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隐狼-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隐, 张琪沫

豪门隐狼-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隐, 张琪沫

第1章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齐少,您真的要拒绝老爷的邀请?”

“我不姓齐。我姓林。”

“可您骨子里毕竟流着齐家人的血。”

“从他们把我们母子赶出齐家的那一刻起,我就和齐家那些人,永无瓜葛!”

下午时分,青云市,沿江街,杂乱的闹市中停了一辆气派的黑色宾利慕尚,显得鹤立鸡群,引来行人的瞩目。

烧烤摊前,一名面容清秀的青年,正在收拾着烧烤工具,推车。

从宾利车上下来的黑色西服老者,正躬身站在烧烤摊前,像是在请求青年什么。

“少爷,您也知道,当年的事情老爷也是形势所迫。虽然委屈了夫人,但可从来没有赶您走啊……”

“一年多前,老太爷病重了,老爷让我们找了您整整一年。动用无数资源和人脉,寻遍了大半个龙国,好不容易才找到您。”

“您难道宁愿做张家这么一个不入流家族的上门女婿,受尽屈辱,也不愿意回齐家?您现在,可是齐家这一代唯一的血脉啊……”

林隐淡淡道:“我的事情,不用齐家管,齐家的事我也不想听。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收了摊,他转身离开了沿江街。

西服老者看着林隐离去的背影,也没追过来,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齐家,呵……”

林隐走出沿江街,冷笑了笑,眼神有一丝恍然,仿佛勾起了很久远的回忆。

帝京齐家,整个龙国都赫赫有名的顶级豪门世家,无数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和齐家攀上那么一点关系,从而鸡犬升天。

可对林隐来说,齐家却是心中一个难以抹去的痛!

林隐出生在帝京齐家,是齐家老太爷的嫡孙,可谓出身荣华尊贵。可八岁那年,生父齐河图迷恋上了外面的女人,再加上和几个叔伯争夺继承人的位置,竟然和糟糠之妻林淑清离婚,娶了帝京另一大顶级豪门的千金。

林淑琴虽然出身普通家庭,但也是要强的女性,不肯接受齐家任何的补偿,一人净身出户。而林隐也不愿和母亲分离,不顾齐家人的阻碍,和母亲林淑清远离了帝京,从此消失在齐家人的视线之中,母子相依为命多年。

他也因此随母亲改姓为林。

整整十年了,母亲三年前因病去世了,本以为人生这段悲痛的记忆再也不会想起,可没想到,齐家的人居然还找到了他?

在街角抽完一支烟,林隐不再多想,拦了一辆的士,去往琳琅山庄。

今天是张家掌权者,老大张洪军的女儿和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大公子结婚之日,庆典隆重,邀请了青云市各方各面的商界大佬,以及张家上上下下所有人。

不然,以林隐上门女婿在张家的地位,一辈子都不可能来琳琅山庄。

二十分钟后,的士停在琳琅山庄外。

气派华贵的山庄大门前,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裙,身材玲珑有致的靓丽女子,正闪动一双眸子,面无表情看着林隐。

这名美女,正是林隐的老婆,张琪沫。

两年前,林隐在一手创办张氏珠宝集团的张定鼎老爷子的要求下,入赘到张家。

当时这件事在青云市世家圈子里引起了轰动,都笑话张老爷子老糊涂了,把女儿嫁给一个没钱没势的孤儿。

要知道,张琪沫是整个青云市都有名的美女,当时有数不清的优秀世家子弟追求。

可居然被老爷子指婚给毫不相干,平凡无奇的林隐!

这其中的一切,只有林隐和张定鼎知道原因……

一年前张定鼎过世了,其中隐秘也就只有林隐一人知晓了。

至于他老婆张琪沫,自始至终都没有同意,虽然最终无奈结婚,可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夫妻之实。

随着张定鼎去世,张氏珠宝集团发生了巨大的权力变化。林隐的岳父在这场风波中,被踢出了集团权利中心,也没分到股份,家境一落千丈,在张家看人脸色生活。

岳父和岳母把这些责怪林隐没出息,没出身没本事没钱,比不上张家任何一个女婿。

林隐在张家遭受冷眼,成为所有人都瞧不起的对象。

“林隐,待会宴席上你少说话。”张琪沫表情严肃说道,“今天的事情很重要,我带了一份大礼向凝姐求情。爸管理的工厂能不能撑过难关,就看大伯这次愿不愿意帮忙了。”

“我知道了。”林隐点了头。

进了琳琅山庄,山庄内一栋栋装修金碧辉煌的别墅,还有精致的花园小池,这些全都是张家老大的产业。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

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

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

“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

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

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

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

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第2章 我相信你

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

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

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

噼里啪啦!

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林隐,你个废物还敢动手打我!”张填海生怕事小,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里怎么回事?”

张紫凝走了过来,身旁跟着张琪沫。就连新郎官孙恒也是表情严峻过来了。

厅内的一众贵宾全都围了上来。

“凝姐,姐夫,今天是你两大婚的日子,林隐这个废物,居然敢在酒席上对我大打出手。你说说,他这是不是要造反了?”张填海满脸怒火说道,恶狠狠的盯着林隐,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屈辱。

“林隐,这究竟怎么回事?”孙恒强忍着怒火,脸色很不好看,冷声问道。

“张填海他自己摔倒的,我没有碰他。”林隐如实说道。

“自己摔倒的?那填海为什么说是你打的他?”孙恒沉声质问。

林隐道:“在座的人都有看到,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姐夫,林隐这小子还狡辩。我刚才过来跟大家敬酒,他莫名其妙的上来打我,大家都是看到的。”张填海表情气愤说道,“说实话,姐夫,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我就废了他!”

“诸位,你们刚才看到是怎么一回事?”孙恒看向在座几个张家女婿,开口问道。

“就是海哥说的这样,林隐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

“是啊,林隐酒气冲天的,自己喝酒都湿了一身,海哥过来和我们喝酒,他上来就打。”

“对,我们看到的事情就是这样。”

几名张家的女婿正色说道。

林隐神情震惊,看了几人一眼。

随后,他嘴角流露苦笑。张填海是三房的继承人,张家炙手可热的人物。谁会为了他一个上门女婿,去得罪张填海?

都是选择睁眼说瞎话。

林隐没再解释,那是多余的。弱者,没有理由。

在张家,他是地位最低的那个人,就算没有做错,别人说你错,那就是错!

“真的丢人现眼啊,喝了点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张家老爷子当初真是看走了眼,怎么招一个这样的废物当了上门女婿?”

围观的宾客都是议论纷纷,毫不留情面的嘲讽着。

“林隐,你真是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张琪沫气愤走到林隐身旁,脸上也是火辣辣的,感到非常丢人。

尤其,他刚和凝姐和姐夫在谈父亲工厂的问题,林隐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还怎么开口求凝姐帮忙?

“你!还不给凝姐,姐夫,道歉!”张琪沫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林隐做出来的事情,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林隐看着琪沫泛出泪花的眼睛,硬是咬着牙,道:“凝姐,姐夫,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打扰了你们的婚礼,我道歉。”

张填海在一旁几乎要笑疯了,那得意畅快的表情,分明在说:我就算陷害你,让你丢尽脸面,又有谁会帮你说话?

“林隐,你一个大男人,做错事也就算了,没有一点担当,还诬陷我弟弟填海,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张紫凝一脸寒霜说道。

孙恒脸色更是铁青,他大婚的日子,酒席上闹出这种事,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林隐,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今天这个日子,我也不好出手打你。打碎的名酒玉器,也不要你赔了,现在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孙恒冷声说道。

林隐长吁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围观宾客的异样眼光,转身向着厅外走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张紫凝突然蹦出一句话。

“琪沫,你不是要我帮你爸度过难关吗?好啊,我再也不想看到林隐这个人。只要你回去马上和林隐这个窝囊废离婚,让他永远滚出张家!我马上帮你爸摆平工厂的事!”

林隐停了下脚步,但没有回头,走出了贵宾厅。

出了琳琅山庄,林隐点了一支烟,琪沫会怎么选择呢?

“走,我们回家。”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林隐心中一动,转头看到了妻子张琪沫,她的眼睛里还泛着泪花。

林隐道:“回家。那爸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张琪沫愤愤道:“我说过,我们迟早会离婚。但是,那也是我自己选择离婚,而不是被他们逼迫的去离婚!”

“爸的事情再想办法吧。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他们欺负你,也就是在侮辱我。我还和他们谈什么!”

林隐呢喃自语,“一家人……”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会。

“林隐,对不起,我收回酒席上对你说的话。”张琪沫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我当时太气愤了,冷静想来,你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打张填海,你也从来都不喝酒。”

林隐道:“你相信我?”

张琪沫道:“我相信你。”

“谢谢你信任我。”

林隐看着琪沫,心中有了决定,他,不会辜负任何一个信任他的人!


第3章 出山

张琪沫的家在江池小区,这是十年前的楼盘,显得老旧寒酸。

和青云市张家人的身份,很不匹配。

回到家,林隐的岳父岳母,张秀峰,卢雅惠,两人表情严肃的端坐在沙发上。

“呵!”卢雅惠冷笑了声,“林隐,你还有脸回这个家?”

“今天婚礼上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林隐,你真是个扫把星!好好的事情又被你给搞砸了!”卢雅惠起身呵斥。

“算了,妈,别说了,这不怪林隐。大伯家根本没有帮我们的心思。”张琪沫解围说道。

卢雅惠一听,更加来气了,怒气冲冲道:“蠢女儿,你还帮他说话?他把你害得还不够吗?不是他,你现在会受这种穷苦吗?你应该嫁到豪门的!”

“妈,为什么总要想着靠别人?就不能靠自己吗?”张琪沫说道。

“靠自己?好啊,说的好。”卢雅惠苦笑,神情不满看着张秀峰,“女儿为你奔波受累受委屈,你呢?能做些什么?”

张秀峰叹了一气,满脸忧愁。

林隐早已料到家里的局面,默然去了厨房。

……

“吃饭了。”

林隐煮好饭菜,摆好碗筷,一家人围着饭桌,都有些沉默。

“林隐,今天张紫凝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卢雅惠神情凝重看着林隐。

“妈!”张琪沫放下了筷子,“我不会因为别人的逼迫,去和林隐离婚的。”

“怎么?难道你还喜欢上他了?”卢雅惠瞪着眼睛看着女儿。“你爸工厂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拖欠工人工资几个月了,要倒闭了?一家人到时候喝西北风去?”

“还有,你以为事情这么简单?林隐得罪了张紫凝夫妇,还打了张填海。”卢雅惠怒火中烧说着,“他们会拿我们家出气的!离婚是最好的选择,不要再被这个窝囊废给连累了!”

张琪沫咬着嘴唇不说话。

见女儿这个模样,卢雅惠厉声道:“张秀峰,你还呆坐在这干嘛?劝劝女儿啊!”

张秀峰表情无奈,沉默不语。

林隐吃完一小碗饭,收了碗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腿如龙盘,坐于卧铺。

打坐静修,是他十几年养成的习惯。

无论风吹日晒,无论外界俗世是何等事态。

他心不为丝毫动摇。

这是一碗水法,冥想自己如一碗澄清水,无尘无垢,俗世红尘之事,犹如水中尘埃,终将沉淀下去。

半刻钟后。

林隐忽然伸手夹住床头前一颗黑色鹅卵石,双指一抖,一息间,鹅卵石竟是化作粉末,从他指缝滑落……

“内劲成了。”林隐喃喃自语,眼神中有一丝激动。

师父曾经说过,自己内劲修成之日,才算真正的龙府传人。

那时方可出山,携玉牌找到帝京宁家的人,古药,钱财,人员,任可调用。武道一途,没有止境,修成内劲你方可去接触古武界之人,探寻更高造诣,追求命性巅峰。

龙府仇敌众多,在这之前,自己的一切都不能暴露,否则性命堪忧!

“内劲凝成,终于,可以出山了。”林隐手里捏着一块青绿色玉牌,眼中锋芒显露。

……

翌日。

林隐还刚走出江池小区,便被一辆黑色宾利拦住。

“一定要我亲自出面,你才肯谈谈齐家的事吗?”

车上下来一个身穿暗蓝色西服的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看着林隐。

中年男人身材挺拔,脸上棱角分明,鼻梁挺拔,双目炯炯有神,整个人极具威严,非常有气势。

他的面部轮廓,竟和林隐有几分神似。

“呵,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找我。”林隐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隔了十几年,他还是认出了眼前的男人,他的生父,齐河图。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可以。但是,你连你爷爷最后一面都不想见吗?”齐河图问道。

林隐沉默了会,齐家人,只有爷爷对他好。犹记得童年时期,爷爷那慈祥的面孔。

齐河图道:“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

二十分钟后,青云大酒店,26楼。

偌大的会议厅内,只有齐河图和林隐两个人对坐。

“你爷爷这两年病重在床,身体越来越不好,在病床上一直唠叨着你,只想把你找回来。”齐河图缓缓说道。“你大伯,三叔,只有两个女儿,全都出嫁了。现在齐家后一代,你是唯一血脉。”

“齐家唯一血脉……”林隐露出自嘲般的意味,“所以呢,你想让我当你争夺家产的筹码?”

“你想的太简单了。”齐河图冷哼了声,“我们帝京齐家偌大的家业,家族无数分支。按照族规,家主若是离世后,第三代后继无人,便要换另一脉入主。那时,齐家便轮不上我们这一脉做主了!”

“哪又与我何干?”林隐淡淡道。

“你爷爷病重这几年,三爷,五爷他们那几脉已经起势争夺家族权力,在这上面大做文章。你难道想因为你自己意气用事,令你爷爷一世基业被人所夺,连临终也不安心?”齐河图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质问道。

林隐眉头微皱,冷笑了声。

他很清楚齐河图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了权势,可以不择手段,不讲丝毫感情。

如果不是这次爷爷病重,他在齐家的地位受到了动摇,堂堂帝京齐家的二太子,又怎么可能会屈尊降贵到青云市,来找自己?

“林隐,难道你想一辈子就这么窝囊的待在这小小的张家,受人侮辱?”齐河图缓缓说道,很明显找到林隐之后,是调查了林隐的生活处境。

“昨天,你在张家婚礼的上,受到如此大的耻辱,却连一点反抗的实力都没有。”齐河图说道,“你不想自己掌握权势?不想报复他们吗?”

“只要你愿意,就可以让张家所有人都匍匐跪在你的脚下!”齐河图循循善诱说道,

林隐摇了摇头,没有表示。

齐河图冷哼了声,道:“你现在还这么年轻,不要因为一时赌气,就葬送了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你根本就没有品尝过来权势带来的滋味,等到你亲手让张家一个个人都匍跪在你面前,就会知道,这是怎样一种快感!”

“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你也可以恨我一辈子,不认我这个爹。”齐河图正色说道,“你要做的,就是回齐家认你爷爷,然后,拿着你在齐家本应得到的东西,做你一切想做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这样简单的条件,这样一步登天的机遇,难道你都不肯接受?”

林隐淡淡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齐河图眉头微皱,叹了一气,道:“当初,是我亏欠你们母子两,没错。可如果让你站在我的位置上,你同样也会这么做。”

“一个男人,可以失去一切东西!唯独,不能失去手中掌握的权势!”

“呵……”林隐摇头,直到现在,齐河图都没有丝毫的悔意,丝毫的内疚。

他还认为他没有错。也是,像他这种人,没得感情,眼中只有权势。

“我会挑个时间回去看望爷爷,但是,齐家的事,与我无关。”林隐淡淡道,起身离去。

“你!”齐河图眼神锐利的盯着林隐。

“好,你走吧。条件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会等你,我相信,你会回来求我的。”齐河图淡淡说道,依然有着很强大的自信。

他很了解林隐现在的处境。他完全不相信,林隐可以拒绝他所开出的条件。

一个当了两年上门女婿的窝囊废,怎么可能拒绝唾手可得的,一步登天的机遇?

又有谁不想出人头地?

“呵,那你就慢慢等吧。”

林隐冷笑了声,头也不回,离开了青云大酒店。


第4章 东海宁氏集团

青云市,东城区,宁氏大厦。

大厦整整七十多层,恢弘宏大,屹立在市中心。

这里是青云市最为中心繁华的地段,宁氏大厦更是青云市的市标建筑。

几年前宁氏集团入驻青云市,甚至引起了整个东海省的轰动。

这可是帝京宁家的产业,整个龙国最为顶级的世家。

林隐来到了大厦前,走入待客大厅。

“先生,请问您找谁?”前台女招待客气问道。

“我找你们的总裁,宁缺。”林隐淡淡道。

“您找宁总裁?请问有预约吗?”女招待疑问道。

这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地摊货,根本就不像一个有资格能和宁总裁那种大人物对话的人。

宁缺宁总裁,作为帝京宁家在东海省的代言人,那可是财势滔天的人物,放眼整个青云市,都没有几个有资格跟他对话的人。

林隐道:“原话告诉他,我是宁太极的朋友。”

“好的,您稍等一下。”女招待神色迟疑,拨通了电话,他在宁氏集团,可从来没听说过宁太极这个人。

另一边,大厦内气派的总裁办公室,一名气质不凡的中年男子正在处理办公文件。

咚!咚!

“进来。”

年轻的男秘书敲门进来,恭敬道:“总裁,前台说有人找你。”

“前台?今天这个时间点不是没有预约吗?”中年男子眉头微皱,极具威严说道。“不要什么阿猫阿狗来找人,都要过来问我,明白吗?”

“这个……”男秘书表情犹豫,道,“总裁,那个人传话给您,说,是宁太极的朋友。”

“我就顾虑,会不会是您家族那边的人过来了……所以前来报告。”

宁太极!

中年男子神情愣了一下,眉头紧锁。

宁太极是帝京宁家的家主,是他爷爷的名字。

要知道,在帝京,都只有宁家嫡系才知道老太爷的名讳,更不敢讲老太爷的全名。在青云市这个省会,怎么会有人知道宁家老太爷,还找上了自己?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宁缺问道。

男秘书答道:“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让那人来我办公室。”宁缺神色凝重说道,表情有点疑惑,“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五分钟后,林隐被男秘书带到了六十六楼的总裁办公室。

林隐大马金刀坐了下来。

这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正神色凝重的省视着自己。

“阁下是?”宁缺疑问道,有些看不透眼前这名年轻人。

“你认得这个吗?”林隐拿出了那块青绿玉牌。

玉牌表面篆刻了复杂的花纹,中间有一个宁字极为显眼。

“这是?”宁缺神色震惊的看着这块玉牌,头脑都有点发昏。

这是帝京宁家代表身份象征的玉牌,一共就那么几块,就连他作为宁家在地方一省的代言人,身上都没有……

他也只在小时候,见过他老爸手里有一块宁氏玉牌,似乎按照等级,还比这个年轻人手里的玉牌,低了一个身份……

“您等等,我去请胡总管过来。”宁缺郑重说道,连称呼都变的恭敬,不敢对这个表面无奇的年轻人有丝毫怠慢。

林隐微微点头。

他从不怀疑师父留下的话,因为他小时候,曾跟师父见过宁家家主宁太极,就连宁太极面对师父都是毕恭毕敬,又何况他的孙子呢?

来之前也了解过,宁缺是宁家第三代的子弟,算不上这一辈翘楚,但也不是平庸之辈,管理着东海省的宁氏集团。

宁氏集团在东海省的生意,囊括了古董拍卖,玉石珠宝,医药研究,甚至涉及到了地产,金融投资,是绝对的商业巨头。

不一会,宁缺请来了一名身穿红色唐装,须发皆白的老者。

而后,宁缺自己退到了一旁。

他只负责管理集团商务,但其他一些关乎隐秘的事情,都是由父亲派来的总管,胡老负责的……

老者年看起来有五六十岁,却是龙行虎步,双眼锐利有神,有一股子精气神。

老者看了一眼林隐手中的玉牌,眼皮也是猛地一跳,而后平吸了一口气,道:“在下胡沧海,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林隐。”

“宁兄弟携玉牌前来宁氏集团,恕在下冒昧,可容在下一试身份?”胡沧海神情凝重说道。

“可以。”林隐点了头。

他也看的出来,胡沧海不简单,显然是个少见的古武高手。

胡沧海点了头,手腕忽然一抖,一枚文玩玉球破空而出,震的空气作响,直向林隐打去。

林隐坐在原地不动,五指一晃,握住了这枚文玩玉球。

而后,他摊开手,指缝滑下了一丝丝玉石粉灰……

看到这一幕,宁缺眉头猛跳,眼神充满了震惊。

胡沧海脸上也满是震撼之色,喃喃自语,“内劲高手……还如此年轻。莫非是当年那位的传人……”

身为宁家的大总管,他接触的就是林家关于古武的隐秘之事,大概猜到了林隐的身份。

胡沧海弯身恭敬道:“宁家三房大总管,胡沧海。见过大长老。”

“宁缺,见过大长老。”宁缺也是正色说道。

林隐手里的宁氏玉牌,代表的身份是宁家大长老。宁家家规森严,容不得任何人以下犯上。

身份得到认可,林隐微微点头。

“大长老此次前来东海分集团?有何吩咐?”胡沧海正色问道。

滴滴……

这时候,林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隐,你个窝囊废在那?快来市医院!离婚协议书我让人拟好了,你快过来签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卢雅惠焦急的声音。

“怎么回事?”林隐问道。

“今天琪沫他爸在工厂,遇上张填海过来收购工厂,发生了冲突被打伤住院了。琪沫过期争辩,也是被张填海气的昏厥。现在张填海还在逼迫这件事,连我们住的房子都要强拿去抵债。他说要是你和琪沫离婚,他就放过我们家。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我求你跟我女儿离婚吧!你要还是有点良心!我们家经不起这种折腾了!”

电话那头,卢雅惠几乎都是带着哭腔说出这番话,情势似乎非常急迫。

“我知道了。我会过去的。”林隐挂了电话,表情渐渐冷峻起来。

琪沫昏厥过去了?

林隐眼神变的锋芒锐利,看向胡沧海和宁缺。

“一天内,我要张氏珠宝集团破产。”林隐冷声说道。

“是!大长老,听从您的吩咐。”宁缺恭敬说道。

宁缺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从天而降的大长老,杀气腾腾的会命令他干什么为难人的大事情。

让张氏珠宝集团这种小公司破产,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豪门隐狼-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隐, 张琪沫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922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