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难待,爱别离-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戴晴晴, 洛湛擎

此情难待,爱别离-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戴晴晴, 洛湛擎

第1章 离婚,不由你说了算

“说吧!”

眼前的洛湛擎不像是她的丈夫,更像是一个等着她俯首称奴的帝王。

戴晴晴从未想过,自己和洛湛擎的婚姻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眼底苦涩黯然。

戴晴晴尝试张口说话,但此时她的喉咙钝痛无比,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为了见洛湛擎,她在别墅外面整整跪了一个下午。

七月太阳。

炙热的就像是炼狱之火,晒烤得戴晴晴全身肌.肤一阵火辣辣的疼。

“这么看来……”

洛湛擎漆瞳里跳跃出火焰,嘴角上扬,挑着一抹邪恶羞辱的笑意道:“你这么厚颜无耻的跑来找来,其实只是为了让我干……你!”

最后两个字,洛湛擎说得极其的咬牙切齿。

就好像是要把什么人给狠狠践踏在脚底下,从此万劫不复一样。

“湛擎,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终于,戴晴晴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眸中含泪,心痛万分的质问洛湛擎。

和洛湛擎结婚一年。

他虽然对她冷若冰霜。

不闻不问。

但戴晴晴以为,经过上星期的那一晚之后,洛湛擎至少是开始把她当做是他真正的妻子来看待了。

却不想,今天上午,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洛湛擎收购了戴氏,还以莫须有的罪名,让警方把爸爸戴明强带走。

为了救爸爸。

戴晴晴跑来找洛湛擎,结果洛湛擎的属下告诉她,洛湛擎吩咐,她要见他可以,除非她跪下来。

她跪了。

也求他了。

可为什么洛湛擎还不满意,还要这样言语羞辱折磨她?

戴晴晴真的不明白。

洛湛擎到底出于什么原因,要这样伤害她。

“你这是在质问我?”洛湛擎咬了咬后牙槽,鹰凖漆眸迸射着仇恨的刀子,万劫不复的凌迟着戴晴晴。

“看样子你是一点儿都不想救你爸爸了!”

“我……”戴晴晴脊背僵直。

唇瓣蠕动。

心中委屈。

却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

“对不起。”戴晴晴向洛湛擎道歉,“湛擎,求你,放了我爸爸。要是你对我不满,你可以冲着我来。甚至和我离婚都可以……唔!”

突然,洛湛擎像是一头被彻底激怒的野兽。

他豁然起身,冲到戴晴晴面前,狂肆霸道的亲吻着她。

他们的婚姻,从来都是他说了算。

她想离婚。

这辈子都休想!

更何况,他精心设计的好戏还没有正式开始,他又怎么会放戴晴晴离开他的生命。

洛湛擎这样想着的同时,他眼角余光瞥向了房间的一面镜子墙。

一刹那间,他脸上的笑容深邃狠戾极了。

“戴晴晴……”

倏然,洛湛擎双手一把将戴晴晴推向镜子墙面,嘴角噙着恶魔般的微笑,邪魅蛊惑道:“你不是想让我放了你爸爸吗?可以!”

“你说真的?”戴晴晴有些恍惚。

前一秒洛湛擎还对她言语羞辱,冷酷无情。

这一刻,他竟然就松口要放了爸爸。

这……是真的吗?

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是真的。”洛湛擎单手勾着戴晴晴的下巴,一如君王睨视着她说:“只要你取、悦、我!”

第2章 最狰狞丑陋

戴晴晴很懵、很慌乱。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洛湛擎竟然会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尤其是洛湛擎此时看她的眼神,充满了狠意和算计,让她头皮一阵阵发麻,很想马上推开洛湛擎,头也不回的跑出别墅。

可一想到爸爸,戴晴晴所有逃走的想法都磨灭了,更何况洛湛擎是她深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

尽管他们已经做了一年的夫妻。

但洛湛擎却从未在清醒的情况下和她发生过关系。

这是第一次。

洛湛擎这么明确主动的向她提出要求来。

她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咬牙。

强忍着害羞,戴晴晴颤抖着手,褪去最后一丝防线。

“咚”

突然,镜子墙后面传来一声撞击声。

戴晴晴一惊,连忙停下手上的动作,慌乱无措道:“什么声音?湛擎,你……”

然而,戴晴晴的疑问还没有问出来,洛湛擎已经犹如一头愤怒的猎豹一样,动作极具侵略性。。

羞辱。

疼痛。

一下子复杂痛苦的交织在一起,令戴晴晴心碎满地。

不需要多余的言语。

戴晴晴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她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她渴望携手终身的丈夫,一点儿都不爱她。

甚至……他还恨着她!

可戴晴晴不明白,从她认识洛湛擎以来,她几乎就是为他而活着的,从未做过一丝一毫惹他不高兴的事儿。

即使面对婆婆的万般挑刺。

小姑的处处刁难。

她都全部隐忍下来。

为什么洛湛擎还是这么讨厌她?

“戴明强,你看到了吗?”

就在戴晴晴心中被一千个一万个不明白折磨着的时候,洛湛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你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此时此刻正是此般光景。不仅如此,这一年来,你女儿在我家不是做少奶奶,而是做佣人。哦,不,是连佣人都不如的奴隶!”

戴晴晴整个人如被雷击,“湛……湛擎……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湛擎敛眸看着戴晴晴。

她全身颤抖如筛糠,一张丽颜,血色尽失。双眸噙泪,就好像一不小心,她就会被风给吹得七零八落一样。

看着这样的戴晴晴,洛湛擎的心有些隐隐刺痛。

他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对戴晴晴产生不舍之情了吗?

不!

这不可能。

戴晴晴是他今生最恨之人的女儿。

她从来都是他的复仇工具。

他又怎么会对她产生怜惜。

摇头,强压下心中的柔软,洛湛擎拿出遥控器,按下按钮。

刹那间,原本坚固矗立在她面前的镜面墙缓缓移开,爸爸戴明强陡然出现。

戴明强被绑在椅子上,嘴巴被胶布紧紧贴着。

他看着戴晴晴,老泪纵横。

戴晴晴看着爸爸,羞辱慌乱痛哭。

“……”戴晴晴张口,想要喊“爸爸”,可此时的她衣衫不整,犹如风尘女子一般臣服在洛湛擎之下。

痛苦。

绝望。

崩溃。

种种情绪一下子袭击了戴晴晴,羞愤之下,她一把推开了洛湛擎,整个人冲向了墙面。

第3章 第一次亲昵的称呼

“嘭”的一声巨响。

鲜血四溅。

“晴晴!”

洛湛擎的心像是一下子停止了跳动,整个人猛然冲过去,眼疾手快的一把将戴晴晴抱入怀中。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和她结婚这么久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亲昵的称呼她。

“洛……洛湛擎……”

戴晴晴眼角流淌着泪水,一双眼睛微微闭合的看着他,声音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奄奄一息,就好像下一秒,她就会烟消云散,彻底绝离这个世界一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这么恨我们戴家……但现在我把命赔给你……求你高抬贵手……放了戴家,放了我爸……”

“爸爸”两个字没有说完,戴晴晴就已经再也支撑不住的晕死了过去。

“不!”

洛湛擎瞳孔睁大,不敢相信,前一秒还承欢于他身下的戴晴晴,这一刻已经闭上了双眼,毫无生气。

他不能死。

她还没有为戴家赎完罪。

她怎么可以死!

“你给我醒过来!戴晴晴,你听到没有,我命令你给我醒过来。”洛湛擎抱着戴晴晴,声嘶力竭的冲她喊着,双手更是不停地摇晃她。

在这一瞬间,洛湛擎脑海中甚至迸发出一个疯狂的念头来,只要戴晴晴现在醒过来,那就算是要他放弃所有的仇恨,他也在所不惜。

“呜呜……”一旁的戴明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这样,痛苦不堪。

他好悔恨,是他害了自己的女儿。

当初要不是他做错事,如今晴晴又怎么会遭遇这样的羞辱折磨。

他挣扎,想要将身上的绳子给挣脱,将戴晴晴带去医院。

但他挣脱不开,幸好这时洛湛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他连忙抱起晕厥过去的戴晴晴去往医院。

可洛湛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前脚刚一离开别墅,一个人就悄无声息的闯入了别墅。

一场精心策划的风暴,由此悄无声息的向洛湛擎、戴晴晴两人袭来。

第二天下午。

戴晴晴幽幽醒过来,入眼之处,全是一片苍凉冰冷的白。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又令她恐惧的声音。

“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洛湛擎站在落地窗前,微眯的眼神透着嗜血的狠意。

“就算掘地三尺,也给我把那个人找出来!”在说这话的时候,洛湛擎的背影看起来就像是地狱走出来的撒旦,危险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

戴晴晴看着这样的洛湛擎,心里一阵凄凉、懊悔。

她好想自戳双眼。

当初她是怎么被鬼迷心窍了,才会嫁给洛湛擎这个禽兽不如的魔鬼。

她要远离他。

永远彻底的远离他。

这样一想着,戴晴晴挣扎吃力的从床上起来,并且毫不犹豫的拔掉了手上的输液针。

听到声响。

洛湛擎回神,一见到戴晴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想要逃跑的样子,一股股熊熊的火焰猝然燃烧在了他的眸底。

“你想要做什么?”

这是第一句。 

“戴晴晴,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伤害你自己,我就让你家人统统为你陪葬。”第二句威胁冷酷无情的紧跟着。

第4章 真正丧尽天良的人

“你……你说什么?”

戴晴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看着眼前这个她爱入骨髓的男人,心痛不解的质问他,“洛湛擎,我是你老婆。我的家人,一个是你岳父,一个是你岳母,你怎么可以这么丧尽天良的说出这些话来!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我丧尽天良?遭天谴!”

戴晴晴的这一番话成功激怒了洛湛擎。

他欺身上前,伸手一把用力抓住戴晴晴的手腕,将她孱弱的身体扯起,目眦尽裂的瞪着她,“戴晴晴,你知道什么叫丧尽天良吗?我告诉你,当初你爸爸为了打败洛家,故意接近我母亲,暗中给我爸爸下毒,然后在我爸爸病床前,夺走我妈妈的身子。”

“不!”戴晴晴摇头,拒绝相信这样残忍的事实。

在她的印象中,爸爸从来都是一个慈祥善良的人。也是爸爸教育她,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一定要做一个正直有良心的人。

她绝不相信,洛湛擎口中那个人面兽心,禽兽不如的人是她爸爸。

“你撒谎!”戴晴晴摇头如拨浪鼓,坚持道,“我爸爸绝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种人。洛湛擎,我爱你是爱得理智全无,像是一个傻子,但我不是真的傻。要是我爸爸当初真的对你妈妈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她又怎么会同意你娶我!”

“因为你叫了一年‘婆婆’的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洛湛擎冷寒着声音,再一次将一个惨烈冷酷的真相告诉给戴晴晴知道。

“你……你说什么?”戴晴晴觉得自己好像是无形之中,一直被人用棒子重重敲打着脑袋,“‘婆婆’是假的?”

“是。”洛湛擎只要一想到,当年亲眼看着戴明强将母亲折磨致死的画面,他就恨。

恨意迷了心智,蒙了双眼,让洛湛擎此时此刻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心。

令他只想折磨戴晴晴,让她变得和自己一样。

这样她就和他是一类人,永远都分不开,只能生死纠缠在一起。

“不仅你叫了一年的‘婆婆’是假的。”咬着牙,冰冷残戾着声音,洛湛擎继续往下说,“事实上你所见到的关于我的每一个家人,都是假的。他们不过是我花钱顾来的演员,为的就是要刁难你,让你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得生不如……”

“死”字洛湛擎还没有说出来,戴晴晴就痛苦愤怒不已的抬手一巴掌扇向了洛湛擎。

他怎么可以这么狠。

这一年来,她一直以为,婆婆之所以处处找她茬,纯粹是因为亘古不变的婆媳关系。

所以她忍。

她委曲求全,祈盼着有一天她能够用真心,用实际行动来打动婆婆,让她打从心底接受她这个儿媳妇,不让洛湛擎夹在她和婆婆之间为难。

可没想到,婆婆是假的,婚姻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你居然打我!”

洛湛擎抬手抚.摸了一下被戴晴晴打疼的脸,微微俯身,脸颊不断向戴晴晴靠近。

“看来……”声音故意压低压长,带着浓烈的惩罚意味说道:“我现在迫切的需要对你做点儿什么,才会让你牢牢的记住,你对于我而言……”

第5章 不是妻子,是棋子

“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带着仇恨,带着故意,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征服欲,洛湛擎欺上了戴晴晴。

吻着她,褪去她的衣服。

就好像对洛湛擎来说,戴晴晴不是他的妻,更不是一个人,只是他肆意羞辱玩弄的木偶而已。

无须尊重,更不需要怜惜疼爱。

“不……不要……”

戴晴晴痛苦的摇着头,企图摆脱洛湛擎的欺负,双手双脚死命得推着他,蹬着他。

可不管她怎么反抗挣扎,都于事无补。

反而换来洛湛擎更强烈霸道的掠夺。

“呛辣的女人!”洛湛擎邪坏一笑,不带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他俊猛身体一沉,狠狠进入主题。

“痛……” 

戴晴晴痛得眼泪直掉,但她也吓坏了。

她想起自己晕倒前所发生的一切,那时候她的爸爸竟亲眼看着她和洛湛擎两个人……

痛彻心扉,戴晴晴闭上了双眼,绝望妥协的说:“洛湛擎,我输了。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放过我的家人?”

既然她死不了。那她就要留着自己的这一条命,不惜一切保护家人,不让洛湛擎再伤害他们。

洛湛擎停下动作。

他看着她。

在她的眼睛里,他再也找寻不到那抹令他烦躁揪心的深情。

戴晴晴看他的眼神,变得好冷,就像是两束再也无法融化的千年寒冰。

“要我跪下来求你?还是……要我和你离婚!”既然她和他的婚姻只剩下折磨与仇恨,那还不如就此断得一干二净,从此天涯海角,沦为路人。

“你说什么!”洛湛擎漆眸危险瘆人的眯起,“你要和我离婚?”

“是!”

一个字,回答得决心坚定,没有一点儿的犹豫不舍。

心中怒火骤然狂烧。戴明强害得他从小家破人亡,受尽苦楚。他又何尝不想让自己活得开朗一点,正直善良一点。

是她爸爸亲手剥夺了他人性中的阳光。

父债女偿。

天经地义。

她还未替他爸爸还完债,又有什么资格和权利跟他提离婚。

“戴晴晴……”

洛湛擎扼住她的下颚,目光锐冷的瞪视着她,仇恨嗜血道:“你记着,这一辈子,除非你死我亡,否则你这一生一世都是我洛湛擎的妻子。”

“为什么?”戴晴晴真的不明白,既然洛湛擎对她恨之入骨,为什么还要纠缠着她做他的妻子。

“因为……”

洛湛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戴晴晴的身体,一步步往后退,而他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被染了什么可怕病毒的污染物一样。

下一秒,洛湛擎嫌恶至极的对戴晴晴说道:“我要囚.禁你一辈子,让你每一天都活得生不如死,没有男人敢要你。让你活着就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仇恨满满的说完这些话,洛湛擎立马转身朝病房外面走去,而在他临近关门的时候,也不忘警告威胁戴晴晴。

“戴晴晴,如果你再敢未经我的允许就伤害你的身体,那我就让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为你的自.贱生命付出代价。我记得,你母亲当年可是这座城市的第一美人!”

第6章 你妈妈可是一个美人

一听洛湛擎这话,戴晴晴呼吸一滞,感觉无形之中自己的心脏被黑暗中伸来的一只大手给紧紧握住,颤声恐惧道:“你想要对我妈妈做什么?”

“不是我要对你妈妈做什么。”洛湛擎笑得邪恶道,“是你想让你妈妈沦落到什么地步。当初的美人,如今也是风韵犹存,要是让她去交际应酬男人。戴晴晴,你说结果会怎么样呢?”

听懂了洛湛擎的威胁,戴晴晴真的怕了,脸色血色全无,不停害怕的摇头。

“不!洛湛擎,你不可以这样做。我……我听话,我答应你,我绝不伤害自己……我求求你,千万千万不要伤害我妈妈!”

戴晴晴泪如雨下,她第一次深深体会到,原来死才是一种解脱。

活着,远远比死更难。

可为了她至亲至爱的家人,她已经没有死的资格了。

她要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将她的家人从洛湛擎的掌控中救出来。

“洛湛擎,你看,我重新给自己输液了。”为了不让洛湛擎再去伤害她的爸爸妈妈,也为了让洛湛擎相信,从今以后,她真的会乖,会听他的话,不会再伤害自己,戴晴晴慌乱的拿起被她拔掉的输液针,想要重新扎上输液。

“我不会再轻易伤害我自己,所以,拜托你,求求你,放了我家人,好不好!”戴晴晴苦苦的哀求着洛湛擎,就差跪下来求他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是他让戴晴晴听话,求他的。

但当戴晴晴真的这样做了之后,洛湛擎的心就像是被一只小野猫狠狠抓挠着一样,又烦又怒。

他折返回去,怒不可遏的一把扯掉戴晴晴手中的输液针,怒声道:“够了!”

而在这一瞬间,戴晴晴下意识抬手护住自己的脑袋,一副生怕洛湛擎会动手打她的模样。

看着戴晴晴这反应,洛湛擎先是一愣,随即冷冷讽刺的笑了。

“呵呵……戴晴晴,你还真是懂得怎么样来报复我!”洛湛擎心痛又失望道。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戴晴晴眼中,竟然是一个卑鄙无耻到会动手打女人的坏男人。

他和她做了一年的夫妻。

都说夫妻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两个人,可戴晴晴却连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

原来,戴晴晴所说的“爱”,也不过是逗着他玩儿的罢了。

这样想着,洛湛擎不仅仇恨,更心碎,没有停留,他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将戴晴晴一个人扔下。

接下来十几个小时里,戴晴晴都再也不曾见过洛湛擎。

她几次试着和妈妈爸爸联系,但结果她父母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而戴家的座机电话,也一直没有人接。

家里佣人的电话,也都是一个个关机。

她联系不上家人,不知道家里现在的情况,更不知道去哪里找寻自己的家人,她唯一的希望就是通过洛湛擎去找她的家人。

可她没有勇气给洛湛擎打电话,几次按出洛湛擎电话,又几次放弃。

却不想,这个时候,洛湛擎竟主动给她打来了电话。

第7章 一通奇怪的电话

她有些害怕,却又不得不接。

深吸口气,强忍着心里的恐惧,戴晴晴接起了电话,但声音却是止不住的颤抖,“喂,湛擎……”

“您好,这里是夜宴会所。”

谁知道,电话接通,那头传来的声音却并不是洛湛擎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人,对方说:“洛先生在我们这里喝醉了,你能不能过来接他一下。”

“……哦。”戴晴晴有些懵,但也没有怀疑什么,答应道,“好,我马上过来。”

挂上电话,戴晴晴便立马从病床上起来。

因为起床太急,让她不禁一阵头晕目眩,要不是她及时伸手扶住了床沿,估计又惨兮兮的摔倒在地。

即使过了一天,她额头的撞伤却还是有些疼。

但戴晴晴顾不了这么多,尽管她知道,洛湛擎那个恶魔一点儿都不值得她爱、她在乎,可她就是放心不下他。

更何况,此时她父母都在洛湛擎手里。

她必须要去接他。

头晕稍微缓解,戴晴晴便打算换衣服去接洛湛擎。

结果发现,医院里根本没有她的私服。

无奈之下,戴晴晴只好穿着病服来到夜宴会所。

“你就是戴晴晴小姐吗?”戴晴晴一到夜宴会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走了过来,礼貌微笑的问道。

“我是。”丝毫没有怀疑什么,戴晴晴点头,对男人说,“洛湛擎在哪里?”

“请跟我来。”男人转身向前领路。

戴晴晴跟上去。不一会儿,她就被带到了一个包房。

一进去,里面除了一些玩得超过火的纨绔子弟之外,根本没有洛湛擎的身影。

“喂,你是不是弄错了,这里……”戴晴晴睁大眼睛,在这光线黑暗的包房里仔仔细细的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洛湛擎,便立马有些生气的质问领她来这里的男人。

却不想,她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被一个喝得醉醺醺,穿着分外清凉的男人给抓了过去。

“哟呵……竟然还有一个上等货色……”醉酒男人色眯眯的看着戴晴晴,一只魔爪更是贪婪的伸向了她。

“城会玩!居然COSPLY病服,有意思,比那些穿普通货色的妞儿有意思多了。来,让本少爷香一个!”

说着,醉酒男人就大手一把粗鲁不堪的捏着戴晴晴的身上,同时把嘴嘟起,凑向戴晴晴。

很显然,这男人是把她当做是这里面的“服务人员”了。

恶心。

厌恶。

戴晴晴二话不说,抬手就将醉酒男人给推开,气愤大声道:“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你要是再乱来,我就报警了!”

听到戴晴晴声音,一直坐在角落,和一屋子纨绔子弟不同,身边没有女人,只是纯粹喝着酒的男人抬眼看向了戴晴晴。

是她!

那名男人显然一眼就认出了戴晴晴。

顿时,一双眼睛在这昏暗的光线下,散发出野兽终于寻找到猎物的光芒。

好戏,开始了!

“报警!我呸!”

这时,醉酒男人重新扑向了戴晴晴,他是一个暴发户的儿子,向来认定“他就是王”的原则,自然不能忍受戴晴晴的拒绝,“你给小爷过来!”

晴晴的拒绝,“你给小爷过来!”

第8章 小爷撕烂了你

这一次,醉酒男人对待戴晴晴的动作更加粗鲁、迫不及待。

像是扔沙包一般,醉酒男人一把将戴晴晴扔在一旁的沙发上,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嘴上粗鄙骂骂咧咧道:“小妞儿,今天你要是不能让小爷爽歪歪了,小爷就撕烂了你!”

恶狠狠的说完,醉酒男人就大手用力一扯。

“哗啦”一声。

戴晴晴身上的病服就一下子被撕碎,露出一大片美好如玉的肌.肤来。

“哇靠!想不到你不但脸蛋儿长得是上等货,就连这皮肤也是上等货,真是滑啊,就像是上等的玉石一样,真是让小爷瞧了,心痒难耐!”

“走开!”

戴晴晴挣扎,伸手不停地的推攘着身上的醉酒男人。

他的碰触让她觉得好恶心,整个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她该怎么办?

万一他被这个男人占了便宜……接下来的结局戴晴晴无法想象。

她好希望现在洛湛擎可以出现,他一定可以救她的。

对了!

洛湛擎!

戴晴晴像是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在这座城市,‘洛湛擎’三个字就代表着财富、地位,下至三岁小朋友,上至八十岁老太太,都知晓洛湛擎。

戴晴晴相信,只要她说出自己和洛湛擎的关系,这个醉酒男人不管多有权势,都一定会有所畏惧的。

打定主意,戴晴晴便厉声告诉道:“我是洛湛擎的女人,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丝,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什么?”

然而,醉酒男人在听了戴晴晴这话之后,一副就像是听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嘲弄鄙夷道:“你是洛湛擎的女人。这宁海市谁不知道,他洛湛擎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绝情绝爱,从来不近女色。你拿他做挡箭牌,找死啊!”

听到醉酒男人这话,戴晴晴一颗心顿时沉落谷底。

她和洛湛擎的婚姻,除了她的家人,从未不曾对外公布过,外人自然不知道她就是洛湛擎的妻子。

因此,她现在就算说她是洛湛擎的女人,在这些人看来,那也只是一个痴心妄想的笑话。

怎么办?

难道她今天真的注定要被糟蹋吗?

“洛湛擎做她挡箭牌不够……”

就在戴晴晴快要被绝望、恐惧给硬生生淹没了的时候,一道含笑威严的声音凌空响起。

戴晴晴循声看去。

昏暗灯光之下,男人一身名贵黑色西服,眉眼挑着笑,但那笑意却森冷刺骨,丝毫未达眼底,白皙的皮肤衬着薄薄殷红的唇瓣,五官俊美异常,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与身俱来的高贵。

“那我祁墨寒这个挡箭牌够不够!”祁墨寒冷眼瞥着醉酒男人。

只是一个眼神,醉酒男人竟一下子酒醒一大半,立马放开了戴晴晴,踉踉跄跄站起身,疑惑不安道:“莫非……祁少你认识这个女人?”

“我的女人……”祁墨寒扫了戴晴晴一眼,从齿缝中一字一句的挤出:“你说我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这一下,醉酒男人吓得虎躯一震,连忙毕恭毕敬道歉道:“祁少,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差点儿不小心动了你的女人。”

此情难待,爱别离-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戴晴晴, 洛湛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6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