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武皇-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风七, 南宫轻衣

神魔武皇-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风七, 南宫轻衣

第1章 神魔觉醒

无极大陆上的人,想要扬名立万,光耀门楣,成为人上人,成为神魔武者堪称是一条捷径,

每一个人,在六岁的时候就可以接受神魔觉醒仪式,看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一个武者,神魂觉醒者,就可修神武,成为一名神武者,魔体觉醒,就可修魔武,成为一名魔武者。

神魔觉醒仪式,是有无极大陆上的神魔殿中人来主持,两年一次,接受觉醒仪式的人,年龄最小在六岁,最大不能超过十二岁,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四次接受觉醒仪式的机会。

有些人第一次就能成功,有些人则是在最后一次才成功,若四次之后依旧无法成功,就只能当一世凡人,再无成为神魔武者的可能。

而神魔觉醒成功的人,就可以外出修行,进入专门的学院,或者是宗门、家族,学习更高深的神魔之法。

就是这两年一次的机会,被无数孩子视作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对风七却不甚友好,他六岁开始接受神魔觉醒仪式,却以失败收场。

八岁那一年,还是失败。

十岁那一年,依旧失败。

十二岁这一年,就是今天。

上午,少阳村村口,聚集了大量的人,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聚在了此处,等待神魔殿中人的到来。

每两年,北陵郡城的神魔殿,就会派人出城,去村子里帮助那些符合年龄的孩子进行神魔觉醒,这也是决定着无数孩子未来命运的事情,只是把控命运的不是神魔殿之人,而是自己。

少阳村全村,这次符合年龄的孩子共有十三个人,风七就是其中之一。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风七今年十二岁,之前已经接受过三次神魔觉醒,但都以失败告终,今天是他最后的机会。

就在风七心中稍显忐忑之时,却突然感受到一道目光,扭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少年,正讥嘲的看着自己。

“王冠……”

风七心中暗哼一声,就直接收回目光,他和王冠在村里一直都不对付,因为风七从小就没有父亲,只有一个母亲,也就难免会遭受一些非议,就因为这样的非议,让风七和王冠可没少动手。

不过,风七也有一个朋友,就是在他身边的一个胖胖少年,今年同样是十二岁,名叫周山。

风七、周山、王冠三人,是这次十三个欲要接受神魔觉醒的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不但都是十二岁,且之前都已经接受过三次神魔觉醒,都以失败告终,可谓是难兄难弟。

“小七……你说我们这一次能不能成功!”周山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不知道……”

神魔觉醒,虽然每个孩子都期待,但真正能觉醒的还是少数,且这种事本就说不清,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就一定成功。

风七和周山,都已经失败了三次,更没有底气。

“希望成功吧!”

是啊,希望成功,是多少人的希望,可最终又有几人能达成所愿,那所谓的希望,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最终只是变成了绝望。

一直到临近中午,天边才突然出现一辆马车,没错,就是一辆马车,尤其是拉车的两匹白马更是醒目。

这两匹白马,比正常的马匹更加雄峻,奔跑的四蹄之下,均缭绕着一团云雾,为其更添飘渺。

“踏云驹……神魔殿的大师来了!”众人之中,顿时有欢呼声响起,尽显兴奋。

风七眼中也尽是希夷,踏云驹是一种拥有飞行能力的灵兽,尤其是那美丽的外表,更是令人心动,但踏云驹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却是神魔殿人员的标配。

很快,马车就在众人面前落下,落地无声。

看似普通的马车上,却有一个醒目的图案,是一个双剑交叉的图案,双剑一黑一白,双剑之后还有一个黑白分明的暗纹,只能看出是无数线条构成而已,但这黑与白,分别代表着神与魔,正是神魔殿的标志。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突然上前,正是少阳村的老村长,在马车前停下,躬身行礼,道:“少阳村上下,恭迎神魔殿大师驾临!”

车帘掀开,从马车上下来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子身穿黑衣,俊朗而又壮硕,流露着一种狂放气息。

女子很美,一袭白色长裙,黑色长发飘逸,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惬意。

神魔殿人员,每次去各个村落帮助村民的孩子觉醒,都是两人一队,且一个是神武者,一个是魔武者。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长不用多礼,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条件?”

“回香苑大师的话,今年有十三名孩子符合年龄!”

香苑点点头,对身旁的黑衣男子说道:“品山,那就开始吧!”

品山轻嗯一声,和香苑同时拿出一颗圆珠,只不过品山拿出的是黑色的圆珠,香苑拿出的是一颗白色的圆珠,正是能帮助孩子觉醒所用的神魔石。

“符合年龄的孩子,一个个来!”

“我先来!”王冠当先上前,并对品山和香苑躬身一礼。

香苑微微一笑,道:“你已经失败了三次,这是最后一次了!”

“这次我肯定能成功!”

“那就开始吧!”

话音落,香苑和品山手中的神魔石就同时亮起,一黑一白两道光束落在王冠身上。

“平心静气!”

就算香苑不做提醒,王冠也已经闭上双眼,静静感受进入体内的神魔石之力。

神魔石,在被神武者和魔武者的力量激发并进入被觉醒者的体内之后,就会主动激发隐藏在其体内的神魔之力,要么神魂觉醒,要么魔体觉醒,若两者均不能觉醒,就说明其体内的神魔之力太弱,不足以修行。

六岁到十二岁之间,是一个人最佳觉醒的时间,虽然不是绝对,但绝对适用于绝大多数人,若是天才,六岁之前就能觉醒,甚至一出生就可以觉醒,而超过十二岁还没有觉醒,那再觉醒的几率就很渺茫了,除非有其他机遇。

十几个呼吸之后,王冠那平静的神色突然发生了波动,且骤然发出一声低吼,随即其身上就亮起淡淡黑光,并逐渐凝聚成一个黑色光纹,正是魔体觉醒的象征——魔之圣纹。

“哈哈……成功了!”人群中,顿时传来惊喜的笑声,正是出自王冠的父母。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冠身外的魔之圣纹中也逐渐亮起三点星光,尤为醒目。

品山淡淡一笑:“三星魔纹,还不错!”

在一个人觉醒的时候,无论觉醒的魔之圣纹,还是神之圣纹,都会有星光闪烁,星光越多,说明资质越好,一星最低,九星最高,甚至还有传说中的十星圣纹。

不过,圣纹的星阶高低,只是代表个人资质,不能代表一切,当然资质越好,未来的成就也可能会更好。

“他竟然成功了!”周山很是不爽,因为他对王冠本就不爽。

十几个呼吸之后,王冠身外的魔之圣纹才开始收敛,并隐没在他的身上,这也宣告着他魔体觉醒,今后可以修习魔武之法,成为一名真正的魔武者了。

王冠一睁眼,就露出难以抑制的惊喜,对香苑和品山躬身一礼,道:“多谢两位大师!”

“能在最后一次机会中觉醒,还是不错,未来还需好好努力!”

“一定……”

“下一个!”

王冠转身返回,当其来到风七和周山身边的时候,不由的脚步一顿,骄傲的说道:“我成功了……”

“老子也一定能成功,不服试试!”周山的气势不甘示弱。

“那就让我拭目以待!”

“觉醒失败……”王冠之后的一个少女,觉醒失败。

“觉醒失败……”一个个少年少女不断上前,但一个个都以失败收场。

有些年龄还小,以后还有机会,虽然这次觉醒失败令人失望,但以后就还有可能,就如王冠之前也三次失败,最后还不是成功了。

但有些少年少女,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失败就意味着再无觉醒机会,他们已经不是失望,而是绝望。

很快就轮到了周山,在他接受神魔石力量入体十几个呼吸之后,也突然发出一声低吼,身上也随即亮起黑光,魔之圣纹再现,且也有三点星光闪烁。

“成功了……”老村长显得很是激动,他们村子已经很久没有人觉醒成功了,而今年却有成功了两个,作为一村之长,他怎么能不惊喜。

风七也露出一抹微笑,不管如何,作为朋友,自当为其欣喜。

“哈哈……我也成功了!”

周山大笑一声,返回到风七身边,道:“我相信你也能成功!”

“借你吉言!”

风七笑了笑,将脖子上的一个水滴形吊坠取下,握在手心,暗道:“我也一定要成功!”

这个吊坠,是他娘送他的,从其出生那一天起就一直带在身上,现在面临最后的一次机会,风七心中也是倍加紧张,将吊坠握在手心,仿佛能为他带来无尽勇气,因为那是他的娘亲,是他唯一的亲人。

风七心中默念一下后,就正色向前,停下之后就对香苑和品山躬身一礼,道:“见过两位大师!”

香苑微微一笑,道:“你叫风七吧,今年好像也是最后一次了!”

“是……我会尽力!”

“是啊……尽人事,听天命!”

“那就开始吧!”

第2章 九星神纹

香苑和品山再次出手,神魔石中各自射出一道光束落在风七身上,随即,风七就闭上了双眼,默默感受着进入体内的两股力量。

白色的神之力在入体之后,就直接进入识海,那是神魂所在的地方,而黑色的魔之力在入体之后,则是直接侵入血海,那是血脉之力所在的地方。

神之力和魔之力在分别进入识海和血海之后,风七立刻就感受到自身灵魂和血气的波动,且是剧烈的波动,仿佛这神魔之力就是两根导火线,彻底引燃了他的识海和血海。

按照正常情况,风七的识海和血海能这么快产生波动,且还是剧烈的波动,那他就更容易觉醒才对,可是在他的识海和血海的波动越来越强的时候,两者之间竟然产生一种特别的力量,互相压制着彼此。

识海的灵魂力量和血海中的血气力量互相压制,互相牵制,让双方都不能真正冲破识海和血海的束缚,而真正觉醒。

“又是这种情况!”

风七很是着急,很是无奈,之前三次觉醒,情况就和现在一样,本来神魔石的神魔力量一进入他的体内,就引起了他识海和血海的反应,可随之而来的就是那种互相牵制的力量出现,压制着他无法真正觉醒。

风七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他心中却在呐喊,在努力冲击那种无形的压制力量,以求能冲破这种束缚。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不能失败啊!”无声的呐喊,有期望,也有不甘。

因为心中的呐喊,让风七那紧握的双手,都因为太过用力而关节泛白,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是要成功吗?”看到风七的状况,周山的双眼骤然一亮。

但是香苑和品山却是忍不住摇头,别人不清楚风七现在的状况,但他们却很清楚,他们并没有感受到风七有任何觉醒的征兆,身体的颤抖,只是他心中的不甘而已。

“看来他真的没有希望了!”

品山微微一笑,道:“这次也不错了,已经有两个觉醒了魔纹!”

“可惜没有一个神纹觉醒者!”

神魔殿本身并不在意是魔纹觉醒还是神纹觉醒,但这些帮助无数村民孩子觉醒的人,可是会有奖励的。

就像是香苑和品山,若是他们这次四处帮人觉醒,觉醒者越多,他们回到神魔殿得到的奖励就越多,只不过,神纹觉醒者的奖励是属于香苑,魔纹觉醒者的奖励是属于品山。

他们的交谈,也被在场众人听得清楚,有人叹息,有人得意,周山却是大喊道:“小七,加油啊!”

或许风七听到了他的呼喊,或许是没有,但风七的身体却颤抖的更加厉害,双手握的更紧,导致他右手心的吊坠都割破了他的皮肤,沾染了他的鲜血。

随即,这个水滴形吊坠就莫名的亮起淡淡白光,并从中飘出一点亮光,直接侵入风七的体内,且直接进入他的识海,侵入他的灵魂。

瞬间,他识海的波动就骤然变得更加剧烈,开始压制血海的波动,挣破两者之间的无形牵制。

“时间到,看来是失败了!”香苑不由的发出一声轻叹,她能体会这次失败对风七意味着什么,她也见过太多孩子在彻底失败后的绝望,但这就是命。

“收了吧!”

就在二人准备将神魔石收起的时候,风七突然发出一声怒吼,仿佛是要将他心中的愤怒,他的不甘心,他的绝望全部吼出来。

吼声刚起,风七的身体就骤然亮起白色光华,且是那样炽烈,强烈的光华几乎将他的身体都彻底掩盖,如同一轮白色的太阳在众人眼前升起。

“这是……”香苑和品山顿时露出震惊之色,且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风七身上的白光快速汇集成一个图案,正是神之圣纹,且在神之圣纹中逐渐亮起一颗颗星光。

一颗颗星光在神纹中逐渐亮起,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七颗、八颗、九颗……

“这是……九星神纹!”

香苑美眸圆瞪,尽显震惊,但很快,她就惊喜道:“竟然是九星神纹……”

品山也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叹,道:“天才……”

“不过,既然是九星神纹,这样的天资,应该很容易觉醒才对啊,怎么可能现在才成功!”

九星神纹,在这片大陆上还是存在的,这样的人,几乎都在六岁之前就已经觉醒,可风七却是在十二岁的最后一次觉醒机会中才勉强觉醒,这有些怪异。

尽管风七所觉醒的神纹,和王冠、小山觉醒的魔纹不同,但明显风七的神纹要更加复杂,这也是由圣纹的星阶来决定,不管是神纹还是魔纹,觉醒的星阶越高,图案就越复杂。

“管他呢……至少这九星神纹做不得假,我神武者之中,又出现一个绝世天才!”

香苑很是兴奋,因为这是经她之手觉醒的九星神纹,仅此一个,就已经让她此行收获颇丰,回到神魔殿,也能得到丰厚的奖励。

这时,周山却突然跑到跟前,急忙问道:“两位大师,小七这是成功了?”

香苑的心情非常好,轻笑道:“对……神纹觉醒,且是九星神纹!”

“哈哈……我就知道小七一定能行!”

数个呼吸之后,风七身外的白光收敛,神之圣纹也在他眉心中隐没,并缓缓醒来。

“我……”风七有些迷茫。

香苑将神魔石收起,上前一步,笑道:“恭喜你了风七,九星神纹觉醒,好好修行,未来不可限量!”

“九星神纹……”风七对于神纹和魔纹的等级并不清楚,所以他也不清楚九星神纹的意义,但听到神纹觉醒,他还是露出了惊喜之色,成功对他而言就足够了。

“多谢两位大师!”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到了北陵郡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来神魔殿找我,我会尽力帮你!”

“多谢香苑大师!”

香苑笑了笑,道:“就让我们为你们三个觉醒者,颁发神魔殿的神魔觉醒证明!”

随后,香苑就拿出一张羊皮纸,品山则是拿出两张,以各自的神魔之力在羊皮纸上填上觉醒者的名字,和觉醒圣纹的等级,这代表着觉醒者的资质。

品山将两份证明分别递给王冠和小山,而香苑则是将证明递给风七,并笑道:“有了神魔殿的证明,你们就可以到北陵郡城的神魔学院求学,三个月后他们会招收新一学期的学员!”

“多谢大师!”

“不用这么客气,不过,你的天赋虽然很好,但你也要记着,这只是天赋,未来还需靠自己的努力,否则,再好的天赋也只会浪费!”

“多谢大师教诲,风七谨记!”

“嗯……希望在北陵郡城在见到你!”

“我们走吧!”

“恭送两位大师!”香苑和品山登上马车,踏云驹四蹄踏出,腾空而起,快速消失在少阳村所有村民眼中。

“哈哈……小七,我说我们都会成功的!”周山大咧咧的搂着风七的肩膀,大笑不已,目光却不断的从王冠身上掠过,尽显得意。

“哼……”王冠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去。

老村长来到风七面前,笑道:“小七,两位大师也说了你的天赋很好,而三个月后,北陵郡城的神魔学院就要招收新的学员,你一定不能错过,若是有什么困难,跟爷爷说,爷爷帮你解决!”

“谢谢村长爷爷,我要先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娘亲,再和我娘商量一下去神魔学院求学的事情!”

“好好好……你去吧!”

“小胖,回头再聊!”风七又对老村长躬身一礼,就快速往家跑去。

一个普通的院子里,一个身着布衣的妇人,正在一针一线的缝补者手中的衣服,这妇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虽然岁月已经在其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但依旧能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

她就是风七的母亲——兰若。

“娘,我成功了!”

惊喜而又急切的声音响起,院门就被突然退开,正是风七。

兰若抬头看了一眼满脸惊喜的风七,微微一笑,道:“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风七来到兰若面前,立刻将手中的羊皮纸递了过去,道:“娘,这是我觉醒成功的证明,且还是九星神纹觉醒!”

闻言,兰若眸中异色闪过,接过羊皮纸,看了一眼之后,也露出了喜色,道:“好,小七你终于成功了!”

“是啊……听那神魔殿的两位大师说我的天赋很好,以后肯定能出人头地,那时我就能把娘接到北陵郡城中享福!”

兰若伸手揉了揉风七的头,淡笑道:“娘说过,只要你平平安安,对娘来说就是最大的福了!”

“嗯……娘给你的吊坠呢?”

闻言,风七这才想起来,松开右手,掌心的水滴形吊坠还在,只是已经沾染了一点鲜血。

“之前觉醒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所以就将娘给我的这个吊坠握在手心,希望能给我带来好运,或许在那过程中我太紧张了,割破了手,不过没事,我擦一下就好!”

风七急忙将吊坠上的鲜血擦了擦,并重新带在脖子上。

兰若微微一笑,道:“你要记着,这个吊坠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一定要好好保管!”

“嗯……”

第3章 神魔同体

风七狠狠的点点头,话锋随即一转,道:“娘,北陵郡城的神魔学院会在三个月后招收新的学员,不知我能不能去求学?”

“你想不想去?”

“当然想……”

尽管风七神纹觉醒,且还是九星神纹,但这只是觉醒而已,想要继续修行,就必须学习一些神魔之法,而这些他只能到神魔学院中去学。

“想去就去吧!”

“可是……”

兰若笑了笑,道:“学费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娘这些年省吃俭用也省下了一些!”

“我走了,家里就只剩下娘一个人了……”

“放心吧,娘能照顾好自己,倒是你以后到了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神魔武者虽好,但也充满了凶险,你要记着,没什么比你的安全更重要!”

“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兰若轻嗯一声,道:“你刚神纹觉醒,也消耗了不少精神,去休息一下吧!”

因为风七是神魂觉醒,所以也消耗了不少的精神力量,只是他不懂这些,只是觉得有些疲惫,就像是刚刚睡醒一样。

“那我就去休息一下,有事叫我!”

“去吧!”

风七回到自己的卧室,房间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一张床,一床被褥,一张破旧的桌子之外,也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风七利落的钻进被窝,双眼一闭,很快就完全睡去,入睡的速度可比他以前快的多了。

而在他睡着之后,在他的梦中就莫名出现一个白色纹图,繁复的线条,让他不明白这是什么。

幸好他之前并没有看到自己觉醒的神纹,否则他一定能够认识,出现在他梦中的图案,正是他的神纹。

在他梦中看到自己神纹的时候,睡在床上的他,眉心中也莫名的亮起了淡淡微光,忽明忽暗,很是怪异。

他这一觉睡的很长,一直到天黑都不曾醒来,兰若也没有叫他。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虽然无月,却是满天繁星,兰若独自坐在院中,仰望星空,神情悠悠。

良久,兰若才发出一声喟叹,囔声道:“孩子长大了,总是要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

兰若是风七的母亲,她又怎么能不了解风七,他那么渴望成为神魔武者,不是为了出人头地,只是单纯的想要改变母子二人现在的生活,可作为母亲,她又不希望风七成为神魔武者,因为那代表着他将面对各种各样的凶险。

成为神魔武者,或许会为人带来名利,但也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风险,每一年,这片大陆上成功觉醒的人数不胜数,成为神魔武者的人也数不胜数,但同时,死去的神魔武者也数不胜数。

“神魔武者,没有这么美好!”

悠悠的话语,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事。

一道流星出现,划破星空,美丽而又绚烂。

很快,兰若就发现这颗流星不对劲,因为它正朝着少阳村而来。

“不好……”这颗流星不但是朝着少阳村而来,且是朝着她的家而来,这让她顿时大惊失色。

只是不等她反应过来,这颗流星就直接落在屋顶,却没有传出任何声音,并瞬间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那是小七的房间!”兰若大惊之下,急忙跑到风七的卧室外,直接推门而入。

只见风七依旧躺在床上大睡,神色恬静,眉心微光闪烁,并没有什么特别。

就在兰若诧异之时,风七的身上突然亮起两种光华,一黑一白,各占据风七的一半身体,且黑白华光中均出现一个繁复图案。

白色纹图,正是风七觉醒的神纹,其中还有九颗星光闪烁,而那黑色纹图正是魔纹的象征,和神纹不同,但又都是那样繁复,且在魔纹之中也有九颗星光闪烁。

黑白圣纹,九颗白色星光,九颗黑色星光,相互辉映,将黑暗的房间都点缀的绚烂起来。

“这是……”

“神魔圣纹同时觉醒,这是神魔同体,且全部是九星圣纹!”

兰若先是一惊,随即又是一叹,却也没有说什么,缓缓来到风七床前,在其床头坐下,静静的看着风七身上的神魔圣纹。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片刻,神魔圣纹才同时消失,同时隐没在风七身上。

而后,一声嘤咛,风七就缓缓睁开双眼,先是露出迷茫之色,但随即就看到床边的兰若,急忙坐起,道:“娘……”

“你醒了……”

风七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于是就尴尬的挠了挠头,道:“我睡过头了!”

兰若微微一笑,道:“没事,不过,你有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

“变化……就是感觉精神更好了!”

“嗯……你试试唤出你的神纹,让为娘看看!”

“好!”

风七回答的很干脆,但随即就露出了尴尬之色,道:“这个……该怎么唤出自己的神纹?”

“呵……平心静气,心中默想就行了!”

风七轻嗯一声,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中默想将神纹浮现。

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在风七的不断默想中,他的神纹才缓缓从身上浮现,但不只是白色的神纹,还有黑色的魔纹。

“这……”风七当场错愕,他知道自己神纹觉醒,可这黑色的魔纹是怎么回事?

兰若微微一笑,道:“好了,收起来吧!”

风七收起神纹,魔纹也随之消失,急忙问道:“娘,我这是魔纹也觉醒了?”

“嗯……神魔圣纹同时觉醒,虽然这种事很少见,但还是有的,而你神纹和魔纹都是九星,足以说明你的天赋很好!”

“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学习神武之法,也可以学习魔武之法?”

“是……不过,有一点希望你能牢记,因为你先是神纹觉醒,且已经被众人知晓,而魔纹觉醒的事情,除了你我,没有其他人知道,所以你要尽量隐藏魔纹觉醒的事情,就算你以后要修魔武之法,也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为什么?”

“隐藏你魔纹觉醒的事情,就代表隐藏实力,也会影响敌人对你的判断,或许你现在不明白,但你只需照做就行!”

“嗯……”

兰若揉了揉风七的头,轻笑道:“去神魔学院求学,时间还比较充裕,你就下个月再离开吧,娘为你做几件新衣服带上!”

“谢谢娘!”

“傻孩子……好好休息吧!”

兰若离开后,风七就露出沉思之色,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神纹已经觉醒,怎么魔纹也突然觉醒了,还都是九星品阶。

风七暗暗感受一下自身的识海和血海,这是神纹和魔纹诞生的地方,也是神武者和魔武者力量的源泉,识海藏神魂,血海藏精血。

因为神纹和魔纹的觉醒,风七就可以感受到识海和血海的情况,本来识海中只有虚幻的灵魂、血海中也只有精血,可现在他却在血海中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东西。

在他的血海中有一颗种子,一颗黑白纹路交织的种子,在血海中正在着变化,生根发芽。

短短片刻,这颗种子就变成了一颗小树苗,一对枝桠,各有一片叶子,不过,这颗小树的树干和枝桠都是黑色,而那两片叶子却是白色。

就此小树停止了变化,就这样扎根在血海之中,与此同时,在风七的识海之中,也出现了一颗小树,和血海的小树一模一样,却是虚幻的存在,仿佛是血海那颗小树的倒影。

除此之外,风七也没有感受到其他变化,也没有任何不适,识海和血海一切正常。

“管他呢,没什么影响就好!”

风七现在只是刚刚觉醒,对这方面的了解非常有限,自然不知道体内莫名多了这么一个东西是好是坏,反正现在对自己没有影响就行了。

“听说觉醒之后,平常只需静坐冥想就能慢慢提升力量!”

风七现在的精神很好,一点困意都没有,干脆根据传言,在床上盘膝静坐,让自己平心静气。

现实比他预料中更加顺利,短短片刻,他就完全进入空冥状态,眉心中再次有微光闪烁,与此同时,在他的腹部也有一点黑光闪烁,只是因为衣服的遮掩,外人无法看见。

接下来的日子,白天,风七的生活和以前一样,尽可能的帮他母亲兰若干点活,晚上就会在房间里静坐,他发现静坐一夜,次日的精神依旧很好,甚至比睡一觉的效果还好。

所以他晚上也干脆不再睡觉,静坐冥想就行了,至于一天天的静坐,有没有提升他的修行,他就不得而知了。

两个月后,终于到了离开的时间。

“小七,包裹里的钱不多,差不多够你的学费和路上的简单花销,至于到了地方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娘给你的不多!”

风七接过兰若为他准备的包裹,脸上尽是不舍,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远离。

“娘,您尽管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倒是我不在,您一定不要太过操劳!”

“好孩子……”

兰若笑笑,将风七揽入怀中,眸中尽显不舍、

风七又何尝不是如此,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母亲身边,从来没有远离过少阳村,这是第一次,且要离开很久,他同样不舍。

片刻之后,兰若松开风七,笑了笑,道:“好了,不要让村长久等!”

“嗯……娘,那我走了,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呵……娘会的!”

第4章 神魔学院

风七还是走了,第一次真正的离开家,第一次真正离开少阳村,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

少阳村虽然属于北陵郡辖内,但距离却非常远,足有千里之遥,风七和周山结伴上路,自然不会让人放心,所以这次是有老村长带路,还有周山的父亲陪同,赶着一辆破旧的马车上路。

而王冠,因为家庭条件较好,所以他在觉醒之后没几天,就在其父亲的带领下先行去了北陵郡城,并没有和风七、周山同行。

破旧的马车,瘦弱的老马,足足用了二十多天,一行四人才来到北陵郡城,这座北陵郡内最大的城市。

“哇……好热闹的地方!”风七和小山都是第一次进城,难免好奇的东张西望。

“看,好漂亮的女孩,以后我也能娶这样的老婆!”

周山的话,顿时惹来他父亲和老村长的笑声,风七倒是淡然,因为他已经感受到周围行人异样的目光,犹如看一群土包子般的目光,充满了嘲讽和鄙视。

破旧的马车,带着补丁的衣服,走在一群光鲜亮丽的人群之中,自然是很引人注目。

显然,老村长和小山的父亲也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一点,明显提升了速度,且在询问一下神魔学院的位置之后,就直接赶着马车走出北陵城。

神魔学院,并不在北陵城内,而是在北城之外,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

顺着唯一一条通往神魔学院的马路,风七四人在出城之后,又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来到被树林环绕的一片建筑群外,黑白两色的大门,紧紧关闭着,大门上方赫然写着四个大字——神魔学院。

站在大门外,看不到院内的情况,也没有看到一个人,不过,在大门外却挂着一个公告栏,赫然写着神魔学院招收新学员的事宜,日期不是今天。

“神魔学院招收新学员要在三天之后,我们来早了一点!”

风七随即说道:“村长爷爷、周叔叔,你们先回去吧,我和小山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不急,爷爷先去问问情况!”老村长来到大门前,敲了敲门。

“谁啊……”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一扇小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看上去比老村长还要苍老。

老村长拱手一礼,笑道:“请问一下,我这有两个孩子前来求学,但入学日子还有三天,不知贵处能不能行个方便,让两个孩子先行入住一下?”

老人瞅了瞅老村长身后的风七和周山,道:“看样子你们是远道而来,既然是来求学,学校自然会行个方便,将你们神魔殿觉醒证明拿出来看看!”

风七和小山急忙从各自怀里拿出一张羊皮纸,正是他们的觉醒证明,递给这个老人。

老人先是打开小山的证明,轻嗯一声:“三星魔纹觉醒,资质一般,不过,入学没问题!”

随后,老人又打开风七的觉醒证明,扫视一眼后,眼神顿时一凝,啧啧笑道:“九星神纹觉醒,不错不错……”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留下吧,至于你们可以先行回去了!”

“多谢多谢……”老村长连连道谢之后,和小山的父亲,均是叮嘱风七和周山一番之后,才结伴离去。

“你们两个小子,随老夫来吧!”

风七和小山背着各自的行李,随老人进入校园,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而后就是一幢幢建筑,整齐有序,且能看到一个个身穿黑白对襟衣衫的少年少女走动,看样子是学院的学生。

片刻之后,老人就带着风七和小山来到一座宿舍楼前,直接来到一个挂着人字四十五号的房间外,打开房门,一个简单的房间就呈现在风七和小山面前。

房间并不小,且被隔出四个单间,每一个单间的布置都一样,一张桌子,一张床铺。

“周山,这就是你的住处,等新生入学结束之后,这里还会住进其他的新生!”

周山狠狠的点点头,但随即就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小七呢?”

“他不住在这!”老人说着,手中就突然多了一把钥匙,递给周山。

“小胖,你先收拾一下房间,我随老爷爷先离开,回头再来找你!”

“好……”

“这……”当风七随着老人来到自己的住处,不由的露出浓浓惊讶之色,他的住处的确和小胖不同,这是一座独栋小院。

“天字十七号……”

院子里,有四幢建筑,每一幢建筑都是两层,第一层是客厅,第二层是卧室,甚至还有单独的厨房和洗浴的地方,而这四幢建筑的门前,都挂着一个木牌,分别写着甲、乙、丙、丁四字。

“你是九星神纹觉醒,自当住在天字号房,既然你是天字十七号的第一个入住者,那就住甲字房吧!”

风七眼神一动,道:“老爷爷,住在天字号房的人,都是九星圣纹觉醒吗?”

老人呵呵一笑,道:“当然不是……七星、八星、九星都可以入住,但是要交住宿费,只有九星圣纹觉醒者才可以免费,至于七星以下的觉醒者,也是可以入住,但需要交纳更多的钱才行!”

“我能看出你家庭条件不好,但你是九星神纹觉醒,所以不用担心会交纳住宿费,甚至连学费都可以免除,不过,在学院生活,还有很多方面是需要钱的,若是你愿意,老夫可以在学院帮你找一份工作,多少能挣点钱!”

“好……”

老人笑笑,随手拿出一把钥匙,递给风七,道:“你先收拾一下房间,回头我会让人将你的入学证明送来,并为你安排一份工作!”

“多谢多谢!”

在老人离开之后,风七打开房门,映入眼中是一个古朴典雅的客厅,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但一些必备的东西却也齐全,只是这些对他而言没什么用。

风七来到二楼,进入卧室,除了简单的床铺之外,竟然连一张桌椅都没有,让偌大的卧室显得非常空旷。

风七也没有在意,将行礼放在床上,这才仔细扫视这个房间,却发现在房间的地板上,还有墙壁上,有着一道道刻痕,像是被利器划过,乱七八糟,毫无规律,像是曾经的主人在这里练功所留下的痕迹一样。

“想必这个房间的上一任主人,也是一个天才!”

风七来到与床铺对应的那面墙前,墙面上的刻痕更加密集,且深浅不一。

站在这里,风七仿佛能想象到曾经有一个人站在这里,其手中之刃在这面墙上留下道道刻痕,这一刻,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心生一种淡淡的孤独。

风七莫名的暗叹一声,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一下墙上的刻痕,突然间,那看似普通的刻痕上竟然产生一种无形的锋锐之力,瞬间将他的手指划破。

风七一惊,急忙收手,看了一眼手指上不断流血的伤口,不由的露出一抹苦笑,可在这时,他面前这面墙壁上的无数刻痕竟然亮起了淡淡微光,道道锋锐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是无数道锋芒毕露的剑一样。

“这……”

就在风七大惊之时,他的识海却突然剧烈的波动起来,且因为识海波动的太过剧烈,让他都头昏脑胀起来,仿佛脑袋要炸开一样。

风七不由自主的双手抱头,且忍不住发出痛苦的闷哼,而他却不知道自己的眉心微光亮起,甚至连他觉醒的神纹都浮现出来。

在风七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面前这面墙上闪烁着微光的道道刻痕,就纷纷飘出一道道虚幻小剑纷纷而动,如雨一般的冲入风七的眉心,进入他的识海。

“啊……”本来只是头昏脑胀的感觉,但这些虚幻小剑一进入他的识海,就如利剑撕裂灵魂一般,剧烈的痛苦让风七忍不住嘶吼起来,身体更是当场跪倒。

那位还没有走多远的老人,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天字十七号院子所在的位置,眼神微微一动,轻笑道:“不错……”

不论时间真正过去了多久,但对风七而言,却如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自己也好像被千刀万剐一遍,当痛苦消失,他的意识都有些不太清晰,躺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而汗水早已将他身上破旧的衣服浸透。

此刻,那面墙上的刻痕早已恢复正常,风七的神纹也已经消失,若非他现在的模样,还以为刚才只是一场梦呢!

良久之后,风七总算回过神来,并缓缓从地上坐起,道:“这是什么情况?”

但随即,他的神色就是一动,囔声道:“千魂剑之术……”

他现在的记忆中,莫名其妙多了一段记忆,就是这名曰千魂剑之术的一段记忆。

风七闭上双眼,暗暗查探这段记忆,当其全部了解之后,双眼一睁,并露出难掩的喜色。

这千魂剑之术,是一种神武者所修之法,而神武者主修就是灵魂,就是精神力量,而此法就是以精神力量凝聚成剑,从而达到精神攻击力暴增的目的。

“我终于学到一种神武之法了!”

第5章 愤怒中的突破

风七不知道这千魂剑之术能为自己带来什么,他只是单纯的为得到一种神武之法而兴奋,因为他现在虽然神纹觉醒,但没有神武之法,那就没有丝毫战斗力,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千魂剑之术要到先天之境才能真正使用!”

刚刚神纹觉醒者,虽然也算是一个神武者了,但只能算是一个后天入门的神武者,此时的神武者,精神力量是无法从识海中延伸出而进行攻击的,只有从后天突破到先天,精神力量能够冲出识海,那时才能真正展现神武者的能力。

所以无论是神纹觉醒,还是魔纹觉醒,在后天之境的时候,两者几乎没什么差别,只有进入先天之境,两者截然不同的长处,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先天就先天,反正早晚用得上!”

风七从地上站起,也没在意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就直接离开了房间,并离开天字十七号小院,去找周山。

“我去,你竟然住的是天字号独栋小院!”当周山听到风七的住处之后,那是一个羡慕嫉妒恨。

风七笑笑:“若你愿意,我们可以住在一块!”

周山一把搂住风七的肩膀,笑道:“不愧是好兄弟,不过,还是算了,能住在那里的人,不是天才,就是权贵,我还是住人字号更好,也能结识更多的朋友!”

“走,我们四处看看!”

风七和周山对于这所神魔学院是一无所知,所以也是瞎逛。

不得不说,这所神魔学院的面积还真不小,风七和小胖一直逛到中午,还没有将学校逛一个遍,但他们却来到了学校的食堂外。

且因为是中午,在校的学生也都陆续出现,纷纷涌入食堂。

这里的学生,虽然年龄不一,但装束都差不多,若仔细分辨的话,还是能看出其中的差别,男女服装一样,身着合身的劲装,外面套着一件及膝对襟长衫,这对襟长衫的颜色都是黑白各半,而里面的劲装却是一种颜色,要么是黑色,要么是白色。

“看来黑色劲装的学生,是魔纹觉醒,而白色劲装的人,则是神纹觉醒!”这只是风七的猜测,具体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小七……我们也进去吃点东西吧,这二十多天的赶路,一直都吃随身带的干粮,嘴里都快淡出鸟了!”

“那好吧……”

风七和周山一进入食堂,就立刻感受到一道道投过来的无形目光,不用看,风七都能从这些目光中感受到惊讶与嘲讽。

这也难怪,食堂内的每一个人,都穿着统一的校服,至少看上去就足够体面,而他和周山却穿着非常普通的农家衣服,周山还好点,换上了从家里带来的新衣服,而风七则是还穿着和家里一样,带着补丁的衣服,他母亲为他做的几件新衣服还在行李中,他还没舍得穿。

“那里来的叫花子……”

“我看是走错地方了吧!”

各种各样的嘲讽随之而起,风七不在乎,周山却不由的露出了怒色,可就在他准备开口反驳的时候,风七一把拉住他,道:“好了,我们去买饭!”

“嗯……”周山也不傻,他们毕竟是初来乍到,而在场的众人,却都是神魔学院的老生,都不是普通人,就算是动手,吃亏的也只会是自己,只能忍。

风七和周山来到一个卖饭的窗口,窗口内是一个中年妇人,风七立刻说道:“阿姨,这里的饭菜怎么卖?”

妇人呵呵一笑,拿出一份菜单递了过来,风七接过菜单一看,神色顿时一变。

菜单上的饭菜种类很多,但价格也很贵,至少在他看来很贵。

“我去……一个馒头竟然要五个铜币!”周山也是一惊,看似五个铜币不多,但他们在家的时候,一个铜币能买五个馒头,现在是五个铜币买一个馒头。

风七立刻合上菜单,重新递了回去,满脸尴尬的笑了笑,道:“阿姨,那就先给我们来四个馒头吧!”

“不要菜吗?”

“不要了,馒头就行!”

妇人笑笑,就从蒸笼中拿出四个热腾腾的馒头,并说道:“看你们应该也是这里的学生,为何没有穿校服?”

“我们今天刚入校,校服还没有发!”风七回应着,从兜里拿出二十枚铜币递了过去。

“谢谢阿姨!”

风七将馒头分给周山两个,道:“我们先走吧!”

周山满脸失望,道:“本来想吃顿好的,没想到只是两个馒头!”

“好了,有馒头吃就不错了,我们刚来,身上的钱不多,能省则省!”

“好吧……”

就在风七和周山转身准备离开之时,一道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一个看起来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对襟长衫下是一套黑色劲装,俊朗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两位,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请二位吃一顿,如何?”

他的语气很诚恳,听不出丝毫异样,但风七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一抹一闪而过的讥讽。

可就在风七准备拒绝的时候,周山却已经开口,道:“好啊……”

此言一出,风七顿时暗叫一声不好,果不其然,这个少年淡然的神情顿时变成浓浓的嘲弄,哈哈笑道:“看到没有,他们还真的想让我请啊!”

旁边,也立刻响起声声嘲笑,那一个个表情,一个个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样。

“你……”

周山顿时大怒,猛地向前一步,想要动手,却被风七一把抓住,道:“别冲动……”

那少年讥笑道:“怎么?你们两个乡巴佬若想在这里动手的话,我明逸飞不介意教训你们一下!”

风七微微一笑,道:“抱歉,我的这位兄弟不懂事,冒犯了阁下,我代他向你说声对不起!”

“呦……对不起吗?这就完了!”

“不知阁下还想怎样?”

“简单……”明逸飞打一响指,一个少年就利落的搬来一张凳子,明逸飞一只脚踩在凳子上。

“从这里钻出去,我就原谅你们了!”

此言一出,周围起哄的声音更加响亮,而风七的脸色也彻底阴沉下来,他不想惹事,却没想到对方如此得寸进尺。

“钻啊……”

“钻了就没事了……”

风七冷冷的注视着明逸飞,神情冷漠,但心中却怒火中烧,他虽不爱惹事,但也不是任人欺辱之辈,以前在村子里,他就没少和王冠打架,现在若非是顾忌初来乍到,他恐怕早就动手了。

风七心中所压抑的强烈愤怒,竟在不知不觉中,让他识海中的精神力量都开始剧烈的翻腾,并不由自主的莫名聚集,且快速凝聚成一个虚幻人影,和他一模一样,正是他的灵魂。

在风七灵魂凝聚成型之后,他就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神就骤然开阔,仿佛更有精神似的。

后天之境的灵魂,并没有真正的凝聚,只是在识海中以雾气状态存在,只有到了先天之境,灵魂才能完全凝聚,看似变化不是很大,但却是本质上的蜕变。

风七能够觉醒九星神纹,足见其天赋如何,在来到神魔学院之前,他已经在家里连续冥想静坐了两个月,也已经无声无息的让他的灵魂提升到了临界点,现在,因为心中的愤怒,引发精神力量的剧烈波动,终于让他顺利跨出这一临界点,真正的踏入先天之境。

“这是进入先天之境了!”风七没有多少喜悦,反而是有些惊疑。

“突破的正是时候,大不了打一场!”

神魂进入先天之境,先前得到的千魂剑之术,也能使用了,那他现在才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神武者,尽管他不知道面前的明逸飞是什么实力,甚至明逸飞还有不少帮手,若真的动手,最终吃亏的也可能是自己,但那又如何?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从这里钻过去,本少爷不但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们的冒犯,还会拿出一枚金币作为赏赐,这对你们这样的穷鬼乡巴佬可是一笔横财了!”

这话倒也没错,一枚金币,对风七和周山而言的确是一笔横财,只是这样的横财,他们还要不起。

因为灵魂的蜕变,反而让风七心中的怒气弱了不少,神色却依旧冰冷,漠然道:“让开……”

“吆呵……给脸不要脸了!”明逸飞脸上的嘲弄之色更浓,他巴不得面前的两个穷鬼说狠话呢,这样才能给他充足的理由动手。

可就在这时,二楼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明逸飞,你过分了!”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只见二楼的护栏前,出现了一个少年,同样是一袭黑色劲装,但年龄看起来有十六七岁,冷冷的注视着明逸飞。

“庄城……”

明逸飞神色一沉,道:“庄城,这是我们的事,你也要管?”

“是啊庄城,几个小孩子之间的小事情,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与庄城相对的方向,一个同样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出现,但他却是一袭白色劲装。

“金少炎……”

庄城冷哼道:“金少炎,你倒是大度啊?”

金少炎呵呵一笑,道:“明逸飞也说了,会给他们一人一枚金币,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财富,为了钱,受一点委屈有算得了什么?”

“那我给你一枚金币,你做吗?”

神魔武皇-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风七, 南宫轻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