乎越下越大,慕白将化验单小心翼翼的放进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是我。”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慕白用尽气力压下心底的痛楚,一字一句道:“我同意和江厉臣离婚,你通知他尽快办手续吧。”

不去理会那端慕雪的质问和揣测,慕白挂断电话走出医院。

初秋的雨已经有些冷意,砸在身上透着彻骨的凉,慕白却好似感觉不到一般,伸手拦了车子坐进去。

“姑娘,给你纸巾擦擦脸吧!这天渐渐凉了,小心感冒!”司机是个热心肠的大叔,见慕白一脸雨水,好心的将纸巾盒递过来。

“谢谢。”慕白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自己脸上竟湿漉漉一片。

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手下意识抚上小腹,慕白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宝宝,妈妈带你离开。

和江厉臣在一起的这几年,不过是她强求来的,哪怕相敬如冰,她也以为自己要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可如今,有了孩子,有了这个不被江厉臣所容忍的孩子——唯有离婚,才是最好的选择。

江厉臣回到别墅的时候,心里的怒意正浓。

他警告过慕白不要去招惹小雪,这女人竟然挑战他的底线,私自去见了小雪不说,还把小雪惹哭了!

想到刚刚慕雪在电话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心底就心疼的要命!

“砰——”江厉臣一脚踹开别墅的门,却微微怔住。

房间里,竟然漆黑一片。

江厉臣好看的眉毛紧紧皱起,伸手摸索着,摸到墙上的开关。

“啪”,整个房间顿时亮堂起来。

“在家为什么不开灯?你装什么死人呢!”

见慕白竟然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江厉臣刚刚压下去的怒意便又蹭蹭蹭窜了上来,他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突如其来的光亮有些刺眼,慕白下意识闭了闭有些酸涩的眼睛,“你回来了。”


第4章 我早就想和你离婚

向来摆满精致菜肴的餐桌上,此刻空无一物。

江厉臣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却很快被怒意代替,他恶狠狠的直视着沙发上的慕白,声音冰冷:“慕白,你是不是以为你我关系有了变化,就有足够的底气去挑衅小雪了?”

上次喝多了酒后乱性的事儿,江厉臣一点都不想提及。

但今天慕白竟然去见了慕雪,让慕雪受了刺激!

对于慕雪的脾性和手段,慕白不是不了解,因此此刻听江厉臣怒火冲冲的来“兴师问罪”,她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看来慕雪已经跟你说了离婚的事情。”慕白眼神落在江厉臣身上,神情与往日一般无二。

“慕白,你怎么能这么心狠手辣?小雪她是你的妹妹!”江厉臣怒气无处发泄,他咬着牙,来回走了两步,紧紧瞪着慕白。

“尽管你当初使了卑鄙手段才肯给小雪捐献骨髓,可在小雪眼里,你这个抢了她未婚夫的姐姐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一直觉得愧对于你,一直对我说,让我好好待你!”

“我早就想和你离婚,重新迎娶小雪,可是她却觉得这样对你太过残忍,死活不肯同意!可是,慕白,你都对小雪做了什么?”

江厉臣的眼睛猩红一片,他神色狠厉的看着慕白,咬牙切齿:“你却拿离婚这种事去刺激她!就为了保住你江家少夫人的位子!就为了不让我和你离婚!”

“慕白,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想起刚刚慕雪在电话里一个劲儿的哭,一边哭一边让他回家好好和姐姐说,劝说姐姐不要离婚,让他们好好过日子……

江厉臣无力的闭上眼睛——他的小雪,这么善良的小雪竟然要被慕白这个恶毒的女人骑在头上欺负!

等到江厉臣的话都说完了,慕白的眼神才慢慢聚焦到他的脸上。

她看着这个自己爱了许多年的男人,心微微有些疼。

慕白从沙发上起身,平视着江厉臣的眼睛,唇角露出一抹苦涩:“厉臣,谢谢你这么高看我。”

她笑的有些嘲讽:“原来我慕白在你眼里,是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

江厉臣面露不耐,眼神嫌恶的看着慕白:“难道你要否认今天去见小雪的事情?还是你要否认你跟小雪说要和我离婚的事情?”

是啊,她都没法否认,因为这些事情她真的都做了。

慕白垂首,静静的看着地板上,两人交错在一起的影子,心,渐渐凉了下来。

“厉臣,我们离婚吧。”

她抬首,眼神里带着一丝不知名的情绪,直直地望进江厉臣的眼睛。

“五年了,我以为再冷的心也能被我捂热……”慕白苦笑,眼神痴迷的看着江厉臣,“可我忘了,你对我,根本就没有心。”

“这段婚姻,我守的太过绝望,不想再继续绝望下去了……本来就是我强求来的,是我强行分开了你们这对有情人……”

慕白静静的看着江厉臣,似乎想要将他的样子刻进骨血。

“我们离婚吧。这样你就可以去娶你爱的人了……”


第5章 你怀孕了

江厉臣顿时火大!

他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两只眼睛赤红一片瞪着一脸淡然的慕白,“你要离婚?”

一字一句,透着刻骨的恨意。

心里的怒意在胸腔里来回冲撞,无处发泄,江厉臣陡然抬脚踹向身旁的茶几。

“哗啦——”茶几的水晶面顿时碎裂,上面的茶盏顷刻间都落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跟我提离婚?”江厉臣此刻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慕白!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来的怒气,不知道自己的怒气到底是因为慕白耍手段霸占自己,还是慕白提出离婚!

反正他就是火大!

江厉臣怒极而笑,一脸嘲讽的看着面色惨白的慕白:“你竟然要跟我离婚?慕白,以退为进这一招,你用的炉火纯青啊!”

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在他江厉臣的眼里,自己永远是那个见死不救,爱耍心机,为了得到他可以不择手段到令人不齿地步的人。

慕白不想再去辩驳。

不管在他眼里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从今往后,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她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了,她再也不能守护在这个男人身边,那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重要呢?

想到这里,慕白脸上的神情便坚定了许多,她抬头看着暴怒的江厉臣,看着他眼底的嫌恶,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厉臣,不管你怎么想,我都是这句话。我们离婚吧。”说完,慕白越过江厉臣,想要拿起放在餐桌上的包包上楼。

她怕暴怒中的江厉臣会不小心伤到孩子。

看着她竟然这么风轻云淡的想要离开,江厉臣心底的怒意更胜,他一把抓住慕白的胳膊,大力扯住。

“慕白,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慕白扯了扯胳膊,没有扯动,她抬眼看着江厉臣,神色难辨:“我想离婚。”

这副态度彻底惹怒了江厉臣,他抬手一挥,将慕白甩出去,跌到了餐桌上:“你是不是一定要逼死小雪才甘心?”

“哗啦——”慕白放在餐桌上的包包因为大力撞击,直接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悉数甩了出来。

白色的化验单径直飘到了江厉臣的脚边,慕白面色一紧,忙扑过去捡起,团成一团握在手里。

如果让江厉臣知道孩子的事情……慕白面色惨白,握着纸团的手微微颤抖。

“把东西拿出来。”

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从头顶飘来,慕白身体一僵,抬头看着江厉臣。

江厉臣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拿来。”

慕白牙关紧咬,扶着身旁的椅子从地上站起来,将握着纸团的手放到背后,摇头:“这不过是一张血常规化验单……”

已经失了耐性的江厉臣脸色一冷,陡然靠近,伸手便从慕白手中将纸团抢了过去。

慕白大惊失色,不管不顾扑过去便抢,可她哪里是江厉臣的对手?

“你怀孕了?”

手心里竟然已经开始冒汗,慕白脸色一片惨白——江厉臣的语气,除了冷,再无其他感情掺杂在里面。


第6章 你根本不配生下这个孩子

江厉臣阴霾着脸看着慕白,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那么的嫌恶和不屑,“慕白,这也在你的算计之内吧?”

手里紧紧攥着那张化验单,江厉臣只觉得胸腔里排山倒海的怒意压都压不住。

数九寒天里,冷风刺骨,能将人冻僵。

可慕白觉得,江厉臣眼里的寒意,比冬日里的寒风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然,为何她的心,都已然冻僵呢?

她脸色惨白,紧紧咬着唇,强忍着泪水不住的摇头:“厉臣,不是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有了宝宝的……”

江厉臣陡然抬手,将化验单甩到了慕白脸上,眼眸猩红:“装可怜……呵,慕白,你可真会演戏!”

尽管化验单棱角不再锋利,砸在脸上却还是生疼,“厉臣,不是你想的那样……”

已经濒临暴怒边缘的江厉臣此刻再也没了耐心继续听她说话,他脸上露出讽刺的笑,眼神冰冷的看着慕白:“慕白,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一步步逼近慕白,江厉臣声音一沉:“口口声声说要成全我和小雪才提出离婚,却又故意让我看到怀孕的化验单,你是不是断定,这么做就一定能把我留住?”

“慕白,你太瞧得起自己,还是太瞧得起这个孩子?你以为我会任由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耍手段?”

“你真的天真的以为,有了孩子就能彻底留在我的身边?”

兀自坚强的心在这般伤人的话语中终究是溃不成军,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断线的珠子一般,大颗大颗滚落。

“江厉臣……”

似乎不愿再听她说话,江厉臣抬手制止住慕白将要出口的话,两眼微眯:“明天,立刻去医院给我把孩子打掉。”

慕白如坠冰窟,怔愣的甚至忘记了擦眼泪,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云淡风轻的男人。

“你……要我,把他打掉?”尽管之前已经猜测到江厉臣不会容的下这个孩子,可亲口从他嘴里说出来,慕白还是心痛的难以名状。

“他……他也是你的孩子……你竟然……”

江厉臣却好似不在意,好整以暇的看着慕白,脸上闪过一丝嫌恶:“我竟然如此狠毒?”

似乎说到什么好笑的事,江厉臣顿时笑出声来:“慕白,你亲手杀了李昊,你觉得,像你这样的杀人凶手,配做母亲吗?”

“我说过,那是意外……”慕白擦掉眼泪,想要辩解。

江厉臣却不想听,他嗤笑出声:“你竟然有脸说那是意外……慕白,你根本不配生下这个孩子!”

“不——”慕白失声,“江厉臣!你不能这么武断决定孩子的生死……”

“呵呵……”冷笑一声,江厉臣弯腰从沙发上拿起外套:“乖乖在家等着,明天一早我就派人来接你……”

“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


第7章 宝宝……妈妈会一直在你身边

房间里再次归于平静,慕白失神的看着脚边一地的玻璃碎渣,眼泪再次涌了上来。

“不!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孩子!”

放佛陡然惊醒一般,慕白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转身跑上了楼。

“孩子,妈妈带你离开……谁也不能伤害你……”到了卧室,慕白一边拖出行李箱,一边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

她要离开。

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不能坐以待毙!

简单的收拾了几样衣服,慕白拖着行李箱便往楼下去——她今晚必须尽快离开!

“咳咳咳……”

甫一到客厅,慕白就被眼前的浓烟给吓得目瞪口呆,紧接着不停的咳嗽起来。

别墅的一楼,不知何时竟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看着被大火吞噬的房门和紧闭的窗户,慕白心下一横,扔下行李箱便往楼上跑去。

火势大,浓烟更大,不一会儿,二楼也开始冒出滚滚浓烟,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慕白跑到卧室的阳台,一把关上推拉门,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嘟——嘟——”

“江厉臣……江厉臣……”慕白眼泪直往下掉,不停的拨打着江厉臣的电话,手机里却始终传来无人接听的机械声。

电话无人接听,慕白指尖颤抖地给江厉臣发信息求救。

却始终如石沉大海一般,无声无息。

“宝宝,不怕……妈妈会保护你……”手下意识覆上小腹,慕白看着身后愈来愈近的浓烟,眼眶微红。

咬咬牙,心一横,慕白伸手大力拉开阳台上的窗户,俯身向下望去。

别墅的二楼距离地面有些高,慕白最后看了一眼身后黑洞一样的卧室,心下一狠,抓着窗棂爬了上去。

“宝宝……妈妈会一直在你身边……老天保佑……”

轻轻松开手,慕白一咬牙,跳了下去。

“慕白,不要——”刚刚停稳车子的江厉臣甫一抬头,就看到了令他睚眦欲裂一幕。

慕白竟然从二楼窗台跳了下来!

那一瞬间,江厉臣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停止了……

“慕白!慕白——”

他发疯似的跑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慕白重重的摔在了自己眼前,生死不明。

医院手术室外。

“除了腿部轻微骨折,万幸其他地方没有遭受太大重创,只是孩子……”

刚刚出了手术室的大夫下意识看了一眼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语气里满是遗憾:“好在你们都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

看着大夫离开的背影,江厉臣沉默不语,眼神微暗。

孩子没了,这是他所期望的。

可不知为何,此刻的他,竟然没有一点解脱后的欣喜——他高兴不起来。

心头,萦绕着淡淡的失落。

想起看到慕白跳楼的那一霎那……江厉臣微微仰头,缓缓闭了眼。

他竟然心悸到无以复加。

“真他娘的见鬼了……我害怕个什么劲儿……”

江厉臣甩了甩头,赶走脑子里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两手插着裤兜,慢吞吞的往外走。

慕白手术后便被送去了特护病房。

“她什么时候能醒?”

病房外,江厉臣一脸漠然的看了一眼病床上面白如纸,昏睡着的慕白,抬眼看着身旁的大夫。

“病人刚刚做完手术,麻药怎么也要两三个小时以后才会失效,如果体质好的话,大概早上就能醒来。”

慕白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这一番折腾下来,天色已经有些泛白。

江厉臣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明天一早照顾她的人就会到。”


第8章 如你所愿,孩子没了

秋天的雨,似乎更多了一分寂寥的味道。

慕白静静的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被雨不停的击打着的树枝发呆。

“太太,这是补身子的乌鸡汤,您快趁热喝点吧!”

手术后第二天,慕白醒来便看到坐在病床旁的护工张嫂,据说,是一位先生安排她来照顾自己的。

慕白不言,不语,像一个线偶娃娃一样,任凭张嫂悉心照顾着。

“太太?”张嫂一脸小心的看着慕白,似乎生怕她会拒绝一般小心翼翼开口,“您尝尝吧,我放了姜,去了腥味……”

嘴角微扯,慕白露出一丝牵强的笑,伸手接过汤碗,放到嘴边,慢慢的喝了起来。

张嫂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哎!这才对嘛,身体是本钱,养好了那才是自己的……太太你得多吃点,你太瘦了!”

“咚咚咚——”

正说着,外间响起敲门上,张嫂忙去开门。

“呀,是先生来啦!您快进来……”

张嫂热情的招呼声从外间传来,慕白端着碗的手僵住,江厉臣?

她抬眼望去,眼前容光焕发,清俊依旧的男人,可不就是江厉臣?

“怎么样了?”张嫂搬来椅子放到床边,江厉臣便顺势坐了下去。

慕白不语,只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这副样子让江厉臣皱起眉,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聋了?”

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慕白跟前冷清的,除了张嫂和大夫,再无他人。

可如今江厉臣就在眼前,她却除了哀伤和淡淡的恨意,再无其他感情。

看着他微皱的眉头,慕白只觉心下满满的凄凉涌上心头,“江厉臣,如你所愿,孩子没了……我们离婚吧。”

“慕白——”陡然抬高的声音让正在一旁收拾碗筷的张嫂吓了一跳。

她一脸担忧的看看慕白,又看看江厉臣,不知如何是好。

“出去!”

江厉臣凌厉的眼风扫过去,吓得张嫂一个哆嗦,急忙退了出去。

慕白却始终面无表情。

似乎在她从楼上一跃而下的那一刻,似乎在她醒来,满身痛楚的得知孩子没了的那一刻起,她的心,便已经死了。

“你是不是闹起来没完了?”江厉臣的声音里,有着一贯的冷然。

他觉得慕白如今就是在借机跟他耍性子——以退为进,她向来用的很好。

眼神里再也没了过去的炽热和迷恋,慕白眼眸清冷的看着江厉臣:“离婚吧。”

平静的话语,异常坚定。

这副态度却极迅速的勾起了江厉臣心里的怒火,他陡然起身,看着病床上脸色依然惨白的女人:“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

慕白并未再说话,静静的看了江厉臣一瞬,便扭头看向窗外。

这让江厉臣心里一阵窝火!

他这几日眼前总是浮现慕白那日跳楼的情景,和做完手术后那张惨白的脸。

每当此时,胸腔里总是会有一种陌生的情绪来回冲撞,搅的他心神不宁。

他竟然会觉得慕白十分可怜,心下不忍!

江厉臣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最最讨厌的人就是慕白,怎么可能会对他心生怜悯!这个女人心思恶毒,擅耍心机,却整日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让他觉得厌恶!

一定是那令人生厌的同情心在作祟!


假如没有爱过你-短篇小说-主角: 慕白, 江厉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7042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