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界称霸-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秦昊, 萧潇

我在修真界称霸-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秦昊, 萧潇

第1章 爹肯定比你更坚强

“废物,现在所有逍遥宗弟子都已经上前线拼杀,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张玉龙看着眼前这个九品弟子,眼神中充满不屑。

“你不是也没去吗?”

秦昊眯着眼,生活了几天的他,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模式,这里是修真界,他所在的宗门是不入流宗门。

逍遥宗。

眼前这家伙是逍遥宗的七品弟子,比自己身份高出两个等级。

“你………你就是这么跟师兄说话的吗?”

张玉龙勃然大怒。

“小垃圾,想出手?来,打我!朝这打!”

秦昊拍了拍胸口,一脸叫嚣,有恃无恐,逍遥宗禁止同门内斗,如果他敢出手,自然会有人收拾。

“哼,垃圾,胆小如鼠的家伙。”张玉龙冷哼一声,气的浑身发抖,他还第一次碰到这种愣头青,眼中闪过狠色,但不好出手转身就走。

“叮,获得仇恨值18点。”

“开启不死不灭拉仇恨系统。”

“注:仇恨值可抽奖或提升境界。”

“被动,不死不灭,肉身复活,不惧任何疼痛,无视任何阵法禁制。”

秦昊听着脑海里的声音,脸上渐渐出现笑容,原本他是怕死的,是人都怕死,但如今有了系统,不去战场岂不是浪费了?

转头看着张玉龙渐渐走远,他早就听说,这家伙喜欢欺负弱小弟子,变态的很。

又看了看远处长老们正在组织弟子登上飞舟。

顿时,眼珠子一转。

只要登上飞舟,就要去往战场拼杀,届时,死个人,谁在乎?

“长老,我要去战场。”

秦昊来到穿着一身金袍的老者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金长老眼中充满赞赏,勇气可嘉,一个九品弟子,修为仅仅凝气一层,炮灰般的存在,虽然不忍心,但守护宗门人人有责。

“回长老,我叫秦昊。”

“可以,登飞舟吧。”

“张玉龙师兄,师弟我走了,你不要想念师弟!”

秦昊得到回复,转头朝着远方的张玉龙大喊道。

金长老的眼神顿时扫了过去,心里微怒,看看人家秦昊,这品质,仅仅凝气一层,就知道报效宗门。

而你一个凝气七层的师兄,还想躲着不去?

你还是个人吗?

“你也一起去吧!”

金长老一抬手,直接把远方的张玉龙抓了过来扔上飞舟,语气不容置疑。

张玉龙都傻了,战场可是会死人的,但他不敢反抗,看着笑嘻嘻的秦昊,眼中闪烁着厉色。

被坑了!

飞舟是修真界的飞行工具,速度奇快,在所有弟子上来后,启动,出发。

一层光罩,笼罩着飞舟。

“你这是在找死,哼,出了宗门,我看谁还能庇护你!”

飞舟上,张玉龙阴沉道。

他已经想好了,到了战场斩杀秦昊,神不知鬼不觉。

“多谢小垃圾关心,爹肯定比你更持久。”

秦昊皮笑肉不笑,然后眨眨眼,瞄了瞄对方的小腹,可怜的摇摇头,意有所指道:“不管是哪方面!”

“你………”

张玉龙要气炸了。

“叮,获得”仇恨值+20。”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沉默不语,他们的修为都不高,去战场就是炮灰,这会儿也没心思关注这些。

一个小时后,远远的就听到震天的喊杀声,更近一些以后,众人彻底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

尸山血海!

血水在地上汇聚成了一条条的小河,大量的尸体和残肢断臂到处都是。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整个空间,令人作呕。

第2章 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

众人呆呆的看着下方的一切,对于他们一直和平的逍遥宗来说,这一幕太震撼了。

“这就是血剑门吗?”

秦昊强忍着呕吐的冲动,盯着远方的战场,那里有两波人,一方是逍遥宗的师兄师姐,而另外一方,则是为了吞并逍遥宗才发动这一场战争的血剑门。

这时候,飞舟缓缓落在逍遥宗的阵营中,不过此时这里已经没人了。

“可恶,师兄们,跟我杀!”

秦昊怒吼一声,直接冲了出去,虽然他只生活了几天,但大部分师兄师姐都很友善,对他都是很不错的。

如今居然被屠杀,他哪里能忍?

“哼,废物,你一个凝气一层去了又能如何?”

张玉龙回过神,冷哼一声,一动不动。

其他人顿时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人人都抱着心中心思,那逍遥宗岂不是没人了?

他们虽然也怕,但不会怯弱!

不过人各有志,他们也不想多说什么,跟着秦昊冲了出去。

张玉龙的脸色阴沉下来,犹豫片刻,这才走了出去,有这群炮灰,肯定不可能先死自己。

而此时,秦昊已经冲入战场,耳边嘶吼咆哮不断,他随手捡起一把长刀,看准身穿红衣的修士就是一通乱砍。

战场很大,修为参差不齐,像他这种凝气一层的存在也不在少数。

“噗嗤!”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秦昊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放眼望去,眼前血红一片,仿佛是由鲜血组成的世界。

他的血液,也彻底沸腾。

生是华夏人,讲究一个根。

他穿越在逍遥宗,虽然这里也许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但凡事不能总想不好,要多想想好的地方。

这就是他的根,如果谁要毁灭他的根,那就要接受他的报复。

秦昊再次举起酸痛的胳膊,他已经不知道挥砍了多少次,疲惫不堪。

“噗嗤!”

就在这时,一剑贯穿他的胸口。

秦昊一口鲜血喷出,咬着牙毫不犹豫,转身就是一刀。

“啊!!”

长刀贯穿偷袭之人的整个面部,伤口由额头到嘴部,皮开肉绽,狰狞恐怖,鲜血喷溅而出。

“呼!”

秦昊半跪在地上,双耳已经被震天的喊杀声震的失聪,双眼血红一片。

苦笑摇头,冲动了!

真心冲动了!

“也不知道这系统好不好使,我还没试过呢,哎,不过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为我生活过几天的宗门付出一下,也没什么。”

秦昊躺在地上,双眼迷离,气息越来越微弱,直至,气息全无。

“啊!!”

“杀!”

远方,一道道强大的气势在扩散,那是修为更高的师兄们在拼杀。

十秒后。

秦昊愣了愣的摸了摸身体,发现原本在胸口的伤口已经不见,伸了伸胳膊,浑身充满力量,仿佛,跟他来时的状态一样。

“这………厉害了,居然是这种复活吗?”

秦昊站起身,惊叹了一句,随即兴奋起来,既然真的不死不灭,那他还怕什么?

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好吗?

“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是兄弟就来砍我!

秦昊咆哮一声,传荡四方。

顿时,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血剑门的人齐齐转头,瞪着猩红的双眼。

“杀,杀了他!”

“这个贱人,居然敢说我们是垃圾!”

“哼,凝气一层而已,谁给你的胆子?”

秦昊看着冲过来的一群人,露出了笑容,这种感觉,美好!

举起长刀,就是一通乱砍,第一次杀人,很恐惧,但杀着杀着,就麻木了。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只能听到系统提示叮叮作响。

吵的他头疼。

“吼!”

就在这时,血剑门的阵营中突然走出来一只庞然巨兽,身体庞大,足有二三十丈高,一脚踏下。

躲闪不及的逍遥宗弟子死伤无数。

第3章 没想到吧,哥们儿会复活

“吼!”

巨兽咆哮一声,震天动地,众人抬头看去,心中震撼,仿佛看到了顶天立地的巨人。

这时候,战场安静下来,全部回到自己的阵营中,在巨兽的身影下,心渐渐往下沉。

“这是我血剑门新炼制出来的傀儡巨兽,你们这些逍遥宗的渣滓,要么臣服,要么死!”

这时,在巨兽下方的一位红衣青年微笑道。

他的额头有一朵火苗印记,很是显眼。

“张一辉,你不要太嚣张,战场规定,金丹以上不得进入战场,难道你们想违规吗?”

逍遥宗一方,刘庆走了出来,脸色阴沉无比。

“当然不是,傀儡巨兽没有任何修为。”张一辉微笑解释,随即一摆手,巨兽进入战场。

秦昊看到这一幕,眼睛微眯,修真界境界分化是凝气,开光,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化神,渡劫,合体,大乘。

而这巨兽确实没修为,但显然是极品材料炼制而成,可能比金丹期还要强的多。

“可恶!”

刘庆怒骂一声,但不得不调动气势,高声道:“师兄弟们,先斩杀傀儡巨兽。”

“是!”

众人齐声响应。

秦昊却没有冲动,而是拉出系统面板看一下,虽然他没有刻意拉仇恨,但依旧得到不少仇恨值。

“仇恨值:200点。”

“系统,一层境界多少仇恨值?”

“10点,”

“给我升级,八层。”

秦昊想了想,这个境界,再加上不死之身,足够了,不能浪费啊。

“叮,恭喜宿主晋级凝气八层。”

秦昊只感觉一股澎湃的力量进入身体,发现这股力量仿佛是自己修炼而来,没有任何不适应。

冷冷一笑,拿着长刀就冲了上去。

巨兽他肯定是砍不动,但可以砍死那个张一辉,修为只有凝气九层,居然这么嚣张。

此时,张一辉并不知道危险来临,正站在血剑门阵营中,微笑的看着大发神威的傀儡巨兽。

“嗯?”

就在这时,他突然眉头一皱,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他侧身一躲,一柄长刀顺着他的肩膀划了下去,衣服直接被划破,惊的他一身冷汗。

“咦?”

秦昊惊咦一声,刀势未变,竖劈改成横扫。

张一辉大怒,一掌拍向秦昊。

“噗!”

“哎,果然,差了一个境界就是不行。”

秦昊吐了一口血,很无奈。

“逍遥宗的垃圾?”

张一辉看到秦昊的穿着,更是大怒,气势爆发,身影如闪电,欺身而上。

秦昊并没有躲避,或者说,也躲不过去,任由这一掌落在身上,顿时,内脏碎裂,身体缓缓倒下。

这一刻,他非常庆幸,系统没有疼痛的被动,不然他疼都疼死了。

“哼,凝气七层的垃圾也敢来刺杀我?”张一辉冷哼一声,不在关注。

十秒后。

秦昊刷的一下睁开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张一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悄无声息的站起身。

看准对方的脖子,一刀砍下。

“噗嗤。”

大量的鲜血仿佛喷泉一般的涌出。

“嘿嘿,没想到吧,哥们儿会复活。”秦昊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容。

等他再次来到战场的时候。

这里已经发生的很大的变化,傀儡巨兽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攻击,而是变成了法宝攻击。

它的肩膀上,有两个类似炮口一样的东西,每一颗炮弹下去,逍遥宗弟子死伤一片。

一时间,场面更加惨烈。

第4章 一个大胆的想法

“轰轰!”

巨兽的两个炮口,轮流发射。

“啊!!”

逍遥宗弟子惨叫出声,大量的弟子被炸的尸骨无存,血肉横飞。

“这该死的傀儡巨兽,我们根本破不开它的防御啊!”

看着这一幕,刘庆的双眼通红,眼角留下泪水,但却毫无办法。

“师兄,我去吧。”

这时,秦昊站了出来,他身为二十一世纪的青年,要说怕不怕?肯定怕,但想到自己的不死之身,也就无所畏惧了。

“你?师弟别闹!”

刘庆看了看秦昊,只有凝气八层,他一个开光期都没办法,师弟能有什么办法?

“是啊师弟,别去送死了!”

众人虽然觉得师弟勇气可嘉,但修为不够,纷纷劝解。

秦昊摇摇头,也不理会他们,转身,朝着远方的傀儡巨兽冲去。

“师弟,回来,那边危险。”

众人大惊,但为时已晚,眼看着一颗炮弹落在了师弟附近,绝望的闭上眼睛。

秦昊有些尴尬,跑的太急,被尸体绊倒了,他刚想起来,顿时感觉耳边翁鸣一声,什么也听不到了。

一转头,却是在两具尸体下方看到一双眼睛,那是一双灵动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

“咦?”

秦昊一愣,认真的看了看,发现这货不是张玉龙吗?

在这装死?

很有想法啊!

“赶紧走!”

张玉龙本来躲的好好的,一看到秦昊,顿时怒喝道。

“师兄,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怎么能………”

秦昊站起身,不顾众人的诡异眼神,指着张玉龙就是一顿怒斥。

“你赶紧走听到没?”

张玉龙吓得不敢乱动。

秦昊依旧没有走,还冲着傀儡巨兽挥手:“嗨,看这里,对没错,来,朝我开炮!”

张玉龙恨不得打死这贱人,这是要拉着他一起死吗?不就是怼了你几句吗?

什么仇什么怨啊这是!

麻利的起身就想跑,但已经晚了。

“轰!”

一道白光闪过,两人瞬间消失。

刘庆等人都看傻了,这是什么情况?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他们多想,继续拼杀。

砍不动巨兽,就砍对方的人,砍一个不赔,砍两个稳赚。

十秒后。

秦昊复活,看着近在眼前的巨兽,双眼一亮,其实他早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估计这个世界只有他知道。

听说过炸膛吗?

迅速捡起附近的所有武器,一脚踏在地面,顺着巨兽的大腿就往上串去,巨兽的身体很大,而且没有任何皮肤感应,根本没有发现。

但这一幕,却是被很多人看到。

特别是刘庆,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顿时大喜,师弟还没死,而且看这样子,明显是有什么计划。

“咦?那是什么东西?”

第5章 惨淡的胜利

“不好,傀儡巨兽身上有个人,快阻止他。”

血剑门的弟子也不是傻子,上前要去阻止,但刘庆哪里会同意?

带着师兄弟就去阻拦。

而此时,秦昊已经站在了巨兽的肩膀边上,一颗颗炮弹从他身边飞过,狂风呼啸。

秦昊眯着眼,计算炮弹的间隔时间,很快,他眼睛一亮,在一颗炮弹刚刚飞出去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手里一半的武器塞进了炮口之中。

紧接着,脚下一踩,窜到了巨兽另一个肩膀上,把所有武器塞了进去。

“咚咚咚。”

秦昊耳边,响起了一声声沉闷的响声,那是炮弹憋在弹道中的声音。

秦昊听着那沉闷的声音,连忙跳下巨兽的肩膀,同时咆哮道:“快跑啊!要炸啦!”

声音蕴含法力,闯荡整个战场。

众人呆住,这家伙说啥呢?

什么要炸了?

而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刘庆。他连忙大喊道:“逍遥宗弟子,撤退,快!”

说完,转身就跑。

秦昊落地,眼看血剑门的弟子围拢过来,捡起一把刀,上去就是一顿砍,他现在可是凝气八层,速度和力量,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只是瞬间,就斩杀十多人。

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傀儡巨兽怎么停下了?那个人到底做了什么?”

“杀了他,就是他在搞鬼。”

血剑门弟子刚想有所用作。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仿佛天地都在动荡,秦昊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在了地上。

一转头,只见傀儡巨兽的身体和围聚过去的血剑门弟子,全部消失不见,出现一个巨大的无人地带。

“这………我的天!”

“到底怎么回事?傀儡巨兽呢?”

众人呆若木鸡,很彷徨。

“哈哈,自己的武器用来炸自己,感觉怎么样?就问你们爽不爽!”

秦昊仰天大笑。

所有人齐齐看向秦昊,特别是血剑门的人,眼中充满仇恨和愤怒。

“叮,获得仇恨值五十。”

“叮,获得仇恨值一百五。”

………

仇恨值爆表。

秦昊那个兴奋,杀了敌人不说,还获得了这么多好处。

“记住了,爹叫秦昊,是兄弟就来砍死我!”

秦昊拍拍屁股,站起身,一脸傲然。

沉默!

所有人都沉默着,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收兵!”

就在凝重的气氛即将达到巅峰时,天空忽然出现一个威严的声音。

众人一愣,逍遥宗弟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小子,你给我等着。”

血剑门弟子不甘的放了一句狠话,转身。

秦昊有些疑惑,那人是谁?这么好使?但也没多想,回到逍遥宗阵营中,登上了飞舟。

在看向战场时,那里有着不少逍遥宗弟子在打扫战场,一具具尸体被抬了出来,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沉重。

这一刻,即使是他们胜利了,但依旧开心不起来。

“哎,师弟,走吧,回宗门。”这时,刘庆走了过来,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秦昊的肩膀。

飞舟启动。

秦昊呆呆的坐在飞舟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心里很复杂。

这就是修真界吗?

飞天遁地,移山填海!

但同时,也伴随着各种危机,说死就死,特别是血剑门,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任由弟子尸体扔在外面。

残忍到令人发指!

一时间,秦昊的心情难以言说,整个路程,飞舟上都沉默着,没人说话。

一个小时后,飞舟落在宗门内,所有人一言不发的下了飞舟,回到自己的住处。

而秦昊,自然也有独立的住处,很简朴,这就是九品弟子的标配。

“恭喜师兄,您可是出名了。”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穿着布衣的青年敲门走了进来。

“你是?”

秦昊疑惑抬头。

“回师兄,我叫王俊,是逍遥宗的杂役弟子。”

王俊神色很恭敬,他可是听说了这位秦昊师兄的大名,现在只要是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

可以说是独自一人力挽狂澜。

“有事?”

秦昊无语,他这个九品弟子就够低的了,这还有个杂役的无品级呢。

“师兄,由于您在战场的突出表现,宗门的奖励会延迟发放。”

说道这里,王俊眨眨眼:“也就是说,宗门内还没商量出来结果。”

秦昊笑了,这个可以有。

第6章 老殷头

秦昊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查看了一下系统板面。

境界:凝气八层。

仇恨值:一千六百六十。

“系统,升级到开光期。”

“叮,需要支付五百二仇恨值,是否确定?”

“这么贵?”

秦昊吓一跳,明显跟凝气期差距很大啊!

“是的,凝气期属于新手期。”系统解释的有理有据。

“升级。”

“叮,恭喜宿主晋级开光期。”

“叮,恭喜宿主获得晋级大礼包一份。”

秦昊一愣,打开大礼包。

霸体功:无敌三秒,可承受任何伤害。

特性:每二十四小时可用一次。

淬体丹:可炼化体内杂质化为力量,凝实身体。

“不错!”

秦昊很高兴,特别是那个霸体功,虽然短板很很明显,但如果运用得当,简直无敌好吗?

吃了丹药,修炼功法。

肌肉一阵蠕动,秦昊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并没有变成肌肉男,只是很平常的男人风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睡觉。

第二天清晨。

“师兄,五位长老找你。”

王俊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小声道:“听说血剑门的殷长老来了,指名道姓要找你。”

“殷长老?”

秦昊一愣,自己貌似不认识他吧?难道是………

突然想起被砍死的那个张一辉,以这家伙的修为,按理说在战场上虽不是炮灰,但也差不多。

他却能在后方观战,难道是身份不一般?

“我去看看!”

秦昊来到大殿,此时这里坐着不少人,金木水火土,五位长老,还有一位身穿血衣的老者。

一看到他进来,顿时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

“你瞅啥?”

秦昊毫不犹豫道,在我们逍遥宗地盘,还能让你猖狂?

“秦昊,不得无礼,这位是血剑门殷长老。”

金长老眼中震惊之色一闪而过,别人不清楚,他可是很清楚,秦昊昨天只有凝气期,今天居然就开光期了。

不过却没问,每个人都有秘密。

怒斥一声,但脸色的笑容却怎么都掩饰不住,弟子真给力啊!

“好的长老。”

秦昊恭敬回答,心中有些疑惑,明明是仇敌关系,怎么能让对方进宗门?

不过上面的事情他也不懂,而是继续看着殷长老,一副嚣张的样子道:“老头,你找我?”

他已经了解了所有情况,血剑门是三流宗门,为了吞并逍遥宗,发动战争,害得他们死去大量的师兄弟。

如今还有脸来?

五大长老对视一眼,眼中充满笑意,这个弟子很好。

“小辈你找死?”

殷长老大怒,毫无预兆的出手,澎湃的气势爆发而出,法力凝成巨掌,一掌向着秦昊拍去。

“老匹夫你找死!”

五大长老脸色狂变,他们没想到,殷长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可是逍遥宗,不是血剑门!

瞬间,五大长老合成阵法,就要阻拦那只手掌,但殷长老可是金丹巅峰,而他们是金丹中期,又是后出手,哪里来得及?

秦昊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轰然落在头顶,让他站立不稳,甚至已经喘不上来气。

“你是不是有病啊?”

秦昊气疯了,不愧叫殷长老,够阴的。

“霸体功,给我开!”

金光在体表出现。

与此同时,巨像轰然落下。

“嗖!”

这时,五大长老已经把殷长老困住,但脸色却阴沉无比,结果不用看,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一个开光期,跟金丹期,可是足足差了两个大境界,必死无疑!

第7章 晋级二品弟子

“抱歉,情绪失控!”

殷长老脸上露出笑容。

五大长老怒目而视,心痛到无法呼吸,这么一个好弟子,居然就这么死了?

“哦?这样啊!当初我斩杀张一辉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不知道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秦昊缓缓开口。

“嗯?”

五大长老一愣,很是惊讶,这个小家伙,居然没事?

护身法宝吗?

“哼!告辞!”

殷长老脸色阴沉下来,特别是听到秦昊的话,更是差点控制不住再次出手,张一辉是他的一个很有天赋的后辈。

现在就这么死了,当然要报仇,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现在想走,是不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五大长老看到秦昊无事,心情大好,但依旧不能放过殷长老,不说其他,单单在逍遥宗出手就属于挑衅了。

“长老,让他走吧。”

秦昊摆摆手,五大长老修为不够,就算阵法,跟人家硬拼也是两败俱伤,不划算。

还不如等自己修为够了,自己去报仇呢。

毕竟,哥们儿可是开挂的存在。

“这………好吧!”

五大长老对视一眼,点点头。

“你小子很识相!”

殷长老脸色出现得意的笑容,走到门口说道。

“呵呵,我也对张一辉这么说过。”秦昊谦虚一笑。

殷长老顿时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走了。

“秦昊,在战场击杀傀儡巨兽,斩杀对方重要人物,贡献巨大,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众人重新落座,五大长老脸上和蔼可亲。

“呃,弟子为宗门添砖加瓦,不奢求奖励。”秦昊摇头。

“哈哈,好好,但我们是宗门,有功就要赏,这样吧,破例为你提升二品弟子,洞府一座,凝光丹两颗,三十六万贡献值,玄阶中品功法一部。”

金长老一笑,沉声道。

“呃,好。”

秦昊挠挠头,他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多是少,不过他也不在乎。

“嗯,去选择功法吧,衣服和丹药稍后会给你送去。”

金长老递给秦昊一个令牌。

………

秦昊来到功法阁,共六层,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没有多少认识他的,毕竟事情还没有发酵。

第一层,功法很多,甚至有凡人武技,第二层,黄阶,第三层,玄阶。

秦昊直接上了第三层,看了半天,发现大多数是玄阶下品。

修真界功法分为,天地玄黄,每层分为上中下,由高到低。

最终,选择了一本碎体功,玄阶中品,大成可防御玄阶法宝,就是修炼的时候很痛苦,需要碎掉全身骨头。

很变态。

秦昊翻看了一下。

“叮,恭喜宿主,碎体功大成。”

秦昊:“………”

厉害了我的系统。

速成啊!

虽然已经学会,但装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带着功法,来到门口,拿出令牌记录了一下,在那弟子诡异的目光中,离开了功法阁。

回了自己的住处,发现王俊已经等在这里,手里正拿着一个储存袋。

“师兄,这是您的奖励。”

秦昊接过一看,一瓶丹药,一张贡献卡片,一件衣服,很华丽,上面带着一串星星,这是二品弟子的标识。

拿出衣服穿上,很不错,根本不是九品弟子的衣服能比的,毕竟人靠衣服马靠鞍。

吃下一颗丹药,发现没什么用处,也不知道为什么,除了系统出品,其他东西对他一点没用。

“这个给你了。”

秦昊把另一个丹药扔给王俊。

“这………使不得。”

王俊大惊,凝光丹可是开光期的无上宝贝,师兄居然给他?

“拿着吧,这东西对我没用。”秦昊摆摆手,走了出去,他要去炼器阁弄件兵器,没有趁手的兵器如何闯荡江湖?

“师兄!”

王俊看着师兄的背影,紧紧的捏着丹药,感觉,沉重无比。

炼器阁的人同样不少,也有炼器学徒在这里做任务,赚贡献值。

“有锤子吗?”

秦昊问道,他觉得自己不适合用刀剑,没有冲击力,锤子比较实惠,锤锤到肉。

“回师兄,黄阶上品,您要吗?”

学徒的神色很诧异,锤子比较冷门,所以没有太多。

秦昊皱了皱眉,黄阶?

跟垃圾有什么区别?

“不能炼制一把吗?”

“可以,不过要十五万贡献值,而且如果您要的话,需要两天后来取。”

学徒回答的很恭敬,十五万贡献值可不是小数目。

“行。”

秦昊拿出贡献卡,刷卡,走人。

学徒惊呆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拿出十五万贡献值如此浑不在意的师兄。

豪气啊!

………

夜晚秦昊坐在新家里,宗门奖励的,是个很大的福天洞地,灵气充足。

他在想一个事情,现在有一千多仇恨值,开光一层暂时够用,留着就是浪费,不如抽奖。

“系统,抽奖!”

“叮,一千仇恨值,开始抽奖!”

眼前出现一个轮盘转动起来。

“叮,恭喜宿主获得特殊技能,嘲讽脸。”

嘲讽脸:拉仇恨神技,可获得双倍仇恨值,双倍的快乐。

注:此技能极度危险,被嘲讽者会疯狂攻击。

秦昊嘴角抽搐,这什么鬼技能啊,不过那个双倍仇恨值还是不错的。

满意!

睡觉!

两天后,锤子已经炼制完成,全身漆黑,带着红色纹路,压抑,不凡,挥舞一下,虎虎生风。

霸气!

不过紧接着,秦昊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他跟别人不同,别人修炼是坐着就行,而他要出去闯荡。

如果天天在宗门待着,就没有仇恨值的来源,实力就不能进步,天天在洞府发霉,难受的很。

“师兄师兄,宗门发任务了。”这时,王俊风风火火的跑进来。

“宗门任务?”

秦昊笑了,终于有事情干了,每隔一段时间,宗门都会发布任务,奖励贡献或丹药功法,任务难度不同奖励不同。”

“走,去看看”

任务大厅人头攒动,人挤人,分出多个区域,每个品级都在自己的区域,这是宗门为了避免顶尖弟子领取所有任务,低层弟子无任务可领。

秦昊看着任务栏。

上水村出现诡异情况,怀疑出现不详,以失踪八人,包括开光期弟子两人,危险程度:3星以上。

奖励:六万贡献两枚灵丹。

凶兽险地,内有大量未被发觉的机缘,危险程度:五星。

奖励:无。

神秘势力入侵,失踪百人,包括筑基期弟子八人,开光期弟子二十六人,危险程度:九星,

奖励:待定。

下面还有不少任务,秦昊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逍遥宗的麻烦这么多,而这还仅仅是开光期能接受的任务范围。

不过,随即秦昊兴奋了,都是仇恨值啊!

“呦,这不是秦师兄吗?您也来接任务?”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秦昊回头一看,顿时眼睛一眯,刘海,被自己坑死的那个张玉龙是他表弟,二品弟子,比张玉龙更加横行霸道。

现在两人同级,却叫自己师兄,明显是要搞事情。

经过几天的发酵,他在战场的表现已经人尽皆知,不少高品级的弟子,都嫉妒的很呢。

第8章 诡异的影子

秦昊没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

刘海脸色一变,随即恢复笑容,感叹道:师兄要接什么任务?师弟帮你选?”

其他二品弟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于秦昊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二品,都抱着莫名的态度。

他们都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只有秦昊一步登天,让他们心里有些不平衡。

但也仅此而已,毕竟秦昊的贡献有目共睹,仇恨倒是没多少。

只是嫉妒。

“神秘势力,险地,上水村,这三个吧,师兄要陪我吗?”秦昊对记录任务的弟子说了一句。

“行,舍命陪君子,师兄要师弟陪,那师弟就陪!”

刘海一脸笑容。

其他人听的无语,两人都是二品,没有师弟师兄的说法。

刘海和秦昊对视一眼,笑了。

这次必须坑死你。

两人心中同时嘀咕。

很快,一队七人上了飞舟,刘海和秦昊领队,因为现在秦昊名声大噪,更是被长老看好。

其他人虽然是开光期八九层,但也不想触霉头。

“上水村在两个月前,突然开始失踪人口,上周有一队有两位开光九层带领的队伍,也不声不响的失踪在那里。”

秦昊看着上水村的详细介绍,眉头紧皱,这任务怕是没这么简单啊。

能让开光九层没有察觉,好无还手之力,不声不响的失踪,可见一般。

半日后,飞舟降落,负责开飞舟的弟子返航。

秦昊扫视一眼,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至少表面上看去,没有任何异常。

“上仙,感谢您们前来帮助我们,上仙里面请。”村民们早以等待在村口,神色恭敬,村长模样的老者拱手恭敬道。

“进去?”

秦昊征询似的问向刘海。

“走。”

众人往里走去,中间一条土路,两边是房屋,众人来到最深处,那是村长家。

村长的房子要比其他房子好一些,但也不算强太多。

“上仙,如果有任何需要请吩咐,小人随传随到。”村长带领众人来到几个房屋前,说了一句,也不敢打扰,退了出去。

“怎么说?”

刘海看向秦昊,这时候他也不敢太放肆,因为这个任务太诡异。

“别走,都在一起,等晚上。”秦昊想了想,拍板道。

“好。”

于是众人在屋子里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夜晚很快到来,众人吃了一些自己带的食物,慢慢警惕起来,虽然记录中没有说那不详是何时动手,但不可否认,晚上是最好的时机。

时间缓缓流过,村中不时会传来几声犬吠和虫鸣。

“嗯?”

不知何时,耳边寂静,所有声音全部消失,就像从闹市突然扔到了空城,安静的可怕。

秦昊猛然睁开双眼,看向盘膝而坐的几人,说道:“我带一人,刘师兄你带一人,另外三人一队,别分开,出去查看一下。”

“好。”

众人没有任何意见,这个分配很合理,因为秦昊手里的玄阶武器,战力可以提升很多,而他们却没有这种级别的武器。

于是众人警惕的走了出去。

三队分成三个方向,秦昊带着一人叫王洋,警惕查看四周,周围寂静无声,一片漆黑,但对于开光期来说却如白昼。

两人来到村口,王洋正要往前走,秦昊一把拉住,眼睛死死的盯着村口。

王洋一愣,顺势看去,浑身一麻,只见村口的方向,不知何时出现了黑色的雾气,很淡,要不是秦昊拉住他,都没有发觉。

感激的看了秦昊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就站在村口不远,黑雾越来越浓。

“大哥,那个娘们自从死了当家的就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惜了啊。”

“嘿嘿,死的好,走走走,我们去看看,没准还能一亲芳泽,身材好的很,想想都激动啊。”

黑雾中,出现两个猥琐的声音,接着,出现两个男人,不管是脸色还是动作,表现的很正常。

秦昊和王洋愣住,这是去看女人的?

不过这大半夜的,黑雾缭绕,这两个家伙就看不见吗?

两人对视一眼,小心的跟上。

这是两个村民,一看就是色胆包天,被冲昏头的家伙。

两人缓缓来到一个小土墙前,里面是一个小院子,这里距离村子有些远,仿佛独立一般。

两人小心翼翼的趴在小土墙上,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秦昊也和王洋远远看着,然后他们惊讶了。

只见屋子内在烛光的倒映下,出现一个身材极好的身影,即使是影子,一举一动也很妩媚,仿佛浑然天成。

“这……”

什么情况?大半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出现这么个女人?

秦昊和王洋对视一眼,脸色凝重起来,太诡异了!

但那两个村民却不知所觉,看到这道风姿绰约的身影,再也耐不住心中的躁动,偷偷摸的摸进了院子,进入了房中。

“嘿嘿。”

邪恶的笑声在院子中响起。

我在修真界称霸-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秦昊, 萧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