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对面不相识-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林安茉, 宫熠

娇妻对面不相识-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林安茉, 宫熠

第1章 受伤归来无处去

飞机降落在江城的那一刻,林安茉的心脏才算是真的踏实了下来。

颤抖着从包里拿出手机的时候,浑身的伤痛像种催化剂一样,促使着林安茉拨通了那个三年来未曾拨通拨打过的电话?

嘟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每一声都像是一道重重的鼓槌砸在自己心声,而那一颗原本就加速着的心,此刻也忽上忽下的,随着一声又一声冷漠而而又让人倍感绝望的嘟嘟的声音慢慢的跌入谷底。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公式化的声音徐徐传入耳中,慢慢的化作一道道冰柱化成水流窜进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让林安茉清清楚楚的明白过来,宫熠是不会在意自己是死是活的。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重新将电话扔进包里。

周围行人来来往往,林安茉却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乡人,不过是离开了两年罢了啊……

自嘲一般的一笑,林安茉忽的想起两年前离开的时候程斌叮嘱自己说:“回来的那一年会有专人来接你,你不用擅自做决定。”

嗯,不要擅自做决定……

如果真的会有人来接自己,又怎么会没有人知道自己回国前夕在机场遭遇了恐怖事件?

浑身疼的像是散架了一样,林安茉一时之间心情复杂,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出了机场上了辆车,行驶了好久,最后到了西山公寓。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出租车子开走,周围的光显得更加暗淡,入了秋的夜晚有些冷,林安茉裹紧了衣裳,刚走了一步,就听到背后一声试探的声音传来:“少夫人?”

林安茉回过头去,愣了愣,半晌才叫了一声:“程秘书。”

来人正是宫熠的四人助理兼秘书,程斌。

程斌皱着眉头走上前,声音中带着一些不悦问到:“原本昨天就该来的,你擅自改变行程,老板会不高兴。”

林安茉愣了一愣,眸光闪了闪,声音微轻:“对不起,有些事情耽搁了,来晚了一天。”

程斌并未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眸子转了转对林安茉说到:“你等我一会儿。”

林安茉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点了点头,程斌走到远处去,电话贴在耳朵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一通电话很快就挂了。

“走吧,我带你去住的地方。”程斌走过来,直接拿起林安茉的行李向前走去,林安茉目光沉沉在某一栋别墅看了一眼,缓缓开口:“这里不能住吗?”

她现在还是宫熠的妻子,西山公寓是他们的家,自己住在这里,该是理所当然的啊。

程秘书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中的情绪林安茉看不真切,只是听到他淡淡说到:“老板说了,给你另外安排了地方。”

一颗心直直向下坠着,最后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但还是鼓起勇气,声音尽量平稳的说到:“我有点事情要和他当面说,麻烦你和他说声。”

听到这里,程斌微微一愣,很快说到:“老板最近有些忙,没有时间见您。”

其实只是宫熠根本不会理会关于林安茉的事情,甚至自家老板,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叫什么名字罢,最近自家老板脾气又那么差,要是自己再将这件事告诉他,还不得立马滚蛋走人?

林安茉身子晃了晃,半晌后才回过神来笑了笑,低声说到:“我知道了。”

她早就知道的,在宫熠眼中,自己不过只是赌气的一个后果,妻子两个字,在宫熠眼中,除了那个人,没有人有资格。

程斌只是发了几个短信,还没有等林安茉反映过来,程斌公式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少夫人,下车吧。”

林安茉下车,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建筑物,程斌再次开口:“你先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联系我。”

顿了顿,程斌的音调微微有些迟疑,但还是说到:“还有,老板不喜欢别人随便打扰他。”

言外之意,林安茉安安分分的,不要和宫熠扯上什么关系。

隔着夜色程斌看不到林安茉的脸色,只是隐隐的觉得自己根本感受不到这个女人的呼吸,仿佛自己面前就是一个幽灵似得,隔了许久,才听到林安茉轻轻的声音:“我知道了,有些东西,还要麻烦你帮我转交给你们老板。”

房子是一栋老式公寓,林安茉谢绝了程斌要帮忙的意愿,一个人提着行李走进去,摸着黑进了门,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顺着门板滑落下去。

那双漆黑清澈的眸子里,此刻泪水满眶却到底是没有流出来。

这样就足够了,足够了,自己哪里有选择的权利,林安茉嗤嗤一笑,那笑声回荡在静谧的房间中,却显得那般诡异和悲凉。

第2章 莫名其妙得工作

扫了一眼手机,依旧是平常的生物钟,五点,随即她心里一惊想起来,回国之前就递过简历,今天正好是去星煌娱乐面试的日子,庆幸自己提前醒了过来,林安茉缓缓爬起来,身体传来的酸痛让她秀气温婉的眉头紧紧皱起。

慢腾腾的收拾了一番,林安茉才静下心来打量自己以后的住所,地方不大,但是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等工作下来了,就可以自己搬出去找个房子住了。

星煌娱乐是近两年崛起的一个传媒公司,没有人知道它背后的老板究竟是谁,但是这两年来,炙手可热的艺人都是星煌娱乐旗下的,谁都知道,能够进星煌娱乐,那就代表着这个人的实力。

林安茉虽然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是能够得到星煌的面试通知,对她来说还是有些惊奇的。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收拾了一番,林安茉提前出了门。

两个小时后,星煌娱乐面试处。

看着周围的面试者或是窃窃私语,或是拿着小镜子检查自己的妆容,林安茉只觉得眼皮烧得厉害,她心里清楚自己是发烧了。

自两年前那件事,她的身体免疫力就直线下降,这一次又是恐怖事件被踩受伤,昨晚又在地上睡了一夜,身体什么样她很清楚,只是……

咬了咬牙,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面试完。

只是还没有等到林安茉面试,意外却发生了,因为发烧难受的紧,见还要好一会儿才道自己,林安茉走到洗手间想要洗把脸降低一下温度,只是刚抹了一把脸,卫生间就忽然闯进来一人,还是个男人。

“你是谁!这是女厕!”林安茉眸子一冷警惕的看着来人,原本柔弱的人竟是在这个时候散出一股戾气来。

林安茉抬起头去看,这一看又是惊了一惊,却见来人长相足以用妖孽两字来形容,天生魅惑的桃花眼让人眼花缭乱,那白皙不正常的皮肤配着一头栗色的发,让他整个人犹如才能够漫画中走出来一样。

对方根本没有理林安茉的话,只是随意的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在林安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林安茉踉跄一下就被带着出了卫生间,脸上的水珠甚至都没有擦干。

“我决定了,她就是我的新经纪人!”

被这么一拽,原本就昏昏沉沉的林安茉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等到微微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听到男声带着不可一世的调子大声说到。

“我的祖宗,一个月你都换了十四个经纪人了!”

一男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弯着腰一边说话一边重重的喘着气。

漫画男依旧是无所谓的样子,淡淡说到:“你找的那些货色我才看不上,这个是我自己挑选的,我看得上。”

说着,他忽的一笑,转过头来看着林安茉,可是林安茉却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了一丝警告的意味。

果然,漫画男微微低头在她耳边说到:“我警告你,乖乖听我的话!”

林安茉心里微微一动,眸子抬起来看向漫画男,这个时候对面的男子终于缓过来一口气说到:“我的安辰大祖宗,这次可不能再换了啊,再换我就要回家种地了!”

林安茉这时心中惊觉,这人竟然就是如今演艺圈最出名的大明星,安辰!刚刚竟然没有认出来!

抬起眸子震惊的看着他,这个时候安辰也转过头来,嘴角一抹邪邪的笑容划开,只听到他道:“我自己选的经纪人,我是不会换的。”

林安茉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时候自己仿佛该说句话的,正了正神,她说到:“对不起……我是来应聘广告策划的……”

握着自己手腕的力道猛地加大,林安茉顿时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后背已经是冷汗冒了一层,只听到安辰开口警告意味明显的说到:“你就算是家庭主妇,从现在开始,都是我的经纪人!”

声音明明是冷冷的,可是面容却是展现着最完美的笑容看着林安茉。

对面的男子这个时候赶紧走上来,虽是同情但还是掩不住眼中的笑意:“姑娘,多少人想要做安辰的经纪人都做不了,你说说你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眼睛眨了一下看着林安茉,他继续说道:“其余的一切你都不用操心了,明天准时出现在安辰面前就行了,我会替你打理好一切的哦。”

看着对方这样的热情,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林安茉直觉却是这件事对自己来说并非好事。

刷的一下,手中的资料已经被那人抽了过去,林安茉刚要说话却被安辰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林安茉?不错不错,材料我拿走入职了,记得明天上班哦。”那男子又朝着林安茉笑了一笑,带着自来熟的热情。

“不用了,后天准时出现在我家,明天我有事。”安辰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放开了林安茉的手腕向前走去,那男子赶紧对着林安茉说了一句:“那就后天,记住了啊!”

等林安茉反应过来的时候,原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手腕因为踩踏事件原本就有伤,刚才安辰那一股力道差点让她晕过去,如今却是觉得浑身冰冷犹如身处冰窖一般,刚刚抬起腿走了一步,林安茉就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而就在此刻,不远处的电梯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人。

挺拔颀长的身姿,犹如利剑一般的眉峰微微蹙着,一双眸子像是嵌着寒冰一样,又如古井深潭一般陡生寒意,犹如刀刻一般的鼻峰下,薄唇紧紧抿着,显示着他此刻的心情。

事实上,他一直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副冰冷决然的表情,让人不敢靠近。

而在他身后跟着的,恰是昨夜安排林安茉的程斌,而此人,正是宫熠。

像是没有看到面前晕倒在地上的人,宫熠的腿跨过林安茉的身子,目光没有一丝的转移,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叫他觉得恶心至极。

而在他身后的程斌却是眼眸一惊,眉头紧紧一皱。

“老板,这……”

宫熠的步子微微一顿,眸子更加冷了冷,薄唇轻启:“扔出去,这还要我教?”

程斌眉头依旧没有舒展,顶着自家老板散发出来的寒气说到:“这是……这是林安……”

刚要说出林安茉的全名,想了想赶紧改了口说到:“这是少夫人!”

第3章 来自于他的恐惧

在听到程斌声音带着诧异的回答后,宫熠的眸子猛地一暗,回过头来看着程斌,眼中的情绪让程斌心里忽的一惊,赶紧解释着开口:“我嘱咐过她,不要打扰您的,她也答应了。”

程斌看着这样的情形,额头已经是一层细密的冷汗,踌躇了一会儿,他还是开口:“老板,她……应该是晕过去了。”

宫熠的目光依旧是凉凉的瞥了一眼程斌,叫他心中又是一惊,赶紧垂下头去不敢说话,过了半晌,让程斌眸子一惊的是,他竟然听到宫熠说:“带她离开。”

“啊?好,我知道了!”程斌心中很是震惊,但还是赶紧走到林安茉身边想要将她抱起来,就在他的身子已经蹲下去的时候,却又听到宫熠冷冷开口:“让开。”

话毕,就见宫熠已经抬腿走了过来,目光中充斥着厌恶一般,蹲下身去将林安茉抱了起来。

程斌早已经惊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老板向来厌恶和人接触,更别说是和女人接触,如今却是亲自抱起了林安茉,难道……在老板的心中,是因为林安茉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

还是刚才被经理气的老板有些神志不清了?

还没有等程斌想明白这件事,宫熠冷冷决然的声音再次传来:“你是要在这里安家了么?”

程斌一惊,赶紧快步跟上他的步伐,两人很快通过特殊通道到达了停车场。

林安茉再次醒来的时候,所在的地方光线很暗,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透着森森的冷意,悠悠的扫视一周,忽的便看到在某一处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个模糊的人影。

“咳咳……”

起身的时候微微咳了一声,那掩映在黑暗中的慢慢睁开眼睛,虽是光线极暗,可是林安茉却可以感受到,从那一处忽然射出来的一道寒光,带着浓浓的不满,而自己之所以感觉到冷,大概也是因为这人的存在。

身子顿顿的停在原地,林安茉不敢再动弹一下,刚想开口询问的时候,便见黑暗中的人忽然起身,周身的冷气慢慢流动间便已经到了林安茉跟前。

这一次她看清了,更看清了对方眼中深深的厌恶。

“宫……”

林安茉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骤停,甚至连跳动都不会跳动,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过了许久才憋出一个字来,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是谁给你的胆子来找我!”

宫熠缓步而来,像是地狱归来的王一般,缓缓的逼近林安茉,那声音骄傲人彻骨寒凉,很快便走到了林安茉面前。

林安茉愣愣的,紧紧咬着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双眸惊恐中带着震惊,一颗心沉沉的向下坠着,却又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一样。

宫熠忽的俯下身来,似幽灵一般,他的目光寒冷而又深邃,直直盯着林安茉的时候,似乎一道利剑刺向她的心脏。

“我说过,我厌恶别人,如此的不自量力!”

他的声音继续沉沉而又冰凉的在林安茉耳边响起,恍若是从天外传来,可是这个人却跟自己如此相近,她依旧是触摸不到,甚至在他的瞳孔里,林安茉都看不到自己那渺小的影子。

“不是,我只是…去应聘而已……”

他的逼近让林安茉感觉到浑身冰冷,双手撑在身后向后退着,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眼中的情绪,可是宫熠却像是幽灵一样,她后退一步,他就靠近一步。

“啊!”

忽的手下悬空,身子直直向后倒去,林安茉惊叫出声,目光带着求救一样看向面前的男人,可是宫熠却是嘴角一抹嘲讽的笑,忽的直起身来,居高临下一般的看着林安茉就那样向后倒去。

身体和坚硬的地面接触,又是一阵钻心裂肺的疼,而面前的男人却是丝毫没有怜惜的,再次冷冷开口:“这样的把戏,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

林安茉只觉得心中一片一片的冰凉和悲哀,强忍着疼痛,她的目光直直的对上宫熠,虽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可依旧是被他眸中的厌恶和冰冷所刺伤。

一字一句的开口:“我只是去面试,更没有想要耍什么把戏……我……我不知道会遇到你……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交给你的助手了,你快点签字,签完字我就搬出去,我们两个人再也没有关系了!”

看着面前的女子面容苍白,唇音带着微微的颤抖,但是那双眸子却带着坚定看向自己,宫熠的眸子在这越发黑暗的房间里猛然晃了晃。

得不到宫熠的回应,林安茉暗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我不知道会在星煌娱乐遇到你,但是……以后不会了!”

听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解释着,宫熠的眸子显得更加的深邃冰凉,他忽的上前一步,林安茉惊得连连向后退去,可是宫熠却是像刚才一样步步紧逼。

“现在这一出,又是想要怎样,是谁教你的?以退为进?”

那张凉薄的唇缓缓开口,眼中带着嘲讽的笑意看向林安茉,林安茉在他的逼近下向后退着,只觉得双腿发软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周旋。

“真的……我没有打算怎么样,我真的没有……我都已经把离婚协议书都给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她的声音终于透出了隐隐的哭腔来。

忽的就觉得心脏那个地方被刺了一下,宫熠满是烦躁的直起身子,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灯忽然被人打开,程斌手中一脸疑惑的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人。

宫熠目光触及他手中的文件,将离婚协议书拿过来,随意的翻了几翻,他的眸子再次一冷,看向了林安茉。

原本就是带病之身,又因为他的出现惊吓过度,此时的林安茉像是一脚已经踏入鬼门关似得,面容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赤裸着双脚站在地上,那圆润小巧的双脚却是让宫熠忽的眸光一闪。

目光移过的时候忽的瞥见林安茉的手肘,隔着宽松的衣服,那一处缓缓的渗出血迹来,该是刚才摔下去的时候摔伤了。

自己都惊觉自己竟然会在此刻想这个问题,宫熠脸色一变,让面前的林安茉身子一晃,不知道接下来他又要做什么。

“自己买药!”

宫熠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林安茉的面前,一沓人民币像是施舍一般的砸在了脚边,惊得她向后一推,靠在了墙上,双眸中带着一丝的不可置信和丝丝的惊恐。

看着这情景,宫熠又是眸子晃了晃,不知道哪里忽然来的气,捏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狠狠的摔了门走了出去。

程斌站在原地也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宫熠的声音再次传来:“再不走你是要失业么!”

程斌看了一眼林安茉,嘴角动了动,到底是没有说话,转过身就快步跟上了宫熠的步伐。

第4章 来自宫熠的别扭

屋内,林安茉双眸无神的看着脚下的钱,一张一张都像是在用那锋利的棱角割在自己身上,仿佛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干了一样,她靠在墙壁上,后背墙壁的冰凉混合着身后的冷汗,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而另一边,宫熠怀着满腔莫名的怒火气势汹汹的离开,双手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走到车子跟前的时候再次狠狠甩开车门坐了上去,而身后的程斌也全然不知自家老板的怒气究竟是从何而来,战战兢兢的坐上去开车离开。

车子缓缓的行驶起来,宫熠寒着一张脸再次翻开了手中已经皱皱巴巴的离婚协议书,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哼!

欲盖弥彰?欲擒故纵!这样的女人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以退为进罢了!

可是……脑海中忽的就浮现出自己抱着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冰凉的小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胳膊不放开,甚至皱着眉头叫自己的名字。

明明结婚的第二天这个女人就被自己送往了国外,明明在结婚之前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集,明明他对这个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印象!

可是为什么,她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自己竟是觉得她对自己万分熟悉!

为什么对于这个两年来脑海中完全没有印象的女人,在自己回过头看着她紧皱的眉头的时候,会忽然的冲动去抱起她,为什么?

宫熠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自己的这个妻子,不过是当初的一个冲动罢了,甚至于只是自己一个耻辱的见证,这两年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妻子长什么样子!

宫熠不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烦躁从何而来,将原本就皱皱巴巴的协议书粗暴的扔到一旁,从中缓缓的飘落出一张纸条来,宫熠的眸子一暗,伸出手将纸条拿了过来。

这一看,双眸震怒,似乎含着不可置信一般,前面的程斌根本不敢看后面的老板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到原本就冷气森森的车里,更加的阴寒,让他觉得空气都有些稀薄了。

以至于宫熠森凉的声音传来的时候,程斌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这两年,给她的费用是多少。”

程斌一惊一乍后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回到:“一个月十万,两年算起来,一共240万,当时是一次性给了支票的。”

240万……

宫熠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的支票,那上面的数字正好就是这个数字!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又在玩什么花样!两年来竟然一分钱都没有用,她是怎么活下去的!

“查!查她这两年在国外究竟干了些什么!”

含着冰碴子的声音钝钝传来,程斌不敢多说一句话,赶紧应了。

前头忽的出现红灯,程斌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眸子根本不敢乱扫,可是这个时候,宫熠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掉头。”

“老板……现在掉头……”程斌下意识的便开口,只是被宫熠冷冷打断:“我叫你掉头!”

没有办法,还是冒着违法交通规则的风险掉过头去,这个时候程斌才反应过来问到:“老板,我们去哪里……”

宫熠忽的一愣,眸子一闪,半天没有开口。

去哪里,难道让他说脑袋里一直浮现着那个陌生女人赤着脚站在地上的样子,难道要他说脑袋里一直是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还是要他说是她紧紧咬着下唇的模样?

烦躁!前所未有的烦躁!

程斌斗胆从后视镜中看到自家老板的神情,那是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有些扭捏的神情,但到底是跟在宫熠身边这么久的老人,程斌很快就开口道:“该是手机落在刚才的地方来了,我这就载您回去。”

宫熠脸色微微缓了的同时,竟然发现自己的手机真的是落在了那里,眸光闪了闪,冷冷的嗯了一声,身子向后靠去闭上了眼睛。

只是当宫熠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间早已经是空无一人。

眸子闪过冷意,愣愣扫过周围的时候那张脸似乎又覆上了一层寒气。

只见那床头柜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沓钱,正是自己刚才甩给那个女人的,他的脑海里,甚至很快浮现出了那个女人蹲下腰将这些钱捡起来的模样,那张脸苍白却又倔强,那双眼睛隐忍着压抑着眼泪,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的样子……

仿佛是在对自己的嘲讽!

“该死!”

宫熠狠狠的骂出了声,与此同时紧握的拳头也狠狠的砸到了面前的墙上,而身后的程斌石化在原地,不知道今日的老板为何如此反常。

“老板,林小姐她应该回去了。”

看着面前老板的样子,未曾谈过恋爱的程斌此时看着这情形也只觉得是自家老板讨厌林安茉,自然也不敢用少夫人来称呼林安茉,只是低低说了一声林小姐。

林小姐……宫熠才恍然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姓林?

“她叫什么名字?”

宫熠的声音似乎压抑着浓浓的怒气,又似乎叫人觉得有些不自然,程斌又是一愣,咽了口唾沫,小声说到:“林安茉……”

林安茉……这三个字在宫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只是那双眸子依旧带着低沉的阴冷,刚才砸在墙上的拳头一直撑在那里并未放下来,此刻他缓缓伸开五指,再一次紧紧握起。

“一小时之内,将她的资料送到我的办公室。”

留下一句话,宫熠又带着周身的冷气离开,顿了顿,他又回过头来,眸子冷冷的看向床头柜伤整整齐齐的钱,牙齿紧了紧,一张脸透着厌恶走上去,胳膊一甩,那些钱再一次散落在了地上。

身后的程斌看的是一愣一愣的,不明白自家老板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不过这间总统套房长期为老板所用,他想要做什么,自己自然是没有资格说的。

看着那些钱再次散落在地上,宫熠这才抬脚向外走去,而程斌此时却像是响起什么一样赶在他走出去之前说到:“老板,林小姐的伤……”

宫熠的脚步停也未停,只是凉薄的声音传了过来:“既然死不了就不用管!”

程斌双眼迷茫的眨了眨,半天才后知后觉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过等到他追着宫熠到停车场的时候,宫熠却是直接开着车从他面前疾驰而过,只留下程斌一人风中凌乱。

娇妻对面不相识-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林安茉, 宫熠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