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强龙-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赵丰, 卫莹

逆天强龙-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赵丰, 卫莹

第1章 上门女婿

“你就不能为了我们的生活努力一下嘛!”卫莹盯视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赵丰,猛然起身头也不回摔门而去,眼角似乎还闪着盈盈泪光!!

赵丰看她离开的背影,心里暗叹,他也想努力啊……

可是在和赵家约定的十年之期没有完成之前,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最近因为竞争压力太大,卫莹名下的莹康医药公司生意不顺。她看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一气之下就摔门而去。

赵丰有点害怕卫莹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他拿起外套,大步追上去,却发现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停在卫莹面前,开车的居然是个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赵丰的心沉了下去。

车门一开,一个有些油腻的男人带着墨镜从驾驶室走出来,看到赵丰,摘下墨镜,用手帕擦了擦,似乎没有认出他是谁,一脸不屑,目光直接转向卫莹。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慢。”那男人道。

卫莹脸色有些苍白,心虚地瞄了一眼赵丰的方向:“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没办法,你不主动去找我,我当然就来找你了,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男人问。

“我还没想好。”

“还有什么可想的,我难道比不上你那个废物老公,跟他离婚,跟我结婚,才是明智之举。”

一个月前,公司出现危机,这个东海药业的方主管说能帮自己要到药品的独家代理权,条件就是离婚之后,跟他结婚。

她没有看赵丰,只是问道:“你说能帮我拿到药品独家代理,是真的吗?”

只有东海药业的药品,才能让她的公司起死回生!

“既然我答应你了,肯定会履行承诺的。”男人说道,

“你也知道东海药业的所有药品都很珍贵,拿到了独家代理就有丰厚的利润!在东海市,也只有我才能帮你!。”

“不过……拖太久的话,我不一定会给你留着。”

卫莹脸色很难看,虽然他们的婚姻不是她自愿的,但是结婚这么久,养条狗也是有感情的。

许久她才又道:“……让我再考虑一下。”

赵丰脑袋嗡嗡作响,他没想到卫莹为了生意,居然会把自己的幸福当做筹码!

更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居然明目张胆地在他面前打情骂俏,当他不存在嘛!

可惜……赵丰怒极而笑,卫莹太过单纯幼稚,被这个男人彻底欺骗!

东海药业,是他赵丰的产业,在这里的十年,他早就建立起了自己的王国,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而已!

虽然平时他不参与管理,但是东海药业每一个员工的人事情况,他都了如指掌。

这个死肥猪叫方崇功,就是东海药业药品销售部的副主管而已,根本没有决定权。

这个女人,想钱想疯了!

又是愤怒,又是心酸。

本来赵丰是想认真对待和卫莹的感情,好好跟她一起过日子。

等到三个月之后,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给卫莹名分,让卫家那些小人闭上自己的臭嘴。可是没想到,卫莹居然选了这么一条不归路!

赵丰看着那个男人,拿着手上的外套,走上前披到她身上,语气冰冷:“天冷了,出门多穿点。”

“这是东海药业负责这次销售代理的方主管!我们刚刚在谈生意。”卫莹有些失望,语气冷淡,她多希望赵丰可以在这个时候,想个男人一样站出来,为自己出头。

可是……废物就是废物。

“是嘛,谈生意谈到离婚上来了。”他转过头盯着面前的男人。

“你就是卫莹的废物老公?”男人轻蔑地嘲笑着。

“原来你还知道她有老公,既然如此,你这么愿意当我的小三?”

“你!”男人脸色一阵难看,朝着赵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没用的窝囊废而已,识相的话,趁早离婚滚蛋。”

“如果我没听错,你们刚说的是东海药业是吧?”赵丰冷笑一声:“恰好我有个朋友在东海药业,我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这次竞标代理权有什么总负责人呢?”

卫莹吃惊看看赵丰,忽然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她猛然转头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你不是说总负责人是你吗?”

“我……”男人表情有点慌乱,却依然嘴硬说道:“他这样的吊丝,会有东海药业的朋友?恐怕就是个底层操作员吧?他怎么可能知道谁是负责人!”

卫莹被他的话扰乱思绪,再次把头转向赵丰,冷冷说道:“你要是没有确切消息,就不要诋毁别人!有本事自己也干点事业,贬低别人就能抬高自己吗?”

“我恰恰就知道,东海药业的药品都是独家专营,此次招代理商,负责人必定是主管以上级别,你是哪个级别,有那个资格作主吗?”赵丰冷冷一笑:“老婆,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东海药业问问,就知道是谁在说谎!”

第2章 爷爷晕倒

“你!”男人表情彻底慌乱,显然被赵丰击中了软肋。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到底能不能让我拿到独家代理?”

“我……我……”看着他躲闪的眼神,卫莹的心沉了下去,就像掉进了冰窟窿。

“你,现在马上滚!”卫莹抬手指着那个男人的鼻子:“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我记住你了,小子。”男人看看赵丰,又看看卫莹,钻进轿车摔上车门,猛踩油门冲了出去!

车子慢慢开远,只剩下赵丰和卫莹两个,无声相对。

“你别伤心了,就当长个教训吧。”赵丰看她不语,以为她在自责。

“又是你,为什么总是你!”卫莹突然盯着他,疯狂叫道,两颗泪滴滑出眼眶。

“你毁了我,还毁了我最后的希望,我的公司完了,全都完了!”

“我毁了你?”赵丰看着卫莹疯狂的表情,忽然明白了一切。

原来他和卫莹的婚姻完全是长辈指派,卫莹从来都没有认同过自己!她嫁给了自己,就认为是自己毁了她,毁了她追求幸福的权力!

“我们离婚吧,现在我们就去民政局办手续。”赵丰沉默片刻后说道。

“什么?”卫莹猛然抬头,透过朦胧泪眼看向赵丰。她曾经无数次想象摆脱这个男人,跟他离婚。可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这么简单,为什么,她的心却有些痛。

“都是长辈指派,对我们两个都不公平。”赵丰平静说道:“幸亏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你依然保持着清白之身,可以干净的面对自己的下一任丈夫。”

“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是爷爷指派的婚姻,如果我跟你离了婚,我怎么面对他?我爸爸怎么面对他?”

赵丰说道:“我去跟爷爷说吧,就说我在外面有了喜欢的人,没法跟你继续生活下去。”

“你!”卫莹心神烦乱,呆呆看着赵丰说不出话来。

赵丰所说的一切,正是最完美的结局。可是她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手袋里的电话叮叮咚咚响了起来。

卫莹拿出电话接通,就听对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说话声。

刚刚听了两句,卫莹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煞白,飞快说道:“好,我和赵丰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卫莹看着赵丰焦急说道:“我爷爷突然昏迷不醒,现在家里的人都在赶过去。爸爸让我们赶快过去。”

“爷爷晕倒了?”赵丰吃了一惊。

卫莹的爷爷和他颇有渊源,自从离开赵家之后,赵丰就跟着师父来到东海市,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时间,得到了师父的全部医术传承。

而卫莹的爷爷,卫家医药公司的董事长,得到过师父的帮助,为了感恩把自己的孙女卫莹嫁给了赵丰这个穷小子。

这件事在当时,成了卫家所有人的笑柄!

据他所知,卫莹的爷爷身体一向不错。前些日子看见他还满面红光,怎么现在突然就晕倒了呢?

“干嘛,你不想跟我去?”看着赵丰的表情,卫莹咬着嘴唇冷冷说道:“就算我们要离婚,现在你还是我的合法丈夫!”

“好吧。”赵丰想了想:“我们回去看看。如果爷爷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今天就跟他把我们的事情说清楚。”

“你干嘛这么着急?”卫莹盯视着赵丰:“是不是你在外面真的有了女人,所以这么急着跟我划清界限?”

“你不是很想跟我离婚吗?很想早点摆脱我嘛?”赵丰道,“我满足你!”

卫莹盯视着赵丰,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两人一起生活了三个月,赵丰虽然没本事却一直是个温柔的暖男。像今天这样的冷峻决绝,她是第一次见到!

过了好久,卫莹才慢慢说道:“在我们没有正式离婚之前,我不希望别人看出我们之间的问题。本来我和爸爸在家族里就很艰难,我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料。”

看着卫莹故做坚强的样子,赵丰心中的火气就已经降了一半。

跟卫莹结婚三个月,他对卫家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

卫家爷爷有七个儿子、三个女儿,算是一个庞大的家族。

奋斗半生,卫家爷爷拥有了一个资产过亿的医药集团,在东海市医药界也是数得上的存在。

豪门恩怨,是任何家族都躲不过去的一道坎。

卫莹的爸爸是卫家老七,在七兄弟中年龄最小,实力也最薄弱。

卫莹的医药公司是她自己白手起家努力奋斗的结果。

在这样冰冷的家庭环境里,卫莹不服输、爱面子的性格,自然要经受更多的折磨。

所有这一切,赵丰心知肚明。

本来赵丰准备在合适的时候出手在事业上帮她一把,可是卫莹自己,已经断送了这个机会!

“好吧,我会照顾你的面子。”不过沉默了片刻,赵丰已经点头答应:“我们离婚的事情,我也会在合适的时候单独跟爷爷去说,不会给别人嘲笑你的机会。”

卫莹的心里像是打破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

她忽然产生了一股懊悔的情绪,似乎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件宝贵的东西!

第3章 卑鄙的家人

当卫莹和赵丰匆匆赶到卫家大宅的时候,看到院子里已经停满了豪车,原来家族里其他子弟已经在他们之前,赶到了卫家!

走进别墅大厅,厅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卫家的嫡系子弟。

看到卫莹和赵丰两个进来,无数目光同时投射在他们身上,带着轻蔑和厌恶!

“小莹,你们怎么现在才过来?”一个身材有些佝偻的中年人,看着卫莹不满说道:“整个家族就你们最忙吗?别人都来了,你们最后才到!”

“爸爸。”卫莹看着老头解释说道:“我们正好在外面,听到消息之后,就赶快赶过来了!”

“可能是在忙什么大生意吧?”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一名三十多岁的妖娆女人一面剔着自己细长的指甲,一面说道:“表妹的事业心多强啊!找了这么个没用的老公,不自己奋斗难道要喝西北风吗!”

这个女人叫陈敏,是爷爷的外孙女,她向来势利眼,看不起卫莹一家,有机会就要嘲讽两句。

旁边传来几声低笑,几个和卫莹辈分相同的卫家子弟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

“来早来晚又怎样,谁有心谁无心大家都看得清楚。”卫莹冷冷说道:“赵丰再没用,他也是个大夫。爷爷身体不舒服他或许还能帮忙看看,比那些坐在旁边无所事事只知道说闲话的人好得多!”

“你说谁!”陈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冲到卫莹面前说道:“哎呦呦,一个破私立医院的门诊大夫,居然敢说自己会看病!他敢看,我们还不放心呢!”

“那也总比你在这里无所事事的强!”卫莹一句话怼了回去。

“你!”陈敏表姐怒火中烧,盯视着卫莹冷笑起来:“我无所事事,但是我老公在帮忙啊!你们两口子倒是来了,戳在这里又能做些什么?不过是没用的废物!”

“小莹,少说两句吧!”卫莹的老爹在旁边说道:“你表姐夫已经去托人了,正在联系东海市的张德孟‘张教授’!”

“张德孟?”一直没有说话的赵丰,眉头微皱,轻轻念了一句。

陈敏表姐冷笑着问道:“怎么,‘张教授’这样的小人物,表妹夫你看不上是吧?你有种你也找个厉害的大夫来啊,在这里挤眉弄眼,真是让人恶心!”

周围的人同时看向赵丰,目光之中尽是嘲讽之色。

陈敏冷笑说道:“不过啊,我猜过不了几天,表妹夫你啊,就再也没有资格踏进我们卫家的大门了!”

“什么意思?”赵丰盯视着陈敏,脑子飞快转动。

看赵丰盯着自己,陈敏冷笑说道:“一个破门诊大夫,有什么资格站在我们卫家这样的豪门里面?你盯着我干什么,想打我?”

“你认识东海药业的副主管吗?”赵丰没有在意对方的挑衅,忽然问道。

“啊!”赵丰突然的一问,让对方猝不及防。

陈敏脸上露出慌乱的表情,大声辩道:“什么主管副主管,我根本不认识!”

赵丰抿嘴一笑,闭上嘴巴再没有说话,这么明显的谎话,他信就有鬼了。

站在赵丰身边的卫莹,已经脸色苍白、身躯因为愤怒微微颤抖。到了现在她才明白,原来东海药业的方副主管跟她接触,都是陈敏设下的奸计!

到时候她和赵丰离了婚,东海药业的药品代理权也不会给她。她的公司还是要倒闭,最后成为卫家所有人的笑柄!

“真是人心险恶……”赵丰低声说了一句,更加刺激了卫莹的神经。

“怎么,还想冤枉我串通外人害你们?你们有证据吗?拿出证据来,没证据这就是诽谤!”陈敏依旧不依不饶说道:“今天你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小莹,立刻给表姐道歉!”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赵丰惊讶看去,原来是卫莹的老爹!

第4章 爷爷装病

卫莹呆呆看着自己的父亲。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站在别人那一边!

面前的陈敏更加不可一世,脸上充满了傲慢和高高在上的神色!

赵丰心中愤怒,他实在忍不了了。

卫莹现在依旧是自己的老婆,绝不能让外人随便羞辱!

他看着陈敏冷笑说道:“凭什么道歉,她要证据,东海药业附近路口的监控应该不少吧,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你!”陈敏一阵心虚,转而怒火冲天,指着赵丰骂道:“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在这里放肆!”

“我是卫莹的丈夫,爷爷的孙女婿啊!”赵丰一笑:“倒是你,在我们卫家指手画脚,你什么身份?”

陈敏是爷爷的外孙女,自然不姓卫。

但是她自诩为卫家的人,之前从来也没有人质疑过。今天赵丰忽然提出这个诛心的问题,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本来出嫁的女儿已经是外人,女儿的女儿更是外人里的外人。而赵丰这个卫家的上门女婿,倒是名正言顺卫家的人!

赵丰的狠戾一问,顿时让陈敏呆立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不出来了是吧,”赵丰一把抓住卫莹的手臂,迈步向前走去:“不相干的外人闪开,我们要去看看爷爷到底得了什么病!”

不等别人反应过来,赵丰已经拉着卫莹闯过客厅,来到一侧的宽阔走廊上。背后依然传来表姐的咒骂声,但是只要不用面对她,还是让卫莹松了一口气。

“赵丰平时总是不温不火的,怎么今天……”她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赵丰,看着他紧抿的嘴唇和冷峻的侧脸,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这个跟自己朝夕相处三个月的男人!

或许自己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好好了解他、弄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吧?

走廊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隐隐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透过门缝望去,就见卫家二代里几个位高权重的集团高管,正在争吵着什么事情。

“爸爸昏迷了,我作为集团的常务副总裁,应该由我代理董事长职务吧?”卫家大爷有力说道:“我是嫡长子,有这个权力!”

“那也要看谁对家族贡献最大!”坐在他对面的卫家三爷冷笑一声:“集团一半的业务都是我在管理,交给你你能接手吗?”

又是一阵乱七八糟的争吵声。

赵丰暗自叹了一口气。

爷爷现在不过是昏迷过去,几个儿子已经开始争夺集团的大权了!当然这一切跟卫莹的老爹都没有关系,他从来都没有资格插手集团的业务!

走廊尽头的门扇虚掩着,敞开半尺宽的缝隙。

赵丰和卫莹走过去推开门扇,已经看到爷爷躺在宽阔的大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棉被。

一个身材消瘦的老太太正坐在床尾处,愁眉苦脸盯着爷爷,正是卫莹的奶奶!

“奶奶,爷爷身体怎么样了?”卫莹关心问道。

“忽然之间就晕倒了,也不知道什么病症。”奶奶看了卫莹和赵丰一眼,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表姐夫已经去请神医张教授了,希望他能够诊断出你爷爷得了什么病。”

赵丰的眼神在爷爷身体上扫过,忽然感觉到一丝诧异。

他是厉害的中医,水平已经达到了神医的境界。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他不过望过去一眼,已经感受到爷爷身上的气息流动非常顺畅,并没有普通病人那种凝滞的感觉!

赵丰并没有多说什么,跟着卫莹在椅子上坐下。

奶奶看了卫莹和赵丰一眼,忽然说道:“表姐虽然是外孙女,但是我和你爷爷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外人。你们刚才在门口说的话我听见了,我觉得你们说的很不妥当。等下你们看见她,跟她道个歉吧。”

“什么?”卫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艰难问道:“奶奶,那你听到她怎么说我和赵丰的没有?就算是大家都有错,也是她有错在先吧?”

“你这个孩子,从小就这么犟!”奶奶冷冷看了卫莹一眼:“道个歉会死吗?现在你爷爷的病,要靠她老公去找人!要是你们能把张教授找过来,我让她给你们道歉!”

“难怪卫家的人各个阴阳怪气、只讲利益不讲道理,原来根子在这里啊!”赵丰心里冷笑。

看看卫莹,发现她脸色苍白,显然再次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这个老太太,真是过分……”赵丰默默心道。

看到赵丰的眼睛看过来,奶奶冷冷说道:“我看卫莹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就是你把她影响的!卫莹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男人……”

“如果我没记错,这婚事是爷爷一手安排的,奶奶您忘了?”

“你!”老太太一时语塞,说不上话。

赵丰懒得理会这个不明是非的老太太,站起来向躺在床上的爷爷走去,满含深情说道:“不管怎么样,爷爷都是我最尊敬的长辈。只要他在一天,我绝对不会违背他的决定惹他生气的!”

来到爷爷床边坐下,赵丰握住爷爷的右手,手指已经轻轻叩住了爷爷手腕上的脉搏!

因为角度的关系,奶奶和卫莹都看到赵丰在深情凝视爷爷,似乎在抒发着自己的感激之情。谁也没有想到,赵丰已经借着这个机会,开始给爷爷诊脉!

不过片刻工夫,爷爷的身体状况已经反映在赵丰的脑海之中。轻轻放开爷爷的脉搏,赵丰心里已经掀起了一阵波涛!

爷爷他根本没病,他是装的!

第5章 奸人探病

“这是搞哪样?”赵丰脑筋飞转,思考着这件事背后的真相。

“难道爷爷是在考验这些后辈,看看他们孝顺不孝顺?”这个念头飞快闪过,然后被赵丰否决。

作为一个集团的掌门人,庞大家族的家主,相信爷爷对自己的这些子嗣怎么样,心里跟明镜一般!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最终赵丰并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站起身来走到卫莹身边说道:“小莹,爷爷我们看过了,我们到客厅里去坐,等着张教授过来吧!”

还没等卫莹站起来,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嚣声。在乱糟糟的声音中,一个人跑到门前低声叫道:“张教授来了!”

“还是昭阳有面子啊!”奶奶飞快起身,一面念叨一面飞快向门口走去,想要去迎一迎神医。

“有点不对劲啊!”赵丰心里嘀咕:“钱昭阳不过是药监局的一个小小科长,怎么能请得动张教授那样的人物……”

带着一丝疑惑,赵丰跟着卫莹一起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此时,几个人簇拥着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已经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

那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正是东海市鼎鼎大名的神医‘张德孟’!

奶奶飞快迎了上去,忽然看到走在张教授身边那个胖乎乎的老头。她猛然止住脚步:“李总,怎么会是你!”

“老嫂子,就是我啊!”跟个球一般的胖老头走上来,客气扶住奶奶的手臂说道:“听说卫老哥昏迷了,我吓了一跳!正好小曹科长找到了我,我自然要出面去请神医出马咯!”

“昭阳啊,你找了李总?”奶奶神情复杂,转头看看旁边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白净男人:“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奶奶,李总这么关心爷爷,我也是感到很意外啊!”白净男人说道:“神医的日程很忙的,如果不是李总出面,我也见不到他的人影!”

“老嫂子啊,卫老哥怎么这个时候昏迷不醒了啊!”胖老头遗憾说道:“我正在跟他谈收购卫氏集团的事情,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要是他出了问题,我可跟谁去交涉啊!”

“李总要收购卫氏集团?”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你们恐怕不知道吧,卫氏集团现在经营出现了危机,已经资不抵债了!”

众人愕然,如果是这样,那爷爷这病的也太是时候了。

这个李总,怕是来者不善。

胖老头转头看看周围的人,脸上露出一丝狡猾奸诈的冷笑:“我猜卫老哥肯定是焦急过度,才会昏倒的!”

他看看身边的张教授,客气说道:“神医,你一定要好好给卫老哥看一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问题!”

站在人群最后面的赵丰,已经明白了一切。

爷爷突然昏迷的真相他已经了然。

既然集团遭遇了危机,他肯定是想要借着昏迷不醒的假象,拖延李总收购卫氏集团的时间!

张教授点点头,迈步朝着爷爷的房间走过来。其他人紧跟在他后面,很快来到房间门前。

“神医!”看到张教授就要进入房间,赵丰忽然大声说道:“你给病人诊病,是不是需要一个助手啊?如果需要的话,我也是门诊大夫,可以帮忙的。”

“你给我闭嘴!”

张教授还没有说话,表姐夫已经愤怒叫道:“你是什么东西,在这里胡言乱语!想要在神医面前表现,也要选个时候吧?要是耽搁了爷爷的病情,把你碎尸万段都是轻的!”

“你这个丧门星,滚!”

“一个小三流医院的门诊大夫,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卫莹,你是死人吗,把他带走!”

“……”

四周响起愤怒的辱骂声。卫莹脸色苍白,转头看看赵丰的侧脸,脸上露出一丝悲哀的表情。

她猜到赵丰想要显示他的存在,为自己争口气。

可是……这样的场合,真是太不合适了!

张教授看向人群最后面的赵丰,眼睛忽然古怪的闪烁了一下:“你……”

赵丰也对上他的眼睛,打断他的话:“张教授,需要我帮忙吗?”

他站在门口沉思片刻,朝着赵丰点点头:“好吧,正好我需要一个助手,你就跟我进来帮忙。其他人……都在门外等着吧。”

第6章 好久不见师哥

现场忽然陷入古怪的宁静。

在尴尬的气氛中,赵丰挤开人群走到张教授身后,跟着张教授走进房间,并将房门关严。

“他是什么人?”李总看着身边的表姐夫,低声问道。

“是个吊丝门诊大夫,上不了台面的那种。”表姐夫低声说道:“可能神医正好需要一个助手吧,不要理他了。”

“就是,估计是需要人手,否则怎么轮得到他。”陈敏不屑的附和道。

关上房门,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

张教授看着赵丰,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他拉住赵丰的手臂笑道:“师弟,怎么是你!”

“好久不见,师哥。”

“你怎么会在这里?有你这个大高手在,他们还叫我来做什么?”

“这事一言难尽啊!”赵丰一笑:“师哥,病人是我老婆的爷爷。你先给爷爷看一下,然后我们再细说。”

张教授点头,坐到床边给爷爷诊脉。

赵丰背着手站在他身后,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外面那些人哪里知道,张教授其实是赵丰师父的开门大弟子,和赵丰是最亲的师兄弟!

只是张教授出师已久,师父又严令他不要提起自己,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而已!

“这……怎么回事。”

显然,张教授也检查出,老爷子根本没病。

赵丰看着床上沉睡的爷爷,轻声说道:“这关系到爷爷公司的运营问题,老爷子为了戏演的逼真,故意吃了低剂量的安眠药,师哥这次可要帮我。”

张教授点点头:“豪门恩怨,我懂得,好吧,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赵丰连忙道:“没问题,师哥尽管吩咐。”

“吩咐什么,你个臭小子,限你三天时间,辞去你那个医院的工作,来我在的医院帮忙。”

赵丰低头笑了笑:“知道了,只不过人前,咱们还是要和以前一样,你当我导师。”

“就这么办。”

两人从房间走出来,胖老头李总迎上去:“神医,怎么样,董事长是什么病?”

张教授看了赵丰一眼,道:“李总,老爷子是突发性昏厥,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不过只要好好照顾,会醒过来的,但是即便醒了,也要多卧床休息,近半个月是不能再操心劳累了。”

李总不满地皱眉,怎么会这么巧,在关键时刻昏厥了,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老头耍诈,故意拖延时间,这样看来,居然是真的。

卫家其他人听闻,面色各异,除了卫莹和卫老太太,其他人都是心怀鬼胎。

“那我吩咐几个人,来这里照顾董事长。”李总说道。

“不用了。”卫老太太连忙摆手,她已经大概猜到了这只老狐狸的目的:“李总啊,老头子我们会找人照顾的,不劳你费心啦。”

李总面色有些不好:“老嫂子,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能有自己人照顾,更加方便一些。”

说着朝张教授使了一个眼色,张教授思索片刻,道:“不错,有自己人照顾,确实更好,其实不是什么麻烦事,我看这个小伙子就不错,又是他们自家人,就让他照顾吧。”

一边说一边伸手指向赵丰。

众人纷纷看向赵丰,陈敏嗔怪:“他?张神医,你确定嘛。”

张教授脸拉下来:“当然,我已经把怎么照顾老爷子的事宜教给他了,只要按照我说的,老爷子会很快醒过来,怎么,你们怀疑我的医术?”

张教授脸色一沉,众人纷纷被噎住一般,那还敢乱说。

说完,张教授看了赵丰一眼:“我还有一台手术,不能久留了,别忘了我们说好的。”

第7章 暧昧

李总脸色铁青的跟着张教授一起离开。

赵丰自然明白,老爷子根本没事,张教授这样说是在帮自己,那他就不能浪费师哥的一番美意了。

目送他们离开,直到他们走远,在场的只剩下卫家人。

老太太才道:“既然如此,赵丰啊,你就照顾你爷爷吧。”

那语气就像是命令一般,丝毫没打算征求他的意见。

“外婆,你确定让这个废物照顾爷爷吗?”陈敏不想看他在自家人面前显摆。

赵丰冷笑一声,看向她,道:“不然,你来?”

“你!你拽个屁啊你!”

“好了,既然是张教授说的,就让赵丰先照看着吧!”老太太道。

陈敏和邵阳冷着脸站在一边,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今天赵丰算是露了脸,卫莹也挣回了不少面子!

“昭阳!”陈敏扯扯老公的袖子,把他拉到一边,脸上露出怨毒的表情:“我咽不下这口气,你要替我出头!”

“放心吧,我早就想好了替你出头的办法!”昭阳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我对付不了赵丰,但是对付卫莹太简单了!

她现在不是傍上一个那个东海药业的代理嘛?我跟他打个招呼,让他中断和卫莹的所有合作!”

昭阳奸笑起来,就像一个狰狞的恶魔。

陈敏钦佩看着自己的老公,赞叹说道:“还是你有脑子!我要让这个贱人赔了夫人又折兵,看看她怎么跪下来求我,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要跟我争,这次我看她还有什么脸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

所有人看向赵丰和卫莹的眼光已经不同,有了张教授对赵丰的提携,赵丰未来的发展必定辉煌,或许真能出人头地!

卫莹看着赵丰,感觉他突然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竟然敢当着整个家族的面为自己出头,难道这才是真实的他?。

可是自己……却做了对不起赵丰的事情!

今天之前,她一直在计划怎么跟他离婚,要是赵丰知道了这件事,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卫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经过一下午的忙碌,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卫莹独自回到家中,而赵丰留在爷爷家照顾他。

这一天经历了太多,卫莹将自己蜷缩在沙发上,想着三个月来关于赵丰的种种,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晚上回家拿换洗衣服的赵丰,推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妻子熟睡的样子,美丽的面容上还带着淡淡的泪痕,即便是在睡梦中也紧皱着眉头。

一双娇俏的小脚丫因为寒冷,五个豆蔻般的脚趾蜷缩着,赵丰注意到卫莹脚后跟上面磨破了皮,还带着丝丝血迹。

他找来医药箱,小心翼翼的给伤口上药,赵丰很仔细,反复检查之后这才放心。

卫莹在赵丰进门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只是不知道此刻该如何面对他,所以一直装作熟睡,感受着对方温热的大手托起自己的双脚,卫莹的脸红红的,轻轻的用衣领挡住自己的面容。

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折腾什么,足足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最终关上房门,直到房门上锁的声音传来,卫莹才睁开双眼,她坐起身,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脚。

她打开房间的灯,赵丰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回爷爷家继续照看他了,看着门口的鞋柜上,自己的高跟鞋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只是此刻,每一双的上面都贴上了防止磨脚的胶垫……

赵丰……我该怎么面对你?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刺耳的电话声响起,卫莹看着令人厌恶的电话号码,良久之后才接通。

“喂。”

“卫莹,你的竞标资格取消了。”电话对面,是方崇功的声音。

“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卫莹一声低吼:“你有什么资格取消我的竞标资格?我知道有好几家在竞争独家代理权,我的公司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绝对不是最差的,至少是有竞争资格的!”

“那你就想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吧!本来我是想要帮你的,毕竟我对你很有兴趣,因为你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可是我也要生存啊,有人卡我的脖子,我总不能提着脑袋泡妞……”

“你这个混蛋!”卫莹咬牙骂道:“为了独家代理权,我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你不得好死!”

“你最好说话小心一点!你想想自己得罪了谁,赶快去补救。虽然我没办法帮你拿下独家代理,但是至少能让你有竞标的资格。”听到卫莹出言不逊,对面的声音变得冰冷。

卫莹用力擦掉脸上的泪水,声音透着刺骨的寒意:“你的独家代理我也不要了,我更不会去向那人低头。我会承担这件事的后果,因为这就是我做错事的报应!”

卫莹挂断了电话,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第8章 方崇功又来了

突然,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卫莹一惊,是赵丰?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照顾爷爷嘛。”

赵丰看她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你怎么了?”

卫莹摇头:“没事,你还没回答我。”

“哦。”赵丰将门关上,道:“爷爷没事,我当然就回来了。”

“什么叫爷爷没事,他都昏厥了一天一夜了。”卫莹有些着急,“我知道在卫家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爷爷一直对你不错。现在整个家都乱糟糟的,只有爷爷好起来,卫家才有主心骨!”

赵丰看她情绪越来越糟,安抚她坐下,悄悄对她道:“你别担心了,爷爷根本没病。”

闻言,卫莹突然瞪大眼看向他:“你说什么?”

赵丰重复:“爷爷他,根本没病!他是装的!。”

“装的?”卫莹无比震惊,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因为李总要收购公司?”

赵丰点头:“没错,不然怎么解释爷爷病的那么是时候,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高招啊。”

“可是,他真的躺了整整一下午没有动。”卫莹道。

“那是因为他自己吃了点低剂量安眠药,不然怎么骗过这么多人。”

“那……那个张教授,他没看出来吗?”卫莹依旧不解。

赵丰笑了笑:“张教授是我大学时候的导师,我俩在爷爷家早串通好了!”

这样一说,卫莹当即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赵丰,真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谢谢你。”

卫莹脱口而出。

赵丰只是淡淡笑道:“不用客气。”

卫莹想起昨夜的事情,脑子里更乱了,失去了独家代理权的机会,自己的公司面临着破产,她……不能连累赵丰。

晚上吃饭的时候,卫莹拿出一纸协议。

“赵丰,我考虑好了,既然爷爷没什么事,我们尽快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卫莹咬着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只是说出“离婚”两个字,让她的心格外的痛。

赵丰皱起了眉头,目光灼灼的看向卫莹:“怎么突然这么着急,出了什么事?”

“我要跟你离婚!”卫莹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语气坚决。

“我在问你,出了什么事!”赵丰的音量不禁提高,炙热的目光看的卫莹心头一软。

卫莹颓废的捂住脸,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我失去了独家代理的资格,我的公司完了。本以为赔上自己的幸福可以让公司起死回生!为了抢占市场,我提前和多家公司签约,现在,一切都完了……单单赔偿金都能让我破产。”

卫莹说完,抬起头,梨花带雨的样子让赵丰格外心疼:“我不能连累你,我们离婚吧。”

她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十万块钱,感谢你三个月来的付出,也谢谢你照顾爷爷。”

赵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接过了卫莹手中的银行卡仔细端详着。

卫莹目光一暗,看着赵丰那欢喜的样子,他果然早就想摆脱她,她的人生真的很失败,现在一切只能依靠自己了。

想到这里卫莹倔强的擦干眼泪:“那我们找个时间去把手续办了吧。”

“等等!”赵丰突然开口。

“还有什么事?”卫莹语气有些冷。

“十万块,啧啧,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这算是赔偿吗?”赵丰突然露出一副无赖像,“咱们结婚三个月,你就给了我十万块,这样一算我的确是赚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卫莹有些不耐烦。

“我想说,你给我十万块,礼尚往来,我也应该要赔给你点什么,对吧?”

“不用了!”卫莹直接拒绝!

“那可不行,不让我赔我就不离了。”赵丰说的理直气壮。

“好吧。”卫莹感到心力交瘁,“随便你吧。”

“那么,你听好了。”赵丰突然抓住卫莹的手,一脸笑容的说道,“我这人比较穷,思来想去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呢,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将自己的后半生都赔给你了,你看够吗?老婆!”

“你……”卫莹本想抽回自己的手,听到赵丰的话后让她愣在了原地,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悄然滑落,虽然在流泪,但是心却为何那么甜呢?

逆天强龙-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赵丰, 卫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8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