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垂钓万界-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宁海洋, 柳初晴


我能垂钓万界-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宁海洋, 柳初晴

第1章 钓了个妹子

“柳总,您别急着发火,关于这件事我完全是有能力解释的。您别这个看着我,我真的可以解释。我的情况您最清楚,俗话说得好,不想当老板的厨子不是好员工?我虽然没钱又没势只是一个24K纯屌丝,但癞蛤蟆还做梦想吃天鹅呢,屌丝也有高雅的梦想,钓鱼一直是我的爱好不是,咱公司里谁都知道?”

“每周六吧,我都会去钓鱼,可没想到这回去的时候我简直是倒了血霉了。一整天一条鱼仔上钩没有不说,还钓上来一个溺水的小丫头片子,牺牲了我清白的初吻不说,没想到那个小丫头片子非但不知道感恩戴德,直接把我推进了水里头。您也清楚,我游泳技术不太好,直接昏了过去。”

“然后……”

宁海洋语速极快,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

“然后你发现你醒来就到了派出所,然后还被以卖淫嫖娼罪抓了起来对吧?”

“柳总,您别发火啊。我跟您说正经的呢。”

宁海洋苦哈哈的一拍大腿,简直郁闷的不像话。“我是什么样的为人您还不清楚么?我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儿啊,再加上经济状况也不允许不是?我敢打保票,一定是警察弄错了对象。”

“宁海洋,你怕是觉得我像是一个傻子吧?”

“我感觉你在侮辱我的智商,谁会相信警察会无缘无故的把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当成嫖客?你有没有那个心我不知道,但你这个胆子的确是色胆包天。我问你,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对得起你家中的妹妹,你对得起公司的栽培吗?”

宁海洋话音落下。

他面前休闲椅上端坐的柳初晴直接就怒了。

她玉手重重的拍在椅背的扶手上,俏脸阴沉的滴下水来。柳初晴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被她亲自从警局领回来的小职员,竟然在这样一个事实确凿的节骨眼上竟然还满口谎话连篇。

“柳总,您一定相信我,这真的是搞错了。我要投诉,一定要投诉。”

闻声,宁海洋一下子就慌了。

他慌忙的想要解释,可那话说出来完全是越描越黑,柳初晴越听越生气,直接打断了宁海洋的话。

“行了,你也不用跟我解释。”

柳初晴俏面含煞,他盯着宁海洋的眼睛,声音都带了一丝冷意。

“宁海洋,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更应该明白,你的心思要花在正途上。我是你的领导,按理说你的私生活公司不应该插手,你胆子再肥也蹭不到公司上。但我警告你,如今正是咱们公司发展最瓶颈的关键时刻,你不要再给我出什么幺蛾子,要是出了乱子,看我饶得了你。”

“你不是喜欢钓鱼么?下午咱们去见天使投资的韩总,好好把你的本事拿出来。”

柳初晴说完,便踩着11厘米的高跟鞋踏踏踏的走出了会议室,反观宁海洋则是耷拉着脑袋,一脸的灰心丧气。

“嘿,大舅子,真有你的啊。”

“你可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就惊了,你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人家警察大半夜给柳总打电话,叫去公安局领人。我都能想到柳总当时听到电话时的脸色,这也得亏是柳总才愿意去捞你。”

“你小子真牛逼,知道现在是公司的关键时刻,还捅出了这么大篓子。我今天还琢磨着是不是明年这时候去你坟上添把土呢,没想到柳总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你。”

宁海洋耷拉着脑袋的时候肩膀被拍了一下,一个死胖子嬉皮笑脸的挂在了宁海洋的身上,嘻嘻哈哈的嘲笑道。这死胖子叫刘欢,跟那个唱歌的死胖子同名同姓,不过体重明显更胜一筹。

他们两人都是羚锐广告的员工。

虽是同事关系,但脾性想投,好的能穿一条裤子。

“滚!死胖子,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泡我妹,让你三个你都不是我妹的对手。”

宁海洋骂了一句,他拍掉挂在身上的咸猪手,撇嘴道。“你可别给我出去瞎传,要是传到我妹耳朵里,我至少半年别想清静。另外,我强调一点啊,我真的没有嫖娼,我什么人你心里还没有点逼数么?”

“OK,OK,你说没有就没有,我信还不成么?”

“不过话说回来,大舅子,都是男人嘛,有点正常的生理需要,我懂的,懂的。”

刘欢笑嘻嘻的比划着OK的姿势,可那小眼神眯成了一条缝滴溜溜转,神情荡漾的很。那明显在脸上大写着我懂你的小情绪直接让宁海洋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顿时凌乱。

你懂,你懂什么啊你懂。

宁海洋没好气的一脚踢在刘欢的屁股蛋子上,扭头就走。

“嘿,大舅子,你可别溜号了。下午可是关乎着咱们公司生死存亡的大事,你作为排头兵,可千万别掉队啊。下午要是不成,恐怕咱俩都得一股脑滚去重新找工作了。”

身后传来刘欢跳脱的呼声,宁海洋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随后他一头扎紧了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一脑门子的怨念,心里委屈的不像话。

他很想去大声为自己辩解一番。

无缘无故落了这样一个不好听的名声,宁海洋觉得自己日后很难在柳初晴面前抬起头来。如果一不小心让自己那个不着调的妹妹知道,恐怕爆发世界大战都有可能。

可是怎么解释?

难道他真的要告诉别人,自己不过是在去钓鱼的时候发扬雷锋精神,只是为了钓上来一个落水的小丫头片子,在付出了自己的初吻之后,竟然被那小丫头片子一拳打在脑门上晕死了过去。待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丢进了派出所里,还莫名其妙的被扣上了一个嫖娼的罪名?

他不是没尝试想要解释清楚。

可事实在真,得说出去得有人信呐?

宁海洋可还没忘记刚才自己跟柳初晴解释的时候,对方那一脸你在唬我的奇怪表情。

“妈蛋,哥们也忒冤了。”

宁海洋郁闷的一拍脑门,满肚子苦水,只觉得心头正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忽的。

一个毫无感情的机械音在宁海洋脑海中响起。

‘垂钓万界系统触发……审核宿主资质……符合绑定条件……绑定中3.2.1……’

“绑定完毕……界面塑形中……”

第2章 垂钓万界系统

“垂钓万界系统?这是什么鬼?”

宁海洋一怔。

下一秒,他就立刻瞪大了眼睛。

随着机械提示音落下的瞬间。

唰。

一个宛若是虚拟网游的游戏界面在他的眼前忽然呈现出来,极具科幻感。

这界面十分简单而整洁,而能够提供选择的选项也不多,除开亮起的人物面板和背包两种简易功能之外,其他诸如仓库,道具商店,养殖专区都处于暗淡的状态,显然未曾打开。

宁海洋目光落在人物栏上,唰的一下,人物界面被打开。

一个迷你宁海洋小人儿出现在了界面正中的人物栏上。

宿主:宁海洋

垂钓等级:1级

武力值:1

体力值:2

垂钓点数:0点

综合评定:菜鸟垂钓者。

道具:暂无

人物描述:初出茅庐的菜鸟垂钓者,能力低下,技术不足,只凭现在的你是无法应对海上的狂风骇浪。尽快提升垂钓等级吧,少年,你的未来是更加广阔无垠的世界,你的正途注定在星辰大海。

“我星辰你一脸,这是在吐槽我么?不过,这特么是系统啊。”

宁海洋直接就惊了。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好青年,宁海洋上学的时候虽然刻苦,但闲暇的时候可没少读那些网络上出名的网络小说,而茫茫的网络文学中,他最喜欢的就是系统文了。

因为什么?

够YY,够无脑,这就足够。

生活已经悲催的像个娘们儿,活着已经够苦逼了,宁海洋没理由自己找不自在。

正因为如此,他自然憧憬那些小说中的主角得到了神奇的系统而后大杀四方,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肆意生活。

如今系统竟然赤裸裸的来到了现实里,还好巧不巧的找到了他的头上。

虽然他暂时不太理解这个什么诸天垂钓系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但这并不妨碍宁海洋心中豪情万丈。

妈的,轮也该轮到哥大杀四方了吧。

“系统,露脸呗,别藏着掖着了。说好的人工只能呢?”

宁海洋尝试着叫了一下系统。

‘系统在!’

听着脑海中传来的声音,宁海洋登时眼睛一亮。

“我就说,系统靠谱,不过系统老哥,说好的新手大礼包呢?现在界面上两根毛都没有,我拿什么去装逼挣钱打脸富二代啊。”宁海洋在心中大喊。

“宿主未满足条件,初始任务正在生成中,预计30S内完成。”

“初始任务下发,请宿主打开任务栏界面查看详情。”

系统的回答十分高冷。

“初始任务?”

宁海洋眨了眨眼,他按照系统的提示打开了界面,果不其然刚刚还暗淡的任务栏选项已经亮了起来,打开任务栏,果不其然,其中最为显眼的地方,初始任务四个大字正摆在那里。

初始任务:第一次垂钓。

任务等级:鸡毛蒜皮。

任务道具:垂钓指南(基础)。

任务描述:本系统能够垂钓万界,不过宿主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根本无力驾驭本系统大人。不过本系统也不是刻意刁难的系统,请宿主快速完成第一次垂钓任务。

未来无限广阔,前途多么美好?

少年,你要努力哦?

待宁海洋看完了任务描述,唰的一下,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本虚拟的书册,垂钓指南几个大字正写在上边。宁海洋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着垂钓指南看去,只见书册金光一闪,没入了他的脑海中。

宁海洋感觉到脑子里仿佛多了一些东西。

就在他想要更进一步仔细研究的时候。

厕所门被咂的砰砰响。

“喂,大舅子,你TM是掉到厕所里了是伐?不就是嫖个娼么,你至于啊。赶紧的,滚出来,柳总已经先出发了,让咱俩打车过去。下午去度假山庄截胡,生死可全看这一天了,你小子可别错过了时间。”

刘欢扯着大嗓门喊叫的那叫一个欢实,生怕别人不知道宁海洋的光辉事迹是的。

“滚犊子,我就是拉个屎,我马上就出去。”

宁海洋只能暂时放弃了继续研究系统的想法,扭头出了卫生间,边走心思边放在了下午要办的事情上。

他就职的公司名叫羚锐广告,是一家小型的自媒体广告公司。

广告这个行业大家都是知道,市场竞争太激烈,想要脱颖而出并非是简单的事情,需要有足够的资历支撑才行。

往往大型广告公司订单接到手软。

但小型公司则悲惨许多,每年都有倒闭的广告公司,羚锐广告便属于快混不下去的后者。而作为刚毕业就进入羚锐的宁海洋来说,毕业五六年的时光全奉献在了羚锐。

而下午便是决定羚锐能否继续生存的关键时刻。

因为天使投资的韩总正在韩家所开的度假村度假,柳初晴也递交了评估报告,下午就是约谈的时间。如果能够得到天使投资的青睐和注资,那羚锐就有起死回生的机会。

至于为什么让宁海洋和刘欢两个小员工也跟着去。

那自然是为了投其所好。

这位天使投资的韩总名声不小,是崇州市最出名的风险投资人,但与其大手笔的各种投资来说,这位韩总最出名的却是两个爱好,第一,最爱那些古色古香的老物件儿。

而这第二,就是钓鱼了。

据说不少人投其所好,着实拿到了不少的风投,闯出了一片天。

而宁海洋是半个钓鱼爱好者,虽然也只是业余的,但如今羚锐广告的险峻形式,让柳初晴这个创业者不得不抓住每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也是被逼的可以。

“柳总这算是病急乱投医了吧。”

“人家韩总多大的人物,怎么会和我这个钓鱼爱好者有什么牵扯。有那功夫,我还不如研究一下系统靠谱,不过柳总对我不错,关键时刻我可不能给她掉链子。”宁海洋笑了一下,他倒是有心先去研究一下初始任务。不过眼前事到了跟前,宁海洋也没有落跑的道理。

柳初晴看起来凶巴巴的,其实着实对他不错。

否则自己因为嫖娼罪被拷在警局里,一个上司也不能大半夜的过去捞他一个小职员了。

想了一下,宁海洋出了卫生间便招呼了一下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的刘欢两人打了个车朝着城外开去。约么一个小时过后,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度假区的外。

下了车,两人兵分两路,宁海洋先去渔区准备,而刘欢则是去和柳初晴会和。

宁海洋租了鱼竿,又选了个最好的位置。

这是柳初晴昨天就交代好的,宁海洋做好了准备工作,就等着柳玉铃带着天使投资的韩总过来,主要也是用钓鱼来沟通一下感情,起码不能让这位韩总产生恶感。

宁海洋左等右等却不见几人过来,他坐在湖边闲得发慌。

“对了,初始任务!看看系统到底出什么幺蛾子”

宁海洋一笑,他随手取出钓竿,刚准备实验一下这初始任务。

可谁知一竿子甩出去,他就感觉到了不同。

第3章 上钩的眼镜

钓鱼也是讲求技巧的。

甩勾得远,持竿要稳,浮漂的选择和细微变动也需要很深的道行才能掌握的明白。

宁海洋是业余的钓鱼爱好者,虽然他平时自觉技术不错。但是宁海洋也知道,自己那点东西跟人家专业的垂钓者来说根本没法比,渔具装备暂且不提,就是寻常的甩竿,他也比不上那些经验老到的钓客。

但现在却是不同。

宁海洋随手一甩,鱼漂落在水里,他似乎都能够感觉到浮漂细微的变动和水下那些鱼儿的动作和数量。这可绝对不是一个业余爱好者能够做得到的。

那是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

仿佛这平平无奇的预感拥有了生命一般,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颇为奇妙。

忽的。

平静的水面上波动了一下,浮在水上的浮漂狠狠的往下沉了一下。

“有鱼上钩了?”

宁海洋眼前一亮,他双手握着鱼竿准备一鼓作气的将鱼钩甩上来,可不知怎的,这鱼竿在水里颇为沉重,他足足试了两次,浮漂都没有上浮的意思。

看这力道恐怕是条大鱼。

宁海洋站了起来,他双手握住鱼竿,脚下扎起马步整个身体重心向后。这是拽鱼的基本动作,鱼哪怕再小,在水里的力量也是极大,但凡大鱼,生拉硬拽肯定是不成的。

手在扬。

宁海洋卯足了力。

唰。

鱼线在空中划过一个美妙的弧度。

宁海洋裂开了嘴,拿着渔网子刚准备要将钩上的大鱼放进去,可待到鱼钩上的东西入手,宁海洋就傻眼了。这哪里是条大鱼,这分明是个老掉牙的眼镜盒么。

他打开一看,果不其然,盒子里一个黑不溜秋的平框眼镜正躺在里头。

“我去!”

宁海洋老脸一下子就红了。

刚才他还觉得自己晋升成了钓鱼大师呢,谁曾想鱼没钓上来,反而钓上来个破眼镜。这要是说出去,恐怕宁海洋又要成为大家口中的笑话了。

宁海洋苦笑一声,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无人关注,这才暗松了一口气。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第一次垂钓,奖励垂钓点+10。垂钓万界系统正式向宿主全面开放,养殖专区开放,详情宿主可自行查看。”

“检测到垂钓物品,宿主是否选择鉴定,鉴于宿主初次获得垂钓五品,鉴定需花费垂钓点数10点。”

“是否选择鉴定。”

感情你是掐着我的垂钓点来的啊。

宁海洋翻了翻白眼,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便选择了鉴定选项。

嗖。

一阵金光闪过。

紧接着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名称:一次性透视眼镜,品质:残破。描述:来自于E+世界的残破眼镜,能够让使用者拥有短暂的透视能力,性价比一般,时限1小时。’

闻声,宁海洋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便落在了手中的眼镜上,挪都挪不开了。

“系统,这玩意真能透视?”

宁海洋开口问道。

“本系统不回答弱智问题,系统描述十分清楚,如不理解字面意思,请自行百度。”

系统高冷的回道。

我去,我这算是被系统鄙视了?

宁海洋瞪着眼睛好半晌没说出话来,不过他的注意力更多的则是放在破旧的眼镜盒上。

他取出眼睛随意的放在鼻梁上。

唰的一下。

宁海洋感觉到眼前的景物顿时一变,仿佛天地都清亮了一些。

他目光随意的朝着不远处那些垂钓客们望去。

身旁十米外,一个身段姣好少女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湖边整理渔具,随着宁海洋的目光望去,便发现少女的衣衫飞快的在他的视野中分解,一个较好的酮体逐渐显露出来。

宁海洋鼻尖一热,老脸唰的就红了。

他慌乱的移开眼睛,可脑子里那团白花花的姣好身段依旧不能消去,足足好一会,待心情稍定一些,宁海洋顿时狂喜起来。

我去,牛逼啊。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垂钓万界系统竟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宁海洋喜滋滋的抚摸着眼镜,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

嗯?

宁海洋回头一望,顿时见到本应该和柳初晴在一起的刘欢双手正拄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显然是经历了剧烈的奔跑。不过他此刻带着眼镜,只觉得眼前一个光溜溜的死胖子颤动着肥肉,顿时嘴角一抽。

妈的,辣眼睛。

宁海洋翻了翻白眼。

“柳总和韩总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我这边都准备妥当了。”

“还过来个屁,大舅子,赶快跟我走。妈的,那群不要脸的竟然欺负到咱们脸上了,敢骑在了咱们脖子上吃屎拉尿,柳总现在那边等着呢。你赶紧跟我走,别管这些东西了,老子还没受过这么大气呢。”

刘欢没好气的骂道。

待声音落下,不由分的拉着宁海洋就走。

宁海洋一头雾水,也顾不得退渔具了,跟着刘欢朝着度假山庄里头跑去。不一会,两人便来到度假山庄的一间会议室外,宁海洋从门口探头望了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

会议室里正有几人在谈笑。

其中坐在主位上正笑的爽朗的中年男子正是宁海洋公司要找的韩总。而他的对面,一个花枝招展的高瘦的骨感女人正殷勤的说着什么,身旁一个胖子老神自在。

几人不远处的角落里,柳初晴正孤零零坐在那里。

不过此刻,柳初晴秀眉紧蹙,她几次想要插话,却被那个骨感女人抢先打断,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

“老刘,这什么情况?她怎么会在这里?”

宁海洋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皱眉道。

这骨感女人宁海洋也认识。

她叫陈芬芬,正是与羚锐广告有最大竞争关系的麒麟广告的老总。

据说柳初晴当初也是麒麟广告的员工,两人在麒麟的时候就多有不对付,积怨很深。后来两人矛盾愈演愈烈,柳初晴迫不得已才从麒麟辞职,开了羚锐广告,而陈芬芬也成为了麒麟广告在崇州市的总负责人。

“嗨,别提了。妈的,天底下就没这么憋屈的事。”

刘欢胖脸的肥肉扯动了一下,一脸的怨气。“咱们柳总和她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柳总最近一直在拉投资,不知道怎么的就传进了陈芬芬的耳朵里,今儿个这娘们就是来截胡的。瞅见他旁边那胖子了没?那死胖子手里头捧着的花瓶是元青花,说是什么马踏飞燕,值老鼻子钱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韩总最大的爱好就两个,一个是钓鱼,一个就是古董。本来咱们柳总跟韩总谈的好好的呢,陈芬芬带着这胖子闯了进来,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刘欢低声骂道。

闻声,宁海洋心中顿时了然。

麒麟是全国连锁性的广告集团,自然用不着找什么天使投资,陈芬芬之所以这么投其所好恐怕根本跟融资搭不上什么边,她专程过来恐怕是专程来给柳初晴添堵的。

看来今天没戏了。

见韩总和陈芬芬相谈甚欢,宁海洋顿时叹了口气。

可他目光刚落在桌上的瓷瓶上,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这瓷器……

不大对啊。

第4章 砸的粉碎!

“韩总,这物件怎么样?我可是用了好大的心思才说动了杨先生愿意出手这件马踏飞燕的,虽然我也不懂什么古玩,但这物件儿可是杨先生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据说是元代的青花瓷,可珍贵的很。”

“杨先生此番愿意出手,还是看在您对古玩喜爱无比的份上,您可一定要给他一个实在的价格。”

会议室里,陈芬芬笑着恭维道。

“那是,陈经理,你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啊。韩某这辈子就这两个爱好,第一是爱钓鱼,这第二就是喜欢这老物件了。元代的青花瓷啊,这可是难得的宝贝,韩某玩了一辈子古玩还是第一次能有机会将这样的宝贝收入囊中,这可要多谢你和杨先生的慷慨。”

“你放心,韩某不是小气的人,一定会给杨先生一个满意的价格。一口价,五千万如何?”

韩龙哈哈大笑,脸上的褶子都要笑开了,十分豪爽。

韩龙四十有三,出身名门,是典型的富二代,集团公司少东家,身家丰厚的紧。这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却不过只是韩龙的副业而已。

对于韩龙来说,寻常的富二代喜欢玩车玩女人,但他却不同。

虽然纸醉金迷在韩龙年少的时候着实让他迷恋了一段时间,但随着年岁的增长,韩龙却逐渐喜爱上了钓鱼跟古玩,这也是在崇州市人尽皆知的事情。

不少创业者投其所好得到了不菲的注资,别人都笑韩龙人傻钱多,但他却不这么觉得。

天大地大,喜好最大。

他韩龙不差钱,若是能够得到自己喜爱的物件,随手投个几百万那不过是小钱儿而已。况且,投资这东西,并非比比都亏,反倒是古玩这个爱好,让他赚的通体满钵。

元代的青花瓷,韩龙早就听闻过。

出自名窑的元青花不仅稀少无比,而且件件都是价值连城,他早就想拥有了。只可惜物以稀为贵,这么些年下来韩龙连见都甚少见过,更遑论拥有一件了。

而如今,这元青花摆在眼前,如何让韩龙能不惊喜?

“韩总自然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这在崇州市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否则我也不会替杨先生跟您牵线搭桥了。不过,有个小忙,还请韩总帮忙。”

陈芸芸毫不吝啬的说着恭维话。

她话锋一转,目光却落在了在角落里备受冷落的柳初晴身上。

“韩总啊,你可能不知道,这位羚锐广告的柳总当初也是我们麒麟的。不过,后来离开了我们麒麟之后,自己开了个小广告公司。”

“她今天来应该是找您来融资的吧,我建议您还是不要投资的好,谁不知道她的那个小公司马上就到破产的边缘了。手里头的业务基本就所剩无几,您还是慎重考虑一下为好。”

“哦?还有这事?柳总,不然我们下次再谈?”

韩龙挑了挑眉头,他扭头看了一眼柳初晴,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说实话,他还是相当欣赏柳玉铃做的评估报告的,办事精干,发展思路也清晰,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公司。韩龙的确有想要投资的心思。

不过陈芸芸的话落下,韩龙就失去了看好的想法。

千好万好,不如眼前的元青花好,陈芸芸给自己送了这么厚一个礼,韩龙不介意用一件小事来还人情。

闻声,柳初晴的脸色直接就白了。

她不傻,柳初晴虽然是女人,但能够单凭一人离开麒麟之后创办自己的公司,也有几分本事,她一看韩龙的脸色就知道韩总被陈芸芸的话左右了想法。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那韩总,今天打扰了。”

柳初晴苦涩一笑,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打起精神。

尽管她千不愿,万不愿,但也不得不准备离开。刮奖刮出一个谢字就足够了,并不需要等到谢谢惠顾四个字全部都刮出来,才放弃。

“柳总,你怎么还在这里?哟,好东西啊,麒麟纹的元青花,这是贡器吧。”

可柳初晴的高跟鞋还没迈动,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柳初晴回头一望,便见到宁海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先是和自己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仿佛一下子就被韩龙手中的元青花吸引,怪叫道。

“你是谁?柳总,你们公司的员工太没规矩了吧,这是什么地方,他也敢随便进?”

陈芸芸顿时发难道。

“陈总是吧,我有没有规矩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虽然是柳总的员工,但却是个古玩爱好者,看到好东西两眼放光不行啊。”宁海洋瞥了陈芸芸一眼,撇嘴道。

“你……”

陈芸芸顿时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可宁海洋却没搭理陈芸芸的意思,他扭过身,盯着韩龙手中的元青花,继续道。“果然很漂亮啊,青花瓷起于唐代,在元代兴盛,元代景德镇出产的青花瓷本来流传下来的就少见,麒麟纹的贡器就更稀少了。以前我在电视上见过几次,据说有一件拍出了8.4E的天价。”

“韩总五千万就收了一个,实在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宁海洋笑道。

韩龙本来准备开口呵斥这个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可听到对方的点评,顿时怒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兄弟也懂瓷器?”

“不瞒韩总,我只是一个古玩爱好者而已,谈不上懂,也就看看而已。不过韩总,元代官窑烧出来的青花瓷这么少见,你这件怕不是假的吧。”

宁海洋一笑,开口道。

“假的?”

韩总面色顿时就变了。

“韩总,你别信他的,他懂什么古玩。这元青花可是杨先生专门找了陈老先生鉴定过的,至少有九成真,根本做不了假。刚刚您也不是跟陈老先生通电话了吗。我看他就是来捣乱的。柳初晴,你看看你们公司的员工。就你这眼光还来找韩总投资,你怕是想钱想疯了吧。”

陈芸芸哪里会放过这样机会,连踩带贬将柳初晴踩的一文不值。

“宁海洋,你乱说什么,还不给韩总道歉。”

柳初晴直接就急了。

本来融资就被陈芸芸给破坏了,如今宁海洋忽然来了这么一下,若是让韩总失去了最后的兴趣。别说下次再谈了,恐怕连最后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谁知,宁海洋却不慌不忙,他压根就没理柳初晴,反而笑道。

“陈老先生的眼光自然是错不了的,我也经常看他的节目,古玩界的泰山北斗嘛。不过话说回来,瓷器这东西可不是肉眼能看的出来的。”

“韩总,不如给我瞧瞧。”

闻声,韩龙愣了一下。

可就在他愣神的功夫,手中的元青花便被宁海洋一把抢去。

他刚想发怒,便见到宁海洋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元青花,重重的朝着地上摔去。

啪!

瓷器碎成了一地。

全场皆惊。

我能垂钓万界-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宁海洋, 柳初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5316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