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友是神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张憧憬, 罗薇儿

我的好友是神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张憧憬, 罗薇儿

第1章 神仙骚聊群

“我们分手吧!”

丁佳一脸鄙夷地看着眼前这个跟她谈了不到两天的男朋友。

此时张憧憬手里捧着她最喜欢的烤鸡翅加橙汁。

但她知道,光是这两样东西的价格就足以让张憧憬美滋滋的吃上三顿饭。

“为什么?我们才谈了两天啊,你这不是欺骗我感情吗?”张憧憬有些无语,这是他的初恋啊!

“欺骗?”丁佳呵呵一笑,“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那就是好了,反正你也欺骗了我,扯平了。”

“我欺骗你什么了?”张憧憬问道。

“那天寝室联谊,要不是你穿着李松的名牌衣服,你觉得我会和你耍朋友吗?”丁佳气笑道。

“所以你是因为我穷才要和我分手?”张憧憬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丁佳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声是。

就是这么现实,她走的时候,张憧憬看到操场外有另外一个穿着真名牌的男生在等她,显然是已经找好下家了。

确实,她虽然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身上也不过是穿着几十块在淘宝上买来的盗版名牌,但她长腿大胸网红脸,真的是很吸眼球,跟张憧憬在一起,也忒暴殄天物了。

或许癞蛤蟆不但不该惦记白天鹅,就连更低层次的乌鸦都不该多看一眼。

张憧憬斗胆把初恋交给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美女,虽然有见色起意的嫌疑,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两天前寝室联谊的时候,她敞开心扉说自己异地恋半年的男朋友抛弃了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他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蛋,就义无反顾地挑了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安慰她。

然后她破涕为笑跟他干了一杯酒,就顺理成章地谈上了朋友。

现在想想,或许那个把她甩了的异地恋男朋友根本就不存在。

他开始拿着丁佳抛弃的鸡翅和橙汁啃食起来,大概是这两天“吃饭不吃菜,省钱谈恋爱”的苦逼生活实在太恼火,他竟然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后,他独自坐在操场上,拿出手机,准备给丁佳发个祝你幸福之内的话,这才发现了聊天记录里多了个感叹号。

滴滴……

手机上突然弹出一个微信好友申请消息。

不会又是拉皮条的吧!

张憧憬皱了皱眉头,他今年大二,已经接到过不下一百次这种陌生人加好友的,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请他去光顾皮肉生意的,剩下百分之十要么是搞销售的。

他点开看了看。

【凌霄天师请求添加好友】

附加消息:仰慕已久,寻寻觅觅,终得贵号。

凌霄天师?

谁啊!竟然和我一样是仙侠迷。

他的网名叫“青衫剑仙”,是从一本仙侠小说中借鉴来的。

抱着这点来自网名的臭味相投,张憧憬点了同意。

加上好友后,他给凌霄天师发了个,你是?

凌霄天师没回。

还没等他缓过神,他又不经同意被拉进了一个“神仙骚聊群”,群主正是凌霄天师。

张憧憬有些好奇这个凌霄天师是怎么找到自己微信号的,说不定是认识的人,要不然怎么知道他是个资深仙侠迷?

所以他没有直接退群,而是直接点了右上角的三个点图标,看到群成员竟然足足有三百八十八个,着实吓了一跳,然后还是习惯性把消息提醒设置为免打扰。

等他返回群消息界面的时候,已经有十几条消息了。  

褚三刀:“我靠,凌霄天师牛逼啊,竟然把青衫剑仙都邀进群了。”

顺带还附加了几个惊讶表情。

褚三刀:“偶像,偶像,还记得我吗,当年青城山下我见过你跟人决斗的。”

杨七发了一串鄙夷表情,然后补充了个生动形象的比喻:“你跟女孩子卿卿我我的时候会关心床下的小强吗?”

褚三刀,吐舌头表情。

楚狂人:“敢问青衫兄在哪里修行,楚某仰慕你的百里飞剑已经许久,能否一战?”

褚三刀:“楚狂人,我看你是真的活腻歪了,竟然敢挑战我偶像。”

楚狂人:“你在哪儿?”

褚三刀:“靠!又想虐我?门都没有。”

楚狂人:“没本事就闭嘴。”

褚三刀发了几个调皮表情。

杨七:“楚兄,我觉得三刀说得有道理,以你的修为挑战青衫剑仙跟本就是送菜。”

楚狂人:“你又在哪儿?”

杨七:“我好像信号不好,接受不到消息了,回聊。”

楚狂人回了个无奈表情:“我渡劫申请书下来了,明晚渡劫,有想观景的没?”

群里沉默了。

毕竟谁都知道楚狂人渡完劫最想做的事就是决斗啊!而且是可以三天三夜的那种,谁吃得消?

看到这里,张憧憬只觉得“神仙骚聊群”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骚聊,这天聊得,就跟真的似的,他都觉得有些脸红,自己这个网名有这么牛逼吗?  

突然,一个ID叫玄真子的又发了个消息:“有道友最近缺钱吗?老夫刚才掐指一算,福彩号315218这三个数字必中小一百万,现金哦!有需要的拿去花哈!不够再找我。”

之后,他又附加了一串链接。

然而,群里的人大抵真的是“万般皆下品,惟有修仙高”,竟然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楚狂人:“前辈,观景吗?”

玄真子也沉默了。

要不是张憧憬跟群里的人还不熟,真想给他把天聊死的能力点个赞。

他这时候在想,这个网名叫玄真子的会不会推广美女陪聊的,这个链接又会不会是可以看直播的那种!?

他只犹豫了一小会儿,作为一个宁折不弯的真男儿,还是果断点了链接。

“华夏福利彩票中心”这几个字在网页顶端闪闪发亮。

他不禁有些失望,抱着可能有隐藏广告的心思,在网页上点了几下,网站没有转移,但还真看到了315218这几个数字,一个数字才一块钱。

作为一个名校学生,他自然不相信有人可以掐指一算就能知道彩票中奖号码,但心情不好的他在明知是打水漂的情况下还是鬼使神差的用一顿泡面钱买了一份彩票。

回到寝室,三个铁哥们室友正在开黑玩游戏。

“憧憬,怎么样,约会顺利不?”李松一边打游戏一边调侃道。

他是寝室四个爷们里面唯一一个恋爱史可以写成一本书的富家子弟,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致力于帮三个哥们过上性福生活,奈何只有张憧憬一个人顺利脱单。  

“往事不堪回首,分了。”张憧憬释然道。

“没事,反正联谊那天晚上你们也出去开过房了,这波不亏。”李松贱笑道。

“我没上啊!”张憧憬这时才对自己悔恨交加。 

“卧槽,不会吧,你这都不干事?”李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琢磨着来日方长嘛,谁知道……”

“亏大发了。”

张憧憬叹息了一声,那时候光想着跟她谈伟大抱负去了,连最正经的打-炮都给忽略了。

现在肠子悔青了都没用。

再说了,那一晚的房钱还是他出的呢,一周的饭钱啊!

“所以到最后你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处女?”李松问道。

张憧憬很实诚地摇了摇头。

“血淋淋的教训啊!”李松感慨了一句,又道:“不过也没关系,天涯何处无芳草,哥们回头再给你们牵线认识认识传媒学院的妹子,咱们407寝室全体人员一定要在毕业前把人生大事办干净喽!”


第2章 中奖

第二天早上八点。

“靠,我已经分手了,起来这么早干嘛。”

张憧憬才谈了两天恋爱,就养成了一个起来发早安的坏习惯。

他准备关掉手机继续蒙头大睡的时候,发现神仙骚聊群消息99+了。

这些人都不睡懒觉的吗?

大清早的,他们又在骚聊什么呢!

张憧憬抱着点好奇心点开了群聊,然后疯狂往上划。

第一条消息是杨七@了一下楚狂人:“楚兄,你申请渡劫申请书用了多久时间?”

楚狂人发了个激动表情:“一个月呢,而且凌霄天师说最近他们管理局有个大案子要办,比较忙,现在申请的话,估计得更久。”

杨七:“唉,建国以后咱们这些散仙真是越来越难混了。”

楚狂人:“谁说不是呢,打架渡劫都要写书面申请,真是麻烦。”然后是三个无奈表情,“对了,你什么时候渡劫?我来观景啊!”

杨七:“我深思熟虑后决定暂时不渡了。”附加一个调皮表情。

褚三刀突然冒了个泡:“嘘……别让凌霄天师看见了,小心说你们违背了神仙管理法,让你们去蹲局子。”

楚狂人发了一条消息已撤回。

杨七:“靠,超过三分钟,我撤回不了,你们快帮我刷屏。”

几十个表情瞬间就让群消息变成了99+。

张憧憬刷着刷着瞌睡都来了,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人@自己,于是又提起点精神。

楚狂人:“@青衫剑仙,在吗?”

楚狂人:“@青衫剑仙,在吗?”

楚狂人:“@青衫剑仙,在吗?”

褚三刀:“你省省吧!我偶像要是回你,他就不是我偶像了。”

杨七:“你们恐怕还不知道,青衫剑仙又名哑巴剑仙!”随后附加了偷笑表情。

褚三刀幸灾乐祸道:“不知道我偶像看到有人侮辱他,会不会反手就是一记百里飞剑。”  

杨七发了一条消息已撤回。

看到这里,张憧憬只觉这个对自己网名很尊敬的小迷弟还挺可爱,随手就点了一个“剑的表情”发出去。

顿时,群里炸了。

杨七:“我错了,跪求剑仙大大不要赏我百里飞剑,在下实在消受不起。”

褚三刀:“偶像,你终于说话了,我能加你好友吗?”

青衫剑仙:“有什么事在群里说就行了,我不太喜欢别人打扰。”

褚三刀:“哦……”

楚狂人:“青衫兄,一战否?”

青衫剑仙:“没时间。”

褚三刀:“偶像不愧是偶像,一点都不给任何人面子,楚狂人,你就老老实实跟在我偶像后面吃泥巴吧!”

……

张憧憬是真的没时间,因为马上英语课上课了。    

熄灭手机屏幕,简单洗漱之后,寝室集体奔赴赏美现场。

英语老师叫王雪梅,国外留学回来的顶级美女,特别正点。

张憧憬一边认真听课,一边顺带着也认真打量那傲人的三围曲线时,手机里突然来了一条中奖短信。

张憧憬先生,恭喜您,您于2018年9月20日在华夏福利彩票中奖100万元,请您于2018年9月27日前至华夏福利彩票处任意一个站点兑换,密码:646313。

不会是诈骗短信吧!?

这是张憧憬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

作为一个正在上大学的知识分子,他可不像老一辈的人那么容易被骗,立马百度真假。

“竟然是真的!”

张憧憬难以置信地盯着手机屏幕,两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就在这时,王雪梅发现了他的小动作,毫不留情地直接把他撵出了教室。

这时候张憧憬也顾不得感慨错过今天的上课风情了,激动地在手机地图上搜索了一下兑奖站点的位置,然后换乘了三路公交,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抵达市中心的彩票兑换站点。

又花了半个多小时办理各种手续,见到奖金的时候直接傻眼了。  

上税后的八十万现金整整齐齐叠放在他眼前,简直比一个顶级美女脱光了衣服还要动人心弦呐!

不过,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玄真子昨天就在群里说了是现金,可他也没想到真能中奖啊!更不会想到那些修仙大佬都是有储物戒的。

没有箱子来装钱,该怎么办呢?

总不能抱着八十万现金满街跑吧!

于是,他很大方地用一百块钱向彩票中心的经理买了黑色塑料袋,这就让专门给他发钱的经理有点哭笑不得。

以前就听说有那种专门在彩票中心蹲点的狠人,为了保险起见,张憧憬小心翼翼地拎着塑料袋从店里出来以后本来是准备先随便找个银行存进去的,但当他看到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竟然是,糟了!下午的专业课要迟到了!

他果断豪爽的叫了一个出租车,上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忙给李松发了个消息,让他把自己的课本带到教室去。

发完消息后,他忽然在想,要是丁佳知道他们分手后,自己中奖了会不会也把肠子悔青?

不过,要是昨天晚上丁佳没有和他分手,他也未必舍得拿出一顿泡面的钱去买彩票。

现在想想,之前用来安慰丁佳的那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

……

下车后。

张憧憬提着塑料袋一路狂奔进教学楼,但紧赶慢赶上课铃声还是比他先到。

“报告。”

张憧憬站在门口,顿时吸引了全班人马的视线。

他们的专业老师叫陈刚,人如其名,是真的刚,旷他课的不管是富家子弟还是有真材实料的学霸,都逃不过挂科的结局,因为这,学校里还发生过好几次他和那些专横跋扈的富家子弟打架斗殴事件,就凭这份战绩,他是庆大除了美女英语老师王雪梅以外唯一一个没有人愿意旷课的恐怖存在。

陈刚冷脸盯着张憧憬,长达将近一分钟的凝视让张憧憬额头不禁直冒冷汗。

“对不起,陈老师,我不是故意要迟到的。”张憧憬赶忙主动认罪。

“怎么?捡垃圾比上课还重要?你到底是学生还是打工仔?”

陈刚不愧是陈刚,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得理不饶人。

这句话一经问出,同学们纷纷哄堂大笑。

班上的人谁不知道张憧憬是整个管理学院的兼职王,每次院里有打扫教学楼什么的,他总是第一个报名的,这也是李松多次搞寝室联谊找的是其他系女生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张憧憬真的穷到了要靠做兼职为生的地步,暂时除开他这次中奖不谈,事实上他虽然穿不起名牌衣服,但每个月至少有八百块的生活费,而且家里老爸老妈都很健康,还开着一个小饭馆,生意不算好,至少吃穿不愁。

不可否认他是一只想过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但却是一只有理想有追求的癞蛤蟆,所以他刻苦读书,只为了站在更高的位置看这个世界,做兼职除了能赚点零花钱以外,也能锻炼身体,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此时张憧憬满头大汗的,又拎着个袋子,自然而然就让人联想到去做了捡垃圾的兼职。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个不起眼的袋子里装了整整八十万现金?

“张憧憬,今天都捡了些什么宝贝?打开给同学们涨涨见识呗!”

调侃张憧憬的是郑启东,这家伙家里有点小钱,学习成绩不好,是靠关系才进庆大的,一直看不惯张憧憬这种学习成绩好的,尤其是还听说他跟计算机系的美女丁佳耍上朋友了,就更加无中生有的看不惯这只穷鬼,难得逮着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教室里又是一阵笑声。

“不用了吧!”张憧憬淡淡说道,他实在没勇气大声说这里面装着的都是钱,我怕你们等会把我给抢劫了。

“这么小气啊!你不给我看,我非要看。”

说着,郑启东愤然起身。

殊不知,自己已经犯下了弥天大错。

“滚出去。”

陈刚这一拍桌子怒吼着实吓了同学们一跳。

“听见没,滚出去。”

郑启东重复着陈刚老师的话,丝毫没觉得是自己违反课堂纪律也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说你呢!”

陈刚指着他道。

郑启东挠了挠头,似乎还没回过味来,不过为了能从庆大顺利毕业,他果断选择屈服。

看得很明白的张憧憬忍俊不禁,笑了笑。

然后陈刚就又指着他,“还有你,笑什么笑,站在外面听课去,下课了到我办公室写一万字检讨。”

……

叮铃铃……

终于下课了,陈刚走在前头,张憧憬和郑启东屁颠屁颠地跟在后头一起去办公室写检讨。

路过篮球场的时候,很不凑巧的遇到了丁佳。

丁佳本来是装作没看见路过的,但郑启东不知道他俩已经分手了压,戏谑道:“丁佳,你男朋友捡垃圾迟到了,要写一万字检讨呢!”

“他不是我男朋友。”丁佳冷冷看了一眼不争气的张憧憬和他手里提着的塑料袋,真的悔青了肠子。

这时,一个穿着球服,耐克鞋子的男生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微笑道:“丁佳,你来了。”

丁佳很乖巧地嗯了一声。

“你朋友?”男生问道。

“不认识,我们走吧。”

丁佳挽着男生的手,干净利落地走了。

张憧憬心中有些戚戚然。

“原来是被带了绿帽啊!”郑启东哈哈一笑,然后搂着张憧憬的肩膀,幸灾乐祸道:“兄弟,我不禁开始可怜你了,等下你写好检讨后卖给我,我出三百,哥们厚道吧!”


第3章 贞操

办公室有间专门跟学生谈话的屋子,同学们喜欢称之为小黑屋。

张憧憬在小黑屋里埋头苦干奋笔疾书,终于写完了一万字文青式检讨,遣词造句就不用说了,绝对是郑启东咬烂了笔头也写不出来的。

他看了看时间,四点半,距离学校最近的华夏银行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存钱应该够了。

“写完了?”郑启东笑眯眯地看着他。

“嗯。”张憧憬伸了个懒腰,一身轻松。

“诺,三百,我买了。”郑启东从钱包里取了三张红色大钞,放在桌子上,然后伸手去拿张憧憬写好的检讨书。

“你收回去吧,我不卖。”张憧憬斩钉截铁道。

别说他现在中了彩票,不缺钱,就算是在今天之前,他也不可能拿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来换取桌子上这三百块钱。

这就是来自知识分子不为五斗米折腰却也要懂得见好就收的高尚情操!

“你写检讨写傻了吧,三百块啊,你半个月的生活费啊!”郑启东不敢相信一个靠兼职为生的人竟然有勇气拒绝他的现金诱惑,这就跟一个天天看A片的宅男,突然看到女神不着寸缕地站在自己面前,还理直气壮地叫她穿上衣服。

呵呵,不可能!

他显然不相信。

然而,张憧憬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拎起那个本来不起眼却一直很扎眼的黑色塑料袋起身去找陈刚老师交检讨书。

“不准走。”郑启东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写,就等着坐享其成呢,让他写一万字检讨比让他一个月不打游戏还难受,他连忙跑过去抓住张憧憬的胳膊。

“你想干嘛?”张憧憬道。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嫌三百块太少,我再加两百,够了吧!”郑启东自以为是道。

“我真不卖,你快去写吧,要不然你今晚可能得在办公室过夜了。”张憧憬好心劝说道。

确实,以这家伙能把三十个字的课堂笔记浓缩到前三个字就没有下文的动笔速度,要写完一万字检讨,哪怕是记流水账,估计也得明天早上。而以陈刚老师的铁板性格也绝对不介意让他在办公室喂一晚上苍蝇。

“八百,不能再多了。”郑启东严肃道。

他虽然是学校的关系户,家里在庆市也有车有房,但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富二代,八百块已经是他开销之余的底线了。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张憧憬无奈道。

“而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吧?”郑启东冷笑了一声,“张憧憬,你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你被人给戴了绿帽,我可怜你,别说八百,就是八块我都不会给你,哥们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强买强卖。”

郑启东实在受够了这种小市民在菜市场讨价还价的感觉,直接拿起之前取出的三百块钱就像丢垃圾一样,企图强行塞进张憧憬手里拎着的那个塑料袋,张憧憬连忙侧身躲避。

两人在办公室里推推攘攘。

这时,陈刚突然端着茶杯走了进来。

“你们俩干嘛呢!”

陈刚一声怒吼,顿时让他们安分下来。

“陈老师,我的检讨写好了。”张憧憬递过检讨书。

陈刚接过来一看,内容啥的不重要,反正是走个形式,点头道:“嗯,字不错,走吧!”

“你的呢?”陈刚又望向郑启东。

“我……他……”郑启东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张憧憬,终于还是没敢说花钱买检讨书的真实想法,低声道:“我还没写好。”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陈刚怒道。

呲溜一声,郑启东连忙回到位置上。

“老师再见。”

等陈刚发完话,张憧憬才很有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刚一转身,右脚踩住了左脚的鞋带,只听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顺带着,那塑料袋里的八十万现金哗啦啦掉了一地。

声音那叫一个清脆哟。

“这……”

郑启东傻眼了,年纪轻轻的他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以他的眼光看来,保守估计起码也得有三四十万吧!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张憧憬一直拽着塑料袋不肯松手了,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不肯卖那一万字检讨书了。

因为人家压根就不需要啊!

他开始重新审夺这位揣着钱装穷逼的高手了,长得不帅,但很自信,专业是市场营销,说话时却难免文绉绉的,有点书香门第的感觉。

这家伙难不成是那种传说中的隐形富二代?

故意装穷,扮猪吃老虎?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想想自己竟然还企图那几百块钱去砸大佬的万字佳作,真是可笑至极啊!

这一瞬间,他自以为是地想通了很多事情。

并且脑补了一段逼味十足的情节。

他想着,丁佳和张憧憬分手多半是因为嫌他穷,而张憧憬受到了刺激,所以故意用不起眼的塑料袋装着几十万现金,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当着她的面砸出那几十万现金,最后在无比霸气地告诉那个嫌贫爱富的女人,老子是富二代! 

啧啧,那丁佳得后悔死了吧!

想到这里,郑启东从内心深处开始佩服起张憧憬来,也打定主意,接下来这段时间要少打游戏,多和他交际交际,要是能亲眼看到那砸钱的一幕,死而无憾啊。

这就是来自一个不务正业整天沉迷于武侠游戏的差生的内心考量。  

突然,一道死沉死沉的声音惊醒了他。

“办公室不是你炫富的地方,给我滚出去。”

陈刚指着张憧憬,怒不可揭。

作为一名合格的大学教师,他的社会阅历何等老练,综合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他非常有理由认为张憧憬是故意摔的这一跤,因为这一年多来,他可没少拿张憧憬的穷来打比方,来鼓励同学们一定要认真学好市场营销,而且就在刚才上课的时候,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他捡垃圾捡到忘了上课时间。

这家伙先是装好学生写完了检讨,然后又刻意在不经意间炫富,不是赤裸裸地打他的脸又是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

张憧憬在这方面暂时还是很纯洁的,没什么花花肠子,顾不得摔得有多疼,迅速把现金装进塑料袋,然后离开陈刚的视线。

望着他那一瘸一拐的身影,陈刚气得一塌糊涂,下意识准备喝口茶安静安静,却忘了茶是刚泡的,烫得他舌头发麻。

“竟然能把陈刚老师气成这样,真是高手啊!”郑启东心中暗想着,也不由得想起LOL中延伸出来的一句名言‘无形装逼,最为致命’,不知不觉他对张憧憬的佩服程度又上升了一个档次,五体投地。

…… 

在张憧憬离开办公室赶往银行存钱的同时,神仙骚聊群又骚聊起来了。

褚三刀:“@玄真子,前辈,福彩号315218是你买走了吗?”

玄真子:“老夫是那种人吗?”

褚三刀:“我明白了,那你肯定中了个至少两百万以上的,所以才看不上这一百万。”

玄真子发了一个坏坏的“嘘”表情。

褚三刀:“楚狂人,是不是你?”

楚狂人:“我去迟一步,没买到啊!”

褚三刀:“不是你,那肯定就是杨七了。”

杨七:“我也迟了一步啊!玄真子前辈,你怎么不说是今天早上就开奖?我听说奖金都已经被人领走了。”

玄真子:“我不是当时就发了链接吗,你们自己不马上买,怪我咯?”

褚三刀:“我也想啊,可是我昨天在避暑山庄度假呢,只有2G信号,能聊天就不错了,千辛万苦下山,没想到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难受!想哭!”

楚狂人:“我是好不容易才在老婆衣服里翻出来几十块钱,没存进银行卡,没法微信支付。”

褚三刀:“听你这么说,我心情好多了,单身狗真好。”

杨七:“你们都比我幸运,昨天跟你们聊完天,我突然感觉要破境了,尽顾着压制修为了,还好我压住了,要不然你们就得去神仙管理局探监才能看见我了。”

众人皆是一串笑哈哈表情,只有杨七发了个苦逼表情。

褚三刀:“都不是你们,那会是谁呢!?我们这么不动声色,竟然还是被捷足先登了。”

玄真子:“可能是群里不冒泡的小道友吧!”

楚狂人:“也有可能是青衫兄。”

褚三刀:“不可能,我偶像心中只有剑,连女人不喜欢,怎么可能喜欢钱?”

这群失败者们,都开始心情不好。

在玄真子发出中奖号的时候,他们都假装着不在意,尤其是楚狂人,还故意请他来看自己渡劫,混淆视听,表明自己一心只想渡劫,一百万什么的都是浮云。

没曾想,竟然有人比他们还要沉得住气,闷声发大财! 

说好的“贞操”呢?

真钞呢……  


第4章 谁也不能阻止我存钱

花园国际。

一幢据说是大学城最高档的写字楼,承包一二楼的便是离庆大最近的华夏银行。

周围停满了各种豪车,进进出出的都是些穿西装打领带的成功人士。

当然,也不乏有那么几个穿着性感的学生妹故意在大楼下左右徘徊,这类人常常嘴里说着真心,恋爱都是无关金钱的,但几乎没有哪一任男朋友是没有开车着的。

当她们看到那个穿着地摊货,拎着黑色塑料袋的年轻人火急火燎地闯进一楼的华夏银行时,都震惊了。

“真是世风日下啊,一个捡垃圾的都有勇气进华夏银行了。”

几个年轻美眉纷纷嗤笑一声,然后继续对着那些来来往往的西装人士在不经意间搔首弄姿,挤眉弄眼。  

张憧憬自然不知道自己又被人暗暗鄙夷了一次,昂首挺胸地走进银行。

大厅里,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微笑地看着他,“先生你好,请问你要办理什么业务?”

而事实上,要不是职业需要,她根本不会对这么一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男性报以微笑。

不顺眼的原因则是源自于他手里那个超市里两毛钱就能买到的塑料袋。

她在这里干了大半年了,进进出出的谁不是拎着公文包,塑料袋的还是头一个。

张憧憬看了看她,银行特定的胸牌上写有她的名字,叫田芳。

不打量还好,这一打量,心中就忍不住感概,大银行的水平就是不一样,随随便便一个服务人员都长得这么好看。

啧啧,那胸大得……

“先生?”

田芳努力保持着微笑,实际上很鄙夷这种没本事赚钱,成天YY的小男生。

“哦!不好意思。”张憧憬有些脸红,刚才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想入非非了。

“请问你要办什么业务?”田芳继续问道。

“我来存点钱。”张憧憬淡淡笑道。

“请问你有银行卡吗?”田芳询问道。

按理说,她一个大堂接待人员是没有资格问客户这种问题的,但对于眼前这位客户,她绝对有必要多问一句。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华夏银行卡的。

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不耽误下班时间。

“呃……没有。”张憧憬挠了挠头。

“没有卡是存不了钱的,要不你换一家银行?”田芳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着。

“没事,我办一张就行了。”张憧憬道。

“那请问你准备存多少钱?”田芳问道。

张憧憬扣了扣脸颊,这个接待人员怎么跟婆子妈似的!他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告诉别人要存多少钱,于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我们俩好像不认识吧。”

“不认识。”田芳道。

“既然不认识,你是不是过问得有那么一点点多了!”张憧憬笑着说道。

田芳呵呵笑了笑,自己已经用很委婉的方式告诉他不能存钱了,他为什么就不识趣呢!  

“先生,我们银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开户的,首次存款必须大于十万,你没什么事的话,就请离开吧!”她干脆收敛起了笑容,把‘阿猫阿狗’换成‘随随便便’已经是她最后的委婉底线。

这时,一个穿西装的年轻男士满脸微笑走了进来。

“又来存钱啊!”

田芳见到他,脸上又赶忙挂起了微笑,发自内心的微笑。

这位西装男士跟她是老熟人了,叫刘仁贵,很健谈,月薪七千,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是两个月前在华夏银行开的户,一发了工资就会来这里存钱,每次都能和她聊上好一会儿。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刘仁贵应该是对自己有意思。

不过,七千块钱的工资在他这个年龄虽然算是高薪了,但万一还有更好的对象选择呢,所以她还是比较乐于跟他打太极的。

“嗯,这个月工资晚发了几天。”刘仁贵微笑道。

“这次存多少?”田芳笑问道。

西装男士用手势比了个八。

“升职了?”女人问道。

“没有,就是涨了点工资。”刘仁贵道。

张憧憬本来不介意看着他们闲聊,但是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五点了,今天要是存不进去,他就只能把这八十万现金拎回宿舍了,寝室几个哥们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怕就怕隔壁408寝室的郑启东把他袋子里装着几十万现金的事跟人说出去,到时候有人半夜偷偷撬门给顺走了,那才是开了个国际玩笑。

此时银行内办理业务的虽然只有几个人,但他听李松提起过,这种大银行必须要先拿号才能去柜台办理业务。

所以,他不得不插一句嘴,“美女,能不能先给我拿个号,我好去办卡。”

“你有客户?”

刘仁贵这才看了看张憧憬,又瞅了瞅他手里的那个黑色塑料袋,他可不是银行的工作人员,没必要对捡垃圾的尊重,下意识就露出一副恶心表情。

“不是。”田芳回答道,然后看向张憧憬,没好气道:“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没资格在我行办卡,还不赶紧走,非要我叫保安撵你走不成?”

“你凭什么说我没有资格?”张憧憬实在是有些气急了,要不然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是绝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漂亮女人说话的。

就想存个钱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啊!

“你……”田芳忍了又忍,要是不是担心影响自己的形象,肯定要跟他大吵一架。

刘仁贵见状,连忙打圆场,“兄弟,别着急,有什么话咱慢慢说,对女孩要温柔,像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来,跟哥哥说说你在哪里上班?”

“我还在上大学。”张憧憬语气并不是很好,主要是提起了女朋友,他就会不自觉想到丁佳把自己给甩了。

“哦,学生啊,那你不在学校呆着,怎么跑出来了?”刘仁贵问道。

“办卡存钱。”张憧憬有些无语,这些在社会上工作的人怎么说话都慢腾腾的,不知道听你说话的人会很着急吗?

再说了,我干什么,需要跟你交代吗?

“存钱啊!”刘仁贵笑问道:“存几百?还是几千?”

张憧憬实在有些忍不了了,主要是如果把八十万现金拎回宿舍,真的会有很大的麻烦,不但要防盗,可能还要跟人解释钱是怎么来的,说中了彩票,估计也很难有人相信。

他无奈大声道:“请问银行还有其他可以开号的业务员吗?我就想办张卡存点钱,怎么就这么难!”


我的好友是神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张憧憬, 罗薇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1880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