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帆阅尽不敌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何琰薇, 云寄深

千帆阅尽不敌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何琰薇, 云寄深


第1章 赐死

“娘娘,这毒酒、匕首、白绫,你自己选一样吧。”

面前的太监扬着一张早已经将卑躬屈膝深入骨髓的脸,说出来的话却仿佛淬了毒的液体,狠狠地喷溅在何琰薇的脸上。

然而,面上表现得再低贱,可是眼中的杀气却骗不了人。

“放肆!”何琰薇指着面前的东西,“本宫乃皇上的原配,岂是说赐死就此赐死的?还有,你这阉货,也配跟本宫说话?!”

老太监天权脸上闪过一丝阴狠,可面上依然在笑,“是啊,咱家倒忘了,陛下让咱家带了废后旨意来的。”

他笑眯眯地从身后的小太监手里接过那个明黄色的圣旨,冲何琰薇说道,“陛下这是让你死都不想给你皇后的哀荣,娘娘,你伤心吗?”

“啪!”他话音刚落,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何琰薇一耳光,“阉货!本宫伤心与否,管你何事?你还不配来跟本宫说话,找你背后的主子,叫她滚出来!”

天权受了她一巴掌,缓缓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即一把冲上去,将何琰薇推倒在地,“贱女人!你马上就什么都不是了,居然还敢在咱家面前抖你皇后的威风。”

“呸!你算什么皇后?还不是仗着家族势大,才坐上了这个位置?真以为别人不知道吗?你也不看看,你入宫三年,陛下来过你宫里几回!”

“你就是阖宫上下的一个笑话!咱家在宫中数十载,哪家女子进宫过成你这样的?不知羞耻就算了,你居然还想占着皇后的位置,真是不知死活!”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别说了!”何琰薇想要捂住耳朵不听,可是天权的话却无孔不入,好像非要让她听个清楚。

“不,别说了,别说了,不是这样的!不是!”

云寄深并不是不喜欢她的,并不是这样的。

曾几何时,他们也有过很美好的时光。最起码,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何琰薇一把推开天权,站起身,跌跌撞撞就朝外面冲去,然而她才刚刚一走,脑后的一大把头发就被天权死死拽住,“你往哪儿走?!”

“贵妃娘娘让咱家来送你上西天,就是不想你碍着陛下。陛下将来是要做万古明君的人,根本就不会允许你这个乱臣贼子的皇后来成为他的污点。”

何琰薇猝不及防,被他猛地一扯,直接倒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然而她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挣扎着起来要有往外冲,天权给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他们立刻冲上来,七手八脚地拿起毒酒就往何琰薇嘴里灌。

光是灌毒酒还嫌不够,不知道是谁,拿了白绫套在了她脖子上。何琰薇多番挣扎,可是都没有用,毒酒顺着她的喉咙倒进去,像是火烧一样难受。白绫让她的呼吸越来越不顺畅,视线越来越模糊。

何琰薇不由得伸出手,无助地在空中抓了抓,她想要挣脱,想要逃离,然而不管她用再大的力气,都没有办法。

她这次,就要死了吗?

肚子里像是火烧一样,疼得她恨不得满地打滚;白绫让她呼吸越来越艰难,感觉脖子都要断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要死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迷蒙之中感到有人过来,好像在呵斥什么,她想要仔细辨别那是谁,可是没等她听出个所以然来,她就再也支撑不住,头一歪,晕了过去。

第2章 不能生育的原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琰薇悠悠转醒,入目的便是一道天青色的帐子,十分熟悉,正是她淑和宫的寝殿。

她这是……没死?

否则,她可不信,老天爷会这么怜悯她,让她即便是到了地底下,也能有个跟淑和宫一样的住处。

所以,最后有人进来,不是她的错觉了?

“姐姐醒了?”何琰薇还来不及细想,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她抬头一看,居然是贵妃方玲珑。

一看到她,何琰薇就目眦欲裂,恨不得立刻冲下来,掐住她的喉咙,把自己这些年来受的苦,全都还给她。

然而,她如今身子抱恙,就算是心中恨意再浓,也是有心无力。

何琰薇瞪着她,嘶声怒道,“贱女人!”

因为受伤,虽然愤怒,但到底失了气势。

方玲珑自然不会将她这句呵斥放在眼中,她仰头哈哈大笑,“姐姐啊姐姐,死到临头了你居然还要摆你世家小姐的谱,你不觉得你太好笑了吗?”

何琰薇看着她冷笑一声,“是吗?可怜有些人……有些人一辈子想要摆谱都不能呢。你说,那样的人岂不是更好笑?”

“啪!”

何琰薇话音刚落,脸上就被方玲珑狠狠地扇了一耳光,她柳眉倒竖,“我都说了你要死了,你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如此不识时务,何琰薇,你有今日,真是一点儿不冤!”

何琰薇摸着脸上刚刚被方玲珑打过的地方,“咯咯咯”地笑了出来,“不识时务?不冤枉?方玲珑,真亏得你脸皮厚,才能面不改色地把这样的话说出口。”

“你究竟有没有在我跟陛下之间挑拨离间,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和陛下,还需要他人离间吗?”方玲珑将一张芙蓉面凑近了,压低了声音对何琰薇说道,“难不成你还认为,陛下对你,情深义重?哈!”她猛地抬起身子,尖利的声音划破空气,“也对,你现在穷途末路,是要想办法这样安慰自己了,免得你活不下去。”

“何琰薇,我们来猜猜,陛下将你废了之后,过几天他会将我扶上凤位?”方玲珑的那张脸在何琰薇眼中如此的可恶,可是偏偏她现在手足无力,只能任人宰割!

“你口口声声说,我在你和陛下之间挑拨离间,想必你也是把你进宫这么多年,一直未孕这件事情怪在我身上了?”方玲珑轻蔑一笑,“反正你现在都要死了,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你错了。一直以来,你都错了。”

“你不是最喜欢吃百合羹吗?也对,百合美容养颜,清热解暑,芳香沁心,是道滋补佳品。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吃的百合羹里,多了点儿东西?”

何琰薇猛地睁大了眼睛,见她如此反应,方玲珑再次仰头“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多了一味避子药啊哈哈哈。百合花香,正好掩盖住了那药的气味,你那么喜欢吃这东西,这几年来,不知道吃进去去多少。药积在你体内,不仅是这些年你怀不上孩子,恐怕往后,你也更怀不上了。”

“不……不可能的……不会……”何琰薇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绝对,绝对不可能。

方玲珑见了,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想必你自己也猜到了,旁人可没那个胆子往何家大小姐、当今国母的饭食里下药,唯一能这么做的,也就是当今陛下了。”

“他,不愿意你给他生下孩子,不愿意你的肚子里爬出下一任储君。何琰薇,你明白吗?”

“不——”何琰薇想也不想,一把拿过旁边的枕头朝方玲珑身上狠狠砸过去——

第3章 想死

枕头最终没有落到方玲珑身上,而是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那只手修长白皙,手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一看便是有专人精心帮助保养的。

何琰薇抬起头来猛地朝来人看去,就见枕头放下,后面露出一张俊朗非凡的脸。若是放在往常,见到这张脸,何琰薇肯定早就忍不住扑过去了,然而这一次,她看到这张脸,整个人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云寄深,是云寄深。

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云寄深。

方玲珑见到他,连忙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云寄深的手臂,“陛下,陛下救我!”

一个枕头而已,就算打到身上也打不痛,怎么就成了要人救了呢?

何琰薇连忙抬起头来,着急着要解释,“不是这样的陛下,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是她——”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根本没有机会再说出口,因为何琰薇的下巴,被那只相当好看的手给握住了。

她被强迫着抬起头来,跟云寄深对视,“你居然还好意思伤人?”

不,她没有。枕头这东西,就是往身上砸得再重也不会让人受到伤害的。怎么就成了伤人了呢?

更何况,明明是方玲珑在这里胡说八道,她气不过才拿枕头砸人的。

哦,对了,她还要问云寄深,问问他,百合羹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何琰薇绝对不行,云寄深会这么对待她!

可是她现在下巴被人握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方玲珑趁机连忙在云寄深身边说道,“陛下,臣妾好心来看姐姐,居然被她这样对待……这就算了,在臣妾来之前,她还想自裁!她说,陛下将她送进冷宫,她不如自尽,也好过去冷宫了却残生。”

何琰薇猛地睁大了眼睛,不,不是这样的!

明明是天权带了人想要过来杀了她,怎么就成了她要自裁呢?在皇家,自裁是大罪,她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

云寄深听了,眼中露出几分薄怒,问道,“你想死?是想用死来要挟朕吗?”

“不……”何琰薇剧烈地挣扎起来,强行将自己的下巴从云寄深的手中挣脱了出来,“陛下,不是这样的……是,咳咳,是天权那个老太监,他带了毒酒白绫来,想要置臣妾于死地。不是臣妾要自裁啊陛下!”

信她啊!

“陛下,姐姐她又在胡说八道了。”方玲珑说完这一句话,转过头来看向何琰薇,“姐姐,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没有陛下的命令,谁敢这么做?更别说一个奴才了。他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如此阳奉阴违。你大可以找他们来对对质。”

对质?

呵,何琰薇冷笑了一声,“他一个奴才,自然不敢,但倘若身后有其他人指使呢?”

“姐姐你这意思是说我指使了?”方玲珑反唇相讥,“你这么说我,拿出证据来啊。”

“天权都是你的人,你们早就勾连好了,我哪儿来的证据?”

“那你这就是污蔑!”方玲珑转过身来跟云寄深撒娇道,“陛下,你看——”

云寄深却没有理会她,而是转过头来看先何琰薇,“你很想死吗?我偏不让你如愿!”

“原本念着我们几年夫妻情感,我是想让你到冷宫养老的,可是你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我了。”

云寄深唇边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宫中太监太多,不少人没有对食,不如朕就指个小太监给你,你去当他的菜户吧。”

第4章 太监的对食

夜风吹来,耳畔好像还能听到夜枭的叫声,一声声,听得人胆寒。

何琰薇坐在一张又硬又潮湿的床上,在声声夜枭叫声中抱紧了自己。不怪她胆小,实在是……这样的夜,她从来没有见过。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宫中的夜竟然也这么恐怖。

云寄深说到做到,真的把她指给了一个倒夜香的小太监当对食,堂堂一国之母,居然被赐给小太监,古往今来,恐怕都闻所未闻。可是云寄深明知道这样做不行,还是做了,说明在他心中,对自己已经厌烦到了极点吧。

他真的很恨自己吧。

那这样的话,那碗百合羹,也就应该是真的了……

“吱呀”一声,有人推开了原本就关得不甚严实的门,何琰薇如同一只惊弓之鸟,猛地抬起头来朝对方看去,就见面前一个青衣小太监走了过来。

他看上去还很小,脸上甚至还带着稚气未脱的绒毛,整个人也瘦瘦弱弱的,风都能吹得倒。

他一边忐忑地打量着何琰薇,一边不安地搓着手,何琰薇见了他,即使面前是个根本就对她不构成什么威胁的半大孩子,她还是下意识地往后面缩了缩。

冰冷的墙面抵住了何琰薇,让她再无可退。那个小太监也发现了她的不安,连忙伸出手来,“你别……别怕。”

“娘娘,你别怕。”刚开始的紧张过去之后,他也慢慢放轻松,“我……奴才不会伤害你的……”

他神情柔顺,看上去的确不像是要伤害人的样子,何琰薇也慢慢放心下来,小声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叫小林子。娘娘,你不记得奴才了吗?”

何琰薇听得一愣,“我……应该认识你吗?”

小林子脸上露出一丝羞涩,“我想也是,娘娘你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再记得奴才了。”

“奴才刚刚进宫的时候,因为不小心惹到了天权公公,他对我又打又骂,是娘娘你路过,帮了奴才一把,这才让奴才能活下来。”

“娘娘,”小林子走近了两步,“你对奴才的大恩大德,奴才一直记在心里。虽然想要报答你,但是也希望你能一直平安喜乐。”

他诚恳地说道,“娘娘你放心,奴才一定不会伤害你的!”

小林子说到做到,说了不伤害她,果真这天晚上非常守礼,自己搬了被子铺到地上,准备打地铺。

眼下已经是九月了,虽然不到隆冬,但晚上也很凉,何琰薇见他打地铺,又看他比自己小好几岁,心中怜悯,忍不住抬起身子说道,“要不然,你还是上来睡吧。”

“没事娘娘,奴才不冷。”小林子冲她笑道,“奴才受苦受惯了,这点儿苦不算什么的。别上来,污了娘娘的清誉。”

何琰薇听了,心中微酸,“我还有什么清誉可污的?”云寄深都把她赐给这个小太监了,她还有什么清誉可言?

“你上来吧,地上凉得很。”何琰薇给他腾出地方,“更何况,你就算想污我清誉,也不可能啊。”

他一个小太监,还能怎么污她清誉?

小林子一听,犹豫了一下,最终下定决心,“那就,多谢娘娘怜爱了。”

“你也别叫我‘娘娘’了。”她算什么娘娘?天底下可有她这样的、被赐给太监的娘娘?“我看你比我小,叫我姐姐吧。”

“哈哈哈,”何琰薇话音刚落,他们的房门就被人猛地踹开,一个老太监尖利的声音响起来,“让咱家看看,是谁这么不要脸,这么下贱,跟个太监哥哥姐姐地乱叫?”

第5章 被太监侮辱

何琰薇和小林子猛地回头,就见天权带着一群太监,直接闯了进来。

“你住口!”何琰薇脸都气红了,“你们自己也是太监,怎么能这么说人家?”

当先的那个伸出手来摸了何琰薇脸蛋儿一把,油腻腻的手,简直让她恶心,“是啊,我们是太监不假,但是太监也分三六九等。你身边那个小废物,他就是低贱。”

“诶,你怎么能这么说?”天权嘻嘻笑道,“小林子低贱不假,但是我们的皇后娘娘也不见得有多高贵啊。你们难道忘了吗?她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后了,陛下待她,连块破布都不如。”

何琰薇死死地咬住唇,目眦欲裂地瞪着天权。

“这么恨我啊?”天权好像是很惊讶一样,“可是何娘子,让你从皇后变成低贱宫女的人是陛下,你去找陛下啊,找我们干什么?”

“卑鄙!”那天天权来逼死她的事情仿佛还在眼前,何琰薇如何不恨他?

可是她越恨,天权就好像越开心,“何娘子,虽然你现在已经够惨了吧,但是咱家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你恐怕不知道为什么宫里的女人最后被打入冷宫,结局具体是怎么样的吧?”天权嘻嘻一笑,看到他那个笑容,何琰薇自动把他跟精怪故事中成精的大耗子联系起来,总觉得他下一刻就要冲上来,咬破自己的脖子了。

“那些娘娘,因为服侍过陛下,已非完璧。这女人嘛,一旦不是完璧之身,那种滋味儿就难熬得很。加上后宫中有些太监净身净得不干净,这个嘛……嘿嘿,你懂的……”天权看了看旁边满脸愤怒的小林子,冲何琰薇说道,“就像你跟小林子现在这样。”

“胡说八道!”何琰薇不是没有经历过人事的女子,天权说的东西,她大概也能知道是什么。她一向被养在深闺,从来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儿说这些话,原本就一张绯红的脸,现在更是涨得通红。她恨不得手中有把刀,能立刻戳死天权这个死太监!

天权见她生气,好像是找到了愚弄她的途径一样,继续笑道,“哦哦,是是是,奴才说错了。这小林子才多大啊,当然不知道男女那档子事了。就算何娘子你有意勾引,恐怕他一个小太监也服侍不了你吧?不如这样,你看我怎么样,啊?”

他说着,就猛地将裤子往下一脱,被切割掉的地方,就这么直白地露了出来。

何琰薇顾不上生气天权说她水性杨花,看到那丑陋的一幕,先就尖叫了起来,“啊——”

那么丑陋的东西,她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她的反应却极大地愉悦了天权,他一把掐住了何琰薇的脖子,狞笑着强迫她弯下腰来,“咱家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居然能跟陛下共同享用一个女人,哈哈哈哈。来来来,何娘子,你好好服侍咱家,咱家一定不会亏待你——”

天权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簪子,将他的脖子插了个对穿!

第6章 逃离

“嗬……嘶……嗬嘶……”天权捂着脖子,满脸的不敢相信。何琰薇脸上惨白,要扶着身后的桌子才勉强站稳。

身边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还是小林子反应快,他冲上来,一把将何琰薇的簪子从天权的脖子上抽出来。天权的血像是喷泉一样,喷得到处都是。

可是现在他却顾不上这些,小林子将何琰薇掩护在身后,拿着簪子对跟着天权一起来的那几个太监喝道,“你们不许动!谁动谁的下场就跟天权老太监一样!”

那几个太监好像被吓得忘了该怎么说话,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杀人了!”转过身跌跌撞撞地朝外面跑去。

他一跑,其他太监也跟着一起,做了鸟兽散。

等到他们都走了,小林子和何琰薇才好像是慢慢回过神来了一样。何琰薇轻轻攀住小林子单薄的肩膀,嘶声说道,“怎么办……怎么办……”

天权不是一般的太监,她现在也不是一般的嫔妃了。倘若这件事情被宣扬出去,她一定会没命的。

“没事。”小林子声音里还带着几分颤抖,但却很尽力地把安慰传达给何琰薇。

他轻轻拍了拍何琰薇的手,“走,我们马上走!”

他转过身,一双清亮的眼眸看着何琰薇,“我们马上走!我知道,每天早上,御膳房的小安子都要出宫去买菜,我们跟着他的车一起出去。”

“好。”何琰薇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让她干什么都愿意。

至于出去之后去哪里,则根本不在何琰薇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说做就做,眼看着时日已经不早了,何琰薇和小林子简单地将天权的尸体遮盖了一下,两人一路小跑者去了御膳房。

趁着小安子不注意,小林子将何琰薇藏在桶中,自己也爬了进去。他本来个子就很小,仔细看来,还有些细骨伶仃的样子,跟何琰薇在一个桶里,居然完全不挤。

耳畔传来轮子压在青石板上的“吱呀”声,悠远又绵长。许是被这声音感染,何琰薇一直提着的心居然渐渐安宁下来。她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跟小林子小声说道,“出去之后,你跟着我一起吧。”

小林子也是苦命人,他帮了自己这么多,何琰薇觉得自己有义务好好照顾他。

小林子一听,立刻点了点头。他咧嘴一笑,正要说话,何琰薇却神色一变,连忙捂住了他嘴。

耳畔传来擂鼓般的声音,何琰薇呼吸都放缓了。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预感一样,那辆运蔬菜的车猛地停下了。接着,小安子结结巴巴地声音响了起来,“参见陛下。”

陛下?

何琰薇浑身僵硬,没有等到她想出解决办法,头顶猛地一凉,盖住他们的那个桶盖被人掀了起来,平常跟在云寄深身边的御林军首领见到他们,抬起头来对前面喊道,“陛下,找到了!”

没有想到,她还是没能离开这座皇宫。

那个御林军统领要来拉何琰薇,她冷冷地挥开,“我自己会走!”

她从桶里爬出来,站在车下,跟不远处的云寄深遥遥对峙。

他的身后,是方玲珑,是一众奴仆,是御林军,是千军万马。

可是何琰薇身后,除了一个小林子,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第7章 被捕

云寄深慢慢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何琰薇,“朕没有想到,事到如今,你居然还不肯安分。”

他瞥了一眼旁边的小林子,眼神如刀,在他身上刮过。小林子即便是低着头,什么都看不到,还是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何琰薇仰起头,“我但凡是不想死,就不会任由人家宰割。”

“任由宰割?”云寄深轻笑一声,话音未落,猛地抬脚,一脚踹在何琰薇的膝盖弯,她猝不及防,“嗵”地一声,跪倒在地。

“朕该让你知道,什么叫‘听话’。”他抬起头,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是在朕的国土之上,都是朕的臣民,朕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任人鱼肉这种事情在这儿这里,根本就不存在的。”

“或者,”云寄深压低了声音,“你们何家,早有不臣之心,根本就不将朕说过的话放在眼里。”

“没有!”何琰薇一听,连忙抬起头看向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何家绝对没有不臣之心!”

“哼。”云寄深冷笑一声,不想跟她废话,“你始终都学不乖,看来是之前你吃的苦头不够。”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危险,何琰薇下意识地就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是记吃不记打,这辈子恐怕都好不了了。”他走过去,踢了踢跪在地上的小林子,“不过你不长记性,别人倒不一定。朕倒要看看,今天之后,还有哪个奴才敢站在你这边。”

他话音落下,抬起头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来人,把这个奴才拖下去打,打到他双腿废掉、再也不能带着何娘子乱跑为止!”

“不——”何琰薇急急忙忙地站起身来,拦在小林子面前,“云寄深,你不能这么做。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不要对无辜的人下手!”

云寄深理也不理她,御林军的首领将何琰薇往旁边一推,直接冲过去把小林子提了起来。

“放下!你们住手!”何琰薇跟过去,嘶声吼道,“你们不能这样做!小林子他还只是个孩子,你们不能这样!”

可是没有人理她,她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上蹿下跳,却没有一个人肯帮她一把。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孩子被他们堵了嘴,拖到一边。

为了安她的心,小林子甚至还跟何琰薇轻轻笑了一下。

他的笑,像是刀一样,狠狠地戳进何琰薇的心脏。

“不……你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本来就是她跟云寄深之间的事情,为什么又要牵扯到无辜的人身上?何况小林子还是个孩子啊……

她跪下来,膝行过去,抱住云寄深的腿,“求求你,停下吧……停下吧……从今往后,我保证乖乖听话,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你居然为了这么一个低贱之人来跟朕求情?”云寄深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他抬腿,毫不留情地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打,给朕狠狠地打!打到双腿残废为止!打到宫中再也不敢有人跟你一起为止!”

他低下头来,一张脸冷得好像能从中觑见冰,“何琰薇,你再敢求一个字的情,朕就打死了他!”

第8章 小林子之死

何琰薇知道,云寄深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人,他说自己倘若敢再跟小林子求情,他就将人活活打死,何琰薇相信,云寄深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她顿时不敢再吭声,连眼泪都不敢掉了,跪在一旁,睁大了眼睛看着小林子受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打完了,何琰薇连忙膝行过去,一把将小林子翻过来,那个孩子早已经气息奄奄了,刚才一直在眼眶里的泪水此刻终于决堤。

她抱着小林子的身体哭道,“小林子……小林子你怎么样了?小林子?小林子你别吓我啊……”

如果说这后宫当中她还能感到什么温暖的话,那也只剩下小林子了。而且这个小太监,还是被她连累的。他还那么小,整件事情当中完全无辜,倘若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何琰薇这一生都会良心不安的。

小林子没有回应她,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轻嗤。何琰薇回头一看,发现原来是云寄深。他神色淡漠地说道,“一个太监,你就这么怜惜了?看来那几个太监说的不错,你就是水性杨花、自甘下贱,连太监都不放过。”

何琰薇仿佛是没有听见一样,目光一直停留在小林子身上不曾离去。她现在满心满意的都是小林子,连云寄深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曾发觉。

没有人来过问他们一句,也不知道她抱着小林子多久,时间好像已经在何琰薇身上停止了一样,直到天上下起雨,她才像是恍然惊觉一般,连忙搬着小林子到其他地方。

“小林子,我不会让你淋雨的,我不会……”何琰薇也不知道是在跟小林子这么说,还是在自言自语,一只冰冷的手轻轻搭上她的手,何琰薇一愣,讶异地抬起眼睛朝手来的方向看去,就见小林子微微睁着眼睛,正冲她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你醒了?”何琰薇喜出望外,她连忙将小林子扶起来,“你感觉怎么样?痛不痛?”

小林子摇了摇头以示安慰,但马上何琰薇就冲他自嘲地笑了笑,“瞧我说的什么话。你被打得这么厉害,肯定很疼……都是我,是我连累了你……”

“没……没事。”小林子吃力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掉,“娘娘你别哭……别为了我哭……咳咳,娘娘,这不算什么的,奴才只是吃了点儿皮肉之苦,你没事就好。”

他看着何琰薇,“你要振作起来啊……振作起来,把伤害你的人踩在脚下,好好地让他们受点儿教训。”

何琰薇苦笑一声,“说得轻巧,做起来谈何容易……”

“没事的娘娘,”小林子虽然在病中,但是一双眼睛格外的大,“小林子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小林子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他的眼神坚定,里面好像有星星一样,何琰薇在他纯净的目光当中,好像找到了一直失踪的勇气。

她点了点头,“嗯。我也相信。”

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小林子,她也一定要这样做。

看到她点头,小林子好像终于放下了心中大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直握着何琰薇的手慢慢地滑了下来。

何琰薇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仰天长啸,“啊——”

老天爷,欺人太甚!

千帆阅尽不敌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何琰薇, 云寄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20 Second.