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天才教师-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姜离, 楚秀儿

美女的天才教师-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姜离, 楚秀儿

第1章 姜离入世

“爹、娘,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到江陵了,我打算躲她几年,等她彻底忘了我以后再回去……为了你们宝贝儿子的性命着想,千万别告诉疯婆娘我在哪。”

“儿子一切安好,切勿挂怀。不孝儿——姜离泣血手书。”

姜峰夫妇读完辞别信一阵无语,宽厚善良的儿子得被未婚妻欺负成什么样才能写出这样的信啊……

……

尽管已进入九月中旬,天气依旧燥热。

公交车上。

姜离正在闭目沉思,琢磨着待会去哪找工作,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妈妈,那个叔叔为什么要拿别人的东西?”

声音来自一个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长的十分可爱,好像一个瓷娃娃。

“嘘,别说话。”母亲急忙捂住女儿的嘴。

尽管母女俩交谈声音不大,可还是被人听见了,那长着一对三角眼的扒手愤恨地瞪了眼小女孩,心中暗骂:“哪里来的死小鬼,坏老子好事。”

他有心继续,然而被他盯上的猎物,那个白领模样的女人有了提防,不仅紧紧捂住了挎包,还向前挪了挪,让他无从下手。

煮熟的鸭子飞了!

“中心医院站到了,请从后门下车……”报站声响起。

三角眼骂了声晦气,只能无奈朝后车门走去,途径小女孩身边时,他笑着在女孩头上摸了一把,“小姑娘长的真可爱。”

“嗯?”

姜离一直眯着的眸子,却在这一刻陡然张开,他从座位上蹿起,抬起一脚结结实实踹在三角眼的后背。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三角眼整个人飞了出去,那张原本就丑陋不堪的脸孔与公交站牌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顿时血肉模糊。

“啊!?”

“怎么回事?”

周围人都发愣,不明所以。

姜离来到小女孩身边蹲下,眼中满是愤怒,真是该死的畜生,怎么忍心对这样一个小女孩下毒手。

女孩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搂住女儿道:“你要干什么?”

姜离指了指小女孩的脑袋道:“那个扒手刚才在你女儿头上扎了一根铁针,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帮她把针取出来。如果你信不过,立刻去医院。我不是跟你开玩笑,那根针一旦在脑内生锈,你女儿这辈子就完了。”

女孩母亲愣道:“一根针?什么时候?你不要胡说啊。”

小女孩摸了摸头发道:“妈妈,刚才那个叔叔摸我头的时候,我真的感觉有一点疼呢。”

女孩母亲本是不信姜离的,但听女儿一说,顿时急的要哭了,差点给姜离跪下,“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你相信我?”

“信,信!”女孩母亲忙不迭点头。

“好。”姜离点点头,笑着刮了下小女孩吹弹可破的脸蛋道:“小姑娘,你怕不怕疼?”

小女孩认真点头道:“怕,可妞妞更怕去医院,最怕护士阿姨给我打针了,叔叔,我不要打针。”

姜离笑道:“叔叔不给妞妞打针,叔叔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女孩天真烂漫,很好骗,立刻瞪圆大眼睛。

只见姜离抬手在女孩头顶摸了一下,等到手掌再张开的时候,手中已多出了一根发丝粗细,五六厘米长的黑色铁针。

第2章 当老师是梦想!

女孩母亲见了险些瘫坐在地。

姜离轻声道:“针已经取出来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带妞妞去医院看看吧。”

女孩母亲忙不迭道谢,领着女儿匆匆下车,前往街对面的医院。

车上那些明白了前因后果的乘客,纷纷向姜离投来赞许和崇拜的目光,有几个高中女生眼睛里甚至都开始冒桃心了。

好帅气!

好厉害!

姜离却是没理会这些,他看了眼瘫坐在地,还没从眩晕中彻底苏醒过来的三角眼扒手,走下车去,扬起一掌拍在他胸口。

“哇噗!”

三角眼吐出一口鲜血,但人却立刻清醒了,他惊慌失措,捂着脸惨叫道:“混账,你,你给我等着!以后别让我在街上见着你,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匆匆忙忙逃离现场,再不跑警察就该来了。

姜离看着三角眼的背影淡淡一笑。

以后?

中了姜家摧心掌的人,没有以后。

……

一间毫不起眼的小饭店。

“老板,一碗饺子,五个包子。”

姜离摸出身上仅有的钞票递给老板。

天大地大吃饱最大。

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吭哧吭哧...

很快,桌上的食物就被一扫而空,姜离摸了摸总算有了点感觉的肚皮。

正所谓饱暖思生计,可他接下来到底要去干啥呢?

“爸,我回来了。”

正琢磨着,一名身穿校服的单马尾女生走了进来,十五六岁的年纪,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洋溢着青春的味道。

“哦,回来了就好,想吃点啥?”

“先不吃了,今天作业太多,恐怕又得写到晚上,一会饿了你再帮我下面吧。”

“行,别累坏了。”老板回应。

单马尾女生说完就去角落里摊开厚厚的作业簿,飞快的写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女生突然一吸鼻子:好香啊,这是什么味道?

不等她细细品味,眼前突然投下一道阴影,女生一抬头,就发现桌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正毫无廉耻地吃着店里的免费雪糕。

“你……干嘛?”女生问道。

“你这道复合函数题算错了,不应该这么解。”年轻人抬手一指。

女生愣了下,下意识朝作业本看去,“没错吧?”

“错了。”年轻人认真道:“这道复合函数题有一处陷阱,在这里...”

女生重新看了一遍题目,果然发现自己算错了,不由暗道大意,自己可是班长啊,要是将这份作业交上去,百分百会被老师抓典型,骂粗心大意的。

“哥哥,你是老师?”女生薛燕问道。

老师?

女生薛燕无意间的一句话提醒到了姜离。

对啊!

哥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为何不去当老师呢?

对对对!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哥要当老师!

当老师就是哥的毕生梦想了!

姜离毫无廉耻的拿了一根免费冰棍吃了起来,“暂时还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

十五六岁的女孩,正是追星,犯花痴的年纪,哪怕是像薛燕这样的尖子生也不例外,对于姜离这样帅气逼人的男生没什么抵抗能力。面对对方俊逸的容颜,心下小鹿早已乱撞,面上依旧傲娇地道:“切,不是就不是,什么很快就是了,你看得懂这复合函数?”

第3章 数学奇才

“很简单,有什么看不懂的。”姜离一边吃冰棍一边取过作业簿看,递还给薛燕的时候,找出了另外两处因为粗心大意而产生的错误。

还没到饭点,店里没什么客人,老板凑过来笑道:“多亏了你,不然我家燕子又得被老师批评了,小哥叫什么名字?”

“姜离。”姜离自我介绍了一下,正准备抬手去拿第三根冰棍时,老板很有眼力见的道:“是不是没吃饱,我再给你下碗馄饨吧?”

姜离有些不好意思,把裤兜揪出两个兔子耳朵,“可我没钱了。”

“哈哈哈哈!”老板大笑,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直爽的年轻人,“我请你,不要钱,不就是一碗馄饨么。”

“呃,那能不能再加几个肉包子,要是能再来一碗水饺就更好了。”姜离恬不知耻道。

薛燕默默翻了个白眼。

就算你长的帅,也不能得寸进尺呀!吃霸王餐还吃的这么理直气壮?

“没问题,小意思。”老板大笑着去给姜离下馄饨饺子去了。

“哥哥,既然你数学这么厉害,那我考考你啊。如果接下来这道题你也会做,那我就让老爸包你一星期早餐。”薛燕想起了学校走廊黑板上的‘陈米猜想’。

“请出招。”

“请指教。”

几分钟后,馄饨吃了不到一半,题就被算出来了。

薛燕看着草稿纸上密密麻麻的运算方程式,一阵牙酸。

混蛋,完全看不懂啊!

看似简单的一道题目,运算起来这么复杂的吗?老师你真是厉害!姜离小哥哥你更厉害!

“你可不要骗我,明天我可是要拿给老师看的。”

“放心,百分百正确,明天我过来领早餐。”姜离自信满满。

……

不知不觉到了六点半,小饭店的生意开始忙碌起来,就算姜离脸皮再厚,也无法继续待在店里影响人家生意。好在已经吃饱喝足,他跟薛燕交换了一下微信便是溜溜达达逛起了夜市。

能不能当老师暂且按下不提,今晚住哪,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姜离收回落在公园里的目光,不行不行。

虽说在山上经常被疯婆娘欺负到要‘以天为盖,以地为床’的程度,可哥现在已经逃出魔掌了啊,再睡大街多丢人。

“快,麻烦前面的同志让让,这里有病人。”

这时,一对青年夫妇架着一名老人飞快从姜离身侧跑了过去,那老人似乎已经没有了神智,双腿耷拉着,被拖着往前跑。

前方不远处就是个小诊所,三人进去后不久,年轻男人就捧着电话出来了,急的满头大汗,“快点,再快点,我爸就要不行了。”

姜离来到诊所门口,透过玻璃窗,看到了屋内的老人,正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诊所的医生和护士都束手无策。

倒也不能怪他们,像这种小诊所,治疗普通的发烧感冒咳嗽还行,遇到大病,完全无能为力,一来没那个医术,二来没那个器械。

姜离走进去,提老人把了把脉,凝眉道:“脉象十分虚弱,可能是脑中风或脑溢血,他坚持不了多久,必须立刻采取措施。”

第4章 九转神针

守在老人身边的女子并不知姜离是什么身份,但见他表情认真,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忙道:“医生,拜托你救救我公公。”

“好。”姜离点点头,将手按在老人额头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里面装有许多纤细银针。

啪啪啪!

十几根银针依次刺入老人头颅。

约莫过了两分钟,老人眼皮跳动了一下。

周围的医生和护士都被惊呆了。

老天爷,这是什么医术?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这可是重度脑溢血,人眼瞅着就要完了,怎么扎了几根针就开始恢复知觉了?

姜离额头渗出大片细碎的汗珠,衬衫也被汗水浸透。

他所施展的当然不是普通的针灸术,而是‘九转神针’,为姜氏祖传功夫,虽有起死人药白骨的神奇功效,但对施术者本人的伤害也极大,也就是姜离内功底蕴深厚,换成旁人,就算掌握了这本术法也绝对不敢胡乱施展,很容易走火入魔。

“啊...”老人张嘴,发出声音。

女子喜极而泣,“爸,你能听到吗?”

老人缓缓睁开眼,小声道:“十...十三幺,我胡了把十三幺。”

“快点,再快点,我爸就在里面,你们……啊?”

这时,老人的儿子带着几名医生冲了进来,看到老人已经醒来俱是一愣。

男子欣喜若狂,“老爸,你醒了!”

老人颤巍巍坐起来,“十三幺啊,哎,我打了这么多年牌,还是第一次摸着...”

“娟,这是怎么回事?”男子询问妻子,妻子将事情一说,男子喜极而泣,握住姜离的手死活不肯撒开,“恩公!谢谢你救了我父亲的命,我该怎么报答你?”

姜离挠了挠头发道:“学医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救人,没想要什么报答...不过,你们要是强烈要求报答,能不能给我七十块?”

“什么?”男子愣了,没听明白。

姜离抬手一指对面的小宾馆道:“我想要七十块钱住店。”

“嗨!”男子掏出钱包,将里面所有的百元大钞都塞进了姜离手里道:“恩公啊,我出门仓促,没带那么多钱,方不方便留个电话?这只是小意思,你千万不要推辞。”

“电话可以留,但这钱太多了,我不能要。”姜离只取了一张百元的,“钱这东西,只要够用就行,太多只会徒增烦恼罢了。——对了老人家,接下来一段时间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大悲大喜。”

老人慈眉善目笑呵呵点头道:“明白明白,我都听小神医你的。”

姜离取回银针便与一家三口告别,然后美滋滋地住进了对面的小宾馆。

“真是个好小伙啊。”老人感叹。

“不是,现在怎么说,还要不要住院了?就算不住,也得交两百块出车费。”医生道。

“我都已经好了,还住什么院。”老人说话时,嗅了嗅空气,奇怪,哪里来的香味,这么独特。

小诊所的医生和护士们直到现在才从震惊中缓过神,心底同时浮现出一个疑问。——刚刚那个年纪轻轻的神医是谁啊?

第5章 震撼的陈米!

姜离对吃喝并不挑剔,早上起来在路边随便找了个小店用过价值十五块的早餐,就撒丫子前往人才市场找工作。

衣食住行都得花钱,不找工作可不行。

然而。

现实给了姜离重重一记头锤。

整整一上午,别说应聘老师,面试了八家公司,竟然没有一家愿意签他,原因让姜离欲哭无泪,不是因为他没才能,而是……没有文凭和工作经验。

没文凭,姜离可以理解,毕竟他打从出生起就一直住在岛上,全靠几位师父口传心教,可工作经验是个什么鬼?招聘应届本科毕业生,需要三年以上工作学历??

兄弟,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就在姜离找工作的时候,江陵市第三高中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陈米写在走廊黑板上的‘陈米猜想’被破解了。

陈米是第三高中数学老师,对数学这门学科无比痴迷,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呢,曾经有个学生笑着跟陈米开玩笑,问他:“陈老师,我考你道数学问题,你家养了两只猫,一只大猫,一只小猫,那么请问,你要在家里开几扇猫门呢?”

陈米想也不想就回答:“废话,当然是两扇,一扇大一点的猫门,一扇小一点的猫门。”

是的。

陈米就是这样一个痴迷数学几乎达到无可自拔程度的男人,连思维都变了。

正因为如此,以至于他快四十岁了还没有找女朋友,更不要说结婚,在他看来,结婚生子什么的,哪有数学有意思啊。

此时此刻,陈米正捏着下巴,直勾勾盯着走廊黑板上的陈米猜想。

“薛燕,这题是谁解开的?”陈米问。

薛燕小声道:“是昨天来我家饭店吃饭的一个小哥哥,叫姜离。”

“小哥哥姜离?”陈米一愣,“他很年轻?”

薛燕道:“嗯,很年轻,可能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陈老师,这题他解对了吗?”

陈米点头道:“完全正确。”

薛燕两眼直放光,“哇塞,小哥哥真的很厉害耶。”

陈米道:“他用了多久解开的这道题?五小时还是八小时?”

薛燕愣了下道:“没有啊,他一边吃馄饨一边计算来着,前后也就用了不到五分钟吧。”

陈米脸色狂变,险些一个趔趄把自己摔死,声音都变尖锐了:“你说什么?五分钟?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有人用五分钟解开我的猜想!”

还有句话陈米没说,那就是,他出的这道陈米猜想,连大学里专业的数学教授一时半会也解不开。

之所以将它写在走廊上,当然是为了满足自己那虚无缥缈的虚荣心。

瞧,我陈米出的题目把你们考住了吧,嘿嘿,你们这帮小废材....

可是……薛燕这个破孩子竟然说,有人用五分钟就解开了!

五分钟!

分钟!

钟!

陈米脑瓜子嗡嗡作响。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陈米内心深处有道声音在嘶吼,很久之后,他才平复了心情,“你还能找到那个解题的人吗?”

第6章 新数学题

薛燕点点头,“嗯啊,当然可以,小哥哥脸皮贼厚,知道我家冰棍是免费的,一个劲儿的在那吃,讨厌死了。”

嘴上说着讨厌,薛燕小脸蛋却红扑扑的。

陈米自然不懂全是诗的少女情怀,嗯了声道:“待会放学,你带我去见一见他。”

“好呀。”薛燕嗯了声,离开了。

“二十岁出头...五分钟解开猜想...”陈米使劲摇晃脑袋,不行不行,我得静静,这也太惊世骇俗了点。

薛家小店。

陈米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书,眼看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他有些许不耐道:“薛燕,他真的会回来吗?”

薛燕用力嗯了声,“陈老师您放心,我刚才给他发了信息,他说十五分钟内肯定回来,我相信小哥哥是不会骗人的。”

陈米哦了声,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一个小时都等了,不差这点时间。

正想着,姜离迈步进来,笑道:“薛燕,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你输给我一个星期的早餐,别忘了哦!”

薛燕眉头一挑,“你就知道吃!”

陈米皱着眉头打量了姜离一眼,他并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然而姜离此时此刻的造型实在跟他心目中的形象相去甚远,身上脏兮兮的,不知去做什么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保持礼貌道:“这位先生,听说你昨天解开了我的数学题?”

“陈米猜想?”姜离点点头,“嗯。”

陈米深吸口气道:“先生,我又带了一道题过来,你能不能当着我的面解开它?”

姜离无所谓道:“题目拿给我瞅瞅。”

陈米将卷纸递给姜离。

这是一份难度很大的函数题,饶是姜离天赋过人,也足足看了两分钟才搞懂解题思路,然后唰唰唰,笔走龙蛇,大概用了三分钟左右。

事毕,他将卷纸递给陈米,“这是答案。”

薛燕完全看不懂姜离写的是什么玩意,只能弱弱的问:“陈,陈老师,小哥哥算的对吗?”

陈米完全陷入石化,足足呆滞了半分钟才醒过神,他没回答薛燕的话,因为……这道题他也不知道正确答案,是抠抠群里一位数学大神出的,他已经解了好几天,都没搞清楚该从何下手。

话虽如此,他还是能看懂,这位薛燕口中的小哥哥不是浪得虚名,确实有极深的数学造诣,至于答案正确与否...晚上回去问问那位数学大神就知道了。

“没事了吧?没事的话我走了啊。”姜离用力挠了挠后背,浑身痒痒,难受的要命。

“没,没事了,我先告辞...”陈米匆匆离去,他是个相对单纯的人,满脑袋都是数学题。

“我也走了啊。”

说着姜离小跑着远去,薛燕追出去几步喊道:“你别忘了,明天早上来吃早餐。”

“哦!收到!”

姜离应了声,冲向附近的大众浴池,在外面浪了一天,身子都快馊了。

当姜离在大众浴室哼着小曲洗刷刷的时候,陈米已经回到家了,第一时间将姜离写好的答案发到抠抠群里,又艾特了一下‘数学大神’。

“大神,你看看,你这答案对不对。”陈米敲出一段话。

第7章 天使还是恶魔

很快数学大神,网名叫‘迷人小妖精’的人回话了,言简意赅:“正确。”

紧跟着又补充了句:“你解开的?”

陈米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这年轻人太厉害了吧。

不过陈米并没有丝毫半点揽功的意思,回道:“我没这能耐,是个年轻人。”

迷人小妖精:“年轻人?这倒是有点意思,他用了多长时间呢?这道题目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其实只要搞清楚思路,再进行三五个小时的运算就差不多能完成了。”

陈米很认真的想了想,从自己将题目递给年轻人,再到他解开题目,耗时多久来着?最多也不超过五分钟啊?

“五分钟。”

迷人小妖精:“真的?”

“嗯,没有借助任何道具。”

迷人小妖精沉默,不再言语。

陈米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不神出鬼没那能叫大神?

江陵市某别墅。

扎着双马尾辫的年轻女孩轻轻咬了口棒棒糖,自言自语起来:“五分钟就解开了我的数学题,怎么可能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陈米那根木头根本不会撒谎,也没必要骗我,这世界果然不缺少天才....”

“小姐,晚餐准备好了,是你最爱吃的奶油蛋糕和奶昔巧克力。”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双马尾女孩光着脚丫蹬蹬蹬跑过去道:“有没有加糖,十二分甜的那种!”

“加了加了,绝对合小姐你的口味。”

“太好了。”双马尾女孩欢呼雀跃,飞快往楼下跑,美食当前,她立刻把有人解开数学题这档子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老管家满脸慈爱地看着女孩背影,忽又轻轻叹了口气,眼神略带忧虑,咱家这位小姐,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

高中两年,她联合班里同学先后赶走了六位班主任,被气走的老师更是多不胜数。

唉...

姜离洗完澡,回到宾馆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上楼,回到房间。

姜离把自己摔到床上,闭目沉思起来。

自己属于三五人群,想要通过人才市场来找工作显然是不靠谱的,可又不能每天都去打零工吧?

姜离叹了口气,数了数枕边剩下的两百多块钱,勉强够支撑两天...必须得找份长期稳定的工作。

“唉,要是让老爹老娘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连份工作都找不着,怕是会笑掉大牙,尤其不能让那个疯婆娘知道...”

一想到楚秀儿,姜离就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不管了,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先睡个安稳觉。”

自我宽慰了一句,姜离很快进入梦乡。

早上七点半,姜离很没节操的准时来到薛家小店蹭吃蹭喝。

薛燕一边埋头吃混沌,一边偷眼打量姜离,越看越觉得帅气。

什么国际大明星,什么流量小鲜肉,跟姜离小哥哥比起来差远了,只是今天姜离小哥哥好像有心事...

薛燕鼓起勇气问道:“哥哥,你怎么了?”

姜离叹气:“还不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犯愁。”

薛燕噗嗤一乐,“什么嘛,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工作问题。”

“诶,你这小丫头说的轻巧,找不到工作,就意味着没收入,没收入就没钱吃饭,没钱住宾馆,很严重好不好。”

薛燕笑道:“哥哥你数学那么厉害,完全可以去我们学校应聘当老师啊。”

第8章 学校遇故人

“没你说的那么轻巧,我试过的,没戏,面试就刷下来了。”姜离摇头,普通工作都有各种要求,老师属于公务员,那要求就更多了,比如师范大学毕业证啥的,他现在除了一张身份证啥也没有,别说老师,应聘保安都未必有人要。

叮叮叮!

姜离脑袋里灵光乍现。

对呀。

当不了老师,我完全可以求其次去应聘保安啊,不管怎么样,先把工作稳定下来。

姜离道:“燕子,你们学校招不招保安?”

薛燕摇头表示不知,她一个学生,平时基本不关注这些事。

“我听说当保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军人优先,会功夫的优先,哥哥你...能行吗?”薛燕本来想说细皮嫩肉来着,寻思了一下这话有些轻佻,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姜离笑着弯了弯手臂,“小看我了不是,哥哥我一个打一百个没问题。”

“吹牛不打草稿。”薛燕嗤笑,“那待会咱们一起走呗。”

“好啊。”

“你干嘛?我愿赌服输,说请你吃一个星期早餐,就请你吃一个星期早餐,不准给钱。”见姜离折返回店里,薛燕忙喊道。

“哦,你误会了,我只是拿几根冰棍,带着路上吃,反正免费的不是么?”

“你……”薛燕直接无语,什么人呐这是!

……

姜离和薛燕乘公交车,十几分钟后抵达江陵市第三高中。

薛燕怕迟到,先行一步回教室上课了,姜离则一个人来到招聘处看门口的招聘告示。

越看心情越低落,条条框框太多了,应聘保安都得要大专文凭...

看来是又没戏了。

实在不行,支个摊子给人看病吧?

唉,我的老师梦啊!

姜离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一道喜悦的声音:“先生,是你吗?”

姜离回头一看来人,不由笑道:“啊,这么巧。”

这女子正是两天前在公交车上见到的那个小女孩的妈妈。

女子喜不胜收,又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刚才看你背影就觉得有些像,想不到真是你。那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忙着带着妞妞去医院,连电话都没留,后悔死了,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姜离道:“妞妞没事吧?”

女子点头,“嗯,医生给她打了破伤风针,已经没事了。多亏了你帮忙,不然我家妞妞就惨了,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那么坏啊。哎,瞧我,太激动了,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周芳,是这所学校的老师。”

“我叫姜离。”

两人握了握手,周芳道:“姜先生,你是在找工作吗?我看你盯着招聘公告看了很久。”

姜离点头,“嗯,我想当老师,可我没有文凭证书。”

“我们学校录取教职工,首先看重的是人品,文凭证书之类的还是其次,先进来再说。”周芳取出钥匙,打开招聘办公室的门,姜离一愣,“你是?”

周芳笑道:“我主要负责招聘这块。”

进屋。

周芳给姜离倒了杯水道:“姜先生,其实以你的条件,我们学校还真就有适合你的岗位,你那么能打,还会医术...”

姜离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不需要文凭?”

美女的天才教师-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姜离, 楚秀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