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龙入世-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许芸潇

惊龙入世-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许芸潇

第1章 顶罪!

“顶罪?!”

秦风眉头紧锁,目光如炬,看着大堂上正襟危坐的老太君。

老太君抿了口茶,淡淡的说道:“这关乎到许家的名声,所以,烨儿的错,就由你来顶吧!放心,用不了几年就出来了,你还年轻,有的是大把时间。”

“凭什么?许长烨比我还小两岁,比我更年轻!”秦风道。

“混账!”

一旁的大伯冷声道,“你能和烨儿比吗!”

“就是,也不看自己什么身份!”

“这是给你机会立功,你做我们许家的上门女婿,不就是为了钱吗?进去住几年,给你二十万,够便宜你了!”

“……”

大厅里,众亲戚们长辈们七嘴八舌叫了起来。

秦风撇了撇嘴。

暗骂都是一群自私自利没人性的东西。

他三年前入赘许家三子许国盛家“冲喜”,平日里没有一个人正眼瞧过他,甚至连佣人看他的眼神,都像在看一条狗。

这也就算了。

现在竟想到让他顶罪!

昨天许家四叔的小儿子许长烨,在酒吧给一个女孩儿下药并犯了错,事后那女孩儿报了警,因为下药昏迷的原因,女孩儿并不知道真正凶手是谁。

许家怕时间一长查出来,便立即召开家族会议,决定让他代许长烨提前认罪。

二十万。

看似是笔不小的数目。

但秦风入赘许家“冲喜”,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老婆许芸潇!

五岁那年的冬天,大雪飘飘,寒风刺骨,他流浪街头,差点被冻死在垃圾堆里,是路过的许芸潇给了他一块面包,让他活了下来,从那时起,就发誓,待到它日东升时,必当以犬马报之!

这三年,他过的像条狗一样,家里所有的家务,洗衣,做饭等等也都是他的,受尽白眼与侮辱,甚至有一次做饭有点咸了,被岳母扇了一个耳光!

连许芸潇都看不上他一个吃软饭的,夫妻之名,有名无实,睡觉都是分开睡。

但只要守在她身边,他便心满意足。

至于钱?

在他心里,即使是一座璀璨金山,都远没有她重要!

“我不同意。”

秦风淡淡的道。

开玩笑。

要是进去了,还怎么守护她?

“你长脸了是不?是想趁机敲诈?”

“一定是想坐地起价了,不知好歹的东西!”

“……”

众人又叫嚷起来。

许芸潇此时看不下去了,双目红肿:“你,你们,差不多行了!”

她平日里虽然也瞧不上吃软饭的秦风,但好歹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他被如此辱骂,显然这也是对她的侮辱。

“芸潇,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真是没大没小!”大伯眉头皱起。

“跟他久了,忘记自己姓什么了?”二伯道。

这时。

许长烨叼着烟,来到大堂,说道:“奶奶,他要不同意的话,我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李少帮忙。”

“李少?李氏集团的李少?”众人惊讶起来,包括老奶奶。

“那是当然!”

许长烨仰起头得意的道,“昨天我还和李少喝了几杯,李少那人很好接触,很欣赏我,还说以后可能会有合作呢!”

大厅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惊诧不已。

李氏集团在湖城非常有名,是湖城三大家族之一,远非小小许家能比,在他们眼里,那便是豪门的存在!

“不过,李少看上了芸潇姐,只要让芸潇姐离婚,嫁给李少就可以了。”

许长烨再道。

众人闻言,纷纷再把目光集中在许芸潇上。

尤其是她母亲李翠兰,眼睛里满是兴奋。

能嫁入李家是何等荣耀?

这可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大好机会呀!

她也早就想让秦风滚出许家了,奈何老奶奶顾及许家面子,怕给外人留下“过河拆桥”的坏名声,一直不松口。

老奶奶此刻凝重的眼眸里,也流露着难以压制的兴奋。

愣了半晌后,她起身一拍桌子,大声说道:“芸潇离婚,入嫁李少,就这么定了!”

显然。

她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有了李少那条线,那以后许家想踏入豪门行列,不再遥不可及!

至于秦风?

一个上门废物而已,谁会在乎他!

“对对,就这么定了!”

“……”

其他人也纷纷叫起来,非常兴奋,还夸赞许长烨厉害,能牵上李少那条线。

“芸潇,你可得好好感谢烨儿。”

老奶奶红光满面的喝着茶,仿佛已经成了豪门似的。

许芸潇眉头紧锁,摇头道:“不,我不同意!”

“不同意?”众人看向她。

“李少的为人你们应该有所耳闻,风流成性不说,还让许多女人染了病。”许芸潇说道。

“这……也可能是那些女人不检点啊!”大伯说道。

“对对!凭什么说是李少传给她们的,没准儿她们就是想勒索要钱!”

“……”

许芸潇听着他们的劝说,一阵心寒,咬牙再道:“奶奶,若不是三年前秦风上门‘冲喜’,我恐怕活不到现在,我,我不能……过河拆桥!”

“放肆!!”

老奶奶大怒,一拍桌子,呵斥道,“你意思是我‘过河拆桥’了?!”

“她就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许长烨愤恨的加油添醋,道,“芸潇姐,你光想着报他恩呢,有没有想过奶奶?如果没有奶奶,怎么可能有三伯,如果没有三伯,怎么可能有你?所以,你这条命都是奶奶给你的!”

“对对,还是烨儿懂事。”其他人纷纷道。

“……”

老奶奶也十分赞许的看见了眼许长烨,而后对众人道:“就这样吧!散会!”

“奶奶……”

许芸潇还想反驳,但老奶奶已经起身往内屋去,完全不在意她的想法。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劝她以大局为重,为家族着想。

许芸潇泪水倾泻而下。

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哭的让人心疼。

秦风心底的柔情与怒火被点燃,过去伸手擦拭她脸上的泪珠,凝眉一字一句道:“老婆,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说完。

他转身往外走去。

许芸潇错愕。

这一瞬间,她感受到秦风身上的气息,与寻常时的随性窝囊完全不同,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出了门。

秦风点了只香烟,深吸一口,而后拿出手机,找到一个一直抗拒的电话号,拨打过去。

“少,少主,真的是你吗?太好了!老奴等您这电话,等的头发都白了,呜呜呜……”电话一头,一个老者激动的哭了起来。

秦风淡淡的道:“我可以继承那亿万家产,但我有个条件……”

第2章 天王山!

没错!

秦风摊牌了。

他是“天王山”的继承人!

天王山。

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之一,强者如云,富可敌国,掌握全世界一半以上的财富!

他五岁那年被赶出门,原以为与天王山再无瓜葛。

但前段时间天王山的管家老富找到他,说这些年他颠肺流离的生活,是对他的考核,如今他已通过考核,可以成为天王山的新一代的天王,掌管亿万财富!

但他并没有同意。

他深知上层圈子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不想被卷入其中,想安安心心守在老婆身旁过普通百姓的日子。

直到方才。

方才都要被逼的离婚了,再这么“安稳”下去,老婆都没了。

所以,这是逼不得已。

挂了电话。

秦风把烟踩灭,叹了口气。

“树欲静而风不止,想做个普通人,太难了……”

……

第二天早上。

岳母李翠兰一睡醒,就迫不及待的催促许芸潇:“快点,昨晚不是说好了么,去和烨儿见李少去,这事儿慢不得。”

“妈,我不想去。”许芸潇心里一阵酸楚。

“不想?你个傻孩子,让李少看上,那是咱家的福分,这可是乌鸦变凤凰的好机会,再说,这也是为了烨儿。”李翠兰道。

“可秦风……”

“你个傻孩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奶奶都同意了,你还不想趁机甩开这个窝囊废?”李翠兰道。

围着围裙的秦风,这时端着饭从厨房出来,笑着道:“老婆,来吃饭了。”

许芸潇见他像没事人一样,愁闷道:“秦风,你就没有想说的?”

她心里很郁闷。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这么“淡定”,即便窝囊,也该有点脾气吧?

“老婆。”

秦风对她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放心,好人有好报,老天爷会帮忙的。”

老天爷?

敢情他昨晚说不会让任何人欺负自己,把希望寄托在老天爷身上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

许芸潇苦闷道。

这时。

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岳父许国盛,忽然叫道:“出事了!快,你们快过来看新闻!”

新闻上说,昨晚浪淘沙夜总会,发生斗殴事件!

一共重伤一百二十七人,全部都是夜总会的保安人员,还有李氏集团董事长之子李少轩,被打的最为严重,被人一脚跺了命根,初步诊断,终生不能生育……

“咣当!”

岳母李翠兰手里端着的碗,掉在了地上。

脑子更是一片空白。

李少都成这样了。

那,那乌鸦变凤凰的希望……将彻底没了?

许芸潇也愣了一下。

接下来一条新闻,同样让他们错愕!

“……一个小时前,上面破获一起迷案罪,有录像,人证,DNA检测等充分证据,证明许某对女子下药并实施犯罪,现已抓获……”

没错。

那个“许某”,正是许长烨!

“……”

两条新闻播放完,许芸潇惊愕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李少成惨遭暴打,许长烨被抓,这么说……所有的事,就这么结束了?

自己只是睡了一觉,什么都做呀!

秦风耸了耸肩,笑着道:“好了,我早说会有老天爷会帮忙的。。”

“老天个屁啊!”

岳母李翠兰欲哭无泪,大叫起来,“作孽啊!好不容易快要熬出头了,怎么来这一出!老天没眼啊!——秦风,都是你个乌鸦嘴,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只是睡了一觉,荣华富贵的美梦就没了,这打击对她太大。

危机解除。

许芸潇长长舒了口气。

不管怎样。

总算不用嫁给李少那个禽兽了。

秦风这这时电话响起。

“少主,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你在家吗?我来找你签一下天王山的继承协议。”

“门口?”

秦风吓了一跳,忙道,“别进来,我自己出去!”

挂了电话,他匆忙找了个借口出门去。

许芸潇一个闺蜜这时打电话过来,羡慕道:“哇!芸潇,没想到你认识那么厉害一个人,敢直接和李家对抗,真是太厉害了!”

“啊?我,我不知道是谁呀!”许芸潇错愕。

“你就别装了,有传闻昨晚大闹浪淘沙的那位神秘人,在一脚跺掉李少的命根子时,提了你名字,一定是那人暗恋你,但不好露面,一直默默做你的护花使者,真让人羡慕。”

“……”

许芸潇更加错愕了。

她根本不认识那个神秘人,不过这让她想起一些事。

最近三年她曾走夜路遇到过色狼,也曾在酒桌业务谈判中,遇到过一些贪图她美色,想要非礼她的人。

但他们无一例外都被一个神秘人暴打。

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过。

“难道真的有一个神秘人,一直在暗中护着自己?”

许芸潇嘀咕着,脸上泛起一团红晕。

哪个女孩儿不曾想过有一位一直暗恋自己,保护自己的盖世英雄?

一想到秦风。

她失落的叹了声气:“可惜自己的男人太没出息了……”

……

秦风出了小区门,一辆车牌号为88888的黑色加长林肯路旁。

一上车,身着燕尾服,头发花白的瘦老头儿老富,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他,激动道:“少主,你可算想明白了,实在太好了……”

“滚滚,你恶不恶心!”

秦风嫌弃的推开他。

老富讪笑两声,拿出一份协议书:“只要您在上面签个字,整个‘天王山’的亿万财富,就都是你的了。”

“哼!我只是让你给那个什么李少下个警告,你居然搞那么大动静?”

秦风不爽的道。

“动静大吗?”老富无辜的眨了眨眼,“本来我是想让整个李家从地球上消失来着,特意遵循了您说的‘警告’,就没敢下重手,放心,按照您的要求,没暴露身份。”

秦风无语。

没想到天王山的做事风格,还是如此霸道。

算了,反正那李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而且闹的越大,越会让李家忌惮,不敢轻易报复。

同时。

也给其他那些惦记自己老婆的人提一个醒!

“少主,咱们签字吧!”

老富殷勤笑道。

秦风则身子前倾,双目注一眨不眨的视向他,再道:“告诉我,天王山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

老富为难起来,目光闪烁不定。

果然!

秦风露出一丝冷笑。

他可不会傻到相信天上掉馅饼,更不相信天王山会选他一个十几年在外漂泊的人当继承人,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咱们各走各路。”

秦风作势假装要走。

老富见状,忙拉住他,苦着脸道:“这是天王山最高机密,您,一定要保密……”

他说完后。

秦风眉头拧起,长长的舒了口。

“原来如此,果然这天上掉下的馅饼,不是那么好吃的……”

“少主,您可一定要答应啊!否则,否则整个天王山就完了,只有您能拯救啊!”

“我还有一个条件,不能暴露我身份。”

秦风靠在坐背上说道。

“我懂,我懂。”老富笑起来,道,“少主是想隐藏于市井,好瞒天过海,暗度陈仓对吗?任谁都不会想到天王山的新一代天王,竟是一个上门废婿,嘿嘿,少主真是深谋远虑啊!老奴佩服,老奴佩服!”

“……”

秦风懒得理他。

他只是不想让老婆那么快卷入残酷的风云争霸中。

老富再给他一份协议,说道:“这家浩瀚娱乐公司,极少有人知道是天王山旗下的,现在由少主做幕后老板。”

“看来,天王山对我也不是很信任嘛,让我掌管这家公司,也是想考验我的能力,是吧?”

秦风边翻看协议,边笑着道。

“咳咳……”

老富干咳两声,怕秦风一不高兴,不同意了,只好摸索出一张银行卡,苦着脸道,“少主,您就别为难老奴了,我再私人赞助您八亿,求您了……”

“我又没说不同意。”

秦风毫不客气的收起银行卡,在协议上签下名字。

二人约好两天后去新公司办理交接手续。

之后。

秦风打开车门正要离开。

忽然看到老婆许芸潇,正巧走出小区。

四目相对。

二人愣住了。

“你怎么……”

许芸潇疑惑的眨了眨眼。

他一个天天在家吃软饭的窝囊废,怎么会在这么高档的车里?

第3章 黑龙卡!

秦风匆忙看向老富。

老富是老江湖,立即装出一副病弱的样子,咳嗽着对秦风道:“小伙子,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给我扎了几针,恐怕我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哦,不用客气。”

秦风忙配合。

他笑着对许芸潇道:“刚才遇到这位老爷爷心脏病,就帮忙治疗了一下。”

这个谎话说得过去。

当年一个老头子把桥底下流浪的他领走,教过他一些医术。

他也给许芸潇简单治疗过感冒发烧,虽然她们一直不相信他会治病,认为病是吃药好的。

“就你在村里学的那两下子,也没有医师证,可别耽误了人家!”许芸潇瞪了他一眼,而后忙对车里的老富道,“老爷爷,您别相信他,他就是一个小村医,前面左拐就是医院,赶紧去再检查一下吧!”

“好,好,谢谢……”

老富对她颔首微笑,瞄了眼秦风,意思是他这老婆不错,善良。

汽车扬长而去。

许芸潇再对秦风气恼道:“以后不准再随便给人治病了,万一治出问题,你担得起责任吗!”

“哦……”秦风道。

治出问题?

教自己医术的那老头子,可是世界闻名的北斗神医,这些年四处寻找自己求医的达官富贵,不计其数……

“对了!”

许芸潇此时神情一滞,道,“你有没有发现,方才那老爷爷长得很像一个人?”

“谁?”

“汉江省首富,富老先生!”许芸潇想起来后,眼眸里闪烁着兴奋,“对,就是富老先生!那可是咱们汉江省的首富,太厉害了,我,我竟然和富老先生见面了,天啊!”

秦风汗颜的嘀咕道:“就那老东西,至于这么兴奋么……”

“老东西?”

许芸潇脸色一寒,“你怎么这么没礼貌?能和汉江首富有一面之缘,那是你上辈子的造化,真是的,一点见识也没有!”

“咳咳,老婆,你去哪儿?”

秦风干脆转移话题。

“还能去哪儿?公司资金链断了,得赶紧想办法,不然要破产。”

许芸潇愁闷的道。

她的公司前段时间就出了问题,原本想找家族帮忙投资,结果昨天出了许长烨那件事,现在整个许家都在愁闷中,没人搭理她,只得去找朋友借。

秦风闻言,道:“差多少?我来帮你吧!”

“你?”

许芸潇鄙视了他一眼,“我现在需要的是八百万!”

“没问题,这张卡……”

秦风拿出老富给他的银行卡。

许芸潇见状,气的把卡直接仍在地上:“够了!你有几块钱,我不清楚吗?别在给我添乱了!”

说完。

她便郁闷的甩身离开。

秦风苦笑。

那里面可是有八亿啊!

算了。

直接去银行吧!

刚到银行,秦风遇到老婆许芸潇的朋友,沈露。

有一次沈露想把许芸潇介绍一位大老板,好从中捞点好处,在夜总会把许芸潇灌醉,联系那老板时,秦风忽然出现,坏了她的好事,从而对秦风十分记恨。

这次来找男朋友,竟然遇见秦风,真是冤家路窄!

“吆,这不是芸潇家那上门老公吗?”穿的花枝招展的沈露,阴阳怪气的和秦风打招呼。

秦风淡然的瞟了她一眼,就当没看见。

沈露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像看路边垃圾一样,顿时心里不爽。

“大家快来看呀,这家伙是吃软饭的上门女婿,他老婆每个月只给他六百块钱,还包括买菜钱,你们说这么点钱,不去外面的自动取款机取,竟然还叫号排队,这不是浪费大家时间嘛!”

众人顿时看向秦风的眼神怪异起来。

“呵,长得还不错,怎么是个吃软饭的?”

“懒呗,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出息了。”

“……”

沈露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再阴阳怪气道:“哎呀,秦风,我忘了你是从农村来的了,不会用自动取款机取钱,是我不好,不该那么说你……”

人们一听说原来是村里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这年头还有不会用ATM机的,笑死人。”

“……”

银行的引导员过来对秦风道:“这位先生,两万以下的金额,请在ATM机上取。”

“哦,比两万多。”秦风说道。

一旁的沈露鄙夷道:“不可能,每个月六百,算上家里吃的,三年下来你根本攒不了几个钱,依我看能有两千就不错了,装什么装。”

秦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懒得和垃圾说话。

又被无视,沈露恼羞成怒,叫道:“怎么,心虚了?不敢说取多少?怕露陷?”

“我说取八百万,你信吗?”

秦风道。

“八百万?哈哈哈哈……”

沈露忍不住捧腹大笑,对四周的人叫道,“大家快来看看,这位农村来的软饭男,说要取八百万,笑死我了……”

人们此刻也纷纷笑了起来。

一个软饭男有八百万?

这牛吹的搞笑。

“要不要打个赌?”

秦风翘起二郎腿,斜眼看她。

“好啊!”沈露双臂环胸,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没有八百万,你跪下叫我一声‘妈’怎样?反正你也是软饭男,就认我个干妈,不为过吧?放心,过年我会给你发红包的,哈哈!”

“要是我赢了呢?”

秦风笑了。

“你赢?别开玩笑了,你要是真赢了,我就叫认你当干爸爸,大家可以作证。”

沈露不屑笑道。

这时银行区域经理杜斌来到这边,他是沈露的男朋友,沈露来银行,也是来找他的。

沈露笑着道:“老公,这家伙要取八百万。”

八百万?

杜斌上下打量了一番秦风,一身便宜货,脚上穿的鞋,都是地摊上三十块钱一双的冒牌耐克,怎么可能有八百万,不由得嗤笑一声。

正要安排保安把秦风赶出去,忽然看到秦风手里的银行卡,顿时愣住了!

银行卡黑色打底,上面印着一条璀璨金龙。

金龙栩栩如生,形态逼真,如九五至尊,君临于天!

这是黑龙卡!

寻常人或许不认识,但身为一名银行区域经理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黑龙卡全球通用,在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是高级高级高高级会员,全球也仅有五十张!

即便一些他国皇室贵族成员都没有!

所以,拥有黑龙卡,便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这,这位先生,请到高级VIP室来坐。”

杜斌匆忙恭敬的弯下腰。

暗自庆幸方才没有失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沈露见状,皱眉道:“VIP室?你还真信他有八百万?笑死人了!要我说,赶紧把这家伙赶出去,免得碍眼……”

“啪!”

杜斌突然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焦急道,“你给我闭嘴!”

妈嘚!

拥有黑龙卡的人可得罪不起。

你想死。

别拉扯上我啊!

第4章 干爸爸!

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沈露也懵了,摸着脸上火辣辣的五指印,怔怔的道:“老公,你怎么了?”

“怎么了?”

杜斌都快被气疯了,“你对这位先生一点都不尊重,你说怎么了?”

“我前阵子跟你提过他呀,他就是许芸潇的上门女婿,他惹我不高兴,你还说有空帮我教训他来着。”沈露说道。

许芸潇的上门女婿?

杜斌也懵了。

许芸潇可是湖城第一美人,所以她的上门女婿也“闻名遐迩”。

原来就是他啊!

这种窝囊废怎么可能有黑龙卡?

难道是……他自己改装了一下银行卡的外观?

想到此。

杜斌看向秦风的脸色不爽起来,尤其一想到刚才对这样一个人那么恭敬,太耻辱了!

“保安!!”

他大声招呼来几个保安,道,“这个人在这里捣乱,把他给我仍出去!”

说话的同时,给保安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弄出去后,狠狠的揍一顿。

没办法。

不能在大厅动手,只能来阴的。

“别呀!”

沈露这时讥笑道,“老公,人家是来取钱的,怎么也该查一下银行卡呀,我刚才和他打赌来着……大家都作证呢。”

“原来如此。”

听了他们打的赌,杜斌也乐了。

很快。

银行卡交给工作人员。

杜斌和沈露在一旁,等着看笑话。

工作人员这时愣住了,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电脑,一句话也说不出。

杜斌见状,忙道:“你愣什么呢?他卡上到底有没有八百万?”

“有,有……”

工作人员怔怔的道。

沈露笑了起来,对秦风叫道:“你输了!来,跪下叫一声‘干妈’,可不许赖账哦,这里这么多人作证呢,哈哈哈……”

笑着笑着,她忽然愣住,看向工作人员:“你刚才说什么?!”

“抱,抱歉,卡上金额是客户隐私。”

工作人员道。

她看向杜斌。

杜斌立即利用经理身份,去往柜台室。

当数清楚秦风卡上金额的那一连串“0”后,一瞬间,如遇晴天霹雳!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但身上仍冷汗森森,匆忙出来,恭敬无比的给秦风弯下腰:“秦,秦先生,实在对不起……”

“老公,他卡上真有八百万?别开玩笑了,绝对不可能!”

沈露撇嘴道。

啪!

杜斌气急,再甩了她一巴掌,大声叫道:“快,快给秦先生道歉!”

黑龙卡!

八亿!

这绝对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啊!

被这婊子害死了!

围观的众人此刻也懵了。

那个农村来的上门女婿,竟然真的有八百万?

太难以置信了!

见沈露还在愣神,杜斌心急如焚:“你,你不是和秦先生打赌了吗?快跪下叫秦先生‘爸爸’!”

“什么?!”

沈露再一次懵了。

“曹!你特么愣什么愣!赶紧跪下叫啊!!”

杜斌急的都快哭了,上去又给了沈露脸上一巴掌。

沈露被扇的清醒过来,察觉到情况不妙,匆忙想走,毕竟给人跪在地上叫爸,太丢人了。

但刚迈步,就被杜斌拽住,硬把她按在地上:“你跑什么?赶紧叫啊!”

没办法。

她要跑了,这锅就得自己背!

沈露没办法,只得在周围人的目光下,羞红着脸,颤抖着跪在地上,对秦风叫道:“干,干爸爸……”

“恶心。”

秦风嘴角一撇,鄙夷道,“我可不想有这种垃圾女儿,这样,你给我唱一首《征服》好了。”

“什么?!”

沈露睁大眼睛,“秦风,你,你不要得寸进尺!”

啪!

杜斌又给她后脑勺一巴掌:“妈的!叫你唱,你就唱,废什么话!”

沈露哭了。

就算不怕秦风,但也怕发了疯的杜斌,只好脸色苍白的唱起来:“就,就这样,被,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大厅里,人们忍不住哄笑起来。

“取钱吧!”

秦风听着优美的歌声,对向工作人员道。

黑龙卡无论取现多少,无需提前预约,哪怕取一亿,银行也得在半小时内搞定。

很快。

秦风便提着两大箱现金,看都没看沈露和杜斌一眼,从容离开。

他一走,沈露忙不迭失,连滚带爬的跑开。

实在太丢人!

秦风也离开这里,把两箱子钱放在电动车后座上,拿绳子牢牢捆住,骑着电车往许芸潇的公司去。

他也想过转账。

但不知道许芸潇公司的账户,只能取现金。

秦风到了公司,忽然一辆路虎,停在门口,一身整齐西装的男子捧着一束玫瑰,从车里下来,还往身上喷了点香水。

秦风认得他。

他叫杨俊超,是一个海归,他爸有一家价值两千万的公司,早之前追过许芸潇。

“怎么,还惦记着我老婆?”秦风骑着电车,挡住他的去路。

“吆,这不是芸潇那废物老公嘛!”杨俊超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次可是你误会了,是你老婆打电话给我的,她公司遇到困难了,现在也只有我能帮她,怎样?”

“哼,我老婆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用你管,滚吧!”

秦风冷冷的道。

“笑死了,你一个废物能解决什么?她可是需要几百万,你身上连几百块都没有吧?”杨俊超嘴角阴笑,“没办法,是你老婆需要我,要是我们发生点什么了,你可不要生气,要怪,就怪你自己穷,窝囊,没本事!哈哈哈……”

秦风眉头皱起,一字一句道:“你是想死吗?”

“呵,想打我?我常年练跆拳道,已经到了黑带八段的地步,十个壮汉都不是我对手,你算哪根葱?”

杨俊超得意笑道。

“那来试试。”

秦风不屑道。

“好,这可是你说,把你打残了,可别怪我,嘿嘿……”杨俊超说着,摆了个跆拳道经典动作,心里兴奋极了,要是把这小子打残住上一年半载的,还怕泡不到许芸潇?

谁知。

他还没来得及出售,秦风忽然如一阵风一样,到了他跟前,直接一拳轰在了他腹部!

顿时。

他只感觉体内一阵翻江倒海!

嘭!

秦风揪住他的头发,猛然往膝盖上磕去。

鲜血四溅!

杨俊超懵了,脑子一片空白。

做梦都没想到秦风打架这么狠,而且还残暴!

不要说还手。

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知道的是秦风所学的武道,非花拳绣腿,而是以杀人为主的国术!

每一招,每一式,都非死即残!

当年,有西洋拳王上门进行生死挑战,老头子让他出场,只用了三招,便让那西洋拳王丢了性命!

“别,别打了,别打了,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杨俊超倒在地上痛苦的求饶起来。

此时的秦风,对他而言,就像死神魔鬼一样恐怖。

“就这点本事,就想挖墙角?滚吧!”

秦风不屑道。

杨俊超匆忙狼狈的上车离开。

秦风自言自语道:“看来浪淘沙事件,还是没吓住惦记自己老婆的人?既然如此,那就来一个,灭一个!”

接着。

他拨打电话给老富,道:“查一个叫杨俊超的人,我要让他在大街上要饭。”

“好唻。”

老富干脆利落道。

挂了电话。

秦风走进公司办公楼。  

“快看,那个就是许总的上门老公。”

“我听说那家伙天天在家洗衣做饭。”

“真替许总不值,许总可是咱们湖城第一美人,竟然嫁给一个吃软饭的,哎……”

“……”

办公楼里,一些身着职业装的女职员们,对他指指点点。

他早就习惯了这些,也懒得理会。

燕雀安知鸿鹄?

他提着两箱子钱,在议论声中,往许芸潇的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惊龙入世-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许芸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